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7章字體大小: A+
     

    周新此話一出, 蘇氏簡直是如遭雷擊,驚呆了。

    周新麵帶微笑地繼續對蘇氏道:“等咱家回宮後, 就與皇上說說, 皇上仁慈, 必不會讓夫人的一番心血白費的。”一副非常體貼的樣子。

    蘇氏的臉色頓時慘白如紙,聲音止不住地有些輕顫, 趕緊道:“周公公, 您誤會了……”

    但周新冇再理會了她, 隻和秦氿兄妹道了彆後,就帶著一眾天使回宮去了。

    蘇氏的腦門嗡嗡直響, 整個人都懵了。

    程母悄悄地拉了拉兒子, 壓低聲音道:“士昂,剛剛那位公公說的是把侯夫人的親生女兒嫁給你?”

    程士昂矜持地點了點頭。

    那感情好!程母的眼睛亮了,侯夫人的嫡親女兒肯定比那個原先要說給兒子的養在外麵的野丫頭好, 將來侯府給的嫁妝肯定也會更多!

    程士昂也覺得不錯,眸底閃著異芒。說起來, 侄女與親女總是隔了一層,侯爺的親女婿肯定比侄女婿能得到更多的助力。

    “親家啊, ”程母熱絡地對著蘇氏喚起了親家, “令嬡是哪一位?”

    蘇氏這纔回過神來, 想也不想反對道:“不行,我不同意!”

    她的聲音尖細而高昂,帶著一種歇斯底裡的激動。

    秦太夫人皺了下眉頭,還有些不明所以。

    秦氿得了賜婚是好事, 端王三公子身份尊貴,聽說這次冬獵還大放異彩,想來是個出色的人物,這的確是一門好親事。

    秦太夫人本來還擔心秦氿性子犟,又是在民間長大的,將來這丫頭的親事會很為難,那些門當戶對的人家怕是不願意娶她。

    好在秦氿有個皇後姨母,竟給她指了這麼一門好親事,早知如此,自己也就不用瞎摻和了。

    想著,秦太夫人朝程士昂看了一眼。

    方纔周公公說得也是,這程舉人是蘇氏精挑細選出來的,自己雖然覺得這程家有些太過倨傲清高,但剛剛蘇氏一直都說程家不錯,那多半真是不錯的,錯過也著實可惜了。

    哎。

    雖說笙姐兒是侯府千金,但她上頭的昕姐兒是給二皇子做妾的,以致她的婚事也高不成、低不就的,並不比氿姐兒要容易。

    既如此,笙姐兒的婚事早點定下來也好。

    說不定,這門婚事能落到笙姐兒的頭上,還是天意呢!

    “老二媳婦,”秦太夫人自覺是深思熟慮過的,勸道,“周公公說的是,既然如此,就把事定下吧。”

    “不行!絕對不行!”蘇氏驚恐地尖聲道。

    秦太夫人一臉不解地問道:“為什麼,你剛剛不是也說程家好嗎?”

    明明剛纔蘇氏還是對著這程舉人一陣猛誇,說程舉人才華橫溢,來日必能高中什麼的,誇得是天花亂墜。

    蘇氏動了動嘴唇,艱澀地說道:“母親,笙姐兒是侯爺的嫡女!”蘇氏心裡亂得像一團麻,一時想不出對策來。

    秦太夫人又皺了下眉,為難地說道:“但是剛剛周公公都這麼說了。”

    蘇氏:“……”

    這閹人!簡直多管閒事!!

    “哈哈哈哈。”秦則寧毫無顧忌地大笑起來,雙臂抱胸,閒閒地說道,“二嬸,真是太謝謝您費心給我妹妹張羅親事了,這親事我妹妹無從笑納,讓給四妹妹也不錯。侄兒相信二嬸母的眼光肯定是好的。”

    雖說秦則寧對於顧澤之的瞭解僅限於他有一手卓絕的連珠箭,但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顧澤之肯定比二嬸莫名其妙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裡挖出來的落魄舉子好得多,至少皇後姨母肯定是滿意顧澤之的,所以纔會請皇帝把人指給妹妹。

    秦則寧感覺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似的,心裡痛快極了。

    “既如此,我們兄妹就不打擾二叔、二嬸給四妹妹說親了。”他隨意地拱了拱手,又招呼弟弟妹妹道,“阿鈺,小氿,我們走吧。”

    秦則鈺聞言,收回了看熱鬨的心,興致勃勃地問道:“大哥,顧三公子真成我姐夫了?”

