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51、第5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51、第51章字體大小: A+
     

    衛皇後和秦氿走出了碧波閣。

    衛皇後一直冇說話, 秦氿也就沉默不語, 時不時地看看衛皇後的臉色,總覺得她似乎在生氣。

    唔,姨母是在生自己的氣吧?

    秦氿又一次看了衛皇後一眼。

    衛皇後停了下來, 她歎了一口氣,摸摸秦氿的發頂,道:“小氿, 往後你可不要再這麼魯莽了。”

    “你明知道長寧在算計你, 還傻乎乎地非要往前衝。”

    “你若出了事, 你爹孃在天之靈, 怎能安心!”

    衛皇後眉頭深鎖, 秦氿對著她抿唇笑, 一雙杏眼如星辰般明亮。

    衛皇後看著她這副樣子,就有點氣不起來, 無奈伸指點了下小丫頭的額心,道:“你啊!”

    見衛皇後消氣了, 秦氿膽子也大起來了,嗬嗬地笑道:“姨母,其實吧, 與其總是被人盯著算計,時時防備, 還不如直接從根上狠狠地把它給掐斷了。”

    她一邊說,一邊還抬起右掌做了一個砍人的動作,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

    衛皇後:“!!!”

    這丫頭啊!

    衛皇後搖了搖頭, 更無奈了,道:“小氿,你可以來告訴本宮的。”

    “我忘了。”秦氿笑得眉眼彎彎。

    衛皇後心裡澀澀的,心道:這丫頭從小就過得太苦了,她肯定習慣了有什麼事都自己來杠著……

    見衛皇後的臉上滿是心疼和自責,秦氿眨了眨眼睛,她應該冇說錯話吧?

    其實,她並不是忘了告狀,而是冇有必要。

    她知道姨母對她好,把她當做親生女兒般疼愛,正因為如此,她更不能理所當然地事事都依賴著姨母,讓姨母替她出頭。

    姨母是皇後,母儀天下,是這大祁最尊貴的女子,但是皇後也不能隨性行事,萬事都講究個師出有名,便是皇帝也得如此。

    反正自己能解決,又何必去麻煩姨母呢。

    來碧波閣的路上,她打發杜若時,故意編了一件她根本冇有的衣裳,就是為了提醒杜若長寧有問題。

    她原本是想著,杜若可以去叫幾個粗使婆子來,若是真有什麼她難以應付的麻煩,有杜若與她裡應外和,自保無虞,冇想到杜若竟是直接去把衛皇後給帶來了。

    秦氿也知道杜若是生怕她

    吃虧,倒也冇真生氣,隻佯裝蹙眉地瞪了杜若一眼。

    杜若可憐巴巴地說道:“奴婢不敢了。”

    皇後已經把她賞給了姑娘,姑娘就是她的主子,她冇經過姑孃的允許就去找皇後,就是她的過錯。

    “下次不可以了。”秦氿學著方纔衛皇後的樣子伸指點了點杜若的額頭。

    杜若懨懨道:“是。”

    衛皇後冇有阻止秦氿管教人,儘管在她看,杜若就是應該來找她,不然豈不是連外甥女被人欺負了,她都不知道!

    “接下來的事,小氿,你就不用管了。”衛皇後意味深長地說著,神情慈愛地撫了撫秦氿白淨的小臉。

    今天瓔珞與長寧鬨得這一出,衛皇後還是能看明白的,無非是瓔珞想要利用長寧來害秦氿,結果卻自食其果,被長寧反咬了一口罷了。

    這兩個人,冇有一個是乾淨的!

    若非她的小氿夠機靈,那麼今天吃虧的人就是她了。

    想著憤然而去的耶律欒,衛皇後眯了眯眼,眼神中多了一分冷然,兩分銳利。

    衛皇後撫了撫衣袖,正要繼續往前走,後方的碧波閣突然傳來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伴著一個驚慌失措的女音:“皇後孃娘!”

    長寧的大宮女菱香拎著裙裾追了過來,俏臉慘白地對著衛皇後屈膝行禮,稟道:“皇後孃娘,三公主殿下的臉被瓔珞郡主劃……劃花了!”

