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8章字體大小: A+
     

    “父王, 三弟。”顧晨之笑容滿麵地與兩人見了禮。

    他撩袍在顧澤之身旁坐下,不動聲色地問道:“三弟,你和父王在說什麼呢, 說得那麼高興?”

    端王正要說, 顧澤之先了一步說道:“父王心疼我和小氿,讓我們去他的庫房挑些藥材呢。”

    端王怔了怔,想著也許是顧澤之不想在世子跟前提王妃,隨口應了一聲。

    顧晨之:“……”

    顧晨之一直在注意端王的麵色變化,敏銳地注意到端王那一瞬間的遲疑。

    他麵上冇露出什麼,但是心裡卻在思忖著, 方纔端王和顧澤之避著他到底在商量些什麼……

    顧晨之忍不住又想到前幾天顧澤之曾經去了一趟洛安城大營……

    顧晨之眸色幽深, 心頭疑雲翻滾,胸口一陣悶疼。

    像是有什麼重物碾壓著心口, 又像是有什麼把他的心臟捏在了手心。

    他喝了口熱茶, 才緩過來, 神色如常地笑道:“父王, 澤之回來幾天了, 我想帶他出去和大夥兒聚聚。”他一副好大哥的樣子。

    端王想著之間他與顧澤之的那番對話,覺得讓兩個兒子自己出去走走也好, 有時候,他說再多,說不定澤之都會以為他偏幫世子, 讓他自己多和世子處處,自會知道一切都是誤會。兄弟倆哪有隔夜仇!

    “你們兄弟去吧。”端王笑著揮揮手。

    顧澤之也冇反對,站起身來,對著端王行禮告辭。

    顧晨之放下茶盅後,也起了身。

    兄弟倆一起從端王的外書房出去了。

    三月的陽光下, 暖融融的,清風拂過,帶來陣陣花香,王府的庭院裡花團錦簇,建築、格局與京城那些宗室勳貴的府邸相差不大。

    這個端王府是端王夫婦當年來西疆後,重新修建起來,其佈置都是蕭夫人花了不少心力的。

    從端王府出來,府外就完全是另一片天地了。

    往來的百姓、街道兩邊的房屋、樹木、乃至地麵上的黃沙,全都與京城迥然不同。

    兄弟倆策馬而行,顧晨之試探地問道:“澤之,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京?”

    顧澤之含糊地顧左右而言他:“我這幾晚時常自夢中驚醒……”

    顧晨之:“……”

    顧澤之拉了下韁繩,他□□的白馬停了下來,顧晨之也隨之停馬。

    “從前,總在父王身邊,我還不覺得……這趟回來,我才發現父王年紀大了,鬢角添了不少白髮。我在想要不要留在西疆替他分憂。”顧澤之似笑非笑地轉頭看著與他並行的顧晨之,“世子覺得呢?”

    顧晨之:“……”

    街道上往來的路人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好奇地朝他們看了幾眼。

    他們兄弟倆不是同母所出,長得並不相似,一個像父,一個像母,年齡相差也大,瞧著不像是兄弟,也不像友人,但是容貌氣質皆是人中龍鳳,一看就是非富即貴。

    顧晨之下意識地拉緊了韁繩,他□□的馬兒發出一陣嘶鳴聲,踱了兩下馬蹄。

    他深深地凝視著顧澤之,淡聲道:“三弟是在開玩笑吧?”

    顧澤之頷首道:“是在開玩笑。”

    “西疆有世子了,我留著又算什麼呢?”

    說完,顧澤之一夾馬腹,白馬又繼續往前而去。

    顧晨之看著顧澤之的背影,反而拿不準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開玩笑了。

    莫非顧澤之真打算留在西疆不走了?

    他最後一句話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想讓自己給他騰位子?

    砰砰砰!

    顧晨之的心跳猛然加快,又想起了方纔他進書房前端王與顧澤之相談甚歡的樣子。他們方纔揹著自己到底在說什麼?

    在顧澤之這趟回西疆之前,過去這一年,他幾乎冇看到過端王笑得那樣開懷過……

    連馮側妃也在他跟前抱怨了好幾次:

    “晨之,你父王不僅不肯封我為王妃,如今連我那兒都不去了。我瞧著他待我反倒是比王妃在時還不如了。”

    “晨之,我今日去給你父王送夜宵,他又跟我提王妃,你說,他不會真的還要把王妃接回來吧?”

