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9章 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9章 番外字體大小: A+
     

    陽春三月, 顧囡囡的週歲禮終於在眾人的翹首以待中來臨了。

    這一日,宸王府張燈結綵,賓客盈門, 一派的喜氣洋洋。

    來送禮的人絡繹不絕,但宸王府可不是什麼禮都收的, 隻有親友的賀禮可以進門, 其他府邸的賀禮全都被門房給推了。

    正廳裡,賓朋滿座, 一片語笑喧闐聲。

    今日來參加抓週宴的都是自己人,秦太夫人, 秦則寧、雲嬌娘夫婦,秦則鈺,衛家人,還有顧菡君等等, 眾人說說笑笑,氣氛很是隨意。

    顧澤之負責招待男賓,蕭夫人招待女賓,她看著比顧澤之還要高興,容光煥發, 整個人年輕了好幾歲。

    不一會兒, 秦氿就抱著女娃娃來了。

    秦氿的氣色很好,身段也恢覆成了產前的纖細, 淺笑盈盈, 容光煥發,一看就知道她過得很如意。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懷中那白胖粉嫩的女娃娃身上, 她穿著一件真紅色牡丹花刻絲襖子, 戴著金玉長命鎖, 富貴又討喜。

    小丫頭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一雙漆黑的鳳眼跟她父親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睫毛又長又密又翹,櫻桃小嘴粉潤似花瓣,肌膚如玉,就像個玉雕的小人兒一般。

    “我家囡囡可真好看!”秦則寧由衷地讚道,目光灼灼地盯著小女娃。

    秦則鈺忙不迭地直點頭,心道:都說外甥似舅,古人誠不欺我也,小囡囡長得真像自己!

    廳堂中眾人都圍著顧囡囡把誇了又誇,把好聽的詞語全都說了個遍。

    對於小丫頭而言,在場的人都是熟人,因此她也不怕,一直抿著嘴笑,露出麵頰上的一對酒窩。

    雲嬌娘越看越喜歡,心裡懊惱:她怎麼就冇能生這麼一個白生生、軟綿綿的女娃娃呢!

    氣氛和樂融融。

    顧澤之信步走了過去,從秦氿的懷中接過了棉花糖似的女兒,一把抱在了他強壯的臂彎裡。

    夫妻倆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眼神。

    他眉眼溫潤,她笑靨如花。

    一種熟稔的親昵自然而然地縈繞在兩人之間,無須太多的言語。

    看著這對如神仙眷侶般的璧人,蕭夫人和秦太夫人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笑得眼睛也眯了起來。

    這一瞬,兩個老人家都想到一塊去了。這大概就是千裡姻緣一線牽。

    “爹爹!”顧囡囡親熱地喚道,“吧唧”一聲,親昵地在她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笑容甜甜,天真無邪,又把這一屋子的長輩看得心肝直顫。

    尤其是蕭夫人,隻恨不得對著小丫頭掏心掏肺。

    顧澤之含笑道:“時辰差不多了,該抓週了!”

    他話音剛落,屋外傳來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一個管事嬤嬤氣喘籲籲地來了,稟道:“王爺,王妃,聖旨來了。”

    眾人麵麵相看,誰都知道這道聖旨肯定是為了今日週歲宴的主角。

    留了蕭夫人在正廳待客,顧澤之與秦氿抱著小丫頭去了前頭接旨,來傳旨的太監是他們的老熟人,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周新。

    待一家三口跪下後,周新就笑吟吟地開始宣旨。

    這道聖旨確實是給顧囡囡的,還冇有取好大名的她以宸親王長女的身份,得了她有生以來第一個誥命。

    皇帝封了她為昭華郡主。

    “昭華”這二字可謂寄予了帝後最美好的祝福!

    頒了聖旨後,周新就走了。

    新晉的昭華郡主則由她爹又抱回了正堂,開始今日的抓週禮。

    廳堂的正中,擺著一張紫檀木雕花大案,案上放上各式各樣抓週的小玩意兒。

    古籍、筆墨紙硯、金銀首飾、花朵、胭脂、鏟勺、花樣子、剪子、算盤、玉質小劍、將軍盔、酒令……足足鋪了整整一大案,可謂琳琅滿目。

    秦太夫人忍不住微微皺眉。曾外孫女可是女孩子,在案頭放什麼劍啊、將軍盔啊、酒令啊,算是什麼回事?!

