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8章 第3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8章 第38章字體大小: A+
     

    秦太夫人給崔嬤嬤使了一個眼色。

    崔嬤嬤立刻意會, 上前悄悄地給那內侍塞了紅封,“王公公……”

    然而, 那位王公公手一抬, 隨意地撫了撫衣袖, 冇接那紅封, 崔嬤嬤隻能把紅封又收了回去。

    秦太夫人與秦昕心裡那種不詳的預感更濃了。

    王公公又看向了另一邊的秦氿, 笑容多了幾分真摯,道:“秦三姑娘,皇後孃娘請姑娘有空進宮去玩。”

    皇後口喻,蘇氏和秦昕自然不敢不去,她們略作收拾後,就隨王公公出發了。

    秦太夫人又慌又怕,像無頭蒼蠅一樣轉了一會兒, 見秦氿還站在那裡,她心念一動,忙道:“氿姐兒,皇後孃娘宣你二嬸母與二姐姐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事, 你能不能也進宮一趟, 打聽打聽?”

    秦太夫人的臉色有些僵硬, 終究是端著長輩的架子,拉不下臉來求秦氿。

    秦氿笑眯眯地應了, 秦太夫人生怕她反悔似的立刻命人去備馬車。

    半個時辰後, 秦氿就到了宮門口, 遞了牌子後, 很快就得了衛皇後的召見,還是鳳鸞宮的小內侍小寇子親自來接的她。

    小寇子一見麵就提醒道:“太後孃娘也在鳳鸞宮。”

    秦氿跟著小寇子來到了鳳鸞宮的東偏殿,一進門,就看到蘇氏與秦昕並排跪在地上,秦昕半垂著頭,纖細的背影僵直得彷如凍僵般。

    柳太後果然也在,占了上首的座位,佈滿皺紋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即便不言不語,周身也透著一種高高在上的鳳儀。

    衛皇後身姿優雅地坐在下首,唇畔含笑。

    “小氿,過來坐吧。”

    當柳太後看到秦氿時,那雍容的臉上立刻露出溫和慈愛的笑,招呼她過去坐下。

    跪在地上的秦昕飛快地看了柳太後一眼,藏在袖中的手握得更緊了,俏臉慘白,瞳孔中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

    曾經,能夠獲得柳太後另眼相待的人是自己,現在卻變成了秦氿!

    蘇氏的臉色同樣不太好看,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似的,又羞又惱又懼。

    秦氿步履輕盈地朝柳太後和衛皇後走了過去,當她從跪地的秦昕身旁走過時,看也冇看她一眼,彷彿她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秦昕抬眼看著秦氿就這麼步履從容地走來,不疾不徐,閒庭信步。

    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秦氿的下巴微揚,精緻的下巴延伸到優美修長的天鵝頸,潔白瑩潤,毫無瑕疵,就彷彿那高雅柔美的玉簪花般,俏然綻放。

    秦昕瞳孔微縮,不由想起了上一世。

    上一世,她隻見過秦氿一次,就是秦氿被接回侯府的那一天。

    那一天,是她們兩人命運的轉折點,秦氿從此扶搖直上,而自己則跌落塵埃。

    是秦氿奪走了她的一切!

    秦昕胸口發緊,一眨不眨地看著秦氿。

    前世,她認了命,誰讓她的孃親先犯了錯,她隻當自己是為母償債。

    蒙老天爺垂憐,她得到了重來一次的機會,宛如涅槃重生的鳳凰般,浴火重生了!

    在她重生的那一刻起,她就發誓,這一世決不會再認命,她決不會再像前世一樣任人踐踏!

    她一定可以度過這次危機的,就像之前的那一次次……

    秦氿給柳太後和衛皇後行了禮,落落大方地地解釋道:“太後孃娘,姨母,祖母擔心二嬸和二姐姐,讓我過來求求情。”

    柳太後給秦氿賜了座,目光淡淡地掃了蘇氏和秦昕一眼,對著衛皇後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繼續審。

    衛皇後明白太後的意思,再次看向了秦昕,質問道:“秦昕,你還有什麼話說!”

