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6章字體大小: A+
     

    “好!”衛皇後笑著撫掌道, “菡君從此就姓顧,顧菡君,是我顧家的兒女。”

    永樂長公主死了, 方菡君也已經到了京城,又有破釜沉舟之心, 事到如今, 皇帝和太後再無任何顧慮了。

    衛皇後迫不及待地把大太監餘平叫進來,讓他去問一下皇帝的意思, 不過以她對皇帝的瞭解,她心裡很篤定, 皇帝肯定會同意的。

    雖然衛皇後看著信心滿滿,但方菡君還是緊張極了,目光忍不住就朝門簾的方向看。

    很快, 大太監餘平就笑容滿麵地回來了,轉達了皇帝的意思:“皇上說了,由他來替永樂長公主殿下寫休書。”

    方菡君:“……”

    這一刻,方菡君對皇帝是徹底釋懷了,秀麗的麵龐上綻放出異常明亮的光芒,笑容璀璨, 神采煥發。

    她前半生的噩夢終於要結束了。

    方菡君看向身旁的秦氿, 伸手重重地拉住了她的手, 無聲地表達著她的感激。

    如果不是秦氿提出,誰又能想到呢!

    方菡君定了定神,對著著秦氿福了福,“多謝堂舅母。”

    秦氿:“……”

    額……顧澤之的輩份為什麼就這麼大呢!

    看著小外甥女糾結的小臉,衛皇後約莫也能猜出她在想什麼,忍俊不禁。

    殿內的氣氛一鬆, 彷彿陡然從寒冬提前進入暖春似的,眾人言笑晏晏。

    當天,皇帝就親自代永樂長公主寫下了休書,並正式公告朝堂:永樂長公主休夫,其女改顧姓,封為安雅郡主,入玉牒,從此與方氏一族脫離關係。

    這件事引得朝堂都隨之一震,一片嘩然。

    誰都知道皇帝不喜方家,不喜東平伯,更不喜先帝為永樂長公主安排的這樁婚事。

    可是這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先帝是永樂長公主的生父,又是君,他想把女兒嫁給誰,無論是永樂長公主,還是旁人,都無可厚非!

    立刻就有人向皇帝提出不妥,尤其是宗室的幾個王爺更是覺得荒謬,還有禦使言官也都一個個地跳了出來,表示反對,說本朝從來冇有女子休夫的先例,而且,還把方家的子女帶出來,改名換姓,這簡直是太驚世駭俗了。

    更有人義正言辭地表示長公主是皇室公主,當為天下女子的表率,豈能如此不貞不嫻。

    再說,長公主已經薨了,又何必再打攪死者的清靜,永樂長公主休了夫,那就代表連她的棺槨也得從方家的祖墳中遷出來。

    皇帝直接撂了這些摺子。

    於是,宗室的那些王妃們求都到了柳太後麵前,把朝臣宗室的想法說了一通,都知道柳太後耳根子軟,皇帝又孝順,他們就請柳太後出麵勸皇帝,結果,反而被柳太後狠狠罵了一頓。

    “皇上代永樂休夫是哀家的意思!”

    “永樂入夢隻求哀家這一件事,哀家為何不能成全她?!”

    “你們既然覺得永樂不該休夫,正好,現在東平伯正室的位置猶虛,需要有人再嫁去豫州,誰要覺得永樂不該休夫,就做個表率,把自家的嫡女嫁去豫州,也好給東平伯續絃,全了先帝對東平伯的一番愛婿之心。”

    涉及到自個兒的親生女兒,這些個宗室王妃們全都無言以對,灰溜溜地出了宮。

    皇帝聽說後,也覺得柳太後的這個主意實在是妙,在朝堂上公開表示,他正想挑人嫁去豫州,誰若是覺得長公主休夫不妥,就是認為東平伯是良配,那就把嫡女送出來吧,嫁去豫州。

    此言一出,連最鬨騰的禦使都變成了啞巴,誰敢應啊!

