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8章字體大小: A+
     

    昨晚又下了一夜的雪, 今天的陽光金燦燦的,灑在周圍的白茫茫的積雪上。

    顧澤之身著一襲紫色寶相花織銀直裰, 外披一件玄色鬥篷, 那狹長的鳳眸猶如晴光映雪般明淨, 當看到秦氿時,又亮了三分, 漂亮得令人心悸。

    他微微一笑, 看著秦氿步履輕盈地朝他走來, 嵌著一圈白兔毛的鬥篷帽隨著她的步履一顫一顫的,襯得她的瓜子臉尤為小巧。

    其實他來侯府也冇什麼事, 就是來看看她而已。

    畢竟皇帝賜婚時他不在京, 所以今天剛回京,他就來了一趟秦家,想看看她對這門婚事的態度。

    此刻看秦氿這副活蹦亂跳的樣子, 顧澤之笑容更深:嗯,這丫頭氣色很好, 不錯!

    秦氿三步並兩步地走到了顧澤之跟前,走近了, 她才發現顧澤之看著風塵仆仆的, 心頭一亮, “大哥,你是不是剛回來?”

    門房婆子默默地縮了縮身子,這侯府上下,誰人不知道三姑娘是個不好惹的主, 敢直接動手揍五爺,連太夫人的麵子那也是說下就下,是侯府新晉的混世大魔王!誰惹上她,誰就等著吃悶虧!

    “嗯,剛回來,方纔進了一趟宮。”顧澤之微微頷首。

    他身後的那匹白馬也恢恢地叫了一聲,秦氿與這匹白馬也算很熟了,忍不住就去摸了摸它,白馬親昵地蹭了蹭她,這一蹭,把她頭上那鬆垮垮的鬥篷帽蹭得往後掉了下去。

    顧澤之斜了白馬一眼,正想替秦氿把鬥篷帽再帶回去,右手卻是在半空中一頓,從她鬢髮間撚下一片殘葉,笑道:“你剛纔在修剪君子蘭?”

    他手上的這片殘葉上明顯有剪子修剪過的斷口。

    秦氿點了點頭,眸子亮晶晶的,“我養得可好了,我的君子蘭現在還在開花呢!”

    君子蘭一般在春夏開花,養得好,也可全年開花。

    秦氿在侯府每天閒著無事,也就是看看書、練練字、養養花、騎騎馬什麼的,消磨時光。

    “我還打算在屋後的院子裡再種幾株梅花什麼的,這個季節院子裡的那些花木都謝了,顯得有些冷清荒蕪。”秦氿興致勃勃地說道。

    顧澤之含笑聽著她說,眼底閃過一道璀璨的光芒,隨口提議道:“還可以種些山茶花。”

    秦氿的眼睛更亮,“山茶花好!”

    顧澤之:“等開春,我讓王府的花匠給你送些山茶花過來。”

    秦氿也不跟顧澤之客氣,點頭應了。

    “簌簌簌……”

    一陣寒風吹來,吹得周圍的樹木微微搖曳,把那枝頭的積雪吹落,片片雪花紛紛揚揚地飄落,好似又下起了一場小雪。

    顧澤之眼明手快地又替秦氿把鬥篷帽給戴上了,恰好把那些雪花隔絕在鬥篷外,可他自己的鬢髮間卻是沾了不少雪花,越發顯得風塵仆仆。

    “大哥……”秦氿本來想說讓顧澤之早點回去休息,話還冇出口,就見顧澤之突然解下了腰側的一塊環形雕雀紋白玉環佩。

    顧澤之:“伸手。”

    秦氿就乖乖地伸出了右手。

    顧澤之把那塊白玉環佩放在了秦氿的手心,含笑道:“我先回去了。”

    說話的同時,他抓住了白馬的韁繩,翻身上了馬。

    秦氿下意識地握住了環佩,那環佩猶帶著一股餘溫。

    他特意跑這一趟莫非就是為了給她送玉佩嗎?

    秦氿喊了一聲:“大哥!”

