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1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19章字體大小: A+
     

    禦書房內, 登時就亂成了一鍋粥。

    柳太後慌忙地喊道:“快傳太醫!”

    暈倒的柳仁詢被抬去了隔壁的廂房安置,又有個內侍連忙領命去找太醫。

    宮裡本來就有太醫時刻待命,冇一會兒,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醫就來了,以最快的速度給柳仁詢診了脈, 就過來稟道:“皇上, 太後孃娘, 國公爺可能是卒中了,而且很嚴重。”

    老太醫還不知道柳仁詢被奪了爵,因此還稱呼其為國公爺。

    柳太後:“……”

    柳太後渾身疲憊,頭也在一陣陣抽痛, 令那老太醫趕緊去給柳仁詢開藥。皇帝自然冇有阻攔, 柳仁詢有罪, 罰也罰了。

    顧璟一直跪在那裡,低著頭, 整個人死氣沉沉,就像是一個活死人一樣。

    柳太後一看到他,就覺得更疲憊了。

    她不想管, 但是又不得不管。

    “說!”

    “秦昕肚子裡的那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顧璟,你說,你是不是為了帝位, 纔不顧廉恥地混淆皇家血脈……”後麵的半句話柳太後幾乎要說不下去, 但還是說了。

    她必須問個清楚明白, 她必須弄清楚是不是顧璟主動去讓秦昕爬彆人的床, 懷了彆人的孩子。

    “不是!”顧璟斷然道,臉色死白,“是秦昕!”

    最後三個字咬牙切齒, 傾注著他所有的恨意。

    顧璟根本就不敢看周圍那些朝臣,他知道他已經完了。

    他的事現在人儘皆知了,誰都不可能再擁立他為主了。

    而且,外祖父因為他卒中,命懸一線,太後為了子嗣的事又是急怒,誰都不可能再給他求情了。

    顧璟的心裡已經徹底絕望了。

    他再次道:“皇祖母,是秦昕自甘下賤,孫兒事先真不知情啊。”

    “……”柳太後攥著手裡的佛珠,看著三步外的顧璟,顧璟謊話連篇,她不知道能不能再相信他了。

    這時,沉默許久的皇帝又道:“母後,您不如問問他,這孩子是誰的。”

    顧璟聞言,直接搖頭道:“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他真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他們看,他真的是無辜的,他是被耶律欒和秦昕一步步地逼到了這份上。

    皇帝冷冷地看著他,歎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就敢跟著豫王折騰,蠢。”

    “不止冇有自知之明,而且,還蠢笨至極!”

    這屋子裡的人都是天子近臣,他們立刻就從皇帝這兩句話聽出幾分意味深長,再次麵麵相覷。

    唯有顧澤之氣定神閒,優雅地飲著茶,茶盅後的嘴角似笑非笑地勾出了一個弧度。

    顧璟心裡咯噔一下,心底又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明明他在半盞茶前還覺得最糟糕的事已經發生了,天都塌下來了,可是這一瞬,他突然有種直覺,事情似乎還能更糟!

    柳太後也聽出了皇帝話中藏話,她此刻心煩意亂,也冇心思去揣測,去思考,正要發問,話到嘴邊之時,忽然就有一道驚雷劃過心頭。

    豫王。

    皇帝不會無緣無故地在這時又提豫王,難道說……

    一旦涉及方太妃和豫王,柳太後就變得出奇的敏銳,心頭浮現了一種可能性。

    “難道說……”

    柳太後這三個字一出,顧璟以及在場的朝臣們俱朝她看了過去,凝視著她。

    柳太後此刻心情複雜,對他們灼灼的目光渾然不覺,急切地想要從皇帝那裡得到回覆,問道:“難道說,是顧熙?”

    “……”

    氣氛霎時變得十分詭異,靜得落針可聞。

    皇帝冇有說話,但是所有人都從他冷凝的神情中得到了答案,也包括柳太後和顧璟。

    顧璟:“!!!”

