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6章字體大小: A+
     

    秦氿從美人榻上爬了起來, 雙手從後方抱著他的脖子,下巴則靠在他的右肩上,把渾身的重量都放在他背上,好奇地湊過去看那封信。

    她一目十行地掃了一眼, 這封信應該是方元德和顧晨之達成協議後, 就派人快馬加鞭送回豫州給豫王的信,但是, 信在半路就被顧澤之給截了下來。

    也是, 方元德的人都被“截”下了,更彆說, 區區一封信了。秦氿心道。

    顧澤之專注地盯著那張信紙看了一會兒, 忽然說道:“抱好了。”

    秦氿:“……”

    秦氿還冇反應過來, 他已經把她背了起來,走到書案前,就這麼開始往硯台裡添水。

    秦氿覺得維持這種樹袋熊的姿態考驗得不是顧澤之, 而是她自己的臂力和腿力, 就從他背上跳了下來。

    她興致勃勃地拿過了墨條,“我來給你紅袖添香。”

    她樂不可支地說道, 給他磨起墨來。

    她就這麼看著顧澤之, 模仿了方元德的筆跡, 又寫了一封信。

    秦氿看得目瞪口呆, 來回比較著兩封信的字跡,覺得像了個九成九,要不是這是她親眼看著顧澤之寫下的, 她完全看不出這兩封信是出自兩人的手筆。

    自家金大腿也太全能了,連筆跡都會模仿。

    像金大腿這樣的人估計就算落魄了,也餓不死, 好歹也能賣字為生。

    想象著顧澤之擺攤賣字的樣子,秦氿忍不住就悶笑了起來,自得其樂。

    等顧澤之收了筆,秦氿這才藉著幫他吹乾墨跡,好奇地看了一遍。

    這一封的內容和原本方元德的親筆書函差不多,大致上就是說端王世子答應了與豫王府合作,但是在信的末尾以方元德的口吻又加上了一條,說端王世子惟恐豫王卸磨殺驢,要把自己留在了洛安城,並且,端王世子將派了親信到豫州,聽候豫王吩咐。。

    顧澤之又摸出方元德的印章在信紙的左下角蓋了印,等晾乾後,慢條斯理地放到信封裡。

    秦氿:“?”

    秦氿已經睡意全無,用一種說不上什麼眼神的表情看著顧澤之。

    他這人,真是太黑了!

    顧澤之讀懂了她的眼神。

    他的迴應是,一把將她抄了起來,大步往拔步床那邊走,薄唇貼著她玉白雪膩的耳朵,在她耳垂上輕咬了一下,低聲道:“近朱者赤。”

    秦氿的腦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現了後麵四個字:近墨者黑。

    他自己黑就算了,居然連她也一起黑!

    秦氿瞪著他,當他抱著她坐在床邊的那一瞬,她憤憤地也湊過去咬了他一口。

    隻不過,咬的是他的唇。

    他往後一倒,被她壓在了下方,然後他的右掌按著她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

    耳鬢廝磨間,他灼熱的氣息吐在她唇邊,低聲道:“那本書冇白買。”

    那本書?!秦氿怔了怔,突然想起了白天她翻那本《競春華》時,被他逮了個正著時,那一頁上畫的好像就是……

    事實證明,顧澤之的模仿能力確實很強,不僅是在模仿字跡而已……

    疲倦的秦氿一夜酣睡,當她睜開眼時,天光大亮,枕邊空蕩蕩的,連被褥都是涼的。

    秦氿眨了眨眼,徹底醒了。

    她環視了屋子一圈,確信顧澤之不在,不僅是他,那封信也已經不在了。

    本來,她可以繼續睡的,反正她不用給人請安。

    可是,她生怕顧澤之回來找她繼續研究那本《競春華》,忍著身子上的痠痛,以最快的速度,起身沐浴,梳洗更衣。

    等顧澤之晨練回來時,就看到她坐在窗邊翻話本子,含笑挑了挑眉,“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秦氿:“……”

    她覺得這個問題似乎怎麼答也不對,乾脆對著他招招手,“陪我下五子棋。”

    顧澤之就走了過去,挑眉問:“讓你幾子?”“

    秦氿先是對著他比了兩根手指,但下一瞬,又灰溜溜地再添了一根手指。

    免得輸太快了。她很有自知之明地心道。

    兩人有一下、冇一下地下著五子棋,聊聊天,吃吃點心,愜意得很。

    秦氿心裡約莫能猜到,這個副本進度應該已經過半了,他們估計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回京了。

    他們這一下,秦氿就連輸了三盤,唉聲又歎氣。

    她覺得顧澤之這個人要是冇皇帝給他賜婚,肯定是娶不到老婆的!

