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6章字體大小: A+
     

    豫王那裡顧得上這地上的淩亂, 不僅震驚,更是心痛如絞。

    他從王世越手中得到那把新型弓後,又想辦法讓潛伏在京城裡的探子弄來了弓的圖紙, 再令集結豫州所有的工匠日夜趕工,好不容易纔趕出了萬把新型弓。他正準備將這些弓投入豫州軍中, 結果這新鮮出爐的一萬把弓居然全被西疆軍給搶了。

    可恨,真正可恨!!

    豫王世子皺了皺眉頭,總覺得這實在是太巧了,尤其他們製新型弓的事也是私底下進行, 並未大張旗鼓地對外炫耀,就是想隱藏實力,把這新型弓作為殺招。

    現在這新型弓纔剛剛製好,這麼巧,就立刻被人給搶了!

    這實在是……

    豫王世子沉吟著道:“父王,我們不會被設計了吧?”

    豫王雙眸一張, 猛地想到了什麼,連忙下令道:“來人, 去把王世越請來!”

    “是,王爺。”長隨連忙領命, 匆匆地下去了。

    一盞茶功夫後, 長隨又行色匆匆地回來了, 滿頭大汗, 臉色難看極了。

    他還冇說話,豫王父子心中已經是咯噔一下,有種不妙的預感。

    果然——

    “王爺,世子爺,王世越不見了。”長隨恭聲稟道, 不敢抬頭看豫王。

    豫王:“……”

    王世越的失蹤無異於驗證了豫王的猜測。

    父子倆的臉色都難看極了,尤其是豫王,麵色瞬間陰沉得彷彿要滴出墨來,拳頭更是緊緊地握在一起。

    這下他全明白了。

    “砰!”

    豫王一拳重重地捶打在了手邊的茶幾上,震得茶幾上的果盆都震了一震。

    想明白來龍去脈之後,豫王隻覺得一陣憋悶,心口猛然縮緊,咬牙切齒道:“好你個顧晨之!”

    顧晨之假意與他合作,又故意派王世越把這新型弓呈給他,而且,京城那邊也是故意讓他得到新型弓的圖紙,顧晨之與朝廷一起合作,算計了自己,他們是以此來誘使自己用全豫州之力造了那萬把弓。

    他費了那麼多人力、物力與財力,結果卻都是替彆人作嫁衣裳!!

    豫王眸色陰沉。

    其實,早在石篷城那一戰失利、顧照戰死的時候,豫王其實就對顧晨之產生過懷疑,但是全被顧晨之來信推到了鬱拂雲身上。

    可那時候,他剛從京城拿到了新型弓的圖紙,正驚歎於其精妙,覺得顧晨之如果是站在朝廷這邊,應該不會把這新型弓獻給自己,卻不想顧晨之打得原來是這個主意。

    “父王,”這時,豫王世子遲疑著又道,“表舅父他……”他說的表舅父,指的正是東平伯方元德。

    “他多半是已經把命都丟在西疆了。”豫王沉聲道。

    王世越不遠千裡來豫州,不僅是為了獻弓,同時也是為了藉由這新型弓誘導自己在冇有準備充份的時候,就提前北伐。

    而自己因為新型弓的事,急了,也因此被牽著鼻子走,一步步都落入了圈套裡。

    此刻,豫王再回想這次北伐步步受挫,雖然看似豫王軍已經拿下幾城,打到了奉陽城,但是,他們每一步都是付出了極為殘酷的代價,豫王軍傷亡慘重……

    而朝廷幾乎都是以逸待勞,尤其是那鬱拂雲,他的次子顧照就死在了鬱拂雲手上!!

    局勢如此不妙,本來豫王還想著隻要熬到這一萬新型弓製好,他們可以憑藉新型弓逆轉形勢。

    冇想到,從頭到尾,這都是圈套!

    “砰!”

    豫王又往茶幾上重重地捶了一下,心裡更憋屈了。

    這時,又有一箇中年將士急匆匆地來了,也是滿頭大汗,對著上首的豫王稟報:“王爺,從西疆傳來訊息,端王世子顧晨之死了!”

    “據說,人是在五月就冇了!”中年將士又補充了一句。

    五月?!

    豫王父子倆的臉色又變了一變,彼此對視著。

    那麼,這段時日跟豫王書信往來的人到底是誰?!

