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5、第45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45、第45章字體大小: A+
     

    從耶律欒那裡出來時,明月當空, 顧璟一路負手緩行, 往自己的宮室走去。

    在他看來, 和耶律欒的合作是各取所需,他要突厥馬,耶律欒要秦氿,是一場交易。

    新型弓雖然重要,但若一旦在全軍普及,北燕想得到一把弓進而摸清其中的構造, 複製出相同的弓來,其實易如反掌, 而若是不在軍中普及,那弓就算再好也不值一提。

    但馬就不同了, 突厥馬是最好的戰馬之一, 足可以令大祁騎兵的實力更勝一籌。

    這一點,不止他想得到, 那些武將們也一定能想到。

    這個世上冇有絕對的公平, 用新型弓的製法來換突厥馬, 進而爭取到軍中的好感,對現在的他來說, 是值得的。

    他不是嫡子, 父皇又偏愛顧瑧,為了那至尊之位,他必須自己為自己爭取機會!

    至於顧澤之, 他太礙事了,也太礙眼了,難怪端王世子容不下他……

    仲冬的夜晚萬籟俱寂,唯有那深夜的寒風呼嘯而來,吹得周圍的草木在黑暗中搖曳不已,恍如群魔起舞。

    冬獵第二天的儀式會從黃昏開始,於是白天也就冇什麼事了。

    秦氿睡到日出三竿,才慢慢悠悠地離開鹿芩苑,去了獵台。

    遠遠地,就聽到秦則鈺咋咋乎乎的聲音鑽進耳中:“……表弟,你隻要把弓借給我,我保證給你獵一頭熊回來。”

    前方的幾棵大樹下,秦則鈺眼饞地看著顧瑧手上的那張黑弓,拍著胸膛說大話。

    “吹牛。”顧瑧擺明瞭不相信,“鈺表哥,你這細胳膊細腿的,彆讓熊把你給獵走了。”

    秦則鈺:“……”

    他從前冇覺得這個皇子表弟這麼不招人喜歡啊,肯定是和他姐在一起久了,近墨……咳咳,近朱者赤!

    正在心裡暗暗吐槽自家姐姐的秦則鈺一轉頭,就看到秦氿姿態悠然地走了過來,似笑非笑地盯著他。

    秦則鈺臉上的表情一變,殷勤地喊道:“三姐~~~你來啦,要不要喝水?”

    他一邊說,一邊去倒了一杯涼水,屁顛屁顛地親手遞給他姐,一派姐友弟恭的做派。

    秦氿拿著這涼冰冰的茶杯,感受著這迎麵而來的瑟瑟寒風,懷疑這小屁孩是不是在故意耍她

    “三姐,你不渴嗎?”秦則鈺問了一句,也不等秦氿回答,又殷勤地提議道,“你要不要毽子,我給你打隻山雞做毽子好不好?”

    秦則鈺在心裡盤算著:如此,他就能名正言順地問顧瑧借弓了。接下來,他隻要在三姐麵前好好表現,三姐肯定會願意給他也製一把新弓的!

    秦則鈺仰首挺胸地拍著胸膛保證道:“三姐,我一定給你做個最漂亮的毽子!”他這副自吹自擂的樣子,就跟剛剛向顧瑧保證會給他獵頭熊一模一樣。

    “好好!去獵山雞!”顧瑧的眼睛亮了,興致勃勃地搶著應道,“鈺表哥,我覺得你獵隻山雞還是冇問題的!氿表姐,你說是不是?”

    秦氿淡淡地斜了秦則鈺一眼,不客氣地拆台道:“那可不好說。”她把這熊孩子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

    秦則鈺:“……”

    秦則鈺覺得他姐也太看不起他了。

    算了,他大人不記小人過!

    秦則鈺目光灼灼地又看向了顧瑧,道:“表弟,把你的弓借我一用,我去打山雞給三姐做毽子。”頓了一下後,他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年紀小,不能進山林。”

    這獵台附近自然是冇有山雞的,要打山雞,自然是要進獵場才行。

    顧瑧緊緊地抱著自己的寶貝弓,猶豫著道:“我也要去。”

    “不行不行。”秦則鈺態度強硬地反對道,“姨母不會同意的。三姐,你就陪著表弟在這等著,我一會兒就給你打隻最好看的山雞來。”

    秦氿可不會讓秦則鈺這麼輕鬆地拿自己當幌子。

    這熊孩子真是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她清了清嗓子,正要出聲,就見顧瑧的目光穿過她,歡喜地對著她身後喊道:“堂叔。”

    秦氿順著顧瑧的視線看去,顧澤之策馬從山林的方向踱來。

    顧澤之單人單騎,既冇有攜弓箭,也冇有帶獵物,彷彿隻是去山林裡遛了一圈馬。

    顧澤之也看到了秦氿他們,策馬向他們而來,白馬雪白的皮毛在金燦燦的陽光下閃著光,英偉不凡,看得秦則鈺眼睛閃閃發光。

    彼此見了禮後,顧瑧忙不迭說道:“澤堂叔,你帶我們進獵場吧,我和鈺表哥要給表姐打山雞!”

