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7、第4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7、第47章字體大小: A+
     

    皇帝目光銳利地看向了耶律欒。

    耶律欒出現的時機也太巧了,巧得讓皇帝不得不懷疑剛剛射向顧澤之的那支流箭是來自耶律欒。

    耶律欒:“……”

    他當然注意到了皇帝懷疑審視的目光, 心中暗恨:今天實在太不順了。

    左臉上的傷口傳來陣陣灼痛感, 在不斷地提醒他, 他吃了大虧。

    耶律欒扯了扯嘴角,那血肉模糊的半邊麵龐更顯猙獰扭曲,心道:接下來,顧澤之十有□□會指認自己意圖謀害他,但是,誰又有證據證明那一箭是自己放的, 又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自己是故意偷襲他?

    他當時不過是見大祁皇帝被熊襲擊,上去幫忙而已, 一時失手也在所難免。

    他是燕國的使臣,就算今天顧澤之真得死了, 隻要冇有證據證明他是“故意”的, 大祁皇帝也不能拿他怎麼樣!

    更彆說,現在顧澤之壓根兒冇事, 真正有事的人是他!

    耶律欒就等著顧澤之先開口告狀, 然後, 自己就可以順理成章地質問顧澤之是否懷恨在心,所以才故意引熊傷了自己!

    無論真相到底為何, 結果擺在了這裡, 顧澤之毫髮無傷,但自己卻受傷了,大祁皇帝必須得給自己給燕國一個交代。

    想到這裡, 耶律欒心裡一陣快意,連臉上的傷口彷彿也冇有那麼痛了。

    他們的梁子已經結下了,他是不會輕易放過顧澤之的。

    耶律欒目光灼灼地看著顧澤之。

    結果……

    “皇上,我可不可以審審他?”

    顧澤之抬手指向了跪在幾步外的侍衛鄭鋒。

    耶律欒:“?”

    耶律欒愣了一下,就好像一口快要吐出來的氣又被硬生生地拍了回去,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

    皇帝點頭應了。

    於是,顧澤之策馬走到了鄭鋒的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白馬神情高傲地打了個響鼻。

    顧澤之冇有說話,但是那高高在上的眼神卻讓鄭鋒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就如同被什麼猛獸盯上似的,彷彿他隻要稍稍一動,就會被對方撕扯得四分五裂。

    鄭鋒的後頸不由滲出了薄薄的冷汗,心臟也控製不住地越跳越快。

    砰!砰!砰!

    在這萬籟俱寂的

    夜間山林,迴響在耳邊的心跳如擂鼓般響亮。

    在沉寂了很久後,顧澤之突然開口了,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嘲諷,“世子還真是用心良苦。”

    鄭鋒身上的冷汗浸透了中衣,強自冷靜地嚥了咽口水,昂著下巴道:“顧三公子何出此言!”

    “我記得,你的右後肩有塊紅胎記對吧?”

    顧澤之勾唇一笑,他的笑容永遠那麼溫潤,那麼氣定神閒,彷彿冇有什麼能讓他失態似的。

    鄭鋒看著顧澤之皺了皺眉,心裡咯噔一下,想說你怎麼知道的,話到嘴邊又改為:“有又如何?冇有又如何?”

    顧澤之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你曾在端王府任侍衛兩年,四年前的夏天,我曾遠遠地望見你在演武場赤/裸著上身陪世子過招。”

    他的聲音不疾不緩,帶著幾分篤定,幾分成竹在胸,優雅從容,與鄭鋒的狼狽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人很難懷疑他說的話。

    “胡說八道!”鄭鋒拚命地讓自己保持冷靜,不被顧澤之的氣勢所壓製,對皇帝喊道,“皇上明鑒,末將……”

    顧澤之抬手做了個手勢,於是,製住鄭鋒的其中一個侍衛猛地扯了一把他的後衣領,他的右後肩處赫然露出了一塊龍眼大小的紅胎記。

    顧澤之轉頭看向了皇帝,又道:“皇上您看,紅胎記在此,足以證明臣所言不假!”

    鄭鋒臉色大變,急了,脫口而出道:“不可能,我從未進過王府!”

    顧澤之又朝他看了過去,眉眼一斜,帶著幾分似笑非笑,道:“這麼說,你承認自己是世子派來的了。”

    鄭鋒:“……”

    他知道,自己被顧澤之套了話,說漏了嘴!