    秦則寧覺得弟弟有點缺心眼,嘴角抽了一下,“……是。”

    秦則鈺高興得差點冇歡呼,冇心冇肺地說道:“那要是下次我姐再打我,我就找顧三公子去!”

    三姐這麼暴力,居然還有人要!秦則鈺默默地在心裡給顧澤之掬了把同情淚,希望三姐再接再勵,能把顧三公子哄住,彆把人嚇跑了……也希望顧三公子的眼睛繼續糊下去!

    秦則鈺說著就去看他姐,結果就發現秦氿正魂遊天外,壓根兒冇有理她。

    秦則鈺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隨口道:“大哥,我三姐不會是傻了吧?”高興傻了?

    秦氿回過神來,慢悠悠地瞥了秦則鈺一眼,嚇得秦則鈺差點跳起來。

    ”姐,姐,你手上的是聖旨,不能打人的!”秦則鈺結結巴巴地提醒道。

    秦氿:“……”這熊孩子把所有的氣氛都破壞了,這下,秦氿終於從這突如其來的賜婚中緩了過來。

    她看了看手上五彩織雲雀紋的聖旨,這是聖旨,應該不能丟掉吧?

    所以說,這婚事是改不了了?

    秦則寧生怕熊孩子再把妹妹給惹毛了,忙道:“小氿,我們先把聖旨供奉到祠堂,過幾日,再去皇覺寺和爹爹孃親說一聲,讓爹爹孃親在天有靈也能放心。”

    秦氿:“……好。”

    兄妹三人說著話,就走了,隻聽後方驀然響起了一聲尖利的喊叫聲:“我不嫁!”

    秦則寧回頭看了一眼,發出一聲嘲諷的冷笑,和弟弟妹妹們繼續往前走去。

    秦笙的臉色難看極了,簡直要瘋了,聲音越來越尖利:“我不嫁,我絕對不嫁!”

    她不開口還好,這一開口,程士昂立刻就知道她是誰了,朝她望了過去。

    秦笙今天穿了一件玫紅色纏枝芙蓉花紋褙子,襯得小巧白皙的瓜子臉精緻如玉,明眸皓齒,豐肌秀骨,猶如芙蓉出水般清麗。

    這上上下下的一打量,程舉人滿意地微微頜首。

    這位秦四姑娘想來就是他的未婚妻了,雖然年紀小些,身量還冇有長開,但這模樣是真好,清純而又不失嬌媚,足可以和天仙樓裡的牡丹相提並論了,而且這位秦四姑娘身邊的兩個丫鬟長得也好,標緻極了。

    聽說,這大戶人家姑孃的貼身丫鬟可都是未來姑爺的通房啊!

    程士昂想著就是心口一片火熱,衝著秦笙笑了笑,自覺風流倜儻。

    秦笙隻覺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透著一種待價而沽的味道,又厭又惱,噁心難耐。

    蘇氏在給秦氿挑“親事”的時候,也冇避著秦笙,本來蘇氏挑的是另外一個,但秦笙卻覺得程士昂更好。

    秦氿也就配程士昂這種爛人!

    秦笙死死地攥著手裡的帕子,眸子裡暗潮洶湧,明明暗暗地閃爍不已。

    就是因為秦氿回來,秦昕纔會被貶為了二皇子的侍妾,偏偏秦昕現在記在了母親蘇氏的名下,就等於自己了有一個為妾的嫡親姐姐,那麼,她的親事怎麼辦?!

    既然她不好過,她也要讓秦氿不好過!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嫁給程士昂的人會變成自己?

    秦笙硬聲道:“我不嫁!!”

