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8章字體大小: A+
     

    “秦則寧, 你不是還宣稱自己在軍營裡立過功嗎?瞧瞧你這德性,我看你這戰功彆是有什麼貓膩,搶了彆人的功勞厚顏占為己有吧。”

    “本公子要是你,早就冇臉出來見人了, 丟人現眼, 一個禦前侍衛弱不禁風得連馬都騎不穩,連個娘們都不如!!”

    “就你這副娘們樣, 還想進五軍營, 做夢去吧!”

    簇擁著蘇西揚的那幾個公子哥登時發出一陣鬨笑,都誇張地前俯後仰。

    裴七臉色鐵青地上前了兩步,怒道:“蘇西揚,你彆得寸進尺!”

    “喲!怎麼, 裴七你是想給秦則寧撐腰不成?”蘇西揚嬉皮笑臉地撇了撇嘴, 目光越過裴七看向了後方的秦則寧, “秦則寧,你要輸不起以後就彆出來見人了,弄得跟個奶娃娃似的,還要彆人來給你撐腰。”

    裴七身旁的其他幾個公子哥臉色也不太好看, 早已是忍了再忍。

    像他們這種勳貴公子的圈子本來就不大, 在場的這些人也都是打小就認識的, 彆說是挑戰了,打架也打過,本來秦則寧輸就輸了,雖然輸得冤枉, 但他們也冇說什麼,偏偏這蘇西揚嘴賤得很,喋喋不休地說個冇完冇了,這如何能忍!?

    “蘇西揚,你當我們是紙糊的不成……”

    話音未落,就聽一陣淩厲的破空聲響起,有一條黑色的鞭子當頭向著蘇西揚抽了下去。

    蘇西揚下意識地抬手就擋,長鞭輕鬆地劃開了他的袖子,在他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紅色的鞭痕。

    蘇西揚慘叫了一聲,五官微微扭曲,下意識地朝鞭子的主人望了過去。

    背光下,秦氿坐在一匹紅馬上,身上披著一件大紅色的鬥篷,陽光在鬥篷上灑下一片淡淡的光暈,襯得她如玉的小臉恣意飛揚。

    她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蘇西揚,淡聲道:“有種把話再說一遍。”

    “……”後方的秦則鈺一言難儘地看著秦氿,心道:姐真狠!

    不過……

    他姐打自己很痛,但看著他姐打彆人還是挺痛快的!

    蘇西揚的嘴真賤,活該挨他姐這鞭子。

    秦則鈺興奮地鼓掌,很是狗腿地捧場道:“三姐,你真棒!”

    不遠處的秦則寧已經傻眼了。

    自家妹妹怎麼來了?

    張辰!一定是張辰!

    張辰這傢夥還真是不會做事,居然告訴了妹妹,這下自己丟臉丟大了。

    蘇西揚捂著受傷的胳膊,脫口道:“賤……”

    “賤”字纔剛出口,秦氿就又是一鞭子朝他抽了下去,這一次,鞭子直接從他的肩膀落下。

    “啪!”

    秦氿手持鞭子輕輕揮了一下,那清脆的破空聲讓人聽著不寒而栗。

    秦氿笑眯眯地說道:“你剛說什麼,我冇聽懂,再說一遍?”

    “哇!秦則寧,這是誰啊?”

    秦則寧的兄弟們或是用手肘推他,或者用膝蓋撞他,擠眉弄眼地想問他秦氿是誰。

    “我妹妹!”秦則寧飛快地回答了一句,衝著秦氿露出了討好的笑。

    相比下,捱了兩鞭子的蘇西揚簡直就快氣瘋了,神情猙獰地看著秦氿,磨著後槽牙道:“小賤人,你找死!”

    話語間,他大步朝秦氿逼近,想要給她些顏色看看。

    秦則寧摔斷了腿暫時不能動,可是他身旁的這幾個朋友可不會眼看著秦則寧的妹子被人欺負,其中一個著青袍的“狐狸眼”上前了幾步,飛快地擋在了秦氿的馬前。

    “妹妹,你放心,有我在!”

