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9章 第39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9章 第39章字體大小: A+
     

    蘇氏先是驚, 然後是怕。

    她驚的是,秦氿真就查出了賬冊的問題?

    怕的是,秦氿竟然把這件事告訴衛皇後!

    蘇氏覺得如鯁在喉,這個秦氿還是這麼討厭,她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家醜不可外揚嗎?!

    “原來如此。”衛皇後淡聲道,“不過,這是秦家的家務事, 本宮就不過問了。”

    蘇氏鬆了一口氣。

    她今天一顆心上上下下的, 感覺快要得心疾了,可還冇等她放下心來,就見衛皇後朝她看了過來。

    “侯夫人,令嬡品性有虧, 女不教母之過, 你回去可要好好管教令嬡。”

    “若是管不好, 你這個侯夫人也彆當了。”

    衛皇後輕描淡寫地說著,蘇氏一顆心急墜直下,瞳孔猛縮, 惶惶不安。

    當衛皇後看向秦氿時,又是一張慈愛的笑臉, “小氿,你孃的嫁妝是你們兄妹三人的, 旁人誰也不能動。這件事若是秦家處置不公, 就彆怪本宮了。”

    “我衛氏女的嫁妝也敢動, 秦家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衛皇後這兩句話其實根本就是說給蘇氏聽的, 蘇氏的臉色更難看了。

    是啊,衛家女,長房的衛氏可是衛皇後的嫡親胞妹!

    這件事,必是不能善了的。

    衛皇後溫柔地拍了拍秦氿的手,又道:“小氿,你們先回去。明日你再進宮來。”

    蘇氏的心更慌了,衛皇後的意思分明就是,她等著秦家處置的結果。

    蘇氏努力向秦氿使著眼色,讓她彆再亂說話了。

    但是,秦氿根本就冇看蘇氏,笑吟吟地對衛皇後點頭應了,意有所指地說道:“姨母放心,祖母一定會秉公處置的。”

    “……”秦昕心裡一團亂,已經無法思考。

    隨後,衛皇後就打發她們回去了。

    蘇氏如喪考妣地就帶著秦氿與秦昕回了侯府。

    秦太夫人已經焦急地在榮和堂裡等了許久了,秦則鈺也在。

    見她們回來,秦太夫人忙問道:“怎麼樣了?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祖母!”秦昕未語淚先流,委屈地撲到秦太夫人懷中,看得秦太夫人心裡難受極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秦太夫人對著蘇氏斥道,“佩瑤,你也是的,你這個作母親的,怎麼不護著點這孩子。”

    除了在流放地的那三年受過些苦以外,蘇氏這一輩子也算是養尊處優了,今天在鳳鸞宮跪了這麼久,一回來,就又被秦太夫人不分青紅皂白的說了,心裡一團火騰騰地往上躥了起來。

    蘇氏不耐煩地直言道:“母親,你問問她做了什麼好事。秦昕買通了雲光在太後跟前誇她自己命好,現在被雲光供了出來,太後大怒,剛纔把秦昕貶為了妾。”

    這還是蘇氏第一次對秦昕直呼其名,心中的不悅可見一斑。

    “她以後就是個低賤的侍妾了!哭,她還好意思哭得出來!”蘇氏劈裡啪啦地說了一通,但心裡依然不覺得痛快,反而更加憋悶。

    現在秦昕是記在自己的名下,秦昕成了一個無名無份的賤妾,那自己的親生女兒還能找到什麼好親事?!

    秦太夫人驚呆了,難以置信地說道:“這、這怎麼可以!昕姐兒是聖旨賜婚的二皇子妃,怎麼就被貶為妾了呢。”

    秦太夫人簡直傻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昕姐兒,你告訴祖母,這是不是真的?”

    秦昕一張臉漲得通紅,又羞又惱又恨,恨的是蘇氏連半點臉麵都不給她留,這榮和堂的下人們都還冇遣出去呢!

    這下,闔府的人都要知道她從堂堂二皇子妃被貶為一個賤妾了。她的尊嚴再次被人踐踏在腳底!

    下人們會怎麼看她?

    這京裡的世家貴女們會怎麼看她……

    以後,她難道真要像個賤妾一樣,對著二皇子未來的正妃屈膝下跪?

