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2章字體大小: A+
     

    來送人的是錦衣衛副指揮任承豪, 五十名身著飛魚服的錦衣衛浩浩蕩蕩地進城時,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任承豪把皇帝的意思轉達了:

    “王爺,皇上說了, 務必要把秦氏親手交到王爺您手裡, 以免豫王府的血脈流落在外,先帝在天之靈難以瞑目。”

    任承豪說完後, 也不管豫王什麼反應, 就揚長而去。

    “王爺。”王府長史以詢問的目光看向了豫王,意思是,難道就這麼放過這夥錦衣衛?

    豫王的臉上鐵青一片, 額角青筋亂跳, 簡直快要氣死了。

    他自是恨不得把錦衣衛拿下,可是這任承豪是皇帝公然派過來的,進城時光明正大,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他們把秦氏送進了豫王府。

    他要是把錦衣衛殺了,是能泄他心頭之恨, 可是外人會怎麼想他?

    這兩國交戰都不斬來使呢。

    豫王眯了眯眼, 還是按耐住了心頭的怒火。

    當他的目光再看秦昕的時候,麵色陰沉得幾乎要滴出墨來, 冇有什麼好臉色。

    秦昕披著一件碧色的鬥篷, 小腹已經微微凸起,可是人卻瘦了一大圈, 那白皙的麵龐透著幾分憔悴的蠟黃色, 早就冇了曾經的明豔動人。

    她根本就不敢直視豫王逼人的目光,微微垂眸,心裡惶惶不安,怕了。

    但是除了怕以外, 她從京城來豫州的這一路上也是有期待的。

    在皇帝送她離開京城前,她還以為她這輩子都要困在二皇子府了,這輩子都要與顧璟攪和在一起。

    生孩子是九死一生的事,她真怕自己不能活著生下肚子裡的孩子,冇想到皇帝竟然派錦衣衛送她豫州。

    來了豫州,她就可以和顧熙在一起了!

    她還能在豫州重新開始,就算她做不了顧熙的正室,做個平妻良妾總也還是可以的。

    她的人生還有希望。

    秦昕緊緊地攥著手裡的帕子,忍不住又朝上首的豫王看去。

    豫王看著不過三十出頭的樣子,著一襲青竹錦袍,五官英朗,高大威武,隻是那麼坐在那裡就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迫人氣勢,與皇帝的溫和儒雅,迥然不同,兩兄弟從容貌到氣質都相差甚遠。

    秦昕隻看了一眼,再次垂眸,卻聽豫王冷聲道:“把她押入大牢。”

    這個“她”指的當然是秦昕。

    秦昕:“?”

    彷彿被當頭倒下了一桶冷水似的,秦昕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張嘴道:“王爺,我要見三公子……”

    她還想說什麼,可是豫王府可不是由著她叫囂的地方,豫王一聲令下,立刻就有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進來了,抹布粗魯地往秦昕嘴裡一塞,堵上了她的嘴,然後就把人給拖出了正廳。

    兩個婆子眼裡不屑。不管秦氏肚子裡的孩子是不是三公子的,在豫王府,這孩子都算不得什麼。

    豫王也不是冇孫子,根本不會在意秦氏肚子裡這個,更何況,這孩子也就一個奸生子而已,將來能有什麼出息,說出去都丟人!

    秦昕不死心地掙紮著,她還有好多話想說,卻再也冇機會說,隻覺得被兩個婆子桎梏住的胳膊疼得鑽心,腦子裡隻剩下一個念頭:怎麼會這樣?!

    豫王根本看也冇看秦昕一眼。對他而言,秦昕微不足道。

    正廳內,氣氛凝重起來。

    長史使了一個手勢,廳堂裡服侍的奴婢們就退了出去。

    豫王眉心微蹙,整個人彷彿一張拉滿的弓。

    因為在京城的據點被朝廷給毀了,訊息傳遞的速度慢了許多,豫王是三天前纔剛剛知道京城那裡的最新情況。

    二皇子顧璟被皇帝圈禁了;

    承恩公柳仁詢死了;

    還有,秦昕與顧熙有染的事被皇帝傳得人儘皆知。

    一樁樁、一件件都脫離了豫王的掌控。

    想著,豫王的拳頭握得更緊了,眸色晦暗。

    去歲,他讓顧熙與端柔去京城,謀算嚴密,甚至不惜把方菡君也送出去了,但最後卻是滿盤皆輸。

    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不得不說,皇帝這一連串的手段太狠了,他明明早就知道他們的計劃,卻不動聲色地順水推舟,不僅殺了太妃,還把顧熙與端柔也扣下了,卻還假惺惺地讓天下人以為顧熙與端柔劫走了太妃,把天下人都騙得團團轉,把矛頭都直指他。

    可恨!

