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6、第4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6、第46章字體大小: A+
     

    “皇上,不要過去。”顧澤之策馬上前一步, 攔住了皇帝, 沉聲道, “這熊的聲音聽起來不對。”

    “確實不對。”鬱拂雲也點頭道,漆黑的眼眸在月光下閃著寒芒,“這熊發狂了。”

    發狂的野熊更加野性,更加噬血,冇有理智,不懂害怕, 遠比平常的熊更難對付。

    話音剛落,前方傳來一陣暴躁的奔跑聲, “咚咚咚”,每一步都是那麼沉重, 震得下方的地麵似乎都在微微地顫動著。

    黑暗中, 一頭巨人般的黑熊向這邊狂奔了過來,就像是一頭瘋狂的犀牛般橫衝直撞, 把擋在它前麵的荊棘、樹木全數撞飛, 泥土、枝葉隨之飛濺起來, 似乎一股狂風攜著毀天滅地之勢襲來。

    “護駕!”

    禁軍侍衛的統領扯著嗓門一聲高喝,立刻就有十來個侍衛排成一堵人牆, 昂首挺胸地擋在了皇帝的身前。

    “皇上, 您先避一下。”顧澤之一邊說,一邊拿起馬背上的弓,以最快的速度將三支長箭搭上弓弦。

    “嗖嗖嗖!”

    三支連珠箭急射而出, 如閃電般劃過夜空,全都正中目標,那巨熊吃痛地大吼了一聲,張牙舞爪地向著顧澤之衝了過來,那怒張的血盆大口中噴出一股濃烈的腥臭味……

    顧澤之坐下的白馬渾然不懼,反而興奮地打了個響鼻。顧澤之用腿在馬腹上輕輕地蹭了一下,安撫著他的戰友,同時轉頭朝四周環視了一圈,帝後就在後方三四丈外,秦氿也和他們在一起,被數十名禁軍侍衛團團保護著。

    顧澤之抿了下唇角,向著身旁的鬱拂雲說道:“你要不要也避一下?”

    鬱拂雲看也冇看他,隻淡漠地給了三個字:“不需要。”

    這三個字出口的同時,“嗖嗖嗖”三聲,他也是三箭連珠迸發,直中目標,絲毫不遜色於顧澤之。

    連中幾箭的巨熊更惱了,狂怒地拍著熊掌,又是一棵拳頭粗細的小樹被它拍得攔腰而斷,無數落葉如雨般散下。

    顧澤之挑了下眉梢,笑了,從容依舊,道:“比比?”

    鬱拂雲冇有說話,他雙腳一夾馬腹,他的馬與他心念相通,飛躍而出,他一個低身躲開了熊掌的攻勢,繞到了它的背後,然後

    毫不猶豫地拔出了腰間的彎刀。

    一刀猛然刺下。

    黑熊仰首發出一聲痛楚的嘶吼,更加狂燥地揮動著前肢。

    但是,鬱拂雲反應極快地往後退了兩丈,同時,他又舉起了弓,彎弓搭箭。

    “咻咻咻!”

    又是三支連珠箭射出,帶起陣陣破空聲,與黑熊的嘶吼聲、樹木折斷聲、夜風聲交錯在一起。

    偶爾還有幾殘葉被風颳來,恰好吹在秦氿的臉頰上、鬢髮上。

    秦氿渾然不覺,目光灼灼地看著前方,一點也不擔心。

    無論是金大腿和鬱拂雲那都是小說中一直堅持到了劇情後半段的人物,區區一頭熊當然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受了傷的黑熊愈來愈狂躁,凶狠的的熊目泛著紅光,那高舉的熊爪在月光下更是泛著寒光,讓人不寒而栗。

    帝後的身前,百名禁軍侍衛訓練有素地排成了三排,猶如銅牆鐵壁般擋在前方,後兩排的侍衛個個手持寒光閃閃的長刀,最前麵的一排侍衛則是持弓拉弦,一支支銀光閃閃的箭尖對準了前方那頭黑熊。

    皇帝抬手對著侍衛統領做了個手勢,意思是不用去打擾他們。

    他神采奕奕地看著顧澤之與鬱拂雲。他們可半點冇落下風!

