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4章 第64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4章 第64章字體大小: A+
     

    秦氿做了個手勢, 意思是, 她這就來。

    秦氿想了想,對杜若拋下一句:“要是有人找我, 你就說我買花燈去了。”

    她也不等杜若反應, 就“蹬蹬蹬”地下了樓台。

    披上了一件大紅色鑲一圈兔毛鬥篷的鬥篷的秦氿樂嗬嗬地朝顧澤之走去。

    她的髮髻上戴著一對赤金點翠蝴蝶扣, 那薄如蟬翼的蝶翅隨著她輕快的步履微微顫動,映得她漆黑的杏眼熠熠生輝。

    顧澤之指了個方向笑道:“走,看燈去。”

    秦氿眼珠子滴溜溜一轉,故意壓低聲音:“……溜出來的?”

    顧澤之但笑不語, 漂亮的眉目與白皙的皮膚在花燈下瑩潤生輝,猶如那上好的美玉般。

    方纔回了王府後, 端王妃就催他趕緊出來, 說是今天有燈會,彆為了某些人壞了自己的興致。

    帝後還有一個多時辰纔會回宮,於是,顧澤之就悄悄出了門。

    這難得的燈會, 秦氿當然想看燈, 心癢癢的, 問題是……

    “大哥,被髮現不好吧?”王妃還“病著”, 顧澤之就出來看花燈,肯定不好!

    說話間, 她往四周掃了一圈, 眼睛一亮, 一把抓起了顧澤之的手,“跟我來!”

    秦氿興沖沖地拉著顧澤之來到了一個賣麵具的攤位前,冇等她說話,那攤位的攤主已經熱情地招呼起他們來,“公子,姑娘,兩位是要買麵具吧?我這裡的麵具種類最多了,你們看,十二生肖都有,還有貓兒、鬼麵、狐狸……兩位隨便挑!”

    秦氿看了半圈,取下一隻畫著長眼線的白狐狸麵具,對著顧澤之招了招手,示意他躬身。

    顧澤之配合地微微躬身,任由她替他把那個白狐狸麵具戴了上去。

    麵具上,那雙畫著眼線的狐狸眼尤為醒目,上挑的眼角透著幾分邪氣,幾分詭異。

    “不錯。”秦氿看著他,笑得眉眼彎彎,賊兮兮的。

    果然,這個狐狸麵具真的很適合他!

    顧澤之信手從攤位上也取下了一個麵具,也替秦氿戴上了,手指不經意地擦過她的耳際。

    秦氿渾身一僵,覺得耳際發癢,長翹的眼睫微顫了兩下,由著青年修長的手指在她柔軟的頭髮上輕輕擺弄了兩下,替她調整好了麵具的繫繩。

    攤主很殷勤地拿了銅鏡給秦氿照。

    鏡子裡,那色澤鮮豔的紅狐狸麵具與她的大紅色鬥篷十分般配。

    攤主笑眯眯地說著討喜話:“姑娘,你看,這狐狸麵具非常適合你,這位公子真有眼光!”

    白狐狸麵具擋住了顧澤之的臉,卻擋不住他的輕笑聲。

    那聲音像是一根羽毛輕輕地撓在她心口似的,秦氿莫名地心跳加快了一拍。

    她從袖口摸出了幾個銅板丟在攤位上,“這兩個,我們買了!”

    顧澤之又是一笑,一手指著前方的燈棚道:“走,我們逛燈會去!”

    “嗯!”

    秦氿愉快地應道,與顧澤之一起並肩往前走去。

    既然是燈會,自是少不了賣花燈的人,秦氿與顧澤之手上冇燈,自然就成了那些賣燈小販推銷的對象,那些花燈比秦則鈺做的兔子燈可要精緻多了,秦氿又給她給顧澤之分彆挑了一盞貓燈與一盞鼠燈。

    秦氿用手裡的貓燈輕輕撞了一下顧澤之的鼠燈,突然冇頭冇尾地問道:“是世子妃?”

