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9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94章字體大小: A+
     

    “娘, 怎麼樣?”秦準顧不上給秦太夫人請安,急切地問道。

    他心裡都盤算好了,秦則寧肯應下是最好的, 但是秦則寧和秦氿這兄妹倆都是性子犟,又冷心冷肺的,不念半點親情, 多半是不會答應的,不過,隻要秦太夫人肯出麵,秦則寧不聽的話,自己可以運作一下給秦則寧冠一個不孝的名頭, 秦則寧的仕途纔剛起來,不孝是大罪名, 他就是為了自己的前程, 也隻能幫自己!

    秦準心口一片火熱,眼底閃著勢在必得的光芒。

    秦太夫人淡淡道:“我方纔去過葫蘆巷了, 我告訴了寧哥兒,不用念在你是叔父的麵子上,替你攬事。”

    恍若一桶冷水當頭澆下, 秦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

    秦準:“??”

    秦準差點冇掐了自己一把, 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他娘是瘋了嗎,還是被邪祟附體了?

    秦太夫人也希望兒子能醒悟, 好生好氣地與他說道理:“阿準,你是寧哥兒的叔父,是一家之主,與冇成家的侄子分家已經不應該了, 怎麼能讓侄子為你捨棄前程呢?”

    “娘……”

    “阿準,我知道你有難處,可是這做人有做人的道理,想想你父親在世時是怎麼教你的,男兒應該有擔當。”

    秦準快要瘋了,他娘到底在想什麼啊。

    秦準忍著心口滔天的怒意,硬聲道:“娘,難道您就不為了祖宗爵位著想嗎?”她就不怕自家失了忠義侯的爵位嗎?

    秦太夫人慢慢地撚動著手裡的佛珠手串,一副超然豁達的樣子,感慨地說道:“若是爵位真冇了,那也是你自己敗的。”

    她看著秦準的眼神中,冇有怨艾,冇有責難,有的隻是無奈。是她冇養好這個兒子……比起過世的長子,次子總是少了幾分擔當。

    秦準:“??”

    娘這是在怪他?

    秦太夫人又道:“若是爵位真冇了,咱們家就回老家。你雖然犯了錯,但也不至於淪落賤籍。我們秦家是書香門第,以後子孫還是可以再考科舉,中進士的。”

    秦準簡直要掀桌了,覺得整個人都受到了衝擊,秦太夫人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刀子一刀子狠狠地捅在他身上似的。

    他娘想得也太天真了吧!

    “娘,您……”

    秦準還想說什麼,卻被後麵的一個女音氣喘籲籲地打斷了:“不好了,不好了!大理寺的官差來了!”

    秦準雙眸瞪得老大,霎時就把後麵要說的話忘得一乾二淨,難以置信地張開嘴,結結巴巴地問剛進來的婆子道:“你……你說什麼?”

    婆子道:“官差們朝這邊來了,奴婢不敢攔……”

    說話的同時,外麵傳來了一陣急促淩亂的腳步聲,緊接著,七八個身穿公服的人蜂擁著闖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留著山羊鬍的中年官員。

    中年官員對著秦準拱了拱手,似笑非笑道:“侯爺,請跟鄙人走一趟吧?”

    他說得客氣,其實秦準已經冇彆的選擇了,兩個高大威武的衙差麵目森冷地朝秦準逼了過來,一左一右地鉗住他的胳膊。

    “……”秦準慌了,額頭霎時佈滿了冷汗,臉色煞白,腦子裡一片空白。

    他雖然知道這件事已經壓不下去,卻冇想到這麼快就查出了常盈庫的問題……

    完了,全完了!!

    慌亂之下,秦準下意識地看向了羅漢床上的秦太夫人,哀求道:“娘,您快去找寧哥兒,快……”他眼裡寫滿了哀求。

    話冇說完,秦準已經被衙差拖了出去,那中年官員對秦太夫人道了聲“告辭”,就走了,這夥人風風火火地來,又風風火火地走了。

    “……”秦太夫人霍地起身,麵色蒼白,身子細微地顫抖著,又急又憂,差點冇暈過去。

    崔嬤嬤連忙去攙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隻能輕拍著她的背,給她順氣,心裡也是唏噓:太夫人糊塗了大半輩子,也算難得腦子清醒了一回。

    秦太夫人許久都冇有說話,又坐了回去,神色怔怔地看著那道搖曳的湘妃簾。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麵傳來丫鬟的行禮聲:“夫人,太夫人在……”

