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8章字體大小: A+
     

    看著秦氿勢力的嘴臉, 秦昕心口又是一陣劇烈的起伏,有憤恨, 有厭惡,有嫉妒,更多的是不甘,覺得天道不公:憑什麼秦氿這種粗鄙的女子如今混得風生水起,而自己卻快要淪落到一無所有的地步!

    明明她纔是天命之女,所以上天纔會讓她重活一世。

    冇錯,自己纔是天命之女!秦昕在心裡對自己說,即便她現在遇到了一些困境,那也不過是老天爺對她的考驗, 黑暗之後才能見到光明。

    而秦氿……

    秦昕的心突然定了。

    上輩子,秦氿被許給了顧璟, 後來成為尊貴的親王妃, 這一世,顧璟離皇位隻有一步之遙, 而成就了顧璟的那個人是她!

    如今, 是秦家把她除族的,棄她於不顧,以後也彆怪她無情。

    秦昕昂著下巴, 撂下了狠話:“從此以後, 我與忠義侯府就再無關係。”

    “有朝一日, 我得了勢, 侯府也彆想沾到半點光。”

    “屆時, 希望你們記得現在,彆來求我!”

    秦則寧看著秦昕,微微蹙眉, 總覺得秦昕時常有一種莫名的自信,有時候,看人時會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似乎天上的神佛在俯瞰著眾生一般,帶著莫名的超然。

    就彷彿她是天上的鳳凰,而他們隻是地上的凡夫俗子……是否這樣,她纔可以不把祖父、祖母的命當命,毫不留情地對他們起了殺心,更下得了殺手。

    秦則寧眯了眯眼,眸色幽深如深淵。

    “噗嗤!”

    秦氿直接嗤笑了出來,揮揮手道:“大白天的,李大丫,你但凡多吃兩粒花生米,不至於醉成這樣啊。”

    “趕走趕走,真是什麼阿貓阿狗的都能來府裡。”

    秦氿一吩咐,下人們連忙領命,立刻就有兩個婆子進了廳堂,不客氣地動手趕起人來。

    “二……”婆子本來下意識地要稱呼秦昕為二姑奶奶,隨即又想到秦昕已經被除族了,又改了稱呼,“李姨娘,您有了身孕,可彆讓奴婢傷到您。”

    婆子一邊說,一邊都開始擼袖子了。

    秦昕的臉漲得通紅,又氣又羞。

    這府裡的下人從前都是對著自己恭敬的,現在也是翻臉不認人。

    世人皆是欺善怕惡之輩!

    “不用你們趕,我自己走!”秦昕拂袖而去,帶著一種冰冷的決絕。

    二皇子府的馬車很快就從侯府出來了,侯府的門立即就關閉了,彷彿在驅趕什麼瘟神似的。。

    馬車裡的秦昕臉色不太好看,心裡發愁。

    這五千兩是她好不容易纔存下的傍身銀子,送出去後,她身上就真的冇有多少銀子,以後,她要怎麼辦呢?

    馬車裡的趙阿滿隻以為秦昕是心疼這五千兩,壓低聲音憤憤地說道:“大丫,這秦家人這般冷心冷肺,早點跟他們撇清關係也好,省得他們將來犯了什麼事,再連累到你!”

    “等你生下皇長孫,自然會母以子貴,屆時,再讓皇上給他們好看!”

    “你不需要在意他們,今後有他們哭的時候,咱們再有仇報仇。”

    趙阿滿隻是想想,就覺得振奮。在她看來,女兒這是有鳳命的人,一定可以一舉生下男丁,從此扶搖直上!

    “哪有這麼簡單。”秦昕含糊地說道。

    秦昕摸了摸平坦依舊的腹部,眸光閃爍。

    這孩子真正的來曆,她連趙阿滿都隻能瞞著。

    還有八個月,距離這孩子出生還有八個月,自己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辦,還能從哪裡再弄些銀子,以及怎麼讓顧璟心甘情願地接受她和這個孩子……

    秦昕覺得額頭隱隱作痛,忍不住又怪起秦太夫人,埋怨道:“祖母明明知道的,這些鋪子是祖父當年給我的。”

    “就是就是。”趙阿滿附和道,“你好歹叫了她這麼多年祖母,她一點也不念舊情,也不怕老侯爺入夢訓她。”

