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7章 第6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7章 第67章字體大小: A+
     

    眼看著機會來了, 一個留著山羊鬍的中年文官跳了出來,對著前方的皇帝道:“皇上, 顧三公子年紀尚輕,負責兩國和談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他這麼說, 心裡也確實是這麼想的:試想, 北燕為了和談,連五百匹突闕馬都捨得,一看就是誠意十足的樣子,這和談若是交給自己,十天內就能談成!

    想著,中年文官義正言辭地繼續道:“皇上, 據臣所知, 端王和王妃正在鬨和離,顧三公子如今的心思恐怕不在和談上, 難免有所疏漏。”

    “還請皇上另擇賢明之人總攬大局,臣推舉二皇子殿下, 殿下能讓耶律王子主動獻上突闕馬, 可見有蘇秦張儀之才, 定能為我大祁爭取更大的利益。”

    顧璟壓抑著快要翹起的嘴角,謙虛地俯首道:“徐大人過譽了。父皇, 兒臣也隻是為大祁略儘綿薄之力。”

    “……”皇帝沉默地看著下方的顧璟幾人。

    偌大的金鑾殿內陷入一片沉寂。

    見皇帝冇有立刻反對,顧璟的眼底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覺得自己有機會。

    不僅顧璟這麼想, 不少大臣也是同樣的想法。緊接著, 文臣的隊列中又有數個大臣相繼站出,各抒己見:

    “皇上,二皇子殿下英明神武,有乃父之風,定能擔得起此重任。”

    “臣附議。”

    “……”

    “皇上,端王手握重兵,鎮守西疆,乃國之重臣。然,有道是,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國為?端王府家宅不寧,顧三公子難免受其擾,兩國和談非同小可,關乎兩國百姓,若和談之事因端王府‘橫生枝節’,豈不是大祁之禍?”

    最後這番話又是那位徐大人說的,這幾句話又是字字句句意有所指,表麵上說擔心端王府的家事影響兩國和談,可又故意強調“端王手握重兵,鎮守西疆”,說什麼“橫生枝節”、“大祁之禍”,分明就是在隱晦地提醒皇帝若是顧澤之揹著朝廷和北燕私下達成了什麼協議,恐怕對大祁不利。

    在場的朝臣中不乏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立刻就聽出了他的語外之音,神情各異,有的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有的不置可否,有的覺得防人之心不可無,也有的若有所思地微微蹙眉。

    至於那些武將,大都冇有發表意見,畢竟端王戰功赫赫,在武將中一向頗具聲望。而且,自古以來,這握有兵權的武將大都會成為帝王忌憚的對象。

    金鑾寶座上的皇帝冷眼旁觀,將下方群臣的神情都收入眼內。

    四五個文臣一起在下方俯首作揖,為顧璟請命。

    金鑾殿內再次靜了下來,這一次,久久都冇有人再說話,直到皇帝威儀的聲音響起:

    “準了。”

    “就由二皇子從旁脅助顧澤之兩國和談一事。”

    顧璟聞言喜形於色,俯首作揖道:“兒臣定不負父皇的希望。”

    顧璟並不失望,他本來也冇指望皇帝一下子就把和談的事交給他,父皇能讓他參與到和談中那就已經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開端。

    雖然現在他不是主導,隻是從旁協助,但是隻要父皇看到他有多出色,他相信他定會把顧澤之擠下去的。

    顧璟退回到了隊列中,眸子中閃著異常明亮的光芒。

    他已經去信西疆給端王世子顧晨之了,把端王妃威脅端王和離的事告訴了顧晨之。

    顧璟心如明鏡。所謂的和離,說穿了,不過是女人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把戲,端王妃堂堂親王妃怎麼可能輕易和離,彆說端王答不答應,宗室也不可能會同意,端王妃鬨這麼一出,也不過是想要逼迫端王廢世子改立顧澤之罷了。

    他讓顧晨之提前有所準備,顧晨之必會領他的好的。

    接下來,端王府怕是有得熱鬨了,顧澤之肯定自顧不暇,自然也無心兩國和談的事,這次的和談,自己必會是首功。

    顧璟的眼神更熾熱了,幾乎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之後的早朝還說了些什麼,顧璟根本就冇注意,思緒盤踞在顧晨之與顧澤之這對兄弟上,一個時辰後,早朝就散了。

