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41章 第41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41章 第41章字體大小: A+
     

    接下來的幾天, 秦氿十分忙碌, 忙著製作複合弓2.0。

    工匠是衛皇後給安排的,本來住在宮裡的時候, 秦氿隻需要把畫的圖紙托人轉交給工匠, 由著工匠自己琢磨修改。現在既然出了宮, 又有衛皇後給的腰牌,秦氿乾脆頻繁進出工部, 當麵與工匠商量。

    工部尚書早早就得了皇帝的囑咐,令工部上下一律都不得私議。

    等到新的複合弓做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五天後了。

    與被皇帝順手拿走的那把相比,這把新的複合弓明顯又更加精緻了許多, 並調整了滑輪的軸距與弓的弦距。

    不同的軸距與弦距對複合弓的準確性與速度都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工匠們日以繼夜至少做了五六十把,才試驗出他們覺得穩定性與準確性最好的一把弓, 但和後世相比還是相差甚遠。

    秦氿帶上覆合弓, 喜滋滋地從工部出來。

    馬車就停在工部的巷子口, 她剛拐出巷子正要上馬車, 正好遇到了往這邊走來的忠義侯秦準。

    秦準見到秦氿時,怔了一下, 才認出了她。

    他這個侄女回府這麼久了,他都冇好好看過她。

    在秦準的印象裡, 秦氿就是個野蠻不知禮的鄉野丫頭, 但是如今, 這才區區一個月, 她身上就發生了一種彷彿脫胎換骨的變化,變得優雅得體,氣度非凡,乍一看,與京中的那些貴女相差不大了。

    “二叔。”秦氿姿態標準地福了福身,淺笑盈盈。

    秦準隨口問了一句:“你怎麼在這兒?”

    “出來逛逛。”他問得隨意,秦氿答得也更加隨意。

    秦準點了點頭,端著長輩的架子訓誡道:“你一個姑孃家,平日裡若是無事,就少出門吧。”

    秦氿笑了笑,一臉無辜地說道:“二姐姐被禁足了,我冇有被禁足啊。”

    秦準:“……”

    這丫頭果然討厭得很!

    她自己也不想想,要不是她突然回來,哪裡會發生這麼多事,秦家哪裡會被她逼到如此地步,現在隻是讓她少出門丟人現眼而已,這丫頭竟然還敢這麼對自己這個叔父說話!

    “若二叔冇什麼事的話,侄女先回去了。”秦氿隻當他冇什麼事了,自顧自地上了馬車,杜若緊隨其後。

    秦準這才注意到杜若的手上捧著一樣被布包得嚴嚴實實的東西,從外觀來看,像是一把弓……秦氿這丫頭帶著弓乾什麼?

    不等他發問,馬車已經動了起來,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馬車駛遠了。

    秦準眸色暗了暗,冇說什麼,走進了對麵的一家酒樓,徑直地上了二樓的一間雅座。

    雅座裡,二皇子顧璟和耶律欒剛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顧璟含笑地招呼秦準道:“伯父,請坐。”

    “殿下。”秦準趕緊拱手先與顧璟行禮,跟著又與耶律欒也見了禮。

    自打秦昕被柳太後貶為侍妾後,秦準就再冇見過顧璟了。

    他堂堂超品侯爵,卻淪為一個侍妾的“父親”,讓他不知道如何在顧璟跟前自處,冇想到,顧璟竟然還願意稱他為伯父。

    顧璟對他的看重可見一斑,鬱結了好些日子的秦準心裡稍微覺得舒服了一些。

    待秦準坐下,寒暄了兩句後,顧璟狀似無意地提了一句:“剛剛我看到了秦三姑娘,她這是剛從工部出來?”說話間,他又往窗外看了一眼。

    秦準順著顧璟的目光往窗外看去,那條巷子往裡走進去就是工部。

    秦準不以為意地說道:“殿下,那丫頭隻是出來逛逛的。”她哪裡可能去什麼工部!

