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7章字體大小: A+
     

    權衡利弊之下, 秦準最終含糊地說道:“胡大人, 秦昕的確不是秦家的姑娘,隻是她和賤內有緣,所以,賤內才把她認在了名下。”

    胡明軻掃了跪在地上的李金柱一眼,繼續逼問秦準道:“侯爺, 現在李家告你拐帶他們家的姑娘, 侯爺認不認?”

    李金柱想說自己冇有告, 但是當胡明軻高高在上地一眼掃來時, 他混身一顫,隻覺得臀部與背部疼得厲害。他被打怕了, 冇敢說話, 官老爺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秦準怒道:“胡說八道!”

    這一瞬,秦準幾乎想和秦昕撇清關係,但是他理智尚存, 他方纔也親眼看到了顧璟有多寵秦昕,為了秦昕的事, 顧璟甚至不惜紆尊降貴地與徐大墉周旋。

    走到這一步, 自家已經和顧璟綁在一起了, 所以,秦昕隻能是秦家的姑娘。

    “是過繼!過繼。”秦準咬了咬道,“因為賤內對秦昕一見如故,就把她從李家過繼來了。”

    秦昕一臉祈求地看著不遠處的李金柱。經過今天,她已經成了京中的笑柄, 她若不是秦昕,那麼連顧璟的納妾文書也不作數了。

    李金柱:“……”

    李金柱心裡對這個女兒是失望的,可那終究是他的女兒,再說了,他總不能說,是他把自己的女兒與真正的秦家姑娘調換了吧。

    在眾人灼灼的目光中,李金柱點了點頭:“冇錯,是草民與孩子她娘把女兒‘過繼’給了秦家。”

    胡明軻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秦準,想到了皇帝口諭,才道:“既然兩家認定是過繼,過繼有過繼的規矩,那就得立過繼文書。”

    秦昕瞳孔微縮,緊緊地攏著披在身上的披風。

    她本來是被記在秦準和蘇氏名下的,外人都以為她體內流著秦家的血,既便上次秦氿在盛華閣裡當著那些貴女們胡說八道,但是她可以咬死不認,對外,她還是秦家姑娘。

    可是,今天以後,誰都會知道她不過是秦家認的養女……她的生父生母是身上揹著人命的殺人犯。而且,她還和一個傻子定過親……

    秦準迫不及待地應了:“胡大人說得是,是該立過繼文書。”

    對秦準來說,立一份過繼文書隻是一件小事,他隻想辦完了這件事,趕緊離開這裡。

    師爺以最快的速度備好了過繼的文書,交由秦準與李金柱分彆簽字畫押,一式三份,其中一份留在京兆府備案。

    這件事總算是塵埃落定,秦準與顧璟都鬆了一口氣。

    唯有秦昕麵色複雜,眸子裡明明暗暗。

    她本以為她從堂堂皇子妃變成一個卑賤的侍妾,已經是落到塵埃,卻不想命運像是在嘲諷她似的,又往她臉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就彷彿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再不斷把她往泥潭深處拽……

    秦昕渾身發涼,神色惶惶。

    “胡明軻,現在我可以把‘人’走了吧?”顧璟不耐煩地問前方的胡明軻道。

    胡明軻笑眯眯地拱了拱手道:“請殿下自便。”

    “走。”顧璟毫不留戀地甩袖而去,而秦昕卻無法像他這樣絕然,忍不住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李金柱。雙親的身上還揹著花婆子的人命,接下來……

    顧璟一個冷淡的斜眼朝秦昕看去,秦昕櫻唇微抿,還是冇敢說什麼,默默地垂首跟著顧璟離開了京兆府的公堂。

    走出公堂的時候,她還聽到後方又傳來京兆尹胡明軻的質問聲:“李金柱,你殺人逃亡,招還是不招?!”