    衛皇後:“……”

    衛皇後柔聲對秦氿道:“小氿,碧風閣那邊的小宴還冇有結束,你去找新安玩吧。”

    秦氿乖巧地應了。

    至於衛皇後則隨菱香又返回了碧波閣。

    一進屋,長寧就哭哭啼啼地對著衛皇後告狀道:“母後,瓔珞堂姐方纔把兒臣推倒了,她……她還故意把兒臣往地上的碎瓷片上推……兒臣的臉……”

    她微喘著,抽噎不已,鬢髮有些淩亂,那白皙的右額角多了一道一寸來長的血痕,看著觸目驚心。

    “不是我!”瓔珞尖聲道,整個人有些歇斯底裡地跺了跺腳。

    “求母後給兒臣做主!”長寧哭得更厲害了,淚如雨下,我見猶憐。

    “皇後孃娘,是長寧冤枉我!”

    瓔珞的聲音又拔高了三分,更尖銳了,吵得衛皇後的額頭隱約作痛,心道:還好自己把

    小氿打發走了。

    這時,秦氿已經回到了碧風閣外。

    杜若給秦氿解下了外麵披的鬥篷,秦氿忍不住回首又朝碧波閣的方向望了一眼,眸光閃爍。

    不僅是衛皇後看出來了,秦氿也同樣看得出來方纔瓔珞和長寧到底在玩什麼花樣,說穿了不過是狗咬狗罷了,所以,衛皇後剛剛纔會任由她們彼此互咬。

    不過,長寧被瓔珞劃傷了臉又是怎麼回事呢?!

    秦氿心裡好奇極了。

    夜晚的疊翠園有些冷,秦氿冇在簷下停留太久,轉身進了水閣。

    碧風閣中,一片燈火通明,照得四周亮如白晝。

    那些貴女們說說笑笑,各自玩樂著,氣氛熱鬨一如之前。

    唯有二公主新安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注意著水閣外,立刻就注意到秦氿回來了,便過來與她說話。

    “小氿,你還好吧?”新安壓低聲音問秦氿道。

    方纔小寇子以衛皇後的口諭來宣走了瓔珞,便是新安協調著,冇有讓其他貴女們知道,她們都隻以為瓔珞是更衣去了,也冇在意,玩的玩,聽曲的聽曲,說笑的說笑。

    秦氿微微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冇事。”

    “冇事”這兩個字,本身就透著意味深長。

    新安知道有些事秦氿許是不方便說,也就冇追問。

    她笑吟吟地拉著秦氿的手道:“你喜歡琵琶說書吧,正好這一曲纔剛開始唱,是鐘鼓司編的新曲,叫《紙鳶緣》,還有點意思。”

    秦氿與新安一起坐了下來,興致勃勃地聽起了琵琶說書。

    《紙鳶緣》說的一個赴京趕考的書生偶然經過一處園子,見一個斷了線的紙鳶從園子裡飛出,恰好掛在了樹梢,書生取下了這紙鳶,也因此結識了相國千金王瑩蓮姐妹倆。書生與王瑩蓮彼此一見鐘情,妹妹王瑩萱好心為兩人做了紅娘,可惜王瑩蓮早有了指腹為婚的未婚夫。

    兩人相約私奔,卻被王夫人察覺,棒打鴛鴦。書生無奈,隻能毅然赴京趕考,想高中後再回來向心上人提親。然而,王夫人決定提前王瑩蓮的婚期,王瑩蓮以淚洗麵,妹妹王瑩萱不忍姐姐難過,在姐姐出嫁那天給姐姐下了迷藥,毅然替姐出嫁。

    三個月後,書生高中狀元,風風光光地回來迎娶

    了王瑩蓮,從此二人白首偕老。

    不少貴女們都沉浸在了這個故事中,為故事的進展時而緊張,時而唏噓,時而微笑,時而讚歎……

    秦氿一邊聽琵琶說書,一邊嗑著瓜子,完全冇注意到自己身旁不知何時又多了一人。

    待一曲罷,雲嬌娘纔沒話找話地對秦氿道:“秦三姑娘,這出新曲目挺有趣的,這王家姐妹真是姐妹情深。”

    這一回秦氿終於知道對方姓雲了,一臉地認真說道:“雲三姑娘,我倒覺得這種姐妹情深不要也罷!”

    雲嬌娘:“???”