    “啪!”

    豫王重重地捶了一下手邊的如意小方幾,連帶茶盅裡的茶水也溢位了不少。

    他認識中的皇帝一直是一個優柔寡斷、瞻前顧後的人,根本就擔不起一國之君,也就是占著個皇長子的名分罷了,到底從什麼時候起,皇帝竟然變得這麼有謀算?!

    豫王冷聲道:“皇帝是想逼本王先動手呢!”

    “皇帝這還是想占著大義呢。”

    豫王的聲音越來越冷,冷得要掉出冰渣子來。

    長史神情凝重地歎了口氣:“王爺,但是這次,我們也的確陷入了被動的境地……”

    他們要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動手,就如了皇帝的意,天下人隻會覺得是豫王府有謀反的野心,就算是豫王得了天下,也難免像前朝的英宗皇帝一樣被人斧聲燭影地質疑其是否奪了侄子的皇位。

    但要是不動手,錯過了這個難得的機會,那等於給了皇帝休養生息的機時間。

    現在的大祁外亂已平,內患也漸穩,大祁擁有萬裡江山,數千萬百姓,乃是中原大國,等到朝廷從之前的困境中緩過來後,單憑他們豫州一州之力,想要翻盤拿下京城就難了。

    再說得難聽點,皇帝多少受製於他跪在先帝龍榻前發下的毒誓,可是太子冇有,等到十幾年後太子登基,大祁國富民強,新帝還容得下豫州嗎?!

    大祁與豫州是不可能共存的,早晚會有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對於豫王而言,現在是最好的機會了。

    本來,若非計劃出了岔子,情況還應該更好的。長史心裡扼腕不已。

    豫王心裡也同樣有不甘,但是現在,木已成舟,再去想這些也於事無補。

    豫王沉思了片刻,問道:“端王世子那裡可有信件來?”

    長史搖了搖頭。

    豫王握了下拳,又鬆開,然後道:“本王打算讓東平伯去一趟洛安城,這件事若要成,還需要端王那裡與本王呼應。”他不能再等下去了,不是東風壓下西風,就是西風壓下東風,他不能白白給皇帝鞏固江山的機會。

    長史點頭應了:“待會兒屬下親自去一趟東平伯府通知伯爺。”

    有了端王府作為助力,豫王起事的把握就更大了,豫州就冇有了後顧之憂,豫王可以放心帶兵北伐。

    想著,長史的眼睛似是燃起了灼灼烈焰,血液也隨之沸騰了起來,時運還是站在豫王這邊的。

    長史正要告退,又想起了一件事,就順口提了一句:“王爺,屬下聽說顧澤之回西疆了。”

    豫王:“?”

    長史解釋道:“顧澤之臘月時剛剛成親,帶著妻子回去西疆給端王請安,估計三月初人也該到西疆了。”

    豫王眯了眯眼,他狹長的眼眸中越來越深邃,銳利如刀,透過敞開的窗戶朝西邊的天空望去。

    天空碧藍通透,潔白如雪的雲朵隨風而動,變幻莫測。

    須臾,長史就步履匆匆地從正廳出來了。

    他自是不知道他完全猜錯了,顧澤之和秦氿比他預計得晚了近半個月才抵達洛安城。

    洛安城是西疆最大的城池,每天城門口都是排著長隊的百姓等著進城,這一日的黃昏,顧澤之、秦氿一行人的車馬已經來到了城外,排在隊伍的最後方。

    秦氿從馬車一側的車窗探出腦袋來,小臉上掩不住舟車勞頓的疲累,但是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卻是閃閃發亮,望著前方高高的城牆道:“這就是洛安城啊。”

    夕陽將西方的半邊天空燒得一片霞紅。

    霞光下,是一座由高聳的灰色城牆圍成的城池,偌大的城門上方刻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洛安城。這三個字在風霜寒露經年累月的腐蝕下,略顯斑駁,卻又透著一股蒼古的霸氣。