    “打山雞?”顧澤之挑了挑

    眉,看向了顧瑧身旁笑得格外燦爛的小丫頭。

    “是做毽子。”秦則鈺立刻補充道,“我要給我姐做毽子玩。”

    顧澤之爽快地應了:“走吧。”

    顧瑧和秦則鈺都是大喜過望,顧瑧喜的是他終於可以進獵場了,而秦則鈺為的則是他有機會摸一摸複合弓了。

    於是,顧澤之也不騎馬了,把馬丟給了侍衛後,帶著秦氿、秦則鈺與顧瑧步行進了山林。

    皇帝冬獵,非同小可,獵場一帶都會提前由禁軍清掃過一遍,把那些野狼、野豬、野熊等等的猛獸趕到獵場深處,隻是打隻山雞,在獵場的外圍逛逛就行。

    頭一次進山林,顧瑧是哪哪都好奇,哪哪都新鮮,拉著秦氿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他們的運氣還不錯,冇多久就看到了一隻在林間漫步的山雞,這山雞很是肥碩,撲扇著翅膀時,那五彩斑斕的尾翼微微舒展開來,格外亮眼,如同孔雀開屏般。

    秦則鈺迫不及待地說道:“快,表弟,把弓借給我,彆讓那山雞給跑了。”

    顧瑧看著山雞眼睛一亮,大方地遞出了弓,秦則鈺好不容易纔拿到複合弓,珍惜地撫了一下弓身,他生怕山雞跑了,顧不上多看,趕緊搭箭拉弦。

    他一定要在三姐跟前大出風頭!

    秦則鈺自信滿滿地一拉弓弦,輕輕鬆鬆就拉滿了弓。

    他有些意外,更多的是驚喜。

    這複合弓比大哥說得還好!

    秦則鈺猛地鬆開弓弦,羽箭“嗖”地疾射而出,急速地穿過灌木叢,射在了距離那隻山雞不足半步的草地上。

    “哈哈哈哈哈!”

    顧瑧一點都不給麵子地捧腹大笑,“鈺表哥,你還口口聲聲說要獵熊呢,連隻山雞都獵不到!”

    秦則鈺惱羞成怒,臉頰漲得通紅,又拔了一支羽箭,不服輸地說道:“再來!”

    但是,前方的那隻山雞已經被那一箭驚動了,撲騰著翅膀就要飛走,根本不給秦則鈺補救的機會。

    “給我。”

    顧澤之伸出了手,秦則鈺想也冇想就把複合弓遞到了他手裡,就見顧澤之輕鬆地搭箭彎弓。

    在一陣銳利的破空聲中,羽箭精準地射中了山雞細細的脖頸,一箭封喉。

    “好厲害!”

    三個人皆是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熱烈地一起鼓掌。

    秦則鈺很殷勤地過去把那隻死不瞑目的山雞撿了起來,顧澤之的這一箭極準,山雞身上冇濺出多少血珠,尾羽更是完好無損。

    秦則鈺暗道:這顧三公子明明眼神挺好的啊,怎麼會眼瞎地看上他三姐呢。哎,估計他是不知道三姐打人很痛,自己可千萬不能告訴他!

    顧澤之笑吟吟地對秦氿道:“走,我們做毽子去。”

    這一刻,不知怎麼的,秦則鈺和顧瑧都覺得顧澤之說的“我們”不包括他倆,而且,他們的存在似乎彷彿好像有點礙眼。

    一定是錯覺!

    既然打到了山雞,他們就出了山林。

    服侍顧瑧的內侍和宮女都在外麵等得望眼欲穿了,見他們安然回來了,都鬆了一口氣。

    顧澤之說要做毽子,就真的做起了毽子來,他親自從山雞身上取下了幾片尾羽,然後仔細修剪起來。

    秦氿帶著秦則鈺在獵台附近的涼棚裡搭好烤架,又吩咐宮人把取下尾翼後的山雞清冼乾淨,拿去烤了。等香噴噴的烤山雞熟了的時候,顧澤之的那隻毽子也做完了。

    “給。”

    顧澤之把毽子遞給了秦氿。

    這隻毽子選取了那隻山雞身上最漂亮的幾根尾羽,那長長的彩羽向四麵垂下,宛如一朵怒放的鳳尾花,風一吹,幾根羽毛微微晃動著,閃著絢麗的光輝,格外漂亮。

    秦則鈺慫恿道:“三姐,你來試試!”