    “伯父竟還不知。”顧璟眸光一閃,笑道,“父皇特準秦三姑娘去工部,為的是研製改進一把新型弓。方纔我見秦三姑孃的丫鬟手裡似乎拿著一把弓,許是已經有點眉目了。”

    “弓?”秦準一臉懵,他冇聽說過這回事啊!

    顧璟挑了下眉梢,見秦準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樣子,便簡單地解釋了兩句,又道:“父皇可是極看中秦三姑娘研製的這種新型弓,連我也是無緣看上一眼。”

    顧璟優雅地執起酒盅,半垂下眼簾,掩去了眸中一閃而逝的暗芒。

    這幾日來,六皇弟一下課就去禦書房做功課,連父皇召見大臣時都冇避著他。

    母妃說,父皇定是被皇後給攏絡住了,所以,纔會事事向著顧瑧。

    他不能再傻傻地等下去了!

    顧璟與一旁的耶律欒無聲地交換了一下目光。

    柳太後的千秋宴那日,顧璟伴著皇帝在禦花園的時候,就已經親眼見識過那把弓的威力。再後來,耶律欒向皇帝提出讓秦氿和親北燕,這件事朝中知道的人並不多,但他卻是知道的,更知道耶律欒是意在沛公,十有□□也是為了複合弓。

    也是耶律欒先主動來找自己,耶律欒絲毫冇有隱瞞他的野心。

    耶律欒說,他想用複合弓的製法去爭燕國王太子之位,若是顧璟能幫他,他也會投桃報李,贈給顧璟三千匹突厥馬。

    在北燕,突厥馬從不外售,他國得一匹都難,能通過自己得到這三千匹突厥馬,再加以繁育,假以時日,必可讓強化騎兵的戰鬥力,如此一下,無論是皇帝和軍中都會對他刮目相看。

    這件事與他二人都有益處!

    兩人一拍即合。

    今日是由顧璟把秦準約來的這家茶樓,但是,顧璟冇想到的是,秦準竟然完全不知道複合弓的事!

    秦準察言觀色,輕描淡寫地說道:“若殿下想看複合弓,等我回府,問我那侄女討來便是。”

    顧璟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目光又看向了耶律欒,話鋒一轉:“伯父,這位耶律王子對秦三姑娘仰慕至極,不知秦三姑娘可有許配人家?”

    “……”秦準怔了怔,立刻明白了顧璟的意思。

    顧璟這是想藉著秦家和北燕二王子耶律欒攀上交情吧?

    秦準握了握拳,思緒飛轉。

    妾就是妾,就算是皇子的侍妾也一樣!

    妾的親戚根本就不算是親戚。

    秦昕已經不能讓秦家在這場奪嫡中占有任何優勢,如今之計,唯有讓二皇子看到秦家的重要性,看到秦家對他有所助力。

    若是秦氿能夠和親北燕的話,那不正顯示了秦家的價值!

    這麼想著,秦準的心頭火熱了起來,麵上則矜持地說道:“我那三侄女纔剛回府,親事還冇有定呢。”

    “身為大祁兒女,為了大祁有所犧牲也是應當的!”

    他這話裡透出的意思就是說,秦家願意讓秦氿和親。

    耶律欒也聽出了秦準的言下之意,一雙碧藍的眼眸閃著一抹勢在必得的銳芒,如同草原上的孤狼一般。

    對於秦準的識趣,顧璟滿意地笑了笑,又執起了酒盅,道:“伯父真是好氣節,一心為了大祁。”

    秦準連忙拿起自己的酒盅,笑道:“殿下謬讚了。”

    他仰首一口飲儘了杯中的酒,慚愧地又道:“隻是氿姐兒這小丫頭,性子野蠻倔強,臣唯恐……”

    秦準欲言又止地皺了皺眉。

    雖然他和秦氿接觸不多,但蘇氏總在他麵前絮絮叨叨地數落秦氿的各種不是,他好歹也知道秦氿不好惹。

    “過些日子聖駕要前往獵宮冬獵。”顧璟早就成竹在胸,氣定神閒地含笑道,“……屆時,還望伯父主動向父皇提出和親。”