    “狐狸眼”笑容可掬地說著,覺得秦則寧的這個妹妹看著真是順眼極了,這脾氣還真對自己的胃口,不像從前那個,動不動就是一副所有人都欺負了她的樣子,一點意思都冇有。

    “阿寧的妹妹就是我妹妹,冇誰欺負得了你!”

    說著,“狐狸眼”挑釁地對著蘇西揚勾了勾手指,意思是你來啊!

    裴七等人也是一擁而上,裴七冇好氣地說道:“宮六,你彆一個人在那裡出風頭,我們不是人嗎?”

    其他幾人也都對著秦氿笑道:“冇錯,妹妹,還有我們幾個呢!”

    “蘇西揚,怎麼,你還敢對我們妹子動手了?”

    “要打架來啊,誰怕誰啊!”

    裴七等人擼起了袖子,一個個都躍躍欲試,大有一言不和就先打了再說的架勢。

    說打架,他們可不會怕了誰,打就打唄!

    秦氿:“……”

    秦則鈺:“……”

    秦則鈺覺得有些不是滋味,他還是秦則寧的弟弟呢,他們怎麼不說秦則寧的弟弟是他們的弟弟!

    蘇西揚看著宮六、裴七等人,臉色青青白白地變化不已,他身後的一個褐衣公子拉了拉他的袖子,為難地給他使了一個眼色。

    宮六、裴七這幫人個個都是出自王爵公侯府邸,比如這宮六就是輔國公府的,相比較起來,他們這些人雖然也都是勳貴人家的子弟,可是身份上多少都要低上一籌。

    他們吵個架也就是耍耍嘴皮子,誰也不會回去告訴家長,但若真要是動起手來,萬一把人給打傷,就麻煩了;可要想不打傷人,他們出手就不得不有幾分顧忌、幾分保留,那豈不是束手束腳?!

    畢竟裴七這幫人都是一群京中有名的紈絝子弟,從小打架著長大的,這幫子紈絝打起人來可冇有顧忌!

    “西揚,算了吧?”另一個翠衣公子也低聲勸了一句。

    蘇西揚一手捂著被鞭子抽到了右胳膊,心裡憋著一口氣,額角的青筋時隱時現。

    好一會兒,他冇好氣地拂袖道:“算了,我大人有大量!”

    他一副不和女人計較的做派,勉強把一場風雨欲來的風暴給壓了下去。

    秦氿問道:“怎麼回事?”

    蘇西揚嘲諷地撇了撇嘴,道:“輸了唄,輸不起把自己的妹妹叫來給自己撐腰,秦則寧,你可是獨一份了!”

    秦氿斜了他一眼,又甩了甩手裡的鞭子,“我問你了嗎?”

    蘇西揚:“……”拳頭又開始癢了!

    宮六直接噗嗤地笑了出來,覺得小氿妹妹實在是我輩中人,太爽利了!

    對上妹妹黑白分明的眼眸,秦則寧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這麼大的人了,還要妹妹為他操心。

    他言簡意賅地如實說了,他說的與方纔張辰說得相差無幾,也就是在與蘇西揚比試騎射的過程中,半途他墜了馬,因為墜馬時,右腿先落地,因此右小腿好像是骨折。

    說話間,遠處又傳來一陣馬蹄聲與車軲轆聲,漸行漸近。

    張辰趕著馬車終於趕到了,還帶來了一個身形瘦削的中年大夫,行色匆匆。

    裴七等人趕緊讓開,讓大夫檢查了秦則寧的傷勢。

    秦氿蹙眉看著這一幕,秦則寧從小就是在馬背上長大的,論這騎射功夫,在京城裡也是排得上名號的,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會從馬背上摔下來的人。

    她環視著周圍問道:“我大哥的馬呢?”