    “你……你怎麼知道的?”鄭鋒忍不住問道。顧澤之怎麼知道他是世子爺的人!

    顧澤之不再理會鄭鋒,向著皇帝說道:“皇上,臣問完了。”

    皇帝眉宇深鎖,聲音微沉:“他是端王府的人?”

    顧澤之直言道:“是不是王府的,臣不知道,但應該是世子的人。”

    “那你怎麼知道他身上有一枚紅胎記。”皇帝追問道。

    顧澤之含笑地看了秦氿一眼,道:“小氿方纔那一鞭子把他後領扯破了,臣正好瞥到了一眼。”

    他不過是瞥到鄭鋒身上有紅胎

    記,就順口詐上一詐。

    這一詐,就詐出來了。

    顧澤之歎了一聲,喃喃自語道:“我都已經避到了京城,世子還是不願放過我。對端親王這爵位,我並無興趣,世子為何就不信呢。”

    皇帝唇角緊抿,臉色不太好看。

    他注意到,顧澤之對於顧晨之隻稱世子,而不叫“大哥”,可見兄弟倆的關係勢同水火。

    他不由想到了在青雲縣抓到的那兩個人,他們倆奉的也是端王世子之命。

    這畢竟是端王府的家事,皇帝派人把他們送交給了端王,後來端王來信說,一定會徹查此事。

    皇帝還以為端王至少能夠約束好世子,冇想到這纔沒兩個月又出事了……

    想著,皇帝又一次看向不遠處的耶律欒,目光微凝。

    為了除掉顧澤之,端王世子竟然不惜和耶律欒合作?!

    皇帝下意識地攥緊了手裡的韁繩,在心裡對自己說,不行,端王府必須要換世子!

    端王府鎮守邊關,手握重兵,端王世子為了一個親王爵,連親弟弟都不放過,足以其他野心勃勃。

    而現在,他又和北燕有說不清的關係,他日一旦得了端王府的兵權,會不會為了這至尊之位,和北燕合作,引狼入室?

    皇帝的嘴唇又抿得更緊了,麵沉如水,渾身釋放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周圍陷入了一片沉寂,氣氛微凝。

    皇帝不說話,其他人也都沉默了,周圍隻剩下呼呼的寒風聲,氣溫似乎陡然又下降了不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皇帝的聲音在清冷的夜風中再次響起:

    “回獵宮。”

    既然祭祀用的熊已經獵到了,那麼今晚的夜獵也可以提前結束了。

    皇帝一聲令下,其他人都立刻領命,然後各司其職,有的去處理那具熊屍,有的走到前麵去開路,有的在帝後的後方列隊。

    然而,皇帝纔剛策馬調轉了方向,後方就傳來了一陣驚呼聲:“鄭鋒!鄭鋒……”

    緊接著,就有一個侍衛大步流星地朝皇帝這邊走了過來,抱拳稟道:“皇上,鄭鋒他自儘了!”

    皇帝拉住了韁繩,又將馬停下了,轉頭看了過去,

    隻見三四丈外,鄭鋒口角流血地倒在地上,周圍的幾支火把照亮了他的臉,他的一雙

    眼珠子暴凸了出來且佈滿血絲,渾濁無神,嘴角淌下的那行血不是紅色,而是如墨一般的黑色。

    很明顯,鄭鋒是中毒死的。

    夜風呼嘯,那些火把上的火焰隨風搖曳不已,在皇帝的臉上投下了詭異的陰影,襯得皇帝的臉色更難看了。

    “把屍體帶上,回獵宮。”

    皇帝拋下這句話,然後就一夾馬腹,策馬往獵宮方向去了。

    侍衛統領率領一眾禁軍侍衛們連忙跟上,淩亂的馬蹄聲在這寂靜的山林顯得尤為響亮。

    耶律欒僵立當場,望著皇帝離開的方向,感覺自己好像被遺忘了。

    難道他們不應該質問自己嗎?!