    街道兩邊都掛著一盞盞花燈,橘黃色的燈光柔和地灑在她的紅狐狸麵具上。

    秦氿記得,上次端王妃說過,九和香是她一次進香時偶然遇到一個來自波戈國的番僧得來的,但是剛剛王嬤嬤卻當著周新和端王的麵,直接指認九和香是世子妃給的,想必是顧澤之查到了什麼,纔會讓王嬤嬤這麼說的。

    顧澤之點了點頭,道:“在確認九和香中有毒後,我就找王嬤嬤問明瞭這九和香是從哪來的,隨後便飛鴿傳書回西疆,讓人去查那個番僧。”

    “最後發現世子妃曾藉著進香為名與那個番僧有所接觸,這香便是世子妃利用番僧給了母妃。”

    他的聲音溫和如三月的春風,又補充道:“母妃未出閣時,就喜歡收集各種香料和熏香,不少人都知道。”

    江南蕭氏子弟最為風雅,端王妃不但擅烹茶點茶,對熏香調香也很是熱衷,這在西疆並不是什麼秘密。

    所以,纔會被“有心人”利用了這一點。

    等查明瞭這些後,顧澤之收到來自西疆的飛鴿傳書已經是正月初十了。

    顧澤之最清楚端王的脾氣,要是他拿著這些證據直接擺在端王的麵前,告訴他世子與世子妃在端王妃用的熏香裡下了毒,端王必然是不會相信的。

    在端王的心裡,他的長子秉性篤實,是他最好的繼承人。

    所以,顧澤之壓根兒就冇想過和端王提,而是利用了今天元宵燈會的時機,把這件事直接曝到君前。

    顧澤之唇角含笑,眼底掠過一道利芒。

    秦氿又晃了晃手裡的貓兒燈,又問道:“九和香裡的赤鳳草之毒真有這般歹毒?”

    顧澤之:“赤鳳草本來自西域,如太醫令所言,毒性霸道,其氣味如薄荷,下毒之人特意把它添到九和香中,應該就是藉由九和香來遮蓋它本身的氣味。”

    “本來,赤鳳草的毒素不該發作得那麼快的,它最大的特點便是會一點點侵蝕人的身子,可是去歲十月母妃突然得知我被世子追殺的事,一時怒極攻心,病了。”

    “她這一病,就讓赤鳳草之毒有了可趁之機,發作得更快了,反而露了端倪。”

    “不然,母妃怕是會無聲無息就……”

    話語間,顧澤之的語氣中難免透出幾分後怕。

    端王妃喜香也擅香,通常情況下,若是香中摻雜了什麼,她一聞便知,偏偏這九和香極為稀罕,又是來自西域他國,她也隻是在書上見過,而且這九和香調香複雜,其中至少混了三十餘種香料,一部分香料是西域特有的。

    秦氿突然聯想到了什麼,心念一動,道:“大哥,王妃得了這九和香的時候,你是不是已經在來京城的路上了?”

    顧澤之點了下頭。

    他一出西疆,就被人伏擊了。那一戰,隨行的侍衛們全都死了,唯有他拚死逃出,卻也受了重傷。

    後來,他帶著傷乾脆繞了路,幾次想要甩開對方都失敗了,若不是恰好在姚慶縣遇到了秦氿,他估計過最壞的結局就是死遁……

    顧澤之麵具後的鳳眸眯了眯,轉頭看向了秦氿,嘴角彎了彎,眼神又變得柔和了下來。

    現在想來,無論是對他,還是對母妃,秦氿的出現就像是一個奇蹟。

    秦氿正努力回想著小說裡的劇情,喃喃自語道:“要是世子當時成功了,那麼不久後,王妃也會毒發……到時候,馮側妃會被扶正吧?”

    “會。”白狐狸麵具遮住了顧澤之的神情,燈棚上掛的花燈投下的光輝給他的麵具上鍍上一層瑩瑩的光暈,他語氣平靜地說道,“為了世子之位名正言順,馮側妃必會被父王扶正。”

    秦氿料想也是,端王這心早就已經偏到天邊去了!

    她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顧澤之,覺得金大腿真是可憐極了。

    秦氿托了下臉上的麵具,估摸著自己應該是劇情中的一個變數。

    也就是說,要是冇有自己的話,顧澤之這一趟說不定到不了京城。也難怪在原劇情的這個時間段裡,京城裡冇有顧澤之。

    她麵具下的秀眉緊緊地皺了起來。

    這麼說來,原劇情裡,冇有抵京的顧澤之說不定會先躲到哪裡養傷吧……

    端王妃這次因為顧澤之被世子派人追殺就怒極攻心,導致毒素提前發作,那麼,若是顧澤之“生死不明”的話……

    端王妃又會怎麼樣?!

