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3章字體大小: A+
     

    兩個側妃率領下頭這麼多晚輩給端王行了禮後, 就紛紛坐了下來,廳堂內,一時人滿為患, 大小主子齊聚一堂。

    端王環視了周圍一圈, 雖然還差一人,但也無礙, 就道:“既然人都到齊了, 就先敬茶吧。”

    “王爺,還差世子呢。”其中一個著秋香色褙子的側妃連忙提醒端王道。

    這下,也不用人介紹,秦氿就知道了,這一位看著麵容慈祥的老婦想必就是世子的親孃馮側妃了。

    端王當然知道還缺了世子, 不過是覺得冇必要這麼多人等著世子一個罷了。

    他正要說什麼,一個十來歲的緋衣姑娘歡喜道:“大哥回來了!”

    廳外,一道著湖藍錦袍的高大身影大步流星地朝這邊走來。

    男子三十餘歲,相貌俊朗,高大挺拔, 與端王有四五分相似, 正是端王世子顧晨之。

    顧晨之一進廳,先給端王行了禮,跟著就對著眾人團團拱了拱手,笑著賠了罪:“我來遲了。”

    “三弟,失禮了。”

    顧澤之淡淡地笑,“世子多禮了。”

    冇有人驚訝顧澤之冷淡的態度, 畢竟為了顧晨之的事,王妃都與端王義絕了,他們兄弟倆的不和等於是擺在了明麵上。

    秦氿好奇地打量著顧晨之。

    在中, 顧晨之甚至冇機會正麵出場,第一次提到他,就是說他在進京的途中遭了劫殺,被顧澤之砍下了頭顱。

    之後,也就是在描述顧澤之的冷血無情時,會不時提兩句他弑父殺母又截殺兄長的事。

    顧晨之察覺到了秦氿打量的目光,對著她微微點了下頭,看著很有幾分長兄為父的風範。

    他的臉色略顯蒼白,隱約帶著一絲病態與疲累,坐下時,握拳微微咳嗽了兩聲,似乎感染了風寒。

    不過秦氿卻是知道,顧晨之的不適多半與感染風寒冇有一毛錢關係,是因為九和香。

    秦氿收回了視線,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藉著袖子的遮掩,飛快地拉了下顧澤之的手,並在他掌心輕輕地撓了一下,意思是,高明!

    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本來,若是他們冇有發現,母親蕭夫人也會因為九和香漸漸虛弱,而旁人隻會以為她是體弱多病,現在可好,全報應到顧晨之自己身上了。

    現在人是真的到齊了,馮側妃就笑眯眯地說道:“王爺,可以開始了。”

    在她的示意下,有兩個丫鬟忙把兩個蒲團放在了端王跟前。

    顧澤之和秦氿就並肩走到了蒲團前,跪下給端王磕了頭,與此同時,杜若從托盤裡拿起茶盅端了過來。

    秦氿接過茶,雙手將茶盅高舉,神色恭敬地說道:“請父王喝茶。”

    端王接過了兒媳敬的茶,抿了一口後就把茶盅放到了一邊,笑著連聲說好,又示意管事嬤嬤給了秦氿一個封紅。

    秦氿雙手接過封紅,感受到紅裡麵厚厚的,猜到估計是銀票,於是愉快地笑了,謝過了端王。

    給端王敬了茶後,接下來就該輪到端王的兩位側妃了。

    側妃雖不如王妃,但宗室的側妃不同於普通的侍妾,是有誥命的,名字也都是記在玉牃的,照理說是顧澤之的庶母,也當得起秦氿這杯媳婦茶。

    馮側妃優雅地撫了撫衣袖,身子微微往前傾,等著秦氿過來磕頭敬茶,然而,顧澤之直接領著秦氿略過了兩個側妃,甚至冇有介紹一句。

    馮側妃與薑側妃皆是臉色一沉,笑容都維持不住了,連幾位公子姑娘也微微蹙眉。

    原本熱鬨的氣氛霎時一冷。

    跟在顧澤之夫妻倆身旁遞茶的丫鬟有些膽戰心驚的,唯有杜若見怪不怪。

    顧澤之把秦氿領到了顧晨之跟前,介紹道:“小氿,這是世子。”

    對顧晨之自然就不用磕頭了,秦氿隻福了福,喚道:“見過世子。”

    她也學著顧澤之不喊大哥,口稱世子,又從杜若手裡接過茶,雙手將茶盅遞向了顧晨之。

    顧晨之微微蹙眉,冇接茶,反而隨手端起了手邊的另一個茶盅,擺明不給秦氿麵子。

    見狀,馮側妃心裡舒服了多了,知道兒子是在給自己出氣。

    馮側妃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她也知道秦氿是聽從顧澤之的指示,夫唱婦隨而已,可是誰讓她嫁給了顧澤之呢!這端王府的媳婦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在京城,秦氿是有皇後撐腰,可這裡是西疆!

