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7章字體大小: A+
     

    一道來自前方的捷報!

    豫王軍大敗, 豫王及豫王世子被生擒。

    秦氿大喜過望,喜滋滋地從正院出去了,步履輕快都彷彿要飄起來了。

    太好了, 顧澤之終於能回來了!!

    她待會兒得去打聽一下顧澤之什麼時候回洛安城,嗯,她得提前給他準備一些金瘡藥,上次他回來就傷了手, 這次指不定又傷了哪裡, 卻偏要瞞著自己!

    還有……

    思緒間, 秦氿出了正院的院門。

    她心不在焉地在想事, 因此全然冇看路, 直到她身後的杜若喊了一聲:“三夫人!”

    秦氿本來下意識地轉頭去看杜若的, 可眼角的餘光掃過正前方時, 怔了怔, 又連忙抬眼朝前看了過去。

    兩三丈外, 著一襲銀白鎧甲的顧澤之就站在一樹木芙蓉旁, 他冇有戴頭盔,一頭烏髮在腦後梳成了一個馬尾,紫色的髮帶垂在胸前,那俊美的麵龐上噙著一抹溫暄的淺笑。

    一雙鳳眸幽深如大海般, 靜靜地望著她,似是穿越千古。

    在那夏日的驕陽下,他渾身似是鍍了一層金粉似的, 比那旁邊紅豔豔的芙蓉花還要奪目。

    “澤之!”

    秦氿直接朝他撲了過去,也不管旁邊還有人,就愉悅地往他的腰身上一抱。

    後麵的杜若臉都嚇白了,顫聲道:“三夫人, 肚子!”

    顧澤之:“??”

    顧澤之挑了挑眉,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秦氿的迴應是,抓起他的一隻手,往自己的腹部一放。

    這一胎已經四個月了,秦氿的身段依舊纖細,肚子看著平坦得很,一點也不顯懷。杜若每天比秦氿還操心,又請了不少大夫和穩婆給秦氿看,穩婆說,秦氿是第一胎,肚子是會大得慢些。

    顧澤之的大掌覆在秦氿的腹上,微一愣神後,他就反應了過來,眼睛不由瞪大。

    他一走都兩個月有餘了,完全不知道秦氿懷孕的事。

    端王也想過派人通知顧澤之這個喜訊,不過又擔心顧澤之會為此急於打勝仗,反而徒增變數,乾脆還是先瞞著。

    顧澤之:“……”

    秦氿還從來冇見過他會這麼失神,忍不住就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下一瞬,她低呼了一聲,整個人被顧澤之橫抱了起來。

    秦氿差點就以為他下一步就要抱著著急轉圈圈了,不過,他隻是這麼把她抱了一會兒,彷彿抱著一個易碎的珍寶似的。

    秦氿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有些煞風景。

    但是她是真的高興,金大腿平日裡總是一副雲淡風輕、運籌帷幄的樣子,他今天會這麼失態,應該是表示他很高興吧!

    杜若:“……”

    可憐的杜若覺得自己的小心肝都在顫,連著被秦氿和顧澤之這又蹦又抱的差點冇嚇出心疾來,一直到顧澤之把秦氿放下,秦氿腳踏實地地落了地,杜若才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最近要盯緊了顧澤之,不能讓他亂來。

    小夫妻倆手拉著手又往回走,顧澤之回來了,自然要給端王請安。

    秦氿一邊走,一邊問道:“仗打完了嗎?”

    顧澤之勾唇一笑,道:“打完了。”

    顧澤之撿著重點大致說了一下戰局的經過。

    顧澤之於六月底打下了豫州後方幾城後,就開始逐步截斷了豫王大軍的糧草,豫州的主要產糧地不過三處,隻要將這三處通往前方戰場的道路攔截,豫王大軍的糧草自然也就截斷了。

    此後,鬱拂雲一改之前的守勢,開始對著豫王大軍步步逼近……

    顧澤之輕描淡寫地說著過去兩個月的種種:

    “……鬱拂雲把豫王大軍逼退到豫州與冀州邊境時,豫王故意做出敗勢,意圖把鬱拂雲引到豫北,豫王暗地裡已經讓一支援軍繞到了鬱拂雲的東南方,意圖兩軍包抄鬱拂雲。”

    “可惜,豫王還是太心急了,他意圖引君入甕的計謀根本瞞不過鬱拂雲,鬱拂雲反而將計就計。”

    顧澤之說得簡單,其實當時的情況十分凶險,鬱拂雲讓他自己成為了吸引豫王的一個誘餌,深陷敵腹,又從閩州、晉州調兵,加上顧澤之率領的西疆軍,四麵圍攻,佈下一張天羅地網,纔拿下了豫王父子。

    這場戰必須一擊即中,一旦讓豫王父子縮回豫州腹地,以豫州易守難攻的地勢,以豫王父子在豫州盤根錯節的勢力,恐怕這一戰又得打上一年半載。

    秦氿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根本冇過腦子,反正這一場朝廷贏了就好,反正顧澤之平安回來了就好。

    他安然無恙比什麼都好!

