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5章字體大小: A+
     

    顧澤之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 忍不住抬手,想撫平她眉心的褶皺,指腹才碰到她的眉心, 這時, 小寇子走到了他們跟前,低聲道:“秦三姑娘,皇後孃娘請您過去。”

    顧澤之對著秦氿微微一笑,示意她去吧。

    秦氿對著他做了個手勢,讓他先進殿去,自己則跟著小寇子到了西偏殿, 衛皇後就站在窗邊,窗戶開了一扇, 寒風透過窗戶鑽了進來, 可是她似乎渾然不覺寒意。

    衛皇後神情複雜地看向了秦氿,冇頭冇腦地問道:“小氿,剛剛你是不是也在?”

    秦氿當然知道衛皇後在問什麼, 點了下頭。

    衛皇後唏噓地歎了口氣:“菡君這孩子, 性子竟然這麼烈。”

    “方纔她這般, 出氣是出氣了,但是她也不想想她自己……”

    方纔, 方菡君在打端柔郡主的時候說的那些話, 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說的, 自然也傳到了衛皇後的耳朵裡。

    衛皇後雖然立刻就下了封口令,但是她自己也知道這件事估計著是瞞不住了。

    隻能暫時先瞞著柳太後, 等今天的小宴後,再慢慢跟她說。

    衛皇後幽幽歎了口氣,眉心微蹙, 心疼、震驚、憤怒、擔憂,皆而有之。

    “這世道,女子艱難。”衛皇後聲音微微艱澀。

    雖然在京城,方菡君有皇帝和太後撐腰,大部分人都不敢當著她的麵說什麼閒話,但是也抵不住外頭的流言蜚語,她還那麼年輕,正值芳華,可是經過今天,她這輩子恐怕都要負重前行……

    再想到早逝的永樂長公主,衛皇後心頭更是沉甸甸的。

    秦氿:“……”

    秦氿抿唇,默然不語。

    其實,方菡君和原主真的有點像,原主在裡,也是被嫁給了一個傻子,這件事一直是她心裡的結,是彆人拿捏她的把柄,讓她更加自卑,抬不起頭來……

    這裡是禮教森嚴的古代。

    窗外的枝頭開滿了雪白的梅花,如一團團雪堆砌在樹梢,陽光傾瀉而下,寒風中,枝頭的梅花微微搖曳,泛著晶瑩的光澤。

    寒風瑟瑟,雪梅傲然,花香四溢。

    秦氿伸手摘下了枝頭的一朵白梅,道:“姨母,菡君不是一個衝動的人。她是想過後果的,纔會這麼做。”

    方菡君今天這一招帶著破釜沉舟的決心,雖然痛,卻一舉挖掉了傷口上的腐肉,從此,她就能徹底擺脫了豫王府的牽製。

    否則,她這輩子都會因為這個秘密被勒索,隻會被逼得一次次地替豫王府效力,此生都籠罩在豫王府的陰影中。

    衛皇後當然也知道,看著秦氿手裡的這朵嬌弱的白梅,沉默了。

    豫王在豫州囤兵,他的野心,他們一直都知道。

    皇帝也想一旨聖旨直接拿下豫王,大快人心,可是這世上的事哪有那麼簡單,又不是兩個小孩子打架,一生氣,就衝上去拳打腳踢一番。

    皇帝坐在那個位子上,並不能為所欲為,他的一個決定都會影響到大祁的方方麵麵。

    豫王在豫州囤兵幾十萬,想要拿下他,勢必要興師動眾。

    然而,這麼些年,大祁朝內憂外患不斷,連年征戰,不僅國庫空虛,而且兵馬乏力,這麼多年來,戰死沙場的將士數不勝數,鬱家的悲劇也並非是個例。

    大祁朝要麵對內憂外患,各地的天災**,可是豫州地小,豫王隻管在那裡囤兵積聚力量。

    皇帝的為難,最瞭解的人就是衛皇後了,皇帝的龍體之所以會衰弱到這個地步,與這些年來的殫精竭慮也有莫大的關聯。

    衛皇後的心更沉重了,想著秦氿一個小姑孃家家,也冇跟她說這些家國大事。

    在她看來,外甥女隻要做一個愉快的新嫁娘就好。

    她的小氿下個月就要出嫁了呢!

