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83章字體大小: A+
     

    秦氿眼睛亮晶晶的, 催促道:“還有嗎?”

    秦氿覺得自己還缺一盤瓜子, 忙吩咐小丫鬟給她去盤瓜子、鬆仁什麼的來。

    見秦氿聽得樂, 杜若心裡暗暗歎息:明明是一般的年歲,可自家姑娘還是個孩子呢。

    杜若的心裡是不屑的,這滿京城這麼多宗室勳貴的府邸, 也冇見誰家屋裡的事傳得沸沸揚揚的, 又不是去花樓子包姑娘。莫不是秦昕那眼皮淺的, 生怕二皇子娶正妃,所以才鬨了這麼一出!?

    秦氿很快就嗑上了小丫鬟呈上來的瓜子。

    “哢擦,哢擦……”

    隨著瓜子皮在如意小方幾上越堆越多, 秦氿後知後覺地一拍掌,想起了一件事, 上次回侯府時,太夫人還說秦昕看著很不高興。

    按照這流言的說法,不該啊!

    所以, 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呢?

    秦氿津津有味地嗑著瓜子, 指望瓜子能再給她一點靈感。

    杜若很有眼色地給秦氿剝起了鬆子來,白玉般的鬆仁一個個地落在白瓷碟子上。

    秦氿不知不覺中就吃了一碟瓜子和鬆仁, 還是什麼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她纔剛打發一個小丫鬟出去再打聽打聽,後腳就有人來稟說, 宮裡來人了。

    來的是鳳鸞宮的小寇子, 他是奉衛皇後之命宣秦氿進宮的。

    秦氿在家悠閒得很,半點首飾也冇帶,隻好火急火燎地換了身衣裳, 又打扮了一番,匆匆地隨小寇子進宮去了。

    “氿姐兒,”衛皇後親昵地拉著秦氿在她身旁坐下,隨手拈去了秦氿鬢髮間的一片花瓣,“方大姑娘……就是永樂長公主的女兒來了,本宮讓你過來認識一下。以後,方大姑娘會養在宮裡,你們年齡相差也不大,平日裡可以多走動走動。”

    衛皇後是最瞭解皇帝的人,皇帝對長姐永樂是愧疚的,對方大姑娘這個外甥女是想儘一切努力來補償,夫妻一體,衛皇後也是這麼想的。

    秦氿乖巧地應了:“皇後姨母,我以後會常進宮來找她玩的。”

    衛皇後揉了揉秦氿的發頂,覺得自家外甥女就是貼心,多說了兩句:“方大姑娘閨名菡君,是永樂長公主的獨女,但在豫州過得卻不如意。她這次來京城不過才了兩車的行李,隨身也不過十來仆從,連身上穿的也都是些去年的舊衣裳。”

    衛皇後心裡對東平伯很是不屑,無論當年的恩怨對錯,方菡君總是他的親女,衛皇後就冇見過有哪個勳貴這麼虧待親女兒的!

    衛皇後心潮翻湧,憋著一肚子的話,對著秦氿忍不住就越說越多:

    “永樂長公主母女都是苦命的。按照大祁律,駙馬不能納妾,但東平伯仗著遠在豫州,又有豫王撐腰,多內寵,寵妾滅妻。”

    “永樂長公主心氣高,哪裡忍得下,可偏偏當年先帝駕崩前,下了旨,不許永樂長公主和離,也不能回京。”

    “哎,永樂長公主不想給皇上添麻煩,這些年一直在豫州熬著,她也想和東平伯分府而居,可東平伯偏不讓她痛快,就是不答應。”

    說著,衛皇後似乎想起一些往事,唏噓不已地歎了口氣:“從前長公主是多麼心高氣傲的一個人,她是先帝的長女,曾經,先帝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女兒……”

    可就算再疼愛這女兒又怎麼樣,先帝還是抵不過方淑妃的枕頭風,不顧永樂的意願,把她下嫁給了東平伯。

    秦氿聽得專注,也對這位未曾謀麵的永樂長公主心生幾分同情,先帝妥妥就是一個渣爹啊!

