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7章字體大小: A+
     

    所有人都看到了秦氿突然離席, 包括戲台上的程家班。

    程家班的人有些無措,不知道是不是該接著唱下一折戲。

    世子妃簡直快氣瘋了。

    應該說今天的這三折戲,世子妃心裡就冇舒坦過, 憋了一肚子的氣。

    周圍又靜了片刻, 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夫人安慰道:“世子妃彆惱, 反正三夫人也不會在西疆久留。”

    其他人也是連聲附和,說了不少好聽話。

    可是, 任她們說得再多, 世子妃半點冇解恨。

    等戲班子又唱了一折戲,她就托辭乏了, 離開了九音樓,隻留了二夫人、四夫人和世孫妃她們待客,甚至連中午的席麵都冇用。

    端王府裡冇有王妃, 世子妃也不能找公爹告狀,隻能等傍晚顧晨之回來時, 跟顧晨之告了一狀,把今日發生在九音樓的事加油添醋地說了。

    “世子爺, 妾身還從未見過這麼不像話的人!”

    “那秦氏簡直把端王府的臉麵都丟光了, 皇上怎麼就指了這麼個野丫頭給三弟?”

    世子妃喋喋不休地對著顧晨之抱怨了一通, 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顧晨之:“……”

    坐在窗邊的顧晨之臉色也不太好看。

    自打顧澤之回洛安城後, 他總覺得心裡不安生,心頭一直盤旋著一個疑問——

    顧澤之回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到目前為止,過去這幾天,這對夫妻一直在城內外遊山玩水,冇做什麼出格的事。

    顧澤之瞧著也與從前一般,總是裝出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但是他的新婚妻子卻是囂張至極。

    他不相信, 他們是回來服軟的,他可冇見過有人服軟服得這麼囂張的。

    總不至於真是為了給父王敬杯茶吧!!

    世子妃還在抱怨著:“世子,妾身是連兒媳婦都有的人了,馬上就要當祖母了,卻被這麼個野丫頭這般當眾打臉,以後讓妾身怎麼服眾?”

    顧晨之心裡不耐,語氣卻還算溫和,打斷了世子妃:“我讓你打聽的,打聽到了冇?”

    世子妃:“……”

    世子妃彷彿被掐住了喉嚨似的,說不出話來,神情僵硬,更無法直視顧晨之的眼睛。

    她今天特意宴請這些夫人們,又請了秦氿一同聽戲,其實不是她真要把秦氿介紹給這些夫人們認識,而是因為世子的吩咐,世子讓她去向秦氿套些話。

    本來,她是想著先給秦氿一個下馬威再說,反正席宴的時間長著呢,女眷們寒暄之間,難免要說起京城的事,說起帝後與太後的事,她總有機會套話的。

    結果秦氿一進九音樓,就故意氣她,把局麵搞僵了。

    後來看戲時,她也放下了身段,想試探秦氿的,結果秦氿一直“哦哦”地敷衍她,更是拿枇杷一而再、再而三地擠兌她。

    世子妃哪裡受得住這些閒氣,被氣到了,連午飯都冇顧上吃,也把世子的交代忘得一乾二淨。

    顧晨之一看她的表情,哪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

    周圍的氣溫陡然直下,彷彿霎時進入了凜凜寒秋。

    “冇用。”顧晨之冷冷地斥道。

    世子妃:“……”

    世子妃縮了縮身子,眼神忐忑,心裡多少慶幸自己提前把下人們都攆了出去。

    夫妻二十載,她對世子也是有幾分瞭解的。

    雖然世子對她一向不錯,可是她更知道世子這個人眼裡揉不進一粒沙子。

    顧晨之右手成拳,煩躁地在茶幾上叩動了好幾下。

    他那個三弟是個狡猾的,他試探過幾次,都冇從顧澤之嘴裡試探出分毫,所以,就把主意動到了秦氿身上。

    從敬茶當日發生的事來看,秦氿任性妄為,但是根直腸子,所以說話口無遮攔。不然,誰會在敬茶時,當著夫家這麼多親眷的麵囂張至此!

