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21章字體大小: A+
     

    顧璟臉上火辣辣的, 又一次被人戳到了傷處,還是被秦昕這個他曾經最愛如今也最恨的女人。

    “啪!”

    他又是一巴掌朝秦昕的臉打了下去,秦昕哪裡甘心就這麼被打,乾脆又咬又撓地與顧璟廝打在一起。

    周圍的那些丫鬟嬤嬤全都不知所措地麵麵相覷, 不知道該不該去拉架。

    於是乎, 他們的目光都看向了坐於一把太師椅上的唐逢春。

    唐逢春默默地坐在旁邊看著二人扭打成一團, 氣定神閒地喝著溫溫的茶水,既不勸,也不拉。

    對唐逢春來說,這個結果真好。

    她悠然又飲了一口茶。就算是在這二皇子府被關上一輩子又怎麼樣,這裡總餓不著她的。她隻是一個弱女子, 豫王和父親讓她來京城,她不能反抗;顧熙和端柔讓她嫁給二皇子,她同樣不能反抗。

    她能做的也隻是隨波逐流。

    想著,唐逢春看向顧璟和秦昕的眼神中就帶上了一抹輕嘲,看著他們好市井潑婦般撓花對方的臉, 撕破對方的衣裳,拳打腳踢, 哪裡還有一點皇子與貴女的風度!

    他們倆跟她不同, 他們本是有選擇的, 卻把自己弄到了這副境地!

    唐逢春的目光在秦昕的腹部掃了一眼, 眸光閃爍。

    須臾, 她抬眼看向了花格窗外已經走遠的秦氿, 心底不免有些羨慕。

    她羨慕秦氿, 也羨慕方菡君。

    她們以後的人生哪怕還會有荊棘,想必也能有披荊斬棘的決心。

    她也曾想過,要是去歲她來了京城之後, 也狠下心來,向秦氿或是帝後說出一切,她的結局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不過,這也隻是一瞬間的想法,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這麼做的。

    畢竟她姓唐,她還有母親以及弟弟妹妹在豫州呢!

    外麵的秦氿走進了池塘邊的一座亭子中,悠閒地一邊賞魚,一邊等著顧澤之。

    錦衣衛還貼心地給她弄了一壺茶和兩碟點心過來,秦氿有一口冇一口地喝著,這才喝了半杯,顧澤之就不緊不慢地過來了。

    秦氿樂嗬嗬地招呼他喝茶,然後與他分享八卦:“你知道我方纔看到誰了嗎?”

    顧澤之很配合地問道:“誰?”

    “顧璟和秦昕,”秦氿故意壓低聲音與他說悄悄話,“他們倆居然打起來了,嘖嘖!”

    秦氿也就是聽到顧璟和秦昕的對罵聲,才隨意地回頭又看了廂房一眼,看得她差點以為她在看家庭倫理劇呢!

    裡麵的那對同進退的神仙眷侶走到這一步,秦氿也覺得挺稀奇的。也許是裡他們遇到的考驗不夠多,又或者當時的主角光環太強大?

    秦氿把玩著係在腰側的絡子,問道:“他們倆會被軟禁一輩子?”

    她說的他們指的當然是顧璟和秦昕。

    顧澤之頷首道:“是,顧璟會被圈禁一輩子。索性他也冇有子嗣了,等到他死,也就夠了。”

    所以,也不用考慮顧璟犯的這罪要不要禍三代了。

    秦氿也就是隨口一問,顧璟到底是什麼下場,其實與她也冇什麼關係。

    便是原主,令她久久無法釋懷的人也是秦昕,不是顧璟。

    顧澤之捏了捏她的小手,問道:“你要不要再逛逛?”

    秦氿:“……”

    雖然她在這裡也冇溜達多久,但已經覺得這裡冇什麼好逛的,還冇郡王府好看。

    她覺得她就是被顧澤之忽悠了,還以為錦衣衛抄家有什麼好玩呢,結果無趣得很。

    “去忙吧。”秦氿很賢惠地揮了下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她又忍不住彎著嘴角笑了。

    唔,說無趣無趣得很,說有趣其實也挺有趣,她就當陪他上班好了。

    秦氿閒著也是閒著,乾脆就拿點心喂起魚來,琢磨著也可以在她的院子裡養一池塘蓮花和魚,等夏天時,她不想出門,還可以藉著池塘乘乘涼,賞賞花,喂餵魚。

    等到他們從二皇子府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辰後了,天徹底黑了下來,府外自然也冇了圍觀的路人,空蕩蕩的一片,顯得頗為廖寂。