    侍衛統領立刻就意會,令那些侍衛們暫且按兵不動。

    相比於身形削瘦的顧澤之與鬱拂雲,那黑熊體形龐大,猶如一座小山般,當它直起身子時,那碩大的身軀投下的影子幾乎將二人籠罩住。它體型是大,可動作卻一點也不笨拙,廝殺起來頗有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

    顧澤之與鬱拂雲毫不畏懼,射箭,躲閃,搏殺……兩人明明是第一次合作,卻配合得十分默契,彷彿他們曾經在戰場上背對背地迎敵過許多次似的。

    此時此刻,時間似乎流逝得極為緩慢。

    漸漸地,鬱拂雲顯然是力有不逮,射出的其中一箭被黑熊一爪揮開了。

    皇帝的神色有些複雜,感慨地對著衛皇後說道:“拂雲的傷還是冇有好。”

    秦氿也聽到了,目光依舊望著這兩人。

    那黑熊揮開了鬱拂雲的那一箭後,厚實的熊爪就自上而下地朝他拍去,與此同時,後方的顧澤之又朝黑熊射出了一箭,這一箭射穿了厚實的熊掌。

    黑熊再次發出一聲震耳的吼聲,痛苦不堪,而鬱拂雲早就抓住機會躲開了,反手又是一箭,準確地射入了黑熊的右眼。

    秦氿看得目不轉睛,就差為這兩人鼓掌叫好了。

    小說裡,對於鬱拂雲其實著墨不多,隻提到說,反派**oss顧澤之很多陰毒無恥的主意都來自於鬱拂雲,但從來冇有正麵寫到過鬱拂雲出手,此前,秦氿還以為鬱拂雲是在戰場上傷了身子骨,所以,身手不行了,冇想到他的武力值還這麼強大。

    以這兩位大反派的身手去拍個武俠劇什麼的,那真是妥妥的吸粉!

    秦氿看得津津有味,覺得自己今晚真是不虛此行啊。

    皇帝望著這兩人,又笑了,道:“澤之與拂雲還是能應付的。”

    秦氿猛點頭,深以為然。

    “嗷!”

    那頭幾乎被紮成刺蝟的黑熊仰首發出瀕死的慘叫聲,它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相比黑熊的狼狽與絕望,顧澤之與鬱拂雲則是波瀾不驚,兩人連呼吸都冇有亂過,氣息平穩,眼神清澈,身上更是纖塵不染。

    周圍早就是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被撞斷的樹乾樹枝以及淩亂的落葉。

    顧澤之拉了拉韁繩,與黑熊保持一定的距離,突然拋出一句:“皇上要不要也試試弓?”

    皇帝也起了興致,搭箭拉弓,利落地射出了一箭。

    皇帝這幾年是甚少動武,不過多年習武的根基猶在,這一箭精準無比,射中了黑熊的大腿。

    黑熊發出更淒厲的咆哮,熊臉扭曲而猙獰,剩餘完好的左眼赤紅如血,它最後的凶性被激起,朝皇帝的方向衝來,夾著粗重的喘息聲。

    顧澤之和鬱拂雲飛快地交換了一下眼色。

    看著飛奔而來的黑熊,皇帝麵不改色,再次搭箭拉弓……

    “護駕!”

    這時,侍衛之中有人高喊了一聲,最前排的那隊侍衛紛紛放弦……

    “嗖!嗖!嗖!”

    數十支羽箭幾乎同時朝著黑熊射出,如流星雨般劃過暗夜,有的恰好擦過黑熊的皮毛,有的射中了附近的樹木,有的被黑熊胡亂地揮落……

    場麵一下子變得一片混亂。

    侍衛們各司其職,後兩排的侍衛依舊如牆壁般擋在皇帝前方,最前麵的那排侍衛則利落地又拔了箭,

    再次搭箭挽弓。

    “咻!咻!咻!”

    又是一片淩亂的箭雨在黑熊的咆哮聲中呼嘯而去,其中一支流箭急速地朝顧澤之射了過去。

    “澤之!”

    不遠處的皇帝也注意到了,緊張地驚撥出聲。

    顧澤之側身欲躲,卻是晚了一步,那支流箭直直地正中他的腹部……

    顧澤之的身子搖晃了一下,用手捂住了中箭的位置。

    “咣噹”一聲,他連手上的長弓也拿不住了,落在地上。緊接著,他自己也從馬背上滑落,一手死死地扒住了馬鞍,身體虛弱地依靠著白馬,搖搖欲墜。

    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周圍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反應不及。

    皇帝再次高喊道:“澤之!”

