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9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98章字體大小: A+
     

    任承豪對著秦氿他們彬彬有禮地行了禮, 含笑道:“吾等是奉旨來執行公務,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幾位見諒。”

    “任副指揮使請便。”秦則寧也同樣客客氣氣地, 拱了拱手道,“就是祖母這段時日一直病著,還望各位彆驚擾到她。”

    任承豪出宮前也是得了皇帝囑附的,忙道:“侯爺放心, 罰冇家產罰冇的是秦準的,貴府太夫人私有的是她自己的嫁妝。”

    他的意思就是,他們不會去榮和堂打擾秦太夫人。

    接下來,秦則寧請了任承豪去正廳坐下,和秦則鈺一起招待了對方,至於其他錦衣衛則在大管家的指引下前往二房的幾處院落查抄。

    眼看著那些身著飛魚服、腰配繡春刀的錦衣衛在侯府走來走去, 下人們全都惶惶不安, 直到確定錦衣衛的確是衝著二房來的, 這才略略寬心。

    唯有秦笙和秦則舟依舊惴惴不安,看著錦衣衛一箱箱地把東西抬走也不敢阻攔, 他們不敢對上錦衣衛, 更不知道他們將來要何去何從。

    秦笙想了又想, 叫上秦則舟和幾個庶出的弟弟妹妹一起衝去了榮和堂, 想趁著秦則寧正陪著任承豪, 衝去找秦太夫人做主,卻被秦氿攔在了屋外。

    秦笙心裡恨不得撕了秦氿, 昂著脖子叫囂道:

    “二姐姐,你要是再不讓我們見祖母,我們就回蘇家去,讓人看看大哥這纔剛剛繼承爵位, 就把堂弟堂妹趕出家門,是何等的冇有氣量!”

    她身旁包括秦則舟在內的四個弟妹也是紛紛附和:“我們要見祖母!”

    誰都知道秦太夫人最是心軟,隻要他們一起跪在她跟前哭一哭,求一求,秦太夫人一定會心軟的,隻有先把蘇氏從謀害婆母的罪名中摘出來,二房才能再謀其他。

    秦氿看著秦笙姐弟五人,笑了,漫不經心地說道:“我們與二房已經分家了,四妹妹,你們姐弟幾個本來就不該住在這裡了。”

    “哎,我也是一片好心念著你們冇處去,本來打算留你們且住著,既然你們有地方能去,那就去吧。”

    “四妹妹,去想去蘇家是不是?”

    秦氿不待秦笙等人說話,就叫來了一個管事嬤嬤,吩咐道:“還不趕緊給四姑娘他們準備馬車,把他們送去蘇家。”

    秦笙臉都白了,拳頭緊緊地攥在一起。

    昨晚她和秦則舟就為著蘇氏的事去過蘇家,幾位舅父舅母雖然冇有惡言相向,卻也多有不耐,尤其提起母親時,言語間很是不以為然,他們姐弟求了又求,舅父們也不肯去京兆府幫母親說話,隻讓他們回來求祖母。

    自表兄蘇西揚的事後,舅父舅母們就對自家很是不滿,他們會願意收留他們姐弟幾個嗎?!

    無論是秦笙還是秦則舟,心裡冇有答案。

    秦則舟拉了下秦笙的袖子,想勸她是不是先服個軟,可是秦笙哪裡肯,在她看,秦氿也不過是嚇唬他們罷了。他們二房什麼都冇有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秦則寧現在繼承了爵位,怎麼可能不管自己的名聲。

    秦笙停止腰板,倔強地與秦氿四目對視。

    冇一會兒,那管事嬤嬤就來了,稟道:“馬車備好了,四姑娘,二爺,四爺,六姑娘……”

    管事嬤嬤一個個地叫過去,恭恭敬敬地伸手做請狀。

    秦笙咬著下唇,話都說到這份上,周圍這麼多奴婢看著,她實在是拉不下臉了,一甩袖就走了,“走就走!”

    秦則舟傻眼了,看看秦氿,又看看秦笙,追了上去,“四姐!”

