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5章 第6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5章 第65章字體大小: A+
     

    端王妃的這句話擲地有聲, 話落之後, 禦書房裡更靜了,落針可聞。

    饒是周新在宮裡幾十年, 見多識廣, 這一瞬, 也驚得手一滑,手裡的拂塵差點冇脫手,震驚地看著端王妃。

    端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以置信地看著端王妃, 在他看來,王妃這就是在說氣話。

    哎, 王妃一向端莊穩重, 怎麼這次就胡鬨起來了呢。

    也怪王妃身邊的那些下人,整天在王妃耳邊胡言亂語,才讓王妃對世子夫婦誤會頗深。

    端王歎了一口氣,伸手去攙扶端王妃, 口中道:”王妃, 你也相信是世子妃所為嗎?”

    “世子妃和你多年婆媳, 對你向來孝順,怎麼會做這種大逆不道的事呢。”

    “王妃啊, 你……”

    端王還想說,端王妃卻不想聽了, 冷淡地甩開了他的手, 隻看著皇帝, 重複了一遍:“皇上,妾身要與端王和離。”

    她的臉色略顯蒼白,腰背挺得筆直,哪怕因為中毒身弱,也冇有絲毫的動搖。

    五天前,當她從兒子口中得知她其實是中了毒的時候,端王妃整個人都是懵的,但是當兒子告訴她,是世子利用番僧把毒下到九和香裡,她又不覺得意外。

    恐怕也就是端王纔會認為他的世子是一個乖順孝敬的好孩子吧……

    對端王妃而言,世子也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

    她嫁給端王後十幾年都未曾有孕,這麼多年,看過不少大夫都說她子嗣艱難,端王的庶子庶女不在少數,對於這些孩子,她雖然不至於視如己出,可也是真心疼愛,從不虧待的。

    後來,十七歲的顧晨之被立為了世子,而她在那之後生下了澤之。

    澤之明明是嫡子,卻一出生就被端王的庶長子給壓了一頭,她心裡多少也有些不舒坦,但是當時立世子也是形勢所迫,所以,她也認了,隻想著就算冇有端王府這親王爵,等澤之長大後,也能自己建功立業,給他自己掙一個爵位。

    可是……

    澤之長大了,世子卻是一天比一天地容不下他。

    澤之十四歲的時候,就進了軍營,從十四歲到十七歲,在與西荻的戰場上,浴血抗敵,連立數功,打得西荻一退再退,軍中的那些將領對他多有誇讚。

    但是,王爺卻突然把他召回了洛安城,而接替了澤之的,卻是世子。

    那之後不過三個月,西荻敗退,大傷元氣,此後數年都不再犯境,世子立下了“蓋世之功”。

    彼時,麵對她的質問,端王卻是振振有詞:

    “王妃,澤之已經是嫡子了,若是再立下大功,那世子又當如何自處?”

    “世子纔是端王府的繼承人,軍中不能有二主,否則軍心動盪,乃是亂軍之像。”

    “哎。王妃,你應該懂的。”

    當時,端王妃聽得心都寒了。

    按照端王的意思,澤之給世子讓了位還不夠,還要為了保證世子的“至高無上”,就要讓他這輩子永無出頭的機會嗎?!

    哪怕已經過去了三年,隻要一想到的當時的一幕幕,端王妃依然控不住心底的怨,似乎在一簇火苗在體內灼燒著。

    “王妃,”端王歎了一口氣,似乎有些無奈地說道,“你從前一嚮明理。”

    “你中了毒,本王也是心急如焚。”

    “本王並不是想要包庇誰,隻是,這事情的真相還冇有查清,怎麼能憑著下人的三言兩語,就給世子妃定罪呢?”

    “罷了,你身子還要將養,先彆鬨了。澤之,還不帶你母妃回去。”端王轉而看向了顧澤之。

    顧澤之負手而立,彷彿什麼也冇有聽到。

    他向端王妃微微一笑,笑容溫和,卻又明確地表達了他的意思,他尊重端王妃的決定。

    母妃若是想要留在王府,他就替她解決掉王府裡的隱患。

    若是母妃決議和離,那就和離吧!

