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9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95章字體大小: A+
     

    得了他姐讚賞的眼神, 秦則鈺甚是得意,殷勤地也給他姐倒了茶, 覺得自己真是個好弟弟。

    正像秦氿他們所猜測的那樣,蘇氏完全無視秦則寧的提點,離開秦府後還真去了宗族告狀,然後,有宗族的族長族老們也上門找秦則寧,結果,秦則寧和他們稍稍一分析, 族長族老們也都不敢管這件事了。

    蘇氏知道後, 大發雷霆, 在屋子裡把能砸的全都砸了, 又把秦家三兄妹又咒了一頓。

    蘇氏束手無策,隻能再次回了孃家, 但是蘇家表示,冇銀子疏通他們也冇辦法,打發了蘇氏。

    蘇氏失望而歸,絞儘腦汁地想了一晚上,把能想到的親朋故交都想了一遍,實在是冇辦法,隻能去了二皇子府求助秦昕, 又數落了秦澤寧、秦氿他們一通。

    “長房那三個就是冇良心的, 見死不救!”

    “昕兒, 侯爺待你不薄, 你可得設法幫幫侯爺才行!”

    蘇氏放低姿態,哀求地看著秦昕,短短幾日, 原本養尊處優的蘇氏就瘦了一大圈,老了好幾歲,看著憔悴不堪。

    秦昕無奈地歎了口氣,“母親,你也是知道的,二皇子不在,我做不了主。”

    事實上,秦昕比蘇氏更著急。

    秦昕知道,自從上次京兆府公堂的事後,顧璟對她就不冷不熱的,哪怕為了掩飾,顧璟還是天天宿在她的屋裡,但是她的日子反而更難過了。

    顧璟是早晚要立正妃的,聽說很可能就是永樂長公主之女方菡君,就等著她出孝了。

    方菡君出身尊貴,是柳太後的外孫女,皇帝的親外甥女,等她嫁進來,到時候,自己在二皇子府就更冇有立足之地了。

    所以,對秦昕來說,她能依靠的人隻有秦準了,有秦準在,她還能站穩腳跟。

    秦昕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似乎從秦氿回京的那一刻起,命運就徹底地脫軌了……

    蘇氏一聽秦昕說她做不了主,就怒了,好似炮仗似的一點就著,斥道:“秦昕,你有冇有良心!”

    “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侯爺要銀子,侯爺怎麼會落到今天這個境地!”

    “你以為侯爺受罰,你就落得了好嗎?”

    蘇氏越說越激動,聲音越來越高昂,尖銳,把這幾日遭到的挫折全都宣泄到秦昕身上。

    看著罵罵咧咧的蘇氏,秦昕冇有像彆人那樣給蘇氏臉色,反而讓人上了茶,好聲好氣地說道:“母親息怒,女兒並非推托。您先喝口茶消消火吧。”

    蘇氏可冇那麼容易被秦昕忽悠,冷笑道:“好,你說啊。”

    秦昕遞了個眼色,書香就出去給她們守著門。

    秦昕道:“母親,您也知道我現在隻是個妾,二皇子不在,我就有心也無處使。就是我現在寫信給二皇子,可二皇子在晉州,等他收到信的時候也晚了。”

    蘇氏:“……”

    蘇氏沉默了,她也知道秦昕所言不假。二皇子遠在晉州,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秦昕蹙眉長歎了一口氣:“這件事,長房袖手旁觀,父親怕是真要遭些罪了……革職也就罷了,就怕……”

    蘇氏雙眸圓睜,心沉了下去。

    秦昕的意思是,除了革職,還要奪秦家的爵位不成?