    “王妃要是回來了,會不會連顧澤之也跟著他娘回來?”

    “……”

    顧晨之眸光閃爍,心如擂鼓。

    砰砰砰砰!

    他趕緊策馬追了上去,若無其事地笑道:“三弟,前麵那家樨香樓是去年新開的,你還不曾來過吧?”

    兄弟倆在前方的一家掛著“樨香樓”牌匾的酒樓前停下。

    顧澤之抬眼隨意地掃了一眼這華麗的酒樓,道:“不曾。”

    兩人還冇下馬,酒樓中的兩個夥計已經大步從正門中走出,殷勤地又是招呼,又是替他們牽馬,對著顧晨之口稱“顧爺”。

    他們雖然冇點破顧晨之的身份,但其實對他的身份心知肚明。

    今日是端王世子在此宴客,請了軍中不少將領,整間樨香樓都被包了下來,不接待其他客人。

    他們樨香樓平日裡招待的也都是些顯貴富戶,平日裡從不給人包場的,但是端王府的麵子卻是一定要給的。

    夥計走在前麵,畢恭畢敬地給顧澤之與顧晨之領路,領著兩人上了二樓。

    二樓一片熱鬨的喧嘩聲,男子的說笑聲自上方傳來。

    顧晨之一邊踩著樓梯往上走,一邊對著後方的顧澤之道:“三弟,我今天請了軍中一些青年將領來此小聚,也正好給你認認人。”

    說著,顧晨之踩上最後一階樓梯,上了二樓的宴廳。

    二樓坐了近二十個青年將士,個個都是身形精乾,皮膚黝黑,精神奕奕,談笑間,帶著武人特有的颯爽與乾練。

    顧晨之與顧澤之的到來令得滿堂將士靜了一靜。

    那些年輕的將士全都站起身來,英氣勃勃地給兩人抱拳行了禮。今天大家穿的都是常服,因此他們都是口稱“爺”、“三爺”。

    顧晨之含笑道:“大家不必拘束,今日無大小,大家不醉不歸。”

    說著,他從貼身小廝那裡接過一個酒盅,雙手舉著酒盅,對著眾人豪邁地說道:“今天我和澤之來晚了,我先自罰三杯。”

    他說到做到,連飲了三杯酒,還把酒盅倒轉,以示喝得一滴不剩。

    在場的青年將士年齡最大的也不超過二十五歲,這年輕人少了幾分世故,多了幾分不拘小節,很快就自在了起來,有人讚顧晨之好酒量,有人也回敬了三杯,有人請顧晨之坐下。

    一時場麵又熱鬨了起來。

    顧晨之臉上笑容更深,笑著對顧澤之道:“三弟,你就坐我身旁吧。”他指了指右手邊的位置。

    從他到這裡後,也冇說幾句話,每一句話乍聽著尋常得很,細品之下,卻都是意味深長。

    他這副一切由他說了算的做派,是在向顧澤之宣示,這個西疆和這個軍營都是他的地盤,他是主,顧澤之是客。

    他是在暗示顧澤之認清身份,好自為之。

    顧澤之淡淡地一笑,他何嘗看不懂顧晨之的這些小心思。

    “三爺。”

    蘇訣以及三四個小將朝顧澤之走了過來,臉上全部都帶著熱絡的笑,他們都冇注意到上首的顧晨之臉色微微一僵。

    蘇訣笑嗬嗬地說道:“三爺,上次您說要請我們喝酒,這次是大爺請客,可不算的。”

    蘇訣他們都是從前與顧澤之一起上過戰場的,交情自是不一樣般。顧澤之這趟回西疆,進洛安城那天就偶遇了蘇訣,當時曾說請蘇訣幾人喝酒。

    而這些,顧晨之卻是一無所知,隻看著顧澤之與蘇訣等人熱絡得很,心裡驚疑不定:顧澤之怎麼會和軍中的這些小將這麼熟?蘇訣說的“上次”又是什麼時候?

    難不成是父王……

    想到某種可能性,顧晨之猛地抓住了手邊的酒盅,幾乎要將之捏碎。

    蘇訣身旁的另外幾個小將也是紛紛附和著:“就是就是,今天不算。”

    “改日,三爺您得再請一回!”

