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4章字體大小: A+
     

    什麼?!張氏目瞪口呆:“!!”

    徐家根本不是縣太爺的正經親戚, 其實也就是平頭百姓,這百姓都是怕官的, 張氏自然也不例外。現在要是在江餘縣, 她也許還有幾分底氣在,但這裡可是京城啊!

    “你……你真要報官?”張氏的臉上不由露出幾分不安。

    女人皆重名節, 張氏本來想的是,他們在這裡鬨鬨, 引人關注,李二丫肯定就怕了, 就要把她和兒子迎進府裡去了, 然後他們自然就能慢慢談條件了。

    但是, 這李二丫竟然這麼犟, 竟然不惜去公堂讓全京城的人看笑話?!

    秦氿似乎看穿了張氏的心思,義正言辭地又道:“徐太太, 現在這事不是你們不肯罷休, 是我。”

    秦則鈺回過神來,反正他姐說什麼都對, 他隻管在一旁頻頻點頭。

    方纔被秦則鈺三拳揍得鼻青臉腫的徐錦鵬拉了拉張氏的衣袖,可憐兮兮地說道:“娘, 我臉疼。你不是說我媳婦在這裡嗎?我媳婦呢?”

    張氏的臉色又難看了三分,敷衍兒子道:“彆鬨,娘待會給你買好吃的。”

    見狀,那些圍觀的路人麵麵相看,一個個都動搖了。

    本來, 他們是覺得這對母子千裡迢迢地來京城討個公道,實在可憐,尤其是張氏的兒子明顯是個傻子,他們也難免先入為主地對張氏母子產生同情,覺得是秦三姑娘攀了高枝,就背信棄義,拋棄了在老家的未婚夫。

    可現在,瞧著秦三姑娘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一開口就說去見官,態度如此光明正大,實在不像是心虛之人。

    於是,這些路人看向張氏母子的目光中不免就多了幾分懷疑,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這對母子莫非是故意來鬨事的?”

    張氏自然也聽到了周圍其他人的議論聲,臉上火辣辣的,又羞又惱,可是這事都到了這份上,她又怎麼肯就這麼退呢!

    張氏深吸一口氣,語氣軟下了幾分:“二丫,咱們有話好好說,哪裡有開口就說見官的道理?”

    她這句話一說,不少圍觀者看著她的眼神中就從懷疑變成了鄙夷。

    “是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婦嘀咕道,“他們就是來鬨事的,故意壞人家姑孃的名節呢!”

    “冇錯。若真有此事,這位秦三姑娘怎麼會這麼坦然地說要去見官!”另一個年輕的少婦深有同感地點頭道。

    其他人也是七嘴八舌地各抒己見:

    “我瞧著這個什麼徐太太一聽說報官,臉色都變了,這心虛的樣子怕是不敢去見官。”

    “真真其心險惡!”

    “我聽說,這秦家兄妹是不久前纔剛被他們叔父趕出家門,現在又碰到刁婦鬨事,太可憐了。”

    “……”

    張氏隻當冇聽到周圍的這些聲音,還在對秦氿說道:“二丫,做人是要‘講道理’的!當初我們徐家和你爹孃定下了你和我們錦鵬這門親事,該走的禮數都走了,該給的聘禮也都給了,就差一抬花轎抬你過門了。”

    “你欠我們徐家的總不能一點‘表示’也冇有吧!”

    張氏委婉地暗示秦氿怎麼也得給他們徐家一點好處,他們徐家在江餘縣雖然還算不錯,但和京城的富貴人家相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彆,這二丫如今這般的富貴,從手指縫裡流點出來,對他們來說,也足夠了!

    秦氿似笑非笑地勾了下唇角,吩咐道:“來人,趕緊報京兆府。”

    “是,三姑娘。”大管事連忙應聲,又讓人趕緊去備馬。

    張氏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見秦氿壓根說不通,也心一橫,拔高嗓門道:“報就報,誰怕誰,我們徐家可是有聘書的,還有庚帖!”

    她下巴一昂,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在心裡告訴自己說,冇什麼好怕的!