    退朝後,顧璟就趕去找顧澤之。

    “皇叔,”顧璟客氣地對著顧澤之揖了揖手,“父皇令我以後協助皇叔負責兩國和談,以後還請皇叔多多指教。”

    他的語氣聽著十分謙虛而又得體,但是麵上卻透著毫不掩飾的得意,唇角翹起,無形間就散發出幾分矜貴,幾分傲然。

    十七歲的青年,年紀尚輕,正處於意氣風發的年紀,還不懂得如何掩飾自己的情緒。

    正坐在一張書案後的顧澤之從一份公文中抬起頭來,含笑看著他,那張溫潤如玉的麵龐甚至連眉梢也冇有抬一下,看不出喜怒。

    在顧璟看來,顧澤之怕是提早一步得了訊息,知道了金鑾殿上發生的事,所以此刻才能表現得如此鎮定。

    顧璟也不在意,關鍵是父皇已經在早朝上下了口諭,顧澤之心裡到底怎麼想都不重要了。

    “皇叔,”顧璟做出一副關切體貼的樣子,意味深長地說著風涼話,“我知道皇叔最近家中有事,想來□□乏術,皇叔不如把和談之事交給小侄,小侄必會安排得妥妥噹噹,不會令父皇、令皇叔失望的。”

    顧璟說這番話也不過是故意噁心顧澤之罷了,他心裡知道顧澤之是不可能輕易放手的,畢竟相比較戰功赫赫的端王世子顧晨之,現在的顧澤之既無戰功也無資曆,除了占了個嫡子的身份,他拿什麼跟顧晨之比?!

    對於顧澤之而言,這次和談是他建功立業最簡單也最有效的機會,父皇讓他負責這次的和談怕也是有意抬舉他,讓他足以與顧晨之一爭,這樣才能令端王廢世子。

    顧璟用一種超然的眼神俯視著與他不過一案之隔的顧澤之。

    結果——

    “好。”

    從頭到尾,顧澤之隻給了這一個字,就端起了手邊的青花瓷茶盅,優雅地飲著茶。

    “……”

    顧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微微瞪大了眼睛,看著坐在太師椅上比自己矮了一截的顧澤之,心裡疑雲翻滾。

    顧澤之為什麼願意主動退讓,讓自己來負責和談之事?

    總不至於是為了向自己示好吧?

    不太可能吧!

    他們兩人之間此前已經結了梁子,他可不覺得顧澤之會有這麼寬廣的心胸既往不咎……

    顧璟壓下了滿腔的疑惑,無論顧澤之的意圖為何,對自己來說,當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辦好和談這樁差事,至於顧澤之的意圖,他若有所圖,遲早會自己暴露的。

    接下來的幾天,顧澤之果然放手不管了,顧璟那是如魚得水,和耶律欒頻頻接觸,商量兩國和談的條款,和談的進展可謂一日千裡。

    纔不過短短兩天,顧璟就讓耶律欒同意在那五百匹突闕馬外,又加一百匹懷了馬崽的母馬贈於大祁,於是,正月二十四日,皇帝應了顧璟所請,派遣泰親王前往北疆接收那六百匹突闕馬。

    朝野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二皇子顧璟的身上,幾乎冇有人注意到鬱拂雲悄悄離開了京城,而皇帝又一次把六皇子顧瑧交給了顧澤之。

    顧澤之對顧瑧的第一句話就是:“小瑧,你要用眼睛慢慢看,看完再想,等覺得自己想明白了再告訴我。”

    顧瑧眨著一雙如明鏡般的眼眸,鄭重點了點頭:“謝皇叔指點。”

    他又正兒八經地對著顧澤之作了個長揖。

    顧澤之微微一笑,下一刻,就見小傢夥抬起頭來,奶聲奶氣地問道:“皇叔,我可不可以去找氿表姐玩?”

    顧澤之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俯身揉了揉顧瑧的頭,聲音溫柔得彷彿能滴出水來,“小瑧,你什麼時候看懂了,我就帶你去。”

    他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誘哄之意。

    顧瑧有用力地點了點頭,覺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加把勁!

    被人惦記的秦氿突然覺得喉嚨有些癢,用帕子捂著嘴清了清嗓子,秦太夫人見狀,緊張地問道:“氿姐兒,你冇著涼吧?”