    然而,她環視著眾人,秦則寧、雲嬌娘、蕭夫人、秦則鈺等等似乎都冇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已經興致勃勃地討論起小昭華會抓什麼了。

    顧澤之小心翼翼地把小丫頭放到了大案中心,秦氿俯首對她說道:“囡囡,挑件你喜歡的。”

    小昭華也不知道聽懂了冇,坐在案上,懵懂地對著她娘眨巴著那雙漂亮的鳳眼,奶聲奶氣地喚道:“娘。”

    她習慣地對著她娘伸出了雙臂,要她抱。

    秦氿指著案上的那些個物件,對著小丫頭重複了一遍:“囡囡,挑件喜歡的。”

    小昭華很固執地舉著著雙臂,又對著蕭夫人喚了一聲:“祖母!”

    小丫頭黑白分明的眼睛漂亮極了,看得蕭夫人差點就要去抱她。

    這時,顧澤之對著身旁的一個婆子使了個手勢,那婆子很快就抱著一隻長毛獅子貓來了,往大案的另一頭一放。

    獅子貓乖巧地蹲在了案上,一下子吸引了小昭華的注意力,小昭華軟綿綿地對著獅子貓喚道:“喵喵!”

    獅子貓就懶洋洋地“喵”了一聲,歪著腦袋看著小昭華,算是迴應。

    這下,小丫頭也不吵著要人抱了,乖乖巧巧地坐在案上,盯著那隻貓。

    看著這一幕,秦則鈺有些一言難儘,心道:他姐夫就不怕外甥女彆的物件冇抓,反而抓了這隻狸奴嗎?!……不過也冇事,不就是狸奴嗎?!他做舅舅的送她一個專門養狸奴的園子也是可以的!

    顧菡君見小昭華一直不動,露出一個慈愛的笑,試圖吸引小丫頭的注意力:“囡囡!”

    她試圖勾著小丫頭往她準備的那本古籍看。

    顧菡君已經出孝了,今天來參加小昭華的抓週禮,穿得也比平日裡更鮮豔,一襲青蓮色衣裙襯得她氣色很好,與她當初剛到京城時簡直判若兩人。

    本來,她出孝後,帝後想為她說親,但她自己冇有嫁人的打算,而是興致勃勃地辦起了女學,還拉著秦氿一起辦。小昭華是秦氿的跟屁蟲,自然也時常見她的菡君姑姑,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進去。

    小昭華愉快地喚道:“姐姐!”

    但她還是冇動。

    秦則鈺連忙往自己準備的玉質小劍指了指,“囡囡,看看舅舅這裡,你看舅舅給你準備的禮物是不是很好看?”肯定是他準備的東西最和小外甥女的心意!

    其他人也不甘落後,你一言我一語地勸著小丫頭:

    “囡囡,女為悅己者容,你看這朵珠花多好看!”

    “囡囡,千萬彆拿繡花針,繡花傷眼!”

    “你瞧瞧那棋盤……”

    “……”

    眾人好生熱鬨地說個冇完,女娃娃卻一動不動,隻是乖巧地認了一圈親。

    見狀,秦氿眼角抽了抽,有些頭疼。

    自家這個小祖宗那可真是個活祖宗,看著乖巧,其實懶得不得了,能坐著,不站著;能躺著,不坐著……

    秦氿忍不住就給了顧澤之一個遷怒的眼神。都是他,把這丫頭給寵壞了!

    顧澤之:“……”

    正當秦氿琢磨著是不是誘惑女兒就近選一樣的時候,就見另一頭的獅子貓舔了下爪子,對著小丫頭“喵”了一聲,算是告彆,然後輕快地從案上一躍而下。

    它的一隻後腳恰好踢過了一隻將軍盔。

    “骨碌碌……”

    於是乎,那將軍盔就自己朝小丫頭那邊滾了過去,一直滾到了她手裡。

    小丫頭順手一抓,把將軍盔抓在了手裡。

    秦太夫人:“……”

    周圍靜了一靜。

    這丫頭果然夠懶!秦氿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依偎在顧澤之的肩膀上,眉眼彎彎,“哎呀,我們囡囡將來是要做女將軍的!”

    秦氿笑得心裡的小人都在打滾:顧囡囡要是真能當女將軍,那肯定是一個最懶的女將軍。

    抓週是為了預卜孩子未來的前途,不過誰都知道這不過是一種美好的祝願而已,也冇人會把抓週的結果當真。

    眾人笑嗬嗬地祝福了夫妻倆一番,就去席宴廳享用席宴。

    一頓酒席隻到未時過半才散場,秦氿和顧澤之親自去送客,賓主皆歡。

    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後,門房就神色複雜地來稟道:“王爺,端王來了!”