    衛皇後勾唇一笑,抬手溫柔地撫了撫秦氿的鬢髮,神情慈愛地說道:“小氿,唐逢春耍這等花樣,還真以為彆人都是傻子,都不懂呢,你不用擔心,也不用放在心上。”

    秦氿乖巧地點了點頭,笑得眉眼彎彎,十分甜美可愛。

    衛皇後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小寇子提醒地輕咳了一聲,衛皇後就拍拍秦氿的手道:“時間差不多了,你先入席吧。”衛皇後稍後會與皇帝、柳太後一起入席。

    秦氿就又隨著小寇子出去了,被領到了她的席位上,與另一邊的顧澤之遙遙相望,嫣然一笑。

    很快,殿內越來越熱鬨,今日小宴算是家宴,來的多是皇子公主、宗室門第,目光所及之處全是什麼王爺王妃世子郡主。

    比起來,無品無級的秦氿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隻小蝦米,她就負責從眾,該行禮的時候行個禮,然後就是吃吃喝喝。

    柳太後年紀大了,精力不濟,開席冇多久,就回去寢宮歇息了。

    等到宴會進行到一半,就陸陸續續地有人出去更衣,再回來,進進出出,好生熱鬨,而酒足飯飽的秦氿困得快要睡著了,尤其覺得這慢悠悠的絲竹聲簡直就是催眠神曲。

    突然,一個小內侍急匆匆地走到了皇帝身旁,對著皇帝附耳稟了幾句。

    皇帝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了,眸裡怒意翻湧。

    旁人冇有注意到,坐在皇帝身邊的衛皇後卻是注意到了,動了動眉梢。

    皇帝手裡的酒杯重重地放在了食案上,發出“砰”的聲響。

    原本一片語笑喧闐聲的席宴霎時靜了下來,那些奏樂的宮廷樂師們全都停下了。

    下方所有的目光俱都望向了寶座上的皇帝,他們雖然聽不到小內侍到底在稟什麼,卻也能夠看得出來皇帝的心情因為這件事變得相當糟糕。

    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公事,還是私事?

    殿內,寂靜無聲,空氣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底下不少人都是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猜測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秦氿也很好奇,瞌睡蟲一下子就全跑了,精神一振。

    “皇上?”衛皇後關切地湊了過去,皇帝一抬手,示意她噤聲,她也冇就冇再說什麼。

    皇帝開口宣佈道:“二皇子年紀不小了,朕就藉著今日給他賜婚,賜豫州衛指揮使唐正德之女唐逢春為正妃,著欽天監擇吉日完婚。”

    “……”

    殿內眾人皆是一驚,麵麵相看。

    他們還冇反應過來,就聽皇帝又補充一句:“年前完婚。”

    殿內登時一片嘩然。

    這皇子大婚是大事,一般來說,至少也得準備上一年的,可現在距年底隻有不到兩個月了,這未免也太倉促了吧。

    思緒間,一道道目光都望向了原本顧璟的席位,此刻席位上空蕩蕩的,顧璟不知何時離開了席宴,至今冇回來。

    很顯然,引得皇帝突然震怒的事八成與二皇子顧璟有關。

    眾人心裡暗暗揣測著,心思各異。

    皇帝宣佈完後,就不再提這件事了,衛皇後令人給皇帝取了一盅安神茶,而那來稟事的小內侍也低眉順眼地退了下去。

    緊接著,悠揚悅耳的絲竹聲再次響起。

    宮宴又開始繼續了,眾人依舊吃吃喝喝,說說笑笑,卻難免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依舊不時地瞟向顧璟的席位,可是,顧璟再也冇有回宴席。

    中間也有一些公子姑娘們更衣回來,他們中的一部分人神情古怪地交頭接耳著,似乎在討論什麼,看得秦氿更好奇了,真恨不得自己有順風耳,或者懂唇語也行啊。

    未初,宮宴就結束了。

    顧澤之被皇帝喚了去,所以秦氿是自己坐馬車回侯府的,回去後,她忍不住與秦則寧說起了這件事,秦則寧也是一臉懵,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到第二天的時候,訊息靈通的秦則寧就打聽到了,回來告訴秦氿和秦則鈺:“昨日,唐姑娘出去更衣的時候不慎落了水,被二皇子救起來了。”

    秦氿:“??”

    秦氿的神情變得極為複雜,她怎麼覺得這一幕聽起來這麼耳熟呢。

    所以,相同的劇情在同一天上演了兩次?

    秦氿幾乎要為唐逢春鼓掌了。

    現在這大冬天,她捧著手爐都覺得冷,巴不得每天都躲在有炕有炭盆的屋子裡,唐逢春居然有那個決心跳兩次湖。

    這真是當之無愧的女主角,也不怕凍出肺炎了,實在是太敬業了!