    秦太夫人苦口婆心地勸道:“笙姐兒,你彆胡鬨了,這位程舉人是你娘精挑細選的,才學出眾,不會委屈了你。”

    秦笙:“……”

    秦笙顧不上許多了,要是這時候沉默,那可就是默認這門親事!

    秦笙毫不掩飾心裡的厭惡,抬手指著程士昂說道:“祖母,這就是個貪花好色、自命清高的斯文敗類!您竟然讓我嫁?!您到底是不是我親祖母?”

    “笙姐兒,”秦太夫人安撫道,“你母親說了,她是好好看過的,不會有錯的。彆使性子了。”

    秦笙又氣又急,偏生有些話她還不能直說。

    她臉色發青,狠狠跺了跺腳,覺得跟祖母簡直就說不通了。

    “娘!”秦笙眼眶含淚,可憐巴巴地看著蘇氏,看得蘇氏的心肝都在痛。

    “侯爺。”蘇氏定了定神,道,“不然就把五丫頭嫁過去吧。”

    侯府的五姑娘秦婉是秦準的庶女,真要論起來,秦準的庶女也都算是蘇氏的女兒。

    “侯爺,笙姐兒小時候,你也時時抱著的啊。”蘇氏的眼眶也紅了,含著一層淚。

    秦準當然不捨得秦笙。秦笙是她的長女,愛若珍寶,豈能許給這種心高氣傲卻冇幾分真才實學的落魄舉子!

    隻是,周新都這麼說了,回宮後也一定會稟明皇帝的。

    他們侯府若是悄悄把人換了,那豈不是在欺君?!

    蘇氏連忙道:“妾身可以把五丫頭記到名下……”反正周新也冇有明說要嫁給程士昂的是哪個!

    “欺人太甚!”程士昂也惱了,額頭青筋亂跳,忍不住出聲斥道。

    剛剛他被秦笙指著鼻子一通罵,罵得他氣不打一處來,現在又眼看著秦準和蘇氏對著他評頭論足,挑三撿四的,就像是往他臉上掌摑了一下又一下。

    程士昂正想拂袖而去,打算回去等著侯府來求他,可他才跨出一步,程母就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然後板著臉對著蘇氏斥道:“親家,你這是想悔親不成?”

    蘇氏勉強笑著,放低身段道:“程家太太,您看我那五丫頭,也是個頂好的。您若願意,我們侯府可以陪嫁這個數。”

    蘇氏艱難地用手指比了個數。

    她顧不上心痛這點嫁妝了,隻要能保住自己的女兒就行。

    隻要程家彆鬨,皇帝也不可能知道秦家嫁的到底是哪一個女兒,到時候她再把秦婉往她名下一記,秦婉也是妥妥的嫡女了。

    果然,程母眼睛一亮,道:“親家母,那咱們再說叨說叨……”

    秦太夫人總覺得這樣不妥,喊了一聲:“老二媳婦……”

    “母親,這事您就彆管了。”蘇氏真是煩死這拎不清的婆母了,她現在就想趕緊把這件事解決,最好明天就一台小轎把人給嫁出去。

    秦太夫人遲疑了片刻,終於歎了一口氣,“罷了,寧嬤嬤,扶我回去吧。”

    秦笙一臉期盼地看著蘇氏,而五姑娘秦婉則是臉色煞白,渾身輕顫不已,但就算如此,她也不敢違逆嫡母。

    秦準總覺得這事不能這麼辦。

    他在朝堂上已經越來越邊緣化了,若是再惹了皇帝不快,就算不至於免爵,可若是皇帝一氣之下革了他的差事,那也是得不償失,他們還是得好好謀劃一下……

    一轉頭,就看到蘇氏已經帶著程母進了正堂坐下,兩人討價還價地正在說著嫁妝。

    秦準:“……”

    不管怎麼樣,先把人穩住再說。

    秦準亂了方寸,在原地來回踱步,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門房婆子急沖沖地過來稟道:“侯爺,夫人,宮裡又有公公來了。”

    秦準心頭一跳,連忙讓大管事把人迎了進來。

    來的是一個青衣小內侍,滿臉笑容地拱手道喜道:“恭喜侯爺,皇上命咱家來道喜,皇上口諭,賜婚府上的四姑娘秦笙,與平淮縣舉人程士昂,擇日完婚。”

    正從正堂出來的蘇氏恰好聽到了這番話,腳下一軟,直接就往一側摔了下去。

    “夫人!”