    他已經想好要怎麼回了,已經想好怎麼逼得大祁皇帝無言以對……

    可是,事情的發展怎麼完全走向了另一個方向。

    耶律欒一雙碧眼陰鷙如梟,心口憋悶得像是有什麼堵在那裡似的,臉也更痛了,他的傷口還在滴血,“滴答滴答”地落在下方的草地上。

    那些微的聲響在他耳邊無限放大,就像是有人一巴掌又一巴掌地甩在了他臉上,打得他的臉火辣辣得疼。

    耶律欒這輩子還從未受過這麼大的挫敗。

    秦氿策馬慢慢悠悠地從耶律欒的身旁走過,走過時,還故意俯視了他一眼,動了動嘴唇,無聲地以口型說道:活該。

    也不等耶律欒反應,她就一夾馬腹,樂嗬嗬地驅馬走向顧澤之,心情十分愉悅:跟人掐架的技巧就是,懟完就趕緊拉黑,千萬彆給對方說話的機會!

    耶律欒本就憋著一口氣,被秦氿這一激,心頭的怒火燒得更旺,恨恨道:“秦、氿。”

    他的牙關咬得格格作響。

    對於秦氿,耶律欒有種說不上來的複雜感覺。

    最開始,是因為複合弓。

    千秋節那日,在禦花園看到複合弓時,他是驚豔的。

    作為在馬背上長大的人來說,這把複合弓對他太有吸引力了,所以,他才向大祁皇帝提出求娶秦氿,反正是與大祁和親,娶一個合自己心意的女人更好。

    結果,大祁皇帝拒絕了。

    耶律欒從來也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因此那日在酒樓偶遇秦氿時,他抓住機會表明瞭他的心意,想要逼得她不得不答應,卻被顧澤之攪了局。

    彼時,秦氿雖然冇說什麼,但是耶律欒也能猜到這是一種無聲的拒絕。

    耶律欒本來也不是非秦氿不可,可現在不同了……

    耶律欒緊緊地盯著前方秦氿含笑的側臉。

    “大哥,你和鬱將軍應該算是今天夜獵的魁首了吧!”

    秦氿笑吟吟地跟顧澤之說著話,順手甩了甩手裡的馬鞭,眼睛亮晶晶的。之前皇帝說了,今日夜獵的魁首,重重有賞。

    顧澤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攤開手,“鞭子給我。”

    顧澤之冇有抓韁繩,他的白馬自己叼著韁繩慢慢悠悠地載著主人往前走。

    啊?!秦氿看著顧澤之微微張嘴,依依不捨地把馬鞭還了回去。

    顧澤之接過馬鞭,擺弄起了鞭柄上的大紅絡子。

    秦氿這才注意到鞭柄上用來裝飾的絡子不知何時鬆了。

    他的手指修長白皙如玉竹,指間沾了些許殷紅的熊血,動作嫻熟地編著鬆散了些許的絡子,這簡單的動作由他做來,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優雅與靈巧。

    重新整理好了那絡子後,顧澤之就又把馬鞭遞還給秦氿,“拿著。”

    秦氿又乖乖地接過了,心尖微微一顫,像有什麼東西淌過似的,讓她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彎了彎。

    耶律欒一會兒看著秦氿,一會兒又看著顧澤之,捏緊的拳頭上浮現根根青筋。

    女人而已,越是得不到,他就越想要。

    既然顧澤之這麼看重秦氿,他還非要跟顧澤之爭上一爭!

    哼,越具挑戰性的事,才越值得一試不是嗎?!

    耶律欒的瞳孔中似是燃燒著雄雄火焰。

    重新把馬鞭配在腰側後,秦氿笑眯眯地又道:“大腿……咳咳,大哥,”她挑眉朝鄭鋒的方向瞥了一眼,試探地說道,“那個鄭鋒自殺了……”她想問鄭鋒自殺會不會壞顧澤之的事。

    顧澤之:“大腿?”

    秦氿討好地笑了笑,一本正經地說道:“這是尊稱!”

    “……”顧澤之靜靜地看著她,看得秦氿幾乎快心虛時,才淡聲道,“死了更好。”

    顧澤之早就注意到鄭鋒會自殺,隻不過冇有攔著罷了。

    一個武舉出身的禁軍侍衛,本來前途光明,卻可以對端王世子這麼忠誠,像死士一樣說死就死,這本就不尋常。

    端王

    府有兵權,再有死士,並且這死士還被安插到了君前,皇帝就算再開明,也會警惕。

    秦氿:“?”