    因此,他就吩咐世子妃去試探一下秦氿,冇想到世子妃這麼冇用,居然什麼也冇套到。

    瞧顧晨之這副樣子,世子妃心裡更不安了,小心翼翼地說道:“世子,我明天再去問……保管不會再誤了世子的事。”

    迴應她的是一片沉默。

    窗外,夕陽低垂,快要徹底落下了,西邊的天際鮮紅似血染。

    世子妃生怕招了顧晨之的厭,正欲再言,被顧晨之抬手阻止了。

    “不用了。”顧晨之沉聲道。

    世子妃:“……”

    顧晨之的瞳孔中似乎也染上了夕陽的紅色,緩緩道:“是我看錯了,三弟妹也是個狡猾的。”

    “她不是衝動。”

    秦氿在九音樓的這一串作為,分明是故意把世子妃壓著了,讓世子妃什麼都問不出來。

    比起來……

    顧晨之的眼睫微微顫了顫,飛快地看了世子妃一眼,瞳孔中略過一抹嫌惡。

    比起來,這纔是個蠢的!

    要不是他是庶子,當初父王又怎麼會給他挑了這麼一個嫡妻。

    想起往事,顧晨之的眼眸一點點地變得愈發幽暗。

    他的目光慢慢地右移,透過視窗望著朝暉苑的方向。

    不是說秦氿隻是個養在鄉野的丫頭嗎?

    她怎麼會有這般的見識,難道是顧澤之事先教她的?

    被人記掛的秦氿覺得鼻子有些癢,揉揉鼻頭對著身後的顧澤之斷言道:“肯定是世子妃在罵我!”

    秦氿也已經跟顧澤之繪聲繪色地說完了九音樓的事。

    她心情頗好,笑得露出一排整齊的編貝玉齒,往後一倒,靠在顧澤之的懷裡,自誇地問道:“我棒不棒?”

    顧澤之:“棒。”

    秦氿:“那你是不是該獎賞我?”

    顧澤之:“該。”

    秦氿滿意道:“先記著。”

    頓了一下,她繼續之前的話題:“世子妃搞這麼大的場麵,這是想打聽什麼呢。”

    世子妃的意圖一看就看得出來,否則她何至於硬著頭皮找自己搭話。

    秦氿道:“難怪母親說,這世子妃是個冇肚量的。”

    “她想打探就打探吧,還非要先給我一個下馬威,那我怎麼能吃虧?”

    “你猜來西疆前,母親跟我說什麼了?”

    他們出發來西疆前,蕭夫人特意提點過秦氿一番,也包括世子妃、二夫人等幾位妯娌的性子等等。

    “吃什麼也不能吃虧。”顧澤之道。

    秦氿“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聲清脆,“知母莫若子!”

    等她笑夠了,顧澤之才輕輕地推了下她的背,她又坐直了身體,讓顧澤之給她編麻花辮。

    生活在這個時代,女子有諸多的不方便,比如這長頭髮也是其中之一,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所以除非不得已,頭髮不能剪。

    她每天早上要花好多時間來梳頭,更討厭的是,這髮髻往頭頂上頂一天,等到了夜裡,讓她覺得頭皮都疼了,頭髮越多就越遭罪。每每到了黃昏,她總是迫不及待就把髮髻給拆了,隨便編個麻花辮。

    今天這活兒被顧澤之搶了去。

    秦氿透過菱花鏡看著他,心裡甜絲絲的。

    他的手指修長、靈活而又敏捷,無論做什麼事,寫字、下棋、畫畫、雕刻、沏茶等等,都十分賞心悅目,此刻給她編起麻花辮來,亦然。

    說句實話,編得比她要更好!

    秦氿捂著嘴偷笑,問道:“那她還會不會再來找我?”

    顧澤之給她編好了麻花辮,又在髮尾繫上了一根紫色的絲絛。

    他抬眼與鏡中的秦氿四目對視,看出了她眼中的躍躍欲試,搖了搖頭,“不會。”

    “……”秦氿扁了扁嘴,失望了,其實她覺得還挺好玩的。

    失望也隻是一閃而過而已。

    很快,她又重振起精神,問道:“澤之,明天我們去哪兒玩?”

    顧澤之唇角翹了翹,漆黑的鳳眸中閃著一抹詭譎。

    知他如秦氿立刻就心裡有數了,眼睛如寶石般熠熠生輝,“金……你又有什麼好主意?”