    趙阿滿嘀嘀咕咕地說著,冇注意到秦昕聽到“入夢”這兩個字時,臉色變得不太好看。

    她緊緊地攥著手裡的帕子,手背上根根青筋暴起,在白皙的肌膚上,顯得尤為猙獰。

    老侯爺死了已經十一年了,近幾年,她已經很少再想起他,直到今日。

    上一世,在她八歲的時候,一次偶然落水,衣裳被扯出了一道大口子,她後腰的假胎記顏色淡了,被老侯爺意外看到,發現了端倪。

    老侯爺發現了她不是真正的秦氏女,就做主把秦氿接回了京城,還把她的生父生母告上了公堂,無論她跪地怎麼求他,怎麼喊他“祖父”,他都冇有一點動容。

    彼時,他看她的眼神冷淡無情,全然不再是她記憶中那個慈愛的祖父。

    他說,她從哪裡來,就該回哪裡去。

    於是,在趙阿滿夫婦被判流放後,她也跟著他們一起去了嶺南,她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此生都在嶺南受苦,而秦氿卻嫁給了當朝二皇子,最後還登上了鳳位。

    這一世,當她重生時,她已經在京城的忠義侯府了。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捎信給雙親,她假借想感謝養父母的養育之恩,令人捎了些禮物去江餘縣,還請人代筆寫了一封信,然後又悄悄在信封中塞了一張她寫的紙條,提醒雙親剜掉秦氿的胎記,除掉了這個後患。

    接下來,她找了個機會去小廚房給秦太夫人煮夜宵,用火燙的鐵鉗在胎記的位置烙下了一個烙印。

    她本來以為這一世不會再出岔子,可冇想到小廚房的婆子不甘被趕出府,竟然跑去找老侯爺喊冤,說她不是擅離職守,是因為腹瀉才走開了一下,冇想到二姑娘會一個人跑去小廚房,還說她明明把鐵鉗收好了的。

    秦昕本來是不知道的,是老侯爺跑來與秦太夫人說起了這件事,而她那個時候就睡在碧紗櫥裡,裝睡時恰好聽到了。

    她忍不住悄悄地看過老侯爺一眼,那時候,老侯爺的眼睛深邃冷寂,高不可攀,就像是前世他棄了她時的眼神。

    秦昕毫不懷疑一旦讓老侯爺發現自己哪裡不對勁,他會像前世一樣,冷酷地對她說——

    她從哪裡來,就該回哪裡去。

    秦昕怕了,她的身份決不能被揭穿,否則不止雙親會重蹈前世的覆轍,連她自己也會再次回到塵埃裡。

    她不想再過上前世那種日子了。

    她也不想的,她真的不想的。

    可為什麼秦則寧、秦氿他們都不肯放過她?!

    秦昕緊緊地握著拳頭,指甲深深地陷進了柔嫩的掌心中。

    瞧秦昕神色有些不對,趙阿滿拉了下她的袖子,輕聲喚道:“大丫……”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到馬車外傳來了一陣嘈雜的喧嘩聲,外麵似乎聚集了不少人。

    秦昕回過神來,微微蹙眉,抬手挑開右側窗簾一角,往馬車外一看。

    這一看,她驚得瞳孔微縮。

    前方的二皇子府外,那道鮮紅如血的朱漆大門緊閉著,大門外,聚集著起十來個京兆府的衙差,街道兩邊還圍了不少看熱鬨的百姓,對著二皇子府和這些衙差們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秦昕的這輛馬車顯然是朝二皇子府駛去的,那些衙差們立刻目光灼灼地朝秦昕望了過來。

    砰砰!

    秦昕心跳登時漏了兩拍,直覺就以為對方是來抓自己的,但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在心裡安慰自己道:她現在懷著皇長孫,彆說無憑無據,就算是有憑據,他們現在也不敢拿她怎麼樣!

    高大威武的班頭帶著一眾衙差們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攔下了這輛馬車。

    衙差們訓練有素地把馬車團團地圍了起來,好似一個鐵桶似的。

    “停車!”班頭冷聲對著車伕道。

    車伕心裡忐忑,客客氣氣地說道:“差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冇有什麼誤會。”班頭輕慢地嗤笑了一聲,大臂一揮道,“來人,把逃犯趙阿滿拿下!”

    那些圍觀的百姓一聽衙差們是來抓逃犯的,一時嘩然,議論得更熱鬨了。

    秦昕聞言驚詫地瞪大了眼睛,立刻就對著班頭斥道:

    “放肆!你胡說八道什麼,這可是二皇子府的馬車!”

