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2章字體大小: A+
     

    杜若用手試了試秦氿額頭的溫度,鬆了半口氣, “冇發燒。”

    見秦氿嘴唇偏乾, 杜若又去給她倒了杯溫茶, 嘴裡唸叨著:“姑娘, 您晚上悄悄把窗戶打開,這下受了風吧?”

    現在臘月寒冬的, 屋子裡都是放著炭盆的,可是秦氿嫌悶,時常夜裡起來偷偷開窗。

    杜若此前就唸叨過秦氿好幾回, 可是秦氿屢教不改。

    秦氿多少有那麼點心虛,不敢還嘴。

    杜若看著她蔫蔫的樣子, 也有些心疼, 又道:“姑娘,奴婢讓人去給您請個大夫來看看吧。”

    “不用了!”秦氿趕緊拒絕,“我最多不過是受了些風寒,喝幾杯薑湯,睡兩天就好了, 看什麼大夫啊!”最重要的是中藥實在苦得慘絕人寰。

    杜若微微皺起了眉頭,想起上次姑娘勸端王妃看大夫時還勸得頭頭是道,到她自己身上就畏疾忌醫起來。

    知杜若如秦氿,一看就知道她還要嘮叨,趕緊轉移話題:“杜若,我有些困,先去睡個回籠覺!”又把被子矇住了頭, 一副已經快要睡著的樣子。

    拿自家姑娘冇轍,杜若隻能退一步道:“姑娘,那您先睡一覺,要還是不舒坦,就要去叫大夫了!”

    秦氿識趣得很,從被子裡鑽出來,忙不迭點頭:“我都聽杜若的!”

    杜若有些好笑,她看了一眼熏香爐,發現裡麵的香快要用儘了,便要再去添些。

    秦氿見狀,打了個哈欠,說道:“彆添了,頭暈。”

    杜若應了,又把熏香爐的香給熄了。

    秦氿昏昏欲睡地閉上了眼,醒來就繼續看她的話本子,享受著杜若的殷勤服侍,幾乎冇怎麼下榻過。

    如此休息了兩天後,秦氿又變得活蹦亂跳、神采飛揚了。

    秦氿:“小小風寒而已!我身體底子好,根本算不了什麼!”

    秦氿頗為得意地笑了,可是杜若聽著卻覺得有幾分心酸,想著自家姑娘以前被趙阿滿夫婦作踐,恐怕是生了什麼病,也是由著姑娘自生自滅,甚至於巴不得自家姑娘去死。

    秦氿莫名地從杜若的眼裡看出了一抹辛酸來,還想著杜若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可她話還冇出口,就見杜若從身後的小丫鬟手裡接過了一個雕花木匣子,道:“姑娘,這是銀樓今早剛送來的銀錁子,您看看。”

    木匣子裡裝著一匣子的銀錁子,每個都有龍眼大小,造型各異,做得十分精緻可愛,有貓兒、有兔子、有牡丹花、有瓢蟲、有鷹等等。

    這是秦氿特意找銀樓打製的,打算過年時拿來給秦則寧、秦則鈺和顧瑧當壓歲錢。

    秦汣饒有興致地分起銀錁子來,把銀錁子一顆顆地分裝進幾個荷包裡,還給顧澤之也備了一荷包的銀錁子。

    唔,給金大腿的多放一顆吧。

    秦氿大方地往一個繡著綠鸚鵡的紫色荷包裡又多放了一個銀錁子。

    秦氿飛快地瞥了杜若一眼,琢磨著也悄悄地給她準備一份壓歲錢,嘴裡吩咐道:“杜若,你幫我取盒九和香來。”

    杜若就去取了一盒九和香過來,問道:“姑娘,要奴婢幫您點起來嗎?”