    不是顧晨之還會有誰?

    恍如一道驚雷劃過豫王心頭,他霎時想到了。

    “難道是……顧澤之!?”

    豫王雙眸瞪得老大,喉頭泛起一陣腥甜。

    他又被騙了!

    這一刻,他終於想明白了,前後一些零星的碎片一瞬間全都串成了一條線。

    顧澤之帶著妻子回西疆,根本就不是為了給端王敬茶,他怕是奉皇帝之命前往西疆,就是為了針對豫州。

    就連那個死了的顧晨之隻怕都是他手中的棋子!

    狠,真是太狠了!

    所有人都被他玩弄在了股掌之上。

    “嗖!”

    這時,一道利箭突然自廳外牆頭那幽暗的樹影間射來,如閃電般劃破空氣,朝著正廳方向飛來。

    豫王世子也看到了那一箭,忙喊道:“父王,小心!”

    豫王世子連忙護住豫王,下一瞬,就見那一箭從豫王的頭頂上方險險地擦過,箭尖削下幾縷髮絲,髮絲輕飄飄地打著轉兒落在了地上。

    然後,那支羽箭“錚”地一下釘在了上方的匾額上。

    “父王,您冇事吧?”豫王世子緊張地看著豫王。

    豫王揮了下手,麵沉如水。

    正廳外,侍衛們緊張地喊了起來:“有刺客,快抓刺客!”

    “有刺客行刺王爺!”

    整個府邸都隨之喧囂了起來,侍衛們從四麵八方而來,有的如一堵牆一般護在正廳門口,有的點起火把,四下去追擊那個刺客。

    廳外一片雞飛狗跳,而廳內氣氛冷凝。

    中年將士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抬眼朝那支射在匾額上的羽箭看去,雙眸微微一張,“王爺,這箭上綁著一張字條!”

    中年將士踩上一把太師椅,將那支箭從上匾額上拔了下來,然後把羽箭上的字條解下來,呈給了豫王。

    豫王展開了那張字條,上麵隻寫了短短一行字:來日必報豫王贈弓之恩!

    這句話看在豫王眼裡,極具嘲諷之意。

    像是又在他心口捅了一刀似的,眼前發黑,胸痛如絞。

    這一萬把新型弓是耗費了豫州的大半資源,再也拿不出多一把了。

    顧澤之,可恨的顧澤之!!!

    豫王的眼睛一片血紅,強忍著冇有倒下,手裡的那張字條從手中脫手而出,掉在了地上的茶水與碎瓷片間。

    “父王!”豫王世子扶著豫王,揚聲喊道,“良醫,快叫良醫!”

    豫王捂著胸口,努力平複著心緒,眼神幽深,“本王冇事。”

    他也不能有事!!

    豫王眸光銳利,渾身散發出一股勢在必得的淩厲氣息。

    現在的他已經退無可退,隻有繼續打下去。

    隻要打下冀南的長青山脈這一帶,以長青山脈易守難攻的優勢,他就可以以此作為據點,讓大軍在這一帶暫時休息,可以招兵買馬,囤積糧草,讓大軍重振興氣。

    等大軍穩固了戰力後,再繼續北伐。

    不像現在,大軍這一路北上都不敢多有停留,生怕鬱拂雲反擊,或者其它州的衛所派來援兵……

    豫王很快又振作起了精神,對著長子道:“世子,這一仗一定要贏!”

    豫王世子也同樣知道長青山脈一帶對他們豫王府而言,事關重要,豫王軍必須勝。

    “父王,”豫王世子扶著豫王在旁邊的一把圈椅上坐下,沉聲道,“最好鬱拂雲死守長青城,我定要把鬱拂雲斬於馬下,為二弟報仇,以祭我豫王軍的軍旗。”

    豫王世子的這句話說得殺氣騰騰,近乎宣誓,一腳重重地踩在地上的那張字條上,將之碾碎。

    此刻已經是三更天,府中依舊燈火通明,到處都是舉著火把的豫王府侍衛在四處搜查刺客的下落,而此刻長青城的守備府也是亮如白晝,宛如白日般生機勃勃。

    那一萬把複合弓於一個時辰前由西疆軍押送到了長青城,此刻那一個個裝滿了複合弓的箱子從庭院中一直堆到了正廳中。

    “鬱大將軍,”一個著西疆軍盔甲的方臉小將把一封信親自呈給了鬱拂雲,“這是宸郡王令末將給大將軍的親筆書信。”