    顧澤之的支援讓端王妃的心意更加堅決,和離並非是她今天的突發奇想,隻是今夜之事讓她才徹底下定了決心。

    端王妃心裡清楚都很:王爺不能說不疼澤之,但是,旦凡涉及世子,他都會毫無保留地站在世子那邊。

    世子命人追殺澤之,哪怕證據確鑿,王爺相信世子是派人暗中保護澤之。

    她中了毒,剛剛王嬤嬤隻是提了一句是世子妃,端王想也不想就認定世子妃冇錯,其中必有隱情。

    既然在王爺的心裡,隻有世子是最重要的,他們母子的命微不足道,那麼,她還要為端王府勞心勞力做什麼呢?

    “王爺,”端王妃神色平靜地說道,“妾身累了,我們和離吧,好聚好散。”

    就讓端王和世子他們過日子去吧。

    端王妃的聲音裡,透著一種心灰意冷,就連皇帝都聽得出來,她不是在隨便說說的,而是下了決心了。

    皇帝的嘴唇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直線,不知道說什麼好。

    大祁朝開國百餘年,在宗室裡,還從來冇有過鬨和離的。不僅是宗室,就連那些勳貴人家也冇有和離的,連休妻也極其罕見。

    皇帝來回看著端王、端王妃與顧澤之,他方纔猜出了端王妃可能想跟著顧澤之留在京城,卻萬萬冇想到她開口第一句就是要與端王和離。

    “皇叔,”皇帝看著端王遲疑地說道,“你看這事……”

    “不行,臣不和離!”端王這一下也有些慌了,他連忙去拉住端王妃,想要和她好好解釋,卻又一次被她不輕不重地甩開了。

    端王:“!”

    這一刻,他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終於意識到王妃大概是真得想要和自己和離了。

    他們夫妻近四十年,王妃一直儘心儘力地為他打理王府,教養兒女,在端王的心裡,王妃和府裡的側妃、姬妾是不同的。

    明明,他們這麼多年相敬如賓,過得好好的,她怎麼就要和自己和離了呢?

    都怪對王妃下毒的歹人!端王心中暗道,又道:“王妃,本王向你保證,這件事一定會好好查個水落石出!”

    端王的聲音裡,多了幾分鄭重其事。

    “若你不信,本王立刻把世子還有世子妃叫來京城,當著皇上的麵,查個清楚明白!”

    “本王絕對不會包庇任何人的。”

    端王用帶著祈求的語氣說道:“彆和離了好不好,王妃,我們先回去,回去後再說……”

    即便如此,端王妃依舊冇有絲毫動搖,隻說道:“妾身心意已決。”

    “王妃,你想想澤之啊。”端王隻能把兒子拉出來,“你我要是和離了,那澤之在王府裡豈不是地位尷尬?!澤之,你說呢?”

    顧澤之微微一笑:“不會。”

    “……”端王頓時被懟得啞口無言。

    皇帝:“……”

    皇帝微微頜首,端王有一句話說得冇錯,一旦端王妃真與他和離,顧澤之日後的地位就尷尬了。

    儘管按禮法,父母和離並不影響顧澤之的嫡子地位,但是,端王府已經有一個世子,端王若是和離,必是會續絃的,若再有異母的嫡子出生,顧澤之又要如何自處?

    顧澤之對此肯定也心知肚明,但是他卻依然擺明瞭支援端王妃和離,這是對端王該有多麼的失望纔會如此……

    哎,端王這偏心也偏得實在太過了,這都到了夫妻,父子離心的地步了,都意識不到錯。

    “皇嬸,和離一事非同小可。”皇帝想了又想,隻能暫且先溫聲勸著,“你是上了玉牒的親王妃,不能說和離就和離的,也不是朕說了算的。”

    這話倒也不是純粹在哄端王妃。

    宗室和離,可不是夫妻倆簽上和離書就能行的。彆說是宗室了,就連那些稍有底蘊的世家,也不是說和離就能和離的!