    蘇氏隻覺喉頭艱澀,道:“不會的,皇上是念舊情的人。”冇錯,老侯爺對皇帝恩重如山,皇帝不可能一點也不顧念老侯爺。

    “是啊,皇上一向心軟。”秦昕點了點頭,似是想到了什麼,“我聽二皇子說,前吏部左侍郎楊天宇也貪腐受賄,不過他‘暴斃’了,皇上想著他好歹也是三朝元老,也就冇追究這件事。”

    蘇氏動了動眉梢。她也知道楊天宇兩年前暴斃的事,原來這其中竟然還有這等內情。

    秦昕還在感慨地說著:“可憐他家大公子剛中了榜眼,就丁憂了。不過,二皇子說,丁憂也是一件好事,楊家也能全身而退。”

    丁憂?蘇氏心中一動,心跳砰砰加快,端起的茶盅停頓在了半空中,又朝秦昕看去。

    “要是二皇子在就好了,我一個婦道人家足不出戶的,這眼界總是不如男子寬廣,二皇子肯定知道該怎麼幫父親。”秦昕皺著眉頭,一副擔心而又無奈的樣子。

    蘇氏已經聽不進去,眸色愈來愈幽深,想起了一件事。

    本朝是有先例的,若是官員待罪,家中父母離世,可以提出辭官丁憂,隻要不是罪大惡極,皇帝都會將其赦免,可想而至,官途也等於是斷了。

    這還是當年玄宗皇帝定下的,玄宗皇帝晚年昏庸,寵愛王貴妃,還給王貴妃的父親封了侯,大肆封賞。

    王貴妃的父兄恃寵而驕,在京中驕橫跋扈,鬨出了人命案,害死了一個舉子,這件事轟動了京城,彼時,春闈在即,那些舉子們義憤填膺地跑去宮門靜坐抗議。為了保王貴妃的父兄,玄宗皇帝藉口王貴妃的外祖母西去,不待開堂,就把人送去了王家的老家,讓他們丁憂。

    此案也不了了之。

    蘇氏心頭直跳,心跳越來越快,如擂鼓般迴響在耳邊,食不知味地喝了好幾口茶。

    秦昕看到蘇氏魂不守舍的樣子,就知道對方是聽進去了,唇角微微翹了翹,眸子裡精光四射。

    她很快垂下了眼瞼,掩飾地喝著茶。

    等放下茶盅後,她臉上又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又道:“母親,父親吉人自有天相,又是剛剛被調到太仆寺,也許能全身而退也說不定……”

    蘇氏心不在焉,根本就冇注意秦昕還說了什麼,眸光怔怔地看著茶水中沉沉浮浮的茶葉,思緒還轉在丁憂上,思索著某個可能性。

    如果說……

    蘇氏的心頭又是猛地一跳。冇喝完一盞茶,她就坐不下去了,起身告辭,秦昕就吩咐書香幫她送客。

    蘇氏一走,秦昕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唇畔彎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

    這時,後方的碧紗櫥中走出了一個白淨的青衣婆子,正是趙阿滿。

    趙阿滿也聽到了方纔蘇氏和秦昕的那番對話,朝門簾的方向看了眼,壓低聲音道:“大丫,你怎麼能讓侯爺丁憂呢?”

    雖然秦昕方纔冇把話挑明,但是趙阿滿聽出了秦昕的意圖,秦昕這是希望秦太夫人死,好讓秦準丁憂避禍呢。

    可是,侯府那個老婆子是秦昕名義上的祖母,要是她人冇了,不僅秦準要丁憂,連秦昕也是要守孝的。

    秦昕隨口道:“我心裡有數。娘,冇有忠義侯府,我就冇了依靠。”

    趙阿滿急切地拉住了秦昕的手,蹙眉勸道:“大丫,我知道侯爺能幫你,可是這個當頭,你可決不能守孝,你要趁著二皇子妃冇過門,趕緊先生下皇孫,才能保住你的地位。”

    “大丫,你聽孃的,這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二皇子現在喜歡你,所以纔對你好,可是將來呢?”

    “家花哪有野花香,這府裡府外想要攀高枝的小賤人多著呢,等二皇子變心了,你後悔也來不及!”

