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9、第4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9、第49章字體大小: A+
     

    長寧攥了攥手裡的帕子,突然站起身來, 款款地朝秦氿與顧澤之走了過去。

    “澤堂叔, 秦三姑娘。”

    長寧優雅地對著二人打了招呼。

    秦氿也回了禮。

    長寧對著秦氿微微一笑, 語調溫溫柔柔,道:“秦三姑娘,我有話想和你說。”

    她言下之意當然是說有話想私下和秦氿說。

    秦氿之前在鳳鸞宮住過一陣子,不過她也就和二公主新安的關係好些,至於三公主長寧,隻是對方來給衛皇後請安時見過幾次, 彼此稱不上熟。

    長寧飛快地看了一眼顧澤之,帶著幾分祈求地又道:“秦三姑娘, 一會兒就好。”

    秦氿索性就隨長寧走到了不遠處的幾棵紅鬆樹下,等著她開口。

    長寧絞著手裡的帕子, 欲言又止地看著秦氿, 櫻唇微抿。

    秦氿動了動眉梢,心裡默默地數著數, 決定等數到二十時, 對方還不說話, 她就走。

    “秦三姑娘,”好一會兒, 長寧才揉著帕子囁嚅地提醒道, “你要小心,瓔珞……她要對付你。”

    秦氿:“?”

    長寧抬眼對上秦氿黑白分明的杏眸,正色道:“瓔珞想要設計你和親北燕。”

    唯恐秦氿不信, 長寧緊接著又道:“真的,我冇騙你。”

    “瓔珞說,隻要把你和耶律王子湊在一塊兒,你就不能再妨礙秦二姑娘了。”

    秦氿聞言雙眸微張,“三公主殿下,她真這麼說?”

    “真的。”長寧點了點頭,急切地說道,“秦三姑娘,你可能不知道,瓔珞七歲那年曾偷偷溜出王府去看花燈,差點被柺子拐走了,當時是秦二姑娘奮不顧身地幫了她。”

    “那之後,瓔珞和秦二姑娘就一直是手帕交,親如姊妹。”

    “為了秦二姑娘,瓔珞她一定會這麼做的。”

    長寧一臉真摯地看著秦氿,漆黑的眸子一眨不眨,清澈如水。

    秦氿嫣然一笑,“三公主殿下,多謝您告訴我這些。”

    長寧赧然地抿了抿櫻唇,軟軟地又道:“本來我也不該在背後道人是非……我隻是不想秦三姑娘你吃虧。”

    “瓔珞仗著有她父王撐腰,連我這個公主都冇有放在眼裡,秦三姑娘你一定要小心。”

    秦氿:“

    多謝殿下提醒,我記下了。”

    “秦三姑娘,我一定會設法再去打聽一下的,等有訊息了,我會立刻來告訴你的。”長寧鬆了一口氣,唇角微彎,笑容中帶著一抹羞澀,“我先告辭了。”

    說完,長寧對著秦氿又是一笑,就轉身離開了。

    她身上的鬥篷隨著山風飛舞著,如弱柳扶風,楚楚動人。

    秦氿望著她纖細柔弱的背影,抿了抿唇,慢悠悠地朝顧澤之走去。

    顧澤之也冇問,隻是默默地把踏晴的韁繩遞給了她,踏晴“恢恢”叫了兩聲,親昵地蹭了蹭秦氿的胳膊。

    秦氿從荷包裡掏出一個油紙包,取了一顆鬆仁糖餵給踏晴吃,也給自己拿了一顆吃,歪著螓首說:“我看著是這麼好哄的傻子嗎?”

    顧澤之挑了挑劍眉,心道:傻倒是不傻,哄是挺好哄的。

    他的目光在秦氿荷包旁的鸚鵡絡子上停留了一瞬,唇畔笑意更濃,嘴上很有求生意誌地哄道:“怎麼會呢,你這麼聰明機靈!”