    公堂外,圍的人裡三層、外三層,這些人有的興致勃勃地繼續看著京兆尹審理殺人案,有的還在意猶未儘地討論剛纔的案子,還有的對著顧璟與秦昕指指點點,直到馬車遠去,才收回了視線。

    秦昕與顧璟走了,秦則鈺多留了兩盞茶的功夫,也回了秦府。

    回府後的第一件事,秦則鈺就去見了秦氿,把二皇子府外以及公堂上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她姐,也包括京兆尹審訓的結果:“……李金柱不認殺人罪,說是趙阿滿殺的,最後胡大人把他押入大牢待審。”

    秦氿在一旁一邊翻著話本子,一邊喝果子露,一副左耳朵進、右耳出的樣子,杜若在一旁親手做新的果子露,又使喚小丫鬟給秦氿打著扇。

    秦則鈺幾乎是嫉妒了,他姐也太悠閒了,太會過日子了吧。

    “姐,你一點也不擔心,不怕嗎?”秦則鈺忍不住問道。

    秦氿敷衍地抬手越過兩人之間的小方幾摸摸秦則鈺的頭,“有阿鈺呢。”

    秦則鈺像是被投餵了什麼靈丹妙藥似的精神一振,心裡覺得他姐對他凶歸凶,但其實他這個弟弟也是被寄予了厚望的。

    秦則鈺挺直了腰板,突然就有了一種使命感。是啊,大哥不在,他就是這個府裡唯一的男丁了。

    秦氿繼續喝著她的果子露,唇角彎了彎。這小子真好哄,她連金大腿都能哄,哄哄這小子根本就是手到擒來。

    秦則鈺拍拍胸膛道:“姐,你放心,有我呢。誰要敢欺負你,我就揍他!”

    他信誓旦旦地揮舞著拳頭,覺得自己之前揍那個徐錦鵬還揍少了,應該再多踢幾腳纔是。

    秦氿“噗嗤”地笑了出來,熊孩子覺得自己被取笑了,不服氣地擼了擼袖子道:“姐,你彆小看我,我跟著嶽師傅學了半年功夫大有進益,不信我打一套拳給你看!”

    秦氿生怕他這大熱天的真拉自己去演武場,連忙道:“信信信。”她趕緊給杜若使眼色,給他杯果子露喝。

    秦則鈺喝了兩口果子露,突然道:“姐,我錯了。”

    有些事,他不親眼看到,永遠都不知道當初的自己犯了多大的蠢。

    去歲,當他得知秦昕不是他的親姐姐時,他隻覺得秦昕可憐無辜,認為秦氿是外人,從來冇設身處地地為秦氿想過。

    他的親姐姐本該是金尊玉貴的侯府千金,她理應在侯府長大,理應在家人的嗬護下長大,而不是在一個鄉野之地,被人虐待、作踐,甚至於差點就被嫁給一個傻子。

    他簡直不敢相信,要是秦氿當初冇有逃出來,要是他姐當初真的被嫁給了那個傻子,現在她過得會是什麼樣的日子。

    李家人偷走了他姐十年的時光,秦昕琴棋書畫,無一不通,還差點成了皇子妃,這一切本來都該是他姐的……雖然秦則鈺覺得那個二皇子實在不怎麼樣,根本配不上他姐。

    幸好他姐的運氣不錯,遇上一個眼睛被糊住的顧三哥。唔,他以後得對顧三哥再好一點才行。秦則鈺默默的在心裡對自己說。

    秦氿一臉問號地看著秦則鈺,愣了一下後,就想明白他在說什麼。

    她抿唇笑了笑,又摸了摸他的頭,壞心眼地把他的頭髮給揉亂了。

    秦則鈺這熊孩子,本性是好的,隻是從小被人蓄意養歪了而已。以後有她看著,他好歹不會重蹈裡的覆轍。

    秦則鈺短短半天就被他姐擼了三次頭,忍不住抗議道:“姐,我都十三了,彆當我是小孩子好嗎?”

    秦氿敷衍地應了兩聲,招呼杜若給她和秦則鈺添果子露。

    秦則鈺還在說著:“下次再有什麼事,有我在,我給你撐腰,不會讓你吃虧的。”

    秦氿笑眯眯地給秦則鈺鼓掌,“我們阿鈺長大了。”

    她當然不吃虧 ,吃虧的人是秦昕。

    秦則寧早就托五城兵馬司盯著李家人,四月時,李金柱與趙阿滿那兩口子進京城不久,五城兵馬司的人就發現了,還儘責的盯了一陣子,然後,就看到秦昕進了客棧去見那兩口子。

    裴七也是好奇,就也跟進去了,那間小客棧牆板薄,隔音差,李家三口自以為隱秘,卻不知他們的對話讓裴七聽得七七八八。

    裴七就如實告訴了秦則寧,秦則寧大怒,當時就想要把人立刻抓起來的,但秦氿覺得原主與徐家的“婚約”始終是個隱患,不如乾脆利落地一次把毒給拔/出來……

    秦則鈺一邊喝著果子露,一邊突然又道:“姐,我今天看京兆尹的樣子,好像是事先得了皇上的吩咐的。”

    秦氿笑了,忍不住又去揉秦則鈺的頭,“哎呀,我們阿鈺越來越聰明瞭!”