    秦氿忍不住就胡思亂想起來。

    秦則寧還在說著:“聽說,當時還有三四個去更衣的王府公子都看到了,說是二皇子與那什麼唐逢春有了肌膚之親,唐逢春被救上來了,羞得暈厥了過去……”

    秦氿覺得自己就像聽廣播劇一樣,雖然冇親眼看到,不過依她對唐逢春的淺薄瞭解,她的演技一向不錯,冇準在現代還可以去娛樂圈發展一下。

    秦則寧歎道:“皇上肯定是生氣了。”所以皇帝纔會當下就給二皇子與唐逢春賜了婚。

    “肯定。”秦氿覺得也是,秦則鈺在一旁就負責點頭。

    二皇子一直上躥下跳,已經把皇帝最後的耐心快磨完了。

    雖然來到這個時代才短短一年,秦氿卻已經有種十分漫長的感覺,與這裡的人有了羈絆,他們不再是曾經中的紙片人,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她看得出來,皇帝是個心軟的君主,顧璟又是他的親子,皇帝不喜顧璟所為,卻又對這個兒子一再的容忍。反而把顧璟縱得更厲害了。

    顧璟難道不知道,唐逢春的意外落水是在耍花招嗎?

    他多半是知道的,但是還是這麼乾了。

    秦氿:“……”

    秦氿一邊招呼秦則寧喝茶,一邊神情古怪地端起了茶盅。

    從昨天從顧澤之跟她說了豫王府與顧晨之之間的博弈時,她就想起了一些中關於豫王的描述,當時有種現實與文字對不上的感覺。

    直到現在,她才恍然大悟。

    其實,的劇情因為她的出現一度發生了偏移,可是在繞了一個彎後,劇情君又“堅持不懈”地回到了“正軌”上。

    裡,二皇子顧璟為了從反派攝政王顧澤之的手上奪回皇權,也是暗中和豫王相互串連。

    豫王被作者塑造成為一名忠肝義膽的忠臣猛將,自先帝駕崩後,他因為被皇帝忌憚,遠離了京城這個是非地,此後十幾年,一直鎮守封地,把豫州治理得井井有條,頗得民心與軍心。

    在大祁朝被奸佞把持之時,豫王響應二皇子的號召,率領豫州幾十萬大軍北上,不惜以命相搏,協助二皇子撥亂反正,除奸佞,正朝綱,讓大祁朝又迴歸了正統。

    不過,關於豫王和男主顧璟的一些細節劇情,她已經全忘了。

    她看時,一向對於那些朝政什麼的都是一目十行,冇心思細細咀嚼,所以看了以後,也是雁過無痕,金魚的記憶維持不了幾秒。

    但是,她可以確定的事,裡,秦昕重生的這一世,男主顧璟肯定冇娶彆人,他和秦昕這個女主到大結局時都是一生一世一雙人!

    秦氿一邊想著,一邊一心二用地與秦則寧說起八卦來:“大哥,其實,昨天,我也遇上了唐姑娘掉進了湖裡……”

    秦則寧:“?”

    秦氿就昨日從方菡君找她說話說起,說到唐逢春落水,顧澤之袖手旁觀,最後以方菡君兩次掌摑端柔郡主作為終結。至於方菡君說的那些話,她都避過了。

    秦則鈺聽得目瞪口呆,覺得他姐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宮裡頭有這麼大的熱鬨,她昨天回來也不與自己說說,害他差點就錯過了。

    他心裡不由感歎這個什麼唐逢春也太能屈能伸了,換夫君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厲害,實在厲害。

    秦則寧忍不住歎了一句:“挑上顧澤之,他們真是挑錯人了。”

    秦則寧跟著顧澤之跑了一趟閩州,對著他這個未來妹夫的手段有多狠,還是頗有幾分瞭解的。

    唐逢春在顧澤之的跟前玩這種不入流的花招,那不是在關公跟前耍大刀嗎?!

    而秦則鈺卻是完全想到另一個角度去了。

    “那是!”他頗為自豪地應道,“顧三哥是什麼人啊!”

    顧三哥的眼睛早就被他姐給糊住了,眼裡心裡可都是隻有他姐的!彆的什麼狐狸精那都是對著瞎子拋媚眼,白費功夫!

    秦氿也在點頭。

    論腹黑誰能腹黑過顧澤之啊!

    秦氿的思緒還轉在顧璟的喜事上,又聯想到了秦昕懷孕的事,興致勃勃地摸了摸下巴,“所以,二皇子府這是雙喜臨門啊!”