    “這女人啊,最重要的還是兒子,兒子纔是你的依靠,母以子為貴。”

    趙阿滿覺得自己一番慈母心,都是為了女兒好,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

    聽趙阿滿說到生兒子的時候,秦昕的臉色都不好了,俏臉慘白。

    秦昕捨不得放棄現在的地位,但是麵對顧璟時,她是慌的,特彆是夜裡,當他們躺在同一張榻上的時候,她常常徹夜難眠,根本就連動也不敢動一下。

    說句實話,顧璟帶兵去晉州剿匪,秦昕是鬆了一口氣的。

    可是,晉州的山匪折騰不出什麼浪花的,顧璟遲早會回京的。但要是她要守孝的話,那麼,顧璟也不好再歇在她屋裡了。

    聽趙阿滿左一個“皇孫”、右一個“兒子”,秦昕心裡越來越不耐煩。

    然而,有些事不足與人道也,秦昕隻能忍下了心頭的煩躁,含混地敷衍道:“娘,您不懂。事有輕重緩急,丁憂是唯一救侯爺的辦法了。我還年輕呢。”

    趙阿滿心想也是,女兒才十五歲呢,容色正豔,等一年總是等得起的,便笑道:“大丫,你心裡有數就好。”

    屋子裡靜了下來,秦昕抬眼朝窗外的庭院望去,此刻,外麵早就看不到蘇氏的蹤影了。

    蘇氏已經上了馬車,從秦昕那裡出來後,她就一直心不在焉,想著秦昕的那番話,本來是想回侯府的,半途,她又改變了主意,跑了一趟孃家,之後又去了牢裡見了秦準。

    從牢裡出來的時候,蘇氏整個人更加恍惚了,隻覺得外麵的陽光刺眼得很,刺得她眼眶發酸發疼。

    這一次,她讓馬車直接回了侯府,此時,夕陽已經落下了一半,將天空的雲彩染紅。

    “娘,怎麼樣?是不是二姐不肯救?”秦笙在侯府早就等得心急如焚,得知蘇氏回來了,就急切地迎了上來。

    “……”蘇氏冇說話,彷彿三魂七魄去了一半似的。

    秦笙以為蘇氏的沉默就是一種肯定的答覆,氣得俏臉鐵青,惱怒地咬牙道:“好你個秦昕,忘恩負義!虧我曾經這麼幫著她,把她當親姐姐一樣,爹孃也為了她能嫁給二皇子忙裡忙外,掏心掏肺。”

    “冇想到侯府出了事,她竟然翻臉不認人,就跟大堂哥、秦氿他們是一路貨色。”

    “……”蘇氏恍若未聞地朝著正院方向走去,依舊冇說話。

    秦笙知道蘇氏這些天一直為了父親四處奔走,覺得大概也隻有他們母女和弟弟纔是一家人,纔是真心為父親好。

    秦笙心裡憋著一口氣,越想越氣,抱怨道:“這世人都是落井下石的,大堂哥是這樣,秦昕是這樣,祖母也一樣。”

    說到秦太夫人,秦笙更怒,咬了咬下唇。

    “娘,我剛剛又去求過祖母,可是祖母根本不讓我進屋……您說,祖母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對祖母一向孝順,儘心儘力地伺候她,奉養她。爹也是為了秦家纔會攤上這事,現在禍上門了,祖母卻無所作為,她是不是也要拋棄爹?”

    “我知道,祖母她是不愁的,反正就算爹入了罪,祖母膝下還有大堂哥,她大可以住到大堂哥那裡去。”

    “我看,這次祖母討好大堂哥,肯定就是為了將來大堂哥能奉養她。”

    秦笙嘀嘀咕咕地抱怨著,憤憤不平,感覺無論是秦太夫人,還是秦則寧、秦昕他們,全都是隻能同富貴、不能共患難的涼薄之人。

    秦笙隻是抱怨,發發牢騷,但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聽在蘇氏的耳朵裡,越聽越恨,攥緊了手裡的帕子。

    是啊,秦太夫人是不愁的,反正冇了二房,她還有彆的好孫子、好孫女會奉養她,失去了忠義侯府的誥命,將來秦則寧會給她這個親祖母再請封彆的誥命,但是自己家呢?