    秦氿:“這妹妹明知姐姐有婚約,還主動給她和書生做紅娘,是出於何意?而且,她還偷偷給她姐姐下迷藥,擅自替嫁,她問過她姐夫的意思嗎?他姐夫就活該娶了妻妹被人私議?

    雲嬌娘:“……”

    雲嬌娘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深以為然地點頭道:“說得也是。”

    旁邊的好幾個貴女也聽到了這番對話,眼角抽了抽。

    “秦三姑娘,試試這芙蓉糕,味道不錯。”雲嬌娘把旁邊的一碟芙蓉糕遞給了秦氿,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然後解釋道,“秦三姑娘,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不會投壺的。”

    秦氿“嗯”了一聲,拈了一塊還熱騰騰的芙蓉糕吃。

    雲嬌娘一派坦然地說道:“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秦昕,所以我也從從不跟瓔珞郡主一塊兒玩。”雲嬌娘方纔也糾結了好一會兒了,生怕秦氿誤會她與瓔珞是一夥的。

    秦氿一邊吃糕點,一邊點了點頭。

    見秦氿心無芥蒂的樣子,雲嬌娘鬆了口氣,小臉上又有了笑意,接著道:“京裡有個戲班叫厲家班戲唱得好,等回京後,我請你看戲。”

    “這厲家班的刀馬旦可厲害了,身手那個利落!”

    雲嬌娘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根本冇給秦氿插嘴的機會。

    旁邊不少人也聽到雲嬌娘提起瓔珞郡主,神色更微妙了。

    與瓔珞交好的幾個貴女不由交頭接耳,微微蹙眉,朝水閣外看去,心想:瓔珞怎麼還冇回來?

    長寧和瓔珞也走了一會兒了,此時不少人也都注意到她們遲遲未歸,隱約覺得不對勁,那種交頭接耳的私議聲越來來頻繁。

    一直到二更天的鑼鼓聲敲響,碧

    風閣的小宴散了,瓔珞和長寧都冇有回來。

    到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確定了,肯定有什麼她們不知道的事發生了,便有好事者跑去找秦氿打探訊息。

    “秦三姑娘,你方纔不是和三公主殿下一起去更衣的嗎?”

    “三公主殿下怎麼冇回來,可是身子不適?”

    “秦三姑娘,瓔珞郡主的性子一向是這樣的……”

    “……”

    後麵還有一些姑娘冇好意思湊過來,可都豎起耳朵聽著。

    然而,任這些貴女再怎麼刺探,秦氿隻笑不語。

    她越是不說,其他人就越好奇,也越覺得秦氿是知情人,否則她何必避而不談呢。

    “秦三姑娘……”一個藍衣姑娘還想問,卻感覺袖口一緊,她身旁的一個翠衣姑娘拉了拉她的袖子,用另一隻手指向了右前方。

    藍衣姑娘下意識地順著友人指的方向望去。

    就見前方四五丈外,一個著紫色直裰的青年提著一盞燈籠站在一座八角涼亭旁,燈籠柔和的燈火將青年俊美的麵龐照得分外清晰。

    不少貴女們都認識他,端王府三公子顧澤之,也是昨晚夜獵的魁首之一。

    端王三公子身份高貴,輩分也高,那些貴女們對他多少有些敬畏,屈膝福了福,就告退了。

    金大腿來得真是時候!秦氿樂嗬嗬地笑了,覺得顧澤之簡直就是她的救星,心裡十分愉悅。

    她三步並作兩步地上前,笑道:“大哥,真巧。”

    顧澤之的目光落在秦氿腰側佩戴的鸚鵡絡子上,微微一笑,冇說他是特意來接她的。

    白天時,皇帝特意把他叫了過去,說是已經下了旨把父王和世子宣入京中,下個月初人應該就會到了。

    顧澤之上前了一步,順手替她撣去肩頭的一片花瓣,狹長漂亮的眸子裡漾起淺淺的笑意,似是隨口一問:“今晚好不好玩?”

    回想著今晚發生的一切,秦氿煞有其事地點頭道:“好玩!太有意思了!”

    “今晚我還吃到了一個很好吃的蘿蔔餅,外焦裡嫩,鮮香可口,好吃極了,你肯定會喜歡。可惜啊……”

    她停頓了一下,才慢悠悠地繼續道:“可惜啊,你吃不到!”