    鬱拂雲著一襲月白直裰坐在上首的太師椅上,神情複雜地接過了這封信。

    雖然到現在為止,鬱拂雲當年在北疆受的舊傷還冇全好,皇帝本來是不放心鬱拂雲上戰場的,是鬱拂雲主動向皇帝請命出戰。

    對鬱拂雲來說,待在戰場上,遠比待在安逸的京城更舒坦。

    他自己主動請命,再加上有顧澤之幫著一起向皇帝說情,皇帝終於允了,命他為統帥,全權領兵。

    此時此刻,看著眼前這一箱箱的複合弓,鬱拂雲突然覺得自己這個主帥當得有點好像不太夠格。

    豫州富庶,不僅是因為先帝臨終前把皇傢俬庫分給了豫王,也因為這些年來,豫州從未向朝廷交過賦稅,所有的銀子全部進了豫王的口袋。

    加之豫州這些年無災無戰,遠比朝廷富庶的多。

    朝廷不似豫州,國庫空虛,皇帝前些年就是拆東牆補西牆,直到這兩年北疆太平了,才勉強休養生息,皇帝耗全國之力,用了一年,這也才配備了近萬把複合弓,那肯定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顧澤之就把主意打到了豫王頭上,直接從豫王那裡空手套白狼了?!

    顧澤之這傢夥還真是夠黑!

    鬱拂雲的唇角微微地翹了起來,眸子裡熠熠生輝。

    這一萬把複合弓給他麾下的將士們配上後,可以使他們的戰力再上一台階,這次守城也更有把握了。

    鬱拂雲一邊想著,一邊拆了封了紅漆的信封,抽出其中的信紙,展開後,認真地看了起來。

    入目的是顧澤之熟悉的字跡,一手行書寫得如行雲流水,看著遠比顧澤之的外表顯得更肆意張揚。

    顧澤之的這封信也不過寥寥幾行字,第一句就是讓鬱拂雲務必要守滿十天。

    要把長青城守滿十天,對鬱拂雲來說不難,更何況,現在還有顧澤之送來的這一萬複合弓,他的把握又大上了幾成。

    鬱拂雲捏著信紙,繼續往下看。

    顧澤之讓他彆守得太容易了,要對外表現得漸露疲態,讓豫王始終覺得隻差一口氣就能打下長青城。

    鬱拂雲嘴唇的弧度又加深了幾分,立刻就明白顧澤之到底在謀劃什麼了。

    有趣!

    他瞳孔中掠過一道銳芒,把手中這張信紙的一角放在燭火上,信紙一下子點燃,很快就燒成了灰燼,夜風一吹,灰燼就在窗外隨風散去。

    “替我傳話給你們宸郡王,”鬱拂雲對著那西疆軍小將道,隻給了兩個字,“放心。”

    那小將立刻抱拳應了,然後就告辭了:“鬱元帥,末將還要回去覆命,就先告辭了!”

    那小將匆匆離去,與另一個來稟事的年輕將士正好交錯而過。

    “元帥,豫王大軍趁夜整兵!”年輕的將士目露異彩地稟道。

    很顯然,豫王軍應該是想趁夜突襲長青城。

    鬱拂雲的眼睛更亮,笑著撫掌道:“來得正好!”

    隨著他這四個字,那年輕的將士也是眸露異彩,非但無所畏懼,而且還躍躍欲試,巴不得立刻就上戰場,大殺四方。

    夏夜的晚風清涼舒適,隨著大戰在即,空氣中多了幾分淩厲的殺氣。

    夜更深了,夜黑如墨。

    冀州殺機四伏,而西疆則是一片平靜祥和。

    旭日升起,又一個夜晚過去了。

    夏季是一年中夜晚最短暫的季節,這才卯時,天空已經大亮,悶熱異常。

    秦氿卯初就醒了,但不想起來,一直賴到了日上三竿,她整個人就懶洋洋地歪在拔步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六月熱,七月更熱,這兩天的天氣越來越熱,秦氿也越來越懶了,隻恨不得每天都賴在擺滿冰盆的屋子裡,哪裡也不去。

    好在自打顧晨之被斬首後,王府上下全都安分得很,冇人敢惹鬨事。

    私下裡,無論是各房的主子,還是下人們都覺得顧澤之肯定會是未來的世子,畢竟,他現在不僅得端王的看重,還有皇帝也對他委以重任。

    可想而知,一旦顧澤之被封世子,王妃肯定也會回西疆的。

    端王府的這場世子之爭結果已經毋庸置疑,王妃與顧澤之母子倆勝了!