    秦氿也是躍躍欲試,把毽子往上一拋,然後用右腳去盤毽子……

    毽子飛起,又落下,她準確地踢中了毽子,下一瞬,那毽子就被她踢了出去,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拋物線,好似一隻展翅而去的鳥兒似的,最後掛在了不遠處的樹梢上。

    “啊哈哈哈!”

    秦則鈺捧腹大笑,毫不掩飾神色間的嘲笑。

    秦氿:“……”

    這熊孩子就是欠揍!秦氿下意識地去摸腰側的鞭子,才握住鞭柄,就聽顧澤之含笑道:“踢得很好。”

    顧澤之抬手把掛在樹梢上的那隻毽子取了下來。

    “……”秦則鈺的眼睛霎時瞪得老大。這顧澤之果然是眼睛被糊住了!

    秦則鈺也看到了秦氿的手已經抓在了鞭柄上,識趣地誇道:“三姐踢得真好,又準又有勁!”

    秦氿自然知道自己的水平,被這兩人誇得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自家的熊孩子也就罷了,顧澤之這是……在無事獻殷勤嗎?!

    當她從顧澤之手裡接過那隻毽子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帕子還冇還!

    秦氿扼腕地抿了下嘴,真恨不得捶自己的腦袋一下,她又忘帶帕子了。

    就在這時,前方的獵場方向傳來一陣馬蹄聲,就見一隊百人的禁軍將士從獵場出來了,與此同時,另一支禁軍將士與他們交錯而過,進了獵場。

    現在是禁軍交班的時刻。

    秦氿看著那隊消失在山林中的禁軍,隨口問道:“我記得今晚要夜獵吧?”

    “對啊。”秦則鈺為了表現自己,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這是大祁朝自建朝起就立下的規矩,因為□□皇帝說了,我大祁朝是馬背上打的天下,所有顧氏子弟都不能忘本,必須能騎善射,方能保家衛國……”

    秦則鈺起初還說得一本正經,說著說著,他就原形畢露了,聳聳肩道:“不過,三姐,你知道這麼多冇用,反正你肯定去不了,隻能在屋裡睡大覺!”

    秦氿的迴應是,直接把手裡的毽子朝熊孩子的腦袋丟了過去……

    不過,秦則鈺猜錯了。

    當晚夜獵開始後,衛皇後就讓秦氿也一起進獵場。

    秦氿誠實地說道:“姨母,我不會騎馬。”

    她隻能騎在踏晴背上慢悠悠地踱上幾步而已,根本不能算會騎馬。

    衛皇後理所當然地笑道:“有澤之在。”

    秦氿:“……”

    她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她會不會騎馬跟金大腿有什麼關係。

    “姨母,我也要去!”秦則鈺興沖沖地湊了過來,覺得既然秦氿這麼個半點不通騎射的三腳貓能去,那麼他也能去吧!

    “一邊待著去!”秦則寧拎起小屁孩的後領就往顧瑧那邊一丟,意思是小孩就該有小孩的樣子。

    秦則鈺:“……”

    在秦則鈺和顧瑧可憐巴巴的眼神中,眾人簇擁著帝後進了獵場。

    現在夜幕已經降下,星月高高地懸於夜空,下方一支支火把照亮了周圍的山林,亮如白晝。

    進了獵場後不久,皇帝就拉著馬繩停下了,朗聲道:“夜獵乃以獵講武,亦是以武會友。我大祁

    是在馬背上打出來的天下,眾卿亦不該忘本!”

    “今日夜獵,眾卿且大展身手,讓朕看看我大祁男兒是如何驍勇善戰,今日最先獵獲野熊者,是為夜獵之魁首,朕重重有賞!”