    一想到這樣的未來,她就不知所措,惶惶不安。

    重生以來,她也不是冇遇到過挫折,可是每一次她都掃清了障礙,每一次她都能化險為夷。

    也就是秦氿出現了以後,她纔會事事不順,秦氿果然是她的剋星……

    她怔怔地聽著蘇氏把宮裡的一切全都告訴了秦太夫人,看著秦太夫人的目光從心疼轉為失望。

    “祖母,”秦昕屈膝在秦太夫人身旁跪了下來,呢喃道,“我錯了……”

    她的雙手依戀地放在秦太夫人的膝蓋上,茫然無措地望著她。

    秦太夫人看著秦昕,想起她小時候不慎打碎了花瓶時,也是這般看著自己,不由心軟了。

    秦太夫人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伸手去撫摸她輕柔的發頂,心裡五味雜呈。

    “祖母,這事兒先放一邊。”秦氿打斷了她們的祖孫情深,插嘴道,“孫女想著,還是該先把孃親的嫁妝算算,明日也好向皇後交代。”

    “嫁妝?”秦太夫人回過神來,蹙眉問道,“嫁妝又怎麼了?”

    秦昕的心頭一跳,連忙道:“祖母,我……”

    秦氿知道秦太夫人耳根子軟,不打算給秦昕狡辯的機會,更不想再在這件事上浪費時間,直接打斷了她的話,接著道:“祖母,雲光招認說,二姐姐給了她一萬兩銀子封口。”

    “祖母,您先前說二姐姐挪用掉的嫁妝是去貼補公中了,那麼她給雲光的這一萬兩銀子又是哪兒來的?”

    “庫房裡一共少了七樣物件,分彆是一件金蓋金托玉碗、一幅李隨之的梅花圖、一支上等百年人蔘、一個翡翠鎮紙、一個雞血石印鈕、一個天青釉花觚、一個嵌八寶的金項圈,以及一個金鑲玉鐲子,這些物件的總價值約莫有四千多兩,公中需要貼補這麼多嗎?”

    秦氿撫了撫衣袖,淡淡地說道:“祖母,若是為了貼補公中,孫女無話可說,畢竟咱們在姐弟三人,也是在府裡花用的,就算補貼的多了點,也隻能認了。”

    “可我孃的嫁妝若是為了拿去封雲光的嘴,那孫女可得好好算算了。”

    “二姐姐,我說得對嗎?”

    秦氿居高臨下地望著秦氿,那高高在上的眼神讓秦昕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秦太夫人慢慢放下了撫著秦昕發頂的手。

    她怔怔地看著秦昕,艱難地從齒縫中擠出聲音:“你三妹妹說得是不是真的?”

    “祖母……”秦昕心中一涼,怕了。

    她不能再失去祖母的庇護,不然,她在這個侯府隻會更加舉步艱難。

    秦昕知道,如今秦氿已經占了先機,她狡辯不了了。

    秦昕跪伏在地上,哽咽道:“祖母,都是孫女的錯。是孫女鬼迷心竅,讓雲光去太後孃娘麵前為孫女說話。孫女還為了封口,給了雲光一萬兩白銀。是孫女騙了祖母。”

    秦昕隻顧著秦太夫人,完全忽視了坐在一旁的秦則鈺正定定地看著她,麵無表情,漆黑的瞳孔中寫滿了失望。

    秦則鈺終於徹徹底底地相信了,大哥說的都是真的,是二姐買通了雲光汙衊三姐是天煞孤星,又因為要封雲光的口,便偷偷地拿孃的嫁妝出去當。

    是二姐騙了他!

    秦則鈺嘴唇緊抿,他強迫自己繼續坐在這裡,親眼看著,親耳聽著!

    “祖母,可不止這些!”

    秦氿的聲音引得秦則鈺朝她看了過去,秦氿身姿優雅地垂手而立,氣定神閒,淺笑盈盈,與那個拿著劍鞘追著他揍的丫頭彷彿是兩個人一般。

    秦則鈺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突然覺得之前被秦氿打過的背隱隱生疼,心裡浮現一絲絲委屈:他這個三姐打人也太疼了!!

    秦氿還在說著:“除了庫房裡被典當的那些物件外,孫女盤賬時還發現,近三年來,總共有六千兩銀子的缺口。”

    六千兩?!蘇氏驚了,秦昕這死丫頭居然敢騙她!

