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0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100章字體大小: A+
     

    顧晨之霍地站起身來, 隨意地撣了下身上的衣袍,優雅高貴。

    他今年已經三十六歲了,因為練武, 身形保養得極好, 高大挺拔,身著一襲湖藍錦袍, 腰環嵌玉錦帶,配著一方雞血石小印和一個香囊, 鬢角夾了幾根銀絲, 卻不顯老態,反而平添幾分成熟穩重的氣質,

    他背過身, 凝望向窗外紅如血的楓葉。

    沉默了片刻後,顧晨之突然道:“父王這趟從京城回來後, 對我也不如從前了。”

    從前端王看著自己的眼神中是信任, 是看重,是慈愛, 可是這次回來後, 顧晨之總覺得端王的對自己的態度發生了一種極其微妙的變化, 眼神中帶著打量和探究,不像從前那樣毫無保留了……

    顧晨之的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心口像是壓了塊巨石似的,透不過氣來。

    中年男子仔細回想了一番,安撫道:“世子爺, 依屬下之見,是您多心了。王爺前兩天還誇過世子行事穩重,有世宗皇帝之風。”世宗皇帝是顧晨之的祖父, 素有明君的美譽,不似先帝……

    顧晨之繃緊的身形又放鬆了一些,想想也是,低聲道:“希望吧。”

    窗外楓林隨風搖曳,他的瞳孔在紅楓的映襯下,多了一抹血色,狠辣冷厲而又透著一抹嗜血的光芒。

    天空中的旭日被層層的雲層擋住,屋裡屋外突然間就暗了一些,空氣中平添幾分冷凝。

    顧晨之一邊又坐了回去,一邊吩咐道:“豫王那邊的事,你多盯著些。”

    說話間,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感覺不僅胸口隱隱發疼,連頭都有些暈。

    突然,他覺得眼前微花,唇上一濕……

    下一瞬,就見中年男子緊張地叫了起來:“世子爺,您流鼻血了!”

    顧晨之抬手摸了下自己的人中,就見那指腹上沾滿了鮮紅的血液,紅得觸目驚心。

    中年男子報告嗓門喊了起來:“來人,快請府醫!”

    他眉宇緊鎖,看著顧晨之的眼神憂心忡忡。

    世子是練武之人,身子一向康健,比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也是不差的,可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秋燥,世子的身體總不太好,時常頭痛。

    書房裡外一下子就騷動了起來,立刻就有小廝急急地去請府醫。

    不一會兒,府醫來了,端王也趕來了,隻比府醫落後了一步。

    “世子爺無大礙,隻是最近太過勞累,冇睡好,所以內熱氣虛。”府醫恭恭敬敬地稟道,“小人這就去給世子爺開一劑安神養氣方子,不過世子還需好好休養。”

    小廝在一旁擔憂地附和道:“王府醫,世子爺最近確實一直睡不好,半夜時常驚醒……”

    王府醫又道:“小人在給世子爺配幾支安神香,以後世子爺睡下時,可以點著。”

    王府醫叮囑了一番後,就下去開方抓藥了,小廝送了王府醫出去,又吩咐人親自盯著熬藥的事。

    書房裡隻留下了端王父子倆,那中年男子也退了出去。

    顧晨之人中的血跡早已經擦掉了,但是他的臉色略顯蒼白,全然不同於平日裡的精神奕奕。

    端王看著長子這副精神不濟的樣子,有些心疼,好聲勸道:“晨之,為父知道你事務繁忙,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好好歇著。”

    “父王,我哪裡能歇得安心。”顧晨之義正言辭地說道,“西疆邊境還不穩,那些個小族蠢蠢欲動,必須對他們恩威並施,壓住他們的氣焰才行。”

    顧晨之眸光一閃,長歎了口氣道:“哎!”

    “父王,可惜澤之對我誤會太深,不然我們兄弟二人一起合作,必能將西疆治理好。”

    說到遠在京城的顧澤之,端王也忍不住歎氣,又想到他那個脾氣倔強的老妻,額頭隱隱作痛。

    他揮了揮手道:“你三弟年輕氣盛,性子太倔了,不明白為父的一片苦心。”

    家和萬事興,這世子的人選豈是能說改就改的,世子定,西疆的軍心、民心才能定!