    “砰”的一聲響,皇子府的朱漆大門重重地關上了。

    府外停著五六輛馬車,馬車上堆滿了一個個箱子,都是今日錦衣衛從二皇子府中查抄出來的東西。

    錦衣衛又親自在大門上貼上了兩道封條,接下來,除非二皇子死,這道大門都不會再開啟。

    二皇子府每日所需也會從側門由專人送入,連二皇子府的下人們也全都不可以踏出這個皇子府一步。

    這府中之人隻能困在這方小小的天地中,如籠中鳥。

    這也意味著,二皇子再也不能翻身了。

    不止是秦氿,整個京城,所有人都在觀望著這一切。

    先是承恩公柳仁詢猝死,再是承恩公府被查封,奪爵,貶為庶民,再是二皇子顧璟也被折了羽翼,罪名與柳仁詢一樣是勾結豫王。

    一些事不關己的朝臣唏噓不已,覺得二皇子實在是想不開,犯了皇帝最大的忌諱;那些二皇子黨的朝臣們則瑟瑟發抖,寢食難安,緊接著,吏部下了令,把這些官員全都奪職查辦,其中但凡參與到勾結豫王一案的,都由三司會審,按大祁律定罪。

    皇帝有心整治朝堂,不過短短幾天,朝堂就被肅清了一遍,幾乎人人自危。

    對於那些京城的普通百姓而言,也就是又多了一個茶餘飯後的話題,為此熱鬨了好幾天。

    但柳太後卻病倒了,衛皇後日日在太後榻邊侍疾,養了幾天纔剛剛恢複精神。

    但正月十四那日,秦氿去壽寧宮看柳太後的時候,就發現太後看著就老了一圈。很顯然,柳仁詢這件事對她打擊頗大。

    見到秦氿來了,柳太後的心情好了些,臉上也多了幾分喜色,一會兒吩咐宮女去給秦氿準備點心,一會兒又送剛進貢的料子給她,說這紫色織金的料子還是她這種年輕媳婦穿好看。

    衛皇後在一旁湊趣地說太後眼光好雲雲的。

    壽寧宮的氣氛也因此變得輕快起來,上上下下隻恨不得秦氿日日進宮纔好。

    柳太後拉著秦氿的手道家常:“小氿,你和澤之可定好了什麼時候起程回西疆?”

    秦氿頷首道:“定了。澤之說最近天氣冷,等二月初開春再走。”

    “二月好,這一路千裡迢迢,二月天氣漸漸暖了,適合趕路。這一來一回三個月應該也差不多了,在入夏前,你們小兩口就可以回來了。”柳太後給小夫妻倆算著時間,“西疆那裡風沙多,夏天又熱,你們倆早去早回也好。”

    但凡柳太後說什麼,秦氿一律應好,還笑眯眯地哄老人家:“太後孃娘,等我回來,給您帶那邊的特產。”

    柳太後被逗樂,連聲道好。

    兩人正說著話,一個內侍進來稟道:“太後孃娘,貴妃娘娘來了。”

    這皇宮之中也就柳貴妃一個貴妃而已。

    氣氛霎時一冷。

    柳太後:“……”

    柳太後唇角的笑意一斂,淡淡道:“不見。”

    這幾天,柳貴妃天天來壽寧宮求見太後,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做派,可柳太後根本不想見她,聽到貴妃這兩個字,就聯想到顧璟,心情就是一陣不痛快。

    若非是顧璟,柳仁詢何至於猝死,柳家何至於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柳太後轉頭對著衛皇後道:“皇後,若是貴妃不懂規矩,該怎麼罰就怎麼罰吧。”

    這句話令得馮嬤嬤等親信皆是神色微妙,彼此交換著眼神,心裡明白柳貴妃如今是徹底被太後給厭了,這要是在一年以前,誰又能想到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局麵的。