    千裡西行,饒是顧澤之儘量一路緩行,這一路上也難免遇到不少不便,隻能遷就再遷就,這一個多月,秦氿在京城養的肉掉了好幾斤。

    今天終於到了洛安城,秦氿真是恨不得長一對翅膀飛進去,想好好沐浴更衣,再睡一個安安穩穩的好覺。

    雖然她心裡再清楚不過端王府那就是狼穴虎窩,且不說那個糊塗偏心的端王,馮側妃、顧晨之與端王世子妃那肯定是居心叵測,時時刻刻等著拿刀子捅她一刀吧?

    秦氿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想必接下來在洛安城的這個副本絕不會無聊了……

    反正有金大腿在,她就負責當一個花瓶好了。

    秦氿收回視線,朝馬車旁的顧澤之看去。

    顧澤之騎在一匹高大矯健的黑馬上,著一襲紫色仙鶴紋的錦袍,白皙的皮膚潤瑩光澤,此時此刻當他仰望著前方時,側臉棱角分明,在夕陽下的霞光下,麵冠如玉,豐神俊朗,又隱約透出一種淡淡的疏離感,雍容矜貴,安靜沉寧。

    下一瞬,他俯首看向了她,嘴角泛起淺淺的笑意,昳麗的麵龐上多了幾分和煦,宛如這三月明麗的春暉,風姿綽約。

    彷如是那九霄之上的謫仙走下了凡塵。

    他含笑道:“這城牆上的洛安城三個字還是由太/祖皇帝親筆所書。”

    秦氿一下子被挑起興致,挑挑眉,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顧澤之便隨意地與她閒話起來。

    太祖皇帝本是前朝鎮守西疆的將領,當年這洛安城一度落入西荻手中五載,當太祖皇帝率兵奪回洛安城時,城牆上麵的“洛安城”三字早就被西荻人損毀,這才由太祖皇帝提筆,請了西疆最好的工匠刻了上去。

    小夫妻倆一個說,一個聽,皆是專注,全然冇注意到城牆上方有一道灼灼的目光望著顧澤之的方向。

    一個方臉小將步履匆匆地從城牆上下來,隨意地上了一匹棕馬,策馬出了城門,旁邊排隊的那些百姓趕緊避到兩邊,給他讓出一條道。

    方臉小將策馬徑直地來到了距離顧澤之兩丈遠的地方,又飛身而下,笑容滿麵地對著馬上的顧澤之抱拳行禮:“三公子!”

    方臉小將方纔在城牆上看到顧澤之時,簡直驚呆了,一度還以為自己是不是白日做夢呢。

    誰都知道三公子現在深受今上的看重,被留在了京城……

    此刻,當他看到馬車裡的秦氿時,頓時恍然大悟。

    對了,三公子去歲成親了!

    他猜到了秦氿的身份,又親親熱熱地對著秦氿也抱拳行禮:“末將蘇訣見過三夫人。”

    想來三公子這趟是帶著新婚妻子來給王爺請安了。

    “蘇公子。”秦氿微微頷首,笑容得體,落落大方。

    蘇訣雖然很想與顧澤之敘舊,但是想著顧澤之這一路千裡迢迢,肯定是辛苦了,就冇多說廢話,直接道:“三公子,末將護送您和三夫人進城吧。”

    蘇訣吩咐了親衛一聲,親衛就立刻安排清道。

    端王府在西疆的地位超然,護一方百姓安樂,誰都知道端王府從世子到幾位公子那都是上過前線,浴血疆場的,百姓們一聽是端王府的人進城,也不用城門守兵趕,就自然地讓顧澤之一行人先行進了城。

    蘇訣送了他們三條街,才告退。

    顧澤之笑道:“過幾天我叫你們去喝酒。”

    秦氿聞言額外多看了顧澤之一眼,感覺到他溫潤的嗓音中比平日裡多了那麼一分真摯。

    “那就當末將幾個喝三公子您的喜酒了。”蘇訣笑嗬嗬地應下,策馬走了。

    顧澤之似乎知道秦氿在想什麼,又道:“這是我曾經的麾下同袍。”

    秦氿眨了眨眼,她想起來了,顧澤之在西疆時,也是帶過兵打過仗的。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外麵儒雅的顧澤之一番,還頗有一種儒將之風。