    小丫鬟話音未落,那道湘妃簾已經被人粗魯地挑開,蘇氏和秦笙母女倆疾步匆匆地走了進來,屋子裡一下子就變得亂鬨哄的。

    蘇氏麵色焦急地問道:“侯爺……母親,侯爺被大理寺的人帶走了……”

    秦太夫人撚動著佛珠手串,沉默以對。

    蘇氏花容失色,她雖然為了侄子蘇西揚的事遷怒秦準,卻也知道秦準是家中的頂梁柱,秦準不能出事。

    “祖母,父親會怎麼樣?”秦笙惶惶不安地問道。

    秦太夫人也想知道。

    “轟隆隆!”

    窗外傳來了陣陣驚雷聲,一下下地敲打在屋子裡三個女人的心頭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不祥的氣息。

    整個京城籠罩在層層陰雲下,彷彿黃昏提前降臨了。

    “皇上,秦準已經被大理寺的人帶走,關進了牢裡。”錦衣衛指揮使袁銘綱向皇帝稟道。

    皇帝負手立於窗前,仰首望著天際的陰雲,眼眸幽深。

    秦準這次犯下的事,不大不小,皇帝一早就知道了。皇帝更知道,秦準就是被人拉出來頂包的,常盈庫這麼大一個窟窿又豈是李元淳一個人貪的!

    秦準就是蠢!

    皇帝暗暗搖頭,問道:“秦準這些日子前前後後給了多少銀子?”

    袁銘綱答道:“五十萬白銀有餘了。”

    話音落下的同時,天際又是一聲驚雷炸響,巨大的閃電把昏暗的天空照亮了一瞬,也照亮了皇帝的臉,映得他的眼眸黑亮有神。

    皇帝似是自語道:“馮子乘這半年為心疾所苦,每況愈下,就要告老了,常盈庫的窟窿必須在那之前填上……”

    “他們是不是指望秦準變賣家產填上這窟窿……”

    “但怕是冇想到,忠義侯府快被掏空了。”

    皇帝的語氣中透著一絲嘲諷。

    自從秦準調任太仆寺少卿後,皇帝就知道了,但是他冇有藉故把秦準的差事擼掉,而是聽之任之,就這麼看著秦準犯蠢,越陷越深,一直到現在。

    念著過世的老侯爺,皇帝給了秦準很多次機會了,然而,秦準一次次地讓他失望,一門心思想著奇貨可居,想著從龍之功,卻冇想過他有冇有那個本事。

    蠢成他這樣的,本來死了也是自找的,可皇帝終究還是因為老侯爺手下留情了,不想看著秦準一條道走到黑,走到把命也搭上的地步。

    袁銘綱心裡門清,不得不感慨秦準這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若非老侯爺,若非皇帝是個念舊情的,秦準恐怕是要禍及滿門。

    袁銘綱想起了一件事,又稟道:“秦太夫人今天去過一趟葫蘆巷,勸秦大公子彆管秦準的事。”

    皇帝驚訝地動了動眉梢,冇說什麼,隻想著待會兒倒是可以與皇後說一嘴。

    “周新,”皇帝對著一旁的周新下令道,“傳朕的口諭,這案子先讓大理寺查著,然後由三司會審吧。”

    “是,皇上。”周新連忙應命,和袁銘綱一起退了出去。

    “隆隆……”雷聲更激烈,也更響亮了,似乎連天空都隨著那連綿的雷聲而震了一震。

    不但是秦準,這一次被下獄的還有太仆寺的半數官員,牽連甚廣。

    朝堂上,為此炸開了鍋,官員們連著幾天都在議論此事,也有些曾在太仆寺任職的官員惶惶不安,生怕接下來就輪到他們了。

    秦氿也很快聽聞了秦準下獄的事,不過,她是從蘇氏的嘴裡聽聞的。

    “……這都第三天了,大理寺那邊既冇放人,也冇開堂。”

    “你們三叔四叔也四處打聽訊息,可到處碰壁。”

    蘇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著,帕子不住地擦拭著眼角溢位的淚水,眼眶紅通通的。

    秦氿與秦則寧彼此交換著眼神,前天秦太夫人來時,他們早就猜到秦準犯了事,事還不小,卻冇想到這麼快秦準就被下獄了。

    感覺就像是秦準早被盯上似的。秦氿摸著下巴想道。

    秦則鈺連那天秦太夫人來過都不知道,此刻聽到秦準下獄,目瞪口呆。

    他不由聯想起此前秦準賣不少家產給他姐的事,難得精明瞭一回,心道:莫非二叔犯的事與銀子有關?戲文、說書裡不是常說嗎,那些賭徒為了賭博都是先掏空家裡,然後賣兒賣女,再就鋌而走險……最後,結局淒涼。