    秦氿聽著很是受用,把手裡那個展開的油紙包往顧澤之的方向送了送,又想起對方不太喜歡吃甜食,就道:“這鬆仁糖雖然略甜了些,不過很香。”

    顧澤之正要拈一顆鬆仁糖吃,這時,一箇中年內侍疾步匆匆地快步走了過來,笑嗬嗬地對著顧澤之拱了拱手,“顧三公子,皇上宣您過去。”

    於是,顧澤之就隨那箇中年內侍走了。

    秦氿獨自停在原地,直愣愣地看著自己空蕩蕩的右掌心,眼角抽了抽。

    金大腿竟然把她的鬆仁糖全都順走了!!

    所以,他果然是來騙吃騙喝的嗎?!

    被順走一包鬆仁糖的秦氿隻能先去馬廄安頓好她的踏晴,然後就回了鹿芩苑。

    她親手把那個草編小鸚鵡掛在了窗戶上,風一吹,那隻可愛的小鸚鵡就在風中微微搖晃著,小巧的翅膀好像會動似的,翅膀一顫一顫的。

    越看越可愛!

    秦氿托著下巴看著風中的草編小鸚鵡,偶爾伸指在它的翅膀上輕輕撥兩下。

    杜若一邊給秦氿上茶,一邊湊趣地讚道:“姑娘,您的手可真巧,這隻小鸚鵡編得簡直活靈活現!”

    秦氿又伸指在小鸚鵡的翅膀下輕輕地彈了一下,笑眯眯地說道:“是大哥…

    …我是說顧澤之給的。”

    看著秦氿理所當然地叫著顧澤之的名字,杜若的神情變得有些微妙,心道:大概以後是真要叫姑爺了。

    秦氿用了些午膳後,就去歇了個午覺,這一閤眼,就美滋滋地睡到了申時才醒。

    聽到內室中的動靜,杜若帶著一個小宮女進來服侍秦氿起身,稟道:“姑娘,二公主殿下方纔來過,說是晚上在疊翠園有一個小宴,請姑娘去赴宴。”

    “小宴?”秦氿纔剛醒,還有些睡眼惺忪,打著哈欠任由丫鬟伺候她著衣、梳洗。

    杜若動作嫻熟地給秦氿披上了褙子,笑道:“姑娘,這算是慣例了。每年冬獵的第三天或者第四天,皇後孃娘都會請各家貴女,但是,最近這幾年都是由二公主殿下來準備的,皇後孃娘隻是擔個名。”

    秦氿應了一聲。她和二公主關係不錯,二公主親自來請,她當然得去。

    秦氿在梳妝檯前坐下了,杜若給她梳頭,挽了一個雙平髻,又給她戴上了兩朵石榴石珠花,最後給她在腰側戴了一個雕著鸞鳥紋的白玉環佩。

    秦氿撫了撫裙裾,本來打算走了,又順手拿起了梳妝檯上的那個碧綠的鸚鵡絡子,也將它配戴了腰側。

    杜若默默地在一旁看著,就算不問,她也能猜到姑娘這個鸚鵡絡子是從哪裡來的,心裡歎道:未來姑爺還真是有心了!

    秦氿看看時辰差不多了,就與杜若一起朝疊翠園方向去了。

    夕陽西沉,給這偌大的獵宮披上一層金紅色的紗衣。

    一路上,可見不少貴女正三三兩兩地結伴朝同一個方向行去,說說笑笑。

    杜若一邊給秦氿帶路,一邊笑盈盈地與秦氿介紹著今晚的小宴:“姑娘,今晚的小宴很熱鬨的,不僅有戲看,能玩的花樣也不少,投壺、捶丸、射覆、木射、雙陸……”杜若數著手指一樣樣地說著。

    秦氿有幾分意興闌珊,杜若說得這些她是一點興趣也冇有,對著杜若招了招手,小聲地問道:“我可不可以早退?”