    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事情真的還能更糟!!!

    顧璟的薄唇輕顫不已,低低自語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他根本就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反覆地說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他的腦海中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一天的事。

    去歲冬至那天,他攜秦昕進宮赴宴,宮宴時,他藉著去淨房為由出去過一趟,卻是悄悄去了禦花園西北角的一處假山旁見顧熙。

    當時,顧熙主動提出了想與他合作:

    “璟堂兄,父王覺得你纔是大祁未來的明主,有心助你一臂之力。”

    “你放心,父王不會要這個皇位。皇上糊塗,父王也是不得已纔要清君側。”

    “事成後,皇位歸璟堂兄你,父王為攝政王,大家各得其所,璟堂兄意下如何?”

    顧熙說得真摯誠懇,可任他說得天花亂墜,顧璟也不會全信他。

    顧璟當然知道,豫王野心勃勃,對著天子之位覬覦了幾十年,他是絕對不會甘於攝政王的,他隻是想拿自己當傀儡暫時擺在帝位上而已。

    顧璟也知道,豫王為了名聲,不會背個篡位的臭名的。

    所以,對於豫王而言,最好的結果就是讓自己先坐幾年皇位,然後由自己寫下退位詔書將皇位禪讓給他。

    顧璟早就考慮過種種可能性,也想過了,等將來他登基後,他就是正統,豫王就是意圖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奸佞,屆時,自然會有保皇黨的朝臣以及各地的衛所靠向他,他隻要拿到兵權,那麼他和豫王還有一鬥之力。

    而豫王就算想要拿捏他,也會受到朝臣們的製約,除非豫王有那個魄力血洗朝堂……

    顧璟不覺得豫王會這麼做,豫王要是有這樣的決心,他早就不顧方太妃的安危,起兵北伐了。

    所以,顧璟答應了顧熙提出的合作。

    他答應了以後,唐逢春就落水了。

    他娶了唐逢春為正妃作為他和豫王府合作的誠意。

    當顧熙救走方太妃後,顧璟一度以為他又朝皇位走近了一步,他雄心勃勃,推了外祖父一步又一步,把兩人都推進了無底深淵……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秦昕懷的居然是顧熙的孩子,與秦昕有了私情的那個人竟然會是豫王三公子顧熙。

    顧璟彷彿五雷轟頂般,渾身動彈不得。

    顧澤之冷眼看著倍受打擊的顧璟。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其實顧熙的計謀拙劣至極,若非顧璟既好麵子,又野心勃勃,這種拙劣的伎倆何至於讓他沉淪至此。

    袁銘綱不動聲色地扯了下嘴角,心道:也虧得柳仁詢暈厥過去,他要是在這裡,聽到這番話,怕是要活活氣死!

    顧璟的臉上血色儘褪,白得好像死人似的,心頭又受了一次重擊。

    直到現在,他纔算是想明白了。

    豫王和顧熙父子其實根本不需要自己,如果豫王的計劃得逞的話,來日豫王大軍一旦打進京城,他們父子大可以殺了自己,然後扶持秦昕的孩子上位。

    那孩子是豫王的孫子,是豫王府的血脈。

    等到了那個時候,無論是讓孫子六七歲再改詔禪讓豫王,還是豫王自己獨攬政權,把孫子當傀儡皇帝,豫王都不吃虧,他就是這大祁的太上皇,真正的掌權人,而皇位也會一代代地從豫王子孫的手中傳下去。

    就算秦昕這一胎生下的是女兒,也隻要她再生就是了……

    一旦秦昕生下兒子,那麼自己就完全冇有利用價值了。

    那麼,等待自己的結局會是什麼?!

    顧璟雙眸瞠大,終於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從一開始,在豫王府的眼裡,他就隻是一塊踏腳石而已,甚至連傀儡都不如,不,應該說,他連當傀儡的資格也冇有。

    想明白了之後,顧璟的精氣神都被抽空了,整個人像是隻剩下了一個軀殼似的,兩眼呆滯。

    他的靈魂、他的信仰、他的執著……他的一切都被撕裂了!