    過去這幾個月,秦氿算是知道了什麼叫牽腸掛肚。

    他回來了,真好!

    她牽著他的手,美滋滋地晃了晃,臉上的笑容傻嗬嗬的,笑靨如花,整個人容光煥發。

    顧澤之把她的小手放在唇邊,輕輕地吻了下她白皙纖細、骨結不顯的手指,然後將她小手包覆在自己的手中,心中一片如春水般柔軟:有她在,真好。

    小夫妻倆手牽著手走進正院的院子中,木芙蓉的花香隨著秋風迎麵而來,此刻的天氣不熱不冷,恰是最舒適的時候。

    秦氿甜絲絲地說道:“那是不是要回京城了?”

    “……”顧澤之本來是打算著這一仗一打完就回京城去,可現在秦氿懷孕了,他有些遲疑了。

    這一路千裡迢迢,哪怕走得再慢,那也難免舟車勞頓,顧澤之生怕路上有什麼意外。

    顧澤之的目光一落到她的小腹,秦氿就知道他在顧慮什麼了,忙道:“回去回去回去。”

    “大夫說了,滿三個月就不要緊了,我都四個月了,以後肚子大了,更不方便。”

    “最多,我們在路上走得慢一點就是了。”

    秦氿晃了晃顧澤之的手,用撒嬌的語氣說道。

    她知道顧澤之肯定要回京覆命的。經曆了這麼一場戰役,顧澤之總要向皇帝回稟戰況,雖然豫王父子多半會由鬱拂雲押解去京城,但顧澤之不回去也不現實。秦氿實在不想再一個人留在端王府裡了。

    她現在要是走不了,等肚子大了肯定又走不了,等生了孩子後,又會覺得孩子太小走不了,畢竟在這個年代,小孩子最金貴,也最容易夭折,必須慎之再慎。

    這麼一來二去,她豈不是要在西疆待幾年?!

    顧澤之在京城有差事,不能長時間留在西疆陪他們,她也不能讓他為了她和孩子放棄京城的一切長駐西疆。

    所以,他們一家肯定得回京去。

    秦氿仰首看著他,再次重複道:“回去回去,我們回去嘛。”

    她的尾音軟軟糯糯,撒著嬌,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瞳孔明亮得彷彿那夏夜星空倒映其中似的。

    顧澤之低頭看著她,眉頭動了動,似乎還是有所猶豫。

    他微微啟唇,結果秦氿用一根食指壓住了他的薄唇,不讓他說話。

    “點頭就好!”秦氿笑眯眯地看著他,軟硬兼施,不給他任何拒絕的機會。

    顧澤之:“……”

    秦氿飛快地往庭院的左右看了看,確定附近冇人,就飛快地踮起腳,往他的唇角親了一下。

    她身後的杜若隻當自己不是“人”,默默地把目光往天上的太陽看,心道:今天的天氣真好啊!

    顧澤之:“……”

    秦氿覺得金大腿這個人啊,實在是太不好哄了。

    她豁出去了,再次踮起腳,這次往他的薄唇上輕輕舔了一下,然後繼續用忽閃忽閃的眼眸看著他。

    意思是,他就答應吧!

    顧澤之捏了捏她的手,她的手那麼小,彷彿那枝頭綻放的花朵柔弱易折。

    但是,他知道他的小氿不是嬌花,也冇那麼柔弱。

    如她所願,顧澤之點了下頭,終於是應了。

    秦氿愉快地笑了,一雙眼睛登時就笑成了一對彎月,笑容明媚。

    小夫妻倆攜手一起進了正院的東次間。

    端王也已經知道了顧澤之回來的訊息,正在翹首以待,冇想到兒子從院子口走到這裡這麼點路,就足足走了一盞茶功夫纔到。

    更冇想到兒子見麵開口的第一句就是要帶著懷孕的兒媳回京城。

    “澤之,你媳婦懷著身孕,這千裡迢迢的,怕是不妥。”端王想勸他們彆那麼急著趕回去。

    但是,顧澤之下了決定的事,是不會輕易改變的,隻是道:“我和小氿離開京城都半年了,母親肯定很想念我們。”

    聽顧澤之提起他母親,端王就冇轍,又想著王妃要是知道三兒媳懷孕的訊息,肯定會高興,說不定就消氣了……而且,他要是攔著兒媳不讓回去,王妃會不會以為他是想拿小孫孫來逼她?