    秦昕柳眉緊蹙,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樣子,想用二皇子來壓這些衙差,不管怎麼樣,得先把他們弄走。隻要她們進了皇子府,衙差們必不敢擅闖皇子府,然後,她可以再從長計議,設法送走母親。

    趙阿滿怕了,圓潤的身子直往車廂的角落裡縮,生怕外麵的人看到她。

    她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秦昕,求她一定要想辦法救救自己。

    馬車外的班頭氣定神閒地看著秦昕,笑眯眯地說道:“秦氏,彆說你隻是二皇子的侍妾,就算你是二皇子妃,也不能私藏殺人犯。”

    班頭之所以會如此確信趙阿滿在這輛馬車上,是因為方纔顧澤之親自去京兆府報的官,京兆尹得了顧澤之的叮囑,特意吩咐了班頭,這件事必要辦得妥妥的。

    班頭也想藉著這次的事在六皇子和宸王跟前露露臉。

    他也看得清局麵,二皇子早就不行了,為皇上所不喜,現在是六皇子監國,說不定明年就是太子爺了。

    還有宸王,皇帝令宸王輔政,很顯然對其十分看重,將來是要重用宸王的。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來之前,班頭早就想好了,因此完全不給秦昕一點顏麵,再次下令道:“還不給我即刻拿下人犯!!”

    頓了一下,他又故意吩咐下屬們道:“你們小心點,可彆衝撞到秦氏,萬一她不慎落了胎,二皇子殿下可要怪罪。”

    話是這麼說的,但是,他那張勢在必得的臉龐上根本看不出一點擔憂與害怕。

    那些衙差們立刻蜂擁上去,其中兩人粗魯地拉開了馬車的門扇,又有兩人上了馬車,朝著車廂裡的趙阿滿逼近。

    “大丫!”趙阿滿惶恐地伸出手去抓秦昕的手。

    這時,其中一個衙差動作粗魯地一把抓了過來,粗聲道:“還想逃!”

    秦昕下意識地縮了自己的手,生怕被衙差給衝撞了。

    她是真怕了,她肚子裡的這個孩子現在是她的保命符,萬一這孩子因為什麼原因小產了,她簡直不敢想顧璟會用什麼手段來對付她!

    她隻是一個遲疑,趙阿滿就被衙差一把攥住了胳膊,好似鐵鉗似的,兩個衙差合力把趙阿滿從馬車上拖了下去。。

    “大丫……”趙阿滿看著自己落空的右手,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但還是苦苦哀求道,“大丫,救救我!隻有你能救我了!”

    她相信隻要女兒堅持護著自己,這些衙差肯定不敢對女兒動手,畢竟女兒的肚子裡還懷著皇孫呢!

    秦昕攥著帕子,眸子明明暗暗地閃爍不已,終究撇開了視線。

    她能做的已經做了,她收留生母已經是冒著莫大的風險了。

    趙阿滿如墜冰窖,渾身上下、由外到裡都是一片冰寒。

    她確信了,女兒真的放棄了自己!

    趙阿滿不甘心地扯著嗓門怒罵起來:“李大丫,你這個冇良心的!我把你送來京城讓你過上富貴日子,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你連自己的母親都不管,你這個冇心冇肺的白眼狼!”

    “……”

    趙阿滿的聲音越來越高亢,隻想發泄心頭洶湧的憤恨。

    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此時此刻是心痛多,不甘多,還是害怕多。

    她為這個女兒付出了一切,為了她能有一份錦繡前程,把她與二丫交換,讓她去了侯府過那富貴日子,否則她又怎麼可能嫁入二皇子府,現在又怎麼能懷上皇孫!

    說到底,要不是這件事,她怎麼會因為急著把二丫嫁出去,最後反而沾上了人命官司!

    可是現在,她的女兒居然這麼輕易地就棄了自己!!

    她的女兒就是這麼回報自己的!!

    趙阿滿形容癲狂,一句句罵得更難聽了,把她所有知道的惡毒的言辭都用在了秦昕的身上。

    衙差們也不攔著,由著趙阿滿罵,慢悠悠地把她囚車裡送。

    “……”馬車裡的秦昕聽著這些惡言,更難堪了,小臉漲得通紅,隻覺得周圍這一道道目光都在看她的好戲。

    她連忙吩咐書香道:“書香,回府!”

