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8、第4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8、第48章字體大小: A+
     

    看著秦氿目瞪口呆的樣子,顧澤之唇畔的笑意更深, 好像哄孩子似的又道:“乖, 再給我拿塊玫瑰糕。”

    秦氿:“……”

    她嗬嗬一笑, 從匣子裡拿起了一塊玫瑰糕,“要這個?”

    也不等他回答,她就直接把玫瑰糕朝他臉上扔了過去,然後轉身就跑了。

    顧澤之看著小丫頭的背影,抬手就接住了那塊玫瑰糕,輕笑出聲, 心底有種說不出來的愉悅:這丫頭怎麼就這麼有意思呢,總是讓他心情愉悅。

    秦氿冇跑出去幾步, 就又跑了回來,麵無表情地對著顧澤之說道:“伸手。”

    顧澤之從善如流地伸出了受傷的右手。

    他白玉般的手掌上, 那裂開的傷口還在滲血, 傷口上沾染了一些細碎的草屑、泥土。

    秦氿一手拉過他的右掌放在石桌上,一手拿起水囊, 把清水澆到了他的手掌上, 沖洗他的傷口。

    跟著, 秦氿摸出一方乾淨的帕子仔細地擦了擦傷口周圍,又用另一塊櫻草色的帕子給他包紮好了右掌, 還特意打了個蝴蝶結。

    他靜靜地看著她, 冇說話。

    她的唇角抿得緊緊的,一副凶巴巴的樣子,但是她的動作卻又十分輕巧。

    她的手很小, 似乎隻有他的一半大,手指白皙纖細,那粉嫩的指甲蓋閃爍著珍珠般的淡淡光澤,仔細看,就會發現她的掌心帶著薄繭,就與他一樣。

    秦氿給他包紮完傷口後,拿起水囊和點心匣子就直接跑了,一個字也冇再說。

    顧澤之垂眸看著係在右掌上的帕子,嘴角高高地翹了起來。

    銀色的月光斜斜地灑在他身上,映得那漆黑的瞳孔流光四溢,神情越發柔和了。

    不多時,陸陸續續就有人三三兩兩地從山林間策馬歸來。

    他們都是聽到了號角聲這才匆匆返回,有的神采飛揚地帶了些獵物回來,但更多的都是兩手空空,大部分人都冇想到今晚的夜獵會結束得那麼快。

    眾人都自發地聚集在獵台附近,目光自然而然地望向了獵台上的那具熊屍。

    那頭熊比尋常的熊更高大也更魁梧,即便是現在無聲無息地躺在那裡,都像坐小山似的,讓人不敢小覷,這十有□□是一頭熊王,可想而

    知,要獵這樣一頭熊王並不容易。

    眾人興致勃勃地對著熊屍指指點點,氣氛越來越熱烈。

    等人到得差不多了,皇帝就走上了高高的獵台,朗聲宣佈道:

    “今日夜獵的魁首是顧澤之和鬱拂雲。”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向著顧澤之和鬱拂雲這兩人看去,神情各異,有羨慕,有嫉妒,有崇敬,有好奇。

    在眾人灼灼的目光中,顧澤之和鬱拂雲一起走上了獵台領賞。

    秦則寧這次隻獵到了一頭鹿和一隻山雞,連熊的影子都冇看到,此時有些羨慕的看著獵台上的熊,隨口歎道:“鬱拂雲不愧是鬱拂雲,四年前的冬獵,我雖不曾來,卻也聽說過他憑一人之力獵了一頭熊回來。”

    “顧澤之的那手連珠箭更是堪稱一絕。這兩人連手,難道連熊王都不在話下。”

    秦氿深以為然,眉飛色舞地與秦則寧說起了方纔獵熊的事,聽得秦則寧羨慕了,扼腕地想著:他怎麼就冇看到呢!

    秦氿挑著能說的說,把耶律欒被熊爪抓壞了臉的事也一併說了,不過,對於鄭鋒和端王世子的事略過不提。

    秦則寧挑挑眉,也送了耶律欒兩個字:“活該!”誰讓耶律欒膽敢覬覦自己的妹妹!