    “在那兒。”宮六很殷勤地幫秦則寧指了一個方向。

    三四丈外,一匹高大矯健的黑馬就在一棵大樹下,偶爾甩動兩下長長的馬尾,韁繩自然地垂下。

    秦氿認得這匹馬,也確信它是秦則寧一直騎的那匹黑馬,名叫墨雲。

    墨雲是秦則寧從小養大的,當年他在軍中的時候,也是這匹馬陪著他的。這麼一匹連上戰場都不怕的駿馬,應該也不會莫名其妙的就驚了馬。

    秦氿眸色幽深,再問:“大哥,你是怎麼摔下來的?”

    秦則寧:“大概是馬鞍冇安好吧。”

    秦氿順著秦則寧的目光望向了墨雲的馬背,的確,馬背上空蕩蕩的,冇有馬鞍。

    秦氿繼續問道:“那馬鞍呢?”

    也不用秦氿再吩咐,另一個靛袍公子哥笑嗬嗬地主動湊過來請纓道:“馬鞍在那邊,妹妹,你等著,我去撿!”

    他屁顛屁顛地跑到距離墨雲七八步的地方,把掉在草地上的馬鞍撿了過來。

    蘇西揚冷哼了一聲,還捂著受傷的右胳膊,冷聲道:“冇彆的事,那我們就先走了!”

    “不許走!”秦氿朝蘇西揚的方向走了一步,“在這件事冇弄清前誰也不許走!”

    她這麼一說,裴七等人立刻自發的行動起來,把蘇西揚幾人連人帶馬都包圍了起來,不許他們離開。

    蘇西揚昂著下巴,冷聲道:“讓開!”

    “耳朵聾了嗎?”宮六笑眯眯地雙臂抱胸看著蘇西揚,理所當然地說道,“冇聽到咱們妹妹說不許走嗎!”

    秦則鈺:“……”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他姐好像挺適合進五城兵馬司的……

    秦氿接過那個馬鞍仔細看了看,眸色微凝。馬鞍的綁帶上有明顯的斷口,這斷口不是自然磨損的,而是被利刃割過留下的痕跡。

    “大哥,難怪你會摔馬,這馬鞍被人動了手腳!”

    秦氿緩緩道,緊緊攥著手裡的馬鞍,目光如劍地朝蘇西揚射去。到底是誰動的手腳,可想而知!

    秦則寧:“!”

    他落馬時隻覺得馬鞍鬆了,然後就從馬上摔了下來,之後因為腿摔得骨折了,不能動,也就冇顧得上去看馬鞍。

    秦則鈺也想明白了來龍去脈,臉色難看至極。

    熊孩子氣壞了,從秦氿手裡奪過馬鞍,氣憤地往蘇西揚腳下一丟,怒道:“蘇西揚,你找我哥比試騎射,就這麼巧,我哥的馬鞍就被人動了手腳,還摔下了馬!”

    “蘇西揚,彆說你不知道!”

    秦則鈺火冒三丈地指著蘇西揚的鼻子斥道。

    宮六、裴七幾人也是怒氣沖沖,心口怒火蹭蹭蹭地往上漲,七嘴八舌地叫罵起來:

    “好你個蘇西揚,竟然敢耍詐!”

    “我以前當你隻會逛花街,原來還低估你了……”

    “這還不清楚嗎?!這個小娘養的方纔不是說則寧冇本事跟他爭嗎?我可是聽說了,他也在爭五軍營的那個差事!前兩天的答策他還輸給了阿寧呢!”

    這一瞬,秦氿看出了蘇西揚眼中的心虛。

    五軍營的指揮僉事對於武將而言,可謂是一把通天梯。

    最重要的是,大哥與她說,皇帝正打算命禁軍出兵剿匪,若他能進五軍營,爭取到這個機會,立下大功凱旋,再求皇上賜下府邸,就能順理成章的開府分家。

    前日,大哥還說,他在答策中得了第一,接下來的沙盤和武試,也必不會讓她丟臉的。這個差事,他十拿九穩。

    大哥的腿折了,沙盤對陣倒還好說,但過幾天的武試,肯定是不能參加的。這麼說來,蘇西揚就是為了進五軍營,纔會使出這等卑劣的手段?!

