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61章字體大小: A+
     

    秦氿記得那些影視劇、裡常說, 宮裡的太醫們都是但求無功,不能有過的,所以用的方子也多是求穩。

    秦氿便提議道:“王妃, 不如請京裡的名醫也瞧瞧吧?”

    王嬤嬤頷首道:“三爺也這般說,但是王妃覺得冇必要,說是才吃了幾天藥,起效也冇那麼快。”

    秦氿微微蹙眉,隨即撒嬌地說道:“王妃,這可不行。您要是不請個大夫看看, 我怕是回去晚上都要睡不著覺了。”

    她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眼, 又嬌又憨又可愛。

    端王妃被逗笑了。

    秦氿順著杆子往上爬, 笑著對王嬤嬤道:“王嬤嬤,王妃笑了,就說明答應了, 你趕緊請大夫去,免得王妃又後悔了。”

    王嬤嬤看了一眼端王妃,見她果然冇有出聲反對,便笑著連聲應下,心裡暗誇未來的三夫人機靈。

    以前他們這些下人就算勸了, 王妃也不一定聽。

    三爺是男子,她們也不好為了一些內宅的事總去打擾他,以後等三夫人過門後,也可以多個人為王妃分憂。

    王嬤嬤趕緊遣了一個小丫鬟去仁濟堂請大夫,端王妃和秦氿則坐著滑竿回了正堂。

    大夫還冇請回來, 顧澤之倒是先回來了。

    才走到簷下,他就聽到屋裡傳來了女子的說笑聲,給這寒風瑟瑟的冬日平添幾分暖意。

    顧澤之唇角微翹,腳下的步履下意識地加快了幾分。

    正堂裡的丫鬟婆子看到了顧澤之,連忙屈膝行禮:“三爺。”

    同時有人給他打了簾,東次間的秦氿和端王妃聞聲朝門簾的方向望了過來,都笑了。

    秦氿對著顧澤之揮了下手,笑道:“大哥,你回來啦!”

    顧澤之看著二人的笑臉,唇畔的笑意更濃了,如沐春風。

    “你們在說什麼?”顧澤之隨口問道。

    顧澤之撩袍在秦氿身旁的一把圈椅上坐了下來,坐姿挺拔而優雅。

    秦氿看著顧澤之,就直笑,笑得雙眼眯成了兩條縫兒:“王妃在跟我說你小時候的事呢!”

    她故意在“小時候”三個字上微微加重音量,笑得更歡了。

    顧澤之看向了端王妃,端王妃也還在笑,笑得神秘兮兮,對著秦氿使了個眼色,意思是這是她們倆之間的小秘密。

    秦氿點了點頭,笑眯眯地招呼顧澤之喝茶:“大哥,喝茶,你最喜歡的六安茶。”

    秦氿理直氣壯地反客為主,順便慷他人之慨。

    端王妃就喜歡她這不見外的樣子,笑容更深。她盼兒子成親盼了五六年了,眼看著總算可以心想事成,對她來說,隻要小兩口和和美美就好。

    顧澤之纔剛飲了口茶,之前去請大夫的小丫鬟就回來了,帶來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大夫與一個提著藥箱的藥童。

    “王妃,這是濟世堂的李大夫。”小丫鬟對著端王妃屈膝行禮。

    那老大夫和藥童連忙也畢恭畢敬地給端王妃行了禮,“見過王妃。”

    顧澤之驚訝地動了動眉梢。

    本來顧澤之就想著今天回來就讓人去請京中的名醫回來給母妃看看,冇想到已經請了。

    王嬤嬤笑嗬嗬地順勢道:“三爺,還是秦三姑娘有本事,哄得王妃答應請大夫了,三爺您可冇三姑娘嘴甜。”

    王嬤嬤是端王妃的陪嫁嬤嬤,也是看著顧澤之長大的,所以纔敢用這種戲謔的語氣與顧澤之說話。

    她這句話逗得端王妃笑容更深,一旁的幾個丫鬟也是忍俊不禁地彎了彎唇角。

    秦氿笑得眉眼彎彎,深以為然,自打她遇到顧澤之開始,哄人的本事真是漸長啊!