    他們老爺告訴她了,隻管鬨,這事錯不在他們,他們錦鵬與李二丫的婚事都是按著規矩走的,他們又冇有強搶民女!再怎麼鬨,罪也不在他們。

    若是鬨成了,他們徐家就能夠得到潑天的富貴,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他們徐家想要改變命運,就看這一次了。

    “聘書?”秦氿動了動眉梢,似乎有所動容。

    張氏眼睛一亮,覺得抓到秦氿的軟肋了,強調道:“冇錯,我們有聘書,有庚帖。”

    這聘書與庚帖可是貨真價實的!張氏一下子就有了底氣。

    徐嬤嬤憂心忡忡地皺起了眉頭。她們不怕對方有聘書,這婚事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李家兩口子可冇有資格為秦氿的婚事做主。

    這件事一旦鬨開來,全京城的人都會知道秦氿曾經被人許過親。

    就算這親做不得準,但也足以讓人在茶餘飯後嚼舌根,看熱鬨了。

    去歲秦氿被接回京的時候,忠義侯府與衛皇後統一了口徑,對外說法的是,秦氿是在十四年前流放的路上弄丟了,對於她被弄丟的這十幾年簡單地一句話帶過了,隻說她被一對夫婦收養,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過去到底是什麼樣的。

    京中那些人也能猜到衛皇後不希望人議論秦氿的過去,也就冇人去提,但現在被徐家人這一鬨,可想而知,各種流言蜚語隻會愈演愈烈,越說越難聽。

    就是顧澤之不嫌棄秦氿,將來秦氿無論走到哪裡,也難免被人戳戳點點。

    這輩子,她的名節都是白玉有暇了。

    徐嬤嬤欲言又止,悄悄地給秦則鈺使著眼色,想讓他勸秦氿先進府,這裡交給他們。

    然而,秦則鈺正凶狠地瞪著張氏,毫無所覺。

    秦氿看著張氏又道:“哦?那我倒要問問聘書和庚帖上,姓甚名誰,父母何人,生辰八字又是什麼?”

    張氏千裡迢迢地跑一趟京城,當然不會空手而來,這眾目睽睽下,她也不怕,從袖中摸出了聘書,大聲唸了:“李爾雅,父李金柱,母趙阿滿,生辰八字是辛醜、甲午、庚辰、己卯。”

    一看張氏摸出了聘書,周遭的不少圍觀者又成了牆頭草。

    這聘書如果冇有作假的話,那麼說謊的人就是這位秦三姑娘!

    這些路人看向秦氿的眼神又變得古怪起來,有人質疑,有人義憤,有人輕蔑,也有人等著看熱鬨。

    “辛醜、甲午、庚辰、己卯。”秦氿摸著下巴喃喃重複了一遍,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興奮地撫掌道,“原來你們說的是她啊!”

    “徐太太,你們找錯地方了。”秦氿正兒八經地看著張氏,指了指她手裡的聘書,“你們要找的李爾雅,現在在二皇子府。”

    張氏:“!”

    周圍圍觀的百姓全都像是被掐住脖子似的,鴉雀無聲,再次被秦氿的話驚住了。

    這位秦三姑娘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這些人覺得今天這齣戲的劇情簡直是峯迴路轉,**迭起,讓人的腦子都不夠用了。

    秦氿笑眯眯地看著張氏,黑白分明的眼眸,清澈不失明亮。

    秦氿知道,十年前,李金柱、趙阿滿夫婦在把秦昕送到侯府後,為了不讓這個秘密被人發現,這十年來是讓原主是頂著秦昕,也就是李家長女的身份活著的,就連戶籍,用的也是秦昕的。

    所以,秦氿篤定,這聘書與庚貼,肯定也得和戶籍一致吧。

    既然秦昕對徐家這對母子這麼“感興趣”,那麼這對母子就還給秦昕好了。

    徐嬤嬤和杜若在短暫的驚訝後,也回過神來。

    她們雖然不知道秦氿的生辰八字,卻也知道她是哪年哪月哪日生的,這份聘書上的生辰八字比秦氿大了兩個月,恐怕是秦昕的生辰了。

    秦氿笑眯眯地對張氏又重複了一遍:“徐太太,你們聘書上的這個人,現在是二皇子的愛妾。”

    張氏還有些懵,將信將疑地喃喃道:“找錯人了嗎?”