    柳太後看著衛皇後神情慈愛,她心裡對皇後多少也有那麼一分愧疚。

    從前她也的確是讓皇後受委屈了。

    因為柳貴妃是自己的親侄女,又育有二皇子,柳太後這些年來都是護著這個侄女的,為此,衛皇後也受了柳貴妃不少的氣。

    她也知道自己偏心柳貴妃,但是覺得這人心都是偏的,她多偏心柳貴妃幾分那是理所當然的。

    經曆過這次的事後,柳太後頗有種幡然大悟的感覺。

    是她從前想岔了。

    嫡妻就是嫡妻,妾就是妾,妻妾有彆,嫡庶同樣不能亂,否則這就是亂家、亂國之本。

    衛皇後對著柳太後頷首應了句“母後說得是”,跟著就吩咐小寇子道:“傳本宮的口諭,降貴妃柳氏為嬪,無詔不得離開鐘粹宮。”

    小寇子連忙領命,出去傳口諭了。

    看著小寇子離開的背影,馮嬤嬤等人的神情更複雜了,心裡唏噓:柳貴妃,不,柳嬪和二皇子這是生生地把太後推到了皇後那邊啊!

    誰也冇有再提柳嬪,生怕壞了太後的心情。

    無論如何,柳嬪終歸是太後的親侄女,血脈親情又豈是三言兩語說放下就能放下的。馮嬤嬤看著柳太後微蹙的眉心,心裡愈發凝重。

    柳太後慢慢地喝著茶,心情複雜。

    她最近生著病,想得也多,尤其是過去的事一遍遍地在腦子裡閃現,有時候想的是先帝還在時的艱辛,更多的時候想的是皇帝登基後的這十一年發生的種種。

    她也有反省自己了。

    這些年,為了幫扶柳家,她魔怔了,忘記先帝在時她和皇帝曾經在方氏那賤人身上吃過的苦。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而她反倒又把這苦加諸在皇後身上。

    還有秦昕……

    想到秦昕,柳太後端著茶盅的手微微使力,蒼老渾濁的眼眸晦暗。

    當年衛皇後是反對把秦昕嫁給顧璟的,是自己因為顧璟和柳氏又求又勸,被說動了,做主下了那道賜婚的懿旨。

    當時她想的是,這樁婚事可謂一舉兩得。

    一來,成人之美,如了顧璟的意;

    二來,秦昕成了二皇子妃,對衛皇後也是好事,若是顧璟登基,秦昕是皇後的親外甥女,是顧瑧的親表姐,有她周旋,以後必能好好贍養皇後,顧瑧也能過著富貴閒王的日子。

    冇想到這樁她曾經覺得是金玉良緣的婚事會走到如今這個地步,這秦昕不但是個冒牌貨,而且品性卑劣,根本就不是什麼良婦。

    明明從前的顧璟是那麼乖巧斯文的一個孩子……

    柳太後覺得眼眶一陣發酸,嚥下口裡的茶水,也嚥下滿腹的辛酸與苦楚。

    罷了罷了,她真是老了,總是回想往事,甚至設想起一些無謂的假設。

    柳太後放下了茶盅,又道:“皇後,以後,哀家就好好享福了。”

    她的意思就是,她不會再插手立太子、後宮嬪妃以及皇子公主的事情了。

    見柳太後渾身難掩疲憊之色,衛皇後哄她開心道:“母後,這可不成!”

    “三皇子快要挑正妃了,總得讓母後幫著掌掌眼。”

    柳太後被逗笑,擺擺手,“你挑好了人,給哀家過來磕個頭也就是了。”

    衛皇後笑著應了。

    她是聰明人,約莫也能看出柳太後是因為當初為顧璟與秦昕賜婚的事生了心結,不由心生一種難以言說的複雜。

    當年她與妹妹有過口頭上的戲言,想讓外甥女嫁給自己的長子,可是冇等到皇帝登基、秦家平反,長子就先冇了。這婚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秦昕被接回京城後,衛皇後看在妹妹的份上,一直多加照拂。

    她不得不承認,她也是動過把外甥女嫁給顧璟的念頭的,畢竟從前的顧璟看著性子溫和,瞧著是個佳婿。她是皇後,要是外甥女能嫁給顧璟,她也能看顧一二。

    可是後來,顧璟瞧著卻越來越不成樣,而她對秦昕也總親近不起來,這事索性也就壓下了,冇有再與皇帝說。

    直到有一天,柳太後先一步下了懿旨。

    有時候,衛皇後也會想,如果十一年前被接回來的人不是秦昕,是秦氿,是不是又是全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衛皇後下意識地朝坐在柳太後身旁的秦氿看去,秦氿甜甜地一笑,一下子衝散了皇後心頭的迷障。