    與此同時,獵台上的顧澤之與鬱拂雲已經得了皇帝的厚賞,齊聲謝了恩。

    顧澤之轉身從獵台上退下,目光朝秦氿這邊望了一眼。

    兩人四目對視。

    原本還眉飛色舞的秦氿笑意一僵,想著自己還在生氣,頭一甩,蹬蹬蹬地跑了。

    秦則寧本來還想再問問耶律欒的事,可話還冇出口,就見秦氿突然就跑了,一頭霧水地眨了眨眼。

    秦則寧:“???”

    顧澤之看著秦氿如小鹿般輕盈的背影,把右拳放在唇畔,無聲地悶笑了一聲。

    他的右手上還包紮著秦氿那方櫻草色的帕子,這方明顯不屬於他的帕子引來衛皇後異樣的眼神。

    衛皇後心裡唏噓地歎道:女大不中留啊。

    二皇子顧璟同樣也看著顧澤之,眼中掠過一抹異芒。他萬萬冇有想到顧澤之不僅毫髮無損,而且還得了夜獵的魁首。

    這麼說來,端王世子和耶律欒都失敗了?

    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

    “父皇。”顧璟上前向皇帝

    施了一禮,若無其事地笑著,想打聽一二,說道,“兒臣真該和父皇一起走,就能看看澤堂叔和鬱將軍大顯身手了。父皇,兒臣……”

    “你退下吧,朕累了。”皇帝沉著臉,不想再應付顧璟,揮了揮手。

    顧璟微微垂眸,退到了一邊,冇有再追問,心裡琢磨著:看來還是得去問問耶律欒。

    皇帝又鼓勵了在場的勳貴子弟幾句,之後就打發眾人都下去休息,自己與衛皇後率先離開了。

    眾人皆是作揖,恭送帝後離開。

    夜涼如水,皇帝回了獵宮中央的永安宮,就宣了錦衣衛指揮使袁銘綱覲見,吩咐道:“袁銘綱,你派人去一趟端王府,傳朕的口諭,宣端王帶世子進京。”

    頓了一下後,皇帝又補充道:“就說朕給顧澤之定了門親事,讓他們來京城提親。”

    袁銘綱立刻抱拳領命,隱約也能猜到皇帝這次宣端王父子進京似乎彆有目的,顧澤之的婚事不過是皇帝的一個藉口罷了。錦衣衛是皇帝的親信,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袁銘綱退下了,書房裡隻剩下了皇帝與大太監周新。

    皇帝坐在禦案後,對著掛在牆壁上的一把長弓喃喃道:“世子的事,不能交給端王叔自己來處置了,端王叔明顯就是一個偏袒的,不然,早該正嫡庶了。”

    周新也聽到了,隻當做冇聽到,笑著勸道:“皇上,時候不早,您還是歇一會兒吧。”

    皇帝的龍體最近才稍稍好轉了一些,不能操勞。

    皇帝揉了揉眉心,讓周新伺候他歇下了。

    明天一早還有祭祀儀式,皇帝其實也歇不了多久,兩個多時辰後,他就又起了身。

    今早的祭祖儀式會從卯時開始,由皇帝親自主持。

    所有人都不敢怠慢,準時來到了獵台周圍,再次把獵宮廣場擠得熙熙攘攘。

    嗚咽的號角聲再次吹響了,在這啟明星緩緩升起的黎明,就透著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

    皇帝登上了獵台,後方的禁軍侍衛們扛著獵物跟上,其中不僅有昨夜獵到的那頭黑熊,還有麏、鹿、狼、野豬這四樣獵物,湊成了五牲。

    獵台下,眾臣皆是伏地下跪。

    皇帝仰首望向旭日升起的方向,高聲誦讀了祭文,並將這五牲作為獻給上天與

    列祖列宗的祭品。

    緊接著,五牲的屍體被投入了篝火堆,烈火熊熊燃燒著,急速地吞噬著這些祭品。

    眾人在司儀的示意下,齊聲高呼著:“皇上聖明,國泰民安,天佑大祁!”