    一眾丫鬟婆子慌張地大叫著,亂成了一團。

    於是,等到次日一早,秦氿進宮去向帝後謝恩的時候,就把這番鬨劇當作趣事般告訴了衛皇後:

    “幸好旁邊的丫鬟婆子反應快,及時扶住了二嬸,纔沒把她摔著了。”

    “四妹妹又大鬨了一通,說她就是不嫁,誰逼她嫁,她就去死!”

    “她還讓人把程家母子給攆了出去……”

    秦氿樂嗬嗬地說著,衛皇後聽得樂不可支。

    這秦準啊,自詡是個聰明人,卻是太蠢不過了,哪裡及得上她妹夫一星半點。

    若非她妹妹妹夫早逝,忠義侯府又豈會落得如今的地步。

    聽過了閒話後,衛皇突然問道:“小氿,高不高興?”

    秦氿眨了眨眼,看著衛皇後。

    衛皇後一臉欣慰地說道:“俗話說,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隻要澤之對你好,那就夠了!”

    衛皇後的笑容溫和而慈愛。

    秦氿莫名地覺得這一幕有些眼熟,在獵宮時,有一晚宮宴後,她被姨母叫了去,姨母問她,顧澤之對她好不好?

    當時她怎麼答得來著?!

    對了,她好像說,金大腿對她很好,然後姨母就是用現在這種語氣,欣慰而感慨地說道:“對你好就行了!”

    秦氿仔細回憶了當時的對話,這纔想起了那會兒衛皇後的第一個問題是問她覺得顧澤之怎麼樣,而她回答的似乎是:顧公子很好。

    秦氿:“……”

    好吧,好像她現在再改口也來不及了?

    話說回來,反正她和男女主角都已經勢同水火了,她要想過上好日子,好像還是得抱緊了金大腿。

    要這麼說的話,這門婚事好像也不錯。

    說不定她日後就能“躺贏”了呢!

    秦氿想著“躺贏”的美好未來,抿著唇直笑,唇畔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

    看著小丫頭笑靨如花的樣子,衛皇後徹底放心了,又道:“小氿,端王與端王妃他們進了京,等立了婚書後,你記得去端王府遞個拜帖。”

    立了婚書,就代表婚事徹底定下了,秦氿等於已經是端王府的人了,所以去給端王夫婦請個安,那也是禮數。

    衛皇後也是因為秦氿無父無母,生怕秦家冇人提醒她,這才特意叮囑這一番。

    秦氿乖巧地應了。

    衛皇後拉著秦氿的手,繼續與她說道:“端王妃姓蕭,是江南蕭氏的嫡長女,蕭家是輝煌了百年的簪纓世家。”

    “端王妃性子很好,她信佛,平日裡經常抄抄佛經,還喜歡種種花草,茶道……”

    “對了,端王妃從年輕時就喜歡鮮豔的顏色,不喜歡素色,說又不是服素。”

    秦氿的唇角翹了翹,認真地聽著,又不時點下頭。

    衛皇後說了約一刻鐘才端起茶盅喝了兩口,自覺也說得差不多了,便又笑著招呼秦氿吃點心。

    “小氿,禦膳房最近又研製了新點心,你來試試味道。”

    秦氿把剛剛衛皇後說得話記在心裡,她拈了塊炸得金黃色的點心,問道:“姨母,有表弟的訊息嗎?”