    顧澤之看著她,神色更柔和了。

    有兩個婆子很快搬來了一把椅子與一方案幾,請李大夫坐下。

    李大夫動作嫻熟地給端王妃診了脈,好一會兒,他才起身稟道:“王妃,三公子,王妃是勞累過度,因此體虛脾弱,風邪入體……”

    顧澤之冇說話,心裡琢磨著,是不是洛安城那邊糟心事太多,母妃累著了?

    他本來就想著把端王妃留在京裡多住些日子,現在更是打定了主意。

    等李大夫開好了方子後,小丫鬟特意把方子拿來給顧澤之過目。

    方子上的墨跡方乾,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墨香。

    顧澤之飛快地將這張方子掃了一遍。

    他並不精通醫術,隻是略通些醫理以及知道一些草藥的藥性,最近為了端王妃的病也翻過一些傷寒論上的經方,又有了一些瞭解,約莫可以看出這張方子與此前兩個太醫開的方子大同小異,隻是太醫的方子更溫更補,而李大夫這張方子主清三焦之熱邪,補脾肺,扶元氣。

    顧澤思忖了片刻後,對著小丫鬟吩咐道:“就按這張方子熬吧。”

    母妃都看過兩個太醫了,吃了這麼多天藥也冇什麼效果,不如試試這京中的名醫,濟世堂在京城那也是百年醫堂,代代都出名醫。

    小丫鬟送走了李大夫,緊接著,秦氿也主動告辭,不想擾了端王妃休息。

    端王妃看著天色也不早了,就冇留秦氿,對著顧澤之道:“澤之,你替我送送小氿。”

    顧澤之自是應下。

    跨出門檻後,杜若連忙給秦氿披上了一件鑲著一圈白貂毛的粉色鬥篷。

    外麵不知何時飄起了細雪,如柳絮般的雪花紛紛揚揚地自灰濛濛的空中落了下來。

    杜若正想著是不是請王府的人備一頂軟轎,就見顧澤之從丫鬟手裡接過了一頂石青色的油紙傘,那把油紙傘自然而然地撐在了秦氿的頭頂上方。

    “小心台階。”

    顧澤之提醒了秦氿一句,兩人不緊不慢地往下走去。

    杜若把未出口的話嚥了回去,也從王府的丫鬟那兒借了把油紙傘,識趣地落後了好幾步,默默地跟在兩人後方。

    雪越下越大,細密的雪花“沙沙”地打在紙傘上,那漫天的雪花模糊了視野。

    這不大不小的油紙傘把二人與外麵的世界隔絕開來。

    兩人一路緩行,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說笑笑,冇一會兒,就走到了秦家的馬車旁。

    “大哥……”秦氿正想與顧澤之告彆,卻見他的左肩上沾了幾片雪花。

    她從袖袋裡摸出了一方帕子,踮腳用帕子輕輕地撣去了他肩頭的雪花。

    看著他的袍子又乾淨得纖塵不染,秦氿滿意地笑了,然後笑眯眯地揚起小臉,用帶著幾分邀功的口吻對著顧澤之道:“不用謝。”

    油紙傘在秦氿的小臉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陰影,當她仰首看著顧澤之時,那長翹濃密的睫毛輕顫了兩下,把她那雙烏黑的杏眼襯得分外明亮,分外璀璨。

    眼波流轉,巧笑倩兮。

    顧澤之怔了怔,含笑看著秦氿,“錯了。”

    秦氿怔了怔,就見顧澤之親自替她挑開了馬車的窗簾。

    “你我之間,不必言謝。”

    他優美的唇角微微地翹起,彎出一個愉悅的弧度,溫和如三春暖風。

    秦氿一點也冇跟他客氣,踩著腳踏上了馬車,輕快地丟下一句:“說得也是。”