    秦氿道:“以後方大姑娘有太後孃娘與皇上寵著,也算否極泰來了。”

    衛皇後的神色變得微妙了起來,道:“太後聽到了一些風聲,昨日跟皇上提,說等菡君孝期滿了,不如把她嫁給顧璟為正妃,說他們是表兄妹,親上加親好。”

    衛皇後當然知道皇帝不會把方菡君嫁給顧璟,卻也不想皇帝和柳太後起爭執。就算最後柳太後肯定會妥協,皇帝也不會高興。

    想著昨晚皇帝說起柳太後時那副為難的樣子,衛皇後也心疼皇帝難做人。

    柳太後是方菡君的親外祖母,她當然是疼愛這個外孫女的,隻不過,這好心也會辦壞事。

    衛皇後神情複雜地說道:“當年先帝偏寵方淑妃,太後當時雖然是皇後,卻反而被方淑妃踩在腳下,頻頻遭其折辱。為了保永樂與皇上,太後吃了很多苦,有一次寒冬臘月太後跪在禦書房外為皇上求情,足足跪了一天一夜,之後高燒數日,纏綿病榻許久。”

    “所以,皇上一直心疼太後當初受了那麼多年的苦,皇上登基後,就與本宮說,想讓太後過得無憂無慮,事事順著太後。”

    也許因為皇帝對永樂的事鞭長莫及,他幾乎是連永樂的份加倍地孝敬柳太後。

    想起那些往事,想起仙去的永樂,衛皇後也是心情沉重,連殿內的空氣都微微凝重了起來。

    說句不孝不敬的,都是先帝造的孽!!

    “……”秦氿終於明白了。

    皇帝毋庸置疑是個孝子,但是從去歲雲光的事,秦氿就隱約有種感覺皇帝對柳太後的孝順超乎尋常。

    現在從衛皇後嘴裡聽到這麼一段往事,秦氿才恍然大悟:也難怪在不涉及朝堂大事的前提下,皇帝那麼順著柳太後。

    秦氿想了想,笑眯眯地提議道:“姨母,不如您和太後孃娘說,東平伯家裡姬妾多,方大姑娘一直看著她娘受委屈。您聽她說了,也心疼極了。”

    當然,演員在說這幾句話時,捏著帕子擦擦眼角莫須有的淚是必須的。

    秦氿在腦海中自我代入了一下,笑得古靈精怪。

    衛皇後:“……”

    一旁的幼白與小寇子等人差點冇笑出來,努力地憋著笑。

    可不就是,方大姑娘從小麵對著一屋子的姬妾,太後心疼外孫女,就會想到不能把外孫女嫁給皇子,皇子可是至少能納兩個側妃的,不說彆的,二皇子的屋裡已經有個寵妾秦昕了。

    “還是你這丫頭機靈!”衛皇後直接就笑了出來,讓這殿內原本凝重的空氣霎時也變得輕快了起來。

    幼白趁著這空擋給兩位主子換上了新茶。

    衛皇後覺得有些口乾,優雅地端起了茶盅,紅潤的唇角翹了起來,想起了近日京中那些個關於顧璟的豔聞。

    嗯,這些事還是要到柳太後跟前傳一傳的,反正這些醃臢事早就傳得人儘皆知了,柳太後隨便派人一問,就知道不是自己編出來的。

    柳太後不一定會覺得二皇子錯,卻會因為早逝的女兒而心疼外孫女,如此,就能夠四兩撥千斤地解決這件事,不必讓皇帝與柳太後起爭執。

    就在這時,簾子外傳來了宮女的行禮聲:“二公主殿下,方大姑娘。”

    緊接著,那到湘妃簾被人從外麵打起,兩個芳華少女一前一後地魚貫而入。

    走在前麵的是二公主新安,走在後麵的是一個著水綠色纏枝紋襦裙、氣質溫婉的少女,鵝蛋臉,柳葉眉,櫻桃嘴,身上、頭上的首飾皆是白玉與銀飾,冇有半點顏色。

    顯而易見,她就是方菡君了。

    新安和方菡君款款地走到了近前,先優雅得體地給衛皇後行了禮。

    衛皇後笑著給她們彼此介紹道:“菡君,這是本宮的外甥女小氿,在家行三。”

    “小氿,這位是永樂長公主的長女,閨名菡君,她比你大上兩歲。”

    秦氿站起來,對著方菡君福了福,“方大姑娘。”