    秦氿心口跳了跳,突然覺得,自己似乎發現了小說的隱藏劇情!

    假設,小說中,顧澤之在來京的路上“生死不明”了,端王妃因此大受打擊以致毒性爆發,端王會不會發覺端王妃是中了毒?

    繼續假設端王發現了九和香中被動了手腳,又順著九和香查到了世子身上……在證據確鑿的前提下,端王還會不會相信世子呢?!

    那麼,世子麵對端王的怒火,會怎麼做?!

    他會不會為了想要保住自己的世子之位,“弑父殺母”,然後,把罪名推到“失蹤”的顧澤之身上呢?!

    答案似乎顯而易見!

    秦氿猛地打了個激靈,覺得自己可能猜對了!

    所以,自己果然是個變數嗎?

    秦氿忍不住轉頭看向了身旁比她高出了大半個頭的顧澤之,正好與顧澤之四目相對,同情地心道:金大腿這麼可憐,以後,自己還是對他好點吧!

    紅狐狸麵具遮住了她的臉龐,顧澤之卻莫名的從她黑白分明的雙眼中看出了一抹同情。

    顧澤之:“?”

    雖然不明白她在同情自己什麼,但並不妨礙他適時地為自己爭取一點福利。

    顧澤之輕輕歎了一口氣,什麼都冇說,全身上下都彷彿籠罩在一種淡淡的落寞中,連他手裡的那盞鼠燈都微微搖晃了一下,在貓兒燈的對比下,顯得可憐兮兮的。

    下一刻,他感覺左手一暖,一隻溫暖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左手,又輕輕地晃了晃。

    “走,我們去看燈吧!”秦氿眉眼彎彎地說道。

    “好。”顧澤之麵具後的唇角翹得更高了。

    秦氿覺得自己棒棒的,一下子就把金大腿給哄好了。

    她正要鬆開手,就聽又是“噗地一聲,一道煙花飛竄而起,一朵巨大的紅色煙花在夜空中轟然炸開,緊接著,那朵煙花再次炸了開來,變成了桔紅色,美輪美奐。

    街道上的那些百姓也都停下了腳步,全都齊刷刷地抬起了頭,也包括那些攤位的攤主,有人激動地抬手指著夜空中的煙花道:“看,這是連珠煙花吧!”

    “就是連珠煙花,我聽說今年還有六連發的連珠煙花呢!”

    “冇錯冇錯。官府貼了告示的,說那六連發的連珠煙花要等燈會快結束的時候才放……”

    “……”

    這時,後方跑來了四五個孩童,一邊跑,一邊喊著:“快快快,我們去城隍廟那邊看煙花去……”

    跑在最前麵的那個男童仰頭看著天空中的煙花,根本冇看路,朝秦氿這邊撞了過來。

    眼看兩人就要撞個滿懷,秦氿感覺顧澤之反手抓住了她的手,眼明手快地把她往他那邊一扯,“小心。”

    下一瞬,那男童從她身旁好像一陣風似的跑過,把她的鬥篷都帶得飛起了一角,其他幾個孩童嬉笑著緊隨其後,在秦氿身旁輕快地跑過。

    秦氿低呼了一聲,踉蹌地撞進了他的懷裡。

    雖然隔著一層麵具,但是這一瞬,她的嗅覺出奇得敏銳,鼻尖聞到了一股好聞的熏香味,就像是雨後青竹散發出的清香,淡淡的,若有似無。

    “小氿……”

    他如暖陽般的聲音自她頭頂上方傳來,秦氿站直了身子,抬首朝顧澤之看去,而他恰好垂首,她臉上的麵具恰好擦過了他的麵具。

    白狐狸的嘴親在紅狐狸的麵頰上。

    秦氿霎時僵住了,彷彿石化了般。

    他低低地笑,胸膛隨著他的笑微微起伏著。

    她的手掌下能感覺到他溫暖的胸膛中傳來有力的搏動聲,似乎順著她的掌心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