    他已經是個廢人了,皇位是他受傷後唯一的執唸了。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他連當個傀儡都不夠格。

    他才發現,他竟然這麼可笑……

    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顧璟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柳太後也同樣想明白了豫王府的險惡用心,隻覺得一股怒火直衝腦門,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這手如意算盤打得可真好!”

    柳太後隻要想想差一點自己差點要把豫王的孫子當曾孫疼,就覺得像是被餵了一口餿食似的。

    柳太後的臉色簡直比顧璟還難看,唇畔的頰肉顫抖不已,脖頸中根根青筋時隱時現,氣息微喘,好像下一刻就要喘不上氣了。

    看著柳太後這副彷彿隨時會氣得暈厥過去的樣子,皇帝擔心她也中風,連忙道:“快,傳太醫。”

    內侍又急急地跑去把隔壁廂房正在給柳仁詢行鍼的老太醫傳了過來。

    禦書房裡,一團亂。

    旁邊聽了一通皇家陰私的朝臣們默默地垂眸,隻當自己不存在。

    他們也知道,皇帝不顧皇家顏麵把他們留在這裡,就是在藉此警告那些想站隊的朝臣們,彆再瞎折騰了。

    皇帝的目光冷冷地掃向他們,不怒自威,朝臣們全都默默低頭,頭皮發麻。

    須臾,前方纔傳來皇帝不冷不熱的聲音:“李首輔,你們退下吧。”

    李首輔等眾臣如釋重負,連忙作揖應聲,退下去了。這一趟進宮,令得他們這些人也是膽戰心驚,簡直就是度日如年。

    他們也都心裡明白得很,柳仁詢既然倒下了,那麼誰也無法阻攔皇帝立六皇子顧瑧為太子了。

    其他朝臣們以及袁銘綱都退下了,唯有顧澤之還留著,處理後續事宜。

    這件事看似有了個了結,其實纔剛剛開始,接下來纔是關鍵。

    這一點,皇帝和顧澤之都是心知肚明。

    宮裡亂糟糟的一片,人心浮躁,即便很多人還不知道禦書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看著進出禦書房的閣老們、錦衣衛指揮使和太醫是什麼表情,就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

    更何況,柳仁詢是站著進去的,被抬著出來的,這也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

    顧澤之從宮裡回來的時候,已經兩更天了,夜涼如水。

    對於秦氿而言,兩更天其實不算晚,可是這古人都早睡,夜裡也冇什麼娛樂活動,以至於她到這個時代才短短一年多,就養成了當年小學生的作息,早睡早起身體好。

    秦氿縮在窗邊的一把太師椅上,手裡抱著一本書冊,一邊看,一邊打著哈欠。

    就在她不知道打了第幾個哈欠時,窗外有了動靜,一道著紫色直裰的高大身形帶著夜晚的露氣走進了院子,銀色的月華柔柔地灑在他身上,給他那張白日裡溫潤的麵龐平添了幾分清冷的氣質,眉目昳麗如畫。

    他不緊不慢地走來,步伐穩健而輕巧,隻是這麼閒庭信步地邁著步伐,就有種令人愉悅的美感。

    這顏值果然是硬道理!秦氿在心裡竊笑著,趴在視窗直看著他的身影消失,目光落在院子口的幾株白梅上,心道:剛剛要是再來一陣風,下一陣梅花雨,那畫麵就更美了!

    可惜啊可惜,她手殘,不會畫畫。

    要不,她試著學學?

    她正想著,身後傳來他溫和如水的聲音:“你在看什麼?”

    他一邊說,一邊把她攬入懷中,他自己坐在太師椅上,把她抱在了他腿上,掌心隔著單薄的衣料熨燙著她的纖腰,在她腰身上輕輕地摩挲了兩下。

    “看你啊。”秦氿對上他漂亮的鳳眼,大大方方地說道,悠然地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

    顧澤之:“好看嗎?”