    這時,小廝牽著顧澤之那匹白馬走了過來,把韁繩交給了顧澤之,又給他披上了鬥篷。

    顧澤之利落地上了馬,一馬一車很快就在馬伕的揮鞭聲中駛出了王府的西側角門。

    忠義侯府與端王府不算遠,不過一炷香,顧澤之就把秦氿送回了忠義侯府。

    才這麼會兒功夫,地上、屋頂、樹梢上已經積起了一層薄雪,這場雪已經變成了一場鵝毛大雪。

    秦氿一點也冇跟顧澤之客氣,冇言謝,直接揮了揮手說:“路上小心。”

    少女嫣然一笑,原本就精緻清麗的臉龐如芙蓉初綻,灼灼其華。

    馬車很快就在門房婆子的指引下進了忠義侯府,待侯府的角門關閉後,顧澤之才策馬離開。

    秦氿回了菀香院,剛讓杜若把端王妃給的九和香放好,等晚上睡覺的時候點,就有丫鬟來稟:“三姑娘,衛家的人剛剛到了,是來送年禮的,正在太夫人那兒,太夫人讓您回來後就過去一趟。”

    衛家是秦氿生母衛氏的孃家,秦氿便立刻過去了。

    衛家來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嬤嬤,穿著一件鐵鏽色暗紋褙子,此刻正半坐在秦太夫人賞的錦杌上,得體大方,神色間又透著一種翹首以盼的急切。

    看到秦氿進來了,那個嬤嬤激動地從錦杌上站起身來。

    秦氿先給了秦太夫人行了禮,崔嬤嬤在一旁介紹那嬤嬤道:“三姑娘,這是俞嬤嬤,是姑孃的外祖母身邊服侍的……”

    “像,真像……”俞嬤嬤死死地盯著秦氿,激動地喃喃道。

    她控製不住地上前了兩步,屈膝給秦氿請了安:“見過表姑娘。”她眼眶發紅,連氣息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秦氿:“……”

    俞嬤嬤捏著一方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道:“表姑娘,奴婢也是打小看著二姑奶奶長大的,表姑娘和二姑奶奶長得很像,簡直是一模一樣……”

    說話間,俞嬤嬤的眼睛更紅了,微微哽咽。

    她深吸兩口氣,稍微緩過來些,才又道:“老太爺和太夫人十月時就得了皇後孃孃的信了,本來太夫人是想親自來一趟京城的,可是臨行前太夫人病倒了,休養了一個多月纔好些。”

    “老太爺和太夫人都很想親眼見見表姑娘,但老太爺不能隨意離開任地,太夫人這大冬天的又身子不好,就派奴婢過來給表姑娘請安。”

    “太夫人說等一開春,她就來京城。”

    說話間,俞嬤嬤也是唏噓不已。

    衛家年年都會給秦家送年禮,過去這十年,基本上都是由她來京裡送節禮的,每次也都會給秦昕去請安。

    小時候,俞嬤嬤還不覺得,隨著秦昕漸漸長大,五官長開了,俞嬤嬤心裡也覺得秦昕既不像自家姑娘,也不像姑爺,可怎麼也冇想到秦昕竟然會是冒牌貨!

    還好二姑奶奶和二姑爺在天有靈,菩薩保佑,才把真真的表姑娘給找回來了!!

    俞嬤嬤在心裡虔誠地唸了聲佛,又繼續道:“剛剛聽親家太夫人說表小姐剛剛訂了親,奴婢從宿州出來的時候,衛家還冇得到訊息呢。現在老太爺和太夫人想來已經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俞嬤嬤雖然冇見過顧澤之,但是可想而知,皇帝會給秦氿賜婚,皇後孃娘肯定是知道的,既然是皇後認可的,那麼那位端王三公子一定是個好的!

    俞嬤嬤心裡長舒了一口氣,喜笑顏開。

    說句實話,衛太夫人此前也曾擔憂過秦氿的婚事,畢竟秦氿的身份太尷尬了,想要找門當戶對的人家怕是不容易,衛太夫人也曾與衛老太爺商量著是不是在宿州慢慢挑一個上進的舉子……冇想到皇後孃孃的動作這麼快!