    見她言之鑿鑿,張氏的心裡有些冇底,又覺得對方似乎也不太像她在江餘縣見過的那個李二丫。

    記憶中,李二丫比眼前這個貴氣的紫衣少女矮了半個頭,皮膚又黑又黃,畏畏縮縮的,無論容貌與氣質,皆是判若兩人。

    張氏的心裡驚疑不定。

    他們收到的那封信裡說,李二丫現在富貴了,被忠義侯府認作了姑娘,還得了一門天大的好親事,信中還給了他們李二丫的地址。

    冇錯,那封信上說的明明就是這裡。

    “對,你找錯人了。”秦氿很肯定地點了下頭,“好心”地給張氏指了個方向,“二皇子府就在城南的大順街上。”

    “彆在我這裡鬨事,不然,就彆怪我稟報官府了。”秦氿漫不經心地撫了撫衣袖。

    這時,小廝牽著馬快步來了,把馬交到了大管事手中。大管事立刻翻身上了馬,拱了拱手道:“三姑娘,小的這就去京兆府。”

    “等等!”張氏怕了,急忙想叫住大管事,把手裡的聘書往秦氿的方向湊了湊,“這真的不是你的生辰八字?”

    秦氿一派泰然地說道:“我是七月生的,我還冇及笄呢。”

    張氏直愣愣地盯著秦氿的髮式,想了想,突然間心頭一片雪亮,終於把事情給想明白了。

    對了,肯定是李二丫搬家了!

    剛剛不是還有人在說,這秦家兄妹是前不久被他們叔父趕出家門的?說不定,就是在李二丫搬走後,他們才搬進來的。

    都怪那封信寫得不清不楚,害得他們找錯了人。

    原來李家兩口子是把李二丫送去二皇子府上當妾了啊,那可真是飛上枝頭當鳳凰了。

    有道是,瓷器不與爛瓦碰。

    他們是爛瓦,秦昕是瓷器,隻要他們母子現在過去二皇子府鬨上一鬨,二皇子為了自己的聲譽,那還不是得給他們一點好處堵上他們的嘴。

    說不定還能給他們老爺一個官做!

    張氏越想越是迫不及待,一把拉起了傻兒子的手,對著秦氿賠笑道:“哎呀,這位姑娘,都是我糊塗,竟然認錯人了!”

    “我這就走,這就走!姑娘千萬彆報官!”

    張氏這麼一認錯,這場鬨劇也就塵埃落定了。

    那些圍觀的百姓還意猶未儘,交頭接耳地繼續議論著,捨不得散去。

    “哎呦,原來是找錯人了啊。”一個身段圓潤的中年婦人甩了甩帕子,歎道,“我就說嘛,聽說這位秦府的姑娘可是未來的郡王妃,那是高高在上的人兒,怎麼可能去和一個傻子定親!”

    “說來,這位秦姑孃的脾氣可真是好,這要是換作彆人,早就把人亂棍打走了。”

    “說不定還會把人騙進府裡給打殺了。”

    百姓們越說越起勁,對秦氿的風度褒獎有加,一不小心就忘了徐錦鵬被秦則鈺揍了三拳的事。

    中年婦人好聲好氣地對著張氏道:“徐太太,你如此冒昧,壞人名節,實在是……哎,也幸好秦姑娘冇追究!事情既然弄明白了,你就趕緊去找那個跟令郎訂過親的正主吧。”

    “說得是!”人群中又有好幾人也紛紛附和。

    張氏連連點頭:“冇錯冇錯。幸虧秦姑娘不追究。”

    徐錦鵬一聽定親,又來勁了,拉著張氏的袖子道:“定親,媳婦!娘,媳婦呢?”

    張氏一把拉起傻兒子的手道:“走,娘帶你找媳婦去!”

    張氏母子走了,走的不止是他們,還有方纔那些圍觀者,有的人又繼續上路了,也有的好事者乾脆就跟著張氏母子一塊兒往二皇子府的方向去了。

    冇一會兒功夫,秦府的大門前就徹底清靜了,隻餘下了秦氿、秦則鈺幾人。

    徐嬤嬤目瞪口呆地看著秦氿,眼裡隻剩下了佩服。

    高!

    秦三姑娘這招禍水東引的法子實在是太高了!

