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7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79章字體大小: A+
     

    端王抬眼看向距離他不過三步遠的顧澤之, 覺得兒子熟悉而又陌生。父子倆四目對視, 端王一時語結。

    纔剛剛及冠的三子已經比他還要高了一寸多,他的唇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溫潤如玉, 彷彿很好說話的樣子,但眉宇中卻是銳意十足, 宛如一把藏在鞘中之劍。

    端王在心裡把顧澤之方纔的那些話細細地品了一品, 明白了:兒子的意思非常明確了。他是在說, 他不會再回洛安城了, 他自己把自己分家出去了。

    不知為何, 端王的心猛地顫了一下,胸口也悶悶的,彷彿堵了什麼似的。

    他下意識地問道:“澤之,你是在怪本王?”

    顧澤之笑而不語。

    明明顧澤之在笑,他的笑容卻看得端王心裡更加難受了。

    “澤之……”端王欲言又止。

    顧澤之又道:“父王鎮守邊疆,總是不在也不好, 軍中不能一日無主。”

    澤之這是在趕自己回西疆?!端王怔怔地看著顧澤之,覺得自己的一番苦心被辜負了。

    端王沉默了一會兒,才輕輕歎了口氣,道:“好,本王近日就回去。”

    端王暗暗下定了決心, 等回到西疆後,他自要查明一切,然後, 把真相放到王妃和澤之的麵前,屆時他們自會知道是他們冤枉了世子。

    也唯有如此,才能打消王妃和澤之對世子的誠見。

    這麼想著,端王的心裡好受了些,叮囑道:“本王回去後,你在京城裡好好辦差,彆惹事端。”

    “還有,讓你母……親早日回京,外麵太亂了。”

    “是!”顧澤之拱了拱手,“父王,若是無事,我們就先走了。”

    端王朝一旁低眉順眼的秦氿看了一眼,知道兒子大概是在和未來兒媳逛街呢。

    大祁的民風並不像前朝那樣保守,兩個訂了婚的小夫妻一起逛逛街,作為長輩,端王還是喜聞樂見的,還有幾分感慨地想起了他和王妃年輕時也曾這般策馬走在京城的街道上。

    端王點了點頭,揮手道:“你們去吧。”

    於是,顧澤之與秦氿便牽著馬,頭也不回地走了。

    秦氿長舒了一口氣,和端王在一塊兒總讓她十分不舒坦。

    怎麼說呢,端王的腦迴路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樣,她雖然冇跟他說話,但隻是聽著,就有種說都說不明白的憋悶。

    偏偏端王是顧澤之的親爹,她也不能直接抽鞭子啊,剛剛她的手癢極了!

    秦氿轉頭看向身側的顧澤之,入目的是一張溫和的側麵,陽光下,他輪廓分明的側臉暈出一層淡淡的光暈,眉目如畫。

    在秦氿看來,顧澤之總是把他的情緒藏得太深,深到誰都看不透他。

    似乎是注意到了秦氿的目光,顧澤之微微側著臉龐,與她目光相對的那一瞬間,他狹長的鳳眸中流露出了些許的落寞。

    秦氿:“!”

    她就知道,顧澤之對端王不是冇有感情的,所以,端王為了世子這麼對他,他心裡還是很難過吧。

    秦氿覺得金大腿真是可憐極了。

    她歪了歪頭,想了想,從荷包裡拿出了一顆鬆仁糖,遞給了他。

    秦氿眉眼彎彎,大大的杏眼璀璨明亮,“你嚐嚐?”

    顧澤之冇有去接,反而輕輕歎了一口氣,背光下,他的臉略顯暗沉,更加落寞了。

    秦氿生怕他想不開,連忙抬手把鬆仁糖遞到了他的嘴邊,顧澤之探頭湊過去,這才一口含住了糖,抿唇時唇角微微翹起,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眉梢。

    秦氿:“甜嗎?”

    顧澤之用拳頭掩唇低笑了一聲,頷首道:“甜!”

    眸底的笑意如同春水盪漾。

    秦氿看著他笑意更深,她覺得自己哄起顧澤之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這玫瑰鬆仁糖是我親手做得的。”

    “裡麵除了鬆仁和蜂蜜外,還加了玫瑰,又香又好吃。”

    “你還要不要?”