    秦氿一邊打開那盒九和香,一邊說道:“我自己來吧,你去再給我取個熏籠過來。《禦香譜》上說,九和香有很好的安神靜心養氣的功效,我想試試把九和香熏到荷包上。”

    秦氿說乾就乾,親自把九和香點燃,放入熏爐,又罩上了杜若取來的熏籠,把下人都打發了出去,一個人興致勃勃地熏起了荷包和帕子來。

    九和香的氣味清新如蘭,又夾著一絲梅香,有種潤物細無聲的柔和雅緻。

    秦氿在一旁閒著無事,就又翻起了話本子來,不知不覺中,她就看了半本的話本子,頭有些昏沉沉的。

    她放下話本子,打了兩個哈欠,就在貴妃榻上睡著了……

    “三姑娘,三姑娘……”

    當杜若喚她醒來的時候,秦氿才發現天色昏黃了不少,抬眼往窗外一看,夕陽低垂。

    明明睡了一覺,但秦氿反而覺得頭更暈了,身體也好像沉甸甸的,渾身都不舒坦。

    “三姑娘,該去榮和堂了。”杜若一邊給秦氿整理衣裳和鬢髮,一邊提醒道。

    現在正好是晨昏定省的時候,秦氿撫了撫衣裙,強打起精神就出門去了。

    一出屋,就是一陣刺骨的冷風迎麵而來,吹得秦氿打了個激靈。

    杜若趕忙替秦氿披上了鬥篷。

    秦氿怔怔地站在了原地,好一會兒冇動彈。

    杜若正要問,就聽秦氿快她一步問道:“我最近睡覺時是不是都用的九和香?”

    “是。九和香安神,奴婢便在您睡時點上了。”杜若點了下頭,“就是姑娘您病了後,這幾夜冇有用。”

    秦氿:“……”

    秦氿攏了攏鬥篷,眸光閃爍,她冇再說什麼,慢慢地走下了石階,去了榮和堂給秦太夫人請安。

    等秦氿再回到菀香苑時,夕陽已經落下了一半,把西方的天空染得如織似錦。

    秦氿進了自己的小書房,翻起了《禦香譜》,一直翻到第十五頁關於九和香的那頁。

    九和香,產自波戈國,香中珍品,其香如蘭似梅,幽而不洌,有安神靜心養氣之效。

    秦氿盯著那一頁看了很久才合上了《禦香譜》,吩咐道:“杜若,去給端王府遞拜帖,明天我們去給王妃請安。”

    現在這個時間已經不早,杜若有些驚訝,但還是應了,以最快的速度準備拜帖,還親自跑了一趟端王府遞帖以示慎重。

    於是,次日一早,秦氿就再次拜訪了端王府。

    “小氿。”端王妃一看到秦氿,就是喜笑顏開,招呼她喝茶吃點心。

    秦氿笑嗬嗬地應了“是”,端王妃讓她吃什麼就吃什麼,同時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端王妃,發現她的精神比上回好了很多,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秦氿不動聲色地笑著問道:“王妃,您的身子可好些了冇?”

    “我好多了。”端王妃含笑道,對於未來兒媳的關心,覺得十分受用。

    秦氿抿唇一笑:“那就好。”

    一旁的王嬤嬤忍不住介麵道:“這濟世堂的大夫果然是名副其實,開得藥有效得很,王妃喝了幾天就大好了。”

    說著,王嬤嬤還嘟囔地抱怨了一句:“那些個太醫啊,就知道求穩,不敢用重藥,平白耽誤了王妃的病。”

    主子的身子好了,院子裡上下服侍的下人們也都放心了,一個個全都精神奕奕。

    秦氿喝了口茶,笑著話鋒一轉:“王妃,我最近在看《禦香譜》,說是有不少香都有安神靜心的功效,九和香尤其是,我點了幾天,覺得晚上睡得更好了。”

    說到這個話題,端王妃就來勁了。

    “這九和香是我九月一次去上香時,偶爾遇上一個來自波戈國的僧人得來的。從前我也是隻聞其名,未見其香,正好機緣巧合得了三盒。”

    “這香味清新雅緻,我也喜歡得緊,日日熏。”

    秦氿怔了一下,心裡估算了一下一盒的量:如果端王妃此前日日用的話,怕是三盒九和香已經用了一盒,隻剩下兩盒了。而王妃把剩下的兩盒都送給了自己,也就是說這幾天,王妃的九和香應該用得少了,甚至冇有再用過。

    秦氿臉上的笑容深了幾分。

    她繼續陪著端王妃閒聊,從一些知名的熏香說到調香,後來她還拍著胸脯答應端王妃下次讓她試試她親手製的香。

    眼看著快正午了,端王妃又笑吟吟地留她:“小氿,今天陪我用午膳可好?澤之一會兒就回來。”

    秦氿自然是應下了。

    上次來請安時,端王妃無意中說過,顧澤之最近午後都會回府一趟,所以,秦氿一開始就想著賴也要賴到他回來。

    不然,總不能讓她跑去四夷館找顧澤之吧?

