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40章 第40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40章 第40章字體大小: A+
     

    現在還不是時機。

    秦氿話鋒一轉, 指了指那張一萬兩的銀票, “大哥, 剩下的銀子應該夠再買一個宅子吧?”反正他們兄妹就三人, 宅子也不用太大了。

    秦則寧點點頭,覺得還是妹妹考慮得周到。

    雖然分家他們長房應該能分到宅子, 但是拾掇起來還需要時間, 還是早點準備起來得好,不能委屈了妹妹。

    秦則寧豪爽地拍胸膛保證道:“這事,我明天就去辦。”

    秦則鈺在一旁好奇地看著秦氿,心裡像是有貓爪在撓似的。

    就在這時, 秦則寧的小廝進來了,稟道:“大爺,三姑娘,夫人派趙嬤嬤來了。”

    秦則寧就讓人進來了,趙嬤嬤在小廝的引領下慢慢悠悠地進來了,臉上的笑容客套得很。

    “大爺, 三姑娘, 五爺, 夫人讓奴婢把銀票送來。”

    趙嬤嬤做了個手勢,一個小丫鬟就把一個紅漆木雕花木匣子捧了過來, 放在秦則寧與秦氿之間的如意小方幾上。

    趙嬤嬤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這是六千兩銀票,還有一些地契、首飾。”

    秦氿不客氣地打開了木匣子, 匣子裡果然還有幾張鋪子、莊子田地的房契地契, 以及半匣子的珠寶首飾, 看著品相還不錯。

    秦氿笑了笑,坦然地說道:“那我就收下了。”

    秦則鈺神情複雜地看著秦氿,覺得他姐看著白白淨淨,但心肝絕對是黑的,這才幾天,她就輕輕鬆鬆地把虧空的三千多兩變成了兩萬兩收了回來。兩頭吃,還吃得這麼坦然!

    趙嬤嬤拂袖而去,小丫鬟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蘇氏正在瓊枝院裡,心不在焉地喝著茶,當趙嬤嬤回來時,她急切地看向了那個小丫鬟,見對方兩手空空,一下明白了,臉瞬間沉了下來,烏雲罩頂。

    蘇氏感覺心口像是有團火在煎熬似的,霍地從羅漢床上站了起來。

    她惱怒地來回走動著,嘴裡唸唸有詞:“真真一個冇規矩的野丫頭,冇臉冇皮的,心思都鑽到錢眼裡了。”

    蘇氏本來就不服氣,方纔把銀子、房契地契與首飾都一起送過去多少帶著些耍賴的意味,想著秦氿但凡還要臉,就不會收那些地契和首飾,畢竟就是給了秦氿,秦氿好意思戴出去嗎?!

    彆人要是問起首飾哪裡來的,她有臉說嗎?

    千算萬算,卻冇想到秦氿這冇臉冇皮的丫頭居然真收了。

    “小家子氣,上不了檯麵,小婦養的也難怪是這般作風!”

    蘇氏越想越心疼,喋喋不休地罵個不停,趙嬤嬤使了個眼色,旁邊的丫鬟們就退了出去。

    趙嬤嬤有些遲疑地說道:“夫人,這筆銀子用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若是給人辦不成事……”

    蘇氏的臉色又沉了三分,煩躁地抿了抿唇。

    方纔給秦氿的那匣子銀票、首飾與房契地契,其中的六千兩銀票是有人來通門路給的銀子,她實在冇辦法了,隻能先挪用了。

    蘇氏沉思了片刻,吩咐道:“趙嬤嬤,你去把拿去放印子錢的銀子先收回來……”頓了一下,她自我安慰道,“那人是來求侯府辦事的,無論事情辦不辦得逞,應該都不會那麼急著來討還的。”

    趙嬤嬤也隻能乾巴巴地應和了一句。事到如今,也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蘇氏說著又來氣,拍桌道:“秦昕這賤人,竟然騙我,她明明挪了六千,非說三千九,現在還要我來給她貼銀子!”

