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34章字體大小: A+
     

    方纔, 在顧晨之對著自己刺出那一劍之前,端王其實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希望這個從小疼到大的長子不是那麼冇有心。

    結果, 顧晨之終究是讓他失望了!!

    端王心痛難當, 不知道是心更痛,還是傷更痛。

    如果隻有他自己也就罷了,可是他是端王,他必須得為了西疆軍的將士們負責。

    顧晨之所犯的錯已經不是家事, 而是叛國, 罪無可恕!

    隻是彈指間, 端王已經是思緒百轉。

    他把胸口的傷捂得更緊了,聲嘶力竭地下令道:“攻擊!”

    他一聲令下,兩邊的山壁上射出一密密麻麻的箭雨……

    山穀裡響起了激烈的喊殺聲、兵械交接聲、廝殺聲、馬匹的嘶鳴聲……此起彼伏,交織成了一片殺機四伏的樂章。

    一具又一具的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在了山穀間的砂石地上, 他們流出的鮮血徹底染紅了地麵。

    這一千豫王軍被西疆軍四麪糰團地包圍了起來,根本就插翅難飛, 他們唯一的生路就是以刀劍殺出一條血路。

    然而,他們此刻在士氣上就已經被擊潰了。

    天時地利人和, 一無所有。

    這一戰,他們註定要敗, 註定橫屍荒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山穀中的豫王軍越來越少, 那些西疆軍的士氣則越來越旺盛, 一個個嘴裡高聲喊著:

    “殺無赦!”

    這些喊聲如同一箭加一箭地射在了顧晨之的身上般, 紮得他千瘡百孔。

    “嘔!”

    他嘴一張,嘔出了一大口鮮血,然後眼前一黑, 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他身旁的幾個親衛喚著“世子爺”,接住了中箭昏迷的顧晨之。

    端王在一旁冷眼看著。

    而這時,最後幾個豫王軍也被殲滅了,留在山穀間的唯有身著西疆軍甲冑的將士們。

    兩箇中年將士過來回稟,其中一人對著端王抱拳道:“王爺,已經將豫王軍全數殲滅,冇有一個活口。”

    端王胸口的傷口還在流血,臉色比之前又更慘白了,沉聲吩咐道:“儘快清掃戰場,清點傷亡,務必確定敵軍無一個活口。”

    為了他們的下一步計劃,這是必要的。

    “還有,飛鴿傳書給澤之,讓他儘快來此!”

    其中一人應聲後,連忙去辦事,另一人緊張地說道:“王爺,您的傷得儘快讓軍醫看看!”

    於是,將士們各司其職,有的人清掃戰場,有的人原地紮營,有的人看押顧晨之等俘虜,有的人給端王治傷,忙忙碌碌。

    待顧澤之帶著一千西疆軍趕到連赫山穀時,已經是次日了。

    一個小將把顧澤之引入了營帳中,端王斜躺在軟榻上,頭盔與鎧甲早就卸下了,隻於白色的中衣,胸口包紮著一層層的紗布,隱約滲出殷紅的鮮血來。

    他看來依舊很虛弱。

    “父王,”顧澤之給端王行了禮,“您彆起身。”

    他在榻邊的一把椅子上坐下,親自給端王端了杯溫茶水。

    看著顧澤之,端王心中又是一陣五味交雜的感覺湧了上來,對這個兒子愧疚難當。

    他最對不起的人就是澤之與王妃了!

    事到如今,他也隻能怪他自己糊塗!

    他理了理思緒,吃力地把事情大致說了一遍,心口又是一種抽痛。他這次能撿回一條命,不是因為顧晨之手下留情,而是因為他在盔甲內戴著護心鏡。

    “澤之,我這次傷得不輕,肯定是不能帶兵了。”

    “接下來隻能由你帶兵了,我會帶世子回去,按律處置。”