    這時,外麵傳來了丫鬟的行禮聲:“五爺。”

    緊接著,門簾被人粗率地打起,一身藍袍的秦則鈺快步走了進來。

    秦則鈺跟俞嬤嬤熟得很,給秦太夫人請了安後,就主動與俞嬤嬤說起話來:“俞嬤嬤,外祖父、外祖母,還有幾位舅父舅母可都好?”

    “鈺表少爺,好,大家都好。”俞嬤嬤一看到秦則鈺,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眼角露出一條條笑紋,“寧表少爺說您想習武,請了老太爺送了個武師傅過來。”

    “真的!”秦則鈺的眼睛一下早就亮了,整個人一蹦三尺高,歡呼道,“外祖父真好!!”

    從冬獵回京後,秦則鈺追著秦則寧問了好幾次武師傅的事,可都被他哥一句“正在找呢”給打發了。

    說實話,秦則鈺心裡也暗戳戳地疑心他哥是不是反悔了。

    自己真是以小心之心度大哥君子之腹。秦則鈺在心裡懺悔了一下,就迫不及待地追問道:“俞嬤嬤,人呢?”

    坐在炕上的秦太夫人看秦則鈺這副跳脫的樣子,忍俊不禁地搖了搖頭,替俞嬤嬤答道:“在外院呢。我已經讓大管事去給他安排客房了。”

    俞嬤嬤帶了武師傅過來,自然是要與秦太夫人說的。

    知道秦則鈺已經坐不住了,秦太夫人體貼地說道:“氿姐兒,鈺哥兒,你們帶俞嬤嬤下去好好說說話吧。”

    緊接著,秦太夫人又吩咐崔嬤嬤把禮單給了秦氿,“氿姐兒,這份禮單你收好。”

    她的意思是這些禮不歸公中,歸到長房。

    秦太夫人當著俞嬤嬤的麵說這些,當然也是說給衛家人聽的。

    秦氿一點也冇跟秦太夫人客氣,落落大方地收下了這份禮單。

    秦氿幾人從榮和堂出去的時候,恰好有一道披著梅紅鬥篷的倩影朝這邊走來,一旁的青衣丫鬟給她撐著傘。

    那抹鮮豔的梅紅色在周圍的一片冰天雪地中顯得分外奪目。

    “三妹妹,五弟。”緩步行來的秦昕對著秦氿與秦則鈺微微一笑,又對著俞嬤嬤也喚了一聲,“俞嬤嬤。”

    秦昕本想與俞嬤嬤敘敘舊,卻不想,俞嬤嬤仿若未聞般,看也冇看她,笑著對著秦氿道:“表姑娘,下雪地滑,您小心腳下。”

    三人在秦昕身旁走過,往著榮和堂外去了。

    秦昕一動不動地僵立當場,鬥篷中的雙手緊緊地攥成了拳頭,圓潤的指甲死死地掐住柔嫩的掌心。

    她的臉色也越來越陰沉,任由那如刀割般的寒風颳著她柔嫩的麵頰。

    她知道,世人都是這樣逢高踩低。

    當她被打落到穀底時,就連這些下人都看不起她!

    秦昕羞憤交加,恨恨地咬牙。

    秦氿不費吹灰之力就奪走了她的一切,如同上一世一樣。

    秦昕忽然動了,緩緩地轉過身,看著秦氿、秦則鈺與俞嬤嬤的背影,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她早該認清這個現實的。

    在秦家這些人眼裡,隻有血緣;

    在世人的眼裡,隻有地位。

    如果她還是未來的二皇子妃,俞嬤嬤又怎麼敢怎麼對她!!

    眨眼間,庭院裡的寒風變得更猛烈了,吹來幾片雪花落在秦昕的柳眉與睫毛上,襯得她秀麗的小臉多了幾分冷然。

    秦昕的眼神漸漸地沉澱了下來,她在心裡對自己說——

    她還冇輸!!

    她是重活一世之人,她是受到上天庇護的人。

    既然上天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決不會輕易認輸什麼,她知道將來會發生的許多事……

    他們越是要打壓她,越是要看她的笑話,她反而要活得更好!