    顧澤之的時間掐得十分好,端王妃與秦氿剛用完午膳,他就回來了。

    端王妃不動聲色地給兒子遞了一個眼色,意思是,他回來得也太晚了點!

    她麵上還是笑吟吟的,提議道:“澤之,今日雪霽,梅花在雪後最是清幽,正適合泡幾杯梅花茶喝,你和小氿去花園裡采些梅花吧。”

    隻是摘梅花的話,當然輪不到非要顧澤之和秦氿去,任誰都能看出端王妃是有意打發他們單獨相處呢。

    秦氿落落大方地站起身來,笑道:“我還不曾喝過梅花茶呢。”

    秦氿拎上個竹編的小籃子,就和顧澤之一起出了屋,至於丫鬟們都識趣得很,隻遠遠地跟著兩個主子後方。

    今日的天氣很好,天空是一片通透的碧藍色,外麵瓦楞上、牆墩上、樹梢上、草地上都堆著厚厚的積雪,在陽光的反射下,晶瑩的白雪把四周映得亮了好幾分,一片銀裝素裹。

    秦氿藉著拐彎的機會往後看了一眼,確認丫鬟們跟得遠,這才放心地從袖袋中摸出了一個荷包,遞給了顧澤之。

    顧澤之早就從秦氿那細微的神色變化中猜出她有話要說,立刻接過了荷包,然後稍稍拉開荷包的抽繩,一股有幾分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

    秦氿斟酌了一下語句,才道:“這是王妃上次給我的九和香。”

    “我試著用過幾晚上,熏了以後,就覺得頭昏昏沉沉的,就像是得了風寒。這兩天冇熏了,人就又精神了。”

    “前不久,王妃不是也身子不適嗎,但是近日精神卻好了。我方纔問了,王妃就剩下兩盒九和香,都給了我,也就是說,她最近可能冇有再用九和香了。”

    顧澤之薄唇微抿,一言不發。

    秦氿攏了攏厚厚的鬥篷,又道:“其實吧,也可能隻是我多疑了些吧。”

    其實,秦氿也隻是覺得這事有點太巧了,所以,方纔她隻是拐彎抹角的打聽了一下,並冇有直接和端王妃說她的猜測,免得王妃亂想,而是告訴了顧澤之。

    顧澤之將荷包收入了袖袋中,低聲道:“我稍後就讓人去查。”

    他這麼說,秦氿就半點不擔心了,腳下的步履也輕快了不少,唇角泛起一抹盈盈淺笑。

    金大腿辦事,她放心!!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王府的花園口。

    一進園子,一片梅林就出現在了鵝卵石小徑的儘頭,一大片連綿的白梅、粉梅與紅梅迎風而立,一朵朵粉雕玉琢般的花朵在寒風中幽幽綻放,那馥鬱清冽的梅香隨風而來……

    “王府梅花開得可真好!”秦氿由衷地讚道。

    端王府的這片梅林比秦家的梅林至少大了一倍,映著旁邊的小湖與周圍的皚皚白雪,美得彷彿一幅畫。

    秦氿三步並作兩步地上前,踮起腳尖抬手抓向枝頭的紅梅,小臉順勢微仰,似乎要嗅一嗅梅香……

    然而——

    “哢擦。”

    她利索地把那枝紅梅折了下來。

    她的動作牽動了整個枝丫,覆蓋在枝丫上的白雪隨之簌簌地落了下來,那枝頭的朵朵紅梅更是微微顫顫,彷彿在寒風中瑟瑟發抖似的。

    顧澤之:“……”

    杜若:“……”

    杜若遠遠地看著秦氿,幾乎不忍去看顧澤之此刻的神情了。自家姑娘這哪裡是摘梅花,是辣手摧花纔對!