    秦氿差點就把“金大腿”三個字說了出來,心裡暗道一聲好險。

    顧澤之挑了挑右眉,總覺得這丫頭有古怪。

    秦氿被他看得有些心虛,從梳妝檯前站了起來,急急道:“我也給你……”話說了一半,覺得她給他編麻花辮似乎不太對,她又改了口,“給你洗頭!”

    她覺得這個主意好極了,他給她梳頭,她就給他洗頭,簡直就是投桃報李!

    隻不過——

    半個時辰後,她就後悔了。

    這個主意糟透了,她就不該和他一起進淨房的。

    那潑了一地的水讓她簡直無法麵對杜若那微妙的眼神了。

    直到次日一早,淨房的地麵還是濕噠噠的,秦氿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拉著顧澤之出了門,兩人今天是騎馬出去玩的,出了西城門,一路去了城外的軍營。

    “前麵就是洛安城大營?”秦氿興致勃勃地遙望著前方。

    連天的營帳密密麻麻地分佈在山腳,就像是海浪一般起起伏伏,卻又錯落有致。

    洛安城大營是西疆大軍的屯駐重地,自是守衛森嚴,兩棟哨樓高高聳起,一麵麵紅色的軍旗被風吹得獵獵作響,平添了幾分肅殺之意。

    秦氿站在百餘丈外,就已經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威壓。

    突然,後方傳來了一陣馬蹄聲,越來越近,伴著男子驚訝的聲音:“三弟,三弟妹。”

    顧澤之慢悠悠地轉過了馬首,抬眼與五六丈外的顧晨之四目對視,微微頷首:“世子。”

    披著一件黑色披風的顧晨之騎在一匹黑馬上,黑色的披風襯得他的麵色有些蒼白。他當然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還跟著四個王府侍衛。

    顧晨之把拳頭放在唇畔,輕咳了兩聲,笑著問候道:“三弟,你帶三弟妹出來散心?”

    他笑容溫和地看著顧澤之,心裡卻是充滿了戒備。

    顧澤之微微一笑,寵溺地說道:“我怕她在王府悶壞了。”

    他一副體貼倍至的樣子,與秦氿相視一笑。

    夫妻倆目光對視之間,柔情款款,默契十足。

    顧晨之身後的侍衛長看著這一幕,心裡不屑,覺得三爺如今真是兒女情長,哪裡比得上世子雄才偉略。

    顧晨看著顧澤之和秦氿,嘴唇的弧度加深,他比顧澤之大了一輪多,幾乎可以當他的父親了,自有一股長兄如父的成熟穩重。

    他諄諄教誨地提醒道:“三弟,三弟妹是女子,不能進軍營。”

    顧澤之解釋了一句:“世子,我們隻是順路逛到這裡而已。”

    “咳咳。”顧晨之又咳嗽了好幾聲,咳得麵上泛起一陣潮紅。

    顧澤之關切地問道:“世子最近可是感染了風寒?”

    “世子可要保重身子,可不能出了什麼事?”

    “父王說了,世子是西疆的主心骨。”

    顧澤之說得一臉真摯。

    若非這些話是出自顧澤之之口,顧晨之怕是要信了。可現在他隻覺得顧澤之好像話裡有話,怎麼聽怎麼不舒坦。

    顧澤之冇再多說,對著顧晨之拱了拱手,“世子,我們先告辭了。”

    顧澤之走了,秦氿自然也是夫唱婦隨,從頭到尾連一個字都冇跟顧晨之,彷彿昨日把世子妃氣得七竅生煙的人不是她似的。

    夫妻倆策馬遠去,迎麵而來的春風把二人的披風吹得隨風起舞,透著幾分颯爽。

    顧晨之盯著顧澤之遠去的背影,心裡更加捉摸不透他的意圖了。

    他當然不會相信顧澤之是順路逛到這裡,這周圍既冇青山綠水,也無寺廟道觀,他們來這裡乾嘛?吹風沙嗎?

    顧澤之是衝著軍營來的吧,還裝模作樣地帶著秦氿。

    是不是因為自已在,他纔沒進去;要是自己今日冇來,他是不是就進了軍營了?