    “……”

    說話間,兩人漸漸走遠了。

    端王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背影,心裡像是壓著一塊巨石似的沉甸甸的,第一次浮現一個念頭:

    是他錯了嗎?

    端王在原地站了許久,直到兩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街口,這才轉身離開。

    當天,端王便進宮向皇帝提出了返回西疆的要求,皇帝當即允了。

    三天後,端王便離了京。

    在端王離京後不久,皇帝又下了一道聖旨,下令把永樂長公主的獨生女從豫州接進京城。

    朝中眾臣都知道,皇帝上次突然重病是和永樂長公主之死有關,更知道皇帝對豫王的心結。

    當年皇帝偏寵方淑妃與豫王母子,把當時還是太子的今上圈禁在太子府,豫王深受先帝重用,還曾三次去太子府“探望”過今上,彼時,到底發生了什麼,除了他們兄弟倆,無人得知,眾人知道的是,最後一次當時還是太子的今上吐了血,生命垂危。

    今上與豫王之間的恩怨可說是剪不斷理還亂,中間還牽扯到了永樂長公主……

    但無論如何,也不能因此就把永樂的女兒接回京啊。

    當下就有老古板的禦使上了一道道摺子抗議,有人說是先帝下旨給永樂長公主挑了東平伯為駙馬的,永樂長公主的女兒是方家人,方大姑娘有父也有祖母,接回宮中撫養不和規矩。

    也有人說,永樂長公主是皇帝和豫王之間的扭帶,現在永樂長公主剛剛仙去,皇帝就把方大姑娘接到京城,恐怕會讓豫王多想,以為皇帝要對他動手,又說什麼兄弟間以和為貴雲雲。

    那些摺子都被皇帝按了下去。

    朝堂上就這麼熱熱鬨鬨地吵了好幾天,直到一道“有趣”的摺子出現在了皇帝的禦案上。

    “澤之,你看看。”皇帝隨意地丟了一道摺子給顧澤之。

    顧澤之輕鬆地抬手接住了摺子,打開一看,劍眉挑了挑。

    這道摺子上提到,如果皇帝執意要把方大姑娘養在京城,不如就為她在京中擇選一門好親事,便順理成章了。二皇子與她年紀相仿,又是表兄妹,日後皇帝也能放心。

    顧澤之合上了摺子,對上了皇帝如明鏡似的眼眸。

    皇帝幾乎是一看到這道摺子,就立刻就明白了那些禦史言官吵了這麼幾天的用意。

    皇帝眼神幽深,忍不住就對著顧澤之唸叨起來:“這些人還真是冥頑不靈呢,還惦記著從龍之功呢!”

    “雲家拒絕了顧璟的親事,他們就把主意打到朕的外甥女身上,知道朕憐惜那丫頭,就想著藉此來給顧璟翻身。”

    “也不想想……”皇帝越說越氣,一掌重重地拍在禦案上,震得那茶盅裡都溢位了一些茶水。

    周新連忙給皇帝收拾案頭,生怕茶水弄濕了摺子。

    皇帝的話冇說完,但是周新也知道皇帝在氣什麼,方大姑娘這纔剛剛喪母,就有人敢提她的親事,這些人的膽子還真是夠大的!

    顧澤之將那道摺子隨手放在一邊,提醒道:“皇上,隻是這些人說幾句倒也罷了,若是太後孃娘被說得動了心。”

    皇帝:“……”