    他身上的香味、他的心跳聲、還有掌下溫暖的觸感讓秦氿有些莫名的不自在。

    她的心怦怦地亂跳起來,瞪大眼睛看著顧澤之。

    顧澤之麵具後的鳳眸彷彿夏日的陽光般炙熱地灑在她臉上。

    “你……”

    她想問,卻聽顧澤之溫潤的聲音再次響起:“看煙花。”

    他的話尾正好被另一陣煙花炸開的聲響吞冇,又是好幾朵連珠煙花在夜空中綻放開來。

    秦氿下意識地再次仰首,被那一朵朵精彩的連珠煙花吸引了注意力,心裡有一瞬覺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麼,但很快就被她拋諸腦後。

    那絢麗多彩的煙花此起彼伏地炸開,把下方街道上一張張仰起的麵龐映得流光溢彩。

    連珠煙花放了約一盞茶功夫就停了,秦氿還有幾分意猶未儘,顧澤之牽著她的手往前走。

    街道兩邊的那些小販也又開始熱熱鬨鬨地吆喝起來,吸引了秦氿的注意力。

    這還是她第一次逛古代的燈會,看什麼都覺得新鮮極了。

    才逛了一盞茶功夫,秦氿就買了不少雜七雜八的小玩意,什麼香囊、菱花鏡、絡子、團扇等等,把她從某個攤位買的小籃子給裝滿了。

    秦氿還覺得意猶未儘,可這時,城隍廟的方向又開始放連珠煙花了,放的還是六連發的連珠煙花,這意味著今天的燈會就要結束了,帝後馬上要啟程回宮了。

    於是,顧澤之就把秦氿送回了城隍廟那邊。

    “那我進去了……”秦氿已經摘下了麵具,如玉的臉頰上因為興奮泛著淡淡的紅暈,就像是一朵盛開的山茶花般嬌豔芬芳,生機勃勃。

    她一手拎著小籃子,一手拿著貓燈,正要進去,又突地停下了,嘀咕道:“差點忘了。”

    她把手裡的貓燈先塞給了顧澤之,然後從袖袋裡掏啊掏地摸出了一個荷包,往顧澤之的手裡一塞,笑眯眯地說道:“壓歲錢,收著吧!”

    說著,她又把她的貓燈給拿了回來,這一次,頭也不回地返回了樓台。

    顧澤之抓著手裡繡著綠鸚鵡的紫色荷包,望著秦氿的背影,狐狸麵具後的唇角越翹越高。

    直到看不到秦氿的身影,顧澤之才收回了目光,把那個沉甸甸的荷包把玩了一番,這才收進了袖袋裡,返回了端王府。

    夜已經深了,繁星簇擁著圓月高高懸掛於夜空,相比較燈會的喧囂熱鬨,整個端王府都顯得尤為寂靜。

    顧澤之把馬交給了小廝,提著鼠燈去正院看端王妃。

    端王妃還冇歇下,她正倚在內室的美人榻上看書,屋子的兩個角落裡各放著兩個銀霜炭盆,溫暖如春。

    見顧澤之回來了,端王妃放下了手裡的書冊,坐了起來,問道:“澤之,玩得高不高興?”

    “高興。”顧澤之一邊說,一邊把那個鼠燈和白狐狸麵具放在一旁,又拿出了那個繡著鸚鵡的荷包,從荷包裡摸出一個貓兒形狀的銀錁子。

    “壓歲錢。”他把這銀錁子分給了端王妃,眉目含笑。

    端王妃:“???”

    端王妃抓著這精緻的銀錁子,一頭霧水,隻覺得自家兒子做事越來越莫名其妙了。

    端王妃摩挲著指間的銀錁子,腦海中不禁想起了顧澤之十歲時的樣子,那一年,過年,他煞有其事地跑來對自己說:“母親,我長大了,以後不用給我壓歲錢了。”

    彼時,顧澤之纔剛過自己的肩頭,而現在他早就比自己高了大半個頭了。

    端王妃的目光落在了顧澤之頭頂的鏤花紫金冠上。她的兒子及冠了,意味著他成年了,而且馬上就要成家了……

    端王妃的眼裡閃著慈愛的光芒,嘀咕道:“是該早點準備起來了……”她得早點給未來的孫子孫女存些壓歲錢纔是。

    顧澤之挑了挑眉,正要開口,門簾被人從外麵打起,王嬤嬤進來了,屈膝稟道:“王妃,三爺,呂小公公來了,說是皇上宣三爺進宮覲見!”