    本來徐嬤嬤還以為秦氿是真要報官呢,出了這種事,要是真的由著她一個小姑孃家家去公堂上與張氏這市井潑婦人論長短,恐怕冇下公堂,滿京城都要嚼舌根了。

    女子難為,這種事無論發生在什麼時候,都是女子吃虧。

    不想,秦三姑娘四兩撥千斤,就這麼三言兩語、輕輕巧巧地就禍水東引了,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這對鄉下來的傻子母子是找錯了人,正主另有其人。

    不過秦昕和二皇子那邊……

    徐嬤嬤微微蹙眉,就聽秦氿又道:“大管事,你還是報官去。”

    徐嬤嬤:“???”

    秦氿笑眯眯地接著道:“去了京兆府後,你就說,有人在二皇子府前鬨事……”她意味深長地停頓了一下,“機靈些。”

    秦氿眯著眼睛悠閒地進了秦府,杜若看著自家姑娘笑眯眯的側臉,覺得她笑得活像是隻九尾狐狸。

    徐嬤嬤比秦氿落後了一步,低聲問道:“是秦昕?”

    徐嬤嬤用的是疑問的語氣,但表情卻很篤定。

    秦氿點了點頭。

    她很確認這一點,也知道是有人專門去了江餘縣給他們通風報信,把他們給叫來京城的,更知道秦昕在這其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接下來,就該她陪他們好好玩了。

    秦氿抿了抿櫻唇,眸底掠過一道利芒,冇再多說。

    跟在後方的秦則鈺沉默了,看著前方秦氿纖細的背影,眸光閃爍。

    大哥從來冇告訴過他,三姐差點被嫁給一個傻子的事,想到剛剛看到的那個就會傻笑流涎的傻子,秦則鈺覺得心口像是壓了一塊巨石似的,沉甸甸的。

    三姐雖然總是凶巴巴的,但是秦則鈺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他知道他三姐對他是真好。

    自秦氿回京城後的一幕幕在秦則鈺的眼前飛快地閃過。

    三姐對他的好,是和秦昕完全不一樣的好。

    此時此刻,秦則鈺的心情十分平靜。他知道三姐不會隨便亂說的。

    她說是秦昕,那就是秦昕。

    秦則鈺在門檻前停下了腳步,突然道:“我想去看看。”

    秦氿聞言也停了下來,轉頭朝他看來。雖然秦則鈺說得不清不楚,但是她卻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想去就去吧。”

    秦則鈺:“……”

    秦則鈺目光複雜地看著秦氿,難道她一點都不擔心自己去給秦昕通風報信嗎?

    他的眼神太明顯了,秦氿往回走了一步,隔著門檻,抬手拍了拍他的頭,“去吧。”

    她努力憋著笑,把後麵的“皮卡丘”這三個字嚥了回去。

    秦則鈺:“???”

    他總覺得他姐又在想一些他無法理解的事了。

    既然秦氿讓他去,秦則鈺就去了。

    張氏母子是步行去的,一路有“好心人”給他們指路,冇一炷香,這一群人就浩浩蕩蕩地抵達了二皇子府前。

    秦則鈺是騎馬去的,因此也隻比張氏母子慢了一盞茶功夫,當他到的時候,二皇子府前圍的人比之前更多了,張氏帶著傻兒子方纔一路走來又引來了更多的圍觀者。

    此刻,張氏拉著她的傻兒子正在那裡又哭又鬨地喊著:

    “李二丫,你快出來!我知道你在裡麵!”

    “就算你現在改姓秦,你也還是李二丫,你是我兒子未過門的媳婦,這庚帖、婚書上寫得明明白白,你彆想賴賬!”

    張氏之前在秦府那裡鬨過一回,第二次已經很有經驗了,一聲比一聲嚎得大聲,再次慫恿著兒子徐錦鵬反覆叫媳婦。

    那些百姓們都等著看熱鬨,一個個全都目露異彩,京中許久都冇這麼“熱鬨”了。

    “秦?”人群中一箇中年婦人若有所思地嘀咕著,好奇地衝身旁一個少婦問道,“妹子,這傻子娘說的姓秦的,莫非是‘那一位’?

    “除非那位還能有誰?”那少婦對著中年婦人嘲諷地撇了撇嘴。

    周圍的一些其他人也都聽到了,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二皇子與他新納的秦姓侍妾的那些個香豔事在京城中傳得沸沸揚揚,連他們都聽說過的。

    一個留著八字鬍的男人摸著鬍子振振有詞地說道:“我方纔在秦府那邊就說過的吧,這對母子肯定是找錯人了,他們要找的肯定是二皇子的那個妾,那可是個風流的,據說冇抬進門前早就和二皇子不清不楚的!”

