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55章字體大小: A+
     

    於是, 次日一早,秦昕就得知了顧璟特意讓人遞進來的訊息, 整個人都有些懵, 傻傻地坐在窗邊, 久久冇有回過神來。

    大丫鬟書香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她,隻能重複著同樣的話, 柔聲勸道:“姑娘, 二皇子殿下待您是真心的。”

    說來說去都是這句話!秦昕不耐煩微微蹙起了眉。

    真心?真心有什麼用!

    她就這麼從堂堂二皇子妃變成一個無名無份的侍妾, 這讓她如何能甘心!

    說到底,二皇子待她也不過如此……

    秦昕微咬下唇, 眸子裡明明暗暗。

    可想歸想, 對於秦昕而言,秦家靠不上,她現在唯一能夠依靠的隻有顧璟了。

    待到來日顧璟登上了那個至尊之位, 她還是可以青雲直上,一步登天的!

    秦昕抿了抿櫻唇, 艱聲問道:“二皇子要和哪家結親?”

    書香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她的臉色,答道:“姑娘, 是威遠伯府的三姑娘雲妍。”

    秦昕:“雲嬌娘?!”

    雲妍小名嬌娘, 是威遠伯的獨女, 在雲家很是受寵。

    但是,這雲嬌娘從小就總愛和自己爭風,又爭不過自己,所以, 就惱羞成怒地與自己撕破了臉。

    若是日後,雲嬌娘為正妃,自己為妾室,豈不是這輩子都要被雲嬌娘強壓到頭上不成?!

    以雲嬌娘嬌蠻的性子,指不定會怎麼磋磨自己呢!

    都是秦氿,把自己害到這個地步的!

    若不是秦氿回來,自己現在還是二皇子的未婚妻,未來的二皇子妃,是這京城中數一數二的貴女,更是人人豔羨的對象!

    想到這裡,秦昕的眼眸裡一點點變得越來越陰鷙。

    須臾,秦昕又問:“二皇子還說什麼了?”

    書香搖了搖頭。

    她也冇見到二皇子,隻是二皇子的貼身小內侍給她傳的話。

    秦昕想了想,吩咐書香筆墨伺候:“我一會兒寫封信,你去遞給二皇子。”

    書香應了一聲,讓小丫鬟去備筆墨,自己給秦昕斟了杯茶,呈到她手邊,好言好語地再次安撫道:“姑娘,您進了二皇子府,總比三姑娘要好得多,奴婢聽說,太夫人給三姑娘找的隻是一戶尋常的舉子,家無幾畝田,以後三姑娘嫁過去,怕是日日要與那柴米油鹽過日子。”

    書香隻能儘量撿秦昕愛聽的話來說。

    秦昕的嘴角微微地翹了翹,臉上又多了笑意。

    不止如此呢!

    這個程舉子是侯夫人蘇氏精挑細選的。

    她聽說,那的確是個二十歲的舉子,聽著是少年英才,可惜啊,自打上次春闈名落孫山後,不但不思進取,反而成日流連青樓楚館,附庸風雅。

    還學了那些個風流雅士養起了外室,把家財敗了個精光,最後把家中的妹妹嫁給了一個五十來歲的富商,換了一大筆聘禮。

    於秦氿,侯夫人是隔房的嬸母,決定不了她的親事,但是祖母可以!祖母這人就是耳根子軟,還真當侯夫人給秦氿挑了個好的呢。

    秦昕優雅地淺啜了一口熱茶,心情舒緩了許多,略帶嘲諷地說道:“若是我這三妹妹願意乖乖嫁給耶律欒和親北燕,說不定反而更好,她好歹還能得郡主、公主什麼的虛封,等來日嫁到北燕去,那也堂堂的王子妃。”

    “可惜啊,她是個得隴望蜀的。”

    “不知道祖母什麼時候會向三妹妹提呢。”

    隻是想想,秦昕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心裡琢磨著一會兒就去找秦太夫人說說。

    秦昕很快就寫完了信,讓書香將信帶了出去,她自己則去了榮和堂。

    等到了黃昏定省時,秦氿請了安後,被秦太夫人留了下來,一起留下的還有侯夫人蘇氏。

    秦太夫人把那程姓舉子的情況一說,含笑道:“他比你大了六歲,年紀雖然大了點,但也隻是為了科舉才耽擱了親事。

    “你二嬸母費了好大的心思才挑了這麼個合適的人選,我琢磨著咱們家挑個日子,你去與他見見,若是覺得好,就早點把親事訂下吧。”

    “氿姐兒,你說呢?”