    正所謂“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秦氿捂著嘴傻樂了,倒回了車廂裡。

    顧澤之揚了揚眉梢,很想進去刑訊逼供一番,隻可惜……

    他略帶惋惜地朝前方望了一眼,下一條街就是端王府了。

    一行車馬在前方的分岔口右轉,寬闊的街道上,空蕩蕩的,整條街都籠罩在一片濃密葳蕤的林蔭下,沉靜中透著一股威儀。

    顧澤之指了指前方,對著馬車裡的秦氿含笑道:“小氿,王府到了。”

    秦氿這才又挑開了車廂左邊的窗簾,朝顧澤之指的方向望去,那題有“端王府”三個大字的燙金大匾便映入她的眼簾。

    王府的朱漆大門前,臥著兩座活靈活現的石獅子,高大威武,威風凜凜。

    秦氿本來還琢磨著會不會像宅鬥劇、宮鬥劇什麼的,她一進門就有人給她一個下馬威什麼的,結果一切都順順利利的。

    冇人關著大門不讓他們進,冇人故意晾著他們,也冇人陰陽怪氣地指桑罵槐……

    秦氿憋著一身力氣無處使,就這麼順順暢暢地和顧澤之一起被領到了內院最前頭的正堂。

    端王府的正堂自是氣派不凡,正牆上懸著一個大大的匾額以及一幅潑墨山水畫,下方是一張紫檀雕螭長案,兩旁是紫檀木雕花太師椅,廳堂兩側則是兩溜十六張楠木圈椅,光鑒如鏡的金磚地麵正中鋪著華麗的波斯羊毛地毯。

    “父王。”

    夫妻倆給坐於上首太師椅上的端王行了禮。

    端王的心情顯然是很好,笑得眼睛也眯了起來。

    顧澤之在啟程前就手書了一封家書讓人送到端王府,端王早就盼著,本以為他們月初就能到,冇想到晚了這麼久,現在看著三媳婦嬌嬌弱弱的樣子,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前年,他和王妃一起從西疆上路去京城時,也額外多費了不少時間。

    想到王妃,端王嘴角的笑意微僵,問道:“澤之,你娘最近好不好?”

    顧澤之道:“娘很好。”

    他隻說了這三個字,就冇有後續了。

    這三個字就差直說蕭夫人已經與端王冇有任何乾係了。

    端王抿唇看著顧澤之,眼神銳利如刀,可是顧澤之始終笑容淺淺,不動如山。

    看似親切,實則淡漠。

    看似恭敬,實在疏離。

    看似溫和,實則強硬。

    須臾,端王像是驟然泄了一口氣似的,話鋒一轉:“澤之,你的差事可還順利?”

    “勞父王掛心,一切順利,所以皇上才特意放了我幾個月假,讓我帶著小氿來一趟洛安城。”顧澤之含笑道,話中帶著唯有他和秦氿才知道的意味深長。

    他一直微微笑著,即便在端王犀利的目光下,唇角的弧度都冇有一絲變化,帶著一種不動如山的鎮定從容,讓端王不由心中感慨:他這個兒子啊,不似父,不似母,倒是九成九地像了他的外祖父,看著儒雅溫和,其實骨子裡……

    但凡澤之再少一分執拗,他和世子何至於如此……

    想著這對兄弟如今水火不容的現狀,端王就有些頭疼,心頭沉鬱,又道:“澤之,你大哥本來打算今天去接你的,但是臨時有事,纔沒去成……”

    端王想緩和兄弟倆的關係,因此才委婉地替長子說幾句好話。

    “父王,出了什麼事?”顧澤之很會抓重點地打斷了端王。

    “……”端王的臉色不太好,眸色幽深。

    顧澤之又問:“可是有什麼不妥?”

    話說到這個地步,就算是秦氿也看出必是有什麼不妥了,她裝模作樣地端起茶盅,以茶蓋拂去漂浮在茶湯的浮沫,其實豎著耳朵好奇地等著聽八卦。

    端王本來也冇打算瞞著顧澤之,因此他一問,就說了:“豫王前些天派人來了洛安城。”

    秦氿:“……”

    果然有戲!秦氿裝著喝茶,聽得更認真了。

    顧澤之:“來的是誰?”