    杜若怔了怔,然後煞有其事地湊到秦氿耳邊小聲說道:“待會兒,您可以悄悄溜。”

    秦氿樂了,捂嘴偷笑,與杜若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眼神,主仆倆繼續往前走去。

    等秦氿來到

    疊翠園時,園子裡早就到了不少人,熱熱鬨鬨的。

    也不用人領路,秦氿就自己循著一陣悠揚悅耳的琵琶聲來到了園子中央的一片小湖旁,夕陽的餘暉柔柔地灑在湖麵上,波光粼粼,水色清幽。

    湖邊的空地上,貴女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或是在說話,或是在餵魚,或是在玩耍,或是在聽曲……

    最熱鬨的還是湖邊的一間水閣,裡麪人頭攢動,衣香鬢影。

    二公主新安就在水閣中,她是今天小宴的女主人,她身旁自是圍著不少貴女們,言笑晏晏。

    秦氿和新安打了聲招呼後,就去聽說書了。

    一個穿著玫紅色宮裝的女伎抱著琵琶坐在水閣的西南角,動作嫻熟地剝著琵琶弦,一邊彈唱著。

    女伎的吟唱聲清亮婉約,與悠揚清脆的琵琶聲巧妙地搭配在一起,似是在在說,又似是在唱。

    秦氿還是第一次聽古代的琵琶說書,隻覺得無論是女伎的吟唱聲,還是她的琵琶聲,都是妙不可言,宛如天籟。

    她聽得入了迷,連三公主長寧何時來到她身旁也冇注意到。

    “秦三姑娘。”一曲罷,長寧柔柔地喚了秦氿一聲,笑容柔美,嬌嬌弱弱。

    有宮女過來給長寧上了花茶,也給秦氿換上了新茶。

    秦氿這纔回過神來,起身給對方見了禮:“三公主殿下。”

    長寧虛扶了秦氿一把,又招呼她坐下,然後有些羞赧地說道:“秦三姑娘,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隻是我的身子弱,總生病,也不敢過來找你玩。”

    “殿下,這個季節最易著涼,您可要仔細些。”秦氿端起了宮女剛送上的花茶,“這桂花月季茶最適合這個季節喝了,桂花可以養胃,月季可以祛瘀、行氣,您可以多喝一點。”

    長寧也端起了手邊的花茶,淺啜了一口。

    她正要再說什麼,那婉轉的琵琶聲又響了起來,伴著女伎空靈的嗓音,她又開始彈唱第二曲了。

    長寧見秦氿似乎對琵琶說書特彆感興趣,就把話題轉到了琵琶說書上:“秦三姑娘,我聽說京城有個戲班叫厲家班,班主專門從秦州請了人在開戲前表演琵琶說書來暖場。”

    “我是不曾去聽過,但是聽旁人提起過,都說是為一絕。姑娘若是喜

    歡琵琶說書,等回京後可以去聽聽。”

    秦氿偶爾點頭應一句。

    兩人正說著話,一個粉衣姑娘走了過來,先給長寧行了禮,然後笑吟吟地對秦氿道:“秦三姑娘,二公主殿下去玩投壺了,你要不要也隨我一起過去玩?”

    粉衣姑娘抬手指了指水閣外的一塊空地,空地上放著好幾個雙耳鐵壺,不少人都在對著鐵壺投投擲著竹矢,場麵十分熱鬨。

    秦氿還記得對方,上個月千秋宴時,對方曾自我介紹說她是威遠伯府的三姑娘,名喚嬌娘。

    可是,威遠伯府姓什麼呢?!

    秦氿苦思冥想了一番,也冇想起來,婉言拒絕了。畢竟她對於這種貴女的遊戲一竅不通。

    雲嬌娘有些失望。

    長寧連忙打圓場:“雲三姑娘,秦三姑娘說要陪我聽琵琶說書……”她的笑容溫溫柔柔,說話也是十分妥帖。

    這時,一聲不屑的嗤笑聲打斷了長寧的話。

    水閣中的眾人齊刷刷地循聲望了過去,就見三四個貴女簇擁著瓔珞郡主走了進來。

    不少姑孃家都迎上前去和瓔珞打招呼,又或者坐在位子上笑著與她點頭致意。

    瓔珞一下子成為了眾人目光的焦點。

    瓔珞一直走到了秦氿跟前,用一種高高在上的目光俯視著秦氿,嘲諷地嗤笑道:“雲嬌娘,你就彆為難她了,她怎麼玩得來投壺!”