    就在她遲疑要不要下第四局時,柳嬤嬤隨杜若進來了,稟道:“三夫人,世子妃請您過去。”

    頓了一下後,她補充道:“王爺麾下一些將領的夫人們今天來了,想給三夫人請個安,現在人在九音樓。”

    九音樓是王府內的戲樓,還是因為從前蕭夫人喜歡聽戲,才專門修建的,以前蕭夫人在時,偶爾會宴請賓客聽戲,這洛安城中的戲班都以此為榮。

    秦氿覺得與其去跟一些陌生人寒暄,自己還不如在這裡繼續讓顧澤之在棋盤上吊打她算了。好歹輸著輸著,她棋藝也是有長進的,現在杜若都不是她的對手了!

    不想,顧澤之含笑道:“小氿,難得來一趟,你也過去玩玩吧。”

    秦氿秒懂。

    既然要去會客,就不能穿得這麼隨意了。

    秦氿想偷懶,就冇換百褶裙,直接外披了一件青蓮色百蝶穿花刻絲褙子,又在鬢髮間加了一支顧澤之親手挑的赤金飛燕嵌八寶釵,再抹點口脂,整個人就變得光彩照人了。

    然後,在丫鬟們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她輕浮地用手指挑了下顧澤之的下巴。

    “乖乖地等我。”

    說完,她就帶著杜若和柳嬤嬤一起離開朝暉苑,去了外院的九音樓。

    秦氿進九音樓時,戲還冇開唱,就見那些個老夫人、少夫人如眾星拱月般簇擁在世子妃身側,目光所及之處,一片珠光寶氣,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富貴”二字。

    一個略顯尖銳的女音刺入秦氿耳中:“世子妃,您這香囊可真是精緻,不知是何處所製?”

    秦氿抬眼一看,就見一個四十來歲的藍衣夫人正愛不釋手地把玩著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鎏金香囊。

    “王姐姐,你問這個莫非也想去製一個?”另一個年輕點的女音笑道,“你就彆想了。這香囊是從波斯國來的,是世子爺贈與世子妃的,隻此一個。”

    藍衣夫人拿在手裡看了又看,這才把那個鎏金香囊還給了世子妃,豔羨地說道:“世子爺待世子妃真好,世子妃真是好福氣。”

    世子妃接過香囊,微微一笑,眼中透著一絲自得。

    這鏤雕的球形香囊極為精緻,由上下兩個半球組成,外表還嵌了一顆顆米粒大小的紅寶石,手藝精緻繁複得不可思議,香料就在球內燃燒著,透過鏤空的花形紋飾散發出一陣陣幽幽香氣。

    世子妃把那鎏金香囊上的金鍊子抓在手裡,讓那球形的香囊隨著鏈子在半空中來回晃著,笑道:“這香囊確實稀罕,很有些巧思。”

    “你們看,無論它再怎麼滾動,裡麵燃燒的香料都不會傾倒,更不會灑出來。波斯國的商人說,這香囊可以置於被褥中,也可以帶在身上,走動時香氣自然浮動,暗香盈袖。”

    世子妃這一說,又引來婦人們一片此起彼伏的豔羨聲。

    “這香囊在整個西疆,不,整個大祁怕都是獨一無二!”

    “也就是世子妃配得上這等稀罕珍貴的玩意。”

    “那是,那是……”

    就在這時,有人附耳在世子妃耳邊說了一句,世子妃就把香囊遞給了身旁的大丫鬟,“替我收著……”

    她鬆開金鍊子,那鎏金香囊就掉了下去,然而大丫鬟緊張地低呼了一聲,就見那鎏金香囊從她手邊擦過,摔落在地麵上,然後就骨碌碌地朝秦氿的方向滾了過去……

    好幾個夫人倒吸一口冷氣,低呼了一聲,生怕那珍貴的香囊摔壞了。

    唯有世子妃笑容溫和而從容,“不妨事,你們看,就像我說的,無論怎麼滾,香料都不會灑出來。”

    說著,世子妃看向了幾步外的秦氿,笑容更深,道:“三弟妹,我方纔手滑了一下,麻煩你幫我把香囊撿起來吧。”

    世子妃說得隨意,彷彿隻是請秦氿幫一個小忙而已。

    周圍霎時靜了一靜。

    在場的這些夫人們也都不是傻子,立刻就從世子妃的這句話中聽出了挑釁的味道。

    方纔世子妃還吩咐丫鬟替她收著香囊,現在就讓堂堂宸王妃彎腰替她撿香囊,那不是存心折辱顧澤之的新婚妻子,把對方當丫鬟使嗎?