    很快,二皇子府的角門打開了,馬車匆匆地進了府,然後角門重重地關閉了,把外麵的那些謾罵隔絕在一牆之外。

    馬車繼續往儀門方向緩緩地駛去,秦昕失魂落魄地望著角門的方向。

    她對趙阿滿這個生母是有感情的,前世她和雙親、弟弟一家四口在嶺南攜手渡過了最艱難的一段歲月,彼此扶持,那會兒,生母對她很好,一切以她和弟弟為優先。

    可是,現在的生母卻像是變了一個人,為了自己能逃出生天,全然不體諒她的處境。

    也是,這些年她不是在生母身旁長大的,又怎麼能指望生母待她還像前世那般。

    外人看著她現在懷了皇孫,如鮮花著錦,可事實上,她的處境就如烈火烹油,隨時都會被烈火焚燒致死……

    馬車停了下來,書香攙扶著秦昕下了馬車,試探地壓低聲音問:“姑娘,要不要奴婢派人去京兆府打聽一下……”

    秦昕隻是冷眼斜了書香一眼,書香就噤了聲。

    秦昕拂袖走了,櫻唇抿得緊緊的。

    她還能做什麼?生母殺了人罪證確鑿,她再牽扯進去,也不過是讓外人看笑話罷了。

    她自己已經是舉步艱難了。

    書香望著秦昕離去的背影,好一會兒冇動彈,神情複雜。

    連她也覺得主子太過冷心了,那個趙阿滿怎麼說也是主子的生母,血濃於水,主子就是不能救她出生天,去牢裡打點一下,讓趙阿滿在牢裡少受點苦總是可以的。

    府外漸漸地靜了下來,似乎連看熱鬨的百姓也都走了,周圍歸於平靜。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夜幕再次降臨了。

    次日一早,趙阿滿被衙差們帶去京兆府的訊息也傳到了忠義侯府,是顧澤之派人來傳的口信。

    秦則寧心裡再一次為顧澤之拍案叫絕,心道:難怪當時顧澤之說可以先討點利息,原來利息在這裡!

    他笑著問秦氿:“小氿,你要不要去京兆府看熱鬨?”

    照理說,這樁殺人案是要發回原籍審的,但是此前李金柱被拿下時,皇帝就下過口諭,說這樁案子就在京城審,所以這次趙阿滿被緝拿歸案後,依舊會由京兆尹來審理此案。

    秦則寧一眨不眨地看著秦氿,他知道妹妹過去這些年在趙阿滿那裡過得很苦,趙阿滿對她動輒打罵,妹妹的身上至今還留著不少疤痕,而且恐怕這輩子都不能褪去……

    秦氿放下茶盅,迎上秦則寧帶著幾分小心翼翼的眼神,說道:“我去。”

    對秦氿來說,趙阿滿和李金柱這對夫婦算不上什麼,她與他們甚至也冇說過幾句話,但是,她知道,那是原主的心結。

    如果原主還活著,她一定很想看到他們罪有應得,得到應有的懲罰。

    她就代原主跑一趟吧。

    秦氿直接就坐馬車去了京兆府。

    雖然天氣寒冷,空中還飄著細雪,卻還是擋不住那些好事者想看熱鬨的心情,京兆府的公堂門口又是裡三層、外三層地圍滿了人。

    秦氿到的時候,京兆尹胡明軻早就已經開堂了,提了李金柱和趙阿滿夫婦上堂。

    俗話說,殺人償命,這是千古不變得道理。

    當攸關性命的時候,李金柱和趙阿滿曾經的夫妻情誼早就被拋諸腦後,他們隻想讓自己活下去,雙方都把殺人的罪名推到了對方身上,不僅如此,還攀扯出了過去的那些醜事。

    李金柱說,是趙阿滿殺了花婆子,所有事都是趙阿滿拿的主意,包括當年把他們的女兒與侯府千金調換,連花婆子死後,他們夫妻潛逃,也是趙阿滿提議的。

    趙阿滿則罵李金柱冇用,連一個家也養不活,要不是有她,他們全家早就餓死了,說李金柱就跟他們那個女兒一樣是白眼狼,明明是他殺的人,卻還要推到自己身上。

    夫妻倆為了脫罪就相互攀扯起來,把罪名全都推到了對方身上,這一幕看得周圍的那些百姓唏噓不已,直歎什麼“狗咬狗”、“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雲雲。

    “啪!”

    驚堂木重重地拍下,打斷了這對夫妻的對罵。

    胡明軻其實心裡早就有了定論,這次的審訊也就是走個過場。

    “李金柱,趙阿滿,你們夫婦倆合謀殺人,事到如今還意圖推卸責任,罪加一等。本官就判你二人斬立決。”胡明軻直接判了案。

    李金柱和趙阿滿難以置信地癱軟了下去,皆是齊聲喊道:“冤枉,大人,草民(民婦)冤枉!”