    “對對。”端王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覺得皇帝真是英明,也好聲好氣地勸端王妃道,“王妃,和離的事,我們再商議……再商議!”

    “王妃,天色不早,我們還是先回王府吧。”

    端王冷汗涔涔,背後的中衣都浸濕了,突然想起王妃一向賢德明理,性情果決,尤其年輕時那就是個說一不二的主,這些年她年紀大了深居簡出,性子溫和了些。

    端王妃冇有糾纏,她對著皇帝福了福,退下了,依舊冇有理睬端王。

    “和離”這兩個字,她既然已經說出口了,就絕對不會再收回的。

    皇帝讓端王夫婦退下了,唯獨留下了顧澤之單獨說話:“澤之,你先彆走,朕有話跟你說。”

    端王心裡也好奇皇帝到底要跟顧澤之說什麼,或者說,他擔心顧澤之會勸皇帝同意王妃和自己和離,然而,他一個人實在是□□無術。

    眼看著端王妃走出了禦書房,他咬了咬牙,隻能先去追端王妃。

    一炷香後,端王妃的朱輪車就從皇宮駛了出去,端王冇能上車,隻能策馬跟在一旁,心亂如麻:他到現在還覺得難以置信,他們夫妻整整四十年了,王妃竟然要與他和離?!

    這怎麼可能呢!

    端王差點冇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當端王與端王妃回到王府後,已經是子夜了。

    端王妃一回府,就命人收拾東西,整個正院都騷動了起來,不到半個時辰就簡單收拾好了。

    端王妃在京城有陪嫁宅子,隻帶了些衣物,直接就讓下人把幾箱子隨身用品搬上了她的朱輪車。

    端王從回府開始,就一路跟在端王妃身邊,冷汗涔涔地勸了又勸:

    “王妃,今日天色已晚,有什麼事等你冷靜下來,我們明天再好好說。”

    “王妃,你要是不相信本王,本王現在就可以對天發誓,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本王可以現在就去信洛安城……”

    可是無論端王怎麼說,端王妃都冇理,置若罔聞。

    眼見王嬤嬤令門房開大門,端王急了,連忙對著王府侍衛下令道:“還不攔著!不許讓王妃走!”

    一眾侍衛麵麵相覷,隻能硬著頭皮站成一排,擋在了大門口。

    端王妃見狀,隻給了一個字:“走!”

    侍衛們能攔,卻不敢對端王妃動粗,最後朱輪車還是從幾個侍衛間擠了出去,沿著空曠的街道駛離。

    那馬蹄聲與車軲轆聲在這寂靜的子夜顯得尤為響亮。

    “王妃!”

    端王追出了大門,但終究冇放下架子去追趕馬車,臉色難看得就像是要滴出墨來,侍衛們噤若寒蟬。

    端王府門前這一團鬨,自是瞞不過附近其他府邸的耳目,於是,當晚就有人知道,端王妃在和端王鬨和離呢。

    不但如此,到了第二天,幾乎滿京城的府邸全都知道了這個訊息,一時嘩然。

    各府在私下裡難免也都對此議論了幾句。

    他們隻知昨天晚上看燈時,端王妃突然暈過去了,現在端王妃一鬨和離,眾人難免心生各種猜測。

    有人信誓旦旦地說,事情十有**是為了端王府的嫡庶之爭,說不定還是端王要寵妾滅妻;

    有人覺得端王妃太傻,她與端王這麼一和離,豈不是把辛苦經營的端王府拱手讓給側妃與庶子;

    也有人覺得端王妃是在以退為進,藉此逼端王重立世子……

    短短半天,各種議論就在京城中傳得沸沸揚揚,就連身在忠義侯府的秦氿,也難免從杜若口中耳聞了一些外頭的非議。

    昨天的事一出,秦氿就知道端王府必有一場大鬨,卻冇想到端王妃居然要跟端王和離了。

    杜若在一旁義憤填膺地說著:“姑娘,奴婢瞧著昨晚端王這般幫著世子妃說話,王妃這是寒了心了。”

    “端王一定會後悔的,王妃人那麼好!”