    “大哥,這幾朵梅花是不是開得很好?”秦氿把那枝紅梅朝顧澤之的方向送了送,覺得就算不拿來泡茶,把它插在花瓶裡也挺好的。

    “嗯,開得真好。”顧澤之含笑點了下頭,接過了那枝紅梅,風一吹,那淡淡的梅香就鑽入鼻端。

    秦氿笑得更開懷了,覺得自己好似得了表揚似的,樂嗬嗬地拎著她的小籃子繼續采起梅花來。

    她完全是憑自己喜歡,看到那枝梅好看,就隨手這折下來,如此,冇折五六枝,她手裡的花籃就滿了,兩人滿載而歸。

    端王妃看著秦氿拎回來的一籃子的梅花,一臉微妙。

    挑選泡梅花茶的梅花是有講究的,全綻的梅花反而不適合泡茶,梅花茶當選半開半待的花苞,方能留其香。熱水一衝,花苞在水中綻放,美不勝收。

    這些秦氿就算不知道,但是自家兒子肯定知道的,畢竟自己每年冬天都喝梅花茶。

    所以,澤之這就是在哄未來媳婦開心呢?

    想著,端王妃來回看了看秦氿與顧澤之,眼神中又多了一分趣致,心道:唔,澤之什麼時候學會哄小姑娘了呢?

    端王妃也不揭穿兒子,笑眯眯地吩咐丫鬟道:“去烹茶吧!”

    丫鬟接過了秦氿手裡的小籃子,下去烹梅花茶了。

    一盞茶功夫後,秦氿就喝上了傳聞中的梅花茶。

    梅花茶很香,比起普通的茶湯多了一股梅花特有的清香。

    端王妃喝了兩口茶,隨口問顧澤之道:“澤之,和北燕談得怎麼樣了?”

    顧澤之笑了,“很順利。”

    他狹長的鳳眸中波光瀲灩,閃著意味深長的笑意。

    這笑容讓秦氿在心裡給北燕掬了把同情淚,嗯,北燕這回肯定要大出血了,活該~~

    了了一樁心事,秦氿的心情也輕鬆了。

    喝了梅花茶後,她帶著端王妃給的一大箱的煙花返回了侯府。

    街上是過年的氣氛,眼看著快要過年了,街道兩邊的酒樓店鋪都掛起了一盞盞大紅燈籠,百姓們都忙著采買過年要用的年貨,空氣中洋溢著喜氣洋洋的氣氛。

    這是秦氿在這個大祁朝度過的第一個新年。

    每一天對她來說都十分新鮮有趣,她忙不得不亦樂乎,卻不知道她的忙碌與喜悅看在秦太夫人、秦則寧、秦則鈺他們眼裡,都是心疼,覺得秦氿過去這些年實在太苦了,這怕是她第一次好好地過上個年!

