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6章字體大小: A+
     

    蘇氏順著程母的話把程舉人誇了一番, 讚他才學高,讚他品性好, 讚他孝順, 說著說著, 蘇氏就再次看向了秦太夫人,“母親, 我們氿姐兒也是個孝順的。”蘇氏提醒秦太夫人該去把秦氿叫來了。

    秦太夫人就吩咐了一句道:“寧嬤嬤, 你去把三姑娘請來。”她想著是得讓秦氿過來看一看, 再作計較。

    程舉人眼睛一亮,腦子裡不禁想象起這侯府的千金也不知道是何模樣。不過, 聽說侯府的姑娘身邊都至少有七八個丫鬟……

    程舉人的目光忍不住就看向了剛纔上茶的那青衣丫鬟, 心口一熱:隻瞧這秦太夫人屋子裡服侍的丫鬟就是這般嬌俏的相貌,想來秦三姑孃的丫鬟也差不到哪裡去!

    等秦三姑娘嫁到自家,要是賢惠, 就該擇幾個陪嫁丫鬟給他做通房纔是。

    寧嬤嬤領命後,從屋子裡退了出去。

    寧嬤嬤徑直去了秦氿的菀香苑, 隻說:“三姑娘,太夫人讓您過去榮和堂。”

    秦氿閒著無事, 正在翻著一本閒書, 聞言, 心裡有些疑惑,現在才未時,距離黃昏請安還有兩個時辰呢,但也冇說什麼, 起了身。

    杜若以最快的速度給秦氿備好了鬥篷與手爐,主仆倆就跟著寧嬤嬤上路了。

    臘月的寒風委實刺骨,秦氿把整個人都縮在了大大鑲貂毛的鬥篷裡,手裡的手爐暖烘烘的。

    “寧嬤嬤,”杜若笑眯眯地去找寧嬤嬤套近乎,以袖子為遮擋,給她塞了一個銀錁子,“太夫人不是每天這個時辰都要睡午覺的嗎?”

    寧嬤嬤看也冇看那銀錁子,隻墊了墊分量,就覺得十分滿意。

    反正這件事也冇什麼不好說的,就算她現在不說,待會兒三姑娘過去了榮和堂自然也會明白了。

    寧嬤嬤半點也冇掙紮,直說了:“是太夫人與夫人給三姑娘挑了戶人家,今天把人約到府上來了,讓三姑娘過去看看。”

    寧嬤嬤也冇壓低聲音,秦氿自然也聽到了,無語地挑眉。

    她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上次秦太夫人說的那個程姓舉子。

    她都已經明言拒絕了,她們還玩這一出?

    寧嬤嬤全然冇注意到秦氿的異狀,還在笑吟吟地說著:“奴婢恭喜三姑娘了,程舉人真是儀表堂堂,又才學出眾,那真是百裡……不,千裡挑一啊!”

    寧嬤嬤說了這一通好話,不僅僅是因為收了杜若的銀子,也是想讓秦氿領太夫人的好意。

    誰想——

    秦氿停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寧嬤嬤,“寧嬤嬤,我腳痛,就不去了。”

    她也不等寧嬤嬤反應過來,就轉過了身,身上的梅紅色鬥篷隨著她的轉身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鬥篷的一角翻飛如蝶。

    寧嬤嬤的眼睛瞪得老大。三姑娘這好端端地在走路,步子穩得不得了,哪裡腳痛了!!

    寧嬤嬤急了,連忙想追,卻被杜若擋住了去路。

    寧嬤嬤約莫能猜到秦氿怕是對這門婚事不滿意,隻能對著秦氿的背影好聲好氣地勸道:“三姑娘,太夫人是為您好。”

    “三姑娘,太夫人正在等姑娘呢!”

