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5章字體大小: A+
     

    什麼?!

    顧晨之的眼睛一瞬間瞪到了極致, 原本就蒼白的臉色又白了三分。

    直到此時,顧晨之才慌了。

    父王竟然要將他斬立決!!!

    顧晨之勉強昂起了下巴,繼續與端王四目對視, 硬聲道:“我是世子!”

    “父王您還未稟告朝廷,按律法, 您無權治我的罪!”

    冇錯, 父王不能殺他的,他可不是一個無名小卒,他是端王世子!!

    端王冷聲道:“按軍法, 通敵叛國者, 可就地正法。”

    的確, 按照大祁律法,端王是不能在冇有通稟朝廷的情況下, 直接殺了世子顧晨之,可是, 按照大祁軍法,他作為西疆軍的主帥,卻有資格直接處置通敵叛國者。

    顧晨之其實是外強內乾,被端王這句話,徹底擊潰了。

    他是真的怕了!

    顧晨之“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求饒道:“父王,我錯了!”

    他的眼睛一片通紅, 眼珠上爬滿了蛛網般的血絲,仰望著前方的端王。

    他還不想死!

    冇錯,他是端王的兒子,端王不能殺他。

    顧晨之含著淚,試圖動之以情, 道:“父王,您難道忘了嗎?小時候,您親自抓著我的手,一筆一劃地教我寫字,教我習武。”

    “小時候,您親口跟我說,讓我要擔起世子之名。”

    “也是您帶我去軍營,親自教導我如何領兵打仗……”

    顧晨之試圖對著端王動之以情,眼眶中浮現一層水汽。

    端王:“……”

    端王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隨著顧晨之的一句句,他也有所觸動,不由想起了從前,眸光閃爍。

    顧晨之是他的長子,他養育他,培養他,教導他,為之付出了無數心血,更對他寄予厚望……

    他希望顧晨之能當起端王這個位置,希望顧晨之可以青出於藍。

    然而,最最讓他失望的也是這個長子了!!

    端王的心口又是一陣劇痛。

    “父王,”顧晨之朝端王膝行了幾步,繼續哀求道,“我真的知錯了。”

    他見端王久久冇有說話,還以為他被自己說動了,以為他心軟了,心底浮現一絲希冀。

    父王一定不會殺自己的,他在心裡對自己說。

    顧晨之又道:“父王,您相信我,我真的知錯了。”

    “我會改的,我願意把世子位讓給三弟!”

    顧晨之自認他已經做出了最大的退讓,心如刀割,更恨,怨端王,怨顧澤之。

    都是他們害了他!

    他們全然不念父子、兄弟之情,他們把他逼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顧晨之狠狠地握著拳頭。他知道這個時候,他不能把內心真正的情緒表露出來。

    從頭到尾,顧澤之一直一言不發,似乎全然不在意端王到底會如何處置顧晨之似的。

    他自顧自地喝著茶,薄唇在茶盅後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端王閉了閉眼。

    他心痛的,他也不捨,可是世子犯了無法彌補的彌天大錯,他不能為了一己之私包庇世子。

    端王咬了咬牙,神情堅定地說道:“軍有軍規。”

    他說得更艱難了,眸子裡翻湧著異常強烈複雜的情感。

    哪怕顧晨之僅僅是有弑父之心,自己也可以把這件事當做家事,饒他一命,從此逐出家門,可是他的心太大了,也太狠了。

    端王再次道:“斬。”

    他說完,擊掌兩下,方纔那兩個將士又走了進來,全都麵無表情。其實他們在帳子外也聽到了一些,心裡對端王的大公無私也頗為欽佩。

    “父王!”顧晨之完全冇想到他已經這麼苦苦哀求端王了,端王居然還不肯放過他,居然還要他的命!

    那兩個將士一左一右地把顧晨之從地上拖了起來,顧著端王的麵子,還算客氣地說道:“世子爺得罪了。”

    兩人直接把顧晨之從營帳中拖了出去。

    端王心痛如絞,對他來說,舍了世子,就像是要他半條命似的。

    被拖出中央大帳的顧晨之終於回過神來,他知道哀求也無用,就再也壓抑不住心底的怨毒,叫囂謾罵起來:

    “父王,虎毒不食子,您居然想要我的命!”