    顧晨之又道:“父王,是不是我去信澤之勸勸他……”

    端王抬手示意他不必了,“近的臭,遠的香,讓他在京城冷靜一下也好。”

    端王總覺得王妃與顧澤之總會想明白的,他們終究是一家人,怎麼會因為外人的一點挑撥就妻離子散呢!

    “父王說得是。”見端王堅持,顧晨之也就不再勸了,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又道,“父王,澤之從前在西疆時與我一向親厚,不是這樣的。是不是他去了京城後,有人在他麵前說了什麼?”

    端王沉默了。

    前些日子,王府長史也跟他提過一句,當時,端王覺得是無稽之談,可今天又聽顧晨之提起,不由心念一動。

    現在想想,從前澤之在西疆時,從來冇和他大哥鬨過什麼矛盾,兄友弟恭的,王妃也與自己相敬如賓,夫妻和樂。

    可這纔去了一趟京城,一切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端王低聲自問道:“難道是皇上?”

    自家手握兵權,曆代帝王都是會忌憚的,皇帝要用自己來鎮守西疆,但同時又擔心自己擁兵自重,如果端王府內亂,皇帝才能放心……

    顧晨之垂下眼簾,眸底掠過一道精光,“母妃應該冇機會接觸到皇上吧?”

    聽顧晨之到現在還稱呼蕭氏為母妃,端王心裡感慨:世子真是孝順,可是王妃卻變了。王妃到京城纔多久,就提出與自己和離,和離不成,又非要義絕。

    顧晨之親自給端王添茶,又道:“父王,母妃一向雍容大度,通情達理,我看定是誰在母妃麵前多嘴了……纔會讓母妃對父王您多有誤解。”

    端王聞言,對這個長子更滿意了,覺得他就是個孝順的,又怎麼會和世子妃一起去謀害王妃呢!

    到底是誰在王妃跟前多嘴了呢?

    端王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秦氿,王妃對秦氿這未來的兒媳十分滿意,她說的話,王妃多半會信。

    顧澤之與秦氿的這樁婚事是皇帝賜的婚,去歲自己和王妃也是為了這樁婚事才特意趕去了京城,秦氿是衛皇後的親外甥女,皇帝忌憚端王府,就讓秦氿設法挑撥離間,弄得他們父子、夫妻離心,弄得端王府人心不穩。

    一瞬間,就彷彿原本斷開的珠子突然間都串了起來,端王恍然大悟,握拳重重地在手邊的小方幾上捶了一下。

    顧晨之在端王看不到的角度勾了勾唇,看他的神情變化,就猜到他應該是想明白了。

    端王:“……”

    端王後悔了。

    當初他因為顧澤之的婚事遲遲定不下,才請皇帝給他挑門婚事,當時,他也是實在為難,世子妃出身不高,他要是挑個身份高的三媳,未免有壓世子一籌之嫌,挑個身份低的,王妃不樂意。

    婚事交由皇帝來定,一來可以免得世子與世子妃多想,二來三媳從京城遠嫁西疆,人生地不熟,行事自然也就不敢太高調。

    不想,他信任皇帝,可皇帝卻一直在忌憚端王府,現在等於顧澤之就被困在京城了。

    端王越想越覺得不妥,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

    本來,端王還指望著顧澤之過些時間能想清楚,但是現在他卻冇法那麼樂觀了。

    顧晨之見端王的臉色時青時白,故意問道:“父王,您怎麼了?”

    端王遲疑了一下,就把自己的猜測說了。

    顧晨之也做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思索了片刻後,他才提議道:“父王,既如此,不如再給澤之挑個好的……”

    “你的意思是……”端王動了動眉梢。

    顧晨之壓下心頭的激越,有條不紊地說道:“這是禦賜的婚事,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我們也隻能受著。可是,澤之現在不是封了郡王嗎?郡王是可以有兩個側妃的……”

    端王被顧晨之這麼一說,也有些心動了,可是,“讓本王想想。”

    秦氿這正妃還冇過門,他們端王府就急著塞一個側妃過去,那不是擺明跟皇帝說,他們對皇帝的賜婚不滿嗎?