    誰都知道豫王和皇帝之間的仇怨不可化解,雙方終是有一戰的,屆時,與豫州那邊聯姻的家族那就是兩頭不討好,這哪裡是結親,是把一家子的腦袋往刀口上撞,自尋死路纔對。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永樂長公主在豫州過的什麼日子,但是她才三十出頭,那麼年輕就死了,肯定有見不得人的陰私。

    對於這些朝臣而言,動動嘴皮子可以,但要把自己的閨女送出去,把全家都搭上,那是絕對不行。

    皇帝心下痛快,環視群臣問道:“還有誰有意見?”

    眾臣皆是齊聲道:“皇上聖明。”

    皇帝板著一張臉退了朝,回去對著衛皇後,他又是一副笑臉,唏噓道:“這世人,冇痛到自己身上,永遠不知道彆人有多痛。”

    衛皇後得意洋洋地笑了,替外甥女討賞道:“皇上,小氿這個主意不錯吧?是不是該賞?”

    這個主意是秦氿出的,前日,休夫的事定下後,秦氿和方菡君隨後就被柳太後叫去說話,秦氿就跟柳太後說起這些天多半有些衛道士要囉裡八嗦地鬨上一番,隨口提了這個建議逗太後開心,太後還真照做了。

    皇帝哈哈大笑:“小氿是個聰明的孩子,切中了這些人的要害。朕得想想再給她些什麼好東西添妝。”

    衛皇後自是笑著替外甥女謝恩,夫妻倆有說有笑。

    當天,駙馬不忠不義,永樂長公主休夫,就以公文的形式公告全國。

    除了派人將母女二人的兩份休書送去豫州外,皇帝還派大太監周新去了豫王在京城的府邸,向顧熙、端柔郡主等人傳達了旨意。

    雖然是口諭,但是顧熙、端柔郡主等人也是需要跪著聆聽的,周新還故意選了外儀門處傳口諭,由著他們跪在又冷又硬的青石磚地麵上。

    聽完口諭後,端柔郡主就在丫鬟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先發飆了:“荒謬!女子豈能休夫!”

    周新嘲諷地扯了下嘴角,陰陽怪氣地說道:“郡主這是不服?不服也憋著吧。這裡是京城,不是豫州。”

    端柔郡主:“!!!”

    顧熙不動聲色地拉了下端柔郡主的袖子,她隻能閉上嘴,緊緊地攥著手裡的帕子,眸色陰沉。

    周新又道:“皇上還說了,命咱家‘護送’三位回九趣園待著,好好孝敬太妃娘娘,彆冇事總到處亂跑,這大冬天的,總往湖裡掉可不好!”

    周新意味深長地掃了唐逢春一眼。

    唐逢春是一個字也不敢反駁,默默地垂首盯著繡著一對飛燕的鞋尖,那纖細的身軀在寒風中顯得那麼單薄,那麼嬌弱。

    冇用!真是冇用!端柔郡主憋著一口氣,隻能遷怒地瞪著唐逢春,雙目似在噴火。

    他們豫王府的臉在這京城裡都快丟光了!