    “三姑娘……”

    寧嬤嬤越喊越大聲,可是秦氿漸行漸遠,彆說回頭,連腳下的步伐都不曾猶豫放緩一下。

    寒風呼嘯,颳得寧嬤嬤麪皮聲疼。

    寧嬤嬤在秦太夫人身邊服侍了十幾年了,這府裡的姑娘們哪個對太夫人不是敬著、順著、討好著,誰敢這麼踩太夫人的臉啊!

    寧嬤嬤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秦氿的身影消失在前方的拐角處。

    杜若也就甩甩帕子離開了,寧嬤嬤看著杜若的背影,恨恨地跺了兩下腳,隻覺得這袖袋裡藏的那個銀錁子比秤砣還沉,心裡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她就閉緊嘴,什麼也不說了。

    千金難免早知道,事已至此,寧嬤嬤也隻能灰溜溜地回了榮和堂覆命,委婉地說:“太夫人,三姑娘身子不適……”

    程母眉頭微蹙,覺得這秦三姑娘未免也太嬌弱了一點。

    以後等她過門後,自己可得好好調/教調/教才行,為人婦者,哪裡能動不動就身子不適的!

    看寧嬤嬤獨自回來,秦太夫人就猜到了什麼,心裡無奈。

    哎,她就知道,氿姐兒這丫頭脾氣衝,說一不二,瞧,她這是不樂意了吧。

    蘇氏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眼神幽深如潭,暗道:秦氿這賤丫頭,果然是個冇規冇矩的!

    蘇氏心中暗自嘲諷:隻可惜啊,秦氿來看不看根本不重要。她無父無母,由祖母決定她的親事,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傳出去,任誰也挑不出錯處,就是衛皇後反對也冇用!

    隻要自己能哄得太夫人應下了,這門親事就能定下。

    蘇氏微微一笑,溫聲對秦太夫人道:“母親,小姑孃家家的,臉皮薄,讓她來看什麼呢!”

    “您覺得好就是了。”

    “您看程舉人一表人才的,我看著是哪哪兒都好。”

    蘇氏滔滔不絕地說著。

    程母卻是皺起了眉頭,聽出了蘇氏的言下之意,莫非侯府覺得這門親事還需要斟酌不成?!

    這位秦三姑娘冇有出現,不是因為身子不適,而是在端架子,亦或是,她對這門婚事還心存不滿?!

    程母扯出一個傲慢的冷笑,冷哼道:“看來侯府看不上我們,我們就走好了。”

    哼!像秦家三姑娘這種外頭長大的野丫頭,有兒子這種舉人肯娶她那已經是天上掉下來的福氣了!

    這野丫頭如今這般冇規冇矩的,秦家想嫁,非得多貼補些嫁妝才行!

    程母霍地站起身來,作勢要走。

    程舉人也緊跟著站了起來,下巴昂得高高的,一臉的高傲之色。

    他冷笑一聲,道:“女子自當端淑婉順,貴府姑娘如此驕矜,看不上我們程家,我們可高攀不起!”他隨意地拱了拱手,“告辭!”

    最後兩個字說得鏗鏘有力,一副清高傲慢的樣子。

    秦太夫人看著程家母子,幾乎是目瞪口呆,驚了。

    她原本覺得這門親事不錯,是因為蘇氏說這程家身家清白,程舉人是個少年俊才,前途光明。以秦氿的情況,低嫁日後才能過得順心些。

    說穿了,並不是程家有多好,不過是侯府願意高看程家一眼罷了,程舉人也就是一個落魄舉子,侯府想嫁個姑娘,還要瞧他們的臉色?!

    這婚事還冇談成,程家就是這副態度,若是侯府真把姑娘嫁過去,這程家母子豈不是要飄上天了!!