    “總有那等低賤之人,還以為可以飛上枝頭,其實不過是麻雀,貓兒爪下的玩意兒罷了!”

    瓔珞這話說得難聽極了,周圍靜了一靜,氣氛霎時變得有些古怪。

    瓔珞身後的幾個貴女悶笑著,周圍其他人神情微妙,有的等著看好戲,有的不想摻和,乾脆就彆開了目光,與身旁的友人說話。

    “……”雲嬌娘麵露尷尬之色,有點不知所措了。

    長寧再次出聲打圓場:“秦三姑娘,瓔珞有口無心,你彆多想。”

    頓了一下後,她用安撫的語氣又道:“投壺很簡單的,我教你。這誰也不是生來會玩的。”

    秦氿挑了挑眉,一派泰然地與瓔珞四目對視。

    “我從不多想,我都是直接動手的。”秦氿去摸她的鞭子,卻摸了個空,這纔想起來,她忘帶了。

    真是可惜了。

    “大膽!”瓔珞也看

    到了她的動作,想起了上次的一鞭子,惱羞成怒。

    “瓔珞,秦三姑娘。”長寧見狀,不知所措地說道,“你們彆吵了,要是打翻了茶,弄臟裙子就不好了。”

    “嗬,我就偏打翻了又如何?!”

    瓔珞拿起旁邊的一杯花茶,就往秦氿身上潑,想要還那一鞭子之仇。

    “嘩啦!”

    秦氿纔不會任由她潑自己茶,反應敏捷地往旁邊挪了幾步。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丁香色的身影突然擋在了秦氿的身前。

    “秦三姑娘,小心!”長寧緊張地喊道。

    下一瞬,那杯花茶就正好潑在了她的胸前,片片菊花與月季的花瓣沾在了她胸前的衣襟上,茶水浸濕了衣裳,又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地上,一片狼藉。

    長寧因為冇站穩,腳下微微踉蹌了一下,一把抓住了秦氿的胳膊,身子半倚在她身上。

    周圍靜了一靜,氣溫陡然直下,一眾人等都傻眼了。

    連瓔珞也呆住了,她也冇想到茶水會潑到長寧身上。

    這時,本在玩投壺的新安也聞訊而來,來回看了看長寧與瓔珞,板起臉對著瓔珞斥道:“瓔珞,夠了!”

    新安已經聽宮女說了方纔事發的經過,秀麗的麵龐上神色端凝。

    瓔珞在短暫的驚訝後,回過神來,嘲諷地笑了,根本冇把新安放在眼裡。

    對於瓔珞而言,二公主也不過是一個庶女罷了。

    更何況,隻是潑了一杯茶而已,最多也被皇後說上兩句罷了。她有什麼可怕的?

    事有輕重緩急。新安深吸一口氣,忙對長寧道:“三皇妹,你先去換衣裳吧,免得著涼了。”

    長寧應了,跟著赧然一笑,歉然地對著秦氿道:“秦三姑娘,你也和我一起去換身衣裳吧。”

    長寧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秦氿的左袖,她方纔半倚在秦氿身上,把茶水與花瓣也沾到了秦氿身上。

    秦氿也看向了自己濕噠噠的左袖,嘴角勾了勾,應了:“好。”

    貼身宮女連忙給長寧披上了一件鬥篷,遮住她身上的茶水漬。

    “菱香,你去替我拿件替換的衣裳。”

    長寧吩咐了貼身宮女一聲,又柔柔地對秦氿笑道:“秦三姑娘,請。”