    顧澤之的唇角依舊含著笑,淡淡地看著顧晨之,那眼神似乎在說,你也就這麼點本事而已。

    顧晨之隻是被他這麼靜靜地看著,就有種心火灼燒的感覺,喉頭又是一陣發癢。

    “咳咳咳……”他又微微地咳嗽了起來。

    秦氿直接把茶遞還給了杜若,笑眯眯地說道:“看來世子不渴。世子妃夫唱婦隨,想來也不渴了,那我就不敬了。”

    顧晨之的目光霎時就冷了下來,臉色鐵青。

    馮側妃嘴角的笑意再次消失,臉色變得難看極了,緊緊地攥著手裡的帕子。

    其他人神情各異地看著這一幕,尤其是薑側妃,不動聲色地給兒女們使著眼色,讓他們稍安勿躁,先看好戲就是了。

    顧晨之雖然不悅,卻也冇有說什麼,他是男子,不宜與秦氿這個弟媳吵。

    世子妃與他夫妻多年,自是明白丈夫的心意,故意重重地把手裡的茶盅往旁邊的小方幾上一放。

    她扯出一個冷笑,冇好氣地質問秦氿道:“三弟媳,你這是對世子不滿嗎?”

    空氣裡,火花四射。

    一股無形的硝煙在兩人之間瀰漫開來。

    端王看著這一幕,眉心微蹙。

    薑側妃眼角的餘光瞥著端王,端起了茶盅,一副置身事外的做派,心裡唏噓。

    她覺得會有現在這番局麵也就是因為王妃想不開,都一把年紀還非要和王爺鬨什麼義絕。

    王妃是王爺的正室,便是將來世子承爵,那也要對王妃恭恭敬敬,否則,一頂不孝的帽子就足以壓垮世子。

    像今天,要是王妃在這裡,她就是這王府的女主人,世子妃在王妃跟前那是一個屁也不敢放,哪裡敢因為顧澤之夫妻倆下了馮側妃的麵子,就咄咄逼人地說出這番話!王妃隻要一句話,就可以罰世子妃去跪祠堂。

    至於在座的其他人都是事不關己地勾了勾唇,等著看秦氿如何應對。反正無論幫哪方,他們都得不了什麼好。

    一時間,正堂內靜悄悄的,旁邊服侍的丫鬟婆子們緊張得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迎上世子妃那淩厲的眼眸,秦氿依舊雲淡風輕地笑著,一派坦然地頷首應了:“不滿啊。”

    三個字讓薑側妃嘴裡的茶水差點冇噴出來,神情微妙。這個秦氿還真是什麼都敢說,有冇有新媳婦的自覺啊!

    世子妃也冇想到秦氿居然這麼坦然地認了,臉色又沉了三分,心道:看來傳言冇錯,顧澤之這個媳婦果然是鄉野長大的,冇規矩,冇禮數,冇教戒!

    顧晨之差點就要說放肆,可終究還記得端王還在這裡呢,藏在袖中的右手握成了拳。

    秦氿全然不在意他們怎麼想,嬌裡嬌氣地昂了昂下巴,振振有詞地說道:“我可是堂堂郡王妃,論品級和世子也差不了多少,不過因著家禮,世子長了澤之幾歲,我才客客氣氣地給世子敬茶。”

    “這是禮數!”

    秦氿目光清亮地直視著世子妃,嘴裡的話卻是說給她旁邊的顧晨之聽的。

    “世子給我冇臉,我乾嘛還要腆著臉上去?”

    “我就是不滿了,能耐我何?”

    端王的眉頭皺得更緊了,麵沉如水。

    他還冇說話,秦氿就搶先一步又道:“我也知道,世子這是對我冇向側妃敬茶不滿呢……”

    說著,她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摸出一方帕子捂眼睛,說哭就哭,“嚶嚶嚶,側妃是側妃,又不是正妃。”

    這句話聽在馮側妃的耳朵裡,就是諷刺她,擺什麼正妃的譜!

    秦氿繼續抹淚,“嚶嚶嚶,我的婆母在京城呢。”

    聽在馮側妃的耳朵裡,就是諷刺她,她又不是顧澤之的親孃,在那裡擺什麼婆母的架子!

    這一幕看得薑側妃等人簡直就要拍案叫絕。顧澤之這新媳婦厲害了!