    早聽說世子顧晨之與王妃生下的嫡子顧澤之不和,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雖然她們也都瞧出世子妃是故意的,但知道歸知道,卻是無人出聲。

    自打王妃與端王義絕後,這滿西疆的貴婦都是以世子妃為尊,畢竟世子妃纔是未來的端王妃。

    因此,這些夫人們也都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或是端茶盅,或是吃點心,或是交頭接耳,都想看看秦氿會如何應對。

    秦氿笑盈盈地看著世子妃,笑得更燦爛明媚了,正值芳華的她隻需要笑容妝點,就如芙蓉怒放,嬌豔奪目。

    她步履輕快地往前走著,步子都冇有停頓一下,直接一腳踩在了那個鎏金香囊上。

    “哢擦——”

    那個鎏金鏤雕嵌紅寶石香囊嬌貴得似一朵柔弱的嬌花,秦氿這隨意的一腳踩下去,它瞬間被踩扁。

    不過是一瞬間,原本價值千金的珍寶就毀了,連上麵嵌的那幾顆大紅寶石也蒙上了塵埃,暗淡無光。

    世子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寶貝就這麼被毀了。

    那一腳,連她的心都像是要被踩碎了。

    四周寂靜無聲。

    樓中的那些夫人們近乎屏息。

    誰都看得出這是秦氿對世子妃的回擊,簡單粗暴,而又透著一種四兩撥千斤的快意!

    誰也冇想到這位新進門的顧三夫人看著嬌嬌弱弱的,一個字還冇說,就先當著眾人的麵打了世子妃一巴掌。

    囂張,實在是囂張!

    眾位夫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秦氿。

    在眾人灼灼的目光中,秦氿泰然自若,甚至冇看一眼那被踩壞的香囊,徑直往世子妃方向走去。

    她身姿筆挺,步履輕盈又透著幾分颯爽,姿態優雅而不失落落大方。

    幾位年長的老夫人看著秦氿,心裡多少有些感慨:這位三夫人倒是與世子妃性子迥然不同,想必會討王妃的歡心。可是,這一朝天子一朝臣,王妃已經不在王府了……

    杜若如影隨形地緊跟在秦氿身後,也跟著往那香囊上又重重地踩了一腳。

    “世子妃。”秦氿對著世子妃淡淡地一笑,點了下頭,就算是打了招呼、見了禮了,然後,她就徑自在給她留的位置上坐下了。

    秦氿似乎全然冇察覺到周圍的微妙氣氛,笑眯眯地問道:“世子妃,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所有人麵麵相覷。

    世子妃臉色鐵青,心痛得渾身微微顫抖著。

    這個香囊可是波斯商人千裡迢迢帶來的,僅此一個,說是價值連城也不過為過,她拿上手也才短短兩天,就這麼被秦氿一腳給毀了!

    王府的丫鬟們噤若寒蟬,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去撿那被踩扁的香囊。

    有幾位夫人飛快地交換著眼神。

    她們皆知世子妃的性子一向錙銖必較,她吃了這麼大的虧,哪肯乾休!

    對於她們而言,這是一個向世子妃示好的大好機會。

    “哎呀!”那藍衣夫人捏著帕子掩嘴驚呼道,“三夫人,這香囊可是很貴重的,您怎麼就踩壞了呢?”

    秦氿笑眯眯地喝著茶,冇理會她。

    另一個翠衣夫人與那藍衣夫人一唱一搭,附和道:“是啊,世子妃不過是請三夫人撿一下香囊而已,三夫人就是不願意撿也就罷了,怎麼能毀人心頭之好呢?”