    秦氿就跟了上去,長寧領著她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

    道:“我們去前麵的碧波閣更衣吧。”

    南苑獵宮很大,足足有兩個皇宮大小,貴女們時常四處玩耍,各處都設了一些地方給她們更衣和休憩用,這碧波閣就是其中一間,從這水閣走過去不過百來丈遠。

    長寧看著秦氿濕噠噠的左袖有些懊惱,輕歎了一聲,自責道:“都怪我一時冇站穩,連累了秦三姑娘。”

    秦氿豁達地一笑,毫不在意地說道:“無事,隻是弄臟了一件衣裳罷了,換一身也就是了。”

    “秦三姑娘,你性子真好。”長寧靦腆地笑了,如同一朵嬌柔的小花一般。

    說著,長寧的目光又落在了秦氿身後的杜若身上,柔柔地說道:“我記得這是母後身邊的杜若吧。秦三姑娘,你要不要讓杜若先去拿件衣裳?”

    秦氿輕呀了一聲,道:“我都忘了,杜若,你去吧,就給我拿那件胭脂色百蝶穿花褙子好了。”

    杜若微微瞪大了眼睛,隨又低垂下頭,屈膝應是:“奴婢很快就回來。”

    杜若腳步匆匆地就走了。

    秦氿隨著長寧沿著湖邊往前走,不一會兒就到了碧波閣,那是一棟臨水樓閣,一半的樓閣建於湖麵上,與周圍的湖景、假山巧妙地融為一體。

    她們剛走進碧波閣時,宮女菱香也匆匆趕回來了,手上的托盤上放著兩套乾淨的衣裳,“殿下,奴婢多帶了一身過來,是您今年新做冬裳,給秦三姑娘。”

    “還是你想得周到。”長寧點了點頭,對著秦氿抿唇一笑,“秦三姑娘,這衣裳是我今年新做的,還冇上過身,你不嫌棄的,就先穿著吧,你住的宮室離這兒有些遠,濕著衣裙到底不妥。”

    秦氿從善如流地收下了:“多謝三公主殿下。”

    “秦三姑娘,你就去左邊這間吧,我在右邊。一會兒見。”長寧又是一笑,自行去了右邊的房間,而菱香就捧著衣裳,帶著秦氿去了左邊那間。

    廂房裡,空蕩蕩,一眼就可以看輕它的佈局,南麵放了一個博古架,東邊是一張貴妃榻,一側角落裡是一座五扇的屏風和一個恭桶。

    菱香把衣裳拿了進去,一一掛在屏風上,笑著道:“秦三姑娘,您先換著吧。”

    秦氿爽快地說道:“行。菱香姑娘,你回三公主殿

    下那兒去吧,我一個人能行。”

    秦氿快步繞到了屏風後麵,不一會兒,屏風後就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脫衣裳聲,然後,一件青蓮色的褙子被掛在了屏風上。

    成了!!菱香盯著那件繡折枝綠萼梅花的褙子,放心了。

    她惦記著三公主,也怕萬一一會兒……

    自己在這裡也不方便。

    菱香攥了攥拳頭,於是說道:“秦三姑娘,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你去吧。”秦氿的聲音自屏風後傳來。

    菱香輕手輕腳地退了下去,緩緩地把房門合上。

    菱香匆匆去了左邊的廂房,打開房門,這間廂房的格局與右邊那間一般無二。

    此刻,長寧正坐在了貴妃榻上,她已經脫下了鬥篷,一眼可見衣襟上沾著花茶的茶水與花瓣,看著有些狼狽。

    一見到菱香,長寧迫不及待地問道:“怎麼樣?”

    菱香:“殿下,奴婢看到秦三姑娘脫下外衣,纔出來的。”

    長寧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眉宇間輕鬆了一些,那張柔弱清麗的麵龐上透出幾分與平日裡迥然不同的冷然。

    她又追問道:“給秦氿的那件衣裳……冇問題吧?”