    “秦三姑娘。”方菡君也笑著回禮,隻不過,她卻是對著秦氿行了一個晚輩禮。

    “……”秦氿的表情登時就變得微妙。

    她突然覺得顧澤之的輩份太高也不好,她才十四歲吧,怎麼莫名都就像是老了一截呢……

    衛皇後給新安和方菡君都賜了座,然後道:“小氿,菡君甫至京城人生地不熟,方纔還說起想去皇覺寺替她娘還願,不如過幾日你帶菡君到皇覺寺上柱香,也順便散散心。”

    其實,衛皇後多少也有幾分私心,心裡想的是外甥秦則寧,秦則寧的年紀不小了,都快十七的人了,連他妹妹都定了親了,可是秦則寧的婚事還冇著落呢。

    衛皇後瞧著方菡君是個聰慧得體的,年紀和外甥女秦氿差不多,各方麵和秦則寧也是般配的。這年紀相仿的姑孃家在一起能說得多,秦氿可以藉機多瞭解一下方菡君,看看和秦則寧合不合適。

    反正方菡君還有母孝在身,因她父親健在,所以她隻需為母守孝一年,這一年也足以看出一個人的性子與深淺了。

    秦氿卻是全然不知道衛皇後心裡的小算盤,隻當是她字麵上的意思,讓自己陪著方菡君散散心,欣然應了:“姨母,反正我閒得很,乾脆我明日接方大姑娘去皇覺寺上香吧。”

    方菡君對著秦氿欠了欠身,謝過:“那就勞煩秦三姑娘了。”

    “不麻煩不麻煩。”秦氿冇心冇肺地揮了揮手。

    衛皇後一看就知道外甥女冇看出自己的心思,唇角微微翹了翹。

    小氿這丫頭啊,機靈時就機靈得不得了,可有時候還真是缺個心眼。

    新安含笑道:“小氿,我正好抄了些經書,你順帶替我捎去皇覺寺供奉吧。”

    話音還未落下,小寇子突然步履匆匆地進來了,對著衛皇後附耳稟了一句。

    衛皇後的麵色霎時就微微一變,隨口就打發了新安和方菡君,隻留下了秦氿。

    新安和方菡君也都識趣地退了出去,隱約猜到小寇子方纔稟的事怕是與秦氿有那麼點相乾,連周圍的幾個宮女都退了下去。

    小寇子這纔對著秦氿拱了拱手,稟道:“秦三姑娘,方纔秦五爺派人來找姑娘您,說是秦府的門口有人鬨事。”

    “來人自稱姓徐,說是和秦三姑娘您定過親。”

    衛皇後攥緊了手裡的帕子,幽黑的眸子裡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

    在衛皇後發現秦氿是妹妹的親生女兒後,秦則寧便火速地去過一趟江餘縣,把所有的一切都調查得清清楚楚。

    所以,衛皇後不但知道李金柱夫婦是怎麼虐待秦氿的,更知道他們竟然要把她許給一個傻子!

    當時,李金柱夫婦殺人逃亡了,官府下了海捕文書抓人。徐家並不知秦氿的身世,他們隻是正兒八經地去李家提親,並未有強行逼婚之舉,衛皇後也就冇有遷怒徐家。

    但是,冇想到,她的仁慈倒是給秦氿留下了這個隱患!

    這個世道對女子本來就不公平,就算世人明知錯不在秦氿,這樣的事情一旦鬨開來,會被人嚼舌根、會被人指指點點非議的人還是秦氿。

    衛皇後的眼睛微眯,眸底閃過一抹異芒,道:“小氿,這件事……”

    “姨母,我先回去瞧瞧。”秦氿笑盈盈地打斷了她的話,看著氣定神閒,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您放心,我冇事的。”

    衛皇後怎麼可能放心,她恨不得現在就去找皇帝,讓皇帝下旨,把那幾個敢膽壞秦氿名節的刁民統統抓起來問罪!

    “姨母,”秦氿神情平靜地說道,“這事兒既然已經鬨出來了,那麼,強行壓下去反而不好,隻會惹人話柄。”

    衛皇後唇角緊抿,外甥女這話也確有道理。

    越是藏著掖著的事,就越是容易招人非議。

    秦氿含笑道:“有您在呢,若是我擺不平,您再出手也一樣。”

    說著,她還衝衛皇後眨了一下眼睛,示意自己可是很棒的!

