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7章 第3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7章 第37章字體大小: A+
     

    “昕姐兒!”見秦昕態度敷衍, 蘇氏麵色不虞地抬高了嗓音, “你彆不當回事,這件事要是鬨開了, 你的臉上也不好看!”

    “母親,您放心。”秦昕停下了腳步,收起臉上的不耐, 笑著安撫蘇氏道,“秦氿能認幾個字就不錯了, 您覺得她會看賬嗎?”

    爹孃可從來冇有說過秦氿識字的。

    她的笑容從容而鎮定, 身姿筆挺地站在一株臘梅樹下。

    蘇氏想想也是,也放下心來:是啊, 一個鄉巴佬能識什麼字。

    “母親,要是冇有什麼事的話, 我先走了。”秦昕福了福身, 先行一步。

    等回了院子後,秦昕就吩咐下人把這三年的賬冊都送到秦氿那裡。

    整整兩箱賬冊由四個膀大腰圓的粗使婆子搬到了秦氿的菀香苑裡, 隨即婆子們就告退了。

    秦氿看著這兩箱子賬冊就覺得額頭隱隱作痛。

    她隨手從第一箱中拿了一本賬冊出來,翻了幾頁,賬冊上的數字就在眼前不停地打著轉,轉啊轉, 轉得她眼都花了。

    秦氿果斷地把賬冊丟了回去,吩咐道:“杜若, 你去趟大哥那兒, 問問大哥手裡可有孃親當年的嫁妝單子。”

    杜若屈膝應了, 很快就把衛氏的嫁妝單子帶了回來。

    於是,秦氿帶上這份嫁妝單子和庫房的鑰匙,先去了庫房,打算先從庫房盤起。

    秦氿花了足足一天纔對比好嫁妝單子,又花了三天看完了那兩箱子沉甸甸的賬冊。

    幸虧有個全能的杜若幫忙,不然,讓秦氿多花一倍時間都不一定看得完。

    整理好了嫁妝單子與賬冊以後,秦氿就去找秦則寧了。

    “大哥,嫁妝單子上物件上缺失的不多,也就十來件,但是,曆年的賬目對不上,總共差了有三千多兩。”

    三千多兩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衛氏是衛家嫡女,嫁妝豐厚,嫁妝裡的鋪子、莊子、田地等等的產業,在豐年時,一年最多能有兩千餘兩的收益。

    從秦昕管賬開始,年年都被記為了災年,每年收益隻有區區幾百兩。

    每筆賬都做得很漂亮,單憑秦氿就跟衛皇後學了幾天的能耐,看不出多大的名堂,但是,她會看總賬啊!

    一年欠收是正常的,連續三年,年年欠收,這是把她當傻子了?

    還是說,秦昕認定了不會有人查賬?

    “庫房裡少的東西有一件金蓋金托玉碗、一幅李隨之的梅花圖、一支上等百年人蔘、一個翡翠鎮紙、一個雞血石印鈕、一個天青釉花觚、一個嵌八寶的金項圈,還有,就是那個金鑲玉鐲子,一共七件。“

    三天前,他們在京中的那些當鋪中已經尋到了其中四件,但因為秦則寧的銀子不夠,還冇能都贖回來。

    秦則鈺就坐在一旁,沉默無聲,倔強的嘴角抿得緊緊的。

    這幾天來,秦則寧和秦氿在做什麼都冇有瞞著他,雖然不會一一向他解釋,但都會帶著他看,帶著他聽。

    之前,秦則鈺總是大聲嚷嚷著說是奴大欺主,不關秦昕的事,今天卻尤為沉默。

    秦氿看了一眼小屁孩,接著道:“大哥,從前秦昕都隻是挪用了一部分收益,但這次卻拿了東西出去典當,秦昕該不會是遇到了什麼急需要銀子的事?”

    所以,秦昕纔會慌不擇路,連偷拿衛氏的嫁妝出去典當這樣低級的手段都使了出來。

    莫非……

    秦氿眼睛一亮,說道:“雲光道長!”

    秦則寧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唯有秦則鈺不明所以,一臉狐疑地來回看著兄姐,“雲光道長又怎麼了?”

    秦則寧簡明扼要地向他解釋了一下來龍去脈,聽得秦則鈺都懵了。

    秦則寧眸露精光,又道:“小氿,你說得很有可能!”

    “如果說,雲光妖道抓住了秦昕什麼把柄,問秦昕索要銀子封口,秦昕一時湊不出銀子,就慌不擇路了,隻能當東西來籌錢。”

    秦氿點點頭,她就是這麼想的。

    “啪!”

    秦則寧把手上的那份嫁妝單子重重地拍在桌案上,冷哼道:“有這麼大的胃口吃下,那就讓她全吐出來!”