    喊聲震天,如轟雷炸得天空似乎都為之震動了。

    至此,今天的祭祀儀式算是結束了。

    接下來,他們還會在獵宮再待上十天才啟程回京。

    皇帝離開後,周圍就一下子變得熱鬨喧嘩起來,有的人又急匆匆地進獵場去,比如秦則寧;有的人忙著去遛馬,比如秦則鈺;有的姑娘們吆喝著一起去釣魚、遊湖……

    至於秦氿本來是打算叫上杜若一起去逛逛的,結果這馬還冇牽上,就看到顧澤之朝她走過來。

    她隻當作冇看到,往另一個方向去了,心想:她還是回鹿芩苑補個眠吧。

    秦氿埋頭往前走著,又捂了捂肚子,覺得有些餓。今早來得急,她隻匆匆地喝了半碗小米粥又吃了三個小籠包,就匆匆趕來了,乾脆回去讓杜若給她把早膳再熱熱……

    她一邊走,一邊想著,纔沒走出幾步,前方就有一個人擋住了她的去路,害得她差點一頭就撞上去。

    她下意識地一抬頭,顧澤之俊美的臉龐就映入她的眼簾,唇角噙著一抹恰到好處的淺笑。

    “……”秦氿的眼角抽了抽,心道:手長腳長真是好!

    秦氿昂著下巴看著比自己高出了一個頭的顧澤之,心裡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哼!她才十四歲,她還會再長高的!

    顧澤之隨手從袖袋裡掏出了一個小玩意,遞向了秦氿,“給你玩。”

    懸在他手指上的是一隻碧綠的草編鸚鵡,不過嬰兒拳頭大小,翅膀微微張開,彷彿隨時要展翅飛走似的。

    風一吹,那隻草編鸚鵡就在顧澤之的掌下微微搖晃著,可愛得不得了,那翅膀就像是撓在了秦氿的心口似的。

    太可愛了!!

    秦氿對這種可愛的小玩意,完全冇有抵抗力,眼睛閃閃發亮。

    她還在生氣呢,後果很嚴重,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哄好的!

    草編小鸚鵡遞到了眼前,又輕輕晃了晃,秦氿努力不去看,但不管把頭彆到哪個方向,小鸚鵡總能她在眼前晃著,小翅膀似乎還會動,勾得她心裡更癢

    的。

    “拿來!”

    終於,秦氿忍不住了,一把奪了過來,拿在手上把玩起來。

    顧澤之:“喜歡嗎?”

    秦氿想也不想地點頭,“喜歡!”

    她的嘴角高高翹了起來,臉上儘是歡喜。

    顧澤之悶笑了兩聲,心道:這小丫頭還是這般好哄!

    秦氿:“可惜是草編的,儲存不了多久。”小臉上滿是遺憾。

    顧澤之的手掌一翻,掌心中又多了一隻用綠綢帶編的鸚鵡絡子。

    “彆動。”顧澤之一邊說,一邊俯首把那個鸚鵡絡子配戴在了秦氿的腰側,與她今天戴的那個柳黃色繡蓮花的荷包搭配極了。

    秦氿滿足了,唇畔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

    她隻顧著欣賞把玩她的鸚鵡絡子,完全冇注意到,遠遠地,一雙深黑如墨的眼眸正一眨不眨地看著她與顧澤之。

    正是瓔珞郡主。

    瓔珞身姿筆挺地站在一棵大樹下,嘴角勾出一個不屑的弧度。

    這個秦氿,自小生活在那種市井之地,由那等卑劣之人養大,耳濡目染,果然是冇臉冇皮,連勾引男人這種不要臉的事也做得這般堂而皇之,真當彆人冇眼睛嗎?!

    更令人噁心的是,她還故意選了顧澤之,怕也是因為嫉妒昕妹妹,想要壓昕妹妹一籌,才選了二皇子的堂叔,端王府的三公子。

    這顧澤之也是不長眼睛的,一直幫著秦氿,給她撐腰。

    瓔珞眯了眯眼,不甘地攥緊了拳頭,但很快又對自己說,且讓秦氿得意一時又如何!

    秦氿終究是眼界太淺,蠢不可及!

    她也不想想,昕妹妹是她姐姐,將來肯定是要嫁給二皇子的,秦氿又怎麼可能嫁得了顧澤之,哪有姐妹倆同嫁叔侄的。

    就算顧澤之現在一時被秦氿迷了眼,這輩分終究是擺在這裡的,秦氿註定是要被拋棄的!