    白馬剛剛轉過了方向,馬上的紫袍青年回頭朝她看來,背光下,陽光在他身後蒙上一層金燦燦的光暈,那俊美的麵孔在陰影中略顯模糊。

    秦氿:“伸手。”

    顧澤之笑了,從善如流地伸出了手,帶著薄繭的掌心朝上。

    秦氿上前兩步,把自己的手爐塞給了他,然後歡快地衝他揮手道彆,就轉身往侯府的方向走。

    顧澤之:“……”

    他看著她輕盈的背影,笑容溫柔和暄。

    顧澤之一手抱著手爐,一手牽著韁繩,一夾馬腹,白馬就“恢恢”叫著,回了端王府。

    端王妃一早就聽聞了顧澤之回京的訊息,也知道他方纔進宮麵聖去了,早早就在王府翹首以待地等著兒子回府。

    看著數月不見的兒子,端王妃喜笑顏開,笑得眼角露出一道道皺紋,招呼道:“澤之,快過來坐下!”

    端王妃三十出頭才得了這唯一的嫡子,對於兒子,她一向是無條件的疼愛。

    “父王,母妃。”

    顧澤之恭恭敬敬地給坐在炕上的端王與端王妃行了禮,然後才坐下。

    端王妃一眼就看到了顧澤之手裡抱了一個八角形的手爐,笑道:“你這孩子,怎麼還抱著個手爐呢!”

    自家兒子自家知,端王妃當然知道兒子從小練武,火氣好得很,這大冷天穿一件單衣也跟個冇事人似的。

    顧澤之一邊坐下,一邊答道:“秦三姑娘給的。”

    端王妃怔了怔,笑容更深了,眉宇間溢滿了慈愛之色。

    果然,皇帝說得冇錯,兒子對這門婚事是喜歡的,這就好!

    端王看到顧澤之也是很喜形於色,隨口道:“澤之,這趟林蒲鎮的差事可還順利?”

    端王也聽說了林蒲鎮與南苑獵宮一帶暴雪的事,纔有此一問。

    “勞父王掛心,一切順利。”顧澤之含笑答道,言簡意賅。

    端王也冇打算多問,捋了捋下頷的鬍鬚,又道:“澤之,我聽說皇上還讓你負責與北燕和談的事,這差事事關重大,你可要好好做!”

    “以後憑自己的本事掙個爵位,那也是顧氏子弟的榮耀。”

    “好男兒誌在四方,目光要開闊,別隻侷限於一處……”

    顧澤之隻是笑,聆聽著端王的教誨。

    端王妃的臉色霎時變了,笑意一收。

    端王這字字句句表麵是在教子,其實分明就是意有所指,在提醒顧澤之彆盯著端親王的爵位。

    “王爺是什麼意思,是說澤之要和你兒子搶爵位嗎?!”端王妃一點也不給端王留情麵,厲聲質問道。

    端王:“!!!”

    端王緊緊地皺起了眉頭,臉色一下子變得不太好看,道:“什麼我兒子你兒子,王妃,世子也是你的兒子,自小都是喚你母妃的!”

    端王妃冷哼了一聲,就差直說,她可不稀罕了。

    屋子內氣氛一凝,旁邊的嬤嬤和丫鬟見王爺與王妃杠上了,那是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端王:“……”

    端王隻覺得額頭隱隱作痛。

    上個月二十九日,皇帝給顧澤之賜了婚後,就把端王單獨留下了。

    當時,皇帝就問起了世子。

    雖然皇帝的口諭是讓世子也隨他一起來京,但是端王覺得此行是為了顧澤之的婚事,與世子又冇什麼關係,而且最近邊境的赫裡族蠢蠢欲動,幾次突襲周邊的村落,封地那邊離不了人,他就留了世子在封地主持軍務。

    後來,皇帝又問他,上次在青雲縣抓到的那兩個人怎麼處置了。

    想著,端王看向顧澤之的眼神就染上了一絲不虞。

    皇帝政務繁忙,哪有空理會這等小事,定是澤之在皇帝麵前多嘴了,才讓皇帝對世子產生了誤會。

    哎!端王在心裡暗暗歎氣,偏偏王妃護短,一向偏幫著澤之,說來說去,澤之都是讓王妃給寵壞了,這都快及冠的人了,還跟個孩子般任性妄為。

    隻望以後澤之成了家,性子能像世子一般沉穩些。

    端王也不去和端王妃這等婦道人家計較了,對著顧澤之諄諄教誨道:“澤之,你也是要成家的人,要學著大度,心胸開闊點,多跟你大哥學學為人處世之道。”

    “青雲縣的事,我已經問清楚了,那兩個人是世子派去保護你的。”

    “你一路來京城千裡迢迢,又是孤身一人,世子不放心,又怕你不喜,才暗中派人保護你。”

    “你看,你大哥對你多好,你要惦著你大哥的好,彆疑神疑鬼的,世子是你大哥,長兄如父,他怎麼會害你!”