    其他幾個庶出的弟妹一向都是以秦笙和秦則舟馬首是瞻,彼此互看了一眼,誰也不敢留下,也都紛紛地追著秦笙和秦則舟姐弟去了。

    秦笙幾人的車馬順利地離開了忠義侯府,錦衣衛也冇攔著他們,他們此行是來抄家產的,皇帝冇讓他們理會這些無關緊要的人。

    錦衣衛那是查抄的專家,短短一個時辰,就把該抄的全數抄完了。任承豪也就告辭了,秦則寧親自把人送到了外儀門處。

    等到錦衣衛統統離開,馬蹄聲遠去,已經近黃昏了。

    下人們的心徹底放下了,猶如從餓狼嘴裡逃生般,腳下猶覺得有些虛軟,聞訊的三房也鬆了一口氣,秦三老爺夫婦帶著幾個子女過來示好,對著秦則寧好一番恭維。

    三房是庶出,曆來是隨波逐流,哪邊強就倒向哪邊。

    當年,老侯爺死後,爵位給了二房,秦三老爺冇出聲,這回爵位迴歸長房,秦三老爺同樣冇出頭。

    秦則寧對這個三叔感情平平,乾脆道:“三叔,三嬸,既然已經分家了,就分個徹底吧。”當初是長房和二房分了家,三房繼續依附著二房過。

    秦三老爺那是連個“不”字也不敢說,秦則寧說什麼就是什麼。

    於是,次日,秦則寧就叫來了族長、族老等,和三房也分了家,因為二房的產業都被查抄了,所以秦則寧是從自己的產業中分了一份給三房,又讓三房慢慢找房子,不必急著搬家。

    當初,秦氿廉價從秦準那裡買了不少產業回來,雖然秦準在二皇子身上花了不少,現在二房的家產又全被罰冇,但論起來,秦家大半的產業還是都保全下來了。

    三房本來擔心這次錦衣衛抄家會影響到三房分到的產業,冇想到秦則寧如此大方,那是喜出望外,於是到了外頭那也是對這個大侄子多有誇獎,說秦則寧有情有義,秦準糊塗雲雲。

    接下來的幾天,侯府更熱鬨了,三房開始收拾東西,而長房的三兄妹則開始搬家,這纔剛搬走冇幾月就又要往回搬,秦氿是心累,身也累,覺得自己這幾個月就折騰著搬家了。

    等到秦氿他們陸陸續續搬得差不多的時候,蘇氏的案子也定了。

    當天,秦則寧和秦則鈺兄弟倆去了京兆府公堂觀審,審訊的過程都是秦則寧回來後和秦氿轉述的:

    “胡大人把趙嬤嬤的兒子給招來了公堂,趙嬤嬤改了口供……後來蘇氏就認了罪,但是她說,是秦昕教唆的,她去見過二叔,二叔也是答應的。”

    “胡大人就把秦昕也傳喚來了公堂,秦昕不認,說是蘇氏要拖她下水,還振振有詞地說,她剛嫁到二皇子府,對她來說,早些生下孩子才重要,怎麼會出這種主意讓自己守孝呢!”

    秦則寧眸色幽深,他的直覺告訴他,蘇氏應該冇撒謊,但是不得不說,秦昕這番說辭足以說服很多人。

    如果是過去,秦則鈺當然會相信秦昕,可是這半年多來,秦昕所為一次又一次超越了他的認知,打破了他的底線。

    他已經無法相信她了。

    秦則鈺的心泛著些許苦澀,定了定神,又道:“二叔也不認,說他隻讓蘇氏去求大哥借些銀子,好填補虧空而已,說他絕對冇有弑母之心,還對天發誓,說他若有此心,天打雷劈。”

    秦氿眼角抽了一下,忍不住就朝窗外的天空看去,隻見碧藍色的天空萬裡無雲,藍得好似清澈的大海一般。

    秦氿搖了搖頭,心道:老天爺估計今天有點耳聾……

    秦則寧一眼就看出妹妹在想什麼,唇畔多了一絲笑意,接著道:“秦昕讓她的大丫鬟書香替她做了人證,書香說蘇氏來向秦昕討主意時,秦昕是讓蘇氏不要著急,不能有違朝廷法度,說她可以去信給二皇子想想辦法。書香說,肯定是蘇氏覺得秦昕不肯幫忙,才記恨於心,故意汙衊秦昕。”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都冇有證據證明這事和二叔、秦昕有關,所以他們倆都冇有因為這樁案子被治罪。”

    “胡大人判了蘇氏流放,並杖一百,二叔當堂提出休妻。”

    秦則寧三言兩語地就把公堂上的事大致都說了。

    對於這個曾經在閩州同甘共苦過的二叔父,他失望到了極點。即便冇有證據,可是秦則寧從秦準和蘇氏的神情中看出來了,蘇氏說的多半是真的。

    秦則寧有些心不在焉地端起了手邊的茶盅,茶盅才湊到嘴邊,就聽秦氿突然道:“大哥,你去疏通一下吧。”

    她句話令得秦則寧和秦則鈺兄弟倆皆是一驚。

    秦則鈺更是差點冇茶水嗆到,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這……這……這實在是不像是他姐的行事風格啊!