    去歲新年後,端王就向皇帝上折,上交了兵權,皇帝允了,之後端王府舉家都搬回到了京城,現在西疆由鬱拂雲鎮守。

    秦氿對杜若吩咐道:“去把昭華抱來吧。”

    小孩子正是嗜睡的年紀,在抓週後,小丫頭就去睡覺了。

    不一會兒,杜若就把小昭華抱來了,一家三口從角門出去了,端王就站在街道的斜對麵,怔怔地望著這邊。

    端王當然也想參加孫女的抓週宴,但是冇敢進府。

    他怕他進去後,蕭夫人會離開,上次的滿月宴就是如此,所以,他就站在外麵等著抓週宴結束。

    顧澤之抱著小昭華來到了端王跟前,淡淡地喚了一聲:“父王。”

    跟著他又低頭對小丫頭道:“叫祖父。”

    “祖父。”小丫頭乖乖地學嘴,聲音含含糊糊的,她其實根本還不知道祖父是什麼意思。

    她也不認識端王,好奇地眨巴著眼睛看著眼前這位陌生的老者。

    端王拿出了早就備好的嵌紅寶石金項圈,小心翼翼地給小昭華戴在了身上,聲音微微艱澀:“這是我給她準備的週歲禮。”

    端王略顯渾濁的眼眸微微濕潤,眸中似有千言萬語,又什麼說不出來。

    事到如今,他還能說什麼呢?!

    如今顧澤之已經是親王了,他因為豫王戰的大功,被皇帝下旨晉為了宸親王。

    這也意味著,他是絕對不可能再繼承端王位了。

    端王的心裡說不出的失落,送了禮後,就告辭了。

    顧澤之抱著女兒和秦氿一起又回了王府。

    當他們的聲音消失在角門處時,端王忍不住拉了拉馬繩,還有轉過身來,望著宸王府的大門口。

    這一年多來,他真的是後悔了。

    但是,再後悔也冇用了。

    這世上是冇有後悔藥可以吃的,時光更不會倒轉……

    小夫妻倆進了門後,就慢悠悠地朝正院方向走去。

    小昭華依舊待在父親的懷裡,有她爹在,她自然是不用長腿的,還美滋滋地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就又眯上了眼。

    顧澤之輕輕地拍著女兒的背,帶著一種安撫的節奏,一下又一下。

    秦氿與顧澤之有一句冇一句地閒聊著,不知不覺就說道了顧璟:“……顧璟是真的瘋了嗎?”

    說起顧璟,秦氿的神情有些複雜。

    昨晚顧澤之回來得很晚,本來他說他會提早回來的,因此秦氿就隨口問了一句,問他是不是有了什麼新差事。

    結果,顧澤之說——

    “顧璟瘋了。”

    相比較秦昕,顧璟算是命好的,秦昕作為豫王府的滿門之一,早在前年冬月就已經被斬首了。

    而顧璟還活著。

    就算是冇有自由,他好歹還活著。

    他已經在二皇子府被軟禁了足足兩年了,過去這兩年,他一直安安分分,如行屍走肉般活著。

    直到昨天,他突然就發了瘋,歇斯底裡地說要見皇帝和顧澤之,又橫衝直撞地鬨了一番,想要衝出二皇子府,被守門的禁軍攔下了。

    皇帝自然是不會去見他,顧澤之就親自跑了一趟。

    兩年不見,顧璟判若兩人。

    他鬢髮淩亂,形容枯槁,形容癲狂,看到顧澤之時,眼裡迸射出瘋狂而憎恨的目光,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指著他的鼻子叫囂個不停:

    “顧澤之,朕纔是皇帝!”

    “顧澤之,你大逆不道,自封為攝政王,把持朝政,還意圖篡位!天下百姓是不會被你矇蔽的!”

    “你這亂臣賊子遲早會被剿滅,迴歸正統!”

    “……”

    顧璟自顧自地說了一番話,瘋瘋癲癲的。

    顧澤之聽著煩,就讓人把他打暈了,說他如果再鬨,就繼續打暈了;如果他要死要活,就讓他自己去死好了。

    想起昨晚的一幕幕,顧澤之漫不經心地扯了下嘴角,冇把顧璟放心上,隨口道:“也許吧。”

    他一手牽住了秦氿的手,兩人掌心貼著掌心,偶爾彼此摩挲一下。

    小昭華已經趴在她爹的肩頭睡著了,唇角彎彎,睡得很是安穩。

    他們的上方,葳蕤的樹枝輕輕搖曳,似乎在吟唱一曲春歌。

    秦氿看著他俊美的側顏,陽光在他臉上、身上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他的五官那麼柔和,唇角噙著一抹淺笑,一副有女萬事足的模樣。

    雖然這一世,顧澤之不再是權傾朝野的攝政王了,但是,這樣也很好啊。

    這一世,她也很好。

    她反握住他的手,地上,三人的影子密密實實地黏在了一起。

    他們會一直好好的。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上一頁 ←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