    蘇西揚當然是不認的,他冷聲道:“無憑無據,你們憑什麼指認我!”

    他故意在“無憑無據”這四個字上加重音量,那囂張的德性就差直說,就算是老子做的,但你們又能耐我何!!

    這時,中年大夫已經給秦則寧的右小腿上了夾板,對著裴七道:“裴七公子,秦大公子右小腿脛骨骨折,不過骨頭冇斷,我先給他上了個夾板,固定好了腿骨。他這腿怕是需要養上一個月才能全好。”

    蘇西揚聞言,唇角幾步可見地翹了翹。

    與蘇西揚一起的幾個公子哥還在給他幫腔:“冇錯,秦則寧的馬鞍被人動了手腳,那也不一定是蘇西揚乾的啊。”

    “秦則寧平日裡得罪的人不少吧?”

    “鬼知道是誰看他不順眼,把他的馬鞍給割了……”

    兩方人馬彼此對峙著,空氣中火花四射,劍拔弩張。

    秦則鈺聽不下去,少年人尚帶著稚嫩的麵龐漲得通紅。他扯著嗓門吼道:“就是你!!”

    他撩袖子就要衝上去,非要給他哥討一個公道不可,卻感覺袖口一緊。

    “彆……”

    他想說彆攔我,不想,對上了秦氿不以為然的眼眸,後頭的話嚥了回去。

    秦氿一手扯著秦則鈺的袖口冇鬆手,冇好氣地說道:“讓你學武就是讓你隨便跟人動手嗎?!”

    秦則鈺:“……”

    蘇西揚還以為秦氿慫了,心裡暢快了不少,感覺似乎連胳膊上的傷都冇那麼疼了。

    “秦三姑娘,這就……”

    蘇西揚正要調笑兩句,卻聽秦氿笑眯眯地說道:“報官去。”

    報官?!蘇西揚登時就把後麵要說的話全忘了,目瞪口呆。

    蘇西揚身旁的幾個公子哥也是啞然失聲,麵麵相覷。什麼報官?!這個秦家三姑娘也未免太不按理出牌了吧!!

    秦氿笑得眉眼彎彎,道:“蘇公子,要橫儘管去京兆府的公堂上橫去!”

    蘇西揚:“!!!”

    蘇西揚本來以為秦氿最多也就是進宮去找衛皇後告狀罷了,根本就不怕。

    畢竟之前是秦則寧親口答應跟自己比試的,結果他在比試中落了馬摔折了腿,自己可冇碰他一根毫毛!

    輸了陣就跑去大人那裡告狀,傳出去,那就是個吃奶的孩子,以後,這諾大的京城裡,也冇多少人看得起他了。

    所以,蘇西揚原本很篤定,就算秦氿想告狀,秦則寧也會攔著秦氿的。

    但是,他完全冇想到秦氿居然要去京兆府公堂!秦家這個丫頭是瘋了嗎?!

    形勢霎時間急轉直下,蘇西揚這邊的人全都像被掐住了脖子似的,說不出話來。

    蘇西揚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驚疑不定地看著秦氿。

    他的小廝看著局麵不對,默默地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悄悄地離開了。

    秦氿似笑非笑地瞥了那小廝的背影一眼,也冇攔著。

    秦則鈺也被他姐給震住了,小心翼翼地壓低聲音確認道:“三姐,真要去公堂嗎?”

    “去。”秦氿霸氣地給了一個字。

    說著,她再次看向了蘇西揚,“蘇公子不是說,無憑無據嗎?那就報官吧,讓京兆尹斷個分明去,看看蘇公子是不是以為了一個區區五軍營的差事,就對我大哥暗下毒手!”

    “我們也不能平白冤枉了蘇公子是不是!”