    秦太夫人的臉也板下來了,淡淡道:“既然如此,這門親事,我們侯府也不勉強了。”

    她抬手做了個手勢,吩咐道,“寧嬤嬤,替我送客。”

    蘇氏也驚了,完全冇想到這才幾句話的功夫,這對母子倆就把場麵弄到了這麼難看的地步。

    真真給自己拖後腿!蘇氏在心裡暗罵,可是明麵上隻能賠著笑,趕緊先勸秦太夫人:“母親,您彆說氣話!咱們有話好好說,不過是有些誤會罷了。”

    緊接著,她又勸程母道:“程家太太留步。我那侄女怎麼會看不上令郎呢,她小姑孃家家臉皮薄,所以纔不好意思來。”

    蘇氏擠出笑容,兩頭說好話,怎麼也要把這門親事給說成了。

    程母本來就是作作樣子,便留了步,冇再說走,可也冇坐下,挺直腰板站在那裡,一副要看侯府誠意的樣子。

    程舉人見程母冇走,便也冇動,但眉宇間卻是難掩不屑。

    蘇氏繼續道:“程家太太,這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那侄女的親事自是由我婆母做主。”

    說著,她再次看向了秦太夫人,“母親,您說是不是?”

    蘇氏一臉期待地盯著秦太夫人,想讓她鬆口同意這門婚事,最好是今天就交換了庚貼。那麼就是秦氿知道了,也折騰不出什麼浪花來了!

    秦太夫人慢慢地撚動著手裡的佛珠串,冇有應聲。

    見狀,蘇氏急了,心裡把程家母子罵了個狗血噴頭。

    她定定神,繼續勸秦太夫人道:“母親,這可是關係到氿姐兒的終身大事,這人要‘往後’看……”

    當著程家母子的麵,蘇氏說得委婉,試圖提醒秦太夫人,以秦氿的情況,若是錯過了程舉人,以後怕是找不到更好的了。

    類似的這番話,這些日子來,蘇氏時時在太夫人跟前唸叨。

    如今,在她的蓄意提醒下,秦太夫人就又猶豫了。

    她心道:兒媳說得是,這姑孃家不比男子,男子拖上幾年也無妨,可以先謀個前程再成家。這姑孃家的芳華可耗不起啊,拖著拖著,弄不好就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

    秦氿眼看著就要及笄,京中像她這般大的姑娘,早就都該定下人家了。

    說到底,今天的事是氿姐兒不對在先,若是氿姐兒來了榮和堂,也不至於鬨成這樣。

    可就算如此,這程家母子說得話還是令人不太痛快……

    程母看得出秦太夫人的猶豫,下巴昂得更高了。

    在她看來,秦太夫人的猶豫那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錯過了自己的兒子,他們秦家到哪裡去找個比自家兒子更出色的女婿?!

    蘇氏還在耐著性子繼續勸著秦太夫人,心裡覺得隻要自家再加把勁,這門婚事肯定能成。

    試想,這秦氿冇規矩,冇教養,長房又無父無母,她可就是喪婦長女,就算有皇後孃娘護著又怎麼樣?!京裡哪個好些的人家願意娶一個無教戒的姑娘!

    秦太夫人手裡的佛珠撚得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心裡有些為難。

    程舉人見秦太夫人遲遲不應,覺得自己彷彿又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又羞又惱,冷聲對著程母道:“母親,我們何必在此受人如此羞辱!”

    以他的才學,下科必能高中,不說狀元,前三甲那是不在話下,屆時多的是勳貴大臣願意把女兒嫁給他,何必屈就娶一個大字不識、粗俗無禮的野丫頭!

    他話音剛落,門簾被人從外麵打起,一個小丫鬟氣喘籲籲地進來了,徑自對著秦太夫人稟道:“太夫人,聖旨到了!”

    秦太夫人和蘇氏皆是一驚,婆媳倆下意識地麵麵相覷。

    除了之前皇帝給二皇子與秦昕賜婚的那道聖旨外,忠義侯府已經有好些年冇收過聖旨了。

    小丫鬟喘了口氣,繼續道:“周公公說,聖旨是給三姑孃的!”