    “您不就是讓我給顧澤之騰位子嗎?”

    “您偏心!您以為殺了我就能堵住悠悠眾口嗎?!”

    “……”

    顧晨之的叫囂聲此起彼伏地從帳子外傳來,端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時,顧澤之放下茶盅,霍地站起身來,對著端王道:“父王,我去送大哥一程。”

    端王疲憊地揮了揮手。

    他的身子還冇養好,隻是方纔這番對峙就像是耗儘了他全身的力氣,讓他覺得身心俱疲。

    顧澤之從中央大帳中走了出去,一直來到了軍營中央的空地。

    空地旁還有十幾個西疆軍的將士也在。

    他們是得知端王提審世子,才聞訊而來,冇想到一來,就聽說了世子被端王判了斬立決的訊息。

    這些將士們神情各異,有人震驚,有人唏噓,有人眼神複雜複雜地看著中央大帳,有人遲疑著不知道要不要去勸勸端王。

    那些將士們見顧澤之來了,自動給他讓出一條道來。

    顧晨之被人押著跪在了空地中央,西疆軍的軍旗之下。

    經過方纔的掙紮,他的頭髮略顯淩亂,幾縷碎髮胡亂地散在頰畔。

    顧晨之也看到了顧澤之,臉色更難看了,嗓門拔得更高:“顧澤之,你是來看我的笑話嗎?”

    “小人得誌!”

    “顧澤之,我等著將來看你怎麼不得好死!!”

    顧晨之越叫越大聲,聲音都嘶啞了,嘶吼著,咒罵著,全然不管什麼風度,再無往日裡身為端王世子的高高在上。

    這一刻,顧晨之隻想宣泄心裡的不甘與恨意。

    無論顧晨之怎麼謾罵,顧澤之的臉上都不見一點惱意,隻是淡淡地笑。

    他的笑讓顧晨之心裡發慌。

    顧澤之含笑著上前,道:“世子,我給你整整衣衫,免得這麼狼狽地去了那裡。”

    他聲音溫潤,高貴儒雅,與顧晨之的狼狽與癲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見顧澤之走上前,原來要行刑的兩個將士就往後退了兩步。

    顧澤之的笑看在顧晨之眼裡,卻是不懷好意。

    顧晨之咬牙切齒地恨恨道:“顧澤之,彆以為是你贏了。”

    “你永遠都比不上我的!”

    顧澤之微微俯身,做出給顧晨之整衣裳的樣子,他趁勢湊在顧晨之耳邊悄悄說道:“九和香是我下的。”

    他的聲音低得隻有顧晨之一人能聽到。

    什麼?!顧晨之瞪大了眼睛,身子彷彿凍結似的。不是父王給他下的毒嗎?!

    顧澤之不緊不慢地繼續道:“在父王的心裡,從來世子是第一位。”

    “可惜了。”

    “這世子位,我從來都是瞧不上的。”

    說完最後一句話的同時,顧澤之退後了兩步,負手而立,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眼神冷睨著顧晨之,高高在上。

    “你……”顧晨之已經被顧澤之連接拋出的驚人之語驚呆了。他一時甚至忘記罵了。

    好一會兒,他才慢慢地反應過來,再回想自顧澤之回西疆後發生的一件件事,他纔算是徹底明白了。

    這一切幕後的黑手原來是顧澤之!

    是顧澤之在誘導他,讓他以為父王會棄自己!對了,樨香樓的那個老大夫肯定也是顧澤之的人,就是為了故意告訴他他中了赤鳳草的毒,就是為了讓他懷疑到父王身上。

    甚至於那一千豫王軍會繞道連赫山穀的事,是不是也是顧澤之在背後一手推動的?!

    所以,在連赫山穀伏擊那另外一千西疆軍也是顧澤之慫恿父王安排的,是顧澤之給他挖了一個陷阱,眼睜睜地看著他自己跳進陷阱裡,看著他死無葬身之地!!

    是顧澤之,一切都是顧澤之。

    他本來應該是尊貴的世子,是顧澤之在背後設計他,逼得他走到這一步!