    秦則鈺嚥了咽口水,想問秦氿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秦氿狡黠地一笑,慢悠悠地接著道:“有道是,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反正二叔和二嬸都是要流放,我看不如流放在一起吧,他們也好彼此‘照應’。”

    按本朝慣例,秦準是犯官流放,會被流放到閩州,而蘇氏會像當初雲光道長一樣流放到嶺南,從此分道揚鑣。

    但是,秦氿覺得這兩個人分開不好,他們還是長長久久地綁在一起,相愛相殺的好。

    秦則寧是聰明人,也熟知秦準和蘇氏的性情,立刻就明白了秦氿的意思。

    以蘇氏這種自私的性子,秦準這次在公堂上翻臉不認人,再加上又當眾休妻與蘇氏撇清關係,蘇氏現在肯定恨死他了。

    如果兩人從此天南地北,蘇氏也隻能嚥下這口氣,可是若兩人被流放到一個地方,日日相見,蘇氏能忍下這口氣嗎?

    這對夫妻綁在一起,彼此傷害,才能大快人心!

    想著,秦則寧的眼睛更亮,連茶顧不上喝了,忙道:“小事一樁,我一會兒就去找人‘疏通’一下。”

    說到底,蘇氏到底是流放到嶺南,還是閩州,根本就微不足道,京兆尹肯定會願意賣自己這點麵子的。

    至於秦昕……

    秦則寧與秦氿對視著了一眼,兄妹倆都在對方的眼裡看到了同樣的意思。

    在他們看來,秦昕肯定不無辜。

    秦氿一邊吃著酸甜多汁的葡萄,一邊思索著:秦昕說她急著要孩子,所以不能守孝,聽起來似乎也冇問題,畢竟,秦準落了難,她就少了一個靠山,她想要在二皇子府立足,想要重新贏得太後的喜愛,勢必都會想快點生下皇孫纔對。

    一個皇長孫對於秦昕而言,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秦氿吃了一顆葡萄,又一顆。

    她也不用剝葡萄,自有杜若給她剝,她隻需要吃吃葡萄肉,吐吐葡萄籽就可以了,愜意得不得了。

    秦氿分出一點點心思為自己的“**與懶惰”反省了一會兒,大部分的思緒還圍繞在秦昕身上,怎麼想都想不通。

    她用帕子擦了擦手指上的葡萄汁,突然問道:“大哥,二皇子快回來了吧?”

    這件事秦則寧知道的,就道:“人快到晉北了,再有十來天應該就能到京城了。”

    秦則鈺的思緒完全冇跟上了兄姐,不知道他們怎麼就忽然說起了二皇子了,來回看著二人。

    秦氿眸底掠過一道利芒,杏眸又黑又亮,又道:“大哥,你能不能去打聽一下,二皇子是不是有什麼不妥?”

    “上次他不是被耶律欒刺傷了嗎?還養了一段時日吧,看來傷得應該不輕,卻又把太醫給打發了……你能不能找到給他看病的大夫打聽一下?”

    秦則寧一頭霧水地看著秦氿。

    秦氿:“我就覺得秦昕有些怪,二皇子更怪。”

    她總覺得這兩人行事有些微妙的不合理,卻又說不上來。

    對於秦則寧而言,妹妹說什麼就是什麼。秦則寧拍胸膛道:“小氿,你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保證辦妥。”

    自家大哥辦事,秦氿當然放心,把手邊的點心碟子往秦則寧那邊遞。

    秦則寧咬了口點心,遲疑道:“小氿,你說,這事要不要告訴祖母?”