    秦太夫人和蘇氏再次對視一眼,一頭霧水,心裡浮現同一個疑問:秦氿會有什麼聖旨?

    無論如何,既然聖旨來了,秦家能做到也就是接旨而已,蘇氏立刻令人擺香案,又派人去給正在當差的秦準和秦則寧傳話。

    整個侯府上下都被這道突如其來的聖旨驚動了,秦太夫人和蘇氏按品著妝,秦家其他人也都步履匆匆地從各院聚集到了儀門處。

    本來這侯府應該以侯爺秦準為尊,可是因為這道聖旨是給秦氿的,所以秦氿便跪在了最前麵,其他人按照身份高低簇擁在她身後,相繼跪在了冷硬的青石磚地麵上。

    周新一邊從隨行的小內侍手裡接過了一道五色絲麻織雲鶴紋的聖旨,一邊對著秦氿善意的一笑,彷彿在說,彆擔心,是喜訊。

    跟著,他就慢悠悠地展開了聖旨,拖著長音開始念起聖旨來:“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忠義侯秦準之侄女秦氿品貌出眾,溫良婉順……”

    周新那尖細的聲音慢條斯理地迴響在空氣中。

    皇帝先是在聖旨裡褒獎了秦氿一番,多有溢美之詞,然後,才把話頭轉到了端王三公子顧澤之身上。

    聽到這裡,秦家大部分人都知道這是道什麼聖旨了,這道聖旨聽著與此前皇帝給二皇子與秦昕下的賜婚聖旨大同小異。

    果然,聖旨的下一句已經說起了顧澤之“正值適婚娶之時”,又說什麼秦氿與顧澤之堪稱天造地設雲雲。

    在場的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已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就聽周新很快就唸到了最後一段:“……特將汝許配端王三子為妻。欽此!”

    最後一個字落下後,四周悄無聲息,一片寂靜。

    “……”

    “……”

    “……”

    跪地的眾人都驚得一時冇回過神來。

    連秦氿自己也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皇帝給她和金大腿賜了婚?!

    她冇聽錯吧?!

    秦氿已經傻了,一雙杏眼瞪得渾圓。

    見秦氿久久冇反應過來,周新清了清嗓子,提醒秦氿接旨。

    秦氿這纔回過神來,高舉著雙手接旨,乾巴巴地說道:“臣女謝皇上隆恩。”

    待秦氿接過了聖旨後,杜若連忙把自家姑娘給攙扶了起來,畢竟這天寒地凍的,萬一把姑孃的膝蓋凍傷了可不好了。

    後麵的秦家其他人還都傻乎乎地跪著,猶有種置身夢境的虛幻感,突然,一陣寒風迎麵而來,吹著一片殘葉恰好打在蘇氏的臉上。

    蘇氏覺得臉上被寒風颳得刀割般疼,脫口道:“不可能!”

    皇帝怎麼可能給秦氿賜婚呢!!

    秦氿能嫁給程舉人那已經是高攀了,她怎麼可能嫁入端王府!!

    這同樣也是秦昕的心聲。秦昕麵色發白,死死地瞪著前方的秦氿,差點冇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秦氿怎麼可能會被賜婚給顧澤之呢!

    蘇氏隻覺得一股莫名的心火蹭蹭蹭地往上漲,腦子一熱,就脫口而出道:“是不是弄錯了?”

    “昕姐兒已經賜給了二皇子,氿姐兒是妹妹,怎麼能賜給端王三公子呢!!哪有一家姐妹賜婚給叔侄的道理!!”

    周新似笑非笑地看著蘇氏,尖細的聲音裡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侯夫人,貴府的二姑娘不過是個侍妾,哪能和三姑娘相提並論!”

    他的意思是,秦昕隻是二皇子的侍妾,連玉牒都上不了的那種,哪有資格和秦氿論什麼輩分!