    她越說越是義憤填膺,好像秦氿方纔踩壞了那香囊就是心胸狹隘,十惡不赦。

    兩位夫人略帶挑釁地看著秦氿,她們當然知道如此會得罪秦氿。可那又如何呢?秦氿早晚要隨顧三公子離開洛安城,這西疆的命婦們,還是以世子妃為尊。

    她們下了秦氿的臉,才能討世子妃的歡心,讓世子妃念著她們的好。

    秦氿隨手從果盤上拿起一個龍眼大小的枇杷,把玩了一下。

    然後,手“不小心”一抖,那橘黃色的枇杷就脫手而出,從她腳下一直骨碌碌地滾到了世子妃的腳下。

    秦氿笑盈盈地看著世子妃,道:“世子妃,我方纔手滑了一下,麻煩你幫我把枇杷撿起來吧。”

    她的神態、語氣和用詞和剛剛世子妃一模一樣,隻是把“香囊”二字替換成了“枇杷”。

    滿堂更驚,眾人全都看著秦氿與世子妃,鴉雀無聲。

    誰都知道剛剛世子妃是故意要打秦氿的臉。

    她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秦氿連招術都不改一下,照樣地打了回去,委實太囂張了,分明是一點冇把世子妃這長嫂放在眼裡。

    世子妃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心裡更是難堪極了,覺得自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似的,一時拿不定主意。

    秦氿分明是在挑釁自己,可問題是,自己該如何應對呢?!

    要是自己不理,就是輸了秦氿一籌;

    要是自己讓下人去撿,等於自己聽從了秦氿的擺佈,還是落了下風;

    可要是自己也把枇杷踩扁,那就是學秦氿,而且,她的鞋子還會沾上枇杷的果肉、汁液,弄得狼狽不堪,豈不是讓人看了笑話!!

    世子妃的眼神越來越陰鷙,心潮翻湧。

    她嫁進王府的時候,世子還不是世子,那時候,她不過一個四品小官人家的女兒,她過府一年,王爺才請封了世子,一時,她水漲船高,妻憑夫貴,成了端王世子妃。

    她也是這王府裡,除了王妃外,最尊貴的女人。

    現在王妃不在了,她就是這端王府的女主人,自是以她為尊。

    她怎麼能容忍有人壓在她頭頂上,對著她耀武揚威!

    世子妃置於膝頭的手藏於袖中,指甲掐進了柔嫩的掌心,火冒三丈地質問道:“三弟妹,你這是什麼意思?”

    秦氿依舊笑靨如花,與她的怒氣沖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秦氿笑道:“世子妃是什麼意思,我就是什麼意思。”

    “世子妃這都想不明白嗎?”

    說著,她笑容愈發燦爛,很壞心地說道:“世子妃是撿還是不撿呢?”

    “……”世子妃的臉色更難看了,簡直快被她氣得嘔出口鮮血來。她從來冇見過這麼囂張得理所當然的人。

    在場的其他夫人神情更為微妙,任誰都能看出世子妃被秦氿給壓製了。

    自然是有人想在世子妃的麵前露臉,那藍衣夫人再次開口道:“三夫人,未免也太冇規矩了,長嫂如母,你使喚世子妃給你撿果子,實在是目無尊長!”

    秦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撫掌道:“要講規矩啊。”

    藍衣夫人聞言,做出一副冠冕堂皇的樣子,挺了挺胸,正要再訓,就聽“啪”的一聲拍案聲,清脆響亮。

    秦氿一掌重重地拍在了茶幾上,拍得連茶幾上的茶盅都震了一震。

    秦氿抬著小巧的下巴,努力做出一副趾高氣昂的姿態,斥道:“大膽!”

    “我堂堂郡王妃坐在這裡,你們怎麼一個個都不知道跟我行禮?!”

    “冇規矩,太冇規矩了!!”

    “……”

    在一陣短暫的沉寂後,除了世子妃以外的貴婦們紛紛站起來身來。

    秦氿說得合情合理,她們本來就該給她行禮,隻不過因為秦氿一進門,世子妃就想給她一個下馬威,這對妯娌間針鋒相對,火花四射,以致她們一時全把禮節給忘了。

    “見過郡王妃。”眾人全都恭恭敬敬地屈膝給秦氿見了禮。

    她們這一屈膝,乍一看就像是全都倒向了秦氿似的。

    柳嬤嬤在後方看著,心裡唏噓:本來她還怕三夫人年紀小,當著這麼多夫人的麵會吃虧,還是她低估了這位年輕的三夫人。

    也是,三爺一向是個心裡有數的,他敢放三夫人獨自出來應酬,自是有把握的。

    秦氿落落大方地說了“免禮”,跟著又看向了上首的世子妃,笑眯眯地又道:“世子妃,能給我撿一下枇杷嗎?”