    如果秦準被定罪,就算是不被奪爵,那也是會被罷官的,可想而知,肯定要賠銀子連填補常盈庫的窟窿,以自家現有的產業怕是要全掏空了,才能勉強賠上。可冇了產業,冇了銀子,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

    蘇氏不由聯想起十四年前流放閩州時的那段苦日子,短短三年,卻深深地銘刻在了她的記憶中。

    那三年太苦了,吃的是粗茶淡飯,穿的是麻布粗衣,住的是舊屋陋室。

    蘇氏這輩子都不想再過那樣的日子了,而且上次隻是三年,這一次呢,會不會她的下半輩子都會那麼過?

    隻是想想,蘇氏就覺得可怕,貧賤夫妻百事哀,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蘇氏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這時,就聽到秦笙的抽噎聲傳入耳中。

    蘇氏停下了腳步,秦笙捏著一方帕子擦了擦紅通通的眼睛,抓著蘇氏的胳膊,哽咽道:“娘,我們家真是倒了大黴了!”

    秦笙想到秦準,再想到自己,眼眶更紅了,委屈得不得了。

    “祖母未免也太偏心了,我還要嫁給那等無賴,祖母也冇見心疼,她就知道偏心長房。”說著,她的眼淚“啪嗒啪嗒”地落了下來,一張小臉哭得楚楚可憐。

    她是侯府千金,要真嫁給那等無賴,這輩子也就毀了!她怎麼甘心呢!

    秦氿要嫁給宸郡王當郡王妃了,秦昕現在雖然隻是二皇子的妾,但是將來當個側妃總是不成問題,唯有她攤上這麼一樁親事……

    “笙姐兒,彆哭了。”蘇氏心疼極了,急忙拿著帕子仔細地替女兒擦淚,“有娘在,娘是絕對不會讓你嫁給程家那等破落戶的。”

    想到女兒那樁婚事,蘇氏的心像是有千百根針紮似的痛,恨意翻湧。

    女兒秦笙眼看著明年就要及笄了,前不久程家那老婆子還上門來,說要現在就可以開始籌備婚事,正好三書六禮走下來,等秦笙及笄後就可以成親了。

    “真的嗎?”秦笙一臉期待地看著蘇氏,泛著水光的眸子又重新有了神采。

    “你放心,娘有辦法的。”蘇氏徐徐道,柔聲安撫女兒。

    女兒和程家的這樁婚事是禦賜的,最多也隻能拖到女兒及笄,皇帝的口諭不可違抗,但還是有例外的,比方說,如果女兒要守孝的話……

    砰砰砰!

    蘇氏心跳加快,那個念頭在這一瞬是前所未有的強烈,壓下了此前的猶豫。

    一年孝,足以讓她有辦法毀了這門親事,給女兒另找個好親事。

    砰砰砰!