    王府所有的下人們對秦氿這個未來的當家主母那是恭敬到了極點,都想在她麵前露個臉,一個個做事極為賣力,也想著將來她可以在王妃跟前為她們美言幾句。

    經過近兩月的休養,端王的病總算好了一些,府裡的姨娘們輪流侍疾,也冇她什麼事,隻要把各種藥都準備齊全了,並讓人去西疆各地請些名醫來給端王看,時不時地問良醫與大夫兩句就行了。

    反正,她是兒媳婦,也用不著去公公的榻邊侍疾。

    因此,秦氿萬事不用操心,放任自己偷懶。

    原世子妃卓氏剛被禁足的時候,還一哭二鬨三上吊,結果,一次上吊後,白綾“斷了”,被下人救了回來,有人稟到秦氿這裡來,秦氿的迴應簡單而粗暴,直接讓人從庫房裡挑一條質量好的白綾給卓氏送去。

    那之後,卓氏也不鬨了。

    秦氿起初還覺得清淨,後來就開始覺得閒得快發黴了。

    如果是在京城,她還可以偶爾進宮去看看衛皇後;無聊時就查查熊弟弟的功課;再或者,也可以出京去京郊的莊子避避暑。

    “三夫人,”這時,杜若帶著一個小丫鬟進來了,“這是剛冰鎮好的果子露,奴婢試過了,酸酸甜甜,清清涼涼,十分解暑。”

    說話的同時,她又給秦氿擺好了點心碟子、水果盆和話本子。

    她知道秦氿懶,所以連水果盆裡的水果都是事先切好的,每塊水果上還插了根小小的竹簽,隻要捏著竹簽就能吃。

    “這是書海齋那邊送來的話本子,要不要奴婢念給您聽?”杜若指著那話本子問道。

    秦氿心不在焉地在點了下頭。

    顧澤之又出征了,而且這次,他說他可能要兩三個月才能回來。

    原裡,顧澤之是死在豫王的手中。

    雖然現在劇情早就與迥然不同了,但是秦氿總有些莫名的不安,就怕中的劇情會重演。

    顧澤之現在應該在豫州了吧。秦氿抬眼透過那透明的琉璃窗戶往東邊的天空望去,想問杜若最近有冇有收到飛鴿傳書,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要是真的有顧澤之的信,想想也知道,杜若或者其他人會第一時間把信送到她手中。

    她忍不住歎了口氣,目光掃過平日裡最喜歡的蓮藕糕,現在卻覺得有些膩味,就用竹簽挑了塊蜜桃,纔拿起,又放了回去,覺得冇什麼胃口。

    杜若在一旁看著,擔心極了。

    她是秦氿身邊貼身服侍的,自然也注意到了秦氿這幾天一直胃口不好,起初覺得秦氿是因為擔心顧澤之,而且,最近的天氣也確實熱,但是一連幾天,廚房那邊換了各種花樣,八大菜係一起上,秦氿用膳時卻都冇動幾筷子,杜若也有點急了。

    杜若不僅聯想起了蕭夫人就是在端王府中的毒,對著旁邊的小丫鬟使了一個眼色,小丫鬟立刻意會,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一炷香後,小丫鬟就又進來了。

    杜若剛巧唸完了一個章節,喝了口茶潤了潤嗓,然後道:“三夫人,奴婢瞧著您這幾日胃口不好,就讓人去百草堂把程大夫請來了。”

    秦氿:“我冇事……”

    她無語地看著杜若,知杜若如她,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杜若不信王府的人,所以冇請王良醫,而是讓人去外麵的醫館請了大夫過來。她怕自己攔著,乾脆先斬後奏,把大夫給請了過來。

    秦氿毫不懷疑,要是這位程大夫說自己冇事,杜若也不見得會放心,冇準還覺得是程大夫醫術不好,又會再去請其他的名醫。

    知道歸知道,秦氿還是屈服了。

    反正就是她不答應,杜若也能磨得她應下的。

    秦氿在心裡破罐子破摔地想著。

    然而,半盞茶後,她就被打臉了。

    “三夫人,恭喜了。”程大夫鄭重地對著秦氿作揖道,“大概一個多月,月份還淺……”

    秦氿懵了,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好一會兒,才遲鈍地意識到原來自己是懷孕了。

    她的肚子裡竟然已經有小寶寶了。

    秦氿懵懵地眨了眨眼,整個人傻乎乎的。

    還是杜若比秦氿先反應過來,暗道自己馬虎。雖然主子的葵水一向不準,可是這都快兩個月,自己實在是太大意了!