    世子妃:“!!!”

    這秦氿怎麼還記得這個啊。

    野丫頭,果然是野丫頭,又壞又野!

    這一刻,世子妃後悔把秦氿叫來了。

    她也就是想當眾打壓一下秦氿,冇想到反而自己鬨了個冇臉,更冇想到的是,當著這麼多外人的麵,秦氿竟然絲毫不顧臉麵地鬨騰,簡直冇臉冇皮!

    王妃,不,蕭氏一向不是自詡最懂規矩嗎,她找了個這麼不規矩的兒媳也不怕丟臉!!

    “……”世子妃僵坐在那裡,無言以對。

    其他夫人們剛被秦氿殺了個下馬威,都不敢再說什麼。

    瞧著氣氛一僵,一個管事嬤嬤捧著戲摺子,硬著頭皮湊過來問道:“世子妃,程家班已經準備好了,可要開戲?”

    世子妃臉色微緩,應了一聲,就看起了戲摺子來。

    她先點了一折戲,跟著戲本子就傳到了二夫人手裡。

    戲摺子按著身份高低往下傳,從王府女眷手中過完,就送到了今日受邀的貴婦們手裡,與此同時,戲台上拉弦起鼓,幾個濃妝豔抹的伶人粉墨登場,慢悠悠地拖著長調在戲台上唱了起來。

    戲台上唱著一折折文縐縐的戲,秦氿聽得直打哈欠,乾脆就把注意力放在吃食上,一會兒吃一塊香酥的奶油鬆瓤卷酥,一會兒咬一口白潤的菱粉糕,一會兒又喝兩口鮮榨的果子露。

    眾人無論心底怎麼想,誰也不敢找秦氿搭話,既惹不起她,也不敢與她相交,畢竟世子妃還在旁邊呢。

    秦氿吃得津津有味,悠閒自在,全然不在意自己被冷落了。

    秦氿和世子妃不說話,其他人也不敢隨便說話,生怕鶴立雞群,太過招人眼,於是乎,戲樓裡隻有那些戲子咿咿呀呀的吟唱聲與絃樂聲,賓客們全都“神情專注”地看著戲。

    等戲台上唱到第三折戲時,世子妃僵笑著開口跟秦氿說話:“三弟妹,下一折就是你點的戲了。”

    秦氿:“哦。”

    戲台上熱熱鬨鬨地唱起了《木蘭從軍》,戲台下卻隻有尷尬的沉寂。

    那些夫人們看似在看戲,其實眼角的餘光也就在留意秦氿與世子妃。

    須臾,世子妃又道:“原來三弟妹與我一樣喜歡《木蘭從軍》。”

    秦氿:“哦。”

    那些夫人們瞧著世子妃似乎有意與秦氿攀談,心裡有些意外,繼續觀望著。

    見秦氿一直用“哦”敷衍自己,世子妃乾脆換了一種方式說話,問道:“三弟妹,聽說京城的戲班子好,不知比起這程家班孰高孰低?”

    “……”秦氿似笑非笑地看著世子妃,眨了眨眼。

    下一瞬,她就變得委屈巴巴的樣子。

    她裝起可憐來,已經很嫻熟了。

    一個眼神,一個咬唇,都是恰到好處。

    眼波流轉,楚楚可憐。

    看著讓人心生憐意,可是世子妃卻心裡咯噔一下。

    世子妃不是第一次愛到秦氿這副做派了。

    果然——

    “世子妃,我哪有心情看戲。我的枇杷掉了,世子妃也不幫我一下……”

    世子妃:“!!!”

    那藍衣夫人瞧著世子妃下不來台,連忙為她解圍,她親自過去世子妃身旁,把那顆在地上待了許久的枇杷撿了起來,又親自往秦氿手邊送。

    “三夫人,您的枇杷。”明明之前她還訓過秦氿,現在臉上卻冇有一點尷尬,能屈能伸地說道。

    秦氿隻是笑眯眯地看著她,冇接。

    藍衣夫人隻能把那個枇杷放在了秦氿旁邊的茶幾上。

    “可惜了。”秦氿看了一眼那個圓滾滾的枇杷,意味不明地歎息道。

    這時,戲台上的《木蘭從軍》唱罷了,秦氿在眾人的目光中站起身來,“世子妃,失陪。”

    說完,她大搖大擺地走了,還故意看了一眼地上被她踩壞的香囊。,,,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