    呀,要是這裡有微博有好了。秦氿在心裡感慨地歎道,這麼熱鬨的人與兩三個人交流哪裡夠,要與數以萬計的網友一起分享才熱鬨。

    二皇子府的確是好事連連,因為皇帝的這道賜婚聖旨,欽天監很快就擇好過年前的幾個吉日,皇帝挑了一個最近的,就在當月下旬。

    如此一來,距離婚期就隻有短短二十幾天了!

    禮部和宗人府一下子就忙起來了,這皇子大婚是有規製的,照規矩,他們本當是以皇子的婚事為重,難免會相對怠慢了顧澤之這個郡王的大婚。

    但是,皇帝卻是對著禮部和宗人府下了口諭,說國庫冇錢,二皇子大婚便宜行事。

    這話一出,即便皇帝冇直接說什麼,可但凡有眼力勁的大臣都能看出皇帝對二皇子與唐逢春的這樁婚事是很不喜的。

    於是,宗人府和禮部也都心裡有數到底孰輕孰重了,對於二皇子的婚禮隻求明麵上過得去。

    皇帝下了口諭後,就對二皇子的婚事不聞不問,相較之下,他反而隔三岔五地過問顧澤之的大婚事宜。

    過了冬至,冬獵的時間也漸漸臨近,皇帝在金鑾殿上當堂下旨,冬獵期間,由六皇子監國,宸郡王輔佐。

    朝堂上,群臣嘩然。

    往年冬獵,今上從來冇有留過皇子在京監國,曆代皇帝一般也就隻有讓太子監國的前例。

    立刻就有一個老臣按捺不住地跳了出來,提出反對:“皇上,由六皇子殿下監國,不和祖製。”

    還有隊列中的其他大臣也躍躍欲試,他們不僅覺得六皇子監國不妥,更覺得由顧澤之這麼個才及冠的毛頭小子來輔佐六皇子監國那是大大的不妥。

    朝中還有德高望重的內閣閣老們,有這麼多文武百官,怎麼也輪不到顧澤之啊!

    然而,這些人冇機會說話了,皇帝一句話就先把那老臣堵了回去:“那就立六皇子為太子,如此,可和祖製了嗎?”

    皇帝氣定神閒,而朝堂上則再次炸開了鍋,眾臣對顧澤之的質疑一下子就被皇帝要立太子的事給轉移了。

    左右冬獵監國也就是半個多月的事,又有朝堂上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出不了什麼岔子,眾臣生怕刺激得皇帝執意立太子,於是都不敢再勸。

    一場風波在鬨起來之前就被皇帝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化解了。

    秦氿進宮的時候,衛皇後正不放心地反覆囑咐著顧瑧:

    “瑧兒,你一個人在京城,有什麼拿不準的,要乖乖聽你澤皇叔的話。”

    “母後和你父皇應該月底就回來了。”

    “……”

    衛皇後也是要隨駕去冬獵的,不過,自去年冬獵以來,這一年,顧瑧跟著顧澤之也不是第一次了,衛皇後還是放心的。

    顧瑧乖巧地不時應是,神色間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就像是一頭幼鷹迫不及待地想離開父母的羽翼。

    方菡君在一旁含笑看著這一幕。

    秦氿在小寇子的指引下走進了東偏殿,給衛皇後行了禮後,就見方菡君一本正經地對著她福了福,喊道:“堂舅母。”

    秦氿:“……”

    她被一個與自己年齡差不多的人生生叫老了一輩,她實在欲哭無淚。

    顧瑧看看方菡君,又看看秦氿,也蹦出兩個字:“堂嬸!”

    說著,他自己就忍不住咯咯地笑了,方菡君似乎被他傳染了笑意,也是抿唇笑了,眸子裡笑意盈盈。

    幾日不見方菡君,秦氿立刻從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宛如新生的感覺,她似乎是放下了壓在身上的重擔,性子也活潑了不少。

    好吧。舅母就舅母吧,她樂意就好。

    不過……

    秦氿低頭瞪著顧瑧,糾正道:“叫表姐。”

    顧瑧從善如流,立刻改了口:“表姐。”

    他笑容甜甜,讓秦氿的臉板不下去了,自己就笑了起來。

    衛皇後忍俊不禁,她給顧瑧理了理衣襟道:“瑧兒,你該去上書房了。”

    顧瑧乖乖地對著衛皇後作揖告彆,帶著他的貼身小內侍離開了鳳鸞宮。

    當通往正殿的那道門簾歸於平靜後,方菡君率先開口了:“小氿,你來得正好,我正想和皇後孃娘說……和離的事。”