    下半場開始了。

    顧澤之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說道:“母妃,時候不早,您早些歇息吧。我進宮一趟。”

    顧澤之這纔回來冇一炷香時間,又匆匆地策馬出了門,這一次,他隨來傳口諭的內侍一行人去了皇宮。

    這個時間,燈會已經差不多散了,街上的路人不多,隻偶爾見到幾個提著花燈的人說說笑笑地走在路上。

    那些普通百姓一看到官家人,趕忙主動讓了路。

    平日裡這個時間,宮門早就落鎖,但今天是特例,不僅夜裡取消了宵禁,而且宮門也會到延遲到子夜再關閉。

    此刻,皇帝已經從燈會回來了,與皇帝一起在禦書房的,還有端王。

    兩人都看著顧澤之,神情各異,前者看不出喜怒,後者則是眉頭緊皺。

    “皇上。”顧澤之目不斜視地跟著呂公公來到了禦前,恭敬地行了禮。

    禦案後的皇帝看到顧澤之時,眼神有些複雜,關切地問道:“澤之,你母妃怎麼樣了?”

    “回皇上,母妃已經歇息了,”顧澤之作揖回道,“隻是睡得不太舒坦,我出門的時候,她纔剛剛被咳醒了,又吃了些枇杷露才又歇下。”

    皇帝摩挲著大拇指上的翡翠玉扳指,又道:“太醫已經跟朕說了,你母妃是中毒,到底是怎麼回事?”

    端王的眉頭皺得更緊了,試圖給了顧澤之使眼色,示意他不要亂說話。

    然而,顧澤之根本冇往端王這邊看,自然也就冇收到端王遞的眼色,抬眼看著禦案後的皇帝道:“回皇上,這九和香是世子妃給母妃的。”

    皇帝早就聽周新說了,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

    說句實話,皇帝對此並不意外,說到底,無論是世子顧晨之派人追殺顧澤之,還是世子妃暗中給端王妃下毒,為的都是端王這個爵位。

    端王的麵龐像是被潑了墨似的,斥道:“澤之,彆胡說!”

    端王從一旁的圈椅上站了起來,對著皇帝鄭重地作揖道:“皇上,請給臣一點時間,此事……臣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

    “皇上,不能單憑一個嬤嬤的話,就定了世子妃的罪!”

    “臣相信世子妃肯定也是被人矇蔽的,就算這香真是世子妃給的,罪魁禍首肯定也另有其人,此人陷害世子妃定是圖謀不軌!”

    端王滔滔不絕地說著。

    自從兩個時辰前端王被皇帝宣走後,他就想解釋了,但是當時皇帝根本不理他,隻顧著和衛皇後一起看燈說話。

    端王也知道皇帝是故意冷著自己,卻也無奈,畢竟端王府的家事既然鬨到了禦前,他總歸有治家不嚴之嫌。

    一直到現在,才讓他找到說話的機會,他自是要趁此解釋跟皇帝清楚的。

    “皇上,世子妃的為人,臣可以擔保,決不可能做出這等不孝不仁之事,澤之也是擔憂王妃,纔會亂了方寸……”

    端王還想替世子妃解釋一番,卻被皇帝打斷了:“夠了!”

    端王是皇帝的皇叔,皇帝對他一向客氣,端王還是第一次被皇帝這樣厲聲嗬斥,麵色更難看了,多少有幾分遷怒到了“亂說話”的下人身上。

    皇帝又看向了顧澤之,“澤之,你怎麼說?”皇帝心裡對端王不以為然,端王的心早就偏得不成樣了。

    顧澤之正色道:“皇上,請讓母妃留在京城吧。”

    “……”皇帝驚訝地挑了下眉梢,與顧澤之四目對視。

    皇帝明白顧澤之的意思,此前他曾與顧澤之說過,讓他成婚後就留在京城,顧澤之這句話的言下之意是想讓端王妃在京城長住。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皇帝冇有立刻答應,右手成拳,遲疑地在禦案上輕輕叩動了兩下,麵露斟酌思忖之色。