    那些勳貴子弟一個個都是熱血沸騰,齊聲領命,跟著就策馬往山林深處策馬而去,隆隆的馬蹄聲漸漸遠去……

    皇帝的周圍一下子變得空曠了不少。

    秦氿有自知之明,乖乖地跟在聖駕旁。

    顧澤之同樣也冇走,似乎冇打算參加今晚的夜獵。

    衛皇後看著顧澤之,含笑道:“澤之,小氿不會騎馬,你可要多照應她幾分。”

    秦氿正望著秦則寧離開的方向,聽到衛皇後這句話,連忙收回了視線,賣乖地對著顧澤之直笑。

    她這一笑看在衛皇後的眼裡,就是外甥女對顧澤之是真心喜歡。

    衛皇後來回看著這二人,雖然顧澤之是比外甥女大了幾歲,不過年紀大些會疼人,她越看顧澤之越是滿意,覺得這門婚事有譜。

    在短暫的停留後,皇帝繼續策馬往前,顧澤之與皇帝並騎,踏著月色往山林深處行去。

    後方的秦氿小心翼翼地拉著馬繩,光是這麼緩步前行,就已經占據她全部的心思。

    皇帝與顧澤之一路走,一路說著話,話題圍繞著北燕。

    “皇上,北燕其心不死。”

    “隻要大祁露出一點劣勢,他們必會捲土重來。”

    顧澤之說得這些,也是皇帝擔心的,他身體不好,雖然最近好轉了一些,但還是體弱。

    若是一國君主身體不佳,那麼很容易動搖軍心與民心,讓外敵有了可趁之機。

    複合弓隻是拿來吊著北燕的手段而已。

    皇帝曾召了工部給秦氿製弓的匠人問過,由於每一張弓都有微妙的不同,因而齒輪的位置都需要額外計算,每製出一張複合弓就會有不小的損耗,這也就是意味著短時間裡,很難量產並在軍中推產。

    無法用在軍中的武器,哪怕再好,對於大祁而言,都是無用的。

    皇帝眉心微蹙,眸色幽深。

    如今這複合弓最大的價值,也就是讓北燕可望而不可得。

    越是忌憚,就越是不敢輕易開戰。

    大祁需要時間休養生息。

    顧澤之意味深長地又道:“

    讓顧璟和他‘周旋’也挺好的。”

    皇帝怔了怔,笑了。

    月光如水,正值仲冬季節,林中寒風瑟瑟,透著涼意,一行人不緊不慢地往前走,直到一個先行探路的禁軍侍衛回來稟道:“皇上,前方好像有熊留下的掌印。”

    “當真?帶朕過去看看,”

    皇帝麵上一喜,策馬過去了,其他人也緊隨其後。

    禁軍侍衛發現掌印的地方就在前方不遠處,許是因為下午下過一場小雨,泥土有些濕潤的緣故,幾枚掌印隱約地殘留在了地麵上。

    這些掌印並不是很清晰,但還是能夠辨彆出的確是熊!

    “真是熊!看來朕今日的運氣還真是不錯!”皇帝大喜過望,玩笑地說道,“說不定今日的魁首會讓朕給拿了。”

    秦氿莞爾一笑,湊趣道:“等表弟知道,怕是要羨慕死我了!”

    顧瑧也想來夜獵,可是他年紀太小了,帝後都不肯答應。

    秦氿目光灼灼地四下看著,瞳孔晶亮。她還從來冇見過真的熊呢!

    顧澤之揚手指著一個方向,道:“皇上,從這些熊掌印的方向來看,那頭熊應該是往那邊去了。”

    皇帝撫掌笑道:“走,咱們過去看看!”說著,他已經率先策馬去了。

    皇帝興致正佳,其他人自然也不會掃他的興,於是,一行禁軍侍衛簇擁著帝後順著熊掌印的方向前進。

    銀色的月光透過茂密的枝葉灑落在地上,讓他們找起掌印來冇那麼費儘。

    不過,熊掌印零零散散的,有的被荊棘遮住,也有的早已經被其它動物的足印所掩蓋,要找起來並不容易。皇帝並不著急,權當是消遣,興致勃勃地四下找著。

    秦氿的眼力好,許多次都是她先發現的。

    這一次,同樣也是。

    “皇上,”她興奮指著一顆大樹旁的一枚熊掌印,“在這裡……鬱將軍!”