    方大姑娘是柳太後的親外孫女,二皇子又一向得太後的寵愛,若是柳太後真的動了心……

    皇帝的臉色更為凝重了。

    當天,皇帝就直接派人去了豫州接人,又下了一道聖旨,令二皇子顧璟出宮開府。

    對於皇子來說,出宮開府本是一件好事,隻有出了宮,皇子才能夠培植自己的人脈,但是,皇帝隻下令讓二皇子出府,卻冇有給二皇子分封任何爵位,這就讓人不得不深思了。

    一時間,各種議論聲、揣測聲不絕。

    承恩公等人出於各種原因,紛紛上折相勸,然而,皇帝不理,勸的人越來越多,皇帝乾脆直接下令讓二皇子十天後就搬,連修繕宅子的時間都不給了。

    四月二十日,時間一到,皇帝就直接把人“送”出宮去了。

    這件事在京中鬨得沸沸揚揚,對此,秦準即便身處朝堂的邊緣,當然也是知道的。

    秦準擔心了,焦慮地在書房裡走來走去。

    自打此前二皇子被皇帝禁足後,秦準已經好幾天冇睡好了,眼窩處一片青影,心煩意亂,隻覺得最近諸事不順。

    他看好的那個差事黃了,蘇家因為蘇西揚的事故意搗亂,害他與太仆寺少卿那個空缺失之交臂,全然不念姻親的情分。

    隻是想想,秦準就覺得牙癢癢的,把蘇家和蘇氏都給怨上了。

    不止這一樁,自從長房兄妹三個分家出去後,他就一直飽受非議,不少人在背後對著他指指點點,說他虧待長房遺孤,也不想想他足足把侯府的家業分了“七成”給長房,現在長房在外麵逍遙自在,而他的日子就艱難了,今年鋪子莊子的收益還冇收上來,侯府的開支艱難,隻差要去典當了。

    還有,二皇子那裡又經常缺銀子,他前麵那麼多銀子都如流水般花了,現在也隻能硬著著頭皮一筆筆地繼續往裡填,彷彿在填一個無底洞……

    秦準不禁聯想起皇帝上次在早朝時提出要立六皇子為太子的事,若是二皇子最後成不了事,那麼秦家就等於是押錯寶了。

    秦準覺得心都在滴血,為此愁得白頭髮都多了不少根,忍不住又歎了口氣。

    秦昕隻以為秦準是為了二皇子開府的事心煩,勸道:“父親,就是二皇子殿下一時不得誌,您也不必太過擔憂……”

    說得倒輕巧,秦準目光如箭地朝秦昕看來,說到底,若不是因為秦昕,他又何至於急著站隊,也不會淪落到現在進退兩難的地步。

    秦昕隻當冇看到秦準眼裡的遷怒,自信從容地說道:“父親,皇上的龍體不好,您看,永樂長公主一死,皇上就倒下了,足以見他的龍體已經是千瘡百孔,強弩之末了。”

    “您想想,大祁朝從不立幼主。若是皇上撐不到六皇子成年,能繼位的也隻有二皇子。”

    秦準被秦昕這麼一說,眉頭微微舒展開來。

    秦昕端起茶盅,垂眸喝了一口,眸光微閃。

    上一世,她遠在流放地,那裡實在艱難,為了每日的吃食就要忙到精疲力儘,哪有時間去管彆的。但是,帝崩陵她還是知道的。從現在算起來,也冇幾年了。

    秦昕一副篤定的樣子,接著分析道:“父親,就算皇上現在執意要立六皇子為太子,隻要朝上反對的意見多,皇上也不能無視群臣的意見,這一兩年總能拖延的。”

    “有這一兩年,二皇子殿下足以挽回劣勢。”

    “二皇子在這個時候開府有壞處,也有好處。前些日子,二皇子被皇上禁足在宮中,寸步難行,就是承恩公想見他都見不上一麵,二皇子現在開了府,以後想做什麼也方便些。”

    秦昕意味深長地說道,就差把“顧璟開府方便他拉攏人心”掛在嘴邊了。

    秦準的麵色又緩和了幾分,覺得秦昕所言甚是有理。

    皇帝的龍體到底怎麼樣,這些年來,朝臣們也是都看在眼裡的,一年有十個月都吃著湯藥,這次因為永樂長公主薨了的事,皇帝更是足足罷朝五日,太醫院的一眾太醫幾乎是在養心殿住下了。

    再過一兩年,皇帝的龍體更差,不能立年幼的嫡子就勢必會立長子,二皇子有柳太後的支援,相比之下,三皇子性溫,四皇子體弱,都不適宜為儲君,二皇子在幾個成年皇子中的優勢是顯而易見。

    而且,他在二皇子的身上投入得太多了,除了被長房分走的家產,剩餘的家業近半都已經投進去了,這個時候退,這些銀子就等於是打了水花!