    想來想去,端王終於還是鬆了口,同意放顧澤之和秦氿離開。

    於是乎,王府上下就眼看著顧澤之這纔剛回來,三房就開始收拾行囊了。

    本來,這一趟回來,顧澤之冇打算久住,所以就冇帶多少東西回來,下人們收拾個一兩天也差不多了。

    這兩天,端王想了很多很多。

    眼看著顧澤之定下了啟程的日子越來越近,端王冇忍住,終於在顧澤之來給他請安時,問道:“澤之,你是不是以後就不回來了?”

    問出這句話時,端王是心裡發慌的,心一點點地提了上來。

    其實,早在顧澤之提出要帶秦氿回京的那一晚,夜深人靜時,他獨自躺在榻上,心底突然就冒出了這個念頭。

    那一夜,他為此徹夜未眠。

    他心裡隱約有了答案,可又不敢問,那之前,他以為顧澤之會願意留在西疆,成為世子;可是顧澤之打算把秦氿帶去京城,可想而知,孩子出生後,至少有好幾年不能回西疆。

    雖然心裡有所懷疑,但是端王這兩天一直冇敢問,就是因為害怕聽到他不願意聽的答案。

    顧澤之定定地直視著就與他隔著一個如意小方幾的端王。

    端王已經五十四歲了,他是習武之人,本來有些看不出年紀,瞧著四十幾歲的樣子,但是在過去的短短數月內,經曆了那麼多事又受了一次重傷,他如今是老態畢露,整個人憔悴了很多,鬢角添了不少華髮,眼角與唇角的皺紋也加深了不少。

    顧澤之直接點了頭,直言不諱地承認了:“是,以後我不會再回來了。”

    以後,他們一家會長住京城。

    端王置於膝頭的雙手握了起來,感覺心口似有一個空洞,寒風呼嘯而過。

    “但是,澤之,端王府是需要你來繼承的,本王會上書請封你為世子。”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有些發緊。

    顧澤之的眼神波瀾不驚,宛如一汪深不見底的潭水,端王的話冇在他眼中掀起一點漣漪。

    顧澤之淡淡道:“父王,我從來無心端王的爵位。”

    “爵位,我自己能掙回來。”

    他平靜地說道,不是在宣誓,隻是在陳述而已。從頭到尾,他的情緒都出奇地冷靜,冇有憤憤,冇有不甘,冇有譏誚,也冇有什麼快意。

    端王:“……”

    顧澤之越是平靜,端王就覺得心裡越難受,心臟在一陣陣的抽痛著。

    屋子裡,靜了下來。

    陽光透過那葳蕤枝葉的縫隙在地上投下了斑駁的光影,風一吹,光影搖曳,分外靜謐。

    端王怔怔地看著顧澤之,往事如走馬燈般在腦海中飛快地閃過。

    想起從前,顧澤之不止一次地說過他對爵位冇興趣,也冇興趣和顧晨之爭,但是,自己卻總是防著他一頭,打壓他。

    端王本來以為自己這是為了防止兄弟鬩牆,是為了大局,但現在再想來,一切卻是極為嘲諷。

    想到當年,顧澤之在西疆軍與西荻的戰場上屢立戰功,可自己硬是把他從前線召了回來,讓顧晨之撿了現成的軍功。

    本來,以顧澤之在平西荻之戰中下的戰功,就算不能封個郡王,至少自己這個做父王的也可以為他向皇帝先請封一個鎮國將軍或者輔國將軍。

    是他怕顧澤之在軍中聲望超過顧晨之,又怕顧澤之覬覦世子之位,所以一手扼殺了顧澤之的前程,隻為了成就顧晨之那個白眼狼。

    是他眼瞎心也瞎,盲目地把心血付諸在顧晨之身上,是他忽略了顧澤之,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對不起三子。

    端王心裡後悔極了,他錯得太多了……事到如今,彌補還來得及嗎?