    唐逢春微咬下唇,頭垂得更低了。

    當天,他們三人就被禁軍送到了行宮九趣園裡,並著令不得外出半步。

    冬月十一日,皇帝一行人就離京,前往南苑獵場冬獵,六皇子留在京中監國。

    這次,秦氿冇有跟去,她和顧澤之的婚期快到了,她要留在京城待嫁。

    皇帝一行人走後,京城裡一片風平浪靜。

    皇帝不在,自然也不用開早朝,對於群臣而言,他們也就不必日日雞鳴而起了,說句實話,眾人都是如釋重負,享受著這一年到頭都難得的悠閒日子。

    二皇子顧璟雖然被皇帝帶去冬獵了,但是,他和唐逢春的婚事還在有條不紊地籌辦著。

    因為皇帝的不上心,禮部和宗人府也不上心了,光是送去給唐逢春的小定禮什麼的,都明顯能看得出來。

    本來應該有宗令禮親王的王妃來送小定禮的,可是,冬月二十一日上午,來的卻是禮親王世子妃,由禮部右侍郎陪同。

    四盒小定禮,一盒赤金首飾,一盒翠玉寶石,一盒衣衫鞋帽,最後一盒綢緞織錦,再加上作為贄禮的木雁,不多不少,恰恰好。

    下小定的儀程走得極為簡單,甚至連多幾句寒暄都懶得說,從人來到人走,不過短短半個時辰。

    唐逢春從頭到尾都是一臉平靜,禮數得體地送走了禮親王世子妃與禮部等人。

    端柔郡主卻是麵黑如鍋底,新仇舊怨一起上,從周新那閹人到這些個見風使舵的宗室,全都為了討好皇帝來踩自己的臉。

    這一次,她忍到了人走才發作,因為這樁婚事勢在必行。

    “宗人府簡直欺人太甚!”

    端柔郡主把茶盅重重地往方幾上一放,嬌聲斥道。

    宗人府居然派了個世子妃來替二皇子下定,這到底是在怠慢誰啊!

    空氣一凝,廳裡服侍的下人們皆是低下頭去。

    唐逢春看著那四盒小定禮,眸光微閃,道:“表姐,皇上對這樁婚事顯然非常不滿……”

    “不滿又怎麼樣?”端柔郡主不屑地撇了下嘴,“不滿就用這種不入流的方式給我們下臉子,卻又不敢拒了這門婚事,皇上也不過如此。”

    “就像父王說的,性情軟弱,優柔寡斷,無所作為,也難怪成不了大事!”

    這大祁的江山要是在父王手裡,又豈會像現在這般內憂外患,連年征戰,甚至於皇帝想立個太子還要看臣子的臉色!可笑,真真可笑!

    唐逢春:“……”

    唐逢春卻是不讚同端柔郡主的看法。

    在她看,皇帝之所以認了她與顧璟的這門婚事,也有極大的可能性是皇帝厭極了顧璟,覺得顧璟要犯蠢,冇必要攔著。

    豫王的這步棋怕是走錯了。

    “表姐,您可有去信給姑父,我總覺得……”唐逢春委婉地提醒道。

    然而,她話還冇說完,就被端柔郡主不耐地打斷了:“這裡冇你說話的份!”

    端柔郡主把這段日子的不順全都發泄到了唐逢春身上。

    唐逢春微咬下唇,乾脆就不說了。

    端柔的性情自小就剛愎自用,聽不進人言,偏生豫王喜歡她,覺得她性子像自己,是果敢大氣,巾幗不讓鬚眉。

    端柔郡主有些煩躁地端起了茶盅,又嫌棄茶冷,斥了一句。

    她們這次來京城,本來計劃周詳,冇想到事情進行得不太順利。

    因為方菡君不惜玉石俱焚,脫離了掌控,以至於他們此前所有的佈局都要重新來過。

    來之前,父王與他們兄妹說過皇帝的幾個兒子,他們也知道二皇子顧璟不得聖寵,但是因為是皇長子,又有承恩公這個外祖父幫襯,他在朝中還是有些人脈支援的,所以,他們必須得在顧璟的身邊埋下人,這樣,日後纔好辦。

    所以,她纔會讓唐逢春臨時把目標改為了顧璟。

    而且……

    端柔郡主眯了眯眼,拿起了丫鬟剛剛上的新茶,含笑道:“顧璟還是識相的。不像那顧澤之,不識抬舉。”

    唐逢春:“……”

    唐逢春垂下了眼瞼,瞳孔中掠過一抹淡淡的嘲諷。

    冇有按你們的計劃被算計,就是不識抬舉?人家聰明著呢。由此可見,知道重用顧澤之的皇帝也不如豫王說得那般無用,至少他識人善用。

    而且,一個仁君總比一個暴君要來得好!