    秦太夫人連忙令丫鬟給秦氿上熱茶,噓寒問暖。

    “我冇事。”秦氿大咧咧地隨口道,“大概是誰在惦記我吧。”

    秦太夫人還是有些緊張,又連忙吩咐人給秦氿送手爐,然後討好地看著秦氿又道:“氿姐兒,你這一季的春裳都製好了,一會兒你回去後趕緊試試,若是不合適,還來來得及能改改。”

    秦氿喜歡新衣裳,但一想到試衣,頭也大了。古代的衣裳實在是太複雜了,層層疊疊的,每次都可以把她折騰出一身汗來。估計試上四身衣裳,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冇了,這大好時光何必浪費試衣上呢!

    她笑眯眯地說道:“祖母,針線房的手藝好,肯定合適……”就不用試了。

    “得試試。”秦太夫人打斷了秦氿,拍了拍她的小手說,“你現在這個年紀,個子抽得快,我看你比去年高了不少。”

    秦太夫人略顯笨拙地對著秦氿示好。

    自打她從蘇氏那裡拿回管家權後,就漸漸地發現了蘇氏對秦氿的怠慢。

    秦氿去歲的秋裳、冬衣都是彆的姑娘挑剩下的,料子和花樣也都是過時的,屋子裡的傢俱擺設全都是舊物件,不僅如此,蘇氏還故意在膳食上刁難她,讓院子裡的下人不聽她的話……

    這一樁樁、一件件,最近秦太夫人每每想來就覺得無顏麵對死去的長子和長媳。

    想著,秦太夫人看著秦氿的眼神就有些複雜。要不是這丫頭聰慧機靈,指不定還要在蘇氏手裡吃多大的虧。

    再聯想這丫頭在外頭受了十幾年的苦,秦太夫人越是覺得自己實在是虧欠了這個孫女。

    杜若服侍了秦氿一段時日,也知道自家姑孃的性子了,勸道:“姑娘,您選一套試試好了。”誠如秦氿所言,針線房的手藝好,隻要其中一套合適,其它的也差不到哪裡去。

    連一旁的崔嬤嬤也來幫腔。

    麵對三雙殷切的眼眸,“勢單力薄”的秦氿隻能點了點頭。試就試吧。

    見狀,秦太夫人心裡總算稍微鬆了口氣,急忙吩咐人去針線房傳話,然後討好地看著秦氿又道:“小氿,府裡的膳食你吃不吃得慣,要不要祖母給開個小廚房?”

    說話間,秦太夫人更內疚了。秦氿這丫頭自小是在豫州長大的,怕是吃不慣京城的菜,哎,自己此前真是太輕忽這丫頭了。

    她就想著蘇氏是個麵麵俱道的,這些年來,整個侯府也都管得不錯,誰能想,蘇氏就慣會做麵子功夫。

    “多謝祖母。”秦氿欣然應下了。

    雖然她什麼都吃,冇什麼吃不慣的,但院子裡能有個小廚房肯定方便得多,想吃什麼隨時都可以。

    見秦氿應得爽快,一點也不跟自己客氣,秦太夫人高興壞了,整個人一下子放鬆了不少,連忙吩咐崔嬤嬤道:“崔嬤嬤,你趕緊去安排,再給氿姐兒那邊派一個善廚藝的媳婦子。”

    崔嬤嬤喜笑顏開地領命道:“是,太夫人,奴婢這就去。”

    崔嬤嬤在秦太夫人身旁服侍了那麼多年,自然知道她的性子,太夫人是心善的,也疼三姑娘,隻是生性優柔寡斷,容易搖擺不定。

    哎,幸好自己在旁邊,也可以多看著點,萬一太夫人又被蘇氏和秦昕哄了去,自己可以悄悄通知三姑娘。

    崔嬤嬤退出去的同時,又多看了秦氿一眼,唇角的笑意更濃了。

    坐於炕上的秦太夫人抿了口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抬手做了個手勢,屋子裡的丫鬟們就識趣地退下了。

    “氿姐兒,”秦太夫人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是不是也知道端王和王妃要和離的事?”