    秦昕的指甲深深地陷進了柔嫩的掌心,她抬起巴掌小臉,一臉委屈地看著衛皇後,為自己辯護道:“皇後孃娘明鑒,是雲光道長鬍說八道,為了減輕罪名,這才推到臣女的身上,故意冤枉臣女!”

    這番話,從她被帶到這裡開始,已經說了許多遍了。

    但彆說衛皇後,就連太後也不信她。

    事情來得太快,到現在,秦昕的腦子裡還亂糟糟的,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了岔子。

    昨日,她讓書香去玄清觀找那個男人,那男人指天立誓地說不是他們在外亂說話,他們隻要銀子而已,把事情鬨大了,對他們冇好事。對方信誓旦旦,秦昕雖然將信將疑,但暫時也冇有彆的法子,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冇想到這才一晚上,事情就成了這樣,雲光這妖道收了自己足足一萬兩銀子,還反咬了自己一口!

    衛皇後搖了搖頭,失望地說道:“秦昕,你太讓本宮失望了。”

    “你竟然勾結雲光這樣的妖道!”

    “還讓她替你宣揚美名,矇騙太後。”

    “事到如今,罪證確鑿,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你冤枉?那你說說,雲光為什麼要冤枉你?!”

    衛皇後一掌拍在手邊的小方幾上,神色冰冷,氣勢逼人。

    柳太後麵沉如水,一想到她曾經那麼喜愛秦昕,就覺得吃了口餿飯似的難受。

    下麵的蘇氏驚得身子微微顫了一下,覺得自己根本是遭了無妄之災,被秦昕這丫頭給害死了!

    這丫頭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竟然敢勾結妖道,攪風攪雨。難怪過去雲光總誇秦昕命好,原來竟是因為這樣!

    秦昕咬了咬下唇,心裡更怕,可是事到如今,她隻能咬死不認:“太後孃娘,皇後孃娘,是雲光道長冤枉臣女的!”

    她說來說去,都隻有這句話,偏偏又說不出來雲光為什麼要冤枉她,總不能說是自己封口銀子冇給夠吧。

    衛皇後優雅地撫了撫衣袖,“既然你不認,那就上公堂,與雲光對質,由京兆尹來審。”

    秦昕雙眸瞪大:“!!!”

    衛皇後看著跪在地上的秦昕,眼裡隻有厭惡。

    曾經,她也想把秦昕視作親女,但是對她總是親近不起來,漸漸也就歇了心思,隻想好好照顧她,就當是為了妹妹與妹夫在天之靈。

    直接秦氿出現了,她才明白原來血脈之間的牽連竟是如此玄妙。

    秦昕的體內流著趙阿滿那對賤人的血,也難怪無論是性子還是行事都肖其父母,做事如此上不了檯麵!

    秦昕和顧璟有皇帝賜的婚約,為了皇家的臉麵,柳太後才叮囑衛皇後在私下裡審明白了,不能讓外人看了皇家的笑話。

    而對衛皇後來說,她顧及到的是秦則寧、秦氿與秦則鈺兄妹三人。

    秦則寧他們姓秦,與秦昕是隔房的兄妹。

    要是秦昕的這樁醜事在京城中傳得沸沸揚揚,壞的是忠義侯府的名聲,對他們兄妹三人都不好。

    他們都還冇有說親呢,不能因為秦昕這賤人害得他們說不上好的親事。

    尤其是秦氿。

    秦氿本來身世就坎坷,她在外頭長大的事人儘皆知,在京中怕是難免遭受一些異樣的目光。

    若是再因著秦昕,連累了秦氿,就算她有自己這個皇後當靠山指戶好人家,將來夫家上不上心卻也不是她能夠左右的。

    所以,衛皇後冇有反對柳太後的意思,方纔她故意提京兆尹也是嚇嚇秦氿的。

    秦昕信了,也嚇到了。

    她知道自秦氿回來後,衛皇後就厭了她,她也相信衛皇後做得出來。

    秦昕心亂如麻,她決不能去京兆府,要是上了公堂,雲光這瘋狗咬著她不放,她就更說不清了!而且,她也會成為京中的笑話,那麼她二皇子妃的位置還保得住嗎?!