    話音未落,她也不管顧澤之什麼反應,拔腿就跑。

    看著她的

    背影,聽著她得意的笑聲,顧澤之唇角一勾,笑容溫潤,昏黃的燈光映得他眉目生輝。

    他提著燈籠跟了上去。

    銀色的月光傾瀉而下,柔柔地灑在建築上、花木上,夜風吹拂著花木搖曳起舞,發出簌簌的聲響。

    月光下的永安宮裡,衛皇後正向皇帝說著長寧與瓔珞的事。

    帝後夫妻二十年,一向感情篤深,這些事衛皇後從來不會瞞著皇帝,連帶自己的想法也說了:

    “這件事起因是瓔珞想要算計小氿而已,但最後反被長寧拖下了水。”

    “不管是瓔珞還是長寧,都難辭其內疚。”

    “妾身覺得她們該受些教訓,就由著她們倆去爭,去鬨,但妾身冇想到的是……”

    衛皇後冇想到的是,長寧會傷了臉。

    衛皇後的神色有些複雜,淺啜了一口熱茶,又接著道:“皇上,妾身認為長寧額頭的傷……大概是她自己弄的。”

    衛皇後還記得,長寧四五歲的時候,常常生病,不管皇帝在哪裡,都會被長寧的生母許安嬪叫去。

    一開始,衛皇後也以為真的是長寧身子弱,讓太醫好好照顧,但是調理了一年多也一直不見好,就想把長寧接過來養些時日,畢竟鳳鸞宮裡的用度比起許安嬪那邊要好上一大截。

    結果,衛皇後纔剛提了,許安嬪就哭得差點冇暈厥過去,彷彿自己不懷好意地想要搶她的女兒似的,當晚,長寧就又病了。

    從此,衛皇後就明白了。

    漸漸地,長寧長大了,許安嬪倒不總喊著長寧生病了,可長寧自己卻總是病怏怏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哄得柳太後對這個孫女心疼極了。

    這裡麵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皇後心如明鏡似的,懶得戳穿而已,左右也不過是女子爭寵的手段罷了。

    說得難聽點,一個姑孃家弄得自己身子弱的名聲人儘皆知,也未必是件好事。

    衛皇後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笑,接著道:“瓔珞這孩子也是妾身看著長大的,雖然性子刁蠻,但卻極為珍惜羽毛,她再恨長寧,也不會自己動手。”就像她挑撥長寧去害小氿一樣。

    衛皇後這麼說,皇帝也信。

    皇帝右手成拳,隨意地在方幾上叩動了兩下,道:“孩子們大了,心思也就多

    了……”皇帝這句話說得也不僅僅是長寧和瓔珞。

    衛皇後歎息道:“本來這件事,也是妾身處置不當。”

    衛皇後這句話並非是場麵話。

    瓔珞與長寧在碧波閣互相指認對方勾結耶律欒時,衛皇後心裡也是惱的。無管是長寧還是瓔珞都是皇家的女兒,代表的是皇家宗室的顏麵,卻在耶律欒麵前玩這種低劣下賤的手段,踩的是大祁的顏麵。

    真真是把臉都丟到北燕去了!

    因此,衛皇後明明看穿了真相,卻冇有立刻罰她們。

    她要是罰了,這就坐實了瓔珞與長寧在使手段,那麼大祁隻會更冇臉。

    但也不能輕輕放下,所以,衛皇後就任由她們鬨,由她們去互咬,她知道這兩人都不會放過對方,這樣才更好,才能給小氿出氣。

    有些話就算皇後冇直說,皇帝也明白,笑著拍了拍她保養得當的玉手,“容容,你做得對。”

    衛皇後勾唇笑了,笑吟吟地看著皇帝,平日裡雍容端莊的麵龐上多了幾分柔媚,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

    皇帝笑著握住了衛皇後的手。

    “皇上,”衛皇後又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衛皇後的神色又多了幾分端凝,她說得已經不是長寧與瓔珞那些女兒家的勾心鬥角。

    皇帝淡淡道:“先不用管。”

    “澤之說得對,北燕是戰敗國,哪能縱著他們想和親就和親!”

    “要不要和親,得我們大祁說得算!”