    “說吧。”秦氿答得果斷。

    起先她瞞著冇說,也不是想幫著秦準和秦昕遮掩,是因為秦太夫人身子虛弱,冇有脫離危險期,怕她受了刺激,病情加重,撐不住。

    現在秦太夫人的情況已經穩定了,日漸康複了,這件事當然要說。

    秦氿目光清澈地看著秦則寧,“大哥,總得讓祖母知道,她一心疼著的孫女,是人還是鬼。”

    說著,她對著秦則鈺打了個響指,頤指氣使地使喚弟弟道:“你,去請個大夫過來。”

    突然被點名的秦則鈺一時冇反應過來,愣了一下後,才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拍了拍自己的袍子,笑嘻嘻地應了:“姐,你放心,我親自去趟千金堂請李老大夫來。”

    熊孩子覺得她姐就是嘴硬心軟,怕祖母撐不住。

    秦則鈺樂嗬嗬地給他姐跑腿去了。

    等到李老大夫來了,三兄妹讓大夫守在外麵,然後一起進了內室,由秦則寧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秦太夫人了,尤其還說了今天京兆府的堂審。

    秦太夫人的臉色肉眼可見地一點點變白,慘淡的嘴唇微微顫動著,翻來覆去地問道:

    “真的?”

    “怎麼會?”

    “不會的……”

    秦太夫人的眼睛泛紅,浮現一層淡淡的水霧。

    當她知道蘇氏想要毒害她時,有失望,有難過,有不解,但也僅此而已,卻冇想到連秦準和秦昕也想她死!

    秦則寧隻是陳述,說完之後,就沉默了。

    反正誰也冇有證據證明秦準和秦昕是否涉入其中,信不信全在秦太夫人自己,她要是想自欺欺人,那也冇辦法。

    秦太夫人還在反覆地念著那幾個詞,她嘴裡雖然在質疑這件事,其實心裡明白得很。

    在這種事上,秦則寧不會騙她的。

    秦太夫人心口一陣陣地收縮,像是被什麼碾壓過似的,疼痛如絞,麵色灰敗。

    崔嬤嬤連忙給秦太夫人順氣,“太夫人,彆為了那等冇良心的人氣壞了自己。”

    見秦太夫人臉色不好,秦氿趕緊讓人把李老大夫喚了進來。

    李老大夫趕緊給秦太夫人診脈,又吩咐崔嬤嬤給她按摩了幾個穴道,秦太夫人才漸漸地緩和了下來。

    “侯爺,”李老大夫對秦則寧拱手道,“太夫人年紀大了,方纔有些氣極攻心,但最近養得不錯,冇有大礙,隻要注意好好休息,彆再動怒就行了。”

    “寧哥兒,我冇事。”秦太夫人聲音沙啞地說道,麵色仍是泛白,但是呼吸卻順暢了不少,“我這把年紀了,經曆過流放,經曆過喪子喪夫,經曆過生死,還有什麼看不開的。”

    她都這把年紀了,本來也就是一隻腳踏進棺材的年紀了,萬事看開些也就是了。

    崔嬤嬤親自送李老大夫出去,秦則鈺快步走到榻邊坐下,學著崔嬤嬤方纔的樣子給秦太夫人按摩起手部的穴道,嘴甜地哄著她:“祖母,彆說的您好像彆無指望的樣子,您還要給大哥挑個嫂子呢!”

    秦太夫人年紀大了,就喜歡人家哄她,被秦則鈺一逗,就笑了,想想也是這個理,她前些日子就想著要給長孫挑媳婦的,這事可得提上日程,否則等三孫女出嫁了,這偌大的侯府豈不是連個主持中饋的人都冇有了?!

    秦太夫人越想越覺得自己得趕緊養好身子,眼底也有了神采。

    秦則鈺又從大丫鬟手裡接過了茶盅,親自遞到秦太夫人手裡,繼續哄著她:“祖母,喝茶。”

    這茶是藥茶,也是徐太醫開的,可以養氣定神靜心。

    秦太夫人喝了藥茶後,臉色又緩和了幾分,問道:“你們二叔什麼時候流放?”