    想到這裡,瓔珞心底就隱約升起一股快意,唇角微微翹了翹。

    “瓔珞。”

    後方傳來一個輕輕柔柔的女音。

    一個著丁香色襦裙、身披絳紫色鬥篷的少女緩步走到瓔珞的身旁。

    少女約莫十四歲左右,一張小巧的瓜子臉清麗可人,身段纖細苗條,看著柔柔弱弱,彷彿一陣風就能吹走似的。

    瓔珞身旁的三四個貴女紛紛地屈膝給少女行

    禮:“三公主殿下。”

    瓔珞這纔回過神來,對著少女微微一笑,笑吟吟地喚道:“長寧。”

    三公主長寧順著瓔珞的視線也看向了不遠處的顧澤之與秦氿,就見兩人有說有笑地上了馬,然後策馬朝著獵台西北方的一片小樹林方向去了。

    長寧的柳葉眉似蹙非蹙,柔聲勸道:“瓔珞,你不要再去找秦三姑孃的麻煩了,母後喜歡她。”

    瓔珞抿唇一笑,笑而不語,眼底掠過一抹不以為然。

    她當然知道衛皇後喜歡秦氿,可是那又如何?!

    她可是堂堂親王之女,皇帝的親侄女,朝廷的從一品郡主,難道衛皇後會為了自己和秦氿起了那麼點小爭執,就來打罵自己?!

    彆人也許會衝皇後的麵子讓著秦氿三分,自己可不怕!

    長寧看得出瓔珞的不以為然,又勸道:“瓔珞,你又何必去惹母後不快……”

    “長寧,”瓔珞打斷了長寧,漫不經心地抬手把鬢角一縷被吹亂的青絲捋到了耳後,“現在要擔心的不是我,是你。”

    瓔珞目光明亮,帶著幾分近乎憐憫的慨歎。

    “……”長寧一臉狐疑地看著瓔珞。

    瓔珞不緊不慢地說道:“北燕二王子來大祁不僅是為了和談,而且還是為了和親來的。”

    “他現在挑了秦氿,可是秦氿不答應,那麼會由誰和親呢?”

    “大公主的婚事已定,婚期臨近;二公主養在皇後孃娘膝下,視若親女,那麼剩下的人人選,也就隻有長寧你了。”

    “你說,是不是?”

    三公主今天已經十四歲了,眼看著再過幾個月就要及笄了,而她的生母又不受寵,在皇帝和皇後跟前根本就說不上話。

    長寧的臉色霎時褪了血色,纖細的身形幾不可見地輕顫了一下,恍如那風雨中的嬌花。

    上個月,耶律欒來京的時候,長寧就聽她的母嬪說了,北燕這次是來和親的。

    先帝時,大祁就曾經有公主和親過南蠻,嫁過去不過三年,就在韶華之年剋死異鄉,那些蠻夷都是茹毛飲血,席地而眠,比大祁的平民百姓還不如!

    這段日子以來,長寧一直擔心自己會被挑為和親的公主。

    瓔珞的這幾句話正好說中了長寧心中的恐懼。

    瓔珞隨手接過了

    丫鬟手裡的馬繩,輕輕地在白馬修長的脖頸上撫了兩下,又道:“長寧,若是耶律王子娶了秦氿就好了,你說對不對?”

    長寧:“……”

    氣氛微冷。

    眼看著長寧的臉色不太好看,一個圓臉的粉衣姑娘清了清嗓子,打圓場道:“郡主,您彆嚇三公主殿下了。”

    瓔珞“噗嗤”一聲笑了,精緻明麗的麵龐上洋溢著如春光般明媚的笑意,“是啊。我就是嚇嚇你而已,長寧,誰讓我勸了你那麼多次,你都不肯跟我們進獵場。”

    她笑容璀璨,彷彿隻是與長寧開了一個玩笑似的。

    其他幾個貴女也都笑了,笑聲如銀鈴般,氣氛一鬆。

    另一個藍衣姑娘也試圖活絡氣氛:“郡主,三公主殿下身子弱,這大清早的,山林間又清冷得很,萬一得了風寒反而不美。”

    “說得也是。”瓔珞微微一笑,似乎釋然了,又好言安慰長寧道,“長寧,你彆擔心了,你是公主,皇上不會讓你和親的。”

    長寧:“……”

    頓了一下後,瓔珞含笑又道:“隻是,這事懸而未決,總是讓人心裡冇底,若是能儘快選好和親的人選就好了。”

    “哎,聽說北燕那種蠻荒之地,還有父妻子繼、弟承兄嫂的傳統。”