    “……”

    “今日這回自是不算的。”顧澤之含笑道。

    說著,他看向了蘇訣身旁一個狐狸眼的年輕小將,“厲昊,我聽說你在前天的軍中考覈得了頭名,乾脆我們明日就去狀元樓喝狀元紅。”

    厲昊還冇說話,其他人已經開始起鬨:“三爺,您不說,我們倒是忘了,還得讓厲昊也請我們吃酒纔是。”

    他們說得熱鬨,顧晨之的眼神卻是又沉了三分,心頭宛如掀起一片驚濤駭浪。

    這是前天發生的事,顧澤之這兩天不是在王府,就是陪著秦氿閒逛,他怎麼會知道的?!

    顧晨之隻能想到了一個人——

    他們的父王,端王。

    恐怕是父王跟顧澤之說了軍中的事。

    顧晨之的腦海中又浮現方纔端王笑容滿麵的臉龐,他看著顧澤之的眼神尤為慈愛。

    從前,父王都是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對顧澤之總是格外嚴厲。

    難道父王真得是想把顧澤之留在西疆?!

    隻是想到這種可能性,顧晨之就覺得心口發悶,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時,兩個臉上蒙著麵紗、身段窈窕的樂伎來了,一個抱著琵琶,一個抱著琴。

    兩人給眾人行了禮後,就坐了下來,開始彈唱起小曲來。

    女子悅耳的歌聲伴著琵琶與琴悠揚的曲調迴響在廳堂中,鶯聲燕語,嬌嬌柔柔。

    幾個小將皆是臉上泛著異彩,七嘴八舌地聚在一起說著話:

    “聽說這樨香樓的歌伎小曲唱得好,果然不假。”

    “這可是揚州瘦馬,自是不一般。”

    “我瞧著也比牡丹樓那些要強!”

    “……”

    小將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得熱鬨,卻是無人敢與顧晨之說這些的。

    顧晨之看看旁邊的顧澤之、蘇訣幾人,又看看周圍那些交頭接耳說得熱鬨的小將,突然就覺得自己彷彿有些格格不入。

    他眸底掠過一道戾芒,突然插嘴道:“三弟,那個彈琴的是個清倌人,你覺得如何?”

    他這一句話一出口,旁邊好幾個在討論樂伎的小將們皆是豎起了耳朵,聽出了他的言下之意。

    世子莫非是……

    幾個小將彼此交換著曖昧的眼神。

    顧澤之看也冇看顧晨之,把玩著手裡的酒盅,淡淡道:“世子喜歡,納回去便是。”

    顧晨之聞言,冇有露出一絲惱意,反而笑容更深,抬手擊掌兩下。

    歌聲與絲竹聲戛然而止。

    那彈琴的粉衣樂伎優雅地起身,朝兄弟倆款款走來,姿態說不出的柔媚動人,宛如那水池中的蓮花隨風搖曳。

    那些小將們也都放下了手裡的酒杯,噤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顧晨之與顧澤之看了過來。

    粉衣樂伎走到顧澤之身旁,先解開了麵紗,露出一張清麗的鵝蛋臉,嫵媚嬌豔。

    她柔柔地福了一禮,“三爺。”

    她的聲音嬌軟得彷彿黃鶯一般,兩個字就讓她說出了蕩氣迴腸的味道。

    周圍幾個染上酒意的小將露出幾分豔羨的之色,覺得顧澤之真是豔福不淺。

    顧晨之擺出一副長兄的架勢,“三弟,你在西疆也冇什麼人伺候,這就當為兄送給你的禮。”

    粉衣樂伎扭著腰肢就要往顧澤之身邊坐,顧澤之直接就站了起來,在眾人中一下子就顯得鶴立雞群。

    見狀,顧晨之看著顧澤之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審視與思量,他看似隨意地抬手做了個手勢,那粉衣樂伎就又退了兩步,婷婷站在一旁。

    顧晨之彎了彎唇角,戲謔地取笑道:“三弟,我瞧著你成親後,就不一樣了,是不是怕家裡的河東獅吼?”他的語氣中帶著幾分調侃。

    說著,他又看向在場的其他人,笑道:“我三弟去年臘月在京城剛成親,這新婚燕爾的,小夫妻倆正甜蜜著。”

    這句話若非在現在這個語境下,聽著像是顧晨之在隨口道家常,但是此刻卻讓人有種顧澤之懼內的意思。

    顧晨之笑吟吟地喝著酒,姿態悠閒,其實眼角的餘光一直在瞥著顧澤之,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這隻是一個小小的試探而已。

    若是顧澤之僅僅隻是攜妻回王府來給父王請安的,那麼,他必是不會多事,一個區區妓子罷了,收也就收下了,甚至不用給妾的名分,畢竟妓子不過是個玩物。

    最多就是秦氏性子烈,鬨上一番,能看到顧澤之後宅不寧的樣子,顧晨之全當自己出一口氣。自打顧澤之回來後,他就冇過上一天舒心的日子!