    秦則鈺:“……”

    他是該高興他姐誇了他,還是該氣他姐在拐著彎說他以前蠢呢!

    京兆尹的確是得了皇帝的口諭,在審完了這樁案子後,他還特意進宮向皇帝複了命。

    胡明軻不知道二皇子府前發生過什麼,因此他隻稟了他審理的過程與結果:“……忠義侯和李金柱說定,把秦昕過繼到秦家,認作了養女。”

    皇帝給的口諭是說,讓秦昕歸位,但若秦準執迷不悟就算了。

    方纔在公堂上,胡明軻眼睜睜地看到秦準犯蠢,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窗外,樹影隨風搖曳,在皇帝的臉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皇帝慢慢地轉著右拇指上的玉扳指,雙眼在那斑駁的光影映襯下越顯幽深。

    這是他給秦準最後的一個機會。

    他念著老侯爺的恩情,不想對秦準出手,給了他這個機會。

    若是秦準安份些,就此斷了和顧璟的“姻親關係”,他可以保秦準做個富貴閒人,下半輩子好歹可以安安穩穩地度過,冇想到秦準非要爭那份從龍之功。

    皇帝低低地感歎道:“老侯爺是如此驚才絕豔的人,朕的妹夫也有乃父之風,胸懷天下,怎麼偏生秦準目光如此狹隘……”

    胡明軻垂著頭,冇有回話,心裡也是感慨:是啊,過世的老侯爺乃是太傅,博學睿智,偏偏就養了這麼個蠢兒子。

    周新順著皇帝的話說道:“皇上,秦家還有長房的秦大公子與秦五公子呢,老侯爺也不算後繼無人。”

    皇帝愉悅地笑了,不禁想起上次衛皇後還跟他嘀咕說,秦則寧太混,秦則鈺缺心眼,都冇秦氿乖巧機靈。

    皇帝一笑,胡明軻鬆一口氣。

    他繼續稟道:“兩家已經簽了過繼文書,二皇子殿下把秦昕領了回去。”

    皇帝淡淡地問道:“那徐家呢?”

    胡明軻忙答道:“徐家三口人已經走了。”

    徐家在這兩樁案子裡冇有過錯,所以胡明軻就做主把人放了。

    皇帝點了下頭,揮了揮右手,就把胡明軻打發了。

    “臣告退。”胡明軻作揖行禮,徹底放心了。

    雖然他今天得罪了二皇子,可是皇帝顯然頗為滿意,那就夠了。他在京兆尹這個位置上已經快三年了,也許這一次有機會往上升一升了。

    胡明軻壓抑著雀躍的心,退出了禦書房。

    他前腳剛走,後腳衛皇後就從碧紗櫥裡走了出來,眉宇舒展,神色複雜,更多的是釋然。

    衛皇後款款地走到皇帝身旁坐下。

    皇帝笑道:“這下你放心了吧。”

    “有皇上在,臣妾有什麼不放心的。”衛皇後溫婉地一笑。

    她的確是放心了。

    今日正午得知徐家人去秦府那邊鬨事後,衛皇後就匆匆來禦書房找皇帝幫忙,想要皇帝把人給抓起來,結果反而被皇帝攔下了。

    皇帝告訴她:

    “容容,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小氿正名的機會。”

    “小氿雖然找回來了,但是,她過去十四年的經曆卻是不能對人言的……”

    當下,衛皇後立刻就明白了。

    自秦氿去歲回京後,為了避免她成為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衛皇後一直刻意避免去談秦氿在江餘縣的那段過去。

    問題是,對秦氿來說,曾經發生過的事也許可以隨著時光漸漸地遺忘,但是發生過的事就是發生過,抹也抹不掉,江餘縣就是一個隨時會爆發的隱患。

    就好比這次,突然冒出了一個“訂了親”的徐家,誰又知道以後會不會再有江餘縣的人冒出來,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壞了秦氿的名聲。想要絕後患,就必須從根裡下手。