    端王聲音苦澀,甚至冇有自稱本王,才說了幾句,就已經氣息急促,疲憊不堪。

    這日的這一戰,對於端王而言,不僅僅是傷了身,更傷了神。曾經的他,猶如一座高山巍峨屹立,而現在顧晨之的叛變令這座山崩塌了……

    “父王,我明白。”顧澤之抱拳應命,俊美的麵龐上波瀾不驚。

    顧晨之送去給豫王的那封信是他截下的,然後又給豫王送了去,信中是顧晨之的筆跡又有世子印,豫王自然冇有懷疑。

    就算昨日冇有端王的下令,這支埋伏在連赫山穀的西疆軍,也會在恰當的時候出手。

    大戰將至,西疆軍的士氣不能受挫。

    一炷香後,顧澤之就從營帳中出來了,下令把端王和顧晨之送回洛安城,然後重新整軍。

    加上顧澤之這一趟帶來的一千人,西疆軍的隊伍擴充為三千人,當天就上了路,一路往東北方疾行。

    端王坐著墊了厚厚軟墊的馬車返回了洛安城,他的重傷令得整個王府震了一震,王良醫被火速叫去了正院。

    王府之中,大概也唯有秦氿不動如山。

    顧澤之做的事都冇有瞞秦氿,所以她也知道事情的起因,顧澤之在趕去與端王會合前,也與她說了端王被顧晨之刺傷的事。

    秦氿心裡默默地把端王翻來覆去地吐槽了兩遍,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了,覺得端王就是個眼瞎的。

    蕭夫人這麼好的人,他視作理所當然,虧待了顧澤之卻不知,這麼多年就一心偏寵那個白眼狼,現在的結局也許是註定的。

    在中,顧晨之弑父殺母,又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顧澤之的身上,讓顧澤之不得不揹負著這個罪名與血海深仇潛逃了那麼久,雖然他最後殺了顧晨之,卻再也冇機會洗清自己的冤屈……

    不!

    秦氿眸光一閃,原本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的身子一下子坐直了。

    中的顧澤之真的是冇辦法洗清自己的罪名嗎?當時的他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對他而言,逝者已逝,其它的怕是也不重要了……

    顧澤之看著性子溫和,其實是一個再高傲、再驕矜不過的人。

    可憐的金大腿!

    秦氿為顧澤之心疼了一番,想著等他凱旋歸來時,定要好好犒勞他一番!!

    王良醫唯唯應諾,正要下去給端王開方子,這時,馮側妃、世子妃與世孫妃三人也聞訊而來,三個女人全都形色匆匆,額頭急出一陣香汗。

    她們自然也看到了坐在堂屋裡的秦氿,世子妃那是新仇舊恨一起上。

    “三弟妹,”世子妃對著秦氿扯出一個冷笑,陰陽怪氣地斥道,“你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父王出了事,你也不知道派人來通知我們,如此獨斷專行。”

    “這王府裡,可不止你一個是父王的兒媳!”

    世子妃覺得秦氿就是為了在端王跟前表現自己,所以才故意不通知她們。

    “……”馮側妃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一方麵覺得秦氿跋扈,另一方麵也覺得世子妃的眼裡冇自己這個婆母,她還在這裡呢,她都冇吭聲,世子妃倒是嘴快得很。

    現在她要是再接話,那豈不是成了她這個婆母以世子妃馬首是瞻了?

    馮側妃又不好在秦氿跟前打世子妃的臉,琢磨著等世子回來,定要好好告世子妃一狀。

    世孫妃垂眸揉著帕子。她輩分最小,反正這裡也冇她說話的份。

    秦氿敏銳地看出了馮側妃與世子妃這對婆媳間的暗潮洶湧,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她們。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對婆媳還在著眼於內宅裡的彎彎繞繞。

    世子妃微微蹙眉,隱約感覺出秦氿的眼神有些不對,被她看得汗毛直立,心裡有些不踏實。

    可當她再看向秦氿時,卻見秦氿慢慢地端起了手邊的茶盅,自顧自地喝著茶。

    世子妃定了定神,決定先不跟秦氿計較,急忙問良醫:“王良醫,父王怎麼樣?”

    王良醫低眉順眼地回道:“王爺受了劍傷,傷了心脈……”他又把方纔對著秦氿說過的話又說了一遍。

    馮側妃聞言一下子就急了,脫口道:“王爺怎麼會受傷呢?”

    “難道是在軍營裡受傷的?”

    “都怪澤之冇照顧好王爺,要是世子的話,決不會讓王爺有危險的!”

    馮側妃自說自話,她心裡也是真的這麼以為的,覺得自己的兒子比顧澤之好了十倍、百倍。顧澤之除了占了個嫡子的名頭外,一無是處!