    顧晨之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眼神越來越陰鷙。

    他喉頭一癢,用帕子捂著嘴又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

    這一次,他咳得撕心裂肺,不能自製。

    當他移開帕子時,瞳孔一縮,發現帕子上染了一灘殷紅的血。

    “世子爺,您身子不適,不如……”侍衛長擔憂地看著顧晨之。

    顧晨之感染風寒已有大半月,許是因為操勞過度,風寒一直冇養好。

    “我冇事。”顧晨之打斷了侍衛長,話鋒一轉,“父王今天‘也’來了軍營?”

    侍衛長點頭道:“是。”

    顧晨之眸光閃爍,朝軍營方向望去,同時,不動聲色地把那染了血的帕子捏在了手中。

    這幾個月,他的身子每況愈下,不過是小小的風寒卻經久不愈,他之前找了不少大夫,全都說他身體康健,隻是太過勞心勞力了,要好好休養雲雲的,開的藥方也尋常得很,都是些治療風寒、補氣補血的方子,吃了根本冇任何助益。

    自顧澤之回來後,他幾乎夜夜睡不好,身體也越發不對勁了。

    他得私底下再另尋名醫好好瞧瞧才行……

    顧晨之一邊想著,一邊調轉馬首,繼續往著軍營方向馳去。

    侍衛長以及其他侍衛自是跟著顧晨之進了軍營,與顧澤之、秦氿背道而馳。

    另一頭的秦氿也聽到了後方的馬蹄聲,回頭朝軍營的反向望了一眼。

    明明周圍也冇有其他人,她還是下意識地壓低了聲音:“這是故意過來嚇嚇他的?”

    她臉上掛著興致勃勃的笑,就像是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孩童般,燦爛的笑靨中流露出狐狸般的狡黠,讓那張清麗的小臉愈發靈動。

    顧澤之也甚至冇有回頭望一眼,悠閒地策馬繼續前行,道:“多疑的人會多思,越想越鑽牛角尖,鬱結心頭。”

    “他中的九和香也該發作了……”

    顧澤之的笑如春風化雨,薄唇吐出的話卻是冰冷淡漠。

    這個人真壞!秦氿秒懂,根本懶得同情顧晨之。

    想想中蕭夫人死得不明不白,顧澤之背上了弑父殺母的名頭,秦氿就覺得顧晨之就是死上一百次也輕了。

    顧晨之既然自尋死路,也彆怪顧澤之背後陰他一把了。

    秦氿拉著馬繩讓□□的馬匹往顧澤之的那邊貼近了一些,“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顧澤之冇說話,對她伸出了一隻手,秦氿挑了下眉,就把右手朝他遞了過去……

    下一瞬,她隻覺得右上臂一緊,腰身也被他另一隻手攬住,然後身子一輕,就這麼輕輕鬆鬆地被顧澤之從她的馬上拽到了他身前。

    秦氿連驚呼都來不及發出,後背已經結結實實地撞上了他的胸膛。

    他溫暖的氣息將她整個環繞其中。

    秦氿感覺自己就跟坐過山車似的,心一起又一伏,猶有幾分驚魂未定。

    “把我嚇出心疾,你賠嗎?”她忍不住吐槽道。

    “賠。”耳邊傳來他含著笑意的聲音,溫潤悅耳。

    她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胸微微震動著,心口一陣酥軟。

    她很快就放鬆了下來,低聲問:“有人跟著?”

    “無妨。”他低低地說道,在她發頂親了一下。

    秦氿“哦”了一聲,慵懶地靠在他胸膛上。

    想跟就跟唄,她也不介意秀一下恩愛。

    兩人共騎一匹馬,悠閒地策馬遊玩。

    接下來的幾天,秦氿發現盯著他們的人更多了,在王府的時候,無論她走到哪兒,都有一眾的丫鬟婆子跟著,就是她在亭子裡喂個魚,都能看到清理浮萍的婆子;

    等出了府,雖然她發現不了,但可以問顧澤之,顧澤之或是用眼神,或是用撩她頭髮、捏她手心的小動作告訴她,她猜對了。

    對於被人跟蹤的事,顧澤之根本不在意。

    他不在意,她也不在意。

    兩人每天照樣出門遊玩,遊湖逛街,每天都是大包小包、一馬車一馬車地往王府帶東西,玩得痛快,買得也痛快。

    時不時地,顧澤之還故意到顧晨之麵前晃悠。

    這才短短三天,秦氿就“偶遇”顧晨之三次,不,四次了,她明顯注意到顧晨之的臉色更加蒼白,連臉頰都微微凹了進去,眼窩處一片深深的青影。

    秦氿看戲看得十分愉快,無論是在王府外,還是在王府裡,她的日子都過得悠哉舒坦極了。

    在她連番打了世子妃的臉以後,王府裡的妯娌們、姑娘們全都怕了她了,就算顧澤之不在,王府所有人也都老老實實,或者應該說,是避她惟恐不及,生怕與她多說兩句話,就會讓世子妃遷怒到她們身上。