    秦氿:“好看。”

    顧澤之問得漫不經心,秦氿也答得順口,答完之後,她就感覺到他的掌心更炙熱了,就聽他沙啞著聲音問:“怎麼還不睡?”

    秦氿:“……”

    她當然可以很順口地答說“等你啊”,雖然真相是她今晚到現在冇睡,是因為看話本子看得欲罷不能,捨不得睡。

    再說了,這“糖”喂一口就夠了,喂得多了,今晚就彆想好好睡了。

    夜夜笙歌什麼的,很不好!

    比如今天,她之所以會睡到中午,就全怪他!

    秦氿嗔怒地斜睨了他一眼,想起今天起身時腳底發軟的感覺,就恨不得咬他一口。

    顧澤之突然就笑了,笑容愉悅,從神態到身體都完全放鬆,他抬手隨意地把她頰畔的一縷青絲撩到她的耳後,她的耳朵小巧瑩白,耳垂飽滿,此刻耳璫早就卸下了。

    他俯首在她耳朵上親了一下,聲音更低啞了:“今晚不鬨你。”

    一股酥麻的感覺從她的耳垂蔓延至全身,流遍了全身的每一根血脈,她的瞳孔變得水光瀲灩,眸光瑩瑩,比那夜空中皎潔的銀月還要璀璨。

    知道自己今晚安全了,她放肆地往他的耳垂上咬了一下,與他咬耳朵:“今天怎麼這麼晚?”

    她隻是隨口與他閒聊而已,卻冇想到這一問,還真的聽到了一則勁爆的八卦。

    顧澤之把今天發生在禦書房裡的事都說了,聽得秦氿瞌睡蟲一下子全跑了,整個人像打了雞血似的精神了起來。

    此刻再聯想過去這半年多發生的事,秦氿隻覺得心中那些散落的珠子終於串在了一起,千言萬語化為四個字:“原來如此!”

    難怪她總覺得顧璟和秦昕之間有些違和,不複中的情深義重。

    難怪那個王大夫死了。

    這麼說,顧璟還真是“忍辱負重”啊!何必呢,就算真讓他得了皇位又怎麼樣呢?!

    也不過是徒有虛名的傀儡而已。

    這時,她耳邊傳來顧澤之的聲音:“執念。”

    秦氿怔了怔,才意識到自己把最後一句話說出了口。

    她挑了挑眉,摸著下巴道:“也是。”

    中的男主顧璟,設定就是美人在懷,功成名就,現在美人冇了,他要是再冇功成的話,那多半得瘋吧。

    想象著那個畫麵,秦氿一個人傻樂了起來,眉眼彎彎。

    顧澤之雖然不知道她在樂些什麼,但他也忍不住跟著她笑了,隻是這麼看著她,就覺得心情愉悅。

    他俯首往她烏黑的發頂親……

    可就在這時,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抬起了頭,頭頂一下子撞到了他的下巴。

    他悶哼了一聲。

    “澤之!”秦氿有些緊張地去看他的嘴,他的嘴角溢位一行殷紅的鮮血。

    “冇事。”他搖了搖頭,聲音有些含糊。

    秦氿拿了一方帕子去擦他唇瓣上的血,確定出血的確實是他的嘴唇,這才鬆了口氣。

    此刻再看他微腫的下唇彷彿被人肆意□□過似的,秦氿忍不住就心生一種微妙的憐惜感,湊過去在他唇角親了一記,歎道:“可憐見的。”

    說不上是心疼,還是覺得好笑。

    她努力地忍著笑。不能笑,不能笑。

    顧澤之由著她親,然後道:“所以,你要怎麼補償我?”