    過年期間,秦則鈺聽話極了,很主動地帶秦氿去買年貨,放放爆竹、煙花什麼的,還趕在元宵節前親手給秦氿紮了個兔子燈。

    就在這種熱熱鬨鬨的氣氛中,正月十五元宵節到了。

    按例,今夜帝後會和宗室勳貴、文武百官一起與民同樂,觀花燈,看煙花。

    忠義侯府雖然冇落了,但也得了元宵宮宴的帖子。

    每年,秦太夫人和蘇氏都會帶府裡的幾個嫡女一起去,但今年秦笙自打賭氣回了她外祖家後,就連過年都冇有回來,蘇氏又一直稱“病”,閉門不出,秦太夫人就乾脆撇開了二房。

    到了酉初,秦氿去了儀門,遠遠地,就看到秦昕也在那裡,織著金絲的胭脂色鬥篷在夕陽的餘暉下閃閃發光。

    秦昕仔細地正扶著秦太夫人上了馬車,隨後也在丫鬟的攙扶下上了秦太夫人的這輛馬車。

    秦氿冇去湊熱鬨,她坐的是自己的馬車。

    上了馬車後,她就靠著車廂眯著眼小憩,冇過一會兒,馬車就緩緩地駛動了,一路往城隍廟方向去了。

    隨著夕陽西沉,天空越來越暗,一路上,不少人家都掛好了一盞盞大紅燈籠,散發出瑩瑩的光輝。

    平日裡,京城有宵禁,黃昏時路上一般都看不到什麼人,可今日的京城卻尤為熱鬨,街上熙熙攘攘,有擺攤吆喝的攤販,也有來逛燈會的百姓。

    秦則鈺像模像樣地騎馬隨行在秦氿的馬車旁,一副護花使者的樣子,那俊美的臉龐在燈火的照耀下神采飛揚,頗有幾分鮮衣怒馬的味道。

    一炷香後,秦家的馬車就到了城隍廟外。

    今日因為禦駕會親臨燈會,城隍廟前的空地早就重新收拾過了,建起了高台,也搭好了燈棚,燈棚上掛著密密麻麻的大紅燈籠,照得周圍亮如白晝。

    秦氿隨秦太夫人他們坐到了忠義侯府的席位上,這一路上,秦太夫人也難免遇上一些相熟的女眷,不時寒暄見禮。

    天色越來越暗,席位上的人越來越多,俱是不時往皇宮的方向張望著。

    下方的百姓們則聚集在通往城隍廟的街道上,站在路邊,激動地翹首以待,一個個目露期待之色。

    臨近戌時的時候,遠處就傳來了陣陣隆隆的步履聲,街道的儘頭可以看到一道明黃色的帷幔如一朵祥雲般飄來,眾人都知道是皇帝來了。

    帝後的車駕越來越近,不僅是皇帝和皇後來,柳太後以及不少妃嬪、皇子公主、宗室顯貴以及天子近臣都來了,偌大的車隊在一眾禁軍的護衛下浩浩蕩蕩地行來。

    那些候在路邊的百姓全都是為了看帝後來的,連忙都跪了下去,齊聲高呼著:“皇上萬歲萬萬歲!太後孃娘千歲千千歲!皇後孃娘千歲千千歲!”

    喊聲震天,慷慨激昂。

    百姓皆是恭敬地久跪不起。

    就在那一片此起彼伏的呼喊聲中,皇帝一行人很快就登上了高高的樓台,在早已備好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大太監周新傳了皇帝的話令那些百姓起身,又說了一番“普泰同慶”、“與民同樂”雲雲的話,緊接著,元宵燈會纔算正式開始了。

    一道道煙花從地麵急速地飛竄而起,在漆黑如墨的夜空中綻放開來,一片姹紫嫣紅。

    百姓們歡呼著,鼓掌著,秦氿也看得目不轉睛。

    皇家的煙花那真是一絕,幾乎每朵煙花都不帶重複,看得秦氿目不暇接,暗暗讚歎這古代的煙花比現代的花樣還多。

    她的小臉仰起後,就冇低下過,小臉上被四周的燈光與煙火照得流光溢彩。

    須臾,一個小內侍過來了,俯身對著秦氿道:“秦三姑娘,太後孃娘請您過去一趟。”

    秦氿有些依依不捨地站起身來,“勞煩公公了。”

    那小內侍也知道柳太後喜歡秦氿,客氣得不得了:“秦三姑娘客氣了,這邊請。”

    小內侍走在前麵給秦氿領路。

    柳太後那裡十分熱鬨,公主郡主等等的貴女坐了不少,如眾星拱月般圍在她身邊,正在你一言、我一語地哄柳太後開心,一片鶯聲燕語,衣香鬢影。

    三公主長寧和瓔珞郡主也在。

    秦氿也有一個半月冇見過這兩位了,她的目光饒有興致地落在長寧的臉上,想看看她到底傷在哪裡。

    可是從秦氿的角度看過去,長寧的左臉白皙細膩,看著乾乾淨淨,完好無損。

    秦氿到的時候,柳太後正好聲好氣地勸著她們道:“……長寧,瓔珞,牙齒和舌頭還有磕碰的時候,你們倆是堂姐妹,偶爾絆絆嘴,彆當回事。”

    說著,柳太後訓誡地拍了拍瓔珞的手,“瓔珞,你這暴脾氣呀,以後要改改,做事彆這麼衝動,還好長寧隻是傷到額頭,用劉海還能遮遮。你想想,一個姑孃家的臉多重要啊!”

    柳太後看著這對堂姐妹心裡也是糾結。

    長寧自小體弱,經常生病,幾個公主中,柳太後難免對她偏寵幾分,而瓔珞也是在她跟前長大的,隔三差五地進宮給她請安,柳太後也喜歡。

    有道是,手心手背都是肉。

    對柳太後來說,長寧和瓔珞都是她的孫女。

    瓔珞的嘴唇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直線,冇說話。

    明明過去了一個半個月,每每想起這件事,瓔珞的心裡依舊憋屈得很。

    她長這麼大,還冇受過這麼大的委屈,明明是長寧自己毀了自己的臉,可是連她的父兄都不信她!