    那頭黑熊少了顧澤之的牽製,繼續往皇帝這邊衝了過來,勢頭更猛了。

    秦氿緊盯著顧澤之的方向,嘴角抿得緊緊的。

    那些侍衛們還在持續射著箭,漫天的箭雨連續不斷地落下,周圍更亂了。

    突然,另一邊傳來一陣淩亂的馬蹄聲,一個著藍色錦袍的異族青年策馬從前方的林中出現了,正是耶律欒。

    “我來幫你們!”

    耶律欒“刷”地從刀鞘中拔出了一把彎刀,策馬朝那頭黑熊衝了過去,馬兒雄赳赳氣昂昂地噴著粗氣。

    看著耶律欒勇猛地與黑熊纏鬥在一起,那些侍衛們反而不好繼續射箭,生怕誤傷了耶律欒。

    那頭受傷的黑熊早已失去理智,隻想發泄自己的痛苦,恨不得把它周圍所有的敵人都撕裂,它盲目地揮著熊爪,又撞斷了不少小樹。

    侍衛統領連忙道:“皇上,皇後孃娘,還請兩位再退得遠些,免得被誤傷。”

    一眾侍衛們護在帝後前方,謹慎地往後退著。

    對這些侍衛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皇帝的安危,冇有任何事可以與之相提並論。

    秦氿也在侍衛的護送下,騎著馬一點點地往後方退著,而她的目光始終一眨不眨地望著顧澤之那邊。

    那頭黑熊越戰越猛,彷彿把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耶律欒則被它逼得節節後退,一步步地朝靠在白馬與顧澤之逼近。

    “錚!”

    尖銳的熊爪又一次拍在了耶律欒的彎刀上,連耶律欒握刀的虎口都隨之一震。

    耶律欒做出一副

    力有不逮的樣子,連退了兩步,眼角的餘光卻是在瞟向後方的顧澤之,顧澤之一手捂著中箭的腹部,一手抓著馬鞍,虛弱得彷如似是要倒下去……

    “嗷!”黑熊咆哮著又一次朝耶律欒飛撲了過來。

    耶律欒敏捷地身子一矮,那熊爪就朝他身後的顧澤之重重地揮了下去,帶起一股勁風……

    耶律欒的唇角勾出了一個詭譎的弧度,眼神冰冷。

    他們大祁人不是一向講究什麼君為上嗎?!讓顧澤之因為“護駕”身亡,也算死得其所了吧!

    千鈞一髮之際,原本靠在馬匹上的顧澤之突然動了,一手從短靴中拔出了一把匕首,這把匕首猛地朝黑熊的腳掌刺下,以勢如破竹之勢將它的右腳掌釘在了地上。

    “嗷嗚!”黑熊的慘叫聲更淒厲了,雙掌亂拍,右掌自耶律欒的麵頰拍過,那尖銳的熊爪劃破他的皮膚,留下了三道明晃晃的血痕。

    耶律欒慘叫了一聲,捂著受傷的麵頰在地麵上滾了幾圈,狼狽地避開黑熊的攻勢。

    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不遠處的秦氿眼中。

    秦氿的唇角高高地翹了起來,她就說嘛,金大腿天下無敵,肯定不會有事的。

    她的目光收了回來,這一回神,秦氿就注意到情況有些不太對了。

    剛剛侍衛們忙著護駕,場麵有些混亂,她又一直注意著顧澤之的情形,也冇多想,心不在焉地就跟著一個侍衛往後撤了兩三丈,直到現在,她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被帶離了帝後的身邊。

    那些禁軍侍衛們全都拱衛著前方的帝後,戒備著那頭受傷的黑熊,生怕它再次發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顧澤之和黑熊的身上,冇有人留意到她。

    不太對啊!

    秦氿挑了挑眉梢,她□□的紅馬不安地嘶鳴了一聲。

    “秦三姑娘,這邊。”給她領路的方臉侍衛又道。

    此刻,秦氿距離帝後有十來步遠,幾乎位於整個隊伍的最後方,再後退的話,就要退到後麵的那片灌木叢了。

    就這黑燈瞎火的,怕是她不見了,一時間都不會有人發現吧。

    “嗷!”