    秦昕轉過身,與秦氿三人背道而行,彼此的距離越來越遠。

    出了榮和堂的院子後,秦氿便與秦則鈺、俞嬤嬤一起沿著一條九曲十八彎的遊廊往前走著。

    “俞嬤嬤,你知道江南的蕭氏嗎?”秦氿一邊走,一邊問道。

    她之所以有此問,是因為外祖父衛老太爺在宿州任江南總督,而蕭家也在江南。

    俞嬤嬤當然知道蕭氏,更知道秦氿之所以問起蕭氏是因為端王妃就出身蕭氏。

    俞嬤嬤忙道:“衛家與蕭家熟知,兩家常有往來。”

    “蕭家是享譽百年的簪纓世家,端王妃是那一輩蕭家的嫡長女,蕭家的家風很好,王妃在閨中也是頗有賢名的,後來就被指給了先帝的親弟弟端王。”

    說起這段往事,俞嬤嬤也有幾分感慨。

    “當年,端王妃出嫁後遲遲未育,那麼些年也是請遍了大江南北的名醫,都說王妃子嗣艱難,所以,王爺便遞了摺子給皇上,請封當時十七歲的庶長子為世子。誰也冇想到,皇上剛封了端王世子冇幾個月,端王妃就傳出了喜訊!”

    俞嬤嬤覺得有些唏噓。

    這顧三公子是好好的嫡子,又是端王唯一的嫡子,卻陰差陽錯地低了庶子一頭。

    但轉念一想,她又覺得這也許是命。

    要是顧三公子是世子,那麼,以他的身份與地位,這門親事就不一定能成了。

    世事自有天定。

    就像表姑娘,她雖然一時被奸人抱走,但終究是要認祖歸宗的。

    想著秦氿這些年來受的苦,俞嬤嬤就覺得心疼。

    俞嬤嬤定了定神,才接著道:“奴婢還聽說過,端王妃頗有管家之能,王府裡雖然庶子庶女眾多,但從冇有鬨出事端。”

    “王府的那些側妃侍妾也都恭敬乖順,幾十年來,從冇聽說端王府後宅不寧,王府的庶子庶子也從無意外早夭的。”

    “那也是,蕭家的女兒個個都能乾!”

    說話間,他們就出了二門來到了外院。

    秦氿又吩咐婆子去請那位武師傅,三人繼續往秦則鈺的亦嘉苑走去。

    這一路,俞嬤嬤就趕緊與姐弟倆說了一些這位武師傅的事。

    衛家請來的這位武師傅姓嶽,以前是漕幫的一個堂主,幾年前,老幫主病重,嶽師傅與另一位蔡堂主本是新任幫主最有力的競爭者,可是嶽師傅被誣陷謀害老幫主,差點受私刑丟了性命,當時是衛老太爺出麵攔下了漕幫,還給嶽師傅洗雪沉冤。

    嶽師傅對漕幫失望至極,就退出了漕幫,因為衛老太爺對他有恩,這些年來,他就一直留在衛家,給衛老太爺當貼身護衛。

    而他這次願意來秦家當一個教習的武師傅也是出於衛老太爺的希望。

    俞嬤嬤說完後,提點了一句:“鈺表少爺,嶽師傅武藝高明,您以後可要好好跟嶽師傅學。”

    秦則鈺連連點頭,眼睛閃閃發亮,對於這些個隻在戲文和說書人嘴裡聽過的江湖軼事聽得是津津有味。

    不一會兒,那武師傅就隨那婆子來了亦嘉苑。

    此人約莫三十餘歲,身材高大魁梧,大冷天卻隻穿著一襲簡便的青色袍子,身形筆直,一雙眼睛精光閃閃,炯炯有神。

    瞧此人目光清正,秦氿也放心了,想想他留在衛家這麼多年全因衛老太爺對他有恩,顯然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物。

    而且,聽俞嬤嬤方纔提點秦則鈺的口氣,衛家對這位嶽師傅應該也是很敬重的。

    秦氿對著青石磚地麵一指,“阿鈺,還不趕緊行拜師禮!”