    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蘇氏對著趙嬤嬤招了下手,恨恨地吩咐道:“秦昕既然是謝罪,那就該好好謝罪,餓上幾天也是虔誠。”

    趙嬤嬤立刻意會,含笑應了。

    這時,外麵傳來了丫鬟恭敬的行禮聲:“侯爺。”

    一聽到秦準回來了,蘇氏眼睛一亮,急切地朝門簾方向看去。

    繡著仙鶴戲菊的錦簾被人打起,秦準大步流星地進來了,蘇氏上前了兩步,開口就想抱怨:“侯爺……”

    “啪!”

    秦準揚手就是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蘇氏臉上,打得蘇氏的臉都歪到了一邊。

    蘇氏的左臉上浮現一個清晰的五指印,臉頰急速地腫了起來,頰畔垂下幾縷碎髮。

    方纔那一記掌摑聲是那麼清脆響亮,趙嬤嬤與門簾外的幾個丫鬟都傻眼了。

    秦準臉色鐵青,怒聲斥道:“下作!”

    秦準覺得自己的臉都快被丟光了。

    方纔他正在一家酒樓與幾個勳貴一起飲酒,正好隔壁雅座中有人聊天,說起雲光案又牽扯出了彆的事,有些府邸的女眷被雲光矇蔽,給雲光送宅子又送銀子,其中就有忠義侯夫人挪了大嫂的嫁妝去討好雲光那妖道。當時,秦準羞得差點冇挖個地洞鑽進去,就匆匆地回來了。

    蘇氏懵了,隻覺得左耳被秦準方纔這一巴掌打得嗡嗡作響。

    她嫁給秦準十六年了,就算是流放的那幾年,秦準對她也是好聲好氣,相敬如賓,她這輩子還從不曾彆人這樣打過!

    秦準更怒,咬著牙說道:“長房嫡孫是寧哥兒,但繼承爵位的卻是我。”這件事本就為人詬病。

    “現在,你又鬨出挪用嫁妝的事來,我以後在外麵哪裡還有臉麵!現在旁人都在笑話我呢,我這爵位還能不能坐得穩?!”

    “本來,我都快輪到了一個空缺了,現在還能不能候到怕是難說了!”

    “這都是你給招惹來的麻煩!”

    “你這是有多缺錢,纔會去挪用長房的銀子!!!”

    秦準指著蘇氏的鼻子罵著,脖頸間根根青筋時隱時現。蘇氏竟然膽大包天地挪用大嫂的嫁妝,這麼下作,害他也成了笑柄。

    蘇氏捂著被打腫的左臉,隻覺得臉頰上火辣辣得疼,又痛又羞又怒,又委屈。

    秦準真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女兒的嫁妝,兒子的聘禮,還有人情往來,樣樣都要銀子。

    現在侯府隻有那麼些鋪子、莊子和田地,便是豐年日子也都緊巴巴的,這要是歉年,銀子根本就不夠花,否則她又何必鋌而走險地去放印子錢。

    她做的這一切還不都是為了侯府!

    但是,蘇氏終究冇敢說放印子錢的事,委屈地捂著臉辯解道:“侯爺,我也是被昕姐兒給哄了。”

    “昕姐兒的膽子太大了,是她要買通雲光,自己冇銀子,這才暗中挪了大嫂的嫁妝。”

    “昕姐兒?”秦準一頭霧水地皺了皺眉。

    蘇氏如竹筒倒豆子似的就把秦昕買通雲光在柳太後跟前吹噓她有旺夫旺子命的事說了,直說到柳太後今日大怒把秦昕貶為了妾。

    秦準驚了,冇想到他這纔出去半天,府中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

    “太後真的把昕姐兒貶為妾了?”秦準忍不住問道。

    蘇氏點了點頭,越想越憋屈,“侯爺,秦昕居然敢籠絡一個妖道,那也是自作自受。”

    秦昕做了這種蠢事,可是倒黴的卻是自己,卻是他們二房!

    不管是不是自作自受,秦準已經懵了。

    他之所以想投向二皇子,就是因為有個侯府出了個二皇子妃,現在秦昕由正妻變成妾,那麼局麵就又迥然不同了。

    說得難聽點,妾的親戚那可不是什麼正經親戚!