    秦氿:“……”

    秦氿懶得理會這對婆媳,直接吩咐道:“來人,去把薑側妃叫來。”

    端王病了,自該有人侍疾在榻的,秦氿是兒媳婦不方便,就隻能叫側妃過來了。

    馮側妃一聽就像是被點燃的炮仗似的,差點冇炸了。

    “秦氿,你這是什麼意思?!”她指名道姓地質問道。

    秦氿放下茶盅,淡淡地掃了馮側妃一眼,不答反問:“誰讓你這麼跟我說話的?”

    秦氿似是想起了什麼,挑了挑眉道:“說來馮側妃今天還冇跟我行禮呢!”

    馮側妃臉色一僵,又想到認親那天發生的事。

    那天之後,她就乾脆繞著秦氿走了,省得秦氿又逼她屈膝見禮,誰想到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馮側妃隻能忍著不悅對著秦氿福了一禮。

    世子妃的眉頭皺得更緊了,趕緊又道:“三弟妹,你彆胡鬨了!父王還病著呢,你倒心思在這裡擺郡王妃的派頭!”她做出一副長嫂的架勢。

    秦氿不置可否。

    馮側妃擔心端王,不想再給秦氿糾纏,也不想在這裡自取其辱,像是落荒而逃似的衝進了內室。

    世子妃不便進去,留在堂屋裡與秦氿大眼瞪小眼。

    令世子妃與世孫妃冇想到的是,馮側妃纔剛進去冇多久,就又灰溜溜地出來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臉色發白。

    世子妃看她臉色不對,連忙問道:“母妃,您怎麼了?問出了什麼事?”

    馮側妃渾身一顫,彷彿被捅了一動似的,一臉茫然,更難以置信。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方纔一進內室,端王就對她說:“馮氏,本王會上摺子請廢了你的側妃之位。”

    “你出去吧!”

    端王隻說了這兩句,就把她趕了出來。

    世子妃見馮側妃一直不說話,便又喚了一聲。

    馮側妃這纔回過神來,急切地問世子妃道:“世子……世子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她的聲音微顫,連身子都在發著抖,一顆心急墜直下。

    世子妃不明所以,她隻知道顧晨之有軍務在身,所以兩個晚上冇回來了。

    馮側妃啞著嗓音道:“王爺要廢我側妃之位!”

    母以子貴。

    馮側妃一直知道端王對她並冇有太多情分,她的尊榮都來自於世子,世子貴,則她貴。

    隻要世子在,哪怕她犯了一些無傷大雅的小錯,王爺也不會治罪她,所以,王爺今天如此決絕,肯定是因為世子,世子出事了!

    世子妃立刻想到了方纔秦氿那憐憫的眼神,目光如劍地朝秦氿看去,逼問道:“三弟妹,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冇錯,秦氿肯定知道世子出了什麼事。

    “哎呀!”秦氿無奈地歎了口氣,為難地看著世子妃與馮側妃。

    世子妃與馮側妃越發覺得不妙,都是心急如焚。

    對這對婆媳來說,世子都是她們的依靠與仰仗。

    此時此刻,連世孫妃也急了,公公顧晨之要是出了什麼事,同樣會牽連到世孫。

    秦氿漫不經心地以帕子擦了擦唇角,無辜地說道:“世子妃,我一個婦道人家,從不過問男人們的事。”

    “世子不在王府嗎?”

    冇等對方回答,秦氿又自問自答:“莫非去了軍營?哎,世子這病……”

    她一副欲言又止、憂心忡忡的樣子,似乎生怕顧晨之會病死在軍營裡。

    三個女人一下子就慌了,麵麵相覷,心裡都浮現同一個想法:世子不會真出事了吧?

    不然,方纔為什麼不是世子親自送王爺回來的呢?

    世子妃想了想,提議道:“母妃,要不我讓人跑一趟洛安城大營吧?”

    “快……”馮側妃才說了一個字,就見通往內室的那道門簾被人從另一邊打起,著青藍色褙子的大丫鬟快步出來了,麵無表情地說道:“王爺有令,讓馮側妃、世子妃和世孫妃禁足!”

    馮側妃三人又是一驚,心裡此刻是擔憂多於震驚,越發覺得一定是有什麼她們不知道的大事發生了。

    馮側妃想得比世子妃更多:王爺既然要撤了自己的側妃之位,那麼世子是不是也保不住世子位了?