    前方黑熊狂躁權力的嘶吼聲和打鬥的喧囂聲此起彼伏。

    秦氿:“……”

    秦氿坐在馬背上冇有動,她作勢往帝

    後的方向望去,那方臉侍衛見狀明顯皺了一下眉,急忙道:“秦三姑娘,皇後孃娘擔心姑娘會被那頭黑熊誤傷,姑娘還是避到後方為好。”

    “好。”秦氿怯怯地應道,神色間有些驚疑未定,小巧的麵龐在銀色的月光中顯得有些蒼白,“我好怕,那頭熊它……它不會過來吧?”

    紅馬不安地踱著馬蹄,又輕輕地嘶鳴了一聲。

    原來是嚇傻了!方臉侍衛在心裡不屑地嗤笑了一聲,思忖著:這個位置距離帝後還是太近,若是不小心弄出了動靜反而麻煩,還是一會兒再打暈她好了。

    方臉侍衛麵上不動聲色,安撫道:“放心吧,秦三姑娘,不會有事的。”

    他笑了笑,然後低頭去拉踏晴的韁繩,就在他低頭的這一瞬間,秦氿動了,她猛地抽出了腰間的長鞭,狠狠地一鞭朝他抽了下去。

    這條馬鞭是顧澤之給的,鞭子的末梢上佈滿了倒刺,這一鞭下去,鞭稍上的倒刺勾住了方臉侍衛的後領,在衣袍上扯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殷紅的鮮血直溢。

    方臉侍衛差點摔下馬,咒罵了一聲,氣急敗壞地作勢去抓她。

    秦氿反手又是一鞭子抽出,鞭子如靈蛇般橫空劈下,帶起一股清脆的劈啪聲。

    但是,比她這一鞭更快的,是一支長箭。

    伴隨著“嗖”的破空聲,一支長箭如閃電般射中了方臉侍衛的左肩,方臉侍衛吃痛地叫了一聲,被長箭的衝勢撞得失去了平衡,踉蹌地從馬上摔了下去。

    秦氿一夾馬腹,策馬奔向帝後,高喊道:“皇上,抓住他。”

    這邊的動靜這麼大,帝後也注意到了,目光都望向了秦氿,也已經看到了這個左肩中箭又落了馬的方臉侍衛。

    皇帝記得他,他是三年前武考時的武進士,那之後就被選拔進了禁軍,名字叫作鄭鋒。

    摔在地上的鄭鋒狼狽地爬了起來,抬手捂著自己中箭的左肩,淋漓的鮮血自他五指之間溢位,頭髮淩亂,身上更是沾了不少草屑與落葉,形容狼藉。

    他冇有跑,而是單膝朝皇帝跪了下來,道:“皇上,末將不知何故惹怒了秦三姑娘。”

    他冇有擺明瞭告狀,但字字句句的意思就是說,因為自己不慎得罪了秦氿,所以纔會被秦氿

    故意針對。

    鄭鋒挺直著後背,一派光明磊落的樣子,任誰看著都會覺得是秦氿刁蠻任性。

    秦氿:“……”

    這也太能裝了吧?!他怎麼不去戲園子呢!

    她正要開口,皇帝已經抬手作了個手勢,讓她不用再說了。

    “拿下。”

    皇帝一聲令下,立刻就有兩個高大矯健的侍衛上前,一左一右出手製住了鄭鋒。

    鄭鋒雙眸瞪大,高喊道:“皇上明鑒!”

    皇帝:“朕不會冤枉了你的。”

    “小氿,”衛皇後策馬來到了秦氿身旁,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心有餘悸地問道,“你冇事吧?”

    衛皇後心裡有幾分後怕:剛剛太亂了,她還以為秦氿一直都在她身邊呢。

    秦氿搖了搖頭,笑道:“姨母,我冇吃虧。”要吃虧也是彆人吃。

    “咚!”

    這時,前方的黑熊這時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它如小山般龐大的身軀令得下方的地麵震了一震,飄起一片落葉,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夜風一吹,血腥味直往人鼻端鑽。

    “咦,熊打完了嗎?”秦氿的目光又回到了黑熊的身上,可憐的黑熊已經被亂箭、彎刀與匕首紮得體無完膚了。

    黑熊的屍體旁,顧澤之不知何時又騎在了白馬上,手持長弓,望著秦氿的方向,正好與秦氿四目對視。

    他微微一笑,笑容清俊而又溫和,他手裡的弓弦似乎在微微顫鳴著。

    衛皇後也看著顧澤之,笑了,“小氿,剛剛那一箭是澤之放的。”

    方纔帝後都是親眼看著顧澤之對著鄭鋒射出了那一箭,也正因為如此,皇帝纔會毫不遲疑地令人把鄭鋒拿下。

    儘管皇帝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顧澤之不是亂來的人,他射了這一箭,肯定是有他的用意。

    秦氿趕緊衝顧澤之回以一笑,心道:金大腿真棒!百忙之中,還能顧得上她,這條金大腿真是冇白抱!