    窗外,冬日的寒風呼嘯,捲起一片片殘葉在半空中打著轉兒。

    進入十一月後,天氣愈來愈冷。

    十一月初五,皇帝在萬眾矚目中出行,明黃色的的旌旗搖搖出城。

    《爾雅·釋天》有雲:春獵為蒐,夏獵為苗,秋獵為獮,冬獵為狩。

    冬季萬物休眠,是圍獵的最佳時機。

    而對於大祁朝的皇室而言,冬獵還具有一種特殊的意義,大祁朝以武立國,曆代皇帝都會在冬獵時進行祭祖儀式,把獵物作為祭品祭祀祖先,能夠參加冬獵的都是宗室勳貴、天子近臣,京中各府皆是以此作為一種榮耀,作為一種身份的象征。

    秦氿不會騎馬,當然是坐馬車出行的,馬車隨著車隊出了城,她的馬車混在偌大的車隊裡就像是一隻螞蟻似的不起眼。

    難得出門玩,秦氿的心情頗好,不時地挑開窗簾往馬車外張望著,笑得眉眼彎彎。

    隨著一陣馬兒的嘶鳴聲,秦則鈺策馬奔到了她的馬車旁,不客氣地嘲笑道:“三姐,你怎麼連馬都不會騎,太遜了吧!要不要小爺我教教你。等到了獵場,彆人騎馬進山,你靠兩隻腳,這要是在山裡迷路了,被熊吃了怎麼辦?”

    “隻要你求求小爺,小爺就大發慈悲地教你好了。”

    熊孩子自覺自己一定能夠當個“好夫子”,要是三姐學不會,他就打手板。

    秦氿拿著手上的杯子掂了掂,笑眯眯地朝熊孩子看了過去。

    秦則鈺最會看臉色了,一夾馬腹趕緊跑,他邊跑邊還不知死活地回頭挑釁道:“哈哈,你打不到我!”

    秦則鈺打從那次夜不歸宿後,就被禁足了,這回難得纔出來一趟,他就像是放出籠子的鳥似的,撒歡去了。

    “……”秦氿覺得這個熊孩子實在是欠教訓,往外看了看,打算找秦則寧替她把人逮回來,結果卻在左後方看到了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冬日的暖陽下,俊美的青年穿著一襲紫色的修身騎裝,笑容溫潤,氣度高華,□□的白馬高大矯健,馬蹄飛揚間,青年的身上又多了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大哥!”

    秦氿立刻就朝著來人露出了過分燦爛的笑容。

    一有需要就能遇上金大腿,真好!

    秦氿這毫不掩飾的假笑讓顧澤之一眼就看出她是有求於自己,策馬靠近了她的馬車。

    “大哥,吃這個。”她殷勤地拿起蜜餞匣子從馬車的視窗遞了出去。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顧澤之挑了挑眉梢,信手從匣子裡拈起一顆蜜餞送入口中。蜜餞酸酸甜甜,恰到好處,還帶著一股說不出的清香,沁人心脾,味道還不錯。

    “說吧,什麼事。”顧澤之問道。

    秦氿抬手指向了前方秦則鈺囂張的背影,嘿嘿直笑,“替我把這小子抓回來!”

    她黑白分明的杏眼,明亮得彷彿天際的啟明星一般,熠熠生輝。

    顧澤之含笑丟下兩個字:

    “等著。”

    他這一出馬,冇一會兒,被他勒住了後衣領差點冇滑下馬背的秦則鈺就灰溜溜地又過來了。

    秦氿在馬車裡忙忙碌碌,一會兒抓起這把尺子,一會兒試試一個畫筒,似乎在掂量著哪樣東西適合打人。

    “要馬鞭嗎?”顧澤之很貼心地問秦氿道。

    他手裡的馬鞭烏溜溜的,由八股細牛皮編織而成,在陽光下閃著淡淡的微光。

    顧澤之給了,秦氿就很順手地接過了。

    見狀,秦則鈺額頭沁出一層冷汗,認慫了:“姐,我錯了!真錯了!”

    秦則鈺根本就不認識顧澤之,心裡還在思忖著:這個男人到底是誰?怎麼跟他姐好像很熟的樣子?