    端王喋喋不休地說個不停。

    端王妃忍了又忍,實在是忍無可忍,霍地從炕上站了起來,打斷了端王:“夠了。”

    “既然王爺不待見澤之,我們母子就不礙王爺的眼了。”

    端王妃神色更冷,招呼顧澤之道:“澤之,我們走!”

    話不投機半句多,端王妃實在懶得再與端王廢話,叫上顧澤之一起,就離開了東次間。

    端王的嘴巴張張合合,想叫住端王妃,但最後還是什麼話也冇說,隻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端王妃毫不留戀地帶著顧澤之離開了,母子倆一起去了西稍間坐下。

    “澤之,你瘦了!”端王妃看著兒子這風塵仆仆的樣子心疼極了,也不再提端王,反正端王偏心也不是這一天兩天的事了。在端王眼裡,他那個世子樣樣都好。

    顧澤之唇角始終噙著一抹笑,順著端王妃道:“母妃,那您可要給我補補。”

    瞧他一副就指著自己的樣子,端王妃被逗笑了,之前因為端王產生的那口鬱結之氣一掃而空,不想再去想那些個烏煙瘴氣的事,現在最重要的是她兒子的親事,彆的什麼都要靠邊站。

    “澤之,”端王妃慈愛地看著兒子,問道,“秦三姑娘是個什麼樣的人?”

    端王妃問起秦氿也是想聽聽兒子對這樁婚事的意思,雖然皇帝說兒子同意,但作為母親,她還是想親口聽兒子說,確定兒子真實的意願。

    現在的端王府已經是烏七八糟的,她實在不想兒子娶個與他離心的媳婦,連在自己的院子裡也冇有點清淨日子……

    顧澤之握住了端王妃保養得當的右手,直視著她的眼睛,莞爾一笑,“母妃,她很好。”

    那小丫頭有意思得很,和她成親,肯定不會乏味,不會無趣。

    麵對自己的母親,顧澤之毫無隱藏,一派坦然,臉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由心而發的愉悅。

    端王妃直到此刻才徹底地放心了,身子也隨之放鬆了下來,臉上的笑意更濃,心裡琢磨著。

    隻要一想到兒子終於要成親了,端王妃就覺得了了一樁心事,更歡喜了,這翹起的唇角就冇放下過。

    她拉著顧澤之有說不完的話,一會兒問起秦氿的遭遇,一會兒又問兒子與秦氿是怎麼認識的,一會兒她得挑個吉日請媒人登門去提親……

    雖然聖旨已經賜了婚,但為表對這門婚事的重視,端王妃覺得三書六禮,一樣都不能少,得鄭重去女方家提親纔是。

    但凡端王妃問什麼,顧澤之就答什麼,有問必答。

    端王妃覺得這是兒子對這門婚事十分上心的表現,越說越起勁。

    到後來,她興致勃勃地琢磨起媒人的人選來,說是風就是雨地讓人把黃曆拿來,當下就擇了一個黃道吉日,然後又諄諄叮囑起兒子來:“澤之,要是你父王讓你大婚前先納個妾室通房什麼的,你可彆答應。”

    “……”顧澤之挑了挑眉。

    端王妃嘴角勾出一個嘲諷的冷笑。也不知道端王是怎麼想的,自從皇帝給澤之賜了婚後,就好像突然關心起澤之來,口口聲聲地說什麼:

    “王妃,澤之也快及冠了,膝下尤空,這秦三姑娘還冇及笄,大婚至少還要等上一年多,我看是不是該先納個妾室通房?怎麼也不能委屈了咱們兒子是不是?”

    “王妃,你這當孃的對兒子也不上心了吧!”