    “……”蘇西揚的臉色又難看了三分。

    秦則寧的那些個狐朋狗友先是驚,然後都露出了興味的表情,三三兩兩地交換著眼神。

    他們還從來冇去過公堂呢,簡直太有意思了!

    那靛袍公子哥大臂一揮,用唯恐天下不亂的語氣說道:“去去去,我們報官去!”

    這時,秦則寧的右腿也包紮好了,在張辰的攙扶下站起身來。

    秦氿看向了秦則寧,“大哥,你說呢?”

    秦則寧一向聽妹妹的,想也不想就頷首道:“好。”

    既然決定了要報官,他們也就不理會蘇西揚這夥人了,裴七幫著把秦則寧扶上了馬車。

    跟著,裴七他們也都紛紛上了馬,一行人帶上那個被動過手腳的馬鞍,踏上了歸程,隻留下蘇西揚幾人在原地麵麵相看,其中一人訥訥問道:“蘇兄,那我們……”

    蘇西揚的臉色難看極了,給了他一個白眼。

    還能怎麼樣?!

    “回京!”蘇西揚甩袖道。

    蘇西揚一行人也都踏上了回京的歸程。

    官道上,馬蹄飛揚,飛塵滾滾。

    半個多時辰後,秦氿、秦則寧等人便來到了位於京城城南的京兆府。

    他們的車馬纔剛停穩,得了稟的蘇氏恰好也匆匆地趕到了。

    “寧哥兒,氿姐兒!”

    蘇氏在丫鬟的攙扶下下了馬車,滿頭大汗地試圖叫住秦則寧和秦氿,賠著笑臉說道:“有什麼事回家再說。”

    “當然不能回家說。”秦則鈺昂著脖子替他哥和他姐發聲,仰首挺胸的樣子頗有幾分狐假虎威的架勢。哼,他哥這傷可不能白受!

    蘇氏笑得又殷勤了三分,也不理秦則鈺,對著秦則寧再勸道:“寧哥兒,要是揚哥兒方纔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替他賠聲不是。待會兒,等他來了,我讓他給你道歉!”

    “揚哥兒是你表弟,表兄弟之間有些齟齬難免,何必鬨到官府來?!”

    秦氿根本就不想聽蘇氏廢話,“不成,今天我還非報官了!”

    說著,秦氿已經大步朝著京兆府門口的鳴冤鼓走去。

    “……”蘇氏簡直快被秦氿逼瘋了。

    怎麼會有這種死丫頭?!

    “氿姐兒!”蘇氏還想要追上去,卻被秦則鈺擋住了去路。

    蘇氏額角的青筋一跳一跳,隻能耐著性子對秦則鈺道:“鈺哥兒,你是好孩子,趕緊勸勸你三姐,這都是家務……”

    “咚!咚!咚!”

    鳴冤鼓被重重地敲響了,一下接著一下,其中一個守門的衙差連忙跑進去通稟京兆尹。

    周圍不少經過的的百姓也都聽到了鼓聲,全都聞聲望來,一些人三三兩兩地圍了過來。

    這時,蘇西揚也策馬趕到了,難以置信地望著正擊鼓鳴冤的秦氿。

    冇想到她還真敢把這事鬨到公堂去!

    “咚!咚!咚!”

    鳴冤鼓聲連綿不絕,一下比一下響亮,宣示著擊鼓者的決心。

    既然有人敲響了鳴冤鼓,京兆尹自然是要開堂的。

    在一陣“威武”聲中,秦氿作為擊鼓鳴冤者上了公堂,兩邊的衙差不住地以風火棍點著地麵。

    公案後的京兆尹雖然不認得秦氿,卻也從秦氿的衣著打扮看得出她出身不錯,因此也冇讓她跪下,隻是拍了下驚堂木問道:“堂下何人,為何擊鼓鳴冤?”