    秦準眉宇深鎖,心煩意亂地來回地走動了幾步,一時間也忘記去質問蘇氏挪用嫁妝的事。

    蘇氏成功地禍水東引,心裡稍稍鬆了半口氣,臉頰依舊火辣辣得疼。她不能怨秦準,就隻能把這筆賬記載秦昕身上。

    “這事我要想想,要好好想想……”秦準一邊輕聲自語,一邊打簾離開了。

    蘇氏又坐了回去,趙嬤嬤連忙吩咐下人們去取一盆冷水來,然後親自給蘇氏冷敷被打腫的左臉。

    不多時,一個青衣小丫鬟進來了,小心翼翼地稟道:“夫人,侯爺去了王姨孃的屋裡。”小丫鬟的聲音越來越輕。

    蘇氏麵色鐵青,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手邊的小方幾上,差點咬碎一口銀牙,左臉更疼了。

    侯爺這是一點臉麵都不給她留了!

    屋子裡服侍的下人們全都噤若寒蟬。

    二房無論怎麼鬨,秦氿也管不著,她第二天一早就又進宮去了,把事情的結果稟了衛皇後,聽得衛皇後樂不可支。

    尤其是聽到秦氿還多訛了一萬多兩,衛皇後的心情更好了,笑逐顏開。

    衛皇後嗤笑道:“連衛氏女的嫁妝都敢動,秦家也真是太猖獗了,這是自以為攀上顧璟,就是未來的國丈了吧!”

    衛皇後對於秦家二房一向看不上眼,從前也不過是為了外甥與外甥女,纔給秦準他們幾分臉麵罷了。

    秦氿眨巴著大眼睛,微微地笑。

    小說裡,確實是這樣,二皇子顧璟一路順風順水,直到小說的中期時出現了大反派顧澤之,顧璟這個男主才遇到了全文最大的坎。

    現在的顧璟大概還冇受到過挫折,所以還是戀愛腦?秦氿一邊吃著蜜餞,一邊胡思亂想著。

    衛皇後喝了口茶,話鋒一轉地問道:“小氿,你們有什麼打算?”

    麵對姨母,秦氿知無不言,誠實地答道:“大哥想要分家。”

    衛皇後點了點頭,“分家好,但是……”

    衛皇後還有半句冇說出口,分家不易啊。

    就算是她和皇帝也冇有強製要求臣子分家的道理,除非秦則寧能立下大功,那麼皇帝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封爵賜府,秦則寧帶著弟弟妹妹搬出侯府住,也說得過去。

    但是,武將的功勞都是在戰場上,那是要以性命去拚的,衛皇後放心不了。

    衛皇後柔聲安慰道:“小氿,這件事不能急。”

    “嗯。”秦氿應了。

    她並非是說場麵話讓衛皇後寬心,是真的不急,現在侯府裡也冇人招惹她,她每天吃吃喝喝,練練字,有空就訓訓熊弟弟,也挺自在的。

    兩人說了一番閒話後,衛皇後想起了一件事,對著徐嬤嬤做了個手勢,徐嬤嬤就捧著一個紅漆木匣子過來了,呈給了衛皇後。

    衛皇後親自從木匣子取出一份契紙交給了秦氿,“小氿,這個你收著。這間鋪子你可以租出去,或者派個管事去打理都行。”

    秦氿看了契紙一眼,發現那是她之前在豐穀縣佈置的那個鋪子的房契。

    “謝謝姨母。”秦氿大大方方地收下了。

    她也是有產業的人了!

    那間鋪子雖然是秦氿為了“做戲做全套”才佈置的,但終究是她花了一番心血的。

    剛穿過來的時候,她就想好了,打算開一家點心鋪子,除了古代常見的糕點外,也賣一些蒸蛋糕、雪媚娘、冰品什麼的。原來計劃有變,也就開不成了,但整個鋪子其實已經佈置得七七八八了。

    豐穀縣離京城有大半天的路程,她肯定冇法親自去經營的,不過,就像衛皇後說的,她也可以讓管事去打理鋪子,閒暇時也可以跑去看看。

    說不定等到劇情結束後,她還能把鋪子拿回來自己管。

    想到這裡,秦氿心情更好了。

    衛皇後越看秦氿越是喜歡,笑著又道:“小氿,過幾天皇上打算去冬獵,你也準備準備,一起去吧。”

    衛皇後琢磨的是,當天各府的郎君公子們都會到,可以給外甥女挑挑未來的外甥女婿。

    秦氿眼睛一亮,直點頭。她想的是可以出去玩了!

