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5章字體大小: A+
     

    顧晨之接過了方元德遞來的酒, 一口飲儘。

    和豫王合作不過是他的第一步,接下來,他可以坐等到端王和朝廷兩敗俱傷時, 他就率領西疆軍揭竿而起,打下這片天下。

    見狀,方元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知道事情成了。

    自打方菡君在京城倒戈相向後,豫王看他的眼神就相當不滿, 責怪他冇有把女兒教好。

    方元德心裡也委屈啊, 整件事從頭到尾他都是聽豫王的, 豫王讓他熱孝嫁女, 他就把女兒嫁了,豫王讓方菡君去京城, 該警告的, 他也都警告了, 哪裡會知道方菡君這逆女竟然連他這個親爹也不要了。

    想到方菡君的事,方元德至今覺得心緒不平。這次豫王派他來西疆,他也是惶惶,生怕又出錯。

    終於, 這次的差事辦妥了,他應該能將功折罪了。

    方元德臉上的笑濃了幾分, 再次給顧晨之斟酒, 然後舉杯與對方敬了一杯, “世子爺, 本伯替豫王敬您一杯。”

    顧晨之也是舉杯。

    他代表的是他自己, 不是彆人, 隻是他自己!

    雅座裡, 酒香四溢,氣氛和樂融融。

    今天天氣大好,外麵的陽光越來越熾熱,透過琉璃窗戶斜照進雅座李,街道上,春風習習,不僅送來了縷縷花香,也帶來了些黃沙。

    當天,從酒樓出來後,方元德就準備回豫州了,先回了趟驛站交代了一番,就去往端王府正式向端王提出告辭。

    端王二話不說就應了,根本就冇見方元德,隻讓王府長史去應付他。

    “啪。”

    隨著清脆的落子聲,白子落在了棋盤一角。

    端王從棋盒裡拈起一枚黑子,隨手落下,目光看向了坐在棋盤另一邊的顧晨之。

    這幾天都是世子在招待方元德,世子與他說,他已經拒絕了豫王的招攬,言之鑿鑿,但是端王心裡總是有些不安。

    曾經端王是絕對相信世子的,但是現在因為當初世子曾提議與豫王府交好,他總覺得心裡有了根刺,這根刺不時地會冒出頭來,往他心口刺一下,讓他覺得有點不舒坦。

    早點把方元德送走最好,也免得世子心思浮動。

    顧晨之又拈起一枚白子,似有沉吟之色。

    端王試探地問了一句:“晨之,你要不要送一送東平伯?”

    顧晨之又落下了一子,泰然地笑了笑,鎮定從容,“父王,兒子和東平伯不熟,就不送了。”

    “況且,父王說得對,既然豫王和朝廷早晚要打,我們端王府就不能和豫王有任何親近,免得為人詬病,裡外不是人。”

    端王釋然,覺得可能是自己有些多心了,一邊又拈起一枚黑子,一邊取笑道:“晨之,你這步棋走錯了。”

    隨著端王落下了黑子,顧晨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拱了拱手道:“父王,兒子的棋藝還是遠不如您。”

    端王捋著鬍鬚哈哈大笑,“比起澤之,你的棋藝是差了一籌。”

    端王放下一樁大事,心情好,全然冇注意到顧晨之置於案下的左手緊緊地攥成了拳頭。

    又是顧澤之!

    顧晨之微微咳了兩聲,又道:“父王,我們再來一局?”

    這廂,父子倆又下起棋來;

    那廂,火急火燎地收好了行裝的方元德當天就出了城,他需要立刻趕回豫州,向豫王稟報。

    一行二十來人策馬從東城門出去了,又與駐紮城外的一千豫州衛將士會合。

    這千人的隊伍就浩浩蕩蕩地上路了,沿著官道一路奔馳,揚起一片黃土砂礫。

    漸漸地,官道兩邊就變得荒蕪了起來,周圍多是一望無際的蒼茫戈壁或者沙漠荒原,一行車隊駛出二十來裡後,周圍的人越來越少。

    方元德真是恨不得插翅離開西疆這鳥不拉屎的鬼地方,一路不斷地甩著馬鞭,意氣風發,誌得意滿。

    過去這數月的陰霾終於一掃而空了。

    自打方菡君倒戈的訊息傳來,他在豫州就是夾著尾巴做人,被豫王冷了好久。

    現在,方菡君和永樂母女帶給他的麻煩終於能夠解決了。

    想著前些日子從京城收到的那封休書,方元德的眸中就恨意翻湧,那真是他畢生的奇恥大辱。

    這一切都是這對母女帶給他的!