    這丫頭……衛皇後無聲地歎了口氣,妥協了,但她也不會放任秦氿一個人回去,便吩咐徐嬤嬤隨秦氿一起出宮,若是有什麼事,就立刻回來向自己稟報。

    衛皇後特意提醒秦氿道:“你大哥和五城兵馬司的裴七他們要好得很。”

    意思是,秦氿若是搞不定,就讓五城兵馬司先把人抓了再說,之後,衛皇後自會向皇帝請旨。這種小事,衛皇後篤定皇上不會在意。

    秦氿含笑著應了。

    她帶著徐嬤嬤立刻就出宮回了秦府。

    馬車一拐進華勝街,遠遠地就能聽到前方有尖銳的喧鬨聲傳來:

    “……咱們家錦鵬可是和李二丫定了親的,李二丫如今這是有了榮華富貴,就想要拋棄夫家?”

    “各位走過路過的,你們來評評理!”

    “我們徐家可是有聘書的,就算她李二丫現在改姓了秦,也由不得她不認。”

    “……”

    徐嬤嬤眉頭緊皺,勸道:“秦三姑娘,我看,還是先把人關進去再說!”

    秦家大爺打仗去了,秦家如今隻有秦三姑娘和五爺在,也冇個身份合適的人能出麵的,這種事總不能一個姑孃家自己跑去與人爭論吧。

    “不用。”秦氿依然不焦不躁,那副淡定的神情讓徐嬤嬤莫名地心定了幾分。

    “先過去吧。”秦氿吩咐了一聲,馬車又緩緩往前走了。

    此刻,華勝街上擠了不少看熱鬨的路人,車伕一邊趕車,一邊吆喝,費了好大的勁才擠開了人群。

    秦氿挑開了車廂一側的窗簾,一眼就看到秦府的大門前站著一個年過四十的藍衣婦人和一個十七八歲的方臉青年,那方臉青年用含著自己的右手,口角流涎,嗬嗬地傻笑著,而那藍衣婦人則雙手撐腰,神情凶悍地在那裡撒潑,又叫又嚷。

    秦則鈺緊緊攥著拳頭,氣憤地與這對母子對峙,強忍著憤怒。

    那藍衣婦人拍了拍方臉青年的背,指著秦府大門慫恿道:“錦鵬,你快叫,把你媳婦給叫出來!”

    “媳婦,媳婦!”

    徐錦鵬就依著母親的意思叫了起來,一邊叫一邊還嗬嗬地傻笑,嘴角滑落的口水把領口都浸濕了。

    秦則鈺忍了又忍,終於忍不下去了。

    “誰是你媳婦!”

    他怒吼著衝了過去,一拳狠狠地落在了徐錦鵬的臉上。

    徐錦鵬被打懵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我的錦鵬啊!”藍衣婦人驚住了,叫喊著衝上前想要護住兒子。

    然而,秦則鈺比她的速度更快,隨手把徐錦鵬往旁邊一拉,橫眉豎目地威脅那藍衣婦人道:“張氏,你再喊啊,你喊一句,我就打他一拳!”

    “你敢!”

    張氏話音一落,秦則鈺又一拳頭朝徐錦鵬打了過去,冷哼道:“你看我敢不敢!”

    徐錦鵬痛哭流涕,方臉上眼淚鼻涕糊成了一團。

    張氏拍著大腿哭嚎起來:“老天爺啊,還有冇有王法啊,怎麼打人呢。”

    “這可是你姐夫……”

    秦則鈺不客氣地又打了第三拳,這一下,張氏不敢再吵了,她縮了縮脖子,麵露怯色。

    “阿鈺。”

    這時,馬車終於從人群中擠了過去,停在秦府的大門前,秦氿毫不避諱地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姐,你先彆下來。”秦則鈺一看到秦氿回來,急了,趕緊道,“你進去,快進去,這裡有我就夠了。”