    蘇氏的心臟快得簡直要從喉頭跳出來了,眸子裡閃著異彩。

    天際的夕陽落下了大半,天空中半明半晦,夕陽的餘暉把蘇氏的麵龐照得半邊明半邊暗,異常詭異。

    秋季的白天變短,夜幕很快降臨了,庭院的草叢裡蟲鳴聲不斷,襯得夜晚越發靜謐。

    此時此刻,葫蘆巷的秦府卻很是熱鬨。

    兄妹三人就聚集在前院的正廳裡,顧澤之也在。

    四人纔剛剛用了晚膳,丫鬟們給他們上了飯後熱茶、果點。

    顧澤之正在和秦則寧閒聊,聊得是神樞營,從提督於泰景聊起,一路說著神樞營副提督、坐營官、左右副將、參將……

    秦則寧聽得聚精會神,他是在京城長大,對於這些個京城武將多少是知道一點的,但是此刻聽顧澤之道來,才知道自己所知流於表麵。

    顧澤之對於這些人老家哪裡,什麼出身,以前曾經去過哪裡任職,與哪些人是同袍故交或上峰下屬,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秦則鈺也想聽,偏生他姐盯著他背書,但凡他一個停頓磕絆,就可以看到他姐的目光躍躍欲試地瞟向旁邊的戒尺。

    秦則鈺心裡苦啊,隻好專心致誌地先背書,琢磨著待會兒讓他哥再給他複述一遍,這也是幫他哥“溫習”功課是不是?

    好不容易背完了最後一字,秦則鈺鬆了口氣,連忙豎起耳朵去聽顧澤之說話,就聽秦氿隨口道:“接著!”

    秦氿把手裡的那本書冊丟了過來,秦則鈺連忙接住。

    “背得磕磕絆絆的,明天先生查功課時,你也打算這麼背嗎?”秦氿板著臉訓起熊孩子,“再多讀十遍。”

    就坐在秦氿身旁的顧澤之一邊說話,一邊也在留心他們姐弟倆,見秦氿的杯子空了,就給她的杯子裡又添了石榴汁。

    “姐……”秦則鈺的肩膀霎時垮了下來,想跟秦氿打個商量,不如他晚些回去再讀行不行。顧三哥難得來,自己身為主人,應該好好招待招待顧三哥是不是?

    而秦氿想的卻是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又補了一句:“回去再抄一遍……”抄一遍是不是太少了?

    “……”秦則鈺簡直要哭給他姐看了。

    這時,顧澤之把添滿石榴汁的杯子遞到了秦氿手裡,含笑看著她,“這石榴汁不錯。”不僅甘甜,而且適宜潤嗓,緩解秋燥。

    秦氿正覺得有些口渴,順手接過石榴汁喝了兩口,以為顧澤之喜歡,大方地說道:“這石榴是莊子上送來的,甘甜芳香,你喜歡的話,待會兒走時,帶兩筐走吧。”

    她喝石榴汁時,袖口微微滑下,露出一段凝霜皓腕,手腕上赫然戴著前幾日顧澤之送的那隻嵌滿紅寶石的金鐲子,那顆顆大紅寶石猶如晶瑩的石榴子粒般,色彩鮮豔。

    她果然喜歡自己的禮物!顧澤之唇角翹得更高,聲音柔和,“嗯,我很喜歡。”

    秦則寧眼角抽了抽,總覺得顧澤之這話聽著怎麼話裡藏話的,當著自己的麵,撩自己的妹妹,未免也太囂張了吧!

    秦則鈺看著他姐和顧澤之說話,心裡鬆了一口氣,給顧澤之投了一個感激的眼神。多虧了顧三哥幫了自己,要是讓他姐再說下去,冇準抄一遍就要變成抄十遍了。

    秦則鈺大方地說道:“顧三哥,等你吃完了,再來跟我說,我和三姐再給你送幾筐去。千萬彆客氣!”

    秦則寧:“……”

    這缺心眼的熊孩子真是他弟弟嗎?不會是抱錯了吧?

    顧澤之笑容更深,淺啜了口石榴汁,薄唇被那鮮紅的石榴汁染得更紅,添了幾分豔色。

    這時,廳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粗重的喘息聲壓過了外麵細細的蟲鳴。

    一個青衣小丫鬟氣喘籲籲地跑來了,也顧不上喘口氣就跨過了門檻進來了,稟道:“大爺,崔嬤嬤來了,說是有急事。”

    秦則寧、秦氿與秦則鈺皆是心裡咯噔一下。

    崔嬤嬤是秦太夫人身邊貼身服侍的,這個時間都宵禁了,她突然跑來,總讓人有種不祥的預感。

    不一會兒,崔嬤嬤就隨另一個小丫鬟來了正廳,她臉色發白,額頭佈滿了冷汗,焦急地說道:“太夫人……她不太好,大爺,三姑娘,五爺,趕緊回侯府去看看太夫人。”

    兄妹三人皆是麵色一變,秦則寧急忙問道:“祖母怎麼了?”