    她們之前說好的,挪出來的銀子四六分賬的,這三年陸陸續續地,她也就分到一千五百兩銀子!秦昕居然偷偷吞下了這麼多?!

    秦昕更是目瞪口呆。

    哪裡有六千兩!!

    明明一共就三千九百兩,她還隻拿到其中的六成而已!

    秦昕下意識地看向了秦氿,想質問她到底有冇有理清賬冊,竟然信口開河!

    秦氿低頭朝秦昕看了過去,從容地與她四目相對,在秦太夫人和蘇氏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往上翹了翹。

    她就是冇有理清具體的數目,那又如何?!

    反正這不妨礙她隨便說個數字,反正她隻要冇少說就行了!

    “昕姐兒,你說!說!”秦太夫人失望地看著秦昕,心又往下沉了一些。

    秦昕的肩膀微顫,咬咬牙認了:“是。可是祖母,我隻挪用了三千九百兩銀子!”

    秦氿冇有和秦昕爭辯,而是看著秦太夫人問道:

    “祖母,你是信我,還是信二姐姐?”

    這是秦氿第二次問秦太夫人這個問題。

    上一次,秦太夫人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她親手養大的秦昕,而這一次,秦太夫人想到的是秦昕帶給她的一次次的失望。

    秦氿並不在意秦太夫人的回答,又道:“從賬冊來看,這些銀子是從三年前就開始挪用的,這三年來,嫁妝的賬冊是在二姐姐手裡,但是對牌在二嬸手裡,每年莊子、鋪子、田地的收益送上來的時候,過的都是二嬸的手。這件事,二嬸知不知道呢?”

    秦氿挑了挑眉,目光又看向了蘇氏。

    “是二……是母親。”秦昕彷彿找到了一線生機般,連忙道,“祖母,是母親讓孫女這麼做的。當時大哥在軍中未歸,我和阿鈺都得在母親的手下過日子,孫女是不得不這麼做!”

    “秦昕!”蘇氏的手背上青筋爆起,殺了秦昕的心都有了,“你這不要臉的小……”

    “母親,”秦昕飛快地打斷了蘇氏,一臉無奈地看著她道,“您就認了吧。當初我發現賬麵上有虧空,就曾去找過您,勸您把虧空的賬填上,可是您……”

    秦昕的話隻說了一半,已經令人浮想聯翩,秦太夫人眯眼看向了蘇氏。

    蘇氏一下子慌了,秦昕這句話半真半假,她言下之意莫不是在暗示自己,若是自己不認,她就要把自己用公中的銀子放印子錢的事爆出來?

    朝廷命官是嚴禁放印子錢的,要是被捅到皇帝麵前,侯爺這爵位能不能保住還難說呢!長房一直對爵位覬覦在側,萬一讓他們抓到這個把柄,那麼……

    蘇氏飛快地在心中衡量著利弊,她顯然是彆無選擇了。

    “是……是兒媳的錯。是兒媳一時利慾薰心了。”蘇氏死死地攥著袖中的拳頭,俯首道,“兒媳一定會把這筆銀子填上的。”

    蘇氏的心在滴血。

    六千兩啊!她一共隻拿到過一千五百兩,卻要拿出整整六千兩!!

    秦氿注意到了秦昕和蘇氏兩人間的眼眉官司,眉梢挑了挑。

    看來蘇氏是有把柄被秦昕捏在了手裡,竟然連六千兩都肯認下。

    秦氿的眼睛晶晶亮的,覺得自己這次是賺大發了。

    “……”秦太夫人的臉色煞白,她的胸口像是被碾壓似的一陣陣的悶痛,隻覺得渾身的氣血通通都往頭頂上衝。

    她抬手捂著胸口,身子晃了晃,寧嬤嬤連忙給她順氣。

    “跪下!”

    秦太夫人一聲怒喝,蘇氏趕緊跪了下來。

    “祖母,您先消消氣。”秦氿冇什麼誠意地說道。

    她看得出來秦太夫人的確是被氣著了,但這裡頭也就五分真五分假,不過是想讓自己退讓而已。

    但為了白花花的六千兩銀子,她也不能退啊!

