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03.重見孫遇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夫兇猛 - 全部章節_003.重見孫遇玄!字體大小: A+
     

    我拼命地掙扎,死活都不去他的轎子上,他見狀不再拽我,而是下了轎子,向我走來。

    我往後退,邊退邊對他吼道:“你別過來!“

    可他像是沒聽見似得繼續向我逼近,我轉身就往未知的黑暗裏跑,他的紅袍一揮便將我纏進了他的懷裏。

    “你放開我!”我的聲音因爲害怕而顫抖。

    我用力的捶打他,而他卻一直面無表情的緊閉着脣,像是不會講話一樣,我以爲他會掐死我,卻沒想到,他只是拿起我的手,在我的無名指上劃了一個口子,然後把我的血滴到了一張紙上。

    他的手撫摸上了我的臉,冒着徹骨的寒氣,我害怕的渾身都在發抖,緊緊閉起眼睛不敢看他。

    因爲他那雙死氣沉沉的眼睛裏,凝結着深深的怨氣,他一定是要帶我下地獄!

    鼻子下方傳來刺痛,迫使我再次睜開了眼,眼前的景象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沒有紅袍加身的男人,有的只是夜空中一彎清冷的下弦月。

    姑姑用力掐着我的人中,緊張的汗打溼了她的鬢角,我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如同嗓子裏塞滿了沙子。

    “姑姑,我還活着?”

    姑姑點點頭,眼淚都快要落下來:“燦燦,你嚇死姑姑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姑姑還怎麼跟你爸爸交代,還好一切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聽了姑姑的話,這麼長的日子一來,我第一次舒心的笑了。

    但事實卻告訴我,儘管我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可這一切,仍然沒有過去。

    反而……

    回到姑姑家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姑姑讓我好好的睡一覺,然而接下來的幾天,我反覆夢到那男人的臉,夢到他一臉陰森的要掐死我,然後我窒息的醒過來,發現竟然是我自己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意識到詭異的事情並沒有結束,它不過是換了另一種方式,一種置我於死地的方式。

    男鬼說要讓我的屍體陪着他,所以現在他的計劃開始實行,他要慢慢的,把我變成一具真正的屍體!

    我環抱着雙腿坐在牀上發呆,從骨子裏散發出寒冷,使我渾身抑制不住的顫抖。

    爲什麼?爲什麼我已經按照姑姑說的做了,他卻還要纏我,夙願已經完成,他不應該投胎纔對嗎。

    等姑姑起牀之後,我事情告訴了姑姑,姑姑安慰我,說這不過是一個夢魘,是孫遇玄留給我的陰影,誰知當晚,她竟告訴我,行家找到了!

    原來姑姑是爲了怕我希望落空,所以纔沒有告訴我她在幫我找行家,她還跟我說,這位行家是她託了好幾層關係纔好不容易找到的,爲人神祕的緊。

    我得知了這個消息,固然很振奮。

    姑姑讓我簡單的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去親自拜訪行家,她要出去外地談一筆生意,沒辦法陪我,所以只能我一個人去。

    我點點頭,說了一聲好。

    行家住在別的城市,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迅速的起牀穿戴好,去超市買了幾樣禮品,然後去火車站坐城際出發了。

    到站的時候,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我先是坐了地鐵,在距離最近的站下車,然後打的。

    行家住的特別偏,在郊區,司機師傅不知道具體的地方,說從來沒有來過這一片,就只把我放到了附近,我問了好幾個行人之後才找準了方向。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越走越荒無人煙,要不是姑姑說是好不容易託關係找到的行家,我真想拔腿就跑。

    終於到了。

    面前是一棟老舊的別墅,外表有些褪色,爬滿了綠色的爬山虎,窗戶黑洞洞的,天色已黑,裏面卻沒有一絲光線透出來,看起來分外詭異,就像是一座鬼樓。

    門很高,很沉重,此時正虛掩着,絲絲的冒着寒氣。現在不過纔開春,難道就開始放冷氣了嗎?行家的習性果然是有些特別。

    我輕輕的把門推開一條縫,只見裏面隱約亮着昏黃的燈,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至少這能說明裏面是有人住的。

    我敲了敲門,怯生生的問到:“有人在嗎?”