    秦氿心頭一跳,隻當做冇聽到,很仔細地給他擦了嘴,又很殷勤地去給他倒了涼白開漱口。

    直到他的嘴唇不再出血,她才又回到了之前的正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顧璟他被……”她冇好意思把“閹”這個字掛在嘴邊,就做了個手刃的手勢。

    等做完了手勢,她又覺得其實連這個手勢也冇比“閹”字更文雅。

    算了。反正她也從來不是什麼斯文人。秦氿破罐子破摔地想道,一雙大眼眨巴眨巴地看著顧澤之,一臉的好奇。

    顧澤之:“……”

    顧澤之點了點頭,道:“顧璟被耶律欒刺傷之後的態度太不尋常了,不附合他的性情。”

    尤其是秦昕過門之後,顧璟與她的香豔傳聞在京中傳得沸沸揚揚,當時,顧澤之就覺得不對勁。

    “我就懷疑,他是不是傷在什麼不可明說的地方,所以暗中查了一下。”王大夫的死驗證了他的猜測。

    秦氿扼腕地嘀咕道:“你怎麼不告訴我!”害她錯過了這麼大的一個八卦!

    此時再聯想冬至那日秦昕被太醫診出喜脈的事,秦氿就覺得這事太有“內味”了。帶勁,真帶勁!

    顧澤之:“……”

    顧澤之一言難儘地看著噘嘴的秦氿,心裡無力地歎道:他再怎麼也不能跟一個冇成親的小丫頭說這些啊!

    屋子裡靜了一靜。

    在他深邃的眸光下,秦氿遲鈍地意識到這事確實有那麼些不好說。

    她接著問道:“顧璟現在怎麼樣了?”

    顧澤之道:“顧璟被錦衣衛押回了二皇子府裡,皇上說了,與他此生不再相見。”

    意思是要禁錮顧璟一輩子。

    秦氿:“……”

    以皇帝溫和的性子,能說出這種話,對顧璟,那是徹底厭了,棄了。

    但凡顧璟不是皇子,今天估計也就是一個“死”字,皇帝讓顧璟活著,怕也不過是為了一句“虎毒不食子”而已。

    顧璟雖然活著,其實也等於是死了,這輩子也冇機會再走出二皇子府,而對他這種野心勃勃一心隻想著登上皇位的人而言,如今那麼多人知道了他不為人知的秘密,他現在活著,怕是比死還要難受!

    皇帝這是從根源裡掐斷了顧璟的念想。

    秦氿唏噓了一番,又道:“那秦昕呢?”

    顧澤之冇立刻答,勾了勾紅豔的薄唇,神情顯得意味深長,一笑一睨中透出一股子魅惑來。

    秦氿一看他這表情,就覺得有故事,又給他斟了杯茶,送到他唇邊,笑得嬌豔討巧,眼波流轉。

    他挑眉,似乎在說,就這樣?

    想著他答應過今晚不鬨她的,她大膽地往他大腿上一坐,雙手攬住他的脖頸,抬首就往他嘴唇吻去,吻的是他冇有受傷的上唇,輕輕描摹……

    他很快就反客為主,一手托著她的後腦,把這個淺淺的吻加深。

    秦氿的呼吸與心跳漸漸地變得急促了起來,想說他答應過的,可是出口的卻是濃重而灼熱的氣息……

    秦氿暗道不妙,雙手鬆開了他的脖頸想後退,卻因為後腦被他的大掌壓住,動彈不得。

    早知道就不撩撥他了。秦氿後悔了。

    就在這時,她的救星來了。

    “王爺,王妃,宮裡有訊息傳來。”杜若的聲音在門簾外響起。

    自打二人從成親,杜若冇主子召喚,絕不會隨便進屋,把院子裡其他的下人們也都管得妥妥噹噹,完全不用秦氿操一點心。

    顧澤之停了下來,但嘴唇還是貼著她的,兩人氣息交纏。

    他濃密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終於鬆開了她的後腦,把唇移開了。

    秦氿急促地喘著氣,臉頰緋紅,嬌豔欲滴。

    他以手指撫過她的麵頰,問道:“出了什麼事?”溫潤的嗓音中多了一絲屬於夜晚的暗啞。

    杜若很是識趣,冇進來,就在外麵稟道:“承恩公過世了。”,,,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