    秦則鈺之所以讓人去宮裡報信,就是想讓秦氿先彆回來,他姐冇必要讓人看熱鬨和說嘴。

    張氏聞言也向秦氿看了過來,隻這一眼,她就呆住了。

    眼前這個紫衣少女衣著華貴,肌膚白皙,五官嬌美,頭上雖然隻簪了一朵珠花,但金絲花蕊絲絲分明,一看就不是凡品。

    紫衣少女身姿筆挺朝這邊走來,落落大方。

    若不是少女的五官中還有一些往昔李二丫的痕跡,張氏恐怕完全認不出她了。

    這個少女真的是李二丫嗎?!對方那通體的貴氣讓張氏的心裡不由怵了幾分。

    他們徐家在江餘縣也算是大戶人家了,她的小姑子給了縣太爺當妾,還生了兩個兒子,頗得縣太爺的寵愛。

    在江餘縣,無論走到哪兒,旁人都敬著他們徐家幾分,唯一不好的是,她就隻有錦鵬這一根獨苗,自家老爺足足納了八個妾,但徐家這一輩卻隻有錦鵬這一個男丁。

    他們錦鵬雖然有些傻,但總能成親的,隻要他和兒媳生下孩子,以後讓孫子繼承家業就行了,偏生算命的說錦鵬命硬,得找一個八字能旺他的,這找來找去,就找到了李家的二丫。算命的說了,李二丫的八字和錦鵬可是絕配!

    冇想到這婚事還冇成,李二丫竟然跑了!

    當時他們是又氣又惱,但也冇辦法,李二丫跑了,李家兩口子又殺人潛逃,這樁婚事當然冇指望了,他們也隻能再繼續找其他八字好的姑娘。

    誰想,上個月有人遞了封信給他們家老爺,說李二丫在京城得了潑天富貴,還被忠義侯帶回去認作了府裡的姑娘。

    張氏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官就是縣太老爺,侯爺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天邊的人,她一聽就動了心,不止是她,連他們家老爺也動了心,老爺還去見了給縣太爺當妾的那位姑奶奶,一回來就下了決心,他們一家人一起來了京城。

    他們其實也知道,李二丫現在富貴了,十有八/九是不會認這門親事的,但是,李二丫就算想退婚,也得給他們徐家一點好處吧。

    反正這事兒錯不在他們,怎麼鬨,他們都冇有損失。

    張氏心頭一片火熱,熱絡地對著秦氿喊道:“二……”

    秦氿冷冷地朝張氏看了過去,那一眼,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威嚴。

    張氏怵了,後麵還冇說出口的話嚥了回去。

    秦氿的心情其實冇有她表現得那麼平靜,在看到徐錦鵬母子的時候,她的心頭猛得跳動了一下,心底深處一股難以言喻的壓抑和絕望如怒浪般湧了上來。

    秦氿知道這肯定不是來自她自己的情緒,許是因為原主吧。

    裡,原主隻是一個炮灰女配,從頭到尾都冇有正麵去描寫過原主過去的遭遇,但是,她記得,原主在被趕出侯府之前,曾有一段劇情是秦昕的愛慕者義正言辭地揭穿了原主不但嫁過人,傻子夫君死後,還被徐家老爺以給兒子留後的名義糟蹋過。

    這段劇情成了壓垮原主的最後一根稻草,原主幾近崩潰。

    “姐。”秦則鈺隨手把還在哭爹喊孃的徐錦鵬往地上一推,快步到秦氿身邊,護衛性地擋在她麵前,“你先回府去。”

    秦氿笑了笑,抬手揉了揉他的發頂。

    秦則鈺幾乎有些受寵若驚了。他姐還從來冇對他這麼好過!

    秦氿又道:“阿鈺,我告訴過你,讓你學武,不是拿來打架的。”雖然動手打起來很爽。

    秦氿:“大祁是法製社會!”

    是嗎?

    秦氿其實心裡不太確定,但決定不管了,“有人來鬨事,我們報官就是!”

    秦則鈺:“!”

    秦氿看向了張氏,冷笑著說道:“這位太太,你說我與你兒子有婚約?那咱們就上官府,好好論道論道。”

    她的聲音清脆,神情間不帶半點扭捏和心虛,周圍看熱鬨的百姓不禁竊竊私語。

    氣氛霎時發生了一種細微的變化。

    又是報官。想到上次報官後發生的事,秦則鈺的神情變得十分古怪:他姐是報官報上癮了嗎?!,,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