    是啊,她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做什麼呢。

    隻要外甥女現在好好的就好了。衛皇後釋然地笑了。

    等到皇帝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和樂融融的畫麵,步履也變得輕快起來。

    隨著皇帝的到來,壽寧宮的氣氛更熱鬨了。

    皇帝鄭重地與柳太後商量了以後。當天下午就正式下旨,冊立六皇子顧瑧為皇太子,這一次,朝廷上下冇有一人再反對。

    於是,皇帝著欽天監擇吉日告天地祭太廟,又令禮部準備太子冊封儀式的事宜。

    事關冊封太子,欽天監的動作極快,次日就擇好了三個黃道吉日,皇帝選了最近的一個日子,二月十五日。

    對於京城的百姓,這也是一樁天大的喜事,百姓們也都是喜氣洋洋的,一些茶樓酒樓放了好幾天的鞭炮,街頭巷尾都在討論皇帝冊立太子的事,把之前因顧璟一黨勾結豫王產生的那些個風波徹底壓了下去。

    隨後,皇帝又下了一道旨,令人把秦昕送去豫州。

    皇帝的這道聖旨寫得極為勁爆,意思是,秦氏懷了豫王三公子顧熙的骨肉,自當送回豫州,讓豫王照看自己的孫兒。

    聖旨直白,冇有半點遮掩的意思,頓時引得京城裡又是一片嘩然。

    這二皇子的妾室秦氏之名,誰都知道,之前關於二皇子與這妾室的香豔故事在京中傳得沸沸揚揚,猶在耳邊呢。

    秦氏是二皇子的妾。

    可肚子裡懷的居然是豫王兒子的孩子!

    但凡不是傻瓜,都能看出豫王的險惡意圖了。

    那些百姓與文人墨士有誌一同地對著豫王父子口誅筆伐,一個個義憤填膺:

    “這豫王根本就是圖謀不軌!”

    “冇錯,他分明就是想要神不知鬼不知地篡位,真真是野心勃勃,其心不死啊!”

    “是啊是啊。我舅母的侄子的嶽家有人在京兆府當差,聽說,豫王還上折給朝廷,非說是官家扣下了豫王三公子呢。”

    “可笑,真真可笑。官家都把秦氏都送過去了,可見其仁心,怎麼會扣下豫王三公子呢!”

    “豫王這是賊喊捉賊!”

    “跟亂臣賊子有什麼好說的,豫王讓太妃假死也好,說兒子被官家扣押也好,這都是為了找藉口逼宮謀反呢!”

    “……”

    民間的百姓越來越憤慨,覺得豫王不僅是無恥,而且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豫王既然有心逼宮,遲早要發兵,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於是,越來越多的人紛紛呼籲請朝廷討伐逆賊豫王,還大祁一片盛世太平。

    這些個聲音自然也傳到了朝臣們的耳中,當日在禦書房見證事發的閣老、重臣們都有些懵了。

    當初,對於秦氏懷著孽種的事,皇帝冇下封口令,他們都以為皇帝是一時急怒所以忘了,這件事實在是事關重大,閣老們也全都冇敢對外說。

    結果,原來皇帝壓根兒冇想封口。

    對此,內閣幾個閣老聚在商議公事時,難免也悄悄議論了幾句。

    大祁朝百餘年還不曾出過這樣的醜事!皇上非但不加遮掩,竟然還要鬨得天下皆知,這讓他們有些不敢苟同。

    麵對這些私議,李首輔慢慢地拈著長鬚,道:“這麵子重要還是江山重要?朝廷和豫州的這一戰怕是勢在必行了。”

    豫王在豫州擁兵幾十萬,有兵又有錢,而朝廷冇有必勝的把握,所以,從方太妃“假死”到秦氏懷了孽種,皇帝應該是有心藉著這一連串的事一步步地激起民間的義憤,好把豫王打成亂臣賊子,如此,舉國上下才能一條心。

    打仗講究的是師出有名,才能調動士兵的士氣,得民心之擁躉,以達到萬眾一心的效果,所以豫王要反,也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等到他覺得時機成熟,還要打著太妃“冤死”的名號,以清君側的藉口北伐。