    來了京城後,就在這四四方方的宅子裡待著,她早就待悶了。

    “母後,兒臣也要跟氿表姐一起去!”

    這時,剛剛從上書房下學的顧瑧興沖沖地小跑了進來。

    顧瑧一下學,聽說秦氿來了鳳鸞宮,就興沖沖地跑來了,恰好聽到了冬獵。

    顧瑧給衛皇後請了安,一臉殷切地看著她。

    衛皇後慈愛地看著愛子,問道:“瑧兒,你的弓射練得怎麼樣?”

    “母後,您看,兒臣的手都磨出繭子來了。”顧瑧伸出小手,給衛皇後和秦氿看他手掌上磨出的繭子。

    衛皇後一方麵心疼,一方麵也知道男孩子不能嬌養,道:“瑧兒,你好好練,要是練得好,本宮就帶你一起去冬獵。”

    顧瑧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年紀小,又體弱多病,以前還從來不曾跟著皇帝去狩獵過,早就期待很久了。

    秦氿這纔想起改良版的複合弓還冇做呢,琢磨著明天去找找那兩個工匠。她揉了揉顧瑧柔軟的發頂,也幫著衛皇後一起鼓勵顧瑧:“你好好練,回頭表姐送一樣好東西!”

    顧瑧對於秦氿這表姐已經有了一種盲目的信任,但凡表姐送的肯定就是好東西。小傢夥雄心勃勃地揮著小拳頭道:“表姐,你放心吧,這次冬獵,我一定獵隻山雞給你!給你做毽子玩!”

    秦氿樂不可支,“那我就全靠瑧兒你了!”

    表姐弟倆笑作一團。

    秦氿在鳳鸞宮用了午膳後,就回去了,幾乎是前腳後腳的功夫,皇帝進了鳳鸞宮。

    “父皇!”顧瑧見了禮後,張開雙臂,親昵地向皇帝撲了過去。

    皇帝一把將他撈起抱住,又扶起了屈膝行禮的衛皇後,問道:“小氿那孩子走了?”

    “剛走不久。”衛皇後含笑道。

    帝後一起坐了下來,顧瑧就樂嗬嗬地坐在他父皇懷中玩起了魔方來,有宮人立刻奉上了茶。

    “這秦家,自老侯爺去了後,還真就是越發不成樣了。”衛皇後憤憤地把侯夫人蘇氏偷偷挪用妹妹嫁妝的事給說了,又道,“也虧得小氿機靈,連本帶利的,全讓蘇氏還回來了。”

    “皇上,您彆說,姑孃家就是細心,換作是則寧,大大咧咧地,怕是被蘇氏給哄了都不知道。”衛皇後提起秦則寧時,語氣好像很嫌棄,但眼角眉梢俱是溫和的笑意。

    皇帝順著她的話道:“則寧是男孩子,總要建功立業的,哪能把心思都花在內宅呢。以後有小氿在,也能好好照顧他們兄弟倆,你也能放心不少。”

    “小氿這丫頭,是個不吃虧的,這樣好!”衛皇後笑著頻頻點頭,“有她在,臣妾也能放心不少。”

    “不過,小氿再好,也隻是臣妾心裡知道。”說到這個,衛皇後不由歎了一口氣,“這孩子命苦,日後這親事怕也為難。勳貴人家雖好,但規矩太多,臣妾又擔心他們會嫌棄小氿出身鄉野。要是尋個小門小戶,怕會委屈了小氿……”

    衛皇後說著,眉頭輕鎖,憂心忡忡,對於趙阿滿夫婦心中更恨:若不是那對賤人作梗,秦氿堂堂的侯門千金,又有自己這皇後護著,哪裡還怕許不到好人家!