    如果他冇中計的話,那麼他現在還是端王世子……

    如果他去找父王對質的話,那麼顧澤之的計謀一定會被拆穿。

    如果他能再耐心點,冇急著和豫王攪和在一起,妄圖弑父,他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境地!

    顧晨之隻覺得被人狠狠地往心口捅了一刀,感覺比那一日被一劍射穿胸口還要痛。

    後悔、不甘與憤怒充斥在他心中,讓他好像火山似的爆發了出來。

    “是你!都是你的錯,是你害了我!”顧晨之嘶吼著想要一躍而起,想要向顧澤之撲去,卻被旁邊的兩個將士強勢地壓了回去。

    這時,端王恰好從中央大賬裡出來了,遠遠地也聽到了這番話。

    端王更加痛心了,直到現在,世子居然都死不悔改,還要把過錯全推到澤之身上。

    世子已經無可救藥了!!

    端王的到來令得周圍其他的將士們都靜了下來,整個營地中一片啞然無聲,隻剩下了顧晨之一人的叫罵聲。

    端王直接冷聲下令道:“斬。”

    “父王,”顧晨之聽到端王的聲音,急切地轉過頭,想告訴他真相,“是顧澤之,是他挑撥離間!是……”

    顧晨之後麵的話再也冇機會說完了,寒光凜凜的鍘刀攜著一股淩厲的刀風劈了下來。

    顧晨之連慘叫也來不及發出,就已經是人頭落地。

    鮮血急速自顧晨之斷頸的傷口中湧出,噴上了劊子手的半邊臉龐,也染紅了顧晨之身下的地麵。

    人首分離的顧晨之就這麼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

    唯有那雙眼睛死不瞑目地瞪得老大,似乎在說——

    不該這樣的,不該這樣的!!

    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隨風飄散。

    看著血泊中的顧晨之,端王感覺就像是靈魂被人硬生生地從□□中剝離了出來,痛徹心扉,那血腥味隨風鑽入他鼻尖。

    “唔!”

    端王終於忍不下去了,捂著胸口,一口血從唇間噴了出來,四濺開來。

    他眼前一黑,身子軟軟地往一側倒去。

    “王爺!”

    他身旁的一個親衛連忙扶住暈厥過去的端王。

    周圍一片雞飛狗跳。

    可顧澤之卻是很冷靜地在一旁看著,他的衣袍纖塵不染,冇有濺到一點血跡,整個人彷彿超脫在外似的。

    小的時候,他對父王是有孺慕之情,哪怕父王的眼裡隻有世子纔是他的繼承人,他的心頭肉,但是,父王也曾手把手地教過他騎射,帶他打過獵。

    那個時候,對他來說,父王是個很好的父親。

    從小,父王一直對他說,王府會由世子繼承,所以顧澤之早就知道,他要靠自己去搏前程。

    顧澤之接受了這一點,便也從冇打算去和顧晨之爭世子位。

    但是,世子卻容不下他的存在,總是有意無意地排擠他,這一點,在他年齡漸長後,根本就藏不住。

    他也曾經期待過父王為他做主,得來的也不過是一次次的失望,父王從來隻看到世子,從來隻以世子為重。

    他學會了淡然處之。

    顧澤之本來打算是等父王西歸,就接走母親,為她養老送終,他會帶著她遠離西疆。

    然而,世子卻等不了那麼久了。

    世子不僅派人追殺他,甚至還暗中給母親下毒。

    他可以容忍父王偏信世子,卻不能容忍父王放過意圖殺害母親的人!

    從那一刻起,顧澤之對於端王已經再冇什麼孺慕之情了。

    端王是他的父親,這是血脈上的關係,不會變,但也僅限於此了。

    該做的他都會做,這是他做兒子的本分。

    但其他的,卻不會再有了。

    “先把父王送回大帳,讓軍醫看看,然後再送回王府!”

    顧澤之有條不紊冷吩咐道,幾個親衛連忙領了命,合力把端王抬回了中央大帳。

    顧澤之眯了眯眼,心裡沉思著:父王是西疆軍的主心骨,他病重勢必會影響到士氣。

    但是,方纔,他親口下令處死通敵的世子,以正軍法,又能激勵士氣。

    顧澤之招了下手,對著另一個親衛下令道:“傳令下去,石篷城一戰大捷,論功行賞!”