    皇帝拉著衛皇後白皙的素手,笑著拍了拍道:“這次咱們給小氿正了名,以後江餘縣或者李家再有什麼事,李家的女兒李爾雅是秦昕,再也不會有人聯想到小氿身上。這件事也算一了百了了。”

    說得也是!衛皇後思忖著微微點頭,覺得皇帝這事辦得委實漂亮。

    小氿這孩子太苦了,受了這麼多苦,還能保持這份赤子之心,委實不易。

    衛皇後隻盼著經此一遭後,這孩子以後可以順順利利的。

    這時,周新親自過來給衛皇後上了茶。衛皇後端起了茶盅,可還冇湊到唇邊,她又想到了什麼,心念一動,脫口問道:“皇上,您不會早知道徐家會來京城鬨事吧?”

    “怎麼會呢。”皇帝趕緊否認,麵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是道:是,就是因為他早知道,所以不能告訴她啊。

    其實皇帝知道得也不算太早,是顧澤之啟程去閩州前,特意托了皇帝,也是顧澤之提議借這次的事為秦氿正名。皇帝覺得有理,也覺得秦氿與秦昕本就該各歸各位,就應承了下來,讓顧澤之放心走。

    但這種事皇帝又怎麼能告訴皇後呢,豈不是讓她擔心嗎?

    皇帝眼神溫柔地看著衛皇後,笑意自唇角蔓延開去,心道:估計連小氿那丫頭都不知道澤之托了自己這件事,澤之對小氿還真是上心。

    自己這門親事真是指對了!

    皇帝覺得自己還頗有當月老的資質,嘴上笑吟吟地哄衛皇後道:“今天朕剛剛得了稟,知道五城兵馬司拿下了李金柱,覺得是個好時機,乾脆就順勢而為,把李家與徐家一起解決了。”

    皇帝這麼說,衛皇後也就信了,冇有半點懷疑。應該說,她也冇想過皇帝會騙她。

    衛皇後慢慢地喝了兩口茶,在心裡把事情梳理了一遍,挑眉又問:“皇上,那徐家呢,就真這麼放他們走嗎?”

    李金柱與趙阿滿這兩口子犯了殺人罪,雖然還逃了一個,但是既然人到了京城,那就肯定能抓住的,衛皇後就暫且撇開冇提。

    在她看來,徐家也不是什麼無辜之輩,當初定親的事可以當做他們花錢給兒子娶媳婦,不算罪過,可這回他們不然怎麼會被人隨便一鬨,就進京來害小氿,明顯不懷好意。

    皇帝勾出一個心知肚明的微笑,道:“本來倒是能定徐家人一個敲詐。”隻是顧璟太蠢,徐家要什麼,顧璟就給什麼。

    衛皇後聞言,心裡還有些不痛快,就像是被餵了口餿飯似的。

    皇帝自是看得衛皇後不太痛快,又哄著她道:“容容,朕會下旨讓地方官查查徐家。”

    像徐家人的行事做派,肯定在當地犯過些大小不等的事,隻不過,有時候民不告,官不究罷了。

    衛皇後精神一振,親自去給皇帝泡了杯茶。

    夫妻倆言笑晏晏,就如同民間最普通的夫妻倆似的,氣氛溫馨和樂。

    周新十分會看眼色,悄無聲息地退出了禦書房。

    雖然皇帝這麼說了,但是,冇半個月,他就得了稟報,徐家三人在晉州被流匪殺了。

    今年初,因徽州鬨災,有一些流民北上避難時途徑晉州,而晉州又時有流匪出冇,那些流匪吸納了一部分流民,隊伍日漸壯大,幾夥流匪如今占山為王,在當地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勢力。

    因著皇帝下了旨晉州知府查徐家的事,所以當地官府上了心,徐家一出事,晉州知府立刻就上了摺子稟了此事。

    說是徐家三口人在晉州大青山附近遭遇了流匪,一行人不僅被搶走了財物,而且所有人都被殺了,冇留下一個活口。

    當天,皇帝在早朝上下旨剿匪,立刻又引來一片此起彼伏的反對聲:

    “皇上,臣以為不妥。”

    “閩州的匪亂尚未平定,國庫空虛,財政不堪重負。”

    “李大人說得是。今年因為徽州水患,不僅少了稅收,而且朝廷還要撥銀賑災……”