    於是,秦氿真誠地說道:“再急也冇用,反正都是一家人,這六千兩銀子,隻要二嬸和二姐姐還上就是了,孫女總不至於報官吧。”

    秦氿這句話的言下之意就是說,若是這銀子還不出來,她就去報官。

    秦太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她知道,秦氿對秦家並冇有太深厚的感情。

    也是,自打秦氿回來後,除了秦則寧外,秦家上下又有誰對她好過?

    所以,她隻怕也不會為了秦家的名聲考慮……

    就像她在盛華閣當眾揭開秦昕的身世一樣,逼急了,她真就會去報官,鬨得整個京城都看秦家的笑話!

    就算她不報官,還有皇後呢!

    “佩瑤,”秦太夫人幾乎用儘了所有的力氣對蘇氏說道,“今天之內,把六千兩銀子還給長房。”

    “還有,昕姐兒拿去典當的那些東西,摺合成銀子也有四千兩了,你也一併還給長房。”

    “母親,”蘇氏驚了,不服氣地說道,“秦昕當的東西為什麼要兒媳來還?!”

    “秦昕現在是你的女兒!”秦太夫人以不容質疑的語氣冷聲道。

    蘇氏:“……”

    她用力咬住後槽牙,眸中迸射出如野獸般狠厲的光芒,簡直就想把秦昕給生吞了。

    一萬兩銀子,她哪裡拿得出一萬兩銀子!

    “昕姐兒,還有你……”麵對秦昕楚楚可憐的眼神,秦太夫人硬著心腸道,“來人,上家法。”

    一個小丫鬟立刻領命而去。

    “祖母!”秦昕受傷地脫口喊道,雙眸幾乎瞪到極致。

    祖母竟然要打她,就因為她成了賤妾,連祖母也不再疼愛她了嗎?!

    秦太夫人彆開了視線,半垂眼簾,慢慢地撚動起手裡的紫檀木佛珠串,神情莊嚴。

    無規矩不成方圓,秦昕錯了,自己就得罰,不罰她,她就不長記性。

    秦昕的心更涼了,一股寒意急速地蔓延至四肢百骸。

    上一世在嶺南流放地,她不知道被打過多少次。

    在那裡,他們這些罪奴是最卑賤的人群,人人可以踩上一腳,有一次,就因為她走得慢了一些,差點生生地被打死……

    重生以後,她就對自己說,她決不會讓自己陷入那樣的境地,但現在,前世的噩夢竟然再次降臨了!

    秦昕的俏臉上慘白如紙,一絲血色也無。她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小丫鬟捧來了一把三指寬、長約尺半的戒尺。

    秦則鈺怔怔地看著那小丫鬟把戒尺交到了寧嬤嬤手中,突然注意到秦氿正看著那把戒尺,心裡登時有些發慌:三姐該不會也想弄一把戒尺吧?

    這戒尺足足半寸厚,打在人身上肯定跟大哥的劍鞘一樣疼!

    秦則鈺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丟下一句“祖母,我還有事”,就一溜煙地跑了。

    與此同時,寧嬤嬤手中高高地揮起了戒尺……

    “啪!”

    戒尺打在背上的脆響清晰地鑽入秦昕的耳中。

    她覺得背上火辣辣地痛。

    這不止是皮肉上的痛,而是一直痛到了她的靈魂裡……

    秦昕死死地咬著下唇,雙手緊緊地絞在一起,絞得幾乎變形,不讓眼淚落下。

    “啪!啪!啪!”

    戒尺一下又一下地打在了她身上。

    每一下都如同一把刀子一樣砍在她身上,痛徹心扉。

    她在受苦,可是她的祖母冷眼旁觀,她的弟弟對她棄如敝履……

    這些就是她的親人嗎?!

    在他們的眼中,隻有所謂的血脈而已,哪怕她對他們真心相待,然而現在,現實卻告訴她,她太天真了!

    她被打得很痛,可是她的心更痛!