    這小丫頭的心還真大,看起來一點都冇嚇著。顧澤之放心了,目光又望向了耶律欒。

    耶律欒正恨恨地瞪著顧澤之,一副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的樣子,眼裡有恨有怒,也有疑。

    顧澤之麵不改色地勾唇笑了,好心地向他攤開了右手,掌心中,赫然是一塊已經破碎的玉佩。

    一下,耶律欒什麼都明白了。

    他目光陰鷙,那多了三道血痕的半張臉血肉模糊,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一樣。

    “卑鄙……”

    他微不可聞地發出了這兩個字,因為說話時扯動了嘴角,臉更痛了。

    之前,自己從林中射出的那支冷箭,顧澤之其實是躲過了,或者說,他是能夠躲開的。

    但是,顧澤之卻利用玉佩抵消了羽箭的力道,又裝作中了箭的樣子,就是為了騙自己現身。

    不但如此,顧澤之還將計就計利用熊來攻擊自己!

    耶律欒臉上被熊爪留下的傷口一陣陣的痛,鑽心的痛。

    難怪以前就曾聽人說,中原多陰險狡詐之輩。

    這句話果然冇錯。今天,自己算是吃了大虧了。

    顧澤之似乎也聽到了他的心聲,唇邊噙著一抹溫潤依舊的笑意,道:“好說。”

    “澤之,”皇帝策馬踱了過來,打斷了劍拔弩張的氣氛,“你冇事吧?”

    顧澤之拱了拱手,含笑道:“皇上,臣無事。”

    當顧澤之被一箭射中的時候,皇帝驚得出了一身冷汗,但後來看他“巧妙”地重創了耶律欒,又一舉反殺黑熊,皇帝便知道了,顧澤之十有□□冇有受傷。

    皇帝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顧澤之一通,確定了他無礙,這才放下了心。

    然後,他又看向了耶律欒,道:“耶律王子,你傷得不輕,朕命人送你出獵場,獵宮中有最好的太醫。”

    方纔局麵太過混亂,皇帝冇有看清楚射向顧澤之的那一箭是從何而來的,但是,他卻看明白了耶律欒試圖引黑熊攻擊“受傷”的顧澤之。

    如今耶律欒害人終害己,傷在了黑熊的掌下,皇帝心裡隻覺得痛快極了。

    隻不過,對方好歹是燕國王子,此行來大祁又是為了和談而來,皇帝怎麼也得應付一二,總不能讓人死在大祁。

    “來人……”

    “皇上且慢。”這時,鬱拂雲檢查完了地上的那具熊屍,向皇帝稟道,“據末將所知,在北方,有一種藥粉,叫作‘引熊散’,是當地的獵人用來引熊的。”

    “這’引熊散’的效果極好,但也有一個缺點,就是會讓熊失去理智,變得狂躁,所以,當地獵人都是事先設好陷阱,並組織好人手

    後再動手的,末將以前在北疆時曾經見過幾回。”

    “這附近就有這種‘引熊散’的氣味。”

    鬱拂雲點到即止,但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這是一個陷阱!

    這頭黑熊是因為“引熊散”而變得狂暴,纔會如此具有攻擊性。

    毫無疑問,“引熊散”定是人為的!

    皇帝眯了眯眼,眸色幽深。

    他並不認為這個陷阱針對的會是自己,自己的身旁有這麼多禁軍侍衛在,區區一頭髮狂的黑熊就想傷到他,那也太小覷了大祁的禁軍了。

    而剛剛,屢次遇險的人隻有一個人——

    顧澤之。

    這分明是一個針對顧澤之的陷阱!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05-25 11:36:57~2020-05-26 11:51:2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布朗熊ōó、天上來的坑、上帝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布朗熊ōó 15瓶;上帝 4瓶;41553282 2瓶;大玉兒、壘嘎、secreteva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