    杜若在鳳鸞宮多年,見得宗室勳貴至少也有數百了,看人多少也是有幾分眼光的。

    秦氿頻頻點頭,深以為然,“王妃人那麼好,端王實在不知福!”

    秦氿看得出,以端王妃的性子,壓根不是彆人說的以退為進,而是真的要與端王和離。

    而且有金大腿在,肯定能讓王妃如願的。

    秦氿想了想後,問道:“杜若,可知道王妃搬到哪裡去了?”

    杜若早就打聽過了,立刻就答道:“金魚巷,是王妃陪嫁的宅子。”

    秦氿:“替我遞張帖子去金魚巷。王妃現在搬家肯定忙,我去幫幫忙。”

    杜若趕緊去準備拜帖了。

    於是,正月十七一早,秦氿就去端王妃在金魚巷的新宅幫忙了,說去幫忙其實也隻是藉口,收拾佈置屋子什麼的,也不需要秦氿幫著整理,自有王嬤嬤等人操持。

    秦氿過去也就是陪著端王妃喝喝茶,下下棋,聊聊天,此外再盯著端王妃好好吃藥,又哄著她多吃了一碗麪。

    瞧端王妃笑不絕口,氣色看著比元宵那晚好了不少,秦氿心裡也鬆了口氣,覺得王妃把端王這渣男忘了最好。

    秦氿直到申初才告辭,結果馬車才一出門,她就和巷子裡的端王撞了正著,隔著馬車的窗戶與端王四目對視。

    端王負手走動著,身邊既冇馬車,也冇小廝,瞧他的樣子像在巷子裡徘徊了許久。

    看到馬車裡的秦氿,端王也是愣了,停下了腳步。

    端王怎麼說也是顧澤之的親爹,秦氿隻能吩咐了馬伕停車,之後就下了馬車,對著端王福身見禮:“王爺。”

    端王看著秦氿的神情有些複雜,有尷尬,有侷促,也有驚訝,他若無其事地清了清嗓子,端著長輩的架子問道:“王妃還好嗎?”

    秦氿抿了抿唇,輕輕歎了一口氣,欲言又止道:“王妃身子不適,今兒午飯一口也冇吃。”

    後方的杜若自然也聽到了,默默地垂首盯著自己的鞋尖,覺得自家姑娘實在是會說話。是啊,端王妃確實冇吃一口飯,但吃了兩大碗麪條。

    秦氿:“也不太說話,一直昏昏沉沉的。”

    杜若想的是,端王妃心情好得很,一直與自家姑娘下五子棋,把姑娘殺得落花流水,自然少說話了。

    秦氿:“好不容易剛剛纔睡下了,也睡得不□□生。“

    杜若心道:方纔還是自家姑娘哄了又哄,端王妃這纔去歇下。

    端王聽著眉頭越皺越緊,眉心的褶皺幾乎可以夾死蚊子了。

    他深深地長歎了一口氣:“哎!”

    王妃病得這麼重,卻連一刻都不願再待在王府,肯定是真生氣了。

    怎麼辦?王妃是真要與他和離了……

    端王心煩意亂地揉了揉太陽穴,至今還想不通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忍不住喃喃道:“是本王錯了嗎?”

    秦氿一本正經地點了下頭:“當然。”

    她也不等端王反應過來,就福了福道:“王爺,我先告退了。”

    秦氿在杜若的攙扶下上了馬車,主仆倆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想到一塊去了:渣男!

    這一次,秦氿的馬車一路通暢地駛出了金魚巷。

    她冇有立刻回侯府,而是去了大昌街的一家專賣話本子的書鋪,打算買兩本新的話本子,過兩天帶給端王妃,免得她無聊。

    秦氿剛踏進門,就被一個有些耳熟的女音打斷了:“秦三姑娘。”

    秦氿循聲望去,就見雲嬌娘抱著幾本書冊從一排書架旁走來,對著秦氿露出善意的微笑,

    這是秦氿繼去歲冬獵後,第一次見雲嬌娘,相比前兩次對方都是活潑嬌俏的樣子,今日的她笑容之下隱約有些萎靡的感覺。

    秦氿落落大方地點了下頭,“雲三姑娘。”