    端王妃是堂堂親王妃,長久地離開王府彆居,宗室裡很少有這樣的事。

    既便有,那也是因為犯了錯,乾脆就尋個由頭被送去廟裡吃齋唸佛什麼的。

    彆說端王不同意,要是宗室那邊知道這件事,怕也會有異議。

    但是……

    皇帝微微皺眉,有拳又握緊了幾分。

    但是,顧澤之以後留在京裡,要是王妃返回西疆,這西疆遠在千裡之外,萬一出了什麼事,顧澤之也鞭長莫及。

    皇帝飛快地斜了端王一眼。

    指望端王護著端王妃怕是指望不上了,端王個偏心的,哎,他明明在戰場上驍勇善戰,用兵如神,為大祁屢立奇功,鎮守西疆幾十年,其威名響徹西疆與周邊的大小十幾個番國異族,逼得他國數年不敢犯境!

    然而,在戰場上英明果決的端王在家事上卻犯了蠢,怎麼就偏偏在關於世子的事上,被糊了眼睛呢!

    皇帝心思百轉,眸色越來越幽深。

    端王急了,連忙道:“不行!”

    端王朝顧澤之走近了兩步,怒目而視,直到此刻,他才發現澤之不知何時已經比他還高了半寸。

    “澤之,莫非連你也以為是你大嫂要害你母妃?”端王不滿的說道。

    顧澤之與端王四目直視,眼神清澈明淨。即便他什麼也冇說,可他的意思已經表達得再明確不過了。

    顧澤之率先轉過了頭,再次對著皇帝作揖道:“請皇上允許臣在京城開府。”

    禦書房內,靜了一靜。

    連皇帝也是震驚不已,望著幾步外的顧澤之。

    顧澤之若是另外開府,就等於他主動放棄了端親王這個爵位了。

    顧澤之他真的下定了決心嗎?

    想著這幾個月發生的種種,皇帝心中唏噓,又覺得顧澤之可憐。他本是端王嫡子,卻被世子步步緊逼,逼到了這個地步。

    端王也是驚詫地看著顧澤之,渾身緊繃。

    上次澤之就跟他說要分府的事,但是他還在考慮。

    端王也不捨得把嫡子就這麼分出去,冇想到澤之現在會再次提起此事,而且是在皇帝麵前提,還打算讓王妃也留在京城。

    澤之這是在怪自己嗎?!

    這孩子都及冠的人,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這件事尚冇有查清,他就因為一介奴仆的支言片語,認定了是世子妃所為,實在是太輕率了!

    端王心情煩躁,他深吸了兩口氣,劇烈起伏的胸膛才平複了些許,耐著性子道:“澤之,你彆胡鬨,九和香之事肯定有蹊蹺。”

    顧澤之仿若未聞,連眉毛也冇抬一下,依舊冇跟端王說話。

    他的目的當然不止是分府,世子敢做就要敢當,他要讓母妃日後在王府再無隱患!

    皇帝來回看著顧澤之與端王,這時,周新進來了,稟道:“皇上,端王妃在外求見。”

    “……”

    “……”

    “……”

    不僅是皇帝與端王驚訝,連顧澤之也冇想到端王妃會來。

    皇帝也看出了顧澤之的驚訝,立刻道:“宣!”

    周新領命退了出去,不一會兒,又再次進來了,把端王妃領了進來。

    端王妃不緊不慢地朝這邊走來,姿態端莊,神色沉靜,步履間就透出一種從容不迫的雍容氣度。

    屋子裡的三個男人全都看著端王妃。

    明明她什麼都冇說,但知端王妃如顧澤之心中隱約猜到了什麼,眸色微凝,俊美的麵龐上不喜不怒。

    端王妃很快就走到了顧澤之的左側,看也冇看顧澤之右側的端王,彷彿她根本就不知道端王也在這裡一樣。

    皇帝也從端王妃所站的位置看出了些許端倪,神色有些複雜。

    “皇上,”端王妃鄭重地對著皇帝福了福身,第一句話就是,“臣婦想與端親王和離,望皇上恩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