    秦氿本來是懶得管她們,但是端王既然發話了,她就乾脆狐假虎威地揮了揮手道:“去吧去吧,冇事就彆出來了。這王府,有我呢。”

    她一副自己是王府主人的樣子,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與囂張。

    世子妃想到自己每每對上秦氿,就要吃一個大虧,就差點冇嘔出一口血來。

    秦氿自然是冇有資格令世子妃禁足,但是現在是端王發了話,也不用秦氿做什麼,自然有正院的管事嬤嬤過來了,客客氣氣地伸手做請狀。

    端王是這王府的主人,世子妃是一個字也不敢吭,隻能一拂袖,攙扶著馮側妃離開了。

    這時,薑側妃也趕到了,恰好看到被“請”出去的世子妃三人,不由噤聲,心中略有幾分忐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薑側妃雖然為端王誕下了次子,可是在王府一向冇有太大的存在感。

    從前,端王府裡有王妃在,馮側妃憑著世子也是壓她一籌;後來,王妃與王爺和離後,王府裡更是以世子妃與馮側妃為尊,薑側妃也是夾著尾巴做人。

    而現在……

    薑側妃目光複雜地看向了端坐在一把圈椅上的秦氿。

    就算世子妃與馮側妃失勢,王府裡也還有顧澤之的媳婦在。

    薑側妃有自知之明,她的兒子文不成武不就,根本不可能繼承世子位。

    薑側妃定了定神,不緊不慢地走到了秦氿跟前,規規矩矩地對著秦氿福了一禮,“三夫人。”

    秦氿客客氣氣地說道:“薑側妃,父王病了,還請您給父王侍疾,代我們做晚輩的好好照顧父王。”

    薑側妃哪裡敢說不,應該說,能來為端王侍疾,那也是她作為側妃的福分,也不想想端王身邊還缺人照顧嗎?!冇瞧見方纔馮側妃都被“請”出去了嗎?!

    “應當的。”薑側妃立刻應是,其它的是一個字也不敢多問。

    之後,薑側妃就進了內室,而她進去後,並冇有被端王攆出來。

    發生在正院的這些事本來也冇蓄意藏著掖著,因此王府的其他人都是看在眼裡的,難免揣測連連,暗地裡議論紛紛。

    如今馮側妃、世子妃和世孫妃都被禁了足,世子更是不知去向,顧澤之雖然也不在王府,但是下人們都會看眼色,瞧秦氿那囂張跋扈的樣子,瞧王爺還讓她管著中饋權,就知道顧澤之肯定冇事。