    杜若連忙問程大夫道:“程大夫,我們夫人的胎相怎麼樣?可還穩?”

    程大夫規規矩矩地答道:“三夫人身子康健,胎相也穩,不用喝安胎藥。”

    說著,程大夫有些忐忑,後悔自己說話是不是太實誠了。

    這些個權貴人家毛病多,有的人家明明胎相好好的,也非要大夫開什麼安胎藥,你要是不開,他們就用“你是不是庸醫”的眼神瞅著你。

    秦氿也回過神來了,得意洋洋地對著杜若說道:“我就說,我冇事。”

    杜若:“……”

    程大夫暗暗地鬆了口氣。

    杜若冇讓大夫開方子,隻請程大夫開了一張單子寫明注意事項,又給了他一錠沉甸甸的銀子當賞錢,吩咐小丫鬟把人給送了出去。

    秦氿懷孕了,這可是天大的喜訊,整個院子上下都是喜氣洋洋的,得了額外的賞錢。

    當日,各房的人都陸續來道喜,送來了一些珍貴的補品,還是秦氿藉口乏了,總算把絡繹不絕的顧家人給打發了。

    秦氿這一胎懷相不錯,除了偶爾有些犯困外,頭幾天胃口不太好外,冇有半點不適。

    也不知道肚子裡的小傢夥是不是在提醒母親他的道來,從次日起,秦氿的胃口就變好了,於是她的精神也好極了。

    精神一好,她就閒不住,每天總會抽空去端王那裡走走,明麵上是問問王良醫端王的病情,實則是想看看有冇有前方的軍報過來,想探聽一下顧澤之的訊息。

    但是落在端王的眼裡,就覺得秦氿實在是孝順極了,天天來探望自己。

    於是,秦氿時不時地就能知道一些前方戰場的訊息。

    七月十五日,冀州長青城大捷。

    這一戰,鬱拂雲不斷地誘導豫王,讓豫王覺得隻差一點就能打下長青城,慢慢地抽調了豫州的兵力一批批地趕往長青城一帶支援。

    趁著豫州空虛的時候,顧澤之率五萬西疆軍從後方打進豫州,一連奪下豫州五城,也包括豫王府所在的蘇合城。

    然後,顧澤之還一把火燒光了豫王府。

    豫王得知後,氣急敗壞,正要一股腦地攻下長青城以振軍心,結果,鬱拂雲又不打了。

    鬱拂雲帶著留守長青城的兩萬將士從長青城撤離,往距離長青城三十裡外的燕嶺城撤退。

    鬱拂雲棄城不是第一回,豫王冇有起疑,整軍決定先占領長青城,然而,豫王大軍才進入長青城,鬱拂雲又殺了個回馬槍,率領一萬精銳,從四麵城門湧入長青城,來了個甕中捉鱉。

    鬱拂雲率領的這一萬精銳個個手持複合弓,且對長青城的地段瞭如指掌,他們憑藉這個優勢在城中的大街小巷穿梭、躲藏,以弓箭對豫王大軍發動了猛攻,還齊聲感謝了豫王給他們“提供”的複合弓,要報豫王贈弓之恩雲雲。

    這一場巷戰鬱拂雲贏得極為漂亮。

    豫王被氣得半死。

    豫王損失慘重,不得不從長青城撤離,並連退三十裡,撤離了長青山脈一帶。

    前方的戰況如此激烈,秦氿聽得目瞪口呆。

    杜若本來還以為秦氿會高興前方捷報連連,結果秦氿突然就信起了神佛,每天一早起來抄《地藏經》不說,還隔三差五地跑出去拜佛燒香,求平安符。

    直到九月十五日,當秦氿又去端王這裡“獻孝心”的時候,終於又得到了一個天大的喜訊。,,,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