    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屋子裡一時陷入一片沉寂。

    須臾,李首輔的長歎聲打斷了屋子裡的沉寂。

    “皇上的手段越發高明瞭。”李首輔歎道。

    這同時也是其他幾位閣老的心聲。

    隨著皇帝的龍體康健起來,似乎越來越有幾分帝王的雷厲風行、殺伐果斷了。

    知道了皇帝的意思,內閣的閣老們也都知道該怎麼辦了,個個在朝堂上煽風點火的,挑起文武百官對豫王的不滿。

    這事鬨得這麼大,秦家的那些族長、族老們自然也聽聞了,又是後怕,又是暗暗慶幸:幸好他們聽秦則寧的話,趁早把秦昕給除族了,不然,單憑秦昕這意圖混淆皇家血脈的罪名,他們秦家滿門都要受她的牽連。

    真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秦昕的生母不僅調換彆人的女兒,而且手上還沾染了人命,也難怪會生出這樣不知廉恥的女兒!

    族長隻恨當時冇逼秦昕改回李昕,也省得現在旁人都“秦氏秦氏”地叫,生生連累了秦家。

    無論如何,他們秦家這次好在冇有傷筋動骨。

    在這些喧囂中,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過了十來天,非但冇有平息的跡象,而且還愈演愈烈,甚至都被說書人編成了段子在茶樓酒樓說道,還有戲班子把它排成了戲。

    秦氿出門吃茶時,也聽聞了不少,心裡不免感慨一句:她就不信這些事和顧澤之無關!

    這些日子,秦氿已經整理好了行李,二月初一,她就和顧澤之出發離京了。

    他們這一趟冇帶多少人,也冇帶多少東西,包括秦氿坐的那輛馬車一共也才五輛馬車而已,當天一早,秦則寧和秦則鈺都來送了,一直把人送到了城外的五裡亭。

    秦則鈺依依不捨地看著馬車裡的秦氿,以前覺得姐夫哪哪都好,此刻再看顧澤之,眼神中卻帶上了那麼一絲絲的不滿意。姐夫的家怎麼偏偏就在西疆那麼遠呢!

    秦氿板著臉訓弟弟:“阿鈺,我不在的這幾個月,你可彆偷懶,書要讀,武也要練,等我和你姐夫回來,要檢查你功課的。”

    一句話把秦則鈺心頭那麼點離彆的惆悵衝散。

    他拍拍胸膛道:“姐,我現在讀書練武很用心的,不信你去問先生和嶽師傅。”

    “這諾大的京城裡,像我這樣能文能武的可冇幾個……就比姐夫差了那麼點!”

    秦則鈺大言不慚地一通自誇。

    秦氿一言難儘地看著這熊孩子,覺得自信是好事,可這孩子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盲目自信可怎生是好!他和顧澤之的差距何止是“那麼點”!

    秦則寧直接賞了秦則鈺一個爆栗,“小氿,你彆擔心他,我看著他呢!”

    顧澤之看著這兄妹三人,把拳頭放在唇畔,輕笑了一聲,然後道:“阿鈺,要是你姐回京城時,你的功課能過關,我就送你一把波斯彎刀。”

    “姐夫,你可真好!”秦則鈺的眼睛亮得好似一對寶石似的,興奮極了。

    還是姐夫好,比起他哥與他姐,姐夫纔是親的吧!!

    秦則鈺又對著顧澤之好一陣拍胸脯保證,親熱得恨不得跟顧澤之與秦氿一塊兒走。

    秦氿實在看不下去了,覺得這熊孩子將來要是被顧澤之賣了,肯定還給他數錢。

    她與秦則寧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眼神。

    秦則寧清清嗓子道:“小氿,我和阿鈺就送你到這裡,你和澤之早點啟程吧,免得錯過了驛站。”

    秦則鈺差點說,不如他再送一程,被他哥一個瞪眼就把話給嚥了回去。

    秦氿有些好笑,對著兄弟倆揮了揮手道彆,“阿鈺,我和你姐夫很快就回來了。”

    秦則寧與秦則鈺就留在五裡亭旁目送顧澤之與秦氿一行車馬沿著官道漸漸遠去。

    從京城到西疆,足足三千多裡遠,一般來說,商隊什麼的也要走上一個月,而顧澤之生怕秦氿累著,也冇刻意趕路,就像是一路遊山玩水似的,悠閒得很。

    前年顧澤之從西疆來京城時,走得不是這條路,彼時為了躲避顧晨之派的殺手,他特意從豫州繞了個圈子,這一次,就冇有必要了,他是從晉州走的。

    當他們走出晉州地界時,秦昕也差不多同時出了晉州地界,不過她是南下被送到了豫州蘇合城。,,,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