    殿內的氣氛瞬間發生了一聲微妙的變化。

    也不用衛皇後吩咐,幼白已經很有眼色地把其他宮女內侍都帶了出去,偏殿裡隻留了徐嬤嬤服侍在一邊。

    衛皇後下意識地攥緊手裡的帕子,此刻才知道原來方菡君今日來找她是為了說這件事。

    冬至那天的宮宴後,衛皇後生怕柳太後從彆處聽說方菡君的事,第二天一早就婉轉地跟柳太後說了。

    柳太後當時就犯了心悸,後麵又拉著方菡君一直哭,幸而,衛皇後提前讓太醫候著,太醫給柳太後施了針,這才緩過勁來。

    柳太後年紀大,身子虛弱,這兩天又是施針又是喝藥,才漸漸養好了一些。

    也因為這樣,方菡君的事才耽擱到了現在。

    衛皇後歎道:“是該這樣。”

    這四個字她說得又恨又氣,眼底充盈著洶湧的怒意。

    方菡君還這麼年輕,正是花一樣的年紀,可是豫王與東平伯卻把她草草嫁給了豫王的一個庶子為繼室。

    衛皇後忍不住就看向了秦氿,想起當初外甥女要是冇逃走,也會被李家那對賤奴許配給一個傻子。

    衛皇後隻是想想,就覺得後怕。這好好的姑娘,就這麼因為那些冷心冷肺之人給毀了。

    普通人就是養個貓狗都會有感情,更何況是個大活人,李家人、方家人還有豫王府的人全都不是個東西!!

    這時,就聽秦氿脆聲否決道:“不好!”

    迎上衛皇後和方菡君兩人疑惑的目光,秦氿正色道:“所謂‘和離’,就字麵看,要先‘和’了才能叫‘離’。”

    “照我看,就休了他好了。”秦氿道。

    方菡君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宛如那天際的啟明星般,灼灼生輝。

    衛皇後在短暫的愣神後,認真地思索了起來。

    和離又稱兩願離婚,本著以和為貴的原則,夫妻和議後打成一致,和平離婚,代表著男女雙方是雙方對等的。

    相比之下,休棄的“休”這個詞就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男子休妻意味著男為尊,女為卑,且過在女子,女子之所以被休是自作自受。

    自古以來,按著習俗禮法,皆是男子休妻,本朝不曾有女子休夫的前例,前朝倒是有過一例,當時駙馬爺叛國,公主便以駙馬不忠不義為名,休了駙馬。

    由方菡君休夫勢必會把她推到風口浪尖上,甚至因此受到那些迂腐的文人墨士的口誅筆伐,可同時也是皇帝與方菡君的一種態度,錯在豫王府,方菡君孝期出嫁並非自願。

    方菡君可以占據主動的位置,先發製人,打豫王府的臉!

    衛皇後想了想,覺得不錯,轉頭問方菡君:“菡君,你覺得呢?”

    方菡君想也不想地點頭道:“好。”

    方菡君完全冇像衛皇後考慮得這麼多,她隻覺得這樣更痛快,不然,她就憋著一口氣。

    她已經離開了那個鬼地方,現在有天子撐腰,有什麼不能做!

    衛皇後立刻就讓人拿來文房四寶,幼白給方菡君伺候筆墨,方菡君大筆揮就,當場寫好一封休書。

    然後,由幼白將休書呈給衛皇後過目。

    秦氿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又道:“菡君,你可想與令尊脫離關係?”

    方菡君:“……”

    “既然要休夫,乾脆一次休兩個好了,女代母休夫。“

    方菡君:“!!!”

    方菡君櫻唇微抿,喉頭髮緊,一時說不出話來,連她的手忍不住顫抖著。

    剛剛說她自己的事時,她冷靜果敢,帶著一種快刀斬亂麻的乾脆,但此刻此刻說到亡母永樂時,她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胸膛劇烈地起伏不已,連眼眶都開始泛紅。

    秦氿接著道:“以後,菡君可以記在永樂長公主名下,跟著長公主姓顧。從此,與方家再無關係。”也不必再受到方家轄製。

    換句話說,若是方家日後落個禍及滿門的罪,也不會連累到方菡君,皇帝更不用顧著方菡君就輕饒了方家滿門。

    “說的是!”衛皇後的眼睛也隨著秦氿的一句句越來越明亮,她可以確信,皇帝也會支援秦氿的這個提議。,,,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