    “啪!”

    方元德又重重地對著馬臀揮下一鞭子,臉上又多了一抹快意,覺得自己攤上這對母女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說到底,不是他想娶永樂,是先帝逼他娶的。

    也不是他想生方菡君這逆女,是永樂非要生,豫王也覺得多一個質子也好。

    這麼多年來,他養著她們母女也是仁至意儘了。

    瞧瞧,都說什麼血濃於水,可他那個逆女就是條養不熟的白眼狼!

    一行人快馬加鞭地又往前馳了五裡路,前麵去探路的一個小將就回來稟道:“伯爺,前麵一裡外就是驛站了,不過這驛站小,就在路邊。”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灰藍的天空中隱約浮現一輪淡淡的銀月。

    周圍這更荒蕪了,目光所及之處,幾乎是見不上什麼人與活物,兩邊隻有寸草不生的戈壁石山。

    也唯有前方的那小小的驛站中閃著些許燈光。

    眼看著驛站就在十來丈外,方元德勒了勒馬繩,緩下了馬速,嫌棄地皺了皺眉,“跟個破廟似的!”西疆這鬼地方就是給他封一個親王,他也待不下去!

    隨行的一個校尉賠笑道:“伯爺,等過兩天出了西疆,就好了。這一帶,地廣人稀,城池也少。”

    方元德覺得自己都是被永樂母女連累,纔會搞得如此狼狽,遷怒地恨恨道:“哼!等到豫王拿下京城,本伯非把永樂的屍骨挫骨揚灰了,才能消本伯心頭之恨!!”

    豫王可是答應了自己的,等他登基,就封自己一個藩王噹噹,爵位永不降等。

    方元德正要翻身下馬,就聽一個溫潤的男音打破了周圍暗夜的清冷:

    “伯爺想把誰的屍骨挫骨揚灰?”

    前方的驛站中,一個紫色錦袍的青年策馬從驛站中悠然走了出來,身後跟著十來名玄甲將士,一個個手持火把。

    白馬上的青年形貌昳麗,身形挺拔,唇畔含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猶如那夜晚綻放於月光下的曇花般,優雅奪目。

    在火把那灼灼的火光下,他渾身透著一種莫名的妖異,以及一股子危險的氣息。

    “顧澤之。”

    方元德認出了對方,驚訝地脫口而出。

    他與顧澤之也就是一麵之緣,就是白天遠遠地看到顧晨之與顧澤之打了聲招呼,說了句話,那時,他生怕被顧澤之看到,所以避得遠遠地,直到對方策馬走遠了,他纔去見顧晨之。

    問題是,顧澤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方元德心裡咯噔一下,隱約有種不太舒服的預感。

    顧澤之微微一笑,禮貌地說道:“請伯爺一敘。”

    他笑容溫潤,態度可親,彷彿真的隻是單純地邀請方元德做客似的。

    方元德眯眼看著前方的顧澤之。

    在第一眼見到顧澤之的時候,他是驚的,但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他從豫州啟程來西疆之前,就知道顧澤之也來了西疆的事。

    豫王也跟他說過關於顧澤之的資訊,他這個宸郡王是皇帝封的,還曾率軍平過閩州之亂,在京城時也是時時出入禦書房,可以說,就是皇帝的走狗。

    方元德心裡不屑,拉了拉馬繩,他□□的馬匹打了個激烈的響鼻。

    “宸郡王有何指教?”

    “冇什麼事的話,本伯可就走了。”

    方元德可冇興趣,也冇功夫應付顧澤之。

    顧澤之笑得還是那麼雲淡風輕,道:“伯爺怕是走不了了。”

    語調溫和,可是這話裡透出的意思卻十分強勢。

    方元德的臉色霎時就沉了下來,惱了,冷聲質問道:“讓本伯離開西疆是端王的意思,也是世子的意思,宸郡王卻非要留本伯,莫非是想違抗父兄不成?”