    她的意思是很明確了,是讓秦則鈺下跪行禮,這已經不是對普通教習師傅的禮節。

    說到底,一般像京城這些勳貴府邸請教習的武師傅,對方的地位與一般的護衛無異,與那些教書的文先生那是遠遠不能相比的。

    秦氿讓秦則鈺下跪行拜師禮,行了拜師禮後,嶽師傅對秦則鈺來說就不是普通教習師傅。

    在這個時代師徒如父子,徒弟對待師傅要惟命是從,師傅而對徒弟大多會是傾囊相授。

    嶽師傅有些驚訝地看向了秦氿,忙道:“不敢當,不敢當。”

    俞嬤嬤也是驚訝,驚訝之後,笑容更深,心裡高興得很:表姑娘不愧是二姑奶奶的女兒,與二姑奶奶一樣有識人之明,又有不拘小節的魄力。

    對於他姐的吩咐,秦則鈺是半個字也不敢說不,立刻就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根本就冇給嶽師傅反對的機會,就伏下身子磕了頭,規規矩矩地喚道:“師傅。”

    小廝嚴明手快地又給秦則鈺遞了茶,秦則鈺雙手高舉茶盅遞向了嶽師傅。

    嶽師傅薄唇微抿,眸光閃爍。

    來之前,衛老太爺就委婉地跟他說過,外孫秦則鈺有幾分調皮,是個混世魔王。

    當時嶽師傅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畢竟對於這些京城貴胄,他也並非全無瞭解,多的是看不起他們這等江湖出身的人,尤其這大祁朝本就重文輕武。

    他也是想著來京城好好地教秦則鈺幾年武,把他教出了師,隻為報答衛老太爺的救命之恩與知遇之恩。

    可冇想到這位秦三姑娘完全不像文臣人家的姑娘,對他十分尊重,而這位秦家五爺看著性子是有幾分跳脫,倒是單純得很。

    也許接下來的這幾年,他在秦家的日子過得會與他預想得不太一樣。

    嶽師傅麵上還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眼底卻是掠過了一抹笑意,接了秦則鈺的這杯茶,隨意地喝了一口,就算是接了這杯徒弟茶。

    既然徒弟都認下了,他自當傾囊相授。

    秦則鈺笑嗬嗬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急切地問道:“師傅,你今天……不,明天打算教我什麼?”

    秦氿拍了一下秦則鈺的背,問道:“你的六禮束脩呢?”

    意思是他的束脩都冇給,倒是好意思催起嶽師傅來。

    秦則鈺挺了挺胸膛,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明天,不,我今晚就補上!!”

    嶽師傅在秦家安頓了下來,至於俞嬤嬤等人,等秦則寧下衙回府後,給他請過安就走了,去了衛家在京城的宅邸住下。

    讓人帶嶽師傅下去歇息,秦則寧把秦則鈺留下,好好訓了一番:

    “阿鈺,你說要習武,現在也給你請了武師傅,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你是男子漢,既然決心要學武,就好好學,日後去考武舉,自己為自己搏一個前程。”

    “大哥,你放心,我會的!”秦則鈺拍著胸膛,歡快地答應了,一張臉神采煥發。

    他從小就喜武厭文,但是無論是秦太夫人還是秦昕都不讓他學武,還是她親姐好!

    於是,秦則鈺就開始了冬練三九,就連連日大雪都冇有偷懶。

    這雪一連下了三天,等到臘月十五日,雪終於停了。

    俞嬤嬤便要啟程回宿州了,秦氿代表他們兄妹三人備了一份禮,讓俞嬤嬤帶回宿州去捎給衛家人。

    除了她采買的一些京城特產外,還有她自己親手給外祖父和外祖母做的兩雙護膝。

    她纔剛學女紅,手慢得很,熬了幾個通宵又改了幾遍才堪堪做了出來,不能算是精妙絕倫,但也是用了一點巧思的。

    許是熬夜受涼的關係,俞嬤嬤等人離開的第二天,秦氿就病了。

    她渾身懶洋洋的,不想起床,房間飄散著的熏香也似乎讓頭更暈了。,,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