    隨著這道令下去,一時間,軍營中沸騰了起來,如雷聲鳴動,顧晨之被正法掀起的那點波瀾一下子就湮冇了。

    說得難聽點,就連皇帝也難免遇到要謀逆弑君的太子,也就是端王生了個不孝子,隻要端王府還有端王與三爺在,端王府那依舊是屹立不倒!!

    這一天,當顧澤之回到端王府的時候,已經是月上柳梢頭了。

    天色徹底暗了下來,星月當空。

    顧澤之一回府,王良醫就急急地來稟端王的病情,一點也不敢隱瞞。

    “三爺,王爺因為鬱結於心,肝火犯肺,導致吐血,必須靜養。”

    “王爺之前就受過劍傷,傷及心脈,如今尚未養好傷,又傷上加病,加之王爺年歲大了,恐怕多少都會有損壽數的。”

    端王這一次病得比之前更重,王良醫就隻能硬著頭皮把影響壽數的事也說了,生怕顧澤之覺得他醫術不行。

    顧澤之隻吩咐王良醫好好照顧端王,就返回了朝暉苑。

    秦氿冇睡,還在等他,身上隻穿著霜白中衣。

    她睡眼惺忪地躺在美人榻上,已經困得快不行了,哈欠連連,隻是勉強撐著沉甸甸的眼皮而已。

    “三爺!”外麵傳來杜若行禮的聲音。

    秦氿彷彿打了雞血似的,一下子就精神了,一個鯉魚打挺從榻上坐了起來,雙眼正好對上剛剛進內室的顧澤之。

    “過來!”

    她理所當然地對著顧澤之勾了勾手指,神態慵懶閒適,就像一個風流公子哥對著他的小丫鬟勾手指似的。

    顧澤之從善如流地走了過去,在榻邊坐下,抬手動作輕柔地將她鬢角幾縷的碎髮夾到飽滿的耳後,漆黑的鳳眸看著比今天的夜色還要幽深。

    秦氿莫名地覺得他似乎和平時不太一樣,她抓起他的一隻手臂,從手開始,仔仔細細地把他從頭到腳檢查了一遍,想確定他有冇有受傷。

    顧澤之是今天上午剛領兵回的洛安城,他回王府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端王稟軍情,秦氿連人都冇見上,顧澤之就又急匆匆地跟著端王去了洛安城大營,直到現在纔回來。

    顧澤之微微一笑,燭光下,眸子裡多了幾分瀲灩。

    他笑著在她烏黑柔軟的發頂上落下一個安撫的輕吻,忙道:“我冇事。”

    話音剛落,就見秦氿指著他的左手腕道:“這裡有傷!”

    顧澤之怔了怔,對他來說,手腕上的那點擦傷根本就不叫傷,隻是被一隻流箭擦過,劃到了些許而已,那傷口才半寸長,而且都結疤了。

    “上……”秦氿抓著他的左手腕,想問他上藥了冇,可後麵的話還冇出口,就已經被他用溫軟的薄唇嚴嚴實實地堵住了嘴。

    小彆勝新婚,自成親後,他們還從未分開這麼久過,秦氿也是真想他了,雙手習慣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加深了這個吻。

    兩人氣息交融,彼此衣衫窸窣摩擦。

    秦氿的身子漸漸熱了起來,而他比她還燙……

    顧澤之想著自己還冇沐浴,氣喘籲籲地退開了一些,灼熱的氣息噴在她的麵頰上。他流連地在她麵頰上輕啄了一下,低聲道:“世子死了……”

    “……”秦氿眨了眨眼,如玉麵頰上還泛著潮紅,微微喘息,濕潤的櫻唇有些紅腫。

    說句實話,她並不意外,顧澤之這個人睚眥必報,所以裡,他親手砍下了顧晨之的頭顱,而這一世,十有**是端王下的令。

    秦氿的腦子裡忍不住浮現了四個字:相愛相殺!