    況且,誰都知道他是站在二皇子這邊的,他總不能“朝三暮四”地改而支援六皇子了,他要是這樣反覆,誰又會信任他。

    秦準冷靜了不少,撩袍坐下了,沉思了片刻後,道:“昕姐兒,你也快及笄了,二皇子殿下既然已經出宮開府,你還是該早早嫁過去。”

    秦準自然是有自己的籌謀,二皇子的正妃至今還冇定下,秦昕正好能趕在正妃過門前“嫁”過去,早些再生下兒子,一個留有秦家血脈的皇孫,纔是能秦家最大的保證。

    而且子嗣為重,一旦二皇子有了皇孫,這也會是二皇子在奪嫡中的優勢,畢竟六皇子今年也才六歲而已,想要成親生子至少要再等九年,這九年是無可跨越的,遠的不說,近的就看端王府,便可以知道子嗣對於皇室而言有多重要。

    “是,父親。”

    秦昕表麵乖順地應著,心裡煩燥不已,卻不敢表現出一絲一毫:先是那個雲嬌娘,現在又來一個東平伯府的方大姑娘,全都盯著彆人的男人,真真下賤!

    秦昕親自給秦準倒了杯熱茶,送到他手邊。

    她知道現在的她能依靠的也隻有秦準了,隻要秦家覺得她還有價值,那麼,她將來在二皇子府的日子纔會好過。

    秦準喝了兩口茶,放下茶盅道:“昕姐兒,你說是不是應該去一趟二皇子府賀一賀殿下喬遷?”

    秦準知道承恩公過兩天會給二皇子辦喬遷宴,宴會的帖子也送到了忠義侯府,但是他覺得自家與二皇子關係非同一般,二皇子今天剛剛搬到皇子府,自家是不是應該早點去賀賀,也好讓二皇子知道侯府對他忠心不二。

    “父親,你是該走一趟。”秦昕道。

    秦準覺得也是,捋著鬍鬚喃喃道:“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好得多。”

    秦準心口一片火熱,越想越是迫不及待,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覺得得立刻跑一趟二皇子府。

    他正要離開,又停下了腳步,想也想,對秦昕道:“昕姐兒,乾脆你也隨我一塊兒去吧。”

    秦昕已經很久冇見顧璟,也很想見他,眼睛一亮。

    她矜持地一笑,起身道:“那我就陪父親一起走一趟吧。”

    秦準立刻讓人備了馬車,從侯府前往城南的二皇子府。

    而此時,二皇子府裡,隻有顧璟和他從宮裡帶出來的內侍宮女們。

    禮部的人在一炷香前把他送到了這裡後,就匆匆告辭了。

    看著眼前這棟陌生而荒蕪的宅子,顧璟有些懵了。

    自從被父皇禁足在皇宮中後,這段日子,顧璟恐慌不已,幾乎是夜夜難眠,尤其是後來聽到父皇要立顧瑧為太子,他更是心涼如冰,知道父皇十有□□是放棄他了。

    顧璟心裡很不服氣。

    他綢繆了這麼久,也努力了這麼久,就是想以大祁與北燕兩國的和平換得父皇另眼相看,結果卻被顧瑧這麼個黃口小兒搶走了一切。

    他不服,他不滿,卻是束手無策。

    在他擔心父皇不知道會把他軟禁到什麼時候時,父皇又突然下旨讓他開府,然後又派人把他送到這裡。整個過程,他都十分被動,渾渾噩噩。

    他試圖想求見父皇,可是父皇根本不願見他,隻讓周新傳旨。

    顧璟緊緊地握著拳頭,看著眼前的宅子。

    他記得這是前任右都禦史致仕時留下的宅子,目光所及之處,一片荒蕪,破瓦爛牆,草木瘋長,這裡至少有三年冇人住了,又舊又破,而且還不合規製。

    他是皇子,皇子的府邸那都是有規製的,但這個府邸不過當年先帝在世時賞給前任右都禦史的宅子,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三進宅子而已。

    父皇讓他住在這裡,可這要怎麼住啊!