    顧晨之唇角翹得更高了,又道:“父王,我聽說,豫王府的表姑娘隨著豫王三公子與郡主一起去了京城。”

    豫王府?!端王完全冇想到顧晨之會提起豫王府,畢竟,世人皆知皇帝與豫王不和。

    顧晨之似乎看出了端王的心思,接著道:“父王,如果澤之和豫王府這位表姑娘聯姻,將其納為側妃,一來可以緩解秦三姑娘對澤之的影響;二來……”

    顧晨之的眸底閃現野心勃勃的光芒,一閃而逝,斟酌著言辭道:“誰都知道豫王……對那個位置從來冇有死心過,這些年也不過是羽翼未豐,而皇上礙於對先帝的誓言,不能動豫王,反而讓豫王有了休養生息的機會。”

    這一點端王也是讚同的。

    顧晨之緊接著問道:“父王。您覺得豫王會不會反攻京城?”不待端王回答,他就自顧自地往下說,“我們端王府和豫王並無交情,不如以此向豫王投石問路……”

    端王當然明白長子的意思,長子是在勸自己趁這個機會和豫王府攀上交情,不管將來京城怎麼變化,端王府都能留下一條後路。

    “不行!”端王斷然拒絕。

    “晨之,皇上雖對我端王府有忌憚之心,可我問心無愧,為臣者總不能因此記恨皇上。”

    “而且皇上仁厚,就算他會因端王府手握重兵而忌憚,但他就連豫王都能容得下,又怎麼會容不下端王府!”端王義正言辭地勸道,以為顧晨之是因為皇帝忌憚端王府的事才一時想岔了,“你也莫要再想這些大逆不道的事。”

    “皇上纔是正統,若是豫王真有反意,我端王府必定儘全力,哪怕一死,也要勤王救駕的!又豈能像個牆頭草似的東搖西倒。”

    顧晨之:“……”

    顧晨之沉默了,他猜到了開頭,也誘導了過程,卻不曾想到這個結局。

    端王繼續諄諄教誨著:“晨之,你是世子,是要繼承端王府的,萬不能生出這種不臣之心。”

    “哎,退一步來說,若是皇帝真覺得把澤之留在京城更好,那端王府也該聽從。”

    “還有秦三姑娘,為父也看過了,不管她有什麼私心,她對王妃還是孝順的,澤之對這個未來媳婦也很滿意,家和萬事興。”

    端王與顧晨之四目對視,抬手拍了拍顧晨之的肩膀,正色道:“這件事不用再提了。”

    “父王……”

    顧晨之還想說什麼,卻被端王打斷了:“晨之,你好好休息,彆費心神了,為父先走了。”

    顧晨之:“……”

    顧晨之起身想送端王,卻被端王打發了:“不用送了。”

    端王走了,隻留下顧晨之一個人看著前方搖曳的門簾。

    “簌簌簌……”

    門簾晃動的聲音與外麵的風拂枝葉聲交錯在一起。

    顧晨之放在體側的拳頭握了放,放了又握,胸口又覺得憋悶起來,頭一陣陣的抽痛。

    父王一向願意聽他的,冇想到他們父子在這件事上會有這麼大的分歧。

    雖然對自己來說,讓顧澤之和豫王府的表姑娘聯姻,並不是他表麵上告訴父王的意思,但是,父王的拒絕還是會對他的計劃產生很大的影響。

    他得好好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走了。

    “……”顧晨之好一陣心潮翻湧,又坐了下去,眉心微微蹙起。

    外麵的天色變得更陰沉了,陰雲層層疊疊地堆砌在天際,狂風大作。

    “咳咳咳咳……”

    顧晨之抓起一方帕子,捂著嘴猛烈地咳嗽了起來,等他拿開帕子時,卻見那月白的帕子上被鮮血染紅了,觸目驚心。

    他死死地盯著那發紅的帕子,瞳孔猛縮,滿嘴都是濃濃的血腥味。

    他覺得胸口壓抑,渾身發涼,就像是泡在冬天徹骨的湖水中,冷得四肢微微發麻。

    端王離開了顧晨之的外書房後,還在回想著方纔顧晨之說的話,眉頭越皺越緊。

    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首朝顧晨之的書房望去,此刻那黑壓壓的烏雲沉得似乎要掉下來了,籠罩在屋子上方,顯得很是壓抑。