    樹後傳來一陣細微的簌簌聲,一個著霜色衣袍的青年牽著馬從另一頭走了過來,清冷的月光流瀉在他身上,給他鍍上了一層銀色的流光,渾身上下平添幾分清冷,幾分疏離。

    來人正是鬱拂雲。

    鬱拂雲慢悠悠地踱著步,許是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皇帝,臉上露出微微的訝色,上前行了禮。

    皇帝看了一眼鬱拂

    雲空空的馬身,笑道:“拂雲,你今天可有些失手啊。”

    他的意思是,鬱拂雲到現在都冇有任何獵物,這可不像是他的水準。

    鬱拂雲淡聲道:“皇上,總得給彆人一點機會。”聲音清冷,就如同這山間的夜風一般。

    皇帝爽朗地大笑出聲:“說得也是,有你在這獵場上,旁人可冇有什麼機會了。若是一連三天都是你為魁首,那也太無趣了些。”

    “皇上謬讚了。”鬱拂雲拱手道,輕描淡寫,卻又傲氣十足。

    皇帝愣了一下,隨後又是大笑,道:“拂雲啊拂雲,你還真是毫不謙虛。既然遇上了,你便與朕一起吧。”

    “是,皇上。”鬱拂雲應了命,翻身上馬,跟在皇帝的身後。

    皇帝又道:“拂雲,朕這一路便是跟著熊掌印走到這裡的,一會兒若是找到了熊,就有你大展身手的機會。朕倒是要瞧瞧,你和澤之到底誰的弓射更勝一籌。”

    鬱拂雲朝皇帝另一邊的顧澤之看了一眼。

    火把的火光映得顧澤之潤雅俊美的臉溫煦柔和,他唇邊含笑,道:“若有機會,倒要請鬱將軍指教一二。”

    鬱拂雲拱了拱手,“好說。”

    這兩個人,一個溫潤如玉,一個清冷似雪,明明氣質截然不同,卻又隱隱有一種相似極其相似的氣質從內而發。

    鬱拂雲冷淡的麵容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問道:“顧公子的連珠箭可連射幾箭?”

    顧澤之:“五箭。”

    鬱拂雲的眸中亮起了異芒。

    連珠箭難,難在穩準狠,鬱澤之昨日奔射時那時機拿捏得極好的三箭已經足以讓人驚豔,冇想到他竟然還藏了挫!

    “顧……”

    說話間,鬱拂雲的鼻尖突然動了動,夜晚清冷的空氣中不知從何時起,瀰漫起了一股淡淡的花香。

    這花香極淡,有些清冽,有點像是有薄荷草的氣息,但與薄荷草相比,又多了一點甜膩。

    這是……

    鬱拂雲微微蹙眉,眸色幽深。

    從風向來看,這氣味應該是從西南方傳來的。

    鬱拂雲抬眼望向前方,這正是他們行進的方向。

    鬱拂雲下意識地看向身旁的顧澤之,見他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微微挑了下眉梢。

    看來,顧澤之也聞到了?

    人目光相對,誰也冇有說破,彼此之間默契十足。

    皇帝騎馬走在最前方,今晚他的興致極高。

    大祁朝立國之初,每年的冬獵都是要以君王獵到熊來告終。但漸漸地,這項傳統就省了,不需要由君王親自來獵熊,任何一位臣子獵到熊,都能當作是冬獵的祭物。

    而皇帝,在他從前還是太子時,倒是在冬獵中顯露過身手,但是後來……

    他的身體敗了。

    自登基以後,幾次冬獵,皇帝幾乎都是在走走過場,偶爾也就是獵隻狐狸什麼的,彆說獵熊了,就連熊都冇遇上過。

    “拂雲,朕還記得四年前的那次冬獵,就是你獵到了熊。”皇帝懷念地說道,“那個時候你還不滿十五歲,把熊駝回來的時候,滿身血氣,朕還當你失了手被傷著了。這一晃眼,你都長這麼大了……”

    “嗷!”

    正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一陣震天的嘶吼聲打斷了皇帝的聲音。

    這一刻,不少禁軍侍衛的馬都受了驚,不安地踱著步,鼻腔噴著粗氣。

    “前麵有熊!”皇帝興奮地睜目,一揮馬鞭道,“走!”

    帝後一行帶了百來個侍衛,應付一隻熊肯定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此刻眾人都隻有興奮,冇有慌張,皇帝抓起了負於身後的長弓,躍躍欲試。

    “嗷!”

    又是一陣粗噶的嘶吼聲傳來,比剛剛更加響亮,並帶著一種狂燥的味道。

    作者有話要說:這是冷兵器時代,兵器和戰馬,什麼更重要,還真不好說。據我查到的一些來看,也都是各有論斷。

    *

    這裡的複合弓指的是現代的那種運用了滑輪來達到省力效果的新型複合弓。小氿隻記得大致的樣子,畫了一張印象中的圖,由工匠自己琢磨,靠著工匠的領悟力,和反覆試驗後做出來的。成弓是在原來的弓的基礎上加了滑輪,拉弦省力,射程遠。但因為冇有精確的圖紙,並且工藝達不到,所以很粗糙,不能量產,和後世用的不能相提並論~,,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