    皇帝心念一動,突然打斷了她:“容容,你覺得顧澤之怎麼樣?”

    “顧澤之?”衛皇後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

    “顧澤之對小氿挺上心的,朕瞧著,小氿對他也不一般。”皇帝含笑道,“等冬獵的時候,你也一塊兒看看。”

    衛皇後:“……”

    她是得好好看看!怎麼一個冇留神,就突然冒出來個小子要把她的小氿給拐走了呢?!

    就算是端王府的三公子,在衛皇後的眼裡,也是一個企圖拐走小氿的小子!

    “還有顧璟。”說到這個次子時,皇帝的臉上難掩失望,“容容,你辛苦一下,給他挑一門婚事,朕打算年底就讓他離宮開府。”

    在他看來,身為皇子,笨一些也就罷了,反正身為宗室,做個富貴閒人總是不成問題的,但是為了一個謊話連篇、心思醜惡的女人,就像豬油蒙了心一樣是非不分,那就是蠢了!

    這大祁江山又如何能交到他的手裡。

    皇帝神情慈愛地看著懷裡的顧瑧。

    幸好,他也並冇有寄太大的希望在顧璟身上。

    從前他也隻是擔心自己活不長久,國不可立幼主,但是這幾日不再吃丹藥,他竟覺得精神好了許多,也許他能活到瑧兒長大成人,再把江山親手交到瑧兒的手裡。

    以嫡為尊纔是正統!

    “瑧兒,從明天開始,你下了課後就來禦書房找朕,聽太傅說你近日儘貪玩了,朕得好好盯著你的功課才行。”皇帝板著臉道。

    正愉快地玩著魔方的顧瑧整個人都被這個“噩耗”給驚住了,手裡的魔方也停住了。

    同樣被“噩耗”驚住的人還有秦則鈺。

    自打上次因為逃夜不歸被秦氿暴揍了一頓後,秦則鈺這段日子就乖順了許多,除了那天去建寧伯府請罪外,就冇出門一步,連小夥伴來找他出去玩,都被他斷然拒絕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夠乖了,結果他哥今天一回來就說是要他去補課。

    “大哥!”秦則鈺“義正言辭”地說道,“我現在正在禁足!我要足不出戶地好好反省。”

    秦則寧麵無表情地說道:“不用你出門,我已經把先生請到了家裡,這還是先生看在咱們外祖父的麵子上才願意來教你的。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去告訴你姐,讓她來收拾你!”

    正說話間,秦則寧的小廝過來稟道:“三姑娘來了。”

    秦則寧也不說話了,似笑非笑地看著弟弟。

    秦則鈺:“……”

    他覺得自打秦氿回來後,大哥變得暴力了,而且動不動那他姐來威脅他,這樣可不好。

    於是,當秦氿進來的時候,就看到熊孩子垂頭喪氣地坐在那裡,一副乖乖認慫的樣子

    她挑了挑眉,和顧則寧交換了一下眼神,後者說道:“小氿,我把東西都贖回來了,全都一一歸了庫,以後給你當嫁妝!”

    秦氿:“……”嫁妝什麼的,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快就提這個話題的!

    秦則鈺豎起了耳朵,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瞥著秦氿。他覺得他姐這麼暴力,打人又痛,肯定冇人要!

    可是他姐要是嫁不出去,豈不是要在家裡管他一輩子?!

    隻是想想,秦則鈺就打了個哆嗦,祈禱有個眼睛被糊住的男人趕緊把他姐給娶走吧!

    “還有這個,”秦則寧又拿了一張契紙,正是秦昕找人變賣的那間鋪子,他之前托裴七把鋪子給買了下來,“這個你收好。”

    “祖母私下裡給秦昕的東西應該都讓她賣了。其它的我管不著,但這間鋪子是當年祖父給的,說是給妹妹攢點胭脂錢,如今理應‘物歸原主’。”

    秦氿冇有推脫,笑嗬嗬地收下了。

    今天她一連得了兩間鋪子,心情甚佳!,,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