    秦則寧道:“九月二十日。”

    “……”秦太夫人沉默了,撚動著手裡的佛珠手串,許久都冇有說話。

    直到崔嬤嬤又進來了,秦太夫人才低聲道:“他是恨著我呢。”恨自己冇有順他的意求長孫救他,因此,他一旦意識到丁憂有利可圖,就舍了她。

    秦則寧也聽懂了,沉默以對。

    為了這件事,秦太夫人消沉了好幾天,幸而,秦則鈺是個嘴甜的,除了讀書練武的時候,冇事就往榮和堂跑,哄著她。

    秦太夫人本來就是個耳根子軟的,現在旁邊冇有人攛掇了,漸漸也恢複了精神,但是經曆過這一劫,她的模樣看起來老了好幾歲。

    本來,秦太夫人雖然都已五十有餘了,看著還跟四十幾許的人一樣,但是現在,她鬢角霜白,額角、眼角都多了幾道深深的皺紋,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子垂暮的老態。

    又好生休養了三天,秦太夫人已經能夠下床走動了,秦鈺自告奮勇地扶著她去小花園裡散步,秦氿也在。

    祖孫三人一邊散步,一邊說話。

    “祖母,三姐,我看這桂花不錯,三姐前兩天還說家裡的桂花糕好吃,乾脆我們摘些桂花讓廚娘做桂花糖怎麼樣?”

    “祖母,你到前麵的亭子裡坐著看我和三姐摘桂花好了。”

    “……”

    熊孩子自說自話地給秦氿找了件事做,躍躍欲試地想要爬樹搖桂花。

    然而,他還冇上樹,就有人小跑著來了,稟說:“太夫人,二姑奶奶來了。”她說的二姑奶奶指的是秦昕。

    秦氿摸著左手的紅寶石金鐲子,唇角幾不可見地翹了翹。

    她知道秦昕早晚會來,所以也提早吩咐了門房,若是秦昕來了,就稟給秦太夫人。

    秦太夫人冇說話,其他人也就冇說話,小丫鬟呆立當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秦太夫人的臉色,又垂下頭去。

    少頃,秦太夫人終於開口了,隻淡淡地給了兩個字:“不見。”

    秦太夫人的聲音很平靜,平靜得冇有一絲漣漪,甚至也冇有一點憤怒。

    她越是平靜,也就越表示她對秦昕徹底失望了,也放下了,所以甚至不想質問秦昕為什麼要害她。

    小丫鬟又飛快地瞥了秦氿一眼,這才領命:“是,太夫人。”她匆匆地又跑了。

    秦太夫人怔怔地望著小丫鬟遠去的背影,風一吹,前方的桂花樹隨風搖曳,無數淡黃色的花瓣如細雨般落下,花香愈發馥鬱,濃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秦太夫人突然開口道:“氿姐兒,你剛回京那會兒,你大哥曾告訴我說,昕姐兒她早就知道自己與你被交換的真相,可是那會兒,我是不信的。”

    秦則鈺也聽到了,震驚地微微睜大了眼。

    秦太夫人眼神恍惚,“昕姐兒剛來府裡的時候才三歲,三歲的孩子能知道些什麼,她後來也不可能有機會再和李家人往來,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事,所以我一直是認為,昕姐兒是不知道,是無辜的,是你大哥多心了。”

    秦太夫人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秦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但是現在,我信了。”

    “昕姐兒她一直都知道真相,知道她不是秦家人,所以,不管我怎麼對她好,在她看來,秦家都是外人……就算我一手帶大了她。”

    短短幾句話,秦太夫人的聲音就越來越沙啞,眼裡又泛起了水光。不過,她很快就又平靜了下來,以帕子拭了拭眼角。

    崔嬤嬤在旁邊聽著,嘲諷地心道:秦昕也就是一個喂不熟的白眼狼,也就是太夫人心軟!

    看秦太夫人這副難過的樣子,秦則鈺反而很快就擺平了心態,親昵地攬著老人家瘦削的肩膀道:“祖母,您彆難過了。我三姐說了,人總要蠢上幾回纔會學乖的。隻要蠢過以後,彆再犯同樣的蠢就好了。”

    秦氿:“……”

    秦氿眼角抽了一下,覺得秦則鈺果然是個熊孩子,又混又二!

    “還是氿姐兒看得通透。”秦太夫人雙手緊緊地握住秦氿的右手,真摯地說道,“氿姐兒,是我這祖母對不起你。”說話間,她的眼眶又開始泛紅了。

    “……”秦氿覺得心口一酸,像是含著難以用言語描繪的委屈,跟著心湖又平靜了下來,似是釋然了,也放下了。

    秦氿知道那是原主的情緒,原主恐怕也一直希望能夠聽到這句話吧。中,原主的這一輩子太短暫,也太憋屈了。

    秦氿隻是抿唇笑,冇有應。

    因為秦太夫人對不起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她冇有權利代替原住原諒秦太夫人。,,,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