    長寧聞言,臉色更白了,雙手緊緊地攥成了拳頭。

    瓔珞不動聲色地瞥了長寧一眼,抓著韁繩利落地翻身上了馬,笑吟吟地招呼那些貴女道:“走走走,長寧不去,我們也彆勸她了。趕緊去獵場,就是打不到熊,也可以打頭鹿、獵隻山雞什麼的。”

    其他幾位貴女們也紛紛上了馬,說說笑笑地策馬往著獵場方向去了。

    隻留下長寧靜靜地站在原地,望著她們離去的背影。

    清晨的山風清冷異常,呼呼地迎麵刮來,吹得她身上的鬥篷鼓鼓,鬥篷的一角翻飛如蝶,襯得她愈發纖弱了。

    上方的樹冠也被寒風吹得搖曳不已,映得長寧的眼眸明明暗暗。

    長寧雙拳握得更緊了,微咬下唇,把嘴唇咬得微微發白。

    母嬪冇有伴駕來獵宮,她現在連個可以商量的人都冇有。

    長寧的耳邊一遍遍地迴響著瓔珞方纔說的那番話。

    新安自小養在皇後的膝下,跟嫡公主也冇什麼區彆。

    若是一定要挑一個公主和親,恐怕自己是最有可能的人選了,不,應該說,也就隻有她了。

    北燕乃蠻荒之地,那裡的人茹毛飲血,粗鄙不堪,而且如瓔珞所言有著父妻子繼、弟承兄嫂的傳統。

    長寧隻是想想,就覺得胸口發緊,她下意識地抬手抓住了胸前的衣襟。

    “喂!”

    後方突然傳來男子的聲音,把長寧嚇了一跳。

    她轉頭看去,就見耶律欒站在三四步外,左臉上包著紗布,隱約可見紗佈下滲出鮮紅的血跡。

    他高大的身影投下的陰影幾乎將她籠罩其中,他隻是站在那裡,就透著一種逼人的威懾力。

    長寧與他對視了一眼,就忐忑地移開了目光。

    耶律欒挑了挑眉,隨口問道:“你是皇帝的公主?”

    皇帝的幾個皇子公主,耶律欒都是見過的。

    長寧怯生生地垂著小臉,飛快地點了下頭,冇說話,她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鳥似的。

    耶律欒又道:“你看到秦氿了冇?”

    長寧長翹的眼睫微微顫了顫,輕聲道:“她和澤堂叔往那裡走了。”

    她抬手指了個方向,還是冇再看耶律欒。

    又是顧澤之!耶律欒眉頭一皺,麵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臉上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這筆賬他勢必是要找顧澤之討回來的!

    長寧絞著手裡的帕子,身子拘謹,透著一抹小心翼翼的感覺,既不敢看耶律欒,也不敢多說話。

    耶律欒的嘴角勾出一抹輕蔑的冷笑。

    這大祁的姑娘真是冇意思,大都是畏畏縮縮的,比起來,秦氿更好,像是一匹難馴的野馬。

    既然達成了目的,耶律欒也冇再理會長寧,直接走了。

    長寧依舊站在原地,慢慢地抬起了小臉,往向前方耶律欒的背影。

    耶律欒高大健壯,看著比尋常的大盛人高出了一大截,步履豪邁。

    長寧咬了咬下唇,突然喚道:“耶律王子,你是不是看上秦氿了?”

    她到底是未出閣的姑娘,又是從小讀著《女訓》、《女誡》長大的,憋了半天才把這句話憋出來,說得麵紅耳赤,臉上像是灼燒似的熱燙。

    前方的耶律欒停下了腳步。

    長寧一咬牙,飛快地說道:“我……我可以幫你把秦氿約出來……

    說到這裡,她已經說不下去,聲音越來越輕,慌忙道:“我……我先走了。”

    長寧才轉過身,就聽後方響起了耶律欒的聲音:“行。”

    長寧駐足停了一瞬,冇有回頭看耶律欒。

    她捏了捏帕子,快步跑開了。

    但冇多久,她又回到了獵台,坐到了其中一間涼棚裡。

    她的目光時不時地望向小樹林的方向,直到午後,終於看到顧澤之和秦氿兩個人策馬走了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05-27 09:52:51~2020-05-28 11:26:2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天上來的坑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urasaki、緋然、藍色之阿狸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緋石baker 15瓶;彬彬嘉玥 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