    秦氿:“?”

    這什麼莫名其妙的事啊?!

    秦氿的眼角抽了抽,抿唇笑:“祖母,我的親事,不著急。”

    “怎麼能不急呢。”秦太夫人耐心地說道,“氿姐兒,你都十四了,咱們這等勳貴人家,光是三書六禮就得走上一年多,屆時,你也及笄了,剛好可以出嫁。若是再拖下去,你豈非要拖到十七八歲?”

    等到十七八歲也無所謂啊!秦氿心裡是一點也不著急。更何況,就算她不得不入鄉隨俗,也絕不接受這種盲婚啞嫁!

    而且,這什麼程舉人,哪怕她們說得再天花亂墜,隻要和蘇氏扯上任何關係,就絕對不是什麼夫婿的好人選。

    秦太夫人見秦氿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心裡更急了,苦口婆心地繼續勸道:“氿姐兒,你從小在鄉野長大,若嫁的門第太高,多少會被婆家嫌棄。”

    “皇後孃娘是寵你,但她再寵你,也管不到你房裡的事,更管不了你婆婆要你立規矩。”

    “程家現在看著是有些清貧,但是你有侯府撐腰,又有嫁妝傍身,不會讓你受苦的,等到日後程舉人中了進士,入了翰林,為官為相,總是能為你掙下誥命的,讓你妻以夫貴。”

    “你們少年夫妻,日後他富貴了,也會記得你的好的。”

    秦氿聽得煩了,拒絕道:“祖母,長兄如父,長房雖無父無母,但還有大哥在,我的親事由大哥作主便是。”

    她的意思就差直說,不用太夫人和侯夫人“多管閒事”了。

    秦氿直接把自己的婚事推給了秦則寧,然後氣定神閒地起身福了福,就告退了。

    通往堂屋的那道門簾被高高掀起,又輕輕落下,蘇氏氣不打一處來,咬牙道:“母親,您瞧她,還有冇有點規矩了?!”

    秦太夫人望著搖曳的門簾歎了口氣,道:“既然她不願意……”

    蘇氏尖聲打斷了秦太夫人:“母親,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彆說大伯和大嫂已經先去多年,就算他們還在世,您是氿姐兒的嫡親祖母,為她操持婚事,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哪輪得到一個小姑孃家家說願意還是不願意的份!”

    “可是氿姐兒是個有主意的人。”秦太夫人遲疑道。

    雖然秦氿回京才兩個月,但是秦太夫人對這個孫女已經頗有幾分瞭解。

    她這個孫女啊,那可是一有不快就能翻桌子的人,她都說不願意了,自己哪能再勉強她。

    萬一她一言不合又離家出走,去鳳鸞宮住著不回來了,那自己該怎麼辦?!

    蘇氏眸光微閃,哪裡甘心就這麼铩羽而歸,又道:“母親,照兒媳說來,氿姐兒許是還想嫁進那等簪纓世家呢。”

    “但是,她也不想想,這滿京城的府邸誰人不知道她是外麵長大的,琴棋書畫一竅不通……哎,再加上又剛出了昕姐兒的事。”

    “母親,昕姐兒成了二皇子的侍妾,這名聲上多少……又有哪個勳貴府邸願意娶一個侍妾的妹妹為正室。”蘇氏有理有據地說道。

    秦太夫人想想也覺得有理,可還有有些猶豫,“但氿姐兒她……”

    蘇氏出了個主意:“母親,不如先把那程舉人請來,讓他們‘偶遇’一下,說不定,氿姐兒見過人後,就會改變主意了。”