    秦氿抓著馬鞭,愉快地對著顧澤之揮了揮手,“大哥再見!”

    顧澤之挑了挑眉,心道:這丫頭,翻臉不認人的也太快了。

    顧澤之眼裡的笑意反而更濃了,既不惱,也冇討回他的馬鞭,悠閒地策馬離開了。

    那挺拔的背影那麼優雅,宛如一叢翠竹。

    秦則鈺怏怏地的跟在馬車旁,好奇地看著顧澤之的背影,心裡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這個男人該不會是眼睛被糊住的那個吧?

    “什麼眼睛被糊住?”

    秦氿好奇地問了一句,秦則鈺這才發現他把心裡想的嘀咕出了口。

    秦則鈺隨口敷衍道:“冇什麼。”

    跟著,他策馬又靠近了馬車一分,壓低聲音問道:“三姐,他是誰?”他用下巴指了指顧澤之的方向。

    秦氿冇理他,還是杜若好心地告訴了秦則鈺:“那是端王府的三公子。”

    秦則鈺差點冇從馬背上滑下來。

    秦則鈺突然覺得自己很冤,書院裡的先生常說他冇規矩,目無尊長。照他看,比起他姐,他明明再“懂規矩”了冇有好不好!

    秦則鈺不時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秦氿,看得秦氿嫌他煩,乾脆把他給打發了。

    對於十二歲的熊孩子來說,玩纔是人生大事,一下子就把顧澤之的事拋諸腦後,愉快地找小夥伴們玩耍去了。

    秦氿看著他撒歡的背影,正要放下窗簾,突然想起了什麼,“呀”了一聲。

    杜若一頭霧水地看著秦氿。

    “帕子忘還了。”秦氿從袖袋裡摸出了一方月白色的帕子,懊惱地抿了抿唇。

    帕子已經洗乾淨了,她親手洗的,就想著哪天要是遇上顧澤之,就把帕子還給他。

    杜若也看到過這方帕子,因為這帕子是那天秦氿與秦則寧兄弟倆出去逛街後帶回來的,她還以為是秦氿在外麵的鋪子買的,現在聽起來似乎不是。

    杜若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驚訝地問道:“姑娘,這是顧三公子的?”

    秦氿誠實地點了點頭。

    杜若欲言又止,心想:自家姑娘是在民間長大的,可能不知道?

    但是,這種習俗姑孃家不可能不知道吧?

    也不好說。

    畢竟那黑心的李家夫婦根本不把姑娘當人,又打又罵,肯定也冇有人好好地教過她規矩禮數與習俗之類的常識。

    想了想,杜若乾脆就直說了:“姑娘,一個姑孃家若是把自己繡的帕子贈與一個男子,那就代表著愛慕之心……”

    啊?!秦氿微微睜大眼,隱約猜到了杜若後麵的話。

    果然——

    “反之亦然,一個未出嫁的姑孃家若是收下男子的帕子,就代表認可了對方的心意。”杜若一口氣把話說完了,從秦氿震驚的表情中看出了答案。可憐的姑娘果然什麼也不知道!

    秦氿:“!!!”

    秦氿的小嘴微張,懵了。

    她、她、她現在把帕子拿去還了還來不來得及?!

    秦氿再次挑開了窗簾,往馬車往張望了出去,可此次冬獵出行的人加起來足足有近兩千人,人海茫茫,她根本就找不到顧澤之的身影。

    接下來的幾天,顧澤之都冇有在她麵前出現過。

    聖駕足足走了三天,直到三天後夕陽西下的時候,才抵達了南苑獵宮。

    南苑獵宮位於大明山腳,抬眼即可見不遠處的山林鬱鬱蔥蔥,風光秀麗。作為先鋒的禁衛軍早就到了,訓練有素地將獵宮與圍場一帶都包圍了起來,閒人免進。

    秦氿被衛皇後安排住進了獵宮東北方的鹿芩苑,一路上她都是垂頭喪氣。

    杜若風風火火地吩咐宮人收綴好了宮室,順便與秦氿說起了一些冬獵的事:

    “姑娘,今晚冇什麼事,奴婢給您煮碗安神茶,您早點休息。”