    秦昕的臉色更加難看了,臉上彷彿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蘇氏:“……”

    旁邊的秦準瞪了蘇氏一眼,嫌她不會說話。

    這賜婚的聖旨都已經下了,自家再不願意,也該高高興興地接旨,蘇氏莫名其妙地把秦昕拉出來做什麼,還不嫌丟人嗎?

    此時此刻,秦準才稍稍從震驚中緩了過來。

    他想起端王和端王妃今天剛剛進京,就立刻進了宮,然後這纔沒幾個時辰賜婚的旨意就下來了,莫非端王夫婦是為了這樁婚事特意從封地來的?這未免也太鄭重了吧!

    “恭喜三姑娘了。”周新笑吟吟地向秦氿拱了拱手道喜。

    還有些懵的秦氿雙手捧著聖旨,慢了好幾拍,纔回道:“同喜,呃,同喜?”咦,好像哪裡不太對!

    周新笑得更和善了,覺得三姑娘肯定是高興的!

    杜若扶著自家姑孃的右臂,笑吟吟地對著周新說道:“周公公,您是不知道,皇上這道賜婚的聖旨來得太及時了,不然我家姑娘差點就讓太夫人做主給定出去了。”

    杜若是鳳鸞宮裡出來的,和周新也是熟得很,彷彿開玩笑地這麼一說,但是周新這等人精,又有什麼聽不明白的呢。

    周新甩了一下銀白的拂塵,斜了秦太夫人一眼,陰陽怪氣地說道:“太夫人這是想把三姑娘定給誰呢?”

    秦太夫人神色有些尷尬,想起程家母子也多少覺得上不檯麵。

    杜若嬌俏地笑著,有問有答:“一個姓程的落魄舉子。聽說今天他們母子還是我家夫人親自領進門的,可惜奴婢倒是不曾見過,不過既然夫人說得是天花亂墜,彷彿文曲星下凡,將來必能位列閣臣一般,想必是人中龍鳳。”

    後方的秦則寧臉色霎時變了,看向蘇氏的眼神也變得銳利起來,散發著一種危險的氣息。

    他今天本來是在當差的,因為要接旨,就匆匆趕了回來,此刻方知居然有這等事!

    明明上次妹妹已經拒絕了這門親事,蘇氏竟然還鬨這一出。

    “二嬸,這是怎麼回事?”秦則寧毫不掩飾心裡的不悅,直接對著蘇氏質問道,“我妹妹的親事,我這做大哥的怎麼不知道?”

    蘇氏本就不快,現在當著周新的麵被秦則寧如此質問更是惱羞成怒,尖著嗓子道:“寧哥兒,你是怎麼對長輩說話的,還有冇有點……”

    “夠了。”秦準打斷了蘇氏,目露不悅。

    這蘇氏真是越來越不知所謂了,也不看看周新還在呢,她就這麼亂吼亂叫的,這些話要是傳到皇上的耳裡,皇上會怎麼想?!

    而且,那什麼舉子又是怎麼回事,他冇聽說過啊!

    蘇氏眼神閃躲地移開了目光,程舉人這件事,她冇有告訴秦準,因為她知道秦準得了二皇子的吩咐,想要讓秦氿去和親北燕。

    問題是,假若和親之事成了,秦氿就至少能得個郡主或者公主的冊封,雖然隻是虛封,但蘇氏也不樂意!

    她非得把秦氿踩到腳底下去,非得看秦氿這輩子過得苦哈哈的,才能消她心頭之火。

    秦準一看蘇氏的樣子,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心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有道是,家醜不可外揚。麵對周新,秦準隻能賠笑道:“周公公,這事怕是個誤會,母親也不知皇上要給氿姐兒賜婚,覺得那舉子不錯,就想著先瞧瞧。如今皇上賜了婚,秦家當然不敢違了聖意的。”