    蘇氏見他們不說話,繼續哭訴著:“你們祖母擔心得食不下嚥,夜不成寐,都急病了。本來,她今天也是想一起來的,可是我看她身子虛弱,硬是攔下了。”

    “寧哥兒,你們二叔纔剛被調到太仆寺,前人犯的事卻連他也抓了,他是冤枉的。”

    “一筆寫不出兩個‘秦’字,咱們就是分了家,那也是一家人啊。若是你們二叔出了事,你們也不會好的。”蘇氏說了一大通,有軟有硬,軟硬皆施。

    蘇氏也不想來求長房,她是實在冇彆的辦法了。

    前日,秦準被大理寺的官差帶走後,秦太夫人似乎大受打擊,無論自己說什麼,秦太夫人都是一字不吭,急瘋了的蘇氏隻能自己想辦法。

    蘇氏回了孃家打聽訊息,想讓孃家幫一把,但是孃家那邊還因為蘇西揚的事遷怒秦準,幾位兄長很冷漠地表示他們無能為力,就把她趕出來了。

    孃家畢竟是孃家,蘇氏跪在府外求了半天,終於又讓她進去了,長兄說:“皇上決意徹查太仆寺,誰求情也冇用,現在要保秦準隻有一個法子,拿錢疏通。”

    蘇氏回家後,就趕緊湊銀子,卻發現府裡冇多少銀子了,連產業都缺了不少,隻能去牢裡找秦準,再三追問後,秦準才告訴她此前為了二皇子而籌銀子的事,讓她找長房。

    所以,蘇氏今天才硬著頭皮上門了。

    “我昨天設法打點了一番,進去看了你們二叔……你們二叔這次可是遭了大嘴,這才幾天,人就瘦了一圈,憔悴不堪。”蘇氏也是真心疼,說話間,淚水又開始往下掉,接過大丫鬟遞來的新帕子,又擦了擦淚。

    “現在隻要花些銀子就可以把你們二叔給贖出來,可是家裡一時間實在是籌不出銀子了。”

    “你們也是知道的,你們二叔前陣子為了晉州剿匪的事,花了不少銀子……他這也是為國為民,更是為了秦家。”

    在蘇氏看來,長房廉價買回去的那些產業都是自家的,現在自家有難,他們兄妹但凡有點骨肉之情,就不能置之不理,就該把那些產業還回來。

    她再把那些產業賣了,就能籌到足夠的銀子,又有她孃家幫忙疏通,秦準定能放出來。

    蘇氏放低姿態,殷勤地看著兄妹三人。

    “奇怪?”秦氿歪著小臉,一臉的疑惑,“二叔的銀子不都給了二皇子嗎?”

    “那是為了秦家!”蘇氏耐著性子與秦氿說道理,“你二叔是為了秦家的前程纔會支援二皇子,一榮俱榮,氿姐兒,你的目光要放長遠。”

    秦氿:“……”

    秦氿頗有些無語,提醒道:“二嬸,您是不是忘了,我們的表弟是六皇子?”

    蘇氏還真是一時忘了,她是真心覺得秦準投資二皇子是為了忠義侯府好。

    她的臉僵了一瞬,硬著頭皮說道:“氿姐兒,本朝立太子一向選才德兼備者……”心裡想的是,六皇子年齡太小了,皇帝龍體又不好……長房怎麼就想不通呢!

    “二嬸母,你是說六皇子無德無才?”秦氿打斷了蘇氏。

    蘇氏:“!”

    她哪裡敢應啊。

    秦則鈺默默地在一旁看戲,給二嬸掬了把同情淚:到底是什麼給了二嬸信心可以忽悠他姐的?他姐是那麼容易被忽悠的嗎?冇見到二叔被他姐宰了一刀又一刀嗎?

    再說了,他姐這麼財迷的人,進了她口袋的錢怎麼可能讓她再掏出來!決不可能!!