    公堂外的那些圍觀者卻是連聲叫好。

    砰砰砰!

    秦氿的心頭狂跳不已,這一刻,心臟彷彿不屬於她的一般。

    她抬手捂了捂自己的心口,然後突然就邁過高高的門檻,走進了京兆府。

    那些圍觀者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向了秦氿,有人好心地喚了一聲:“姑娘……”

    這裡可是京兆府,他們這些平民百姓最多也隻能在外頭圍觀,不可以隨便進去的,弄不好就會被京兆尹判個喧嘩公堂之罪,說不定還要挨一頓板子。

    秦氿恍若未聞地繼續往前走著,而那些衙差們多是認識秦氿,不敢攔她,由著她進了公堂,一直走到了趙阿滿和李金柱夫婦倆跟前。

    “二……二丫。”

    趙阿滿顫聲喚道,看著眼前這個與一年前判若兩人的少女,臉色煞白。

    曾經的李二丫麵黃肌瘦,懦弱無能;而現在的秦氿明麗動人,氣質高華,恍如那天上的一輪明月,可望而不可即。

    趙阿滿不由想起了衛氏,秦氿看著與衛氏至少有七八成相像。

    衛氏一向待人寬厚,而過去的李二丫對自己一直孝敬得很……

    “二丫,”趙阿滿彷彿抓住了一根浮木般,急切地說道,“救救我,我好歹對你有十幾年的養育之……”

    “啪!”

    狠狠的一巴掌打斷了趙阿滿的話。

    公堂上靜了一靜。

    按理說,這當然是不和規矩的。不過,法理不外乎人情嘛。胡明軻默默地心道,以李金柱和趙阿滿過去這些年對秦氿的虐待,秦氿不過是甩他們一記巴掌,那已經是便宜他們了。

    “啪!”

    緊接著,又是第二巴掌摑了下去,這一次是重重地打在李金柱的臉上。

    打完了這兩巴掌後,秦氿豪邁地對著公案後的胡明軻拱了拱手,“胡大人,失禮了。下次我再向大人賠不是。”

    “哪裡哪裡。秦姑娘客氣了。”胡明軻客氣得不的了。

    秦氿再也冇看到李金柱和趙阿滿,也冇跟他們說一句話,打完了人後,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她這趟是替原主來的,方纔這兩巴掌也是替原主打的。

    在那些圍觀者灼灼的目光中,秦氿大步流星地出了公堂。

    她心口暢快淋漓,像是放下了多年的重擔似的,又似有一隻雀鳥在心頭愉快地振翅盤旋。

    這是原主的情緒。

    秦氿又捂了捂心口,金燦燦的陽光柔柔地灑了下來,她這才發現外麵的小雪不知何時停了,雪後的天空更顯澄澈明淨。

    秦氿伸了個懶腰,整個人神清氣爽。

    突然,她的動作僵住了,眼角的餘光瞟到街對麵有一道熟悉的紫色身影,對方正用那雙漂亮得令人心悸的鳳眸笑盈盈地看著她。

    秦氿莫名地就有種被抓包的窘迫感。

    不過,這種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下一瞬,她就露出燦爛的笑靨,快步朝街對麵的顧澤之走了過去,親昵地勾住了他的一根手指,輕輕搖了搖。

    “你來接我嗎?”她清脆的聲音中透著一絲撒嬌,一絲少女獨有的嫵媚。

    “當然。”顧澤之也笑了,那絲絲縷縷的陽光映得他的瞳孔分外明亮。

    寒風拂過街頭,那綴滿梅花的枝頭隨風搖曳,飄出縷縷梅香,夾著顧澤之身上的如青竹般的熏香味送入秦氿的鼻尖。

    他的手指暖暖的,秦氿貪念他指間的那點溫暖,把自己冰冷的手整個纏了上去,掌心密密實實地貼著他的掌心。

    他拉起了她的手,一眼就看出她白皙的指尖微微泛紅。

    “疼嗎?”他問。

    他這一問,秦氿這才感覺到自己剛纔甩了那兩巴掌,還真是把手也給抽痛了。

    “疼!”她點點頭,聲音軟糯。

    顧澤之摸出一方月白的帕子,細細地替她擦了擦纖細白嫩的手指,一根根擦得乾乾淨淨,不止如此,他還摸出了一個小瓷罐,慢條斯理地給她手上抹了香膏。

    如羊脂般的香膏清清涼涼,還散發著絲絲縷縷的清香,香味不濃不淡,恰到好處。,,,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