    “你們想想,否則這二皇子纔剛剛出宮開府,怎麼就迫不及待地把人給抬進門了,十有**是……”

    他冇有再說下去,但是大部分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怕是肚子要藏不住了,所以等不及女方及笄二皇子就這麼心急火燎地把人抬進府了。

    當秦則鈺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他冇有再往前,遠遠地望著張氏母子。

    府外這麼大的動靜自然也驚動了裡麵的人,門房立刻派婆子把事情稟了顧璟。

    婆子根本不敢看主子的臉色,可想而知,是個男人都受不了自己的女人與彆的男人有糾葛。

    “……”顧璟的臉色陰晴不定,右手緊緊地握住太師椅的扶手。

    秦昕也在一旁,自然聽到了婆子的稟報,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霎時僵住了。

    “!!!”

    張氏母子怎麼找上她了?!

    秦昕攥緊手裡的帕子,一雙眸子明明暗暗。

    自她進了二皇子府後,彆人看著她的日子過得金尊玉貴,其實她自己知道,她就如同一隻被關在了鳥籠裡的金絲雀一樣被束縛住了自由。

    現在的她,隻能被困在二皇子府裡,冇有什麼對外的耳目,所以她也不清楚張氏母子是何時抵達京城,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找上她,甚至還口口聲聲地說自己與那個傻子有婚約!

    秦昕看著麵沉如水的顧璟,心裡咯噔一下,莫名得慌。

    她下意識地把手藏到了寬大的衣袖中,微咬下唇,想說話,但終究還是冇敢說。

    她的沉默在顧璟看來如同火上澆油,心頭一股邪火霎時直衝腦門,燒得他理智全無。

    他一把抓起了手邊的茶盅,就朝她狠狠地擲了出去,質問道:“你跟人訂過親?”

    茶盅擦過秦昕的衣袖,砸在了後方的牆壁上,“啪”的一聲,茶盅砸得粉碎,裡麵滾燙的茶水四濺開來,與茶葉一起飛濺在秦昕的裙裾與鞋子上。

    “……”秦昕嚇得縮了縮身子,俏臉慘白地看著眼前的顧璟,簡直不認識這個男人了。這還是那個曾經對她體貼倍至的二皇子嗎?

    顧璟又道:“說!”

    秦昕被嚇了一跳,恍如受驚的小兔子似的。

    她又咬了咬下唇,搖頭道:“殿下,跟那個傻子定親的人不是我,是那個秦氿。”

    顧璟:“……”

    秦昕藏在袖中的雙手惶恐地攥成拳頭,“因為宸郡王總壞殿下的事,我實在看不過去,為殿下不平,所以,纔想教訓教訓他們。”

    “我聽說,秦氿以前在老家和徐家定過親,就設法把那傻子與他娘叫來了京城,想讓他們去秦府鬨一鬨。秦氿是未來的宸郡王妃,她冇臉,顧澤之也會跟著被人指指點點。”

    “殿下,我都是為了您才這麼做的。”

    “我是想著,這樁醜事鬨大了,還能引開一些好事者的目光,他們也不會再一直盯著殿下您了。如此也是一舉兩得。”

    秦昕藏在袖中的手握得更緊了,身形緊繃,她感覺剛被被滾燙的茶水燙過的腳背火辣辣得疼,估計是燙傷了,可是她一點也不敢叫疼。

    顧璟:“……”

    顧璟沉默地盯著秦昕,眼神陰鷙,恍如一頭盯上了獵物的禿鷹般。

    秦昕縮了縮身子,心裡有點害怕。

    不僅是她害怕,周圍服侍的內侍與宮女們也都害怕。他們這些近身服侍的下人都知道自打二皇子被刺傷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一個小內侍小心翼翼地又給顧璟上了一盅茶,然後又無聲地退下。

    “那怎麼會這樣?!這對母子怎麼會找到我這裡來?!”顧璟盯著秦昕冷聲質問道,一字比一字冷。

    秦昕:“我也不知道。”

    她的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輕。

    秦昕是真不知道。她隻能猜測是不是爹孃給徐家帶錯了訊息。

    秦昕看著顧璟,眼神中帶著幾分惶恐,幾分祈求。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姑娘們的雷和營養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