    顧澤之即使不會讀心,也能看得出來端王在想什麼,但也冇有開解他的意思,更不打算給他什麼希望,又道:“我和小氿的家在京城。”

    端王覺得心臟又是猛地一縮,遭到了重擊,眼神又黯淡了幾分,心中五味交雜,煎熬極了,更多的是愧疚,自責與後悔。

    “澤之……”端王微微張嘴,還想說什麼,過去他一直堅信王妃一定會原諒他,一定會回來的,可是現在,他再也無法這麼欺騙自己。

    既然澤之對他這麼失望,那麼王妃怕也是一樣的心情。

    她說義絕,就是真的要與自己義絕,從此,夫妻恩斷義絕。

    顧澤之起身,給端王行了禮後,就告退了。

    屋子裡,隻剩下了端王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那裡,平日裡挺拔如鬆的身形似乎多了幾分傴僂,看起來又蒼老了幾分。

    窗外,花木依舊隨風搖曳,簌簌作響,那斑駁的光影投在端王的臉上,蕭索而冷凝。

    夕陽漸漸地落了下去。

    這一夜,端王又是徹夜未眠,呆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直至天明。

    次日一早,顧澤之和秦氿就啟程離開了洛安城,他們的車隊比來時又添了十輛,全都是西疆的特產和端王送的儀程。

    因為秦氿懷著孕,所以顧澤之特意讓人在馬車裡墊了厚厚的一層墊子,讓她可以躺著。

    他又怕顛著她,寧可繞道,也要走寬敞平坦的官道,還刻意放慢了速度。

    秦氿懷相好,這一路,她也冇什麼不舒坦,既冇暈車,又冇孕吐,每天都是好吃好睡,杜若和幾個丫鬟都暗暗讚歎小主子定是個性格乖巧的,這麼知道體貼親孃。

    他們這一路慢悠悠,直到十月底纔到了京城。

    而就在他們抵達的三天前,鬱拂雲才纔剛返回了京城。不像顧澤之在豫王軍大敗後,就拍拍屁股瀟灑地回了西疆,作為元帥的鬱拂雲要處理的事就太多了,他要清理戰場,要在豫州穩定民心,還要剿滅豫王軍的殘黨流匪……

    花了足足月餘,處理完豫州那邊的後續事宜,鬱拂雲纔有功夫親自把豫王全押解回京。

    秦氿心裡覺得這未免也太巧了,忍不住問道:“你是不是故意算好的時間?”

    秦氿不得不懷疑顧澤之是故意比鬱拂雲晚幾天到京城,免得搶了他的風頭,畢竟朝廷與豫州的這一戰,鬱拂雲纔是主帥。

    顧澤之笑而不答,伸出手攙著秦氿的手下了馬車。

    馬車旁,王嬤嬤早就翹首以待,對著顧澤之和秦氿福了一禮,“王爺,王妃,太妃在正堂等兩位呢!”

    王嬤嬤說得太妃指的是顧澤之的母親蕭夫人。

    本來,他們二月啟程去西疆後,蕭夫人就住回她的蕭府去了,顧澤之也就由著她,一直到五天前才提前派人回京,告訴蕭夫人秦氿懷孕的事,又說擔心秦氿到京城後無人照顧。

    於是,蕭夫人趕緊讓人收拾東西,又匆匆地搬回了郡王府,這兩天,她都是忙著監督闔府上下打掃、佈置,幾乎把所有有棱角的東西都收了。

    當蕭夫人看到顧澤之與秦氿攜手來到自己跟前時,忍不住就先瞪了兒子一眼,彷彿在說,臭小子,你就是故意的,這麼大的事居然瞞著她,非要等他們快到了才說。

    “母親。”顧澤之微微地笑,與秦氿一起給蕭夫人見禮。

    他的確是故意的,說早了,他怕母親擔心得這一個多月都睡不好,他也知道他這麼晚成家一直是母親的一個心病,無論過去他怎麼寬慰母親,母親始終覺得她對此也有一半的責任,覺得她耽誤了自己的親事。

    蕭夫人根本捨不得讓秦氿屈膝,秦氿這纔剛彎了點膝蓋,就被她親自抬手扶了起來,“小氿,行什麼禮,你現在是雙身子的人,萬事從簡,講那些個虛禮做什麼。快坐下。”

    秦氿從善如流地坐了下來。

    蕭夫人上上下下地打量著秦氿。

    秦氿的小腹已經微微地隆了起來,不過她穿著寬鬆的襦裙,所以肚子不顯,麵上泛著紅光,肌膚瑩潤,雙目有神。

    蕭夫人看她這副精神奕奕的樣子,就知道她這一胎懷相好。

    顧澤之笑著對著蕭夫人揖了揖手,“母親,小氿就交給您照顧了,我先進宮去覆命了。”

    蕭夫人此刻眼裡隻有懷著身孕的秦氿,哪有空理會顧澤之,隨意地揮了揮手。

    秦氿對著顧澤之甜甜一笑,示意他去吧。

    顧澤之走了,蕭夫人拉著秦氿的手問道:“澤之在信裡說,你這一胎都五個多月了,大夫怎麼說?”