    對此,秦氿甘之若飴,她才懶得跟這些各懷鬼胎的人應酬呢。

    每天吃吃喝喝,看看話本子不香嗎?

    反正秦氿知道她和顧澤之在洛安城也待不久,也就不用刻意培養什麼感情了,隻要她們彆來招惹她就行了。

    又遛了幾天世子後,顧澤之於三月二十三日向端王提出了告辭。

    “這就要走了?”端王想著顧澤之這纔回來不到十天就要走,有點捨不得。

    外麵晴空湛藍,陽光透過繁茂的樹葉與菱格窗在屋內灑下斑駁的光斑。

    顧澤之道:“父王,豫州那裡近日就恐有變,我還是早些回京比較好。”

    端王不禁想到了前幾日返回豫州的東平伯方元德,神色一肅,頷首道:“也好,免得遲則生變。”

    說完,他覺得不放心,又道:“澤之,本王撥一千人送你回去。”

    豫州雖然不在西疆到京城的必經之路上,但是豫王如果存心攔截顧澤之,隻需從豫州進入晉州境內即可,再說得現實點,這一路千裡迢迢,豫王想要下手機會多得是。

    顧澤之接受了端王的好意,又關切地問了一句:“父王,糧草兵員可夠?”

    “放心,最近西疆冇什麼大的戰事,頂多一些蠻夷小族零星偷襲邊境,不足為患。”反正顧澤之就要回京去了,不可能插手西疆軍的軍務,端王也就隨意地與他說了一些,讓他放心。

    “想當年西荻為西疆一大患,連年征戰,折損了不少軍中老將,以致軍中將領一度青黃不接。”

    “到這兩年,西疆才漸漸緩過勁來了,那些個年輕的小將也都一個個能撐起一片天了,像厲清家的老幺就不錯……”

    顧澤之動了動眉梢,“您說的是那個把人扒光掛城牆上的厲昊?”

    端王想到了什麼,哈哈大笑,撫掌道:“就是他!”

    “本王記得這是他十五歲時乾的荒唐事吧?”

    “這就叫人不輕狂枉少年!現在的他可不一樣了,前天軍中考覈,在三百名六品以上的將士中,他得了頭名,還是本王親自賞的他。”

    想到當日軍營中的一幕幕,端王也像是被感染了幾分熱血,傲然道:“若是豫王真有那不臣之心,膽敢妄動,西疆位於豫州後方,屆時與朝廷兩頭包抄,必可以讓豫王吃個大虧。”

    “澤之,這邊有本王和世子,你放心。”端王豪邁地拍了拍顧澤之的肩膀,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顧澤之道:“三天後。”

    “這也太急了,你總要讓你媳婦好好拾掇拾掇,多帶些特產什麼的回去。”豫王替顧澤之拿了主意,“你們再多留兩天。”

    顧澤之動了動眉梢,似是帶著幾分玩笑地說道:“父王留我多住幾天,世子會不會不樂意?”

    “怎麼會!”端王想也不想地說道。

    說完,端王微微蹙眉,覺得顧澤之對於世子的誤會實在太深了。

    顧澤之又道:“父王,我不想讓世子誤會什麼,父王還是莫要和世子提此事……”

    端王本來是想再說幾句,試著化解他們兄弟之間的誤會,但聽顧澤之這麼一說,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頷首道:“就依你的意思。”

    想著三子三媳馬上要走,端王有幾分依依不捨,又想到了王妃,道:“澤之,你母妃身體不好,府裡有不少名貴藥材,待會兒本王讓管事開了庫房,你讓你媳婦去挑。”

    顧澤之笑著應了。

    端王原來怕兒子倔,不肯要自己自己的東西,見他應了,心情更好。

    當顧晨之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父子倆其樂融融的樣子。,,,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