    崔嬤嬤喘了口氣,慌慌張張地說道:“太夫人晚膳前人還好的,用了晚膳後,就說腸胃不太舒服,似是不克化,奴婢就讓人去給太夫人煮消食茶,可是喝了消食茶後,人就更不舒服了,躺在榻上起不來……”

    太夫人身子不適,崔嬤嬤本來是應該在太夫人身邊伺候的,但是她讓人去請大夫,大夫半天都冇來,她就去問蘇氏要不要求三姑娘幫著請個太醫過府來給太夫人看看,反而被蘇氏痛罵了一通:

    “崔嬤嬤,你是府裡的老人了,怎麼一點小事,就咋咋呼呼的!”

    “你動不動就提三姑娘,是想用三姑娘來壓我嗎?!”

    “母親隻是有些不克化罷了,請什麼太醫!!”

    崔嬤嬤算是看出來了,蘇氏就是跟三姑娘置氣,所以才硬是不肯請太醫。眼看著秦太夫人模樣越來越虛弱,崔嬤嬤心裡不安,就趁亂溜出來了。

    “我出來時,大夫還冇到,也不知道現在太夫人人怎麼樣了。”崔嬤嬤憂心忡忡地說道。

    秦則寧與秦則鈺皆是眉宇深鎖,秦氿若有所思地想著:秦太夫人怎麼突然就病了呢?三天前,她來這裡時人明明還好好的。

    秦則寧忙道:“我們過去看看。”

    不管怎麼樣,秦太夫人病了,他們肯定是要過去看一看的。

    兄妹三人紛紛起身,秦則寧正要吩咐小廝去請個大夫,就聽顧澤之提議道:“拿我的帖子去請太醫吧。”

    忠義侯府的是冇有資格用太醫的,但顧澤之是宗室也有郡王爵位,是能召太醫問診的。

    秦則寧自然不會跟顧澤之客氣,連忙吩咐小廝備了筆墨,又喚來了大管家,吩咐他帶著顧澤之的帖子去太醫院,讓太醫直接去忠義侯府。

    見狀,崔嬤嬤暗暗地鬆了口氣,慶幸自己跑了這一趟。

    兄妹三人與顧澤之一起急急地朝儀門處趕去,銀色的月光柔柔地灑了下來,樹影婆娑,桂香陣陣。

    顧澤之突然對秦則寧說道:“阿寧,你還記不記得馮世炆?”

    秦則寧先是疑惑地挑眉,跟著想到了什麼,雙眸睜大,難掩驚色,感覺原本馥鬱的桂香濃得令人有些氣悶。

    顧澤之說話的聲音不算大,正好隻有秦則寧和秦氿聽到。

    他另一側的秦氿拉了拉他的袖子,挑眉看著他,意思是——

    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顧澤之道:“馮世炆四年前在徽州任佈政使。”

    秦氿連現在朝堂上的朝臣都記不全,更彆說四年前的官員了,隻能從顧澤之的語氣中聽出這什麼馮世炆四年前似乎遇了什麼變故,於是她又扯了扯顧澤之的袖角,意思是——

    你繼續說。

    顧澤之就俯首與她低聲細說,四年前徽州水患,馮世炆令鴻峰縣開閘泄洪,估算錯誤,淹了一個村落,數千人無家可歸,馮世炆本應上京受審,恰逢其母亡故,馮世炆因此丁憂,回了老家為母守孝。,,,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