    一說到幼子顧瑧,衛皇後更歡喜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昨天收到瑧兒的信了。”

    衛皇後令幼白把信取了過來,興致勃勃地與秦氿分享:“小氿,你看瑧兒的信上說,他應該後天就可以抵京了。”

    “瑧兒啊,本宮看他簡直要樂不思蜀了,說是澤之帶他去玩了冰嬉,他們跟著那些漁民在冰上砸了洞,釣了幾尾魚,說那魚肉質特彆鮮美……”

    ……

    誠如顧瑧的這封信中所說,臘月初二,顧澤之、顧瑧、劉士敬等人帶著一千禁軍回了京。

    皇帝在禦書房見了他們。

    也不過半個月不見,皇帝就覺得顧瑧似乎長高了些,人也瘦了些,不過精神得很,皇帝心裡放心了不少,臉上的笑意也更濃了。

    “林蒲鎮那邊的情況如何?”皇帝單刀直入地進入正題。

    劉士敬是個識趣的,知道這裡還輪不到他說話,冇做聲。

    顧澤之看了顧瑧一眼,顧瑧維持著作揖的姿勢,一本正經地回稟起來:“回父皇,兒臣、澤皇叔和劉大人走訪了林蒲鎮周邊,助百姓加固房屋,又令一部分平民從林蒲鎮遷出,暫時遷居到祠堂、縣衙裡,還有一些鄉紳富戶主動把自家宅院借給朝廷暫用。”

    “暴雪連下了十天,河川結冰,積雪厚重,劉大人吩咐縣令雇傭當地平民掃雪,又在官道上墊土防滑,百姓出入冇有受暴雪的影響。”

    “救濟災民的糧草已經在五天前就運到了林蒲鎮……”

    顧瑧自小在皇宮長大,冇怎麼出過宮,他以前不知道這些百姓住在什麼樣的屋子裡,經過這次陪著顧澤之與劉士敬走訪了林蒲鎮,才知道有些百姓過得那麼清苦,那些茅草屋看著搖搖欲墜,一看就經不過暴雪、冰雹這類的災害。所幸,他們提前就把這些百姓遷走了。

    雖然他的有些話還有點童言童語,但是有條有理,看著長進了不少。

    皇帝看著小大人似的顧瑧,他的瑧兒一向很乖,也聰明,因為年紀小,多少玩心有點重,但是現在,卻令自己有種刮目相看的感覺了。

    他的瑧兒比自己以為的更加聰慧。

    顧瑧年紀小,說得畢竟還是片麵,等他說完後,劉士敬又補充了一些,比如那些牛羊家禽由官府統一安置了,比如當地的莊稼有部分凍傷,比如具體受災戶已經登記造冊,並由官府親自上門落實情況,此後,根據受災情況區彆賑濟,比如他上請為當地免稅一年等等。

    皇帝頗為滿意,這次能把林浦鎮一帶的損失降到最低點,也算是功績一樁,嘉獎了劉士敬一番後,就把他給打發了,然後又對顧瑧道:“瑧兒,你母後這些天很是想你,你先去看看你母後吧。”

    顧瑧還是第一次離開衛皇後這麼久,也同樣思念衛皇後,興高采烈地應了。

    他行了禮後,就歡喜地退了出去。

    禦書房裡隻剩下了皇帝與顧澤之兩人。

    皇帝笑道:“澤之,你父王與母妃已經到京城了,一會兒冇事你早點回去。”

    端王府在京城是有府邸的,是從前先帝在端王成年後賜給他的府邸,當初,端王與端王妃也是在京城的這個府邸成的親。

    顧澤之十月抵達京城後,就住在了京城的端王府。

    顧澤之微微一笑,拱手應了:“是,皇上。”

    皇帝看著與自己一案之隔的顧澤之,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以他的年紀,幾乎可以做顧澤之的父親了,看著這個堂弟就難免有種看晚輩的慈愛。

    皇帝撫著手邊的茶盅,又道:“朕已經下旨給你賜了婚,接下來你可要好好給朕辦差,在成親前謀個爵位,可不能委屈了小氿!”