    端王這番話聽著是句句為兒子,把端王妃聽得簡直快笑出來了,她可不會給端王什麼麵子,當下就直接給懟了回去。

    端王妃覺得以端王的性子,說不定會自己來跟兒子說這事,所以,就提前先提點了兒子,免得他臉皮薄一不小心被端王給忽悠了進去。

    端王妃絮絮叨叨地說著:“澤之,人家小姑娘年紀小了你那麼多歲,又是遠嫁,人家肯嫁給你,你就要好好對待人家。”

    “她從小又是受過苦的,你越發該憐惜她。”

    “你父王這是想你先弄出個庶長子呢,日後內宅不寧,就冇心思去和世子爭爵位了。你可學乖點,彆給人家姑娘找不痛快。”

    “要知道這夫妻和睦才能家和萬事興。”

    對著兒子,端王妃自是有話直說,掏心掏肺。

    她隻希望兒子兒媳以後能和和美美,然後,能儘快給她一個孫子孫女抱,那就更好了!

    “母妃,您放心,不會的。”顧澤之又是一笑,這一笑,柔化了五官,讓他看來更俊美了,如皎月,似春風。

    這世上隻有一個秦氿而已。

    他可不願意讓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自己身邊晃悠。

    顧澤之漆黑的鳳眸裡飛快地閃過一抹清冷的流光,一閃而逝,唇角依舊噙著淺笑。

    端王妃釋然地笑了,又想說什麼,突然麵色微微一變。

    “咳咳,咳咳咳。”她用帕子捂著嘴,連續咳了幾聲。

    顧澤之微微蹙眉。

    他連忙接過丫鬟遞來的茶盅,親自送到端王妃的手中,關切地問道:“母妃,您可是感染了風寒,可曾請大夫看過?”

    “我冇事。”端王妃揮了揮手,聲音微微沙啞。

    她喝了兩口茶,就緩了過來,又道:“今年入冬後,我受了些風寒,病了幾天,後來好了,但還是會時不時地咳兩聲。這一趟來京城一路舟車勞頓,累著了,才又咳得頻繁了一些。”

    顧澤之:“母妃,不如請太醫來給您看看……”

    “請太醫看過了。”端王妃笑著打斷了顧澤之,“太醫說是累著了,也開了些清肺滋補的方子,讓我好好休息。”

    “你定了親,我現在高興著呢,人逢喜事精神爽。你放心,為了你的婚事,我也乖乖吃藥,養好精神的。”

    “咳咳……”說著,端王妃又咳了兩聲,臉上露出一絲疲憊。

    顧澤之輕輕地在端王妃的背上拍了拍,放柔聲音哄道:“母妃,您身子不適,還是去歇一會兒吧。”

    端王妃好久冇看到兒子,還有好多話想說,可是對上他擔憂的眼神,隻好乖乖地起了身,由大丫鬟攙扶著去內室歇息了。

    顧澤之吩咐道:“王嬤嬤,可有太醫開的方子和脈案?”

    “有有有。”王嬤嬤連聲應了,“三爺,奴婢這就去取來。”

    王嬤嬤很快就把太醫給端王妃開的方子和脈案拿了過來,顧澤之仔細把兩者都看了一遍。

    如同端王妃所言,這方子就是尋常的清肺滋補的方子,脈案也冇什麼問題。

    王嬤嬤在一旁道:“三爺,這方子是昨天太醫院的黃太醫過來給王妃診了脈後開的。”

    顧澤之吩咐道:“讓母妃先吃上三日看看,若是無用,再換個太醫。”

    王嬤嬤唯唯應諾。

    顧澤之先放下了這件事,回了外院,守在二門處的小廝立刻就迎了上來。

    顧澤之一邊走,一邊吩咐小廝道:“去把方寂叫來。”

    小廝應聲而去。

    當顧澤之回到自己的院子時,一個三十來歲、相貌平凡的青袍男子就跟著小廝來了。

    “三爺。”方寂恭恭敬敬地給顧澤之抱拳行了禮。

    顧澤之淺啜了口熱茶,放下茶盅後,問道:“方寂,洛安城那邊怎麼樣?”

    方寂是這次跟隨端王和端王妃一起從洛安城來的京城,對於洛安城那邊發生的事自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早有準備,立刻就有條不紊地回道:“三爺,皇上派人把胡小六和劉偉常從京城送回洛安城時,王爺大發雷霆,後來世子又是下跪,又是再三發誓,說他是擔心三爺,纔派這兩人暗中保護三爺,冇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誤會。”

    “當時馮側妃在一旁給世子說情,小意溫柔,王爺漸漸就消氣了,信了世子的說辭。”

    說話間,方寂的神色間就露出幾分不以為然。就是傻子也知道世子這是托辭,偏生王爺就信了!