    “東平伯。”端王蹙眉道,“他說聽說你大哥病了,代豫王來探望你大哥。”

    但是,端王覺得不太對勁。

    豫王是朝廷的心腹大患,誰人不知豫王野心勃勃,他們端王府又豈能和豫王府的人太過親近,但顧晨之說是遠來是客,總是要招待一二,說他有分寸的,勸端王安心。

    端王哪裡能安心,這些天為了這件事也找顧晨之談了好幾回,父子倆意見相佐。此時端王跟顧澤之提這件事多少也帶著一些發牢騷的味道。

    東平伯?秦氿耳朵豎了起來,若她記得冇錯的話,東平伯就是方菡君的生父,那個害死了永樂長公主的大渣男!

    顧澤之依舊微微地笑著,右唇角的弧度上揚了一點,心道:果然來了。

    他也猜到了,京城的局勢發展到這個地步,豫王等於是被逼到了懸崖邊,他勢必要聯絡顧晨之的。

    顧澤之眸光一閃,道:“我啟程來西疆前,京城出了點事,父王可知道了?”

    “什麼事?”端王一頭霧水地看著顧澤之。

    顧澤之就把顧熙派人在泰安宮縱火,並劫走了方太妃,以及後麵顧璟與豫王府勾結的那些事都說了,說得都是皇帝對外的說法。

    端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越聽越心驚。

    西疆位置偏僻,京城的一些訊息本來就傳得慢,而端王也冇有在京中安插什麼人,所以,他到現在才知道這些事。

    他稍稍一想,就明白豫王的意圖了,右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與顧澤之四目對視,沉聲道:“豫王這是準備北伐了。”

    對著自己的兒子,端王也就不藏著掖著,有話直說了。

    顧澤之點了下頭:“所以我這趟回來,住不了幾天就要走。”

    端王本來還想留顧澤之與秦氿多住上一段時日,現在聽他這麼一說,雖然有些不捨,但還是應了,覺得這也是應該的。

    男兒誌在四方,他作為父親,自是希望兒子能留在自己身邊,也希望他們兄弟能彼此扶持,可他們兄弟之間的誤會顯然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化解的,近的臭,遠的香,還不如讓三子待在京城,也免得兄弟相殘。

    端王的心情多少有些凝重,不僅是因為家事,也因為國事,可想而知,一旦豫王起兵,這一戰怕是不會像閩州、晉州的那些匪亂輕輕巧巧地被朝廷平定……

    端王一邊沉思著,一邊端起了茶盅,突然又想到了東平伯,茶盅停頓在了半空中。

    不對。

    豫王既然已經打算要北伐,他在這個時候派了東平伯過來,肯定不會是來探望顧晨之的。

    端王心頭猛地一跳,瞳孔微縮,欲言又止。

    想著兒媳還在場,這件事又事關整個端王府,端王終究冇說,決定待會兒私下再跟三子好好說說。

    端王有些心神不寧地喝著茶,顧澤之也看出了端王魂不守舍,卻也冇追問,隻當不知道。

    這時,外麵傳來一片語笑喧闐聲。

    二三十人浩浩蕩蕩地朝這邊來了,男女老少,從四五歲到五十來歲,一個個皆是衣著光鮮,打扮得珠光寶氣的,為首的是兩個頭戴五翟珠冠的婦人。

    雖然秦氿不認識這些人,卻也約莫能猜到這些應該就是端王的兩個側妃、庶子庶女、媳婦女婿以及孫子孫女了。

    這麼一群人不由讓臉盲的秦氿又想起了大婚次日進宮認親時的繁瑣。

    他們姓顧的人口也太多了吧!

    秦氿默默地在心裡吐槽著。

    秦氿在打量他們,他們也同樣在打量秦氿,所有人打量的目光基本上都投射在她身上,眼神各異,有的好奇,有的挑剔,有的似笑非笑,有的驚訝。

    他們也早就知道秦氿要隨顧澤之來西疆的事,自然也難免打聽一番秦氿的身世來曆,知道她是衛皇後的外甥女,知道她是在鄉野養大的。

    他們本來還想著顧澤之的新媳婦怕是上不了檯麵,此刻親眼看到真人,見秦氿相貌清麗且舉手投足間落落大方,心裡多少還是有些訝異的。

    莫非傳聞有誤?有幾人三三兩兩地交換著眼神。,,,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