    “那程舉人彆的不說,長得是真好。”

    “母親,若是錯過了這次,想再尋一個和氿姐兒般配的人家,就難了,這氿姐兒的年紀也拖不起……”

    秦太夫人:“……”

    秦太夫人慢慢地撚著手裡的佛珠串,想了又想,終於應了:“好,就依你的意思吧。”

    反正也隻是讓兩個孩子先見上一見,若見了人後,秦氿還不願意,再說吧。

    “是,母親。”蘇氏愉快地應了。

    她心裡琢磨著,隻要秦氿和那個程舉人“相看”了,她就能對外說,秦太夫人給秦氿挑好了人家,到時候,這名聲都傳出去了,秦氿要是不嫁,那就是退婚,她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不管秦氿願不願意,她隻能嫁!

    想到這裡,蘇氏在秦太夫人看不到的角度翹起了嘴唇,心情甚好,感覺這兩個月的濁氣霎時一掃而空。

    屋外寒風呼嘯,進入十一月底後,天氣越來越冷,京城連下了三天的大雪,變成了一片銀裝素裹的世界。

    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雪終於停了,端王顧霄和端王妃奉詔進京。

    當日,端王夫婦倆便進宮來求見皇帝。

    皇帝在禦書房見了他們,抬手給他們免了禮,笑著招呼道:“皇叔,皇嬸,坐下說話吧。”

    但端王和端王妃還是把禮做足了,才坐了下來。

    這剛一坐下,端王妃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皇上,聽說您給澤之挑了一門親事?”

    皇帝頜首道:“是皇後的嫡親外甥女,忠義侯府的嫡出三姑娘。”

    皇後的外甥女?端王妃眼睛一亮,心裡覺得不錯:誰都知道衛家家風好,又是簪纓世家,皇後的外甥女必是個好的。

    端王皺了下眉頭,不置可否。

    皇帝接著道:“秦三姑娘今年十四歲,再過幾個月就要及笄了,品貌出眾,聰慧伶俐,且端明有儀,可謂秀外慧中。朕和皇後都頗為喜歡。”

    端王妃越聽越滿意,臉上綻放著發自內心的笑容,恨不得趕緊就把這樁婚事給定下了。

    本來她身體不好,端王不打算帶她來京的,但她得知皇帝給兒子挑了一門婚事,就一定要來看看,哪怕這一路千裡迢迢車馬顛簸,讓她的身子更加不適,為著兒子的親事,那都是值得的。

    因為端王妃堅持要來,端王隻能特意令人送了信到京城跟皇帝稟明瞭情況,讓世子留下主持大局。

    這些事端王妃都顧不著了,她心裡隻有兒子的親事。

    兒子眼看著都快及冠了,卻遲遲冇有成親,端王妃擔心得每每夜裡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偏偏又拿兒子冇辦法。

    澤之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孩子,端王妃又不想逼著他隨隨便便娶一個進門。

    更何況,端王每每給他挑的是什麼人家啊!要麼就是四五品的小官門第,要麼就是勳貴家的庶女,端王妃怎麼會願意委屈了兒子。

    這些年就這麼拖了下來。

    現在親事總算是有眉目了,端王妃滿臉歡喜,笑道:“多謝皇上,皇上挑的肯定是好的……”

    端王妃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一旁的端王打斷了:“皇上,這秦三姑孃的身份是不是太貴了些。”端王微微蹙起了眉頭。

    此話一出,端王妃本來還在笑的臉龐頓時一僵。

    從前,澤之才十三四歲的時候,她想給他定親,可不管她挑了哪一家,王爺都不滿意,不是說門弟太高,就是找諸多藉口,比如對方門風不正,比如太祖皇帝有言在先,宗室親王郡王不得聯姻封地外等等。

    說穿了,王爺就是不想讓澤之媳婦的門第高於世子妃!

    可王爺也不想想,當年世子妃進門的時候,世子還不是世子,隻不過庶長子,世子妃也就是個小官家的女兒罷了!

    這一來二去的,澤之都快二十了,世子在這個年紀的時候,膝下都已有兩個兒子了!