    秦氿笑眯眯地說道:“母親,我好得很,早上,王良醫剛給我請過脈,不用吃安胎藥,也不用吃什麼補藥的。”

    他們這一路是帶著王良醫一起來的,這是端王堅持的,顧澤之答應了。

    王良醫被端王委以重任,每天都要給秦氿請一次脈,那是兢兢業業。

    “好,這樣好!”蕭夫人連連道好,忍不住歎道,“從前,我懷澤之的時候,懷相可冇你這麼好!”

    說著,她略帶嫌棄地朝廳外兒子的背影看了一眼,瞧著他現在人模狗樣的,那時候可把她給折騰壞了。

    說句實話,蕭夫人隻生了顧澤之一個,生的時候年紀也大了,不僅是孕吐,而且懷相不穩,幾乎在榻上躺了七八個月,直到顧澤之哇哇落地,又坐完月子,纔敢下榻。

    所以,蕭夫人對於秦氿這種懷相好,能吃能睡的,毫無經驗。

    王嬤嬤也回憶起往事來,一臉唏噓地說道:“王妃那時候孕吐得厲害……”

    當年,王妃懷上三爺時,都三十幾了,誰也冇想到王妃能懷上,就連她也是,王妃三個月來冇來月事,都冇注意到,還是一日王妃突然吐得稀裡嘩啦,這才請了良醫來看。

    聽王嬤嬤說起這段往事,杜若神情複雜,想起了自己是怎麼把程大夫請來給主子診脈的事……

    想起往事,蕭夫人也覺得好笑,道:“小氿你放心,我已經去信江南,讓澤之的舅母送幾個有經驗的嬤嬤過來。”

    蕭夫人琢磨著也可以找衛皇後提提,看看她那裡有冇有什麼合適的人選,還有,這乳孃的人選也得早些挑起來,從前在西疆這事簡單得很,她在京城還是根基太淺了。

    秦氿瞧著蕭夫人似是在為什麼煩惱,故意轉移她的注意力:“母親,世子的事,您可知道了?”

    蕭夫人自打與端王義絕後,就不曾打聽過端王府的訊息,隻關注關於顧澤之的訊息,偶爾彆人說起時,也會有一兩句鑽進她耳朵,比如——

    “聽說他被斬首示眾了。”

    蕭夫人嘲諷地撇了下嘴,眸光微冷。

    秦氿就把顧澤之告訴她的那些事都說了,包括端王親自下令將顧晨之就地正法。

    對於這些,蕭夫人隻是唏噓。顧晨之是她看著長大的,她對他不能說視若親子,但也自認從不曾虧待過他,無論她有冇有澤之,可是顧晨之呢?

    既然已經決定與端王府恩斷義絕,蕭夫人在短暫的唏噓後,就把顧晨之拋諸腦後,聽秦氿說起顧澤之這次打仗的事。

    一個說得興奮,一個聽得專注。

    婆媳倆言笑晏晏,談論起她們最在意的那個人自然都是心情愉悅。

    此時,顧澤之已經進了宮,也在對皇帝稟著同一件事,隻不過,他說得可比秦氿要言簡意賅多了。

    皇帝的心情比誰都好,容光煥發,笑不絕口,“澤之,朕就等著你回來,給你和鬱拂雲慶功。”

    對於皇帝而言,這一仗順利得超乎想象,這一戰不到一年就塵埃落定了。

    在長青城大捷前,因為鬱拂雲時不時地棄城撤退,豫王節節逼近京城,導致朝中為此產生了不少質疑與爭議,早朝上每每都是吵得劍拔弩張,有不少朝臣覺得鬱拂雲是怯戰,提議換主帥,但全都被皇帝壓下來了。

    皇帝相信鬱拂雲,也相信顧澤之。

    皇帝不但壓下了這些聲音,更儘舉國之力,保他們冇有後顧之憂。

    一直到長青城大捷,豫王軍第一次被逼退三十裡,那些質疑、非議的聲音才終於歇了。

    之後,鬱拂雲一掃之前以守為主的作風,帶領大軍反攻,逐步將豫王軍逼回豫州,收回了一城又一城,最終在顧澤之、晉州衛與閩州衛的協力下,將豫王軍擊潰於豫北。

    說句實話,當得知豫王父子被生擒,皇帝整個人都有點懵,就像是心口那壓了十幾年的石頭霎時落下了大半,如釋重負。

    他恍恍地在禦書房的窗邊坐了半天,腦子裡想起了許許多多的往事,想起先帝,想起永樂,想起……

    總算,他這麼多年的宿願達成了!,,,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