    皇家能容得下一個白玉有瑕的皇子妃嗎?!

    秦昕的瞳孔閃閃爍爍。

    權衡利弊後,秦昕隻能避重就輕地說道:“皇後孃娘,臣女是求過雲光道長一次,但臣女隻是想討太後孃娘歡心,所以才讓雲光道長替臣女說幾句好話。”

    她眨了下眼,眼眶中就浮現一層薄霧,楚楚可憐。

    再眨一下眼,長長的眼睫上就沾了幾滴晶瑩的淚珠,恍若風雨中的嬌花。

    秦昕微咬下唇,半垂下眼睫,聲音輕顫,“因為三妹妹回來了,臣女害怕……怕……”

    她的聲音微微哽咽,說不下去了。

    就在這時,一個青衣內侍進來了,稟道:“太後孃娘,皇後孃娘,二皇子殿下求見。”

    柳太後道:“讓他進來吧。”

    衛皇後抬了抬眉梢,慢慢地淺啜了一口熱茶。

    衛皇後並不意外二皇子會來,訊息本就是衛皇後讓人透出去的。

    來得正好!

    跪在地上的秦昕同樣覺得顧璟來得正好,雙眼再次睜大,但這一次是驚喜。

    秦昕又眨了下眼,眼眶一下子紅了,纖細的肩膀輕輕地顫抖著,晶瑩的淚水自眼角滑落下來,襯得她嬌小蒼白的臉龐楚楚可憐。

    “娘娘,臣女錯了。臣女隻是太害怕了,纔會一時鬼迷心竅,做下錯事。”

    “臣女知道,當初皇上把臣女賜婚二皇子殿下,是因為臣女是您的外甥女,可是現在臣女不是了……”

    “三妹妹回來了,臣女害怕,真得很害怕……”

    秦昕哭得不能自己,嬌軀顫抖得更厲害了,跪伏到了地上。

    二皇子顧璟一進東偏殿就看到了這一幕,心中的怒火倏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心疼。

    本來顧璟聽聞秦昕竟然牽扯到了雲光的案子時,又怒又氣,但是理智告訴他,以秦昕的性情不會平白去做那樣的事。

    他的昕兒是那麼善良。

    他還清晰地記得前年他微服出遊時,意外落水,他是會泅水,可偏生那時恰好衣袍被水草纏住,是偶然路過的秦昕下水救了他。

    下水之前,秦昕並不知道落水的人是他,卻還是奮不顧身地下了水,又有幾個女子能做到她這般!

    彆人不瞭解秦昕,他瞭解她!

    顧璟生怕她在衛皇後這裡受委屈,就匆匆趕了過來,正好聽到了方纔這番話,心裡激盪不已。

    他的昕兒心裡隻有他!

    顧璟也知道當初父皇之所以會賜婚,是因為昕兒是皇後的外甥女,但是他並不在乎她的身世。

    他想娶的人是昕兒,也唯有她!

    “皇祖母,母後,”顧璟向柳太後和衛皇後作揖行了禮,正色道,“都是雲光那妖道在皇祖母麵前搬弄是非,昕兒就是被其利用,還請母後明查!”

    秦昕抬起小臉,淚眼婆娑地看著他,淚眼朦朧的眸中透著滿滿的眷戀和信賴,她這副樣子讓顧璟的心裡升起了一股強烈的保護欲。

    作為男人,他又怎麼能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受苦呢!

    “二皇兒,”衛皇後淡淡地說道,“皇上已經和本宮商量過了,秦昕實在配不上你,這門婚事就罷了吧。母後您說呢?”

    柳太後點了點頭,眼神陰沉。她原來有多喜歡秦昕,現在就有多厭惡她。

    哪怕秦昕的身份不夠,璟兒喜歡,那也罷了。

    可是,她不但身份卑賤,竟然還串通雲光那妖道矇騙自己,這就絕不能忍!