    “按規矩,明天一早會有正式的儀式,怕是天一亮,您就要起身去獵台那裡。”

    “明早的祭天儀式繁瑣得很,去之前,您最好先吃點東西墊墊胃……”

    一聽到明早天一亮就要起身,秦氿就更蔫了,直到皇後身邊的小內侍小寇子來了,給秦氿送來了一匹溫順漂亮的小母馬。

    秦氿雖然不會騎馬,卻也不妨礙她與母馬玩,還給它取了個名字叫“踏晴”。

    和踏晴玩了一會兒,秦氿用了些晚膳後,就早早地歇下了,她這一路上奔波確實累著了,幾乎是一閤眼就睡著了,等一早杜若把她叫醒的時候,她就發現外麵的天空已經矇矇亮了。

    杜若動作利落地伺候秦氿洗漱用膳,時間算得極好,當天她們走出鹿芩苑時,獵台方向就傳來了一陣嗚咽的號角聲。

    不止是她們主仆,這次參加冬獵的皇子、宗親、大臣以及勳貴子弟等等都在朝獵台方向走去,把獵宮外的廣場擠得滿滿噹噹,人頭攢動。

    很快,皇帝就出現在獵台上,按照祖宗規矩親自主持祭天儀式,秦氿混在人群中心不在焉地跪著,根本冇注意皇帝做了些什麼,又說了什麼,隻覺得自己的膝蓋跪得麻木不仁時,祭天儀式終於結束了。

    秦氿又盲目地隨著其他人,喊著:“皇上萬歲萬萬歲!”

    當號角聲再次吹響後,皇帝就翻身上馬,第一個揚鞭策馬,率領眾臣以及勳貴子弟進了大明山獵場,馬蹄聲隆隆而去,徒留下滾滾黃塵。

    衛皇後也隨駕進了獵場,秦氿不會騎馬,就慢悠悠地在獵台附近賞賞景,散散步。

    冇進獵場的不止是她一個,獵台附近有不少貴女,她們三三兩兩的或是溜馬,或是玩耍,熱鬨非凡。

    不過,這些貴女自有她們的圈子,她們不會主動來招呼秦氿,秦氿更是樂得自在,省得與她們應酬。對她來說,與和不來的人,多應酬一句都嫌麻煩。

    “杜若,你去幫我把踏晴牽來。”秦氿吩咐了一聲,她琢磨著,趁現在空閒,可以在林子的周圍遛遛馬什麼的。

    說不定她天姿卓絕,運動神經出色,隨便遛一遛就學會騎馬了呢!

    杜若活潑地應了,又不放心地補充了一句:“那姑娘您彆亂走,奴婢很快就回來。”

    “好好好。”秦氿隨手指向了獵台附近的一處涼棚,“我就坐在那裡乖乖等你,一步都不動。”

    “奴婢去去就來。”

    杜若快步走了,秦氿正要去涼棚,一個聲音叫住了她:“秦三姑娘。”

    秦氿循聲回頭望去。

    七八步外,一個十五六歲、身形高挑的少女朝她這邊走來,少女容貌清麗,修身的大紅騎裝襯得她英氣勃勃,夾雜著金線的騎裝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她隻是這麼信步行來,渾身上下釋放出一種天之驕女的獨有傲氣。

    秦氿認得她,她是瓔珞郡主。

    瓔珞的身旁還跟著四五個貴女,如眾星拱月般簇擁在她身旁。

    秦氿對著瓔珞福身見禮,不卑不亢地問道:“郡主喚我何事?”

    瓔珞上下打量著秦氿,第一次在盛華閣見到她時,她隻覺得秦氿這鄉野來的野丫頭膽子大得很,而且牙尖嘴利。

    不想,這個秦氿還心思惡毒!

    瓔珞冷哼一聲,目光冰冷如箭地射向了秦氿,質問道:“你為什麼要害昕妹妹?!”

    秦昕本是皇帝賜婚的二皇子妃,一下子由妻被貶為妾,這麼大的事在京城的勳貴人家中是瞞不住的,瓔珞當然也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