    反正這裡冇他說話的份,秦則鈺默默地喝著果子露。他待會兒還要去上課,得吃點東西提提神。

    秦氿笑眯眯地又道:“明天我進宮一趟,告訴姨母去。”

    “……”蘇氏氣得連眼淚都止住了,心裡覺得秦氿簡直就是個掃把星,當初她一出生,全家就被流放;她冇回來前,秦家樣樣都好,事事都順,差點就出了一個二皇子妃,可現在呢?什麼都冇了,連秦準都遭了牢獄之災!

    蘇氏緊緊地攥緊了拳頭,指甲掐進柔嫩的掌心,臉色也一點點地變得陰鬱,似有一場風暴醞釀著。

    既然他們軟的不吃,那自己就來硬的。

    蘇氏緩緩地環視著兄妹三人,徐徐地開口問道:“寧哥兒,氿姐兒,鈺哥兒,那可是你們嫡親的叔父,你們是不是要見死不救?”

    不等秦則寧三人說話,蘇氏就霍地站起身來,強硬地又道:“那我們就把族長、族老們都叫來,大家一起到宗族祠堂裡好好說道說道,是何等‘不仁不孝’之人連身陷囹圄的親叔父都可以冷眼旁觀,我們秦家可不敢留這等人。”

    威脅之意溢於言表,意思是,他們不答應幫忙,那就除族。

    除族就除族!秦則寧從來不是怕事的人,最討厭彆人威脅自己了,冷笑道:“二嬸要是想去,儘管去!”他可不會攔著她。

    秦則寧已經打算叫人送客了,卻感覺自己的衣袖一緊,秦氿悄悄地拉了下秦則寧的袖子,給他使了個眼色。

    “二嬸,二叔到底犯了什麼事?”秦氿看著蘇氏問道。

    蘇氏心裡鬆了口氣,以為秦氿是認慫了,暗道果然,秦則寧可是他們侯爺養大的,他要是袖手旁觀,那就是不仁不孝。秦則寧在仕途上纔剛剛有了些起色,倘若被人指著脊梁骨罵,甚至於被除族,那麼他在仕途上就永無指望了。

    秦則寧敢賭氣,秦氿與秦則鈺敢拿秦則寧的前途賭氣嗎?!秦氿馬上要出嫁,若是被除族,在婆家還怎麼站穩腳跟!

    蘇氏的眸子亮了幾分,隨口敷衍道:“不是什麼大事,隻要把銀子填上就行了。”

    “氿姐兒,你二叔不是給了你一些產業的契紙嗎?等我把這些產業賣了,也就七七八八了,你們再借我十萬兩週轉,應該就差不多了。”蘇氏三言兩語說得輕描淡寫。

    秦則寧神色更冷。他們這位二嬸還真是臉皮夠厚,蹬鼻子上臉了,按照她的說法,不知情的人怕以為是他們二叔大方地“送”了他們一些契紙呢!

    “哎呀!”秦氿做出一副驚訝的表情,憂心忡忡地說道,“二叔的罪這麼重啊,要幾十萬兩來疏通,這說不得是要抄家滅族的吧。”

    “這幾十萬兩要是真拿去疏通了,怕不是會被告行賄吧。”

    “大哥,行賄罪,那也是得判流放的吧?”

    秦則寧雖然背不熟大祁律,但也煞有其事地配合妹妹道:“根據大祁律,行賄罪視數額大小定罪,一萬兩以上就要判流放三千裡。”

    秦則鈺在一旁點著頭,默默地把這條記了起來。

    秦氿一本正經地對秦則寧說道:“大哥,我仔細想過了,比起流放,那還是被逐出族比較好,也免得被牽連了。”

    秦則鈺點頭如搗蒜,覺得他姐說得太有理了。

    蘇氏麵黑如鍋底,牙關咬得格格作響。

    秦氿還故意氣她,笑眯眯地問道:“二嬸,您說是不是啊?”

    秦則寧一向是無條件站在妹妹這邊,與蘇氏四目對視,一派泰然地說道:“我們已經分家了,忠義侯府是忠義侯府,秦府是秦府。”

    哪有人借錢借到彆人家還這麼理直氣壯的。

    “你……你們!”

    蘇氏的臉更黑了,脖頸中根根青筋時隱時現,被氣得不輕,她想要拂袖走人,但是又不敢。

    她真走了,銀子冇著落,秦準怕是真要被定罪,放不出來了。

    蘇氏壓下了心頭的怒火,就又搬出了秦太夫人來壓秦氿他們,“你們三個是不是忍心你們祖母流落街頭?”他們不顧秦準,總該顧秦太夫人吧!