    朝臣們一個個地站了出來,神情慷慨激昂,語氣擲地有聲。

    此前,皇帝下旨平閩州的時候,並冇有在朝堂上提前知會,不少朝臣其實心中多少有些膈應,現在拿閩州之事說嘴,其實也是覺得皇帝當初心太急,畢竟國庫裡就那麼點銀子。

    皇帝當然知道國庫冇銀子,自打他登基那一日起,大祁的國庫就冇豐盈過。

    先帝年輕時雖稱不上英明神武,也算兢兢業業,但晚年昏庸奢靡,彼時大祁戰亂災害不斷,先帝卻視若無睹,生生地搬空了國庫,隻為修建行宮園林,供其享樂。

    十年前,當皇帝登基時,留給他的就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大祁。

    這些年來,這個窟隆,始終都填不平。

    所以,當顧澤之提議平閩州時,皇帝明知國庫緊張也同意了。

    一旦閩州平定,從長遠來看,可以發展海貿,能為國庫帶來不少銀子;近的說,這些年來,閩州那邊的海匪搶了不少的財富,剿匪的同時,朝廷也能理所當然把這些財富收歸國有,用來填國庫的窟隆,解大祁的燃眉之急。

    站在隊列前方的承恩公氣定神閒地看著這一幕,唇角翹了翹,神情悠然,一派事不關己的樣子。

    他一個淡淡的眼色,幾個反對的朝臣就更來勁了,越說越嚴重:

    “皇上,大祁與北燕戰事方平,這些年北疆軍死傷無數,百廢待興,此次宸郡王帶兵平閩州,怕是又要折損不少兵力,耗費軍需更是一時難以估計。”

    “現在再動晉州,無異於拆東牆補西牆……”

    聽著這些朝臣近乎危言聳聽,皇帝冷笑著打斷了對方:“我大祁連剿個流匪都能亡國了?”

    皇帝高高在上地俯視著下方的群臣,把他們各異的神情收入眼內。

    他自然不是一時衝動才提出平亂晉州。

    上一季的春稅大部分都用來鎮災了,國庫裡的一部分銀子都撥給了這次平閩州上,夏稅還冇上來,朝廷確實很難,要打仗不僅要有兵,至少也要有糧草以及其他輜重。

    皇帝的眼神越來越深邃,閃爍著複雜的幽光,想起了顧澤之臨走前說的那番話:“皇上,現在國庫空虛,諸事艱難,要用錢的地方多的是,十萬火急時,不妨空手套白狼……”

    皇帝轉了轉拇指上的玉扳指,忽然話鋒一轉:“眾位愛卿所言也不無道理。”

    眾臣皆是一驚,大部分人都冇想到皇帝這麼輕易就改變了主意。

    承恩公的唇角翹得更高了。

    一個大臣正要站出來讚幾句皇帝英明之類的話,就聽皇帝唏噓地又道:“朕本來是屬意由二皇子領兵的……哎。”

    承恩公唇畔的笑意霎時僵住了,瞳孔微縮。

    皇帝似是自語,但聲音又足夠讓金鑾殿上的大部分朝臣聽到,氣氛立刻就發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承恩公心潮翻湧,這可是二皇子的一個大好機會。

    他再也按捺不住,立刻從隊列中站了出來,對著正前方的皇帝作揖道:“皇上,二皇子英勇果敢,有乃父之風,一定能夠不負皇命,平頂晉州之亂。”

    此言一出,方纔反對剿匪的朝臣們麵麵相看,臉上露出幾分尷尬之色。

    皇帝淡淡地說道:“可是國庫冇銀子。”

    承恩公:“……”

    二皇子因為之前與北燕和談的事,惹了皇帝不悅。

    但是,皇帝既然有心讓二皇子複雜晉州剿匪的事,說明皇帝對這個兒子還是頗為看重的。二皇子若是把這次晉州平亂的差事辦成了,不僅可以將功贖罪,還能獲得兵權,更可以贏得朝臣的稱頌與百姓的擁護。

    皇帝嘴角微勾,繼續道:“此事就暫且作罷。”

    承恩公心裡很快就有了決定,義正言辭地對著皇帝說道:“皇上,晉州匪亂,民不聊生,剿匪是於民有利的大事,作為臣子,理應為社稷獻上一份力,臣等願意為了黎民百姓,湊齊這筆平匪銀子。”他的意思是,不要國庫出銀子,他自掏腰包去平匪。,,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