    顧澤之不置可否,嘴角勾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裡的八角手爐。

    這個手爐做得十分精緻,上麵是一個鏤雕著喜鵲繞梅的爐蓋,跟爐身上描繪的梅蘭竹菊花紋相得益彰。

    方寂繼續稟著:“王妃因此氣得病了一場,風寒入體,臥病了幾日,當時讓府醫瞧過了,說王妃是怒極攻心,最後王爺罰了世子二十板子。”

    顧澤之原本摩挲著手爐的手指停了下來,目光微微一凜。

    明明他什麼也冇說,卻自然而然地有一股寒意瀰漫開來。

    靜默片刻後,顧澤之才道:“還有什麼事嗎?”

    方寂嚥了咽口水,回道:“王爺正在給大少爺議親,目前挑了青州佈政使成大人的嫡女,不過因為成家離孝期滿還有三個月,現在還隻是私底下通了通氣。”

    方寂說得大少爺指的是端王世子的長子顧皓鈞,也是端王的長孫。

    佈政使那可是堂堂的朝廷封疆大吏,端王給顧皓鈞選了這樣的親家,可見對其的看重。

    這些年端王對顧澤之的婚事百般為難,這些王府上下也都看在眼裡,方寂也暗暗為主子不平,幸而皇帝英明,給主子擇了這門親事,否則怕是等王府的第四代出生,自家主子也彆想成家。

    窗外寒風瑟瑟,吹得庭院裡的那幾株粉梅在風中搖曳,樹梢的積雪隨之紛紛揚揚地灑落下來。

    顧澤之望著窗外,耳邊不禁響起秦氿笑吟吟的聲音:“我還打算在屋後的院子裡再種幾株梅花……”

    對了,等開春他也在庭院裡種些山茶花吧。

    顧澤之唇角的笑意濃了三分。

    方寂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顧澤之的神情,一邊稟話:“皇上令錦衣衛去洛安城傳話,讓王爺帶世子進京時,世子本來是應了,但是後來,赫裡族突然有數百人犯境,世子覺得西疆那邊不能離了人,王爺覺得也是,就冇帶世子來。”

    “還有……”

    方寂又想起了一件事,欲言又止。

    顧澤之的目光從窗外收了回來,朝方寂看了過去,深邃的眸子猶如無邊大海般。

    方寂與他對視了一眼,頭就低了下去,繼續道:“皇上給您和秦三姑娘賜了婚後,這兩天,王爺總說王妃答應得太快……”

    庭院裡的寒風更猛烈了,吹散了方寂的話尾,幾片粉嫩的花瓣隨風飄飄揚揚地飛進了視窗。

    顧澤之揮了揮手,打發了方寂,然後捧著已經涼了手爐站起身來。

    小廝心裡也奇怪主子今天怎麼用起手爐來,就順口問了一句:“爺,要不要小的幫您在手爐裡加些炭火……”

    顧澤之仿若未聞地進了內室。

    小廝撓了撓臉,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自家主子向來不用手爐這種東西的,而且主子手裡的這手爐看著與他也不太搭啊,更像是……更像是小姑孃家家的玩意!

    難道說,這手爐是未來的三夫人送的?!

    小廝覺得自己真相了。

    緊接著,他又糾結了,瞧主子寶貝這手爐的樣子,想來對這未來三夫人很是上心,肯定是會仔細收著這手爐的,那麼,以後自己是該天天把這手爐擦得纖塵不染,還是乾脆就彆沾手呢?

    此刻,那隻“珍貴”的手爐已經被顧澤之放在了床頭櫃上,他在榻邊坐下,神情愉悅地伸指在那隻手爐的鏤空花紋上摩挲了一下。

    想到母妃已經擇好了五日後的吉日請媒人去提親,顧澤之的心情更好了,目光停頓在爐蓋上那對繞梅飛的喜鵲上。

    喜鵲登枝,乃是喜兆。

    “三爺,”這時,小廝在外麵叩響了門,“王爺請您過去。”

    顧澤之放下已經涼透的手爐,起身走了出去。

    顧澤之去了端王的外書房,拱手行禮後,端王抬手指了指旁邊的一把圈椅,示意他坐下,並語重心長地說道:“澤之,不是本王要偏袒你大哥,但是,你大哥是王府的世子,這長幼尊卑,你應該要懂。”,,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