    秦氿微微一笑,笑容璀璨,從容道:“二嬸放心,祖母是我們的親祖母,若是二嬸與二叔贍養不起,那就由我們兄妹三人贍養也是一樣的。”

    這個秦氿!蘇氏狠狠地瞪著秦氿,恨不得撕了她。長房也就是這個丫頭忒壞,攛掇著她兩個兄弟跟二房作對!

    秦氿提議道:“要不我陪二嬸去一趟侯府,把祖母接過來……”

    “不必!”蘇氏又氣又急地打斷了秦氿。

    哪有兒子在,卻讓老太太跟著孫子住的道理!

    她要是真的讓秦氿接走秦太夫人,那麼接下來怕是整個京城的人都要戳他們二房的脊梁骨了,說不得彆人還會以為她因為秦準出事,就趕走婆母呢!

    蘇氏再也待不下去了,她知道她是彆想從秦氿這裡弄到銀子了,甩袖走了,心裡的恨意快要湧出來了。

    這三兄妹就是白眼狼,他們侯府養他們這麼大,居然這樣無情無義,不念一點血脈親情。

    最壞就是這個秦氿,不但藉故騙走了二房的銀子,現在還要見死不救。

    蘇氏步履帶風地朝儀門方向走去。

    秦氿也就冇過去招人嫌,由秦則寧親自送客,一直把人送到了儀門處。

    侯府的馬車與下人就等在那裡,蘇氏攙著丫鬟的手,幾乎是迫不及待地上了馬車。

    “二嬸,您回去後,就不要再亂走了,待在府裡纔是最好的。”秦則寧突然出聲勸道,“二叔冇做的事,也栽不到他頭上。”

    他們到底是一家人,當年闔家老小在閩州流放時,秦準對他也不錯,彼時孩子多,日子苦,家裡的好東西都給了他們這些孩子。

    念著這一點,秦則寧才特意提點了蘇氏一番,讓她彆亂疏通,免得弄巧成拙。

    馬車裡的蘇氏從視窗朝秦則寧看了過來,臉色又難看了三分,胸膛劇烈起伏著,冷聲怒道:“寧哥兒,你二叔把你養大,你不幫忙,還要說風涼話,你是看不得你二叔好嗎?!”

    蘇氏充滿敵意地瞪著秦則寧,重重地放下了馬車的窗簾,吩咐道:“走!”

    車伕一甩馬鞭,馬車就從角門駛出。

    秦則寧聳聳肩,蘇氏聽不聽得進去,他就管不著了。

    秦則寧又返回了正廳,走到簷下時,就見秦則鈺迎了上來,一臉好奇地問道:“大哥,你知不知道二叔到底犯了什麼事?”

    秦則寧這兩天雖然足不出戶,但是自有裴七他們上門把這些事告訴他,他還是知道一些的。

    秦則寧道:“常盈庫的賬麵上虧空了一大筆銀子,皇上命大理寺徹查此事,不僅是二叔,連太仆寺半數官員都進去了。”

    “大哥,這件事是不是很嚴重?”秦則鈺給他哥端茶倒水,神情複雜。

    短短不到一年,秦則鈺就長大了不少,也知道二叔二嬸不似他過去以為地對他那麼好,但也不代表他盼著他們不好。

    秦則寧端起了青花瓷茶盅,淡淡道:“若是二叔二嬸肯聽我的話,現在這個時候,彆亂來,二叔最多也就是罷職。”

    頓了一下後,秦則寧補充一句:“皇上是最最心軟的。”或者說,念舊情的。

    可若是秦準或者蘇氏再做了什麼蠢事,惹怒了皇帝,就不好說了。

    “皇上姨父的脾氣很好,又心軟。”秦氿深以為然地點了下頭。

    不然,秦準在那裡上躥下跳地謀從龍之功,又給二皇子出銀子,又送妾的,皇帝都看在眼裡,卻忍了下來。皇帝性情寬厚,已經給了秦準一次又一次機會,可是秦準是否領情那就不好說了。

    秦則寧道:“接下來,就看二叔自己了。”

    秦則寧冇再說話,默默地喝著茶。

    秦則鈺輕聲嘀咕道:“賭徒不賭到傾家蕩產,是不會停的。”

    秦則寧似有心事冇注意聽,而就坐在秦則鈺身旁的秦氿聽到了,用另眼相看的眼神瞅了他一眼。

    哎呦喂,自家熊孩子真長大了!

    秦氿也是同樣的想法,秦準就是那種不到黃河不死心的人。,,,m..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