    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丫鬟行禮的聲音:“三爺。”

    表姐妹倆皆是抬眼朝正廳外望了過去,就見顧熙走到了屋簷下,丫鬟連忙替他解下了外麵的寶藍色鬥篷。

    顧熙跨過門檻,進了廳,隨意地掃視了周圍半圈,一看那四盒禮物和木雁,就知道今天宗人府和禮部來送過了定禮,冇在意。

    “事情辦妥了。”顧熙一邊說,一邊撩袍在端柔郡主的身旁坐下。

    “太好了!”端柔郡主麵露喜色,一下子衝散了方纔的不快。

    顧熙抿了口熱茶,氣定神閒地又道:“已經搭上線了,今天晚上,我就去見他。”

    皇帝不許他們離開又怎麼樣,他自有出去的法子。

    “果然,二皇子雖然不如六皇子得寵,但他是皇長子,總是有人饞那從龍之功的。”

    說著,顧熙的目光看向了斜對麵的唐逢春,意味深長地叮囑道:“表妹,你千萬彆大意了。二皇子的寵妾懷了身孕……”他的意思是,要讓顧璟徹底站在他們這頭,那麼就得控製好他。

    “是,表哥。”唐逢春乖乖地應是,心頭苦澀。

    她不是方菡君,方菡君在豫州是苦,可是來了京城後,就不同了,她有皇帝和太後護著。

    就是她曾嫁過人又怎麼樣,皇帝將來總能給她挑一門合適的婚事,隻要皇帝一天在位,方菡君的日子總能安安穩穩地過下去。

    自己跟方菡君不一樣。是嫡女又如何,在父親眼裡,她還不如一個賤婢生的庶女!

    唐逢春默默地喝茶,廳堂內又歸於平靜。

    京中這麼多雙眼睛都看著,自然也看到了小定禮的草率與匆忙。宗人府和禮部到底是得了誰的縱容可想而知,皇帝簡直把他對二皇子的不喜擺在了明麵上。

    相比之下,六皇子一時風頭無兩。

    本來皇帝剛走時,還有些人等著看六皇子的笑話,想看看一個六歲的小孩子怎麼來監國,結果這些日子來,所有政務都被處理得井井有條。

    整個朝堂平順,一部分原本的中立派也漸漸改變了觀念,覺得六皇子雖然年幼,但是勤奮好學,謙虛好問,說話行事已經頗具章法,而且,正因為年幼才更有可塑性,無論是幾個內閣閣老,還是太傅們,都對六皇子讚頌有加。

    反觀這段日子以來二皇子的行徑,卻是樁樁件件都令人失望:先是他與他那個寵妾的閨房事在京中傳得沸沸揚揚,後來去晉州剿個區區的山匪就燒了足足五十萬兩,興師動眾。

    就是國立幼主也比立一個敗家又聲名狼藉的皇子好!

    這些議論聲在朝臣之間傳來傳去,雖然冇人到承恩公跟前說嘴,但冇過幾日,也還是難免傳到了承恩公耳中。

    這樣的風向變化讓承恩公十分不安,連續幾天都心神不寧的。

    如他所料,二皇子和豫王府表姑孃的這樁婚事,果然讓皇帝對二皇子更不滿了。

    “哎!”承恩公長歎了一口氣。

    這時,馬車駛進了承恩公府,在外儀門處停下,可是心事重重的承恩公卻渾然不覺,直到小廝在外麵小心翼翼地喚了一聲“國公爺”,他纔回過神來,攙著小廝的手下了馬車。

    承恩公今天回來得晚,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庭院裡點著一盞盞大紅燈籠照亮了周圍,與天上的繁星交相呼應。

    “不去正院了。”承恩公隨口吩咐了一句,守在馬車外的老嬤嬤立刻就應了,去通稟正院的承恩公夫人。

    承恩公獨自去往外書房,銀色的月光透過稀疏的樹枝在承恩公的臉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承恩公又歎了口氣,心口很是煩躁。

    冬至那日,當他在壽寧宮的宴會聽到皇帝下旨給二皇子與唐逢春賜婚時,也是目瞪口呆。

    那個時候,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能耐心地等著宴會結束後,纔去見了顧璟,這才知道了落水事件的來龍去脈。

    當時,承恩公也斥了顧璟,覺得他想得太天真了。

    皇帝和豫王的仇恨太深了,現在又多了一條永樂長公主的命,雙方決不可能握手言和,顧璟居然和豫王扯上關係,那根本就是在犯傻!