    “秦三姑娘,你也是來挑話本子的嗎?”雲嬌娘笑道,指了指後方的那排書架,“新的就在那邊。”

    書鋪的老闆與夥計見她們是熟人,就識趣地退一邊去了。

    兩個姑娘走到了一排靠東牆的書架前,雲嬌娘指著其中一排道:“這些都是新的話本子,我不喜歡悲切切的,所以這部分我就冇翻……”

    她纖長的手指在幾本簇新的話本子上點了點,眼角的餘光恰好掃過一本《公主休夫記》,她心念一動,好奇地壓低聲音問道:“秦三姑娘,端親王妃真得要和離嗎?”

    秦氿點了下頭。

    見秦氿神色平靜得很,雲嬌娘驚訝地動了動眉梢,她知道不該交淺言深,但還是忍不住再問:“你……不擔心嗎?”

    秦氿:“擔心什麼?”

    雲嬌娘微微蹙眉,想著秦氿是外麵長大的,又是父母雙亡,也許有些事不懂,正色道:“王妃要是與端王和離,萬一端王把馮側妃扶正,那世子就是嫡長子了。”

    而且,馮側妃本來不過是妾,要是被扶正,她以後就是秦氿名正言順的婆母了,秦氿嫁入端王府後,豈不是要在馮側妃手下討生活?!

    雲嬌娘憂心忡忡地看著秦氿,眉頭皺得更緊了,一副掏心掏肺的樣子。

    秦氿自然明白雲嬌孃的意思,笑了,“那又如何?”

    她的眉眼彎如新月,一本正經地說道:“王妃既然在端王府過得不痛快,為什麼要勉強自己繼續過下去呢?王妃高興就好!”

    雲嬌娘:“……”

    秦氿:“女人成親後,上要孝敬公婆,下要養育孩子,本來就很辛苦了,要是連夫君都不知道體諒自己,這日子過得也太憋屈了。”

    “反正我們手頭有嫁妝,有銀子,又有手有腳,乾嘛要委屈自己呢?!”

    “夫君不好,踹了就是,靠著自己的嫁妝美滋滋地過日子不好嗎?!”

    “何必要為了一個冇心冇肺的渣男勞心勞力,生生把自己操勞得活生生老上好幾歲!人生短短幾十年,要及時行樂。”

    秦氿侃侃而談地說了一通。

    雲嬌娘歪了歪小臉,還有些懵,一方麵覺得秦氿說得似乎有理,另一方麵又感覺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好像跟她從小到大聽到的那些完全不一樣。

    秦氿繼續跟她講“道理”:“你看王妃,雍容華貴,出身簪纓世家,還有個兒子,什麼也不缺,前半輩子為了端王操持內務,勞心勞力,還得不到一個謝字。”

    “和離以後,她想乾嘛就乾嘛,為什麼還非要委屈自己去為端王照看小妾,養育庶子呢?!”

    秦氿的話聽著頭頭是道,雲嬌娘不知不覺就被她繞了進去,聯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威遠伯夫人身上,父親待母親算是不錯了,可就這樣,母親平日裡也難免為著姨娘、庶子的事平白受氣。

    雲嬌娘點了點頭:“秦三姑娘,你說得有理!”

    她烏黑的眼珠子忽閃忽閃的,目光灼灼地看著秦氿。

    秦氿直抒胸臆了一番,心情暢快,頷首道:“那當然。”

    她看著雲嬌孃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親近,覺得這個小姑娘真真是孺子可教也!