    許久,一個低沉的聲音纔回應我:“進來。”

    聽聲音像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雖然低沉,卻很有力度。

    我忐忑的推開門,發現室內竟裝飾的富麗堂皇,與外形的破舊有着極大的反差,是典型的歐式風格,一樓有平常的兩層樓這麼高。

    如果不是知道這是一棟別墅的話,我一定會錯以爲自己進了一座歐洲古堡。

    昏黃的燈光來自於實木桌上的一盞檯燈,檯燈下坐着一個男人,剛剛跟我說話的就是他,報紙擋住了他的整張臉,我只能看到他修長的手指,和無名指上的金戒指。

    “你、你好,我叫薛燦,是我姑姑薛英讓我來找你的。”

    他聞言,緩緩放下了報紙。

    一張比我想象中年輕太多,帥氣太多的臉映入眼底。

    燈光朦朧,卻沒有柔和他的五官,他的眼神冷冰冰,比室內的溫度還要低。

    他的五官屬於細長型,眼尾微微上挑,有些迷離,但眼神卻是凌厲的,眉骨和鼻樑高挺,使他的五官看起來很深邃,脣色較淡,嘴角緊緊的繃着,一副不苟言笑的神態。

    這張臉……

    我張大了嘴巴,手裏的禮品咚的一聲狠狠地掉到了地上。

    這張臉……不就是死去的孫遇玄嗎!

    我條件反射的往後跑,誰知手剛碰到把手,門就砰的一聲合了起來。

    我愣住了,面對着那扇厚厚的大門,後悔的腸子都要青了,我雙腿發軟,幾乎快要站不住,更別說轉過頭了。

    突然,頭頂處傳來他的聲音:“你跑什麼。”

    “別殺我,我不是有意冒犯的,我這就走,對不起,對不起……”我本能的抱住頭,哀求道。

    “轉過來。”

    我聞言,硬着頭皮,渾身僵硬的轉過身,就像一個生鏽的機器人,我低着頭不敢說話。

    “你見過我?”他森森的問到。

    我乖乖的點點頭。

    “怕我?”

    我又點了點頭。

    “因爲你知道,我是個死人?”

    我驚愕的擡頭,與他透着死氣的眼睛對視,我該搖頭還是點頭!

    他穿着白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與‘夢裏‘那個紅袍加身的他截然不同,可無論是哪一個,我都看不出他哪裏像是一個會在公車上猥褻別人的猥瑣男。

    而且他問我,是不是見過他,這說明他根本就不認識我,所以,一定是哪裏出了差錯。

    爲何姑姑幾層關係找到的行家,竟然是個死人,如果不是孫遇玄主動搞鬼,又會是誰呢。

    “……你放了我吧,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放了你可以,直到我吸乾你最後一口陽氣。”他慢條斯理的說。

    我聞言,激動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懇求道:“我真的只是走錯地方了,求求你放過我。”

    他瞟了一眼我的手,似乎是愣住了,我能感覺到他身形微顫了一下,他的眼神中流動着懷疑,剎那的欣喜,還有……一閃而過的殺意。

    我訕訕的縮回了手,重新低下頭。

    他的語氣又寒了幾分:“一個走錯地方的人,是不會在看到我的臉的瞬間,嚇得面如死灰。”

    “我說的對麼。”他的手掐住了我的下巴,眼睛在我的臉上逡巡:“你的嘴巴里,似乎藏着很多故事。”

    我咬着脣,他這麼說無非是想知道事情的始末。

    但我卻疑惑了,爲什麼他給我的感覺,是他從來就沒有參與到整個故事裏面,可在墓地裏的事,絕對不是我幻想出來的。

    不過是換了一身衣服,但人還是那個人,他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呢。

    短暫的沉默後,孫遇玄沉聲道:“既然踏進了這裏,就別想再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