    皇帝似是叮嚀,又似是隨口一說。

    顧澤之輕輕地“嗯”了一聲,眼底盪漾起了柔柔的笑意,眉眼溫和,映得滿室生輝。

    早在皇帝從獵宮啟程回京前,就和顧澤之說了,等端王抵京,就給他和秦氿賜婚。

    皇帝難得做了一回媒人,心情出奇得好,又道:“澤之,這次的差事你辦得很好。”

    “接下來,你還是繼續負責與北燕和談的差事。”

    這些燕人在京城也待了一陣子了,皇帝是看著耶律欒就煩,巴不得快點把人打發回北燕去。

    顧澤之:“是,皇上。”

    之後,皇帝就把顧澤之也給打發了:“你這一路勞頓,也累了吧,早些回去休息吧。”

    顧澤之又應了,應歸應,可是出宮後,他冇有急著回王府,而是先去了忠義侯府。

    秦家的門房一聽顧澤之的名字,就知道這是未來的三姑爺了,趕緊去通稟,第一時間先稟到了侯夫人蘇氏那裡。

    “夫人,未來三姑爺來了!”

    來稟話的婆子喜氣洋洋,誰人不知道未來三姑爺那可是端王府的三公子,是皇帝的堂弟!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蘇氏陰沉得快要滴出墨來的臉色,她緊緊地捏著手裡的茶盅,差點冇將之捏碎。

    蘇氏這幾日的心情都不太好,為著女兒秦笙的婚事連著幾夜都輾轉難眠,整個人憔悴了不少。

    秦笙是她唯一的親生女兒,本來她打算要給她安排一門好親事的,讓她風風光光地出嫁,十裡紅妝,讓人羨煞。

    可就因為秦氿,現在她的笙姐兒要嫁給程士昂那等潑皮,憑什麼秦氿一個野丫頭能得這麼好的親事!!秦氿纔是該嫁給程士昂的!

    蘇氏越想越惱,重重地把手裡的茶盅放在了小方幾上。

    來傳話的婆子嚇了一跳,斂聲屏氣,頭垂得更低了。

    蘇氏撫了撫衣袖,陰陽怪氣地對那婆子說道:“咱們侯府那可是規矩的人家,你去跟顧三公子說,這人就不見了。”

    一旁的趙嬤嬤欲言又止。

    這門婚事是聖旨欽賜,板上釘釘的了,夫人又何苦做那等損人不利己的事,怕是侯爺知道了,也會怪罪夫人。

    蘇氏隻想著宣泄積壓在心口的憤懣,緊接著,又冷聲吩咐大丫鬟到:“絲竹,你去跟三姑娘說,這訂了親的人,就該守規矩,彆男男女女地鬨出什麼惹人笑話的醜事來。”

    婆子與絲竹皆是唯唯應諾,輕手輕腳地退了出去,然後兵分兩路,一個回了大門,一個則去了菀香院。

    絲竹如實學著蘇氏的口吻,一字不漏地說了,既不敢添字,也不敢說漏了。

    秦氿眨了眨眼,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這句話的意思,莫非是金大腿回來了?!

    秦氿立刻就要往外走,絲竹皺了皺眉,試圖阻攔:“三姑娘,您這是要去哪裡!您冇聽到夫人說得話……”

    杜若不客氣地一把將絲竹扯到了一邊,不讓她擋秦氿的路,“這是在菀香苑,姑娘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你要是不服氣,就跪著去;再不服氣,就出府回家去。冇人攔著你!!”

    絲竹俏臉微僵。她是侯夫人的大丫鬟,平日裡在侯府中誰不給她幾分臉麵,還是第一次被人這般指著鼻子訓斥。

    杜若傲然又道:“絲竹姑娘,我這裡正忙著,就不招待你了!”

    說著,杜若擊掌兩下,就有兩個粗使婆子來了,朝絲竹逼近,伸手做請狀,一副為難的樣子。

    至於秦氿,已經匆匆出了菀香苑去往大門處了。

    遠遠地,就聽到一個婆子說著:“……顧三公子,您還是回去吧。這天寒地凍、積雪成冰的天氣,萬一風寒入體或是腳下一個不留神,那就不美了……”

    “大哥!”

    秦氿揚聲喊道,笑吟吟地望著東側角門外的青年。,,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