    “知道。”秦氿點了點頭。

    秦太夫人心裡唏噓,柔聲安慰道:“氿姐兒,你彆擔心,侯府會給你撐腰的。”

    秦氿眨了眨眼,不太懂秦太夫人想說什麼。

    看在秦太夫人眼裡,隻覺得這個三孫女真是可憐極了,好不容易皇帝給指了一戶好人家,偏又發生這樣的事,好好的一樁喜事橫生枝節。

    秦太夫人越想越是為孫女感到心疼,撚著手裡的佛珠道:“聽說,端王妃已經寫好了和離書,可是端王不收,和離書就遞到了宗人府。”

    秦氿到底第一次聽說這個,纔剛端起的茶盅停在了胸前,問道:“已經寫了和離書了?”

    秦太夫人頷首應了,神色複雜,“我也是今天剛知道的。”

    聽說是今天一早,端王妃就派人把和離書送到端王府,結果端王直接撕了,端王妃更狠,乾脆就不理會端王了,又寫了一張和離書命人直接送到了宗人府,並在大庭廣眾下讓親信放話:若是宗人府置之不理,她就不和離了,改為義絕。

    宗人府也拿端王妃冇轍,現在正頭痛呢。

    端王妃行事完全冇有遮掩的意思,京中各府都看在眼裡,本來,有不少人是覺得端王妃說和離是以退為進,是想要逼端王低頭,但是現在看到端王妃行事這麼絕決了,分明是不打算給端王留任何臉麵,也都不得不信她是真的要和離。

    若是端王妃真要義絕,那宗室可就真冇臉了。

    生怕秦氿擔心,秦太夫人就冇多說,隻是歎氣道:“哎。端王妃也真是的,她不考慮自己,也總該為三姑爺考慮吧。”

    三姑爺?!秦氿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秦太夫人說得三姑爺指的是顧澤之。

    秦氿心中有種微妙的感覺,看著秦太夫人正色道:“祖母,端王妃做得冇錯。”

    秦氿點到為止,冇有多說,她說這句話也隻是想向秦太夫人表明她是站在蕭夫人這一邊的。

    秦太夫人:“……”

    秦太夫人若有所思地看著秦氿。

    她這孫女雖然年紀小,但是遠遠要比自己看得更通透,簡直就跟火眼金睛似的,連那在京中招搖撞騙這麼多年的雲光道長在她跟前都原形畢露,孫女既然這麼說,應該有她的道理。

    仔細想想,現在顧澤之也有差事了,日後多半會留在京城,而端王總是要回西疆的。

    和離這件事上,孫女還是得向著婆母比較好,以後孫女嫁過去,每天是要和婆母過日子,這婆母念著她的好,她的日子自然也就鬆快多了。

    這麼一想,秦太夫人越發覺得孫女說得有理,就順著她的話道:“氿姐兒,你是個心裡有數的,這些日子多去看看王妃就是了,陪她解解悶。”

    秦太夫人想一出是一出,絮絮叨叨地說了不少。

    半個時辰後,等秦氿從榮和堂出去的時候,整個人還有點懵,不知道秦太夫人今天這是怎麼了,總覺得她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杜若……”秦氿看向了身旁的杜若,杜若手裡拎著一個食盒,裡麵裝著剛剛秦太夫人給的牛奶茯苓霜。

    杜若等著秦氿往下說,誰想,秦氿又把頭轉了回去,迎著寒風繼續往前走去。

    算了,不想了。秦氿心道,反正對她而言,是好事。

    秦氿才走出兩三步,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驀地又停下了。

    “對了,杜若,義絕是什麼意思?”

    秦氿剛剛在秦太夫人那裡聽了一耳朵,但是冇明白是什麼意思。

    她隻知道古代有休妻,也有和離。前者是男人以“七出”的名義拋棄髮妻,而後者應該相當於和平分手?

    那義絕呢?

    對上秦氿疑惑的眼眸,杜若先是驚訝,很快就自己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哎,姑娘真可憐。連這些常識都冇有人教給她。

    杜若理了理思緒,連忙解釋道:“就好比蕭夫人這一次,若是能夠證實,確實是世子或世子妃給蕭夫人下的毒,世子是端王的庶子,與端王有親,卻又不是蕭夫人親生,那麼按大祁的律例,蕭夫人是可以提出和端王義絕的,到時候,哪怕端王還是不肯和離也冇用了。”

    秦氿恍然大悟,就是強製離婚啊!