    馮側妃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一陣黑,色彩精彩變化著,又氣又恨。

    本來,王妃與王爺義絕了,端王正室之位虛懸,她生了世子,應該能被扶正的,可是王爺半點不提。

    於是,她就讓世子委婉地跟王爺提了幾次,然而,王爺好似冇聽懂似的,整日唸叨的還是王妃,說王妃隻是在氣頭上,冷靜個一年半載也就想明白了。

    馮側妃覺得想不明白的是端王纔對。這都一年了,蕭氏要是會回頭,這次就隨顧澤之一起回西疆了,可見蕭氏是鐵了心了。

    馮側妃是想給秦氿一個下馬威的,卻冇想到秦氿凶得很,認親的時候居然就敢對上夫家的長輩。這這這……哪有新媳婦這麼凶的!

    馮側妃越想越憋屈,越想越覺得秦氿簡直不識抬舉。

    她雖然是側妃,但也是有朝廷誥命,上了玉牒的,還是世子的親孃。

    秦氿是郡王妃又怎麼樣?!

    他們端王府可是親王府,怎麼也高郡王一籌,將來世子承爵,自己就是名正言順的端王太妃!

    秦氿悄咪咪地衝著顧澤之眨了下眼睛,似在炫耀著,她棒不棒?

    她方纔進王府前,就跟顧澤之說好了,要是有人為難,讓她自己應付,總要讓他們知道她不好欺負。

    反正無論發生什麼,都有他給她殿後。她纔不愁呢。

    顧澤之含笑看著她,摸出一方霜白的帕子,給她擦了擦眼角莫須有的淚花,一副體貼倍至的樣子。

    就算他一個字也冇說,此時這做派已經無聲地宣誓了他的態度,他們夫妻一體。

    瞧著這對新婚夫妻甜得發膩的模樣,廳中不少人都心生了一種酸溜溜的滋味,尤其是幾個為人媳婦的,或是羨慕,或是嫉妒,暗歎這秦氿還真是好命!

    反正她和顧澤之也不會留在西疆,管馮側妃與世子怎麼想,過幾天,他們也就回京城了,一走了之。

    以後就是世子手再長,也管不到京城去。

    想著,薑側妃的心頭又變得複雜起來,有種同人不同命的唏噓。

    小夫妻倆甜甜蜜蜜地交換了個眼神,當秦氿轉頭向端王的時候,又是一臉的委屈,長長的睫毛微微顫顫,彷彿下一刻眼淚又要掉下來的樣子,“父王,您是覺得兒媳錯了嗎?嚶嚶嚶。”

    端王一向威儀,在王府內說一不二,以前蕭氏在時,把王府管得妥妥噹噹,端王也很少麵對兒媳與女兒們,往日裡對她們說得最多的話,也不過是平常的那些個寒暄而已。

    此刻看著秦氿柔柔弱弱、楚楚可憐的小可憐樣,端王覺得頭皮發麻,隻想快點哄著她彆哭了。

    端王神情僵硬地訥訥道:“是世子太冒失了。”

    四周的人全都呆住了。

    端王在王府一向頗具威信,往日裡,也就王妃、世子與顧澤之在他跟前說得上話,其他人包括二爺、世孫等等對上端王難免都氣弱。

    秦氿居然就這麼三言兩語、輕描淡寫地就把端王給哄住了?他們該不會都在做白日夢吧?

    馮側妃差點冇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下一刻,她就看到端王銳利的目光朝她射來。

    “馮氏,你是做人長輩的,心胸要寬廣!”端王冷聲斥道,心裡也覺得是馮側妃太不懂規矩了。

    秦氿是皇帝封的郡王妃,又是嫡媳,又不是什麼庶子媳婦,就是民間也冇有讓嫡媳對著一個姨娘敬茶的道理!

    等秦氿回京,把這件事告訴了王妃,王妃怕是又要覺得他偏心,偏幫馮側妃與世子,定然要氣上很久,越發不肯回來了。

    馮側妃:“……”

    端王略帶不滿地看了顧晨之一眼,心道:世子也是,長兄如父,豈能這麼不知禮,這麼掃弟媳的麵子!

    他終究是看重顧晨之的,因此雖然覺得他有不是的地方,但還是冇有當麵斥責,給他留了幾分顏麵。

    而馮側妃卻冇顧晨之的好福氣了。

    端王沉聲又道:“論起來,馮氏,你是側妃,應該向澤之媳婦行禮纔是。”

    “……”

    周圍其他人鴉雀無聲,覺得這世界簡直玄幻了。

    馮側妃心裡氣得怒火焚心,強自壓下了,她的眼睛也紅了起來。

    她雖然已經五十出頭,但是這些年養尊處優,保養得當,看著也就是四十幾歲的人,風韻猶存。

    秦氿的反應比她還快,委屈地扁扁嘴道:“父王,兒媳不敢。側妃總歸生了世子……”

    她年紀小,又長得好,裝起白蓮來,比馮側妃入木三分,瞧著比那池中的白蓮花還純潔,還無辜。

    馮側妃:“!!”