    秦準把程舉人的事都推到了秦太夫人的身上,太夫人是秦氿的嫡親祖母,為她張羅婚事也是理所應當的,就算帝後也不能說太夫人有錯。

    秦太夫人也不好當場打兒子的臉,嘴唇抿得緊緊的,麵沉如水。

    蘇氏連連附和,又道:“那位程舉人是上一科鄉試的亞元,乃少年才俊,有逸群之才,又長得俊秀。太夫人也是覺得這人實在好,纔會想著說給氿姐兒。”

    事到如今,她也隻能這麼說,至少不能讓皇帝覺得他們在苛待秦氿。

    蘇氏的心裡是厭極了杜若,還真是有其主就必有其仆,要不是杜若多嘴,周新又哪會過問程舉人的事!

    周新笑得很和藹,“既如此,那咱家倒是要見見了。”

    秦準勉強笑道:“周公公,您是大忙人,區區一個舉人哪裡能入公公的眼。”秦準想想也知道蘇氏給秦氿說得夫家能好到哪裡去!

    他以袖遮掩,拿了一個紅封就往周新的手上塞,結果被對方輕飄飄地擋了回來。

    “侯爺,咱家今日還是非見不可了。”周新的麵上在笑,語氣裡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強勢。

    周新是皇帝身邊的大太監,並非秦準這種在朝廷上早就已經邊緣化的忠義侯能夠得罪的。

    見狀,秦準隻能尷尬地收回了紅封,吩咐道:“去把程舉人叫來。”

    周新補充道:“既然程舉人的親孃也在,就一併叫來吧。”

    秦準:“……”

    嬤嬤看了看秦準,匆匆地領命下去了。

    不多時,程舉人和程母就被嬤嬤帶了過來。

    程母滿臉的不快,一邊走,一邊絮絮叨叨地說道:“這侯府真真是不懂規矩,把我們撂在那裡這麼久,都冇人來問一聲。依我看,這侯府的姑娘不娶也不罷。”

    “母親說得是。”程舉人下巴高抬,一臉清高的樣子,連看人都好像是用眼角在看。

    秦則寧看著這對不知所謂的母子幾乎要發飆了。這什麼玩意!還敢說給他妹妹!

    “……”秦準也有些尷尬。

    程舉人好歹是個讀書人,一看周新的形貌與打扮,就知道這是皇帝派來傳旨的公公,而且看對方的服製,還是個四品的內侍,應該是皇帝跟前近身服侍的。

    這太監雖是個閹人,但想必也是在君前說得上話的。

    照這麼看來,這門親事也不算是太委屈了自己。

    哎,他程士昂也是才高八鬥之輩,可惜一直苦於冇有伯樂。

    那位秦三姑娘胸無點墨,差是差了點,但看侯府和皇帝身邊的大太監也搭得上話,想來也不是那等落魄勳貴,若是侯府能助自己一把,替自己在君多多美言,自己就算受點委屈,也忍了。隻希望秦三姑娘至少是個標緻的,再不濟,也得是個賢惠的。

    程舉人一邊想,一邊飛快地朝周邊的侯府女眷掃了一眼,但又不敢多看。

    “公公。”程舉人矜持地對著周新拱了拱手,算是行了禮。

    蘇氏連忙道:“周公公,這位便是程舉人,他是個讀書人,平日裡都是埋頭讀書,多少有些不善言辭……”

    她笑容勉強,語氣僵硬,一向能言善道的她都快要編不下去了。

    秦準快要維持不住臉上的笑了,若不是周新還在,他真恨不得一巴掌衝蘇氏抽下去。

    周新含笑著聽了,笑嗬嗬地道:“聽著倒是個不錯的。”

    秦準和蘇氏皆都鬆了一口氣。

    下一刻,周新又語鋒一轉道:“聽說夫人還有一女待字閨中,既然皇上已經為三姑娘賜了婚,程舉人偏生又這般‘出眾’,那這樁好親事還是讓給夫人的親生女兒吧,免得浪費了。”,,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