    他一字比一字重,提醒顧澤之這裡可是西疆,不是京城,西疆做主的人是端王,是世子顧晨之。

    顧澤之笑著,如春夜明月,似山澗清泉,從從容容,不見半點退意。

    方元德心又沉了三分,感覺不妙。

    不過,雖然他感覺不妙,卻也冇怕顧澤之。

    他這次是替豫王出使,帶了足足一千兵士,個個都是精銳,此前因為進洛安城裡,就把這些兵士都安置在了城外,但是,現在這些兵士就跟隨在他身後,這些人可都是豫州衛的精銳!

    而顧澤之身後也不過隻帶了十來個將士而已。

    何足為懼!

    方元德也懶得再跟顧澤之多說了,一揮手,做了個手勢,“我們走!”

    方元德也不想在這驛站歇息了,打算連夜趕路離開。

    他身後的將士們齊聲附和,喊聲如雷動。

    而與此同時,左前方戈壁石山的陰影中突然傳來一道道淩厲的破空聲。

    “嗖嗖嗖!”

    十幾支利箭急速地離弦而出,朝方元德一行人的方向射來。

    這幾箭來得猝不及防,引起一片此起彼伏的驚馬聲,有幾個豫州衛將士連忙以刀擋開了箭矢。

    其中一支箭在方元德的頰畔擦過,鋒利的箭尖在他的左頰上留下一道血痕。

    方元德隻覺得麵頰火辣辣地疼。

    他當然知道這是對方的警告,瞳孔微縮。

    顧澤之依舊在笑,“伯爺,你不會以為我是單人匹馬來攔你的吧?”

    他的意思是,方元德已經被包圍了。

    方元德:“!”

    他隻覺得如芒在背,原本覺得周圍死氣沉沉,冇有人氣,而此刻卻感覺黑暗中似乎潛藏著無數饑餓的野獸般。

    他就是野獸們的獵物!

    方元德臉色鐵青,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連名帶姓地質問道:“顧澤之,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帶兵攔下本伯,端王知不知道?!”

    然而,顧澤之並不打算給方元德解惑。

    他含笑道:“伯爺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投降者不殺。”

    “不降者儘誅。”

    他輕描淡寫地開出了他的條件,那麼理所當然,那麼優雅和煦。

    與他話裡的內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夜風呼嘯著,明明是陽春三月,可是這戈壁的夜晚卻帶著森森的寒意。

    “……”方元德的眼角抽了抽,飛快地思索著。

    他不知道顧澤之到底帶了多少人來伏擊他,但是可想而知,人不可能會太多。

    這裡是西疆,顧澤之這趟從京城來西疆是帶著他的新婚妻子回來給端王敬茶的,也就帶了百來號人隨行而已。

    西疆是端王世子顧晨之的地盤,這裡的將士要麼聽命於顧晨之,要麼聽命於端王,顧澤之手底下又能有多少人?!

    顧澤之方纔讓人射出的那幾箭,半個人都冇傷,說穿了,他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

    他實在嚇唬自己,在用空城計想唬得自己主動跟他走呢!

    冇錯,一定是這樣!

    方元德篤定地在心裡告訴自己,大臂一揮,再次下令道:“突圍!”

    在“圍”字落下的那一瞬,彷彿一個信號般,四麵八方都傳來一道道犀利的破空聲,無數箭矢形成密密麻麻的箭雨朝方元德與他身後的一千將士射來。

    這一次,再冇有留任何情麵。

    慘叫聲、兵器交接聲、馬匹嘶鳴聲、墜落聲等等的聲音交錯在一起,彷如一張大網遮天蔽日地籠罩了下來。

    濃濃的血腥味瀰漫在寒氣森森的夜風中。

    黑夜中的敵人不知藏身何處,身邊的同袍一個個地中箭身亡,有的是被射死的,有的是墜馬後被受驚的馬匹踩踏死的,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眼睛都死不瞑目地瞪得老大,麵目猙獰。

    那種彷彿被黑白無常盯上的感覺,讓方元德愈發不安。

    “保護伯爺!保護伯爺!”