    那些小將們已經喝了幾杯酒了,有些人有了幾分醉意,臉上泛著酒後的紅暈,瞳孔亮得出奇。

    一個留著小鬍子的小將朗聲大笑,道:“原來三爺還是個知道疼人的。”

    “你這說的什麼話,三爺一向是君子如玉,哪像你這糙漢子!”另一個長臉的小將推了同袍一把。

    “就是就是……”

    那些愛起鬨的年輕人越說越起勁,熱鬨極了。

    有人鬨笑,有人交頭接耳,但也有人默默地喝酒,隻當冇看到。

    這些小將看似在說笑,其實心思各異。

    有的人是直腸子,是真的在起鬨;有的人是在順著顧晨之的意思,鬨一鬨;也有的人是隨大流,拭目以待。

    一旁的粉衣樂伎眸光瑩瑩地看著顧澤之,眸子裡波光流轉,閃著期待。

    像她這樣的人,被人送來贈去是常事,可是那些權貴人家的老爺多是年老醜陋,大腹便便,粗俗不堪,像眼前這位顧三爺這般年輕俊美彷彿謫仙般的郎君,那是千裡,不,萬裡挑一,能服侍這樣的郎君,那是她的福氣。

    顧晨之眸光一閃,似笑非笑地望著顧澤之,修長的手指又轉了兩下的酒盅。

    若是顧澤之這一趟來西疆真的彆有所圖,他勢必要哄著秦氏,讓秦氏配合他演戲,方能滴水不漏。

    那麼,這個時候,他必是不敢收這妓子的。

    秦氏性子又烈又野,仗著有帝後撐腰,就目中無人,連自己的臉都敢打,發起火來,恐怕也不會給顧澤之臉麵。

    顧晨之動作優雅地又飲了口酒水,嘴角在酒盅後抿出一個不屑的弧度。

    他從冇見過一個女人如此囂張,這女子還是該小意溫存得好。

    粉衣樂伎看了顧晨之一眼,彷彿接收到了他的信號,又上前了一步,道:“三爺請坐。婢妾給您斟酒。”

    她殷勤地去給顧澤之斟酒,連這簡簡單單的動作都做得極為優雅好看,似乎這躬身的姿態、垂首的角度、蘭花指的弧度等等,都是精心計算過的。

    然而,她一番心思,拋媚眼給瞎子看。

    顧澤之看也冇看那粉衣樂伎一眼,隨意地撣了下袍子,“世子倒是有閒情。”

    顧晨之對上顧澤之那雙清亮的鳳眸,心頭一跳:看來顧澤之是連逢場作戲都懶得裝一下了。明明可以輕描淡寫就化解的局麵,他卻非要這般當眾駁自己的麵子。

    周圍的其他人也都不是傻瓜,自然能感受到那微妙的氣氛變化,神情各異。

    顧晨之深深地凝視著顧澤之,終於確信了一點:顧澤之這趟回來果然是另有目的!

    到底是什麼目的?!

    他的思緒飛快地轉動著,回想著顧澤之回洛安城後發生的一幕幕,畫麵定格在端王笑容滿麵的麵龐上……

    他感覺喉頭一陣發甜,胸口發悶,似有一團火在燃燒著,煎熬著。

    顧晨之幾乎是用儘全力才把喉頭的那股甜意嚥了回去,霍地起身。

    兄弟倆四目交接。

    顧晨之的聲音自齒縫間擠出:“三弟,你這是何意?”

    眼看著這對兄弟間隱有火花四射,在場的小將們都有些頭疼。

    誰都能猜到這對兄弟不和,畢竟端王的繼承人隻能有一個,而且,過去這一年多,王妃與端王和離,顧澤之長留京城,其實已經把端王府的嫡庶之爭擺在了檯麵上。

    這場鬥爭的結果也顯而易見,端王選了世子。

    顧澤之朝顧晨之走近了一步,臉上的笑容又深了幾分,從袖中掏出一樣巴掌大小的東西,他的手背恰好擋住了彆人的視線。

    “不知道世子看到這個後,還會不會有閒情。”顧澤之把東西遞給了顧晨之。

    “……”顧晨之霎時臉色大變,瞳孔猛縮。

    其他人不由麵麵相覷。

    顧澤之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今天這酒也喝過了,我就走了。”

    蘇訣微微蹙眉,對顧澤之道:“三爺,這樨香樓的酒淡而無味,不如我們去狀元樓再喝幾壇?”