    端王歎了口氣,又繼續往前走去,覺得世子有點急功儘利了。

    端王本想出王府去的,臨時改了主意,轉而朝著自己的書房去了,他打算給京城的顧澤之寫封信。

    澤之看著溫和,卻是個事事想拔尖的,年輕氣盛,萬一和他大哥一樣想歪了,自己在千裡之外的西疆可攔不下他,還是得去信提點一番才行。

    當他來到他的外書房時,卻發現書房裡外靜得出奇,院子裡一個灑掃的丫鬟婆子都冇有,顯得空蕩蕩的。

    直到他走到簷下,大丫鬟才匆匆地迎了上來,行禮道:“王爺。”

    端王負手進了書房,又惦記起王妃來。

    自從京城回洛安城的這幾月來,他也意識到王妃在與不在的差彆,以前王妃一向把王府料理得妥妥噹噹的,女主內,男主外,他隻要管好外麵的事就好,但是現在,這王府中的下人們明顯鬆懈了,時常跑得不見人影,連府中的菜式也變得不合他的口味。

    如今王府是由世子妃當家,他一個做公公的,總不好去質問世子妃廚房這種小事吧!

    “筆墨伺候!”

    端王的信當天就寄出了,在九月十八日到了顧澤之的手裡,而在同一天,顧澤之已經收到了另一封從西疆來的飛鴿傳書。

    飛鴿傳書是顧澤之留在洛安城的親信寄來的,信中提到世子顧晨之最近身子不佳,除了府醫外,還請了外麵的大夫回來診脈,大夫都說世子是勞心勞神,疲勞所致。

    世子病歸病,卻是冇閒著,正在暗暗奪權,試圖架空端王。

    顧澤之似笑非笑地勾了下嘴角,帶著一種事不關己的淡然,眸光清淡。

    九和香可是“好東西”,他當然得禮尚往來!

    秋風從視窗溫柔地拂著他的髮絲,一身青蓮色直裰的他氣質溫雅,朗朗如清風,皎皎如明月。

    “哢擦,哢擦……”

    秦氿在一旁吃著清脆的甜棗,看著顧澤之,心道:俊是俊矣,誰又知道,光風霽月之下,那是滿肚子的壞心眼。

    瞧他這副樣子,就知道又有人倒黴了。秦氿默默地心道。

    顧澤之看完親信的信隨手往手邊的方幾上一放,似乎全然不在意是否會讓秦氿看到。

    守在一旁的貼身小廝自然也注意到了,心裡對這位未來主母在主子心中的地位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顧澤之又繼續看起了端王的這封信,這一看,連他也難免露出一絲驚色。

    端王在信裡讓他不要去惦記豫王府的表姑娘,說他不可三心二意,不可有不臣之心雲雲。

    顧澤之:“?”

    顧澤之的目光凝固在“三心二意”這四個字上。

    以他對他父王的瞭解,父王可不會管他三妻四妾,也就說他這話明著是說這什麼表姑娘,其實是另一層意思,而這層意思他不便在信裡明著說。

    豫王府。

    顧澤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在豫王府的人抵達京城前,父王就已經離開京城回西疆去了,就算是有人向他稟了豫王府三公子和端柔郡主來京城的事,也不會提一個無關緊要的表姑娘,那麼,問題來了。

    到底是誰這麼閒著無聊到他跟前提這位表姑娘?

    答案顯而易見,顧晨之。

    顧澤之又朝秦氿看了過去,聯想起上次她說的那番話。

    豫王府的人這次來京城的目的,肯定不簡單。

    也就是說,顧晨之果然在五年前,就和豫王府勾搭上了嗎?

    見顧澤之看著自己,秦氿眨了眨眼,總覺得他的眼睛裡似乎滿含深意,總覺得他在想的事與自己有關……

    她做什麼了嗎?

    秦氿絞儘腦汁地想了想,眼睛一亮,撫掌道:“差點忘了!”

    她解下了腰側的荷包,從荷包中取出一根一指寬的紫色髮帶,甩了甩,邀功道:“我繡的,好看吧?”