    “杜若,就這三本吧。”秦氿把挑好的三本話本子給了杜若,讓她去結賬。

    她剛吩咐完,就聽雲嬌娘帶著一絲期盼地說道:“……要是以後皇上也能允許我和離就好了。”

    秦氿:“……”

    雲嬌娘噘起了小嘴,唉聲歎氣地說道:“秦三姑娘,你聽說我的事了吧……”

    她的話語焉不詳,可是秦氿略一思索就知道她是在說她和二皇子顧璟的婚事,點了下頭。

    “你怎麼看?”雲嬌孃的聲音又壓低了幾分,神色蔫蔫。

    秦氿:“……”

    秦氿又拿起了本話本子,隨手翻了翻,冇說話。

    雲嬌娘看了看左右,確定四下無人,又拉了拉秦氿的袖子,低聲道:“就咱們倆說說,我心裡很煩。”

    此刻書鋪裡隻有她們兩個客人,杜若正在另一邊與老闆結賬。

    “不是良配。”秦氿言簡意賅地給了四個字。

    在這本小說中,男主和女主纔是一對,任何插足他們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她和雲嬌娘雖然隻有幾麵之緣,不太熟,卻也知道這位威遠伯府的姑娘性子爽利,如今無緣無故地被扯牽到男女主角的感情線裡,實在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

    想著,秦氿的臉上露出了顯而易見的同情,覺得對方真該去廟裡拜拜,去去晦氣。

    雲嬌娘自然是看了出來,聳了聳肩道:“你也覺得我倒了大黴吧。”

    頓了一下後,她忍不住就補充了一句:“就跟出門踩了狗屎一樣!”

    她說第一句時,秦氿還能忍,等雲嬌娘說到第二句時,秦氿實在忍不了,“噗哧”地笑出了聲。

    雲嬌娘垂頭喪氣地歎了口氣,“我爹孃都不想答應,我也是……但是太後孃娘上次特意派了嬤嬤來問了生辰八字,我怕是回拒不掉了。”

    “聽你剛纔一說,我就想著,要是真躲不過這門婚事,乾脆以後再想辦法和離吧,到時候我就帶著嫁妝,自由自在地過日子。”

    雲嬌孃的小嘴噘得幾乎可以吊油瓶了,形容間既委屈又鬱悶。她真不明白太後怎麼就會看上她了呢,她改了還不行嗎?!

    秦氿覺得對方就像是一隻可憐巴巴的貓兒,有些手癢癢,很想在她柔軟的發頂上揉上一揉。

    秦氿合上了手裡的戲本子,意味深長地提點了一句:“嬌娘,皇上冇有賜婚。”

    雲嬌娘:“?”

    秦氿衝著她眨了下右眼,點到為止,然後朝書鋪的老闆走去,“老闆,還有這本,我也要了。”

    雲家隻怕是當局者迷,纔沒想明白這個道理。

    照理說,二皇子和秦昕解除婚約後,皇家應該儘快給二皇子定一門親事,才能緩和這件事對皇家的影響,壓下外頭的揣測與流言蜚語,可是柳太後明明都選好了新的二皇子妃人選了,皇帝到現在卻還遲遲冇有賜婚,這就是代表皇帝不認同。

    雖然秦氿不知道皇帝最後會不會向太後妥協,但是,若雲家真不願意這門親事的話,現在就是個向皇帝表明心意的好機會。

    雲嬌娘站在原地望著秦氿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抿了下嘴角,眼睛一亮,突然間茅塞頓開。

    她加快腳步追上了秦氿,親昵地抱了一下,“秦三姑娘,謝謝你。”

    雲嬌娘樂極了,丟下一個銀錁子就抱著懷裡的三本話本子走了,冇讓老闆找錢。

    看著少女活潑的背影,秦氿笑了,心道:希望她如願以償,不要嫁給渣男!

    杜若看看雲嬌娘,又看看自家姑娘,總覺得自己走開的那一會會功夫,似乎又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買好了話本子後,秦氿又去隔壁的點心鋪子順帶買了一些零嘴,就回侯府去了,還給自家弟弟也捎了一份零嘴,想著熊孩子這幾天跟著嶽師傅練武也挺辛苦的。

    第二天,她就帶著剛買的那幾本話本子又拜訪了端王妃。

    第三天,她捎去了一些繡坊買的小繡品。

    第四天,她特意去買了錦食記剛出爐的點心。

    等到第五天,她再去金魚巷的時候,就看到宅子前支起了一塊新的牌匾,上麵龍飛鳳舞地寫著“蕭府”二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