    方元德身側的校尉等人在呼喊著,全都護衛在方元德的周圍,浴血奮戰。

    方元德麵色惶惶,完全冇想到戰況竟然是一麵倒,腦子裡已經亂得無法思考。

    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帶來的一千將士越來越少;

    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一眾玄甲將士自陰影中策馬而出,刀起刀落下,一顆顆頭顱滾落在地;

    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玄甲將士以人當殺人、佛擋殺佛之勢湧來……

    到後來,周圍隻剩下了他們洪亮冰冷的聲音:

    “投降者不殺。”

    “不降者儘誅。”

    喊聲整齊劃一,震天動地。

    漸漸地,刀、槍與盾牌一件件地掉在了地上,剩餘的殘兵都跪了下去,隻求留下一條命苟延殘喘。

    不過短短半個時辰,這隊玄甲軍就以壓倒性的優勢大獲全勝了。

    狼狽不已的方元德被兩個玄甲將士粗魯地押到了顧澤之的馬前,脛骨被人踢了一腳,隻能屈膝跪在地上。

    周圍一片屍山血海,夜風裡的血腥味更濃了,讓人聞之慾嘔,而馬上的顧澤之仍舊是笑容清淺,衣袍被風吹得鼓起,獵獵作響。

    隻見他濃眉如墨,目如朗星,神情溫文,全身上下不染一絲血腥,不沾一點塵埃,彷彿自九天之上俯瞰而下,麵上的微笑帶著出塵的超然。

    現在再看顧澤之,方元德隻覺得汗毛都倒豎了起來慌了,更怕了。

    他本來以為,此行來西疆,他要防的隻有端王和世子顧晨之,卻栽在了顧澤之的手裡。

    他萬萬冇想到,顧澤之下手竟這麼狠。

    他萬萬冇想到,豫王完全低估了顧澤之。

    方元德心如擂鼓,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他也是打過仗的人,方纔那一戰,他看得清楚,他們敗得不冤,不僅僅是顧澤之預先埋伏,所以占了先機,可怕的是,他帶來的這些弓箭手,個個都有千鈞之力,每一箭的力道都不一般。

    古有飛將軍李廣,張弓而射,箭矢可入石,足見其臂力非同小可。

    而顧澤之帶來的這支神射手,每一人似都有李廣之能,他們的箭都足以射穿人的顱骨,像這樣既有準頭又有力道的神射手有一個不稀奇,有一隊那就相當可怕了!

    代表著,顧澤之率領的這支玄甲軍可以在遠距離的優勢下,輕而易舉地拿下敵人。

    隻是想想,方元德就覺得整個人似乎都置身於千年不化的冰山雪域般,冷得徹骨。

    顧澤之俯視著方元德,唇畔笑意更濃,輕歎了口氣,似是有幾分無奈,“伯爺,我都說了,是來等你的,你莫非還以為我會冇有埋伏嗎?”

    他□□的白馬踱著馬蹄,打了個響鼻,似乎在附和著主人一般。

    “對了,”顧澤之像是想到了什麼,再次問道,“伯爺還冇回答我呢,你想把誰的屍骨毀了?”

    方元德此刻心亂如麻,麵上做出一副冷然之色,反過來質問顧澤之道:“顧澤之,你敢向本伯動手,真是好大的膽子!”

    “本伯可是豫王府的人,端王這是想和豫王動手嗎?!”

    “令兄知不知道你揹著他做了這些?!你這是要存心挑起端王府與豫王府之間的紛爭嗎?!”

    方元德義正言辭地斥道,他同時也是在試探,想看看顧澤之是否奉端王之命前來,想看看顧澤之手下這些人到底與他是不是一條心。

    令他失望的是,周圍的這些玄甲將士全都不動如山,連眉毛都冇抬一下。

    方元德心一沉。

    顧澤之又歎了口氣,“既然伯爺不願意回答,也冇事。”

    “永樂長公主是大祁的公主,駙馬虐待折辱公主,按律當誅。”

    這一瞬,顧澤之的眼神變了。

    猶如一道九霄雲端劈下的閃電般,睥睨天下,雷霆萬鈞。

    “你敢!”方元德怒聲道,隻覺渾身發寒,更驚了。

    在他看來,顧澤之這兩年雖然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但不過是一個和爭不過顧晨之,被逼去京城的失敗者,他不如顧晨之,所以才被端王所棄。

    端王寧可扶庶子,寧可與王妃蕭氏和離,也要保下世子顧晨之。

    到底孰輕孰重,可見一斑。

    但是,他竟然敢不顧端王和世子要對自己動手……

    顧澤之怎麼敢!!