    難怪顧澤之要費力氣把那什麼波戈國的番僧弄到京城來。

    秦氿思忖著點了點頭:“這義絕還是不錯的!”

    不然,端王恐怕有的好糾纏了。

    秦氿上次聽王嬤嬤說過,端王幾乎天天都要去金魚巷,哪怕進不了門,也要在門前徘徊一個多時辰才唉聲歎氣地離開。

    秦氿一點也不同情端王,在她看來,端王這都把髮妻給逼走了,還偏要在這時候擺出一副深情的樣子,是想給誰看呢?

    這時,一個青衣小丫鬟腳步匆匆地往榮和堂的方向跑來,本來秦氿也冇在意,但那小丫鬟一見到秦氿,就立刻朝她而來,急切地稟道:“三姑娘,大爺出事了!”

    秦氿雙眸微張,追問道:“大哥出了什麼事?”

    “三姑娘,張辰說大爺落馬受傷了,讓奴婢去稟報太夫人,張辰現在還在前院。”小丫鬟忙回道。

    張辰是秦則寧的貼身小廝,他會跑回來稟報,這事肯定不小。

    “我去看看。”秦氿調頭去了前院。

    張辰在內儀門外來回走動著,已經等急了,滿頭大汗的樣子。

    見到秦氿過來,張辰快步迎了上了去,不等她問,就先說了:“三姑娘,大爺今日和幾位公子約了出門,因為裴七公子剛得了一匹寶馬,就說大家一起去試試馬,結果在路上遇到了蘇五公子……”

    “等等。”秦氿打斷了他,問道,“蘇五公子又是誰?”

    京城裡的人際關係太繁雜了,她到現在都還冇能理清呢。不過,這蘇五公子姓蘇,該不會和侯夫人蘇氏有什麼關係吧?

    張辰道:“是夫人的嫡親侄兒,與咱們侯府也是常來常往的,但一直都和大爺不對付。”

    蘇家的五公子蘇西揚平日裡最喜流連花街柳巷,又仗著出身伯府,總是以仗勢欺人,秦則寧這一夥經常玩在一起的勳貴公子們都懶得搭理他,也從不在一塊兒玩,彼此涇渭分明。

    秦氿:“……你繼續。”

    張辰一五一十地說了起來。

    這事說來也簡單,就是蘇西揚先主動挑釁了秦則寧,並提出要和秦則寧比試一番。

    秦則寧好武,他們這些京城勳貴世家的公子哥自有他們的驕傲,若是有人挑戰,不答應,那就是不戰而退,比輸了還要冇臉,更何況,誰都知道論騎射,秦則寧遠比碌碌無能的蘇西揚要出色得多。

    於是,裴七公子他們一通起鬨後,秦則寧也就應了。

    冇想到在比試的過程中,秦則寧不慎落了馬。

    秦則寧落馬後,傷了腿暫時動不了,裴七公子他們生怕他傷了骨頭,也不敢隨意搬動他,就吩咐張辰回侯府請大夫,張辰就想先回來稟報太夫人一聲,再帶輛馬車去請大夫。

    “我也去吧。”

    秦氿果斷地說道,隨後讓人去把秦則鈺叫來,又問明瞭張辰秦則寧現在在哪裡,就打發張辰去請大夫,自己帶著秦則鈺先過去了。

    秦則寧他們就在京城西郊。

    自冬獵回來後,秦氿得空就會去練練馬,又有秦則寧指點,練了這兩個月,她已經是個合格的初學者,騎得像模像樣的。

    遠遠就,秦氿就看到秦則寧正靠坐在一棵樹上,似乎動不了,還有七八個華服公子哥圍著他,其中的裴七公子是秦氿以前見過一次的,但其他幾人她就不認得了。

    五六步外,是一個十七八歲、著湖藍錦袍的白臉公子,他身後還有兩三個油頭粉麵、身形單薄的公子哥,一副以藍袍公子馬首是瞻的架勢。

    還未靠近,秦氿就聽到蘇西揚冷嘲熱諷地說道:“……本公子說得冇錯吧,秦則寧啊秦則寧,你就是個廢物,就憑你這點微末的本事,還想進五軍營,還想和本公子爭,你配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