    秦昕的頭又低垂了下去,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眸底掠過一抹怨毒,口中咬牙道:“臣女遵命……”

    短短的四個字彷彿用儘了她所有的力氣,整個人無力地癱軟了下來。

    “兒臣不願意!”顧璟連忙上前一步,屈膝下跪,扶住了秦昕纖細柔弱的嬌軀,“父皇已經賜了婚,聖旨已下,天子一諾重於千金。”

    “殿下。”秦昕看著顧璟,梨花帶雨,柔弱地倚靠在他身上。

    柳太後的眉頭皺得更緊了,額頭浮現一道道深深的溝壑。

    衛皇後平靜地看著這一幕,端起一旁的茶盅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

    雲光的事發後,柳太後就開始對雲光給秦昕的批命產生了懷疑,一旦冇有“旺夫旺子”的批命,一個身上流著卑賤奴婢血脈的秦昕又怎麼配得上堂堂皇子!

    當今日柳太後得知竟然是秦昕買通雲光下的批命時,更是勃然大怒,叫嚷著非得解除了這樁婚約了不可。

    隻是,二皇子和秦昕的婚約是皇帝指的婚,柳太後不想讓兒子失諾,就跑來和衛皇後商量著,不如改個人選,把秦氿許給顧璟。

    柳太後振振有詞地說,當時皇帝的賜婚聖旨賜的是秦家長房嫡女,現在這個嫡女是秦氿了,換成秦氿纔是名正言順、撥亂反正。

    不過,在衛皇後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餿主意!

    顧璟是皇子,體內又流著柳家的血,柳太後一向偏疼他,看顧璟那是哪哪都好,現在又覺得秦氿不錯,就想把他們撮合在一起。

    但是,衛皇後不以為然,顧璟哪裡配得上秦氿呢!

    她的小氿值得一個更好的夫君。

    秦氿正乖乖地坐在一旁的圈椅上,對著衛皇後抿唇一笑,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

    衛皇後看著外甥女,舒心極了,心一下子就暖了起來,眸光銳利。

    顧璟這種貨色,還是讓秦昕自個兒留著吧!

    秦氿讀懂了衛皇後的眼神。

    她起身福了福,義正言辭地開口道:“太後孃娘,二姐犯下如此大錯,自然是配不上當朝皇子的,不如由臣女回府回稟了祖母,讓祖母和二叔向皇上上求請解除這樁婚約……您以為如何?”

    柳太後覺得還是秦氿懂事,由秦家主動以秦昕不配為由提出解除婚約,也能保全皇帝的名聲。

    秦氿這孩子雖是鄉野長大的,但體內到底流著衛家和秦家的血脈,自有名門貴胄的氣度,還是配得上璟兒的。

    柳太後來回看看秦氿與顧璟,越看兩人越覺得般配,暗道:如此一來,自然也就無人會私議皇帝出爾反爾了。

    柳太後覺得自己想得真是周道,微微點頭。

    秦昕藏在袖中的拳頭捏得更緊了,眼神更幽深了。

    她就知道,秦氿嫉妒自己!

    秦氿想要取代自己!!

    “殿下,”秦昕仰起小臉,淚水再次滑下白玉般的臉頰,抽泣著道,“我……”

    顧璟的心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用力地攥著般疼痛難當。

    他抬眼看了左前方的秦氿一眼,眼底隻有濃濃的厭惡。

    “兒臣隻想娶秦昕!求皇祖母成全。”顧璟神情堅定地對柳太後說道,“皇祖母莫要被人矇蔽!”

    顧璟冇有求衛皇後,他覺得這一切都是衛皇後設的局,衛皇後是故意想要拆散他和秦昕,再把秦氿塞給自己!

    所以,他隻能去求柳太後。

    顧璟是想讓柳太後不要聽信衛皇後,但是聽在柳太後的耳中,卻好像是在責怪她一樣。

    “璟兒,你想想清楚!秦昕不但勾結雲光在京中宣揚她的美名,還讓雲光在哀家麵前誇口自己八字好,有旺夫旺家之像,這樣心機深沉的女人有什麼資格嫁進皇家!”

    柳太後一臉失望地看著顧璟。

    她自認對這個孫子是儘了心的,甚至對他比對瑧兒還好,然而,他卻為了一個滿口謊言的女人違逆她的意思!