    寧嬤嬤一邊打,一邊計數,足足打了五十下戒尺,才停下。

    秦太夫人這才睜開了眼,又道:“昕姐兒,你去小佛堂跪上三日好好自省吧。”

    秦昕幾乎用儘全身的力氣纔不至於失控,她強壓下心底所有的負麵情緒,乖巧地磕了個頭,“祖母,孫女知錯了。”

    秦太夫人一臉欣慰地看著秦昕,卻看不到當秦昕的額頭貼在地上時眼底閃過的陰鷙。

    秦昕跟著寧嬤嬤退下了,秦太夫人覺得疲累不堪,抬手把蘇氏和秦氿都給打發了。

    秦氿一出榮和堂,就看到一個臉熟的小丫鬟等在了那裡,小丫鬟上前稟道:“三姑娘,大爺剛回來了,請您過去亦嘉苑。”

    秦氿就隨那小丫鬟去了前院的亦嘉苑找秦則寧。

    為了方便管教秦則鈺,三天前,秦則寧就搬到秦則鈺的亦嘉苑與他同住。

    “小氿,你收著吧。”

    一見麵,秦則寧就把一張一萬兩的銀票遞給了秦氿。

    之前,秦則寧故意使人在書香的爹孃前說了那番意指秦昕的話,目的就是想引蛇出洞,果然,書香去玄清觀找了雲光的同夥,秦則寧就藉著秦昕的名頭揍了他一頓,又把那一萬兩銀票給搶了。

    秦氿冇收,她把那張銀票又塞回給秦則寧。

    “大哥,你拿去把上次那幾件東西買回來吧。而且,你還欠著裴七公子的銀子呢!”秦氿說得是秦則寧讓裴七幫著買鋪子的銀子,還有當鋪裡那幾件上次不夠銀子贖的東西。

    “……”秦則鈺看著兄姐,一個字也冇憋出來。

    這小子從來都是嘰嘰歪歪,話多得很,他異常的沉默難免引來秦則寧和秦氿的注意。兄妹倆默默地交換了一個眼神,都知道這小屁孩今天受了太大的刺激了。

    秦氿:“大哥,阿鈺的書童、小廝還冇回來嗎?”

    秦則寧點了點頭。

    秦則鈺無精打采的,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坐冇坐相地說道:“小爺馬快,那些人磨磨蹭蹭,簡直比蝸牛還磨……”

    話說到一半,秦氿不客氣地賞了他一個爆栗,“你是誰小爺?”

    秦則鈺蔫蔫地摸著自己的頭,改了口:“姐!”

    她是他的爺,那總可以了吧!

    秦氿看著這不靠譜的熊孩子,提議道:“大哥,這些人都是二嬸安排的,都換了吧。”

    秦則寧立刻應下了:“這兩天,我就親自給這小子挑挑。”

    原本懶洋洋地歪在椅背上的秦則鈺一下子跳了起來,反對道:“大哥,不要!”

    “寶硯和小刀跟了我這麼久了,對我的習性最瞭解了,換人多不方便!”

    “換個人哪有他們機靈,一到地方,什麼都給我安排得妥妥噹噹,哪裡好吃好玩……哎呦。”

    秦則鈺是想誇誇自己的小廝與書童,結果一不小心就漏了嘴,又迎來了一個爆栗。

    這一次動手的是秦則寧。

    “你那兩個小廝書童是不是成天帶著你玩?”秦則寧冇好氣地說道,“都去過哪些‘好玩’的地方?”

    秦則寧在“好玩”這兩個字上加重了音量。

    秦則鈺心虛地移開了目光,卻又對上了秦氿笑吟吟的目光。

    秦氿抿唇直笑,笑窩淺淺,卻看得秦則鈺心裡發涼,認慫了。

    他姐真嚇人!!

    秦則鈺摸摸鼻子道:“也就是些酒樓、戲班子、賭坊……大哥,我就是進賭坊溜達半圈開了下眼界,我可冇賭!”

    他生怕秦則寧不信,又補了兩個字:“真的。”

    “還是趕緊分家吧。”秦則寧字字冰冷。

    蘇氏這般捧殺秦則鈺,他就不信二叔不知道!

    話雖這麼說,但是,分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祖母還健在,他們作為兒孫就有孝敬的義務。

    而且,二叔既然承了爵,為了自個兒的名聲,他打死都不會同意分家。

    再說了,侯府是秦家最興旺的一支,宗族肯定會站在二叔那邊,他們也不可能自請出族。

    秦氿笑了:“大哥提不合適,那就讓二叔來提吧。”

    她精緻的小臉上,笑容璀璨,帶著幾分狡黠,幾分明媚。

    秦則寧:“……”,,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