    世子的長子今年十五歲了,王爺挑孫媳婦都比給澤之挑媳婦來得上心!

    端王妃有的時候不免帶著些許惡意的揣測著,王爺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拖著澤之的婚事,就是想等著孫子長成,世子可以有更大的助力!

    從前也就罷了,自己忍下了。

    現在皇上給澤之挑了一門這麼好的婚事,王爺竟然還想阻攔!

    端王妃捏著帕子的手攥得更緊了,胸口不住地起伏著。

    皇帝看看這兩人的神情,也就約莫明白了些,心道:這端王府裡果然複雜得很,自己這位端皇叔啊,嘴裡說著不偏心,其實這心偏得還真是重。

    澤之的親事暫且不提,單單上次青雲縣的事,端王說是會嚴查,結果呢?!到現在都冇有個結果,想必還是輕輕放下了。

    皇帝緩緩地轉動著拇指上的玉板指,平靜地看著二人。

    端王麵色凝重地勸著端王妃道:“……秦三姑孃的門弟著實太高,若是日後嫁進王府,怕是會瞧不上世子妃,到時候,妯娌不和,內院紛亂,倒是顯得王妃你治家無能了。”

    端王妃:“……”

    端王還在說著:“王妃,你一向大度,就彆使性子了。澤之的媳婦,咱們慢慢挑不著急……”

    端王妃臉上青青白白地變化不已,忍了又忍,差點顧不上在君前,就要拍桌子了。

    不著急?!

    他是不急,反正他膝下還有世子,還有彆的幾個兒子,說不定明年就要抱上曾孫了,他當然不急!!

    可她急!

    她隻有澤之這一個!

    眼看著這對夫妻倆之間暗潮洶湧,皇帝也看不下去了,清了清嗓子道:“皇叔,皇嬸,秦三姑娘雖然是忠義侯府嫡女,但是……哎,這孩子也真真是個命苦。”

    “她年幼時,被侯府刁奴給拐了,養在民間,前幾個月纔剛剛認祖歸宗。”

    原來是這樣啊。端王爺聞言麵色稍緩,意有所動。

    這麼說來,那位秦三姑娘是在鄉野長大的了?……仔細想想,秦三姑孃的出身是高,但終究白玉有瑕,怕是平庸得很,上不了檯麵,真要算起來,倒是比不上世子妃了。

    世子妃雖然是出身小官人家,可也是家中精心教養長大的嫡女,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無一不通。

    端王妃:“!”

    端王妃正要開口,就見皇帝飛快地對她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

    端王妃怔了怔,眸光微閃。剛剛端王對這門婚事的不願,想必皇帝也是瞧出來了,所以皇帝才故意這麼說的?

    她對皇帝也是有幾分瞭解的,相信皇帝不會隨隨便便地指個人給澤之,至少,皇帝會比端王上心得多。

    於是,端王妃抿唇沉默了,不動聲色。

    皇帝笑著繼續道:“而且,秦三姑娘秉性純良,溫柔,婉順。”

    說到“婉順”的時候,皇帝想到的是衛皇後跟他說秦氿把秦則鈺一頓好打,打得服服帖帖的事,差點冇憋住笑。

    “她必不會去與世子妃爭高下的。”

    皇帝說晚,淺啜了一口熱茶,心道:端王偏心成這樣,小氿的脾氣纔是正正好,日後纔不會被人欺負了!

    端王爺想了又想,琢磨著,要是真給澤之挑個小門小戶的姑娘,王妃肯定是不樂意。

    哎,其實世子從小也是王妃看著長大的,品行也好,又孝順又愛護下頭幾個弟弟,將來也一樣會孝敬嫡母的,為什麼王妃就想不明白呢!

    罷了罷了,就這秦三姑娘吧。

    這位秦三姑娘好歹在門第上和澤之還是般配的,又不是正經的侯府姑娘,日後在世子妃麵前總是得低上一頭的,必也不敢慫恿著澤之去和他大哥鬨。

    端王爺思量了片刻,終於應了:“如此甚好。”

    端王妃得了皇帝的眼色,冇去爭什麼,隻問道:“皇上,澤之覺得怎麼樣?”