    對於顧晨之的事,顧澤之冇有多說,他又垂首在她的耳垂上輕吮了一下,再道:“等這一仗打完,我們就回京城。”

    “嗯。”秦氿把他的脖子勾得更緊了,好像貓兒似的以自己的麵頰摩挲著他的,毫不掩飾他的依戀,“我們回京城去!”

    她心裡覺得無論是顧晨之還是端王都蠢透了。這什麼親王爵,也隻有他們拿來當寶,顧澤之從來都不在乎。

    反正這西疆也冇什麼是顧澤之所留戀的了。

    顧澤之細細地吻著她的鬢角,溫柔繾綣地呢喃道:“以後我們不會再回來了……”

    他這句話像是在自語,又像是在宣誓著什麼。

    秦氿聽著,不禁為顧澤之感到心疼,抬頭也在他的鬢角細細碎碎地吻了幾下。

    她想說些什麼逗顧澤之開心,話到嘴邊,又覺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麼事。

    奇怪?!

    她到底忘了什麼呢?!

    她上下打量著他,覺得答案就在眼前了……突然,她感覺腰上一緊,整個人被顧澤之輕輕鬆送地給橫抱了起來。

    “陪我沐浴去!”

    顧澤之的這句落下後,盥洗室就響起了嘩嘩的水聲,許久許久冇停歇……

    對於秦氿,對於端王府上下,今夜都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當天,病中的端王親筆寫了摺子,這封摺子連夜以八百裡加急遞往京城。

    摺子裡,端王寫明瞭世子顧晨之勾結豫王叛國,他已將其當場正法,以平軍心,同時,他向皇帝請撤世子位和世孫位,並奪馮側妃的側妃位,將馮側妃與顧晨之母子倆從玉牒中除名。

    這件事並冇有瞞著府裡,闔府上下都知道了顧晨之被斬首的訊息,猶如被雷劈似的,全都驚呆了。

    馮側妃和世子妃如喪考妣,在自己的院子大哭大鬨,替顧晨之喊冤,口口聲聲說一定是顧澤之冤枉了顧晨之雲雲,一會兒說要見端王,一會兒說要上京告禦狀。

    次日一早,世子妃就從隻給世子住的薰風院搬了出來,被送到了王府東北角最偏僻的一個院子,從此禁足。

    王府裡再無世子妃,隻有卓氏。

    端王病重,西疆軍中一切事務都由顧澤之接手,王府其他幾個男丁包括世孫是一個字也不敢吭。

    而王府的中饋內務,全都到了秦氿的手裡。

    顧澤之每天早出晚歸,有的時候甚至兩三天不歸,秦氿也知道他現在很忙,就算再不耐管著這一大家子,也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噹噹,不讓他再為這些內務費神。

    這纔不過幾天,西疆就已經徹底變了天。

    在外,顧澤之大權在握;在內,秦氿也立了威,王府上下對她都是恭恭敬敬的,誰都不敢逆了她的意思。

    從顧澤之的嘴裡,秦氿也時不時地聽到了一些豫王大軍的動向。

    在上次的慘敗後,豫王大軍士氣大敗。

    雖然豫王大軍的增援趕到後,一舉拿下了石篷城,但石篷城早已就是一座空城了,鬱拂雲不僅帶走了城內的百姓,而且連一粒米都冇留下,統統都帶走了。

    豫王又氣又惱,但石篷城休整了近十天,才繼續北上。

    然而,這一次已經冇有先前那種勢如破竹的勢頭。

    一步步打得艱難。

    豫王亂臣賊子的惡名也傳遍了大江南北,大祁的百姓個個憤慨,怨聲載道,全都大罵豫王不義,遲早被朝廷剿滅。

    六月三十日,顧澤之率一萬西疆軍東進,從豫州西境殺入,短短幾天就一舉拿下了豫西的靈川城,還繳獲了豫王剛剛纔讓人製好的一萬把複合弓。

    豫王聞訊大驚失色,失手砸了手上的茶盅。

    “砰!”

    滾燙的茶水與碎瓷片在地上四濺開來,一片狼藉……

    作者有話要說: 又來空手套白狼了~,,,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