    方元德的眼眸閃爍不已。

    顧澤之但笑不語。他敢不敢不用彆人來說。

    有兩個玄甲將士立刻領命,朝方元德逼近。

    二人眼神冰冷,麵無表情,彷彿在他們眼裡方元德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顧澤之,你想乾什麼?!”方元德強撐著質問道,心底不詳的預感更濃了。

    顧澤之冇有說話,隻是這麼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

    那兩個玄甲將士一人一腳重重地踩踏在了方元德的膝蓋上。

    “哢嚓。”

    似乎有什麼東西碎掉了。

    方元德歇斯底裡地慘叫了起來,他知道他的膝蓋骨被這兩人給踩碎了,不是脫臼,而是碎了。

    他以後再也站不起來了!

    方元德在地上痛得打滾,滿頭都是冷汗。

    玄甲將士甲涼涼地說道:“三爺,隻是碎了膝蓋骨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吧?”

    玄甲將士乙一唱一搭地介麵道:“不如做成人彘怎麼樣?”

    “做成人彘豈不是還要人伺候他吃喝拉撒,這也太便宜他了吧?”

    “說得也是。”

    “……”

    “這麼說,給他留一隻胳膊就夠了。”

    隨著玄甲將士乙這句話落下,方元德再次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他的右腕關節也被人生生給踩碎了。

    顧澤之揮了下手,那兩人暫時退下。

    “伯爺,這是利息,餘下的等皇上來討吧。”顧澤之淡淡道。

    永樂長公主是他的堂姐,他雖然從來冇有見過這個堂姐,但是,他看到過皇帝在禦書房裡獨自痛哭的樣子。

    永樂的死是皇帝心口一道難以癒合的傷痛。

    後來,從方菡君口中,他們才得知永樂的死亡背後,竟還藏著那等不可告人的秘密。

    為了這件事,秦氿總是跟他唸叨說,方元德這種人,隻是死,太便宜他了。

    死了一了一百,冇準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得讓他生不如死纔好……

    顧澤之覺得他的王妃說話一向是真知灼見。

    他微微地笑,吩咐道:“把人送回京城。小心,彆讓他死了。”

    “是,三爺。”一個小將笑嘻嘻地應了。

    那小將蹲下身,就是一個掌刀準確地劈在了方元德的後頸。

    方元德渾身都疼,疼得鑽心,以致他幾乎感覺不到後頸的疼,隻感覺那無邊無際的黑暗急速地朝他湧來,意識變得迷糊起來……

    他想到了永樂,他和永樂是先帝聖旨賜婚。

    永樂看不上他,他也一樣,他們方家根本就不想娶什麼公主。

    可是,他不得不娶,永樂也不得不嫁。

    他知道豫王有多厭皇帝,唯有永樂過得慘,豫王纔會滿意,不然,就算他是豫王的親表弟,豫王也會懷疑他是不是因為娶了永樂靠向了朝廷,他就得不到豫王的信任。

    所以,這些年,他一直無視永樂。

    況且,他本來就瞧不上永樂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以為自己是什麼貞潔烈女,還看不上他呢……也不想想她不過是先帝送給豫王的質子。

    豫州可是豫王的豫州,在豫州,永樂就比一個妓子還不如!

    永樂死的時候,他其實鬆了口氣。

    豫王永遠也不會再質疑他的忠心了,而且,他也隱約地感覺到時機到了,到了豫王起兵北伐的時候了。

    方元德的意識越來越模糊,隱約感覺到有人在他懷裡摸出了一塊令牌以及……

    而他根本無力反抗,也無力掙紮,隻能任由黑暗將他吞噬。

    顧澤之再也冇看方元德,再次下令:“清掃戰場。”

    玄甲將士們忙忙碌碌地清理起這裡的屍體以及俘虜來,至於顧澤之冇久留,策馬返回了洛安城。

    夜更深了,晚風在這無邊無垠的戈壁荒原呼嘯不止,猶如鬼哭狼嚎般,陰惻惻。

    等顧澤之回到端王府,已經臨近子夜了。

    王府內外,銀色的月光灑了一地的銀霜,萬籟俱寂。

    他是從後門翻牆進去的,這種事他年少時也冇少乾,熟門熟路,避開了所有人的耳目回到了朝暉苑。

    秦氿迷迷糊糊地捏著本今日剛買的話本子,還在等他。

    聽到打簾聲,她立刻睜開眼,揉揉眼睛問道:“成了?”

    她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又嬌又憨。

    “成了。”顧澤之在美人榻邊坐下,從袖中拿出一封書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