    對端王妃而言,其它都是其次,兒子的意願纔是最重要的。

    皇帝笑道:“皇嬸放心,朕問過澤之了,澤之也很滿意。”

    端王妃放心了,想了想又問道:“那秦三姑娘呢?”

    皇帝:“皇後已經探過口風了,她也是樂意的。”

    上次皇後問過小氿後,還特意跟他說呢,說是小氿覺得顧澤之“很好”,對她也“很好”,想必是很滿意的!

    要不是這樣,皇後還捨不得把小氿嫁進端王府這渾水呢!

    端王妃忙不迭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隻盼他們夫妻恩愛和睦,那就比什麼都好了。

    秦三姑娘是帝後幫著挑的,品性上肯定錯不了,那就行了。

    端王妃生怕自家王爺又出什麼夭娥子,又或者回去之後就反悔了,趕緊道:“皇上,妾身覺得秦三姑娘甚好,改日不如撞日,請皇上為他們賜婚吧。”

    端王猶豫了一下,雖然覺得這似乎有點太急了,但終究也應了。

    於是,皇帝當天就擬了聖旨,又大太監周新親自到忠義侯府傳旨。

    此時的秦家,榮和堂的堂屋裡,除了秦太夫人、侯夫人蘇氏外,還多了一個四十來歲、身形豐腴的婦人和一個二十來歲的藍衣青年。

    那婦人著一件栗色寶瓶紋暗妝花褙子,頭髮整整齊齊地綰了個圓髻,隻插了一支嵌碧玉的銀簪子,端坐在蘇氏對麵的一把圈椅上,腰桿挺得筆直,神情中帶著幾分倨傲。

    那藍衣青年長眉朗目,俊逸不凡,腰側配著一方青田石小印與荷包,渾身透著一股子濃濃的書卷氣,看著儒雅端方,隻是身形單薄,略顯文弱。

    秦太夫人上下打量著藍衣青年,覺得蘇氏之前所言不差,這程舉人長得不錯,與自家三孫女站在一起,也稱得上郎才女貌了。

    蘇氏自是看得婆母的心思,心下更喜,隻覺得這門親事已經成了一半。

    她含笑對著那婦人誇道:“程家太太,令郎真是一表人才,我記得令郎是十七歲就中的舉人吧?”

    與此同時,一個麵容秀麗的青衣丫鬟給兩位客人上了茶。

    程母矜持地說道:“不錯,犬子那年僥倖中了亞元。”

    亞元是鄉試的第二名,十七歲的亞元這滿京城怕也找不到第二個。

    蘇氏又誇道:“令郎果真是少年才俊,非同尋常,前程指日可待。程家太太真是有福的,就等著令郎給你掙個誥命了。”

    說著,她故意看向了秦太夫人,“母親,您說是不是?”

    “程家太太確是個有福的。”秦太夫人頷首附和了一句,對這程舉人還算滿意。瞧著他神情舉止間雖然頗有幾分清高,但讀書人嘛,又年紀輕輕,也能理解。

    程母裝模作樣地淺啜了一口熱茶,才道:“也不是我這做母親的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犬子自小便像先夫,是塊讀書的料子,三歲識字,四歲誦詩,十五歲就熟讀四書五經,自小就有過目不忘隻能!”

    說話間,程母的腰桿挺得更直了,心裡自得很:自家兒子自家知。

    她的兒子自小就是神童,每個先生都說將來一定可以中進士,果然,兒子十七歲就中了舉人。

    當年曾經看不起他們孤兒寡母的親戚,後來還不都是一個個地巴結過來,想把田地掛在兒子的名下好免稅。

    秦家是侯門,論門第是比自家高了一等,可是那位秦三姑娘聽說是長在外麵的,怕是冇什麼侯府千金的風範,草包一個罷了,她能嫁給自己兒子也是上輩子燒了高香,這輩子隻要坐等著當誥命夫人就是了。

    要不是侯府嫁妝給的多,她才瞧不上呢。,,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