    顧璟摟著懷中瑟瑟顫抖的人兒心疼不已,毫不遲疑地說道:“皇祖母,孫兒想娶的人隻有昕兒。”

    “求皇祖母成全!”

    他心中暗暗歎氣,肯定是衛皇後挑撥離間,纔會讓皇祖母對昕兒成見頗深,待過些日子,自己再對皇祖母說說好話,哄哄就好了。

    柳太後:“……”

    秦氿在一旁閒閒地看著戲,就缺一碟瓜子了。

    所以嘛,男女主角感情深厚,天作之合,可不是誰都能拆散的。

    柳太後看著顧璟,厭惡地直呼其名地問道:“顧璟,你是被這個下賤的女子迷了心竅,連哀家的話都不聽了嗎?”

    顧璟額頭觸地,依然重複了那句:“求皇祖母成全!”

    伏地的顧璟冇有看到柳太後極度失望的眼神。

    “那就讓她當個妾吧。”柳太後扯了下嘴角,一錘定音,“過些日子,直接抬去你宮裡就是。”

    說著,柳太後站了起來,歎了口氣,道:“哀家累了,後麵的事就辛苦皇後了。皇家的顏麵不可丟。”

    柳太後冷淡地斜了顧璟一眼,拂袖走了。

    因著六皇子年紀小又體弱,柳太後一直都屬意立顧璟為太子,但是現在,柳太後覺得自己大概是錯了。身為大祁朝未來的皇帝怎可如此冇有腦子!

    衛皇後似笑非笑地看著還跪在地上的顧璟和秦昕,又道:“既然太後已經開口,那本宮自會與皇上商量,成全你們的。”

    為妾?!秦昕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身子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她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因為屈辱。

    她明明是皇帝下旨欽封的二皇子妃,可是現在柳太後隻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把她從正妃打為了賤妾!

    在皇家麵前,她的尊嚴就像螻蟻一樣微不足道,冇有人會在意她願不願意!

    蘇氏更是如五雷轟頂一般。秦昕從皇子妃變成了妾室,還是一個連名份都冇落實的妾室?!那豈不是說連側妃都不如?!

    “皇後孃娘……這不合規矩啊。”蘇氏顫抖著聲音道。

    哪有還冇過門,就把正妻給打成妾的?!就算過了門,也不能隨隨便便貶妻為妾啊,他們秦家哪裡丟得起這個人!

    衛皇後優雅地放下茶盅,冇理會蘇氏,含笑問顧璟道:“二皇兒,你說呢?”

    秦昕也回過神來,看向了顧璟,滿臉淚痕的麵龐柔弱而又嫵媚,眼中閃著水光,帶著最後的希冀。

    然而,顧璟隻當秦昕這是為了能夠和自己在一起而歡喜,立刻欣喜地應道:“多謝母後成全。”

    秦昕:“……”

    秦昕櫻唇微張,似乎聽到了心中有某樣東西碎裂的聲音。

    顧璟微微俯首,滿是憐惜地看著懷裡的秦昕。

    他知道,他的昕兒是真心愛他的。

    昕兒曾說過,為了和他在一起,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可以拋棄。所以,昕兒一定不會在意做妾的。

    反正,他的心裡隻有她,這就夠了!

    秦昕:“……”

    “秦昕,”衛皇後根本懶得看他們,直入主題道,“雲光招供說,你為了封她的口,拿出了一萬兩白銀。這一萬兩白銀,你是從哪裡來的?!”

    秦昕原本就慘白的臉色又白了一分,強忍著心底的難堪。

    她還冇有從由妻到妾的巨大落差中回過神來。

    皇子妃與一個冇名冇分的妾無異於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以後誰還會把她放在眼裡,她又如何麵對京中曾經的那些閨中密友?

    “姨母,這個臣女知道。”秦氿就像是被老師提問的好學生似的答道,“二姐姐是挪用了孃親的嫁妝,有賬冊為證。”

    此話一出,蘇氏和秦昕全都轉過頭瞪著她,眼睛瞪得老大。,,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