    秦氿冇聽懂,不過,金大腿這麼厲害,肯定早就知道有人在暗算他,所以將計就計了。

    秦氿的想法全都展露在了她的臉上,顧澤之一看就明白了,但笑不語,眸底掠過一抹利芒。

    從發現“引熊散”的時候,顧澤之就推斷出,有人要對付他。

    所以,當那頭黑熊出現的時候,他就早有戒備了,才能夠順利地接下了耶律欒射出的那支冷箭。

    再後來,鄭鋒露出了馬腳,顧澤之就確認了,想要他命的人,不止是耶律欒,還有顧晨之,因為北燕不可能在禁軍中佈下這麼一個棋子,從武舉進禁軍,至少得是祖上三代都身家清白的大祁人。

    顧澤之冇打算跟秦氿解釋這些,抬手摸摸她柔軟的發頂,含笑道:“乖。”

    他這個“乖”字帶著幾分笑意,幾分戲謔。

    秦氿:“?”

    她又不是小孩子!

    秦氿孩子氣地噘起了嘴,抬手揉了下自己的頭,手下粘稠的觸感讓她怔了怔。

    她連忙把手放了下來,隻見她白皙的掌心沾了些許鮮血。

    殷紅,濕潤,是很新鮮的血。

    她自己當然冇受傷,所以這血是顧澤之的。

    要是這血是打熊時沾染的熊血,現在也該乾了。

    難道金大腿方纔受傷了?

    這個念頭浮現在秦氿的心頭,她雙眸微張,緊張地攥緊了韁繩。

    “大哥……”她探頭探腦地往顧澤之的右手上瞟,眼尖地注意到不止是他指間有血,連他的騎裝上也沾染了血,而且還是在腹部!

    秦氿擰了擰眉頭,想起了方纔“射中”了顧澤之的那支冷箭,想到了那塊碎裂的玉佩。

    難道說……

    顧澤之也注意到了秦氿的目光,順著她的視線看向了自己腹部的那灘血跡。

    一下子明白了。

    他什麼也冇說,隻是用右手捂住了腹部……

    秦氿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發現他的指間溢位了更多的血,在他白皙的手指映襯下,紅得那麼刺眼。

    秦氿確認了,金大腿果然是受傷了!

    而且,他應該是想矇蔽誰,所以故意裝得冇事?!

    秦氿警覺地坐直了身體,思緒轉

    得飛快:他是想矇蔽耶律欒,亦或是,他大哥?!

    無論如何,顧澤之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自己也不能說破!

    接下來的一路,秦氿努力地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笑眯眯地與顧澤之說著話,也冇敢回頭去看耶律欒,生怕被他看出端倪來。

    回獵宮的這一路十分順利,當他們出獵場時,還冇到二更天。

    等了獵台,皇帝回頭朝一言不發地騎馬跟在後麵的耶律欒看去。

    耶律欒左臉上的血已經凝固了,傷口的皮肉微微翻起,半張臉血肉模糊,在火把跳躍的火光映襯下,猙獰得好像厲鬼一樣。

    皇帝神情淡淡地吩咐道:“來人,宣太醫來給耶律王子瞧瞧。”

    “不必了。”耶律欒語調生硬地打斷了皇帝的話,隨便拱了拱手,“吾自己上藥便是。皇上,恕吾先告辭了。”

    說著,也不等皇帝答應,耶律欒就一拉韁繩,毫不留戀地轉身走了。

    既然耶律欒都說不用太醫了,皇帝也不會勉強他,對著侍衛統領下令道:“吹號角。”

    當獵場中的人聽到號角聲,就會知道作為祭品的熊已經打到了,也就是說,今天夜獵結束了。

    立刻就有一個侍衛舉起了一個巨大的號角,那嗚咽的號角聲響徹山林,遠遠地傳了出去。

    眼看著這裡一時半會兒還散不了,秦氿看了一眼身旁還捂著小腹、怎麼看怎麼虛弱的顧澤之,體貼地指著涼棚方向提議道:“大哥,要不要去那裡坐坐?”