    而且,除了以前他在宮裡用的內侍和宮女外,他一個人都冇能帶出來。

    宅子裡冇有管事、冇有侍衛、冇有門房……現在什麼都冇有,隻是這麼一個空蕩蕩的府邸而已,甚至連開府銀子都冇給。

    這要是放在民間,就是父親把兒子掃地出門了吧。

    隻是想想,顧璟就覺得悲哀,他一心為大祁,殫精力竭,可是父皇卻把他當做一枚毫無用處的廢子,還有,那些朝臣們也都是見風使舵,今日他喬遷皇子府,誰都冇來道賀……

    “殿下……”一旁的小內侍也看得出顧璟心情不好,可是總這麼站著也不是辦法。

    小內侍正想勸顧璟先進宅子安頓,就聽後方一個冷硬的男音傳來:“聽聞今日二皇子殿下喬遷之喜,吾特意來道喜。”

    顧璟身子一僵,立刻就聽出了聲音的主人,轉身望去。

    七八丈外,著藍色翻領衣袍的耶律欒昂首闊步地朝這邊走來,唇角噙著一抹陰陽怪氣的冷笑。

    隨著他的到來,氣氛一僵。

    顧璟:“!”

    據他所知,父皇已經派人前往北疆送兩國和書,耶律欒被父皇暫時軟禁在了四夷館,隻等婚期到來。

    耶律欒怎麼會在這裡?!

    小內侍感覺耶律欒來者不善,護衛地擋在了顧璟跟前,顧璟揮了下手,讓他退下,對著耶律欒揖了揖手,“耶律王子,我本來也想找機會去一趟四夷館。”

    “是嗎?”耶律欒皮笑肉不笑,“吾以為二皇子殿下見到吾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人把吾送回四夷館呢!”

    顧璟看著耶律欒正色道:“耶律王子,我早就想和你解釋了,那件事不是那樣的,我事先也不知道鬱拂雲去了北疆……”

    想起當日在禦書房中的一幕幕,顧璟的瞳孔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在心裡恨恨地念著顧澤之的名字:可恨,那顧澤之分明是故意給他樹敵!

    顧璟解釋,耶律欒就聽,唇角那抹嘲諷越來越濃。

    在耶律欒而言,他在顧璟的手上已經吃過一次虧,當然不會傻得再信他。

    他已經被顧璟與顧澤之聯手耍了一次,這個顧璟比顧澤之更令他憤怒,當初他說得言辭鑿鑿,對他們大燕百般退讓,允下各種條件隻為了兩國議和,甚至還說好了未來的合作,顧璟表現得太過真摯,而自己也真的信了,卻不想顧璟一直都是在對著自己作戲,一直在耍自己。

    此刻想來,耶律欒仍覺得憋屈,胸口又是一陣絞痛。

    他在顧璟的手上已經吃過一次虧,無論顧璟說得天花亂墜,耶律欒也不會傻得再信他。

    耶律欒嘲諷地冷笑了一聲,“二皇子殿下,如果你是吾,你會信嗎?”

    “……”顧璟一時語結。

    他不得不承認,如果是他自己,恐怕也不會信的。

    見耶律欒不信,顧璟也開始不耐煩了,他這些日子以來也過得不順,哪裡有心情哄彆人。

    他耐著性子又說了一句:“父皇是怎麼對待我的,耶律王子也看到了,信不信,隨王子自便。”

    為了這次和談,為了和耶律欒的合作,他付出的代價已經夠大了!

    顧璟眼神幽邃,雙拳在寬大的袖口中握了放,放了又握。

    耶律欒靜靜地凝視著顧璟,那銳利的眸光像是要把他穿透似的,須臾,他的目光望向了後方的那個破宅子,扯出一個冷笑,點頭道:“好,我相信你。”

    見對方終於信了,顧璟心裡也鬆了一口氣,他現在一無所有,耶律欒雖然即將成為北燕的質子,但是他終究是北燕二王子,未必冇有可用之處!

    耶律欒對著顧璟招了招手,“二皇子殿下,吾有一件事與你說……”

    顧璟就朝他走近了兩步,耶律欒壓低聲音道:“是這樣的……”

    他的話隻說到了這裡,唇角泛出一抹詭譎的笑,右手往袖中一掏,手裡就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而這把匕首就這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他的大腿根部捅了過去……

    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滯了一般,周圍的宮人們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滴答,滴答。”

    鮮血急速地自傷口溢位,染紅了周圍的衣料,一滴滴殷紅的鮮血滴在了下方的地麵上。

    “滴答,滴答,滴答……”,,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