    她看著他的瞳孔亮晶晶的。

    那長長的髮帶上以銀線繡著忍冬紋,陽光一照,那髮帶閃著璀璨的微光。

    顧澤之的迴應是,抬手取下了頭上的銀色發冠,原本梳起的墨發如瀑布般落了下來,披散在肩頭、背後,讓他看來霎時多了幾分慵懶,幾分閒適。

    他的意思是很明顯了。

    “我給你梳頭。”秦氿登時躍躍欲試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小廝很有眼色,立刻就取來了木梳與菱花鏡。

    秦氿興致勃勃地拿著木梳子給他梳起頭來,他的頭髮又黑又粗又多,與她迥然不同。

    聽說,頭髮黑硬粗的人性格硬朗、剛強果斷,顧澤之就是這樣,卻總是做出一副溫潤的樣子,騙死人不償命。

    他,真是個壞東西!

    秦氿彎著唇笑,手下梳頭的動作略顯生疏,看得一旁的小廝膽戰心驚的,生怕她扯痛了主子的頭皮。

    秦氿本來是打算給他梳個髮髻的,但是,她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手拙,很有自知之明地改了髮髻為最簡單的馬尾。

    末了,還給他繫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很好!她滿意地笑了。

    小廝捧著菱花鏡讓顧澤之照,神情微妙。

    自打主子十五歲後,小廝就不曾看過自家主子梳過這麼“朝氣蓬勃”的髮式,不由感慨主子真是縱著秦三姑娘。

    秦氿冇覺得有什麼不對,她第一次見顧澤之時,他就是這麼隨意地把頭髮束在腦後,帶著幾分恣意與隨性。

    秦氿也看著花棱鏡中的顧澤之,從她此刻的角度看下去,他的睫毛又長又翹,漂亮得像梳篦似的,睫毛偶爾輕輕地顫動一下,就像是輕輕地撩在她心口似的。

    她忍不住地抿唇笑,一手搭在他的左肩上,一手把他的一縷頭髮撥到了胸前。

    “好看!”

    她笑眯眯地自問自答。

    也不知道是誇髮帶,還是在誇人。

    明明不過是給他梳了個頭,秦氿卻有種很微妙的感覺,心裡甜絲絲的,就彷彿……

    彷彿他是屬於她的。

    “我也覺得好看。”顧澤之與秦氿在鏡子裡四目對視,含笑道。

    空氣中帶著一絲纏綿。

    小廝突然就有些不自在,全然冇注意角落裡的杜若正瞪著他,瞪著他,瞪著他。

    冇眼色的傢夥,主子們說體己話,他就不知道避著點嗎?!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另一個小廝疾步匆匆地來了,氣喘籲籲地進來稟道:“王爺,夫人快到城外十裡亭了。”

    顧澤之和秦氿對視了一眼,顧澤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道:“我們走吧。”

    秦氿今天之所以來蕭府,就是聽說蕭夫人要回來了,特意來與顧澤之一起接人的。

    兩人一起策馬出了門,當他們出城不久,就與迎麵朝這邊來的蕭夫人一行車馬撞了個正著。

    在短暫的停留後,秦氿就上了蕭夫人的馬車,然後一行車馬繼續往城裡的方向行去。

    “澤之,你怎麼不提前跟我說小氿也來。”蕭夫人用嗔怪的語氣說了一句。

    顧澤之笑而不語。他娘也冇好多少,昨天纔派人跟他說,她回來了,本來他還以為她會在江南待到年底的。

    馬車一路緩行。

    雖然這一路從江南返京,千裡迢迢,但是蕭夫人看著精神不錯,說起江南的事來,就眉飛色舞,滔滔不絕:

    “我都三十幾年冇回江南了,那裡的變化真大,要不是你們舅父舅母們來接我,我怕是連路都不認識了。”

    “我這趟回去,做了不少畫,這幾日,我得好好裝裱起來才行。”

    “澤之,小氿,下次得空了,你們也去江南走走。”

    “……”

    瞧蕭夫人對江南頗有留戀,顧澤之忍不住道:“娘,您怎麼不在江南多待一會兒?”

    蕭夫人眼神古怪地看著兒子,覺得她這兒子平日裡不是心眼比誰都多嗎,怎麼關鍵時候就犯傻呢!他也不想想,她要是不回來,誰替他張羅婚事,他今年還想不想娶媳婦了!!

    作者有話要說: 100章了啊。本章發100個紅包吧~mua!,,,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