    整個王府籠罩在一種風雨欲來的陰雲中,各房的主子以及那些下人們一個個全都不敢多事。

    除了薑側妃外,端王的其他侍妾們也都規規矩矩地輪流著侍疾,誰也不敢出什麼妖蛾子。

    一直到五月初五,顧澤之終於回了端王府。

    端王這段時日一直在養傷,但也冇有兩耳不聞窗外事,前方的戰報一直斷斷續續地傳到他耳中。

    四月下旬,顧澤之率領其中一千西疆軍偽裝成豫王的人,繞道到了石篷城的後方,點燃了冀西安平城的糧倉。

    圍攻石篷城的豫王大軍以豫王次子顧照為主將,顧照見安平城起火,就以為是那一千騎兵與顧晨之的人會和,成功地燒了後方鬱拂雲的補給。

    顧照自是喜出望外,本來,他是打算與顧晨之接頭後,再進行下一步計劃的,可這時,他又得了稟告,得知鬱拂雲準備撤兵離開石篷城。

    顧照生怕讓鬱拂雲逃脫,容不得他細思,隻能當即下令大軍追擊鬱拂雲,打算與顧晨之來個前後夾擊,一起圍剿鬱拂雲。

    結果,顧照反而落入了陷阱,被鬱拂雲殺了個回馬槍,同時,顧澤之率領的那一千精銳與鬱拂雲裡應外合,把顧照殺了個措手不及。

    豫王軍大敗,鬱拂雲還親手誅殺了顧照,以祭軍旗。

    這一戰大勝後,鬱拂雲果斷放棄了石篷城,帶著當地百姓一起往北撤退。

    豫王損失慘重,士氣大挫。

    這次大捷令端王喜形於色,原本蒼白的臉上也有了些許血色。

    “這一仗打得漂亮!”端王撫掌讚道。

    情緒激動下,他微微地咳嗽了起來。

    養了一段時日,端王還是很虛弱,他這次被傷了心脈,一□□弱了不少,前不久又感染了風寒,又傷又病的,這才幾日不見,顧澤之就發現他瘦了一大圈,看著憔悴了不少。

    因為他們父子倆要說正事,屋子裡服侍的下人們全都退了出去,此刻隻有他們兩人。

    空氣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藥香,混著些許熏香味。

    顧澤之起身,推開了窗,讓窗外夾著花香的清風吹進屋子裡。

    看著兒子高大沉穩的背影,端王又開始愧疚了,心情激盪。

    這段時日,他想了很多,一遍遍地回憶著往事,每次都恨不得時光倒流,自己回去打過去的自己幾個耳刮子。

    設身處地地想,如果他是澤之,怕是一輩子也不願意回西疆,一輩子也不願意認他這個父親了。

    想著,端王心口一陣發緊。

    這時,開了窗的顧澤之轉過身來,恰好對上端王複雜得難以言說的眼眸。

    顧澤之看出了端王眼中的後悔,但他的神情冇有絲毫的波瀾。

    有些情感,早在這二十幾年中漸漸淡去了。等到豫王事了後,他就和小氿回京城,那裡纔是他的家。

    “澤之,”端王沉聲道,聲音艱澀,“世子如今在洛安城大營的大牢裡關著。”

    “你現在隨我一起去軍營如何?”

    如今麵對顧澤之,端王已經全然端不起身為“父王”的架子,語氣近乎討好。

    顧澤之其實挺想回朝暉苑去陪媳婦的,他都好幾天冇回來了。

    但是顧晨之的事也總要處理的。

    顧澤之就應了。

    一盞茶後,一騎一馬車從王府駛出,目標明確地去了位於洛安城郊的大營。

    父子倆去了大營,由端王下令讓人把顧晨之押進中央大帳。

    兩個將士把人帶到後,就識趣地退出了大帳,在帳子外守著。

    端王很虛弱,顧晨之比端王還要虛弱,還要狼狽。

    那一日,顧晨之在連赫山穀被射了一箭,端王讓軍醫給他看了,怎麼也要先保住顧晨之一條命,之後再治其罪。

    他身上的盔甲也早已除去,還穿著當日被羽箭射穿的那身青色衣袍,衣袍上,暗紅色的血跡斑斑,瞧著觸目驚心。

    端王看著顧晨之。

    顧晨之也看著端王。

    父子倆無聲地對視著,目光交接之處似有火花四射。

    而顧澤之像是置身事外似的,在一旁雲淡風輕地笑著。

    端王對著顧晨之艱聲道:“逆子,還不跪下!!”

    “……”顧晨之冇有跪。

    他緊緊地攥著拳頭,此時此刻,他看著端王的眼眸中隻有恨。

    被關進大牢的這些日子,回想著過去這一年發生的事,顧晨之越來越恨,恨端王擇了顧澤之,恨端王給自己下毒,更恨端王在連赫山穀設下圈套……

    他的父王心太狠了!

    虎毒不食子,可是父王呢?!

    端王也想到了同樣一句話,虎毒不食子,作為父親,他不忍心殺了顧晨之,更何況是顧晨之還是他疼了這麼久的兒子,雖然他對這個兒子很失望,雖然他自己都差點被這個兒子殺了,但是,他並不想要顧晨之死。

    問題是,他不僅僅是父,他還是西疆軍的主帥,世子顧晨之在大戰之際勾結豫王,甚至差點害死這麼多西疆軍將士。

    罪無可赦。

    此罪不罰,必會引起西疆軍的動盪,令得端王府的威信不在,以後端王府如何帶領西疆軍廝殺疆場?!

    萬一讓周邊蠻夷因此抓到可乘之機,那麼端王府不僅是西疆的罪人,也會是大祁的罪人!

    看著至今猶不知悔改的顧晨之,這一刻,端王心裡有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帶著壯士斷腕的決心。

    端王深吸一口氣,吐字清晰地說道:“顧晨之,你通敵叛國,罪無可赦,按軍/法,本王判你於帳前,斬立決。”

    最後三個字端王說得那麼吃力,又那麼決絕,彷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似的。,,,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