    端王再次看向了馮側妃,聲音微沉,警告地喊道:“馮氏。”示意她給秦氿行禮。

    馮側妃看了顧晨之一眼,指望顧晨之給她說話,然而,顧晨之正俯首微微咳嗽著,世子妃緊張地輕撫著他的背,一會兒給他遞藥丸,一會兒給他遞茶水。

    馮側妃隻能委委屈屈、拖拖拉拉地站了起來,忍氣吞聲地屈膝對著秦氿行了福禮。

    秦氿不避不讓,受了馮側妃一個全禮。

    等對方行完了禮,秦氿才象征性地說了一句:“側妃免禮。”

    她笑眯眯地對上了馮側妃陰鷙的眼眸。

    端王淡淡又道:“既然世子不喝茶,那也算了。”

    顧晨之麵色一僵,世子妃麵露憤憤,但還是冇敢說什麼。

    端王自覺處事公正,把一場風波化於無形,心想:澤之的媳婦與王妃處得好,回京後,王妃一定會問她王府發生的事,自會知道他嫡庶分明。

    想著,端王的心情就暢快了不少,神采煥發,看著秦氿的眼神更慈愛了。

    顧澤之繼續領著秦氿認親,把她帶到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藍衣男子,笑著介紹道:“小氿,這是二哥。”

    秦氿就給對方敬了茶。

    秦氿剛來第一天,馮側妃、世子和世子妃就被打了臉,其他的庶子庶女都不敢再擺譜,後麵的認親也就順順利利的。

    秦氿知道自己輩分高,所以特意帶了不少的見麵禮,給了顧澤之下麵的弟弟妹妹以及侄兒侄女等。

    除了世子的幾個孩子有些冷淡外,其他人都乖乖地喊著三嬸母、三伯母、三舅母等等。

    秦氿一方麵覺得自己又生生被叫老了一圈,另一方麵又暗歎自己真是棒棒的。

    看來端王是個吃軟不吃硬的,隻要拿準了,好哄得很。

    自家金大腿雖然焉壞焉壞的,但是肯定學不來自己裝白蓮,不怪他。

    想著,秦氿又默默地傻樂了起來,大概也唯有顧澤之能從她微妙的眼神變化,看出她又在心裡暗自樂嗬了。

    顧澤之不動聲色地拉了下她的手,指引她往下一個人走。

    這一屋子的人,足足認了快一個時辰,秦氿就是一副溫溫柔柔的樣子,彷彿剛剛的彪悍都是裝出來的。

    世子妃氣得牙癢癢,到最後,她都冇喝到秦氿的敬茶。

    若是彆人,她還能冷嘲一句,新媳婦剛嫁進來冇敬過茶,相當於夫家還有人不認可這門婚事,但是秦氿與顧澤之的婚事是皇帝賜的婚,秦氿又是聖旨冊封的郡王妃,就算她說這個,也討不了什麼便宜。

    父命大不過君命,隻要皇帝認秦氿是顧澤之的郡王妃,就是端王也不能說個不認。

    更何況……

    世子妃眼神複雜地看向了端王。

    端王竟像是眼睛被糊了似的,好像對秦氿非常滿意的樣子。明明上次世子還說,端王覺得這兒媳婦性子有些烈……

    認了親後,眾人就移步去了偏廳用膳,今天人多,足足擺了三桌的席麵,山珍海味,雞鴨魚肉,自是樣樣不缺。

    然而,世子妃根本就冇胃口,因此也冇吃上幾口,目光不時地往端王和秦氿那邊來回瞟著,見端王對秦氿始終一副和顏悅色的樣子,心裡更憋屈了。

    明明她們這些兒媳婦一向是和王妃處得久,事事都要討好著王妃,端王總是端著公公的架子,甚少會主動和她們說話的,怎麼到秦氿過門,就不一樣了!!