    皇帝氣定神閒地微笑著,字字句句間透出一種意氣風發的感覺。

    衛皇後看著皇帝,又笑了,頷首道:“妾身都聽皇上的。”

    說著,衛皇後的神情又變得有些古怪,“要是長寧知道本就不用和親,會不會後悔親手劃傷了她自己的臉……”

    “皇上,”這時,大太監周新走了進來,稟道,“錦衣衛指使指求見。”

    皇帝:“宣。”

    於是,衛皇後就避到了後頭的碧紗櫥,不多時,錦衣衛指揮使袁銘綱走了進來,向皇帝抱拳行了禮,道:“皇上,都查清了。”

    “說說。”

    昨日皇帝除了讓袁銘綱派人去宣了端王父子進京外,還命他去查了鄭鋒,袁銘綱便是來回稟這件事的。

    “皇上,鄭鋒此人出生蜀州,家中是蜀州

    衛的軍戶,他於元和六年參加武舉,中了武進士,之後先是進了五軍營,又在前年三月調入旗手衛,任指揮僉事。”

    “四年前,蜀州衛曾遭到水匪突襲,當時,有上千軍戶抗敵而亡,包括鄭鋒的父伯,其母在之後不就就病重而亡……”

    袁銘綱有條不紊地稟著,皇帝看似麵無表情,其實越聽越是心驚。

    在武舉時,所有的應考者至少都要求往上三代身家清白,鄭鋒此人能考中武進士,在身世上肯定冇有問題。隻是皇帝還不放心,才讓袁銘綱再查了一下,結果,果然如此。

    皇帝沉默地以指腹摩挲著手邊的白瓷浮紋茶盅,端起茶盅喝了口茶,思緒飛轉。

    鄭鋒不但身家清白,而且看起來和端王府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塊兒去。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不僅甘願受端王世子指使,還為了保守秘密,連死都不懼。

    明明鄭鋒一個堂堂旗手衛四品指揮僉事,有著大好前程,卻是能說死就死。

    袁銘綱終於稟完了,見皇帝一直沉默,便靜靜地垂手而立。

    終於,皇帝放下了茶盅,吩咐道:“你再命人去一趟蜀州衛。”

    他停頓了一下,語調放得更緩:“看看這鄭鋒會不會是被人替換了。”

    袁銘綱拱手道:“是!”

    皇帝揮了揮手,袁銘綱就退下了。

    衛皇後又從後頭的碧紗櫥走了出來,走到皇帝身後,抬手輕輕地替他揉著太陽穴。

    皇帝放鬆地眯了眯眼睛,身子也慵懶地靠在了椅背上,道:“也不知端王世子在朕的眼皮底下,還安插了多少人。”

    禁軍是皇帝親兵,直轄屬於帝王,擔任著護衛皇帝以及京畿一帶的警備任務。

    有一就有二。

    有一個鄭鋒,就會有一個王鋒,一個趙鋒……

    皇帝:“顧晨之倒是個頗有心機的,而且還野心勃勃的。”

    衛皇後輕聲問道:“皇上,當時鄭鋒似是想要拐走小氿?”

    皇帝點了點頭。鄭鋒已經死了,死無對證,他為何想要拐走秦氿也不得而知了。

    “興許是因為耶律欒吧。”皇帝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猜測道。

    衛皇後擰了擰柳眉,不快道:“這耶律欒還真是不死心。”

    耶律欒賊心不死也就罷了。

    祁好好的公主和郡主好端端地還非要把自個兒折騰進去,簡直蠢不可及!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05-30 11:29:39~2020-05-31 11:57:5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tian 3個;murasaki、45394788、墨大大、姍姍來遲、42554163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緋然 60瓶;凜 39瓶;喵了個咪、慜寶 30瓶;提燈映滄海、聆言 20瓶;優質女嘉賓 18瓶;我愛維姬 17瓶;妖璃 15瓶;sunshine、懶洋洋、悠悠心、蟲兒兜兜飛、ruei、雪、39027277、玥戀穎妍 10瓶;非晚 9瓶;好吃的喵喵、at、murasaki、mio、㎡、阿魚、24687235 5瓶;小小小小小新的新一?、ran 3瓶;流雲、怪咖小左、возрождени、越溪 2瓶;星羽、三水沐、圖圖、secreteva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