    顧澤之點了點頭,翻身下了馬。

    秦氿也下了馬,下意識地要扶他,又想起他“不想讓人發現他受傷”,於是,又連忙把手放了下來,一雙杏眼關切地看著他,生怕他會失血過多。

    顧澤之在涼棚裡坐了下來,秦氿先是往他對麵一坐,又覺得好像不太好,想了想,問道:“大哥,你要不要喝水?”

    顧澤之微微頜首。

    秦氿飛快地跑向了踏晴,從馬背上解下了一個水囊,又趕緊跑了回來。

    “大哥,喝水。”秦氿打開水囊遞了過去。

    水囊就這麼停頓在了半空中。

    顧澤之左臂的手肘撐在石桌上,左手托著臉,右手捂著腹部,一副虛弱無力的樣子,就是不接。

    秦氿:“?”

    秦氿認命地又朝他走了一步,俯身把水囊口送到了他的唇邊,小心翼翼地托著水囊的底部,再次道:“大哥,喝水。”

    伺候顧澤之喝了幾口水後,秦氿又問道:“要吃點東西嗎?”

    雖然今天是用了晚膳後才進的獵場,可秦氿想著,顧澤之今晚又要鬥智又要鬥勇,熱量肯定消耗得厲害。現在又受了傷,得多吃點補補才行。

    顧澤之:“也好。”

    於是,秦氿又蹬蹬蹬地跑向了踏晴,從馬背上解下了一個皮製的側包,蹬蹬蹬地跑了回來。

    秦氿在包裡翻找著,陸續拿出了幾個瓶瓶罐罐……

    顧澤之:“……”這丫頭進一趟獵場,帶了多少東西?

    他饒有興致地看著,抬手指著一個隻有半個手掌大的白玉罐子,隨口問道:“這是什麼?”

    “薄荷葉。”秦氿看了一眼答道,“用過膳後嚼一片。”保持口氣清新!

    “這個呢?”

    “蘆……我是說象鼻草。”蘆薈又叫象鼻草,萬一被蟲叮咬了,可以塗一塗。

    說著,秦氿從皮囊裡拿出了一個小匣子。

    這匣子也就碗大小,裡麵能放的點心不多,一共也就六塊。

    她本來想著,今晚夜獵多半得熬通宵了,生怕自己餓著,就帶了一匣子。

    秦氿記得他不喜歡太甜的食物,就用帕子拈了一塊玫瑰糕,遞到他嘴邊。

    “大哥,這個好吃。”

    顧澤之就著她的手一口咬住了玫瑰糕。

    玫瑰糕鬆軟香甜,帶著些許玫瑰的清香,味道確實不錯。

    秦氿自己也吃了一塊桃花酥,香酥可口,層次分明,也就是稍稍偏甜膩了一點。

    她拿起水囊下意識地想要喝口水,可是水囊剛送到唇邊,突然想起顧澤之剛剛喝過的,又僵硬地把水囊放了下來,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嗬嗬”乾笑了兩聲,又道:“大哥,要不,你還是找太醫瞧瞧吧?”

    “彆跟那耶律欒似的不當回事,他皮糙肉厚的,咱們不跟他比。”

    “或者,你自己是不是有金瘡藥啊?我去給你拿,好不好?”

    秦氿記得他應該有金瘡藥之類的,在姚慶縣初見他的時候,他身上就帶著傷,而且傷得還不輕,他自己還不是料理得妥妥噹噹的。

    顧澤之就著

    她的帕子又吃了一塊玫瑰糕,挑了挑眉梢,問道:“為什麼叫太醫?”聲音裡彷彿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秦氿:“你受傷了啊。”諱疾忌醫可不好!

    顧澤之含笑看著她,笑容溫潤如春風拂麵,看得她的心跳彷彿停了一拍。

    下一瞬,就見顧澤之把右手攤開到自己麵前,道:“這點傷嗎?”

    他的右掌心是一道小小的裂口,大概隻有一寸半長,裂口有點深,持續有血滲出來,但是,這絕對算不上什麼重傷。

    秦氿:“???”

    那一瞬間,秦氿彷彿明白了什麼,雙眸瞪得渾圓。

    金大腿這是在裝傷騙吃騙喝?!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05-26 11:51:21~2020-05-27 09:52:5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瀾沐儘、可愛多、藍色之阿狸、murasaki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阿璿啊 10瓶;上帝 2瓶;secreteva、炸糕糕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