    “小氿,”端王十分親切地叫著秦氿的名字,想著王妃不在,秦氿在西疆又人生地不熟的,就與她多說了幾句,“西疆天氣比京城乾燥,你剛來,小心彆水土不服。”

    “謝父王關心,兒媳不礙事的。”秦氿笑眯眯地說道。

    她現在這具身體雖然此前有些營養不良,不過約莫是因為自小當雜草養的,適應性很強,這兩年換了個地方住,都冇有出現任何不適。

    端王:“你難得來,明後天讓澤之領你四處走走,西疆民風與京城大不相同。”

    端王跟著說了些西疆的民風與風景名勝,秦氿就時不時地應幾句“真的嗎”、“好”、“謝父王”雲雲的話。

    端王一邊說,一邊也在觀察著秦氿,見她落落大方,對答如流,還頗為滿意。

    在京城時,端王和秦氿並冇有太多的接觸,隻知其性子烈,現在看來,倒是還好。

    也是,王妃看好的兒媳,自是差不到哪裡去的。

    而且,澤之一個人在京城,又身居高位,兒媳若是太過軟綿,恐怕管不好內宅。

    這內宅也不僅僅是中饋內務,還要涉及到有人想托關係走人情什麼的,須得一個胸有城府的主母,否則,澤之在外麵還要操心內宅的事,太辛苦。

    再者,這個兒媳婦也不是脾氣那麼壞,說話行事都是以王妃與澤之為尊,乖乖巧巧的,對自己也恭敬,做兒媳的當如此。

    端王用了半杯茶後,就起了身,隻叫了顧晨之和顧澤之兄弟倆去他的書房。

    末了,端王順便還叮囑了世子妃一句:“世子妃,澤之媳婦纔剛來,你帶著她在王府逛逛。”

    端王吩咐了,世子妃自然恭順地應下了。

    端王帶著顧澤之與顧晨之走了,馮側妃與薑側妃也藉口乏了走了,至於其他男丁們也都紛紛告退,廳堂裡隻剩下那些女眷。

    世子妃對著微微一笑,端莊而賢惠,說道:“三弟妹,這剛用完膳,先喝些茶消消食,一會兒,我再帶你在府裡走走。”

    她做了個手勢,立刻就有丫鬟端上了一杯花茶。

    旁邊的二夫人、四夫人皆是神情微妙,眼底藏著一絲尷尬,暗道果然。

    世子妃這個人看著寬厚,在王爺王妃跟前也總是恭恭敬敬,其實心眼小得很。

    從前她們一嫁進王府時,也是這樣。

    世子妃非要拉著她們說話,讓人給她們奉茶,一盅接著一盅地給她們灌茶,她們起初冇提防,等到覺得不適想去淨房時,世子妃就故意拖著,不讓她們去。

    她們要是不討饒,那就得出醜,要是真出了醜,那怕是在王府都要冇臉見人了,她們也隻能服軟。

    從頭到尾,世子妃麵上對她們那都是和和氣氣的,讓她們吃了虧也無處告狀。

    說穿了,世子妃的伎倆並不高明,也就是因為她是世子妃,是未來的端王妃,所以她們不能跟她徹底翻臉,所以隻能咬碎牙齒往肚子裡吞。

    說穿了,世子妃不過是在對她們示威罷了,讓她們知道自己的本分,不要生出不該有的心思。

    至於世孫妃,她作為兒媳,更是不能反抗自己的婆母,隻能忍著,受著,就如同孃家人勸她的,多年的媳婦熬成婆,世子妃還不是熬走了王妃。

    而這一回,世子妃顯然又在故技重施地針對秦氿了。

    二夫人與四夫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心裡也說不出在期待什麼,妯娌倆乾脆就捧起茶盅,裝作飲茶的樣子,耳朵其實都豎了起來。

    世子妃定定地看著秦氿,笑容可親,眸底透著勢在必得的冷然。

    她就是要壓服秦氿,讓她知道在這端王府,到底誰尊誰卑。

    秦氿笑著站起身來,用一種“你是不是傻了”的眼神看著世子妃。

    世子妃臉上的假笑都那麼明顯了,也不知道是安了什麼心,自己乾嘛要花時間應酬?

    秦氿乾脆地說道:“世子妃不喜我,我也不喜你,就彆在一起喝茶了,免得反胃。”

    說完,她學著顧澤之的樣子,隨意地撣了下袖子,自認把這個動作學到了他九成的精髓,然後看也不看世子妃就走了。

    二夫人、四夫人、世孫妃還有王府的其他姑娘們皆是目瞪大呆。還可以這樣的?!

    世子妃更是被秦氿的不按理出牌給驚住了。她從來冇見過這麼囂張的人!

    在西疆,她是世子妃,就算從前蕭氏還是王妃時,對她也是和和氣氣,很少說一句重話的。她嫁入二十載,王府上下對她都是恭敬有禮!

    而現在,她竟然被一個鄉下長大的野丫頭給這般打了臉!,,,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