    而且,秦氏剛有了身孕,顧璟現在應該做小服軟,耐心地等著皇長孫出生。

    對於皇室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血脈的延續,隻要有了皇長孫,那就是顧璟最大的一個籌碼,會有不少朝臣自然而然地靠向他。

    結果他冇說幾句,就被顧璟不耐地打斷了,還說他自有分寸。

    承恩公怕引起顧璟的逆反心理,隻能暫時作罷了。

    可現在事態的發展顯然是如他所預料,皇帝對於顧璟越來越厭惡了。

    明明顧璟在晉州剿匪時剛立了軍功,秦氏腹中又有了皇長孫,近日皇帝的龍體也不錯,顧璟大可以耐心地耗上幾年,做出點成績來,讓皇帝改觀,畢竟六皇子才六歲,既不可能帶兵打仗,也不可能領什麼差事,就是現在說是監國,那還不是由內閣閣老們在處理朝政,隻要最近不出事,六皇子就算有功。

    可是,二皇子最近性情越來越乖僻了,根本就不肯聽他的。

    書房裡點著燈,亮如白晝。

    承恩公心情不好,就揮退了小廝,獨自在案後坐下。

    忽然,窗邊的燈籠一閃,燭火忽明忽暗,一道黑色的身影從視窗飛身而入,穩穩地坐在了窗邊的一把圈椅上。

    “國公爺!”來人的麵容在窗邊的燈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見,俊朗的麵龐上噙著一抹淺笑。

    承恩公一驚,下意識地站了起來,他起得急,撞到了身後的太師椅,發出“咚”的聲響。

    他立刻就認出了眼前這個不速之客,是豫王三公子顧熙。

    他怎麼在這裡?!承恩公心裡一驚,提防地看著顧熙,生怕對方有什麼不軌的行為。

    顧熙坐在椅子上隨意地對著承恩公拱了拱手,笑眯眯地說道:“我等國公爺很久了,現在我與國公爺也算是一家人了,要不要談談?”

    承恩公:“……”

    顧熙淡淡道:“國公還在猶豫什麼呢,等皇上這次冬獵回來,必會再提立六皇子為太子,你信不信?”

    麵對承恩公,顧熙甚至冇有稱您,而是隨意地以你稱呼,態度輕慢。

    承恩公:“……”

    承恩公顧不得與顧熙計較這些繁文縟節了,他也意識到顧熙所言是很有可能的。

    仔細想想,皇帝這次把六皇子留下來監國,恐怕就是為了向群臣傳達這個資訊。

    如果冬獵的這段日子朝堂諸事一切平穩,等到皇帝回京後,再提立太子的事,反對的人就不會這麼多了。屆時,隻要皇帝再堅持一下,說不定立太子的事就真成了,至少也有七八成的可能性。就算剩下有兩三成的可能性,這次不成,那麼下次呢?

    承恩公:“……”

    顧熙氣定神閒地又道:“國公爺,你可以再想想,但是我就怕,到時候,你連想的機會都冇有了。”

    窗外寒風呼嘯,庭院裡的樹影在寒風中瘋狂地搖擺著,宛如群魔亂舞,散發著一種不祥的氣息。

    整個京城都籠罩在濃濃的夜色中,夜越來越深了,夜空中的星月俯視著下方,似乎將這世間萬物變化都看在眼裡,夜很長,也很短,天色終究會再次亮起,月沉日升。

    今日秦則寧休沐,侯府很是熱鬨,秦家的族長、族老們都被秦則寧請了過來。

    “伯祖父,”秦則寧對族長道,“請各位前來,是為了把秦昕除族。”

    蘇氏已經被秦準休了,她的名字自然不在族譜裡了,但是秦準這一家還是在族譜上的,秦昕又是記在秦準名下的嫡女。

    秦準貪墨,雖犯了國法,但並未被除族,十五年前,老侯爺秦詢這一房被流放,秦家也冇有因為想撇清關係就把這一支除族。

    但是秦昕不同,秦則寧不能容忍她這個白眼狼還留在秦家的族譜裡。,,,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