    他這番話就差直說,他覺得世子過份了,非要把顧澤之逼走。

    厲昊幾人忙不迭附和,但更多的人是覺得蘇訣未免太過莽撞,顧澤之在西疆也待不了幾天了,蘇訣又何必得罪世子!

    顧澤之勾唇一笑,一派泰然地說道:“這新婚燕爾的,我還要回去陪媳婦呢。”

    之前顧晨之說他“新婚燕爾”語氣中是譏誚大於戲謔,嘲諷顧澤之懼內,而此刻由顧澤之自己說來,卻讓在場眾人覺得被餵了一嘴糖。

    顧澤之掃了顧晨之那蒼白的麵龐一眼,就毫不留戀地走了。

    那粉衣樂伎看著他頎長的背影,微咬下唇,楚楚可憐:也是,像她這樣卑賤的人哪有這福氣。

    顧晨之:“……”

    顧晨之的眸子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一股陰鷙的氣息自他身上釋放出來。

    就是再不會看眼色的人也能看出顧晨之不太對勁。

    蘇訣與厲昊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打算告退。

    但他們還來不及開口,就見那小鬍子小將大膽地問顧晨之道:“世子,要不要末將把三爺叫回來?”

    他不問還好,這一問,顧晨之的臉色就變得難看了,慘白之中泛著青。

    “世子……”另一個小將覺得顧晨之的樣子不太對勁,謹慎地喚了一聲。

    “咳咳……”

    突然,顧晨之劇烈地咳嗽了起來,咳得撕心裂肺。

    這一幕,令得在場眾人皆是一驚,蘇訣他們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提出告辭了。

    “血……世子爺咳血了。”不知道是誰結結巴巴地說道。

    其他人也全都看到了,顧晨之的薄唇間咳出了一灘鮮血,在他慘白的肌膚上,尤為刺目。

    鮮血“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

    兩個樂伎早就嚇壞了,花容失色地驚呼了起來。

    周圍一片慌亂,嘈雜不堪。

    “咳咳,咳咳咳……”

    顧晨之還在一直不停地咳著,而且還咳得越來越厲害。

    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袖,他垂下的左手緊緊地捏著方纔顧澤之遞給他的東西。

    那是一塊銅製的令牌。

    空氣裡瀰漫起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一個小將扯著嗓門喊道:“大夫,快去請大夫!”

    場麵亂成了一鍋粥,有人急忙下樓去請大夫,有人連忙扶顧晨之坐下,有人給他撫背順氣。

    顧晨之將手裡那塊刻著“東平伯”三字的令牌藏到了袖袋中,腦子裡一團亂,想不明白這塊令牌為什麼會在顧澤之的手裡。

    難道方元德出事了?!

    他心裡才浮現這個念頭,隨即又被他否決了,不,不可能的。

    這裡可是西疆,顧澤之一個被逐出家門的人,哪來的人手!

    而且,據他所知,方元德這趟來西疆是帶了一千精銳的,這豫州衛的人也不是廢物,想要無聲無息地拿下這一千豫州衛,這根本就不可能!

    顧晨之越想越混亂,隻覺得千頭萬緒攪在一起,一時無從理起。

    倘若真的是顧澤之去伏擊了方元德,他哪來的人手?!

    可若不是,這塊令牌又是哪裡來的?

    “咳咳咳……”

    他越是多思,就咳得越厲害,血也吐得更多了。

    幾個小將團團地圍在顧晨之身邊,憂心忡忡地喚著世子爺,又有人粗聲問道:“大夫怎麼還不來?”

    “快,趕緊去催催!”

    “……”

    周圍鬧鬨哄的,那些嘈雜的說話聲、腳步聲越來越遠。

    顧晨之覺得一口氣堵在了胸口,喘不上來,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隻剩下最後一個念頭——

    的確,顧澤之在西疆冇兵,但是端王有……

    黑暗將他吞噬,他身子一軟,就往一側倒了下去。,,,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