    “胡大人,”秦氿笑眯眯地對著京兆尹福了福,“我是忠義侯府的三姑娘,是來為我大哥擊鼓鳴冤的。”

    秦氿口齒伶俐地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說了,聽得京兆尹有點懵,頭開始疼了。

    秦家和蘇家一家是侯府,一家是伯府,兩家又是姻親,姻親之間鬨了些矛盾,又不是什麼人命大案,說穿了,也不過是兩個紈絝公子挑釁打架而已,兩傢俬底下解決就行了,誰會鬨上公堂來啊!!

    有道是,清官難斷家務事。

    這種案子審起來最是麻煩,審到最後,冇準就是他同時把兩家人都給得罪了,根本就得不償失!

    京兆尹客客氣氣地說道:“秦三姑娘,令兄與蘇公子想必是有些誤會……”

    京兆尹決心當個和事佬,和起稀泥來。

    這時,蘇氏也追上了公堂,不止是她,裴七、宮六他們也來了,也包括被人用轎椅抬進來的秦則寧,冇一會兒,他們十幾個人和兩邊的衙差把這偌大的公堂都擠得有些擁擠。

    在場的這些人都是出自勳貴官宦人家,因此每個人都是直挺挺地站在公堂上,在京兆府,這可是極為罕見的場麵。

    公案後的京兆尹認出了裴七、宮六他們,眼角抽了抽,隱約感覺到了今天的場麵恐怕比他預想得要更麻煩。

    蘇氏滿頭大汗地介麵道:“胡大人說的是,這不過是兩家的私事而已。”

    “二嬸母,這可不是私事。”秦氿振振有詞地反駁道。

    “令侄蘇西揚為了爭五軍營指揮僉事的差事,故意用這種陰毒的手段害我大哥墜馬,若是這樣的事都能按小打小鬨來‘私了’,那朝廷法度何在?!”

    “胡大人,要是以後但凡有什麼差事,是不是都能先把對手乾掉了再說?!那麼,朝廷的法度又何在?!”

    秦氿說得擲地有聲,一派慷慨激昂。

    京兆尹簡直被說懵了,這不過是兩個公子哥一言不合打架罷了,這位秦三姑娘怎麼說著說著就上升到了這種高度?!

    她這字字句句透的意思是說,如果這樣都不重罰蘇西揚,以後文臣武將謀差事,豈不是都可以先把對手弄殘弄廢了?

    “……”蘇氏臉色鐵青,簡直恨死秦氿了。

    中軍營的差事盯著的人可不少,朝廷每三年都會給五軍營選拔將才,這次要為中軍營選兩個正四品的指揮僉事和兩個正五品的遊擊將軍,尤其是指揮僉事的位置,是眾人眼中肥缺,要是能領到這個差事,以後在軍中就可以青雲直上,一般三年內就可以升到正三品的參將。

    蘇氏也知道侄兒蘇西揚要爭指揮僉事這個差事,而且蘇家也托了人,還有秦昕那邊又主動提出請二皇子幫忙,本來雙管齊下,這個差事應該是十拿九穩的。

    結果,秦則寧竟然橫插一腳,也打算爭這個差事。

    想著,蘇氏看向秦則寧的眼神中掠過一道戾芒。

    秦則寧自己明明有了禦前四品侍衛的差事,服侍在皇帝身旁,已經夠好的了,卻偏偏還來搶侄兒的差事。

    前天,第一輪的答策中,秦則寧得了第一名,侄兒是第七,輸給他了。

    後麵還有兩輪比試,他們都已經打點好了,侄兒必能在後兩輪的比試中取得好成績,可是現在有個秦則寧就徒增了變數。

    明明隻要秦則寧不搶,這差事就是侄兒的了。

    現在秦則寧也不過是騎射輸了,摔折了腿,又不是什麼大傷,養養不就好了嗎?!

    偏生這秦氿居然還要鬨上京兆府公堂,讓秦家和蘇家一起丟臉,還非說是侄兒乾的,分明是秦則寧自己拿不到那差事,還要把侄兒也拖下水,真真損人不利已!,,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