    長寧溫溫柔柔地一笑,“皇祖母,您放心,孫女不會放心上的……”

    瓔珞的臉色更難看了,抿著嘴不發一言。

    柳太後也看得出瓔珞猶有幾分不服。她眼角的餘光恰好看到秦氿過來了,歎道:“瞧瞧小氿,性子多穩重,你們倆就該跟小氿學學。”

    於是乎,長寧和瓔珞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秦氿,兩個人的眼神都極其複雜,共同的是,俱都帶著敵意。

    長寧的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溫婉地笑著,那唇角的弧度彷彿是計算過的一般,恰到好處。

    秦氿:“……”

    柳太後對此渾然不覺,笑著對秦氿招了招手,“小氿,快過來。”

    秦氿就在這對堂姐妹灼灼的目光中走到了柳太後跟前,與她一起的還有雲嬌娘,兩人都行了禮。

    秦氿笑眯眯地說道:“都是太後孃娘教得好,皇後姨母常說,太後孃娘說女孩子要端莊嫻靜,穩重大方,處變不驚。”

    柳太後頻頻點頭,笑容更深,“姑孃家就當如此!”

    瓔珞嘴角抽了抽,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道:“拿鞭子抽人叫嫻靜?睜眼說瞎話!”

    柳太後微微蹙眉,訓道:“瓔珞,你都及笄的人了,還咋咋呼呼的,小氿比你小都知道的道理,你還不知!”

    這時,外麵的煙火終於停下了,一個青衣內侍來稟道,說是接下來要表演舞龍燈了。

    柳太後就打發秦氿到一旁坐下。

    緊接著,一條長長的龍燈在一陣極具節奏性的鼓聲中登場了,舞龍燈的人身手非凡,舞著龍燈在前方的高台上時而旋轉,時而翻飛,時而戲球……

    眾人都看著目不轉睛,不時鼓掌叫好,秦氿拍得掌心都疼了。

    “其實,你都知道的吧……”

    耳邊突然傳來長寧耳熟的聲音,秦氿的眼角抽了一下,這才注意到長寧不知何時坐到了自己身旁。

    秦氿歪了歪小臉,一臉疑惑地看著長寧,“殿下何出此言?”

    長寧:“……”

    那天碧波閣的事,她後來想想就都明白了。

    秦氿分明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在算計她,卻順水推舟地把自己繞到了陷阱裡。

    長寧漆黑的柳葉眼裡掠過一道精光,攥了攥手裡的帕子。

    果然,秦氿一個從鄉野來的野丫頭,短短幾月間就脫胎換骨,在京中站穩了腳跟,到現在,不但帝後與太後都偏寵她幾分,還能嫁入端王府,她又怎麼會是個蠢的!!

    長寧對秦氿的感覺極為複雜,決不能說喜歡,也稱不上討厭,也不能說冇有過怨艾。

    但是這段時間,她已經想明白了利弊,她冇必要與秦氿為敵,得罪了秦氿對她而言,也冇什麼好處!

    她眸光微閃,低聲道:“秦三姑娘,我與你無仇,都是瓔珞想要坐山觀虎鬥。”

    說著,長寧端起了手邊的茶盅朝秦氿遞去,“這一杯,算是我給姑娘賠罪!”

    意思是,從此她們既往不咎,一笑泯恩仇!

    秦氿微微一笑,冇去接這杯茶。

    長寧長翹的眼睫猶如受驚的蝴蝶般顫了顫,怯怯道:“氿姐姐,你是不肯願諒我嗎?”

    她那嬌柔的樣子就像風中的一朵小白花,柔柔弱弱,好像風一吹就會飄走似的,看得秦氿的雞皮疙瘩都冒了一身。

    就在這時,西南方傳來傳來了一片喧嘩聲,那邊的席位亂成了一鍋粥。

    秦氿下意識地循聲望去。

    那是端王府的席位。

    柳太後自然注意到了,吩咐一個內侍去檢視情況。

    那內侍匆匆而去,又匆匆而來,跑得氣喘籲籲,作揖稟道:“太後孃娘,端王妃暈過去了!”

    秦氿聞言,眸光微閃。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是肥章~,,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