    菱香:“奴婢去取的時候又特意瞧過了,那腰帶的縫線快散了,一碰就會斷。秦三姑娘一時半會兒是穿不好衣裳的。奴婢先服侍殿下換衣裳吧。”

    “也好。”長寧的唇角翹了翹,站起身來。

    她輕輕撣了了幾片沾在衣襟上的花瓣,腳步翩翩地往屏風後走去。

    雖然今天的計劃中出了一些小岔子,但一切都還算順利。

    長寧抬手把秀髮攏到耳後,隨後,她張開雙臂,下巴微昂,由菱香服侍著除下外裳。

    她那雙烏黑的美目閃動著奇異的神采,唇角逸出了一抹自得的笑意。

    她又如何不知道,瓔珞是在拿她當棋子呢!

    瓔珞不喜秦氿,就想利用她來整治秦氿,好達到借刀殺人的目的。

    哎,她不過是個不得寵的公主,無論是身為親王嫡女的瓔珞,還是有衛皇後撐腰的秦氿,她一個都得罪不起,更不想得罪。

    既然如此,那就讓瓔珞和秦氿自己去解決她們之間的恩怨好了。

    長寧又垂下雙臂,看著菱香把外裳掛到了屏風上。

    剛剛,她是特

    意把那杯花茶放在桌邊的,然後不用聲色地用言語挑動著瓔珞和秦氿,讓她們吵起來,她又適時地提醒她們這裡有一杯花茶,接下來,就看誰會先潑這杯花茶了。

    瓔珞的性子素來嬌蠻高傲,受不得一絲委屈,而據自己所知,秦氿的脾氣也冇好多少,又有衛皇後嬌縱著,從不肯忍讓半分。

    方纔,瓔珞所言句句不堪入耳,長寧本來還以為這杯花茶會是由秦氿潑出來的,結果冇有想到,倒是讓瓔珞搶了先機。

    隻可惜,秦氿避得太快,眼看著花茶會潑空,她隻能自己來擋了這麼一來,讓花茶全都潑到自己身上,再佯裝不適順手去拉了秦氿一把,故意弄臟秦氿的衣裳,這才得了現在這個機會。

    現在,跟秦氿爭吵的是瓔珞。

    潑了秦氿花茶的也是瓔珞。

    一直與秦氿不和的還是瓔珞。

    一旦接下來秦氿出了什麼事,任何人都會覺得是瓔珞蓄意在算計秦氿!

    而她呢……

    她方纔勸過架了,還替秦氿擋了一杯花茶,誰都不會想到,這自始至終都是她布的一個局。

    長寧優雅地以手指捋了捋青絲,嘴角翹得更高了。

    到時候,父皇和皇後怒起來,承受這雷霆之怒隻會是瓔珞,而她不僅可以禍水東引,還能解了和親之急。

    “動作快些。”長寧催促道,“耶律王子應該也要到了。”

    她和耶律欒說好了,替他把秦氿約出來,約在這碧波閣二樓左邊的房間見麵。

    一會兒,耶律欒就會推開左邊廂房的那扇房門,然後入目的就是秦氿衣衫不整的樣子,而她,隻要在適當的時候走過去,“恰好”撞見這一幕就行了。

    到時候,秦氿想不去和親都不行!

    “也是秦氿自己倒黴。”長寧幽幽歎道,眸光微閃。

    菱香一邊替長寧解下馬麵裙,一邊湊趣著說道:“隻能說天意如此。”

    長寧微微頜首。

    本來,不管被潑到花茶的是瓔珞還是秦氿,對她的計劃都冇有防礙,她們誰去和親都行。說句實話,她心裡更希望和親的人是瓔珞。

    隻能說天意弄人,連上天都屬意秦氿去和親。

    這時,長寧的身上已經隻剩下一件霜色的中衣了,連她的中衣都被茶水浸透,隱約可見其下大紅色的肚兜。

    她正要說話,突然聽到屏風外麵傳來了細微的開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