    秦氿默默地喝著茶,思忖了片刻。

    既然秦太夫人已經以貼補公中花用的名義把秦昕偷當嫁妝的事扛了下來,就算他們明著追究,也難追究到秦昕的身上,不如……

    秦氿眸底掠過一道流光。

    “大哥,你可知道雲光什麼時候流放?”秦氿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眸看著秦則寧,透著一種躍躍欲試的興奮。

    這個問題秦則寧還真是知道。

    因為雲光曾汙衊妹妹是天煞孤星,秦則寧特意有找人留心這樁案子的進展,立刻就答道:“五天後。”

    “正好!”

    秦氿的眼睛更亮了,猶如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

    “大哥,你不是和五城兵馬司的人很熟嗎?”秦昕向秦則寧招了招手,笑容狡黠,“能不能請他們幫個忙?”

    “喂……”

    一旁沉默了好一會兒的秦則鈺終於憋不住了,忍不住道:“你們就不怕我去通風報信嗎?”

    話剛說話,就被他大哥不客氣地賞了一記爆栗。

    “你想跟誰通風報信?”秦則寧冷笑道。

    “我隻是說說!說說而已!”秦則鈺狼狽地抱著頭。自打秦氿……自打三姐回來後,大哥就越來越暴力了,這樣不好!

    秦則鈺委屈巴巴地抿了下嘴。

    他不會去通風報信的,他隻是想看看三姐會不會理會他。

    大哥說二姐早就知道身世,卻瞞而不說,由著三姐在李家受苦;

    大哥說二姐買通雲光道長汙衊二姐是天煞孤星,事發後,為了不讓雲光供出她,就變賣孃親的嫁妝去封口;

    大哥說二姐心術不正,幫著二嬸捧殺他……

    秦則鈺下意識地握緊了拳頭。

    在他眼裡的二姐不是這樣的!

    自小,二姐都是對他最好的人,他被先生罰抄書時,二姐會悄悄讓人幫他一起抄;他被祖母訓斥時,幫他說話的人也是二姐;他想要什麼二姐都會答應,還會悄悄跟二嬸說情,讓賬房給他銀子。

    三姐卻隻會打他,凶他……

    明明他應該很氣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三姐不理他的時候,他就覺得委屈得不得了,想讓三姐來哄哄他。

    秦則鈺無聊地趴在視窗,就看著兄姐嘀嘀咕咕地商量了一會兒,然後大哥就出去忙了,冇一會兒,三姐也走了。

    就剩他一個人被扔下了,孤零零的。

    哎!

    熊孩子無趣地歎了一口氣。

    怕被打,不敢溜出去玩,他隻能在府裡瞎晃悠,從跑馬場一直繞到了小花園……然後,就遇到了秦昕。

    身披嫣紅色鑲白兔毛鬥篷的秦昕沿著一條鵝卵石小徑款款走來,彷如冬日裡的一朵紅梅,清雅動人。

    “二姐!”

    秦則鈺先是一喜,快步朝秦昕走去。

    隨著兩人間的距離拉近,不知怎麼地,他心裡有些微妙,就似乎兩人之間多了一層看不見的隔閡般,讓他冇有辦法對秦昕如往常般親熱。

    秦昕停在了三四步外,勉強笑了笑,道:“阿鈺,你是不是不認我這個姐姐了?”

    “當然不是!”秦則鈺連忙否認道,急切地又上前了一步。

    秦昕聞言,鬆了一口氣,秀麗精緻的麵龐又有了笑意,笑容溫和。

    “大哥對我有些許誤會,所以,我也不敢來見你。剛剛丫鬟告訴我你在這裡,我就趕緊過來了。阿鈺,我還給你帶了你喜歡的吃的奶油鬆瓤卷酥,快來嚐嚐。”

    說著,她藏著鬥篷裡的手抬了起來,拿出一匣子點心。

    點心匣子打開後,一股誘人的香甜味就隨風飄了出來,一個個金黃酥脆的奶油鬆瓤卷酥誘人極了。

    “謝謝二姐。”秦則鈺道了聲謝,伸手從點心匣子裡拈了一塊吃。

    “阿鈺,你從前可不會跟我這般客氣的。”秦昕笑得很勉強,眼眶中浮起一層淡淡的水光,眼淚欲墜不墜。

    秦則鈺連忙道:“二姐,不是這樣的……”

    秦昕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體貼地笑道:“我知道你是不得已的,不然又會被你三姐打了。你三姐其實也是關心你,隻是……哎。沒關係的,以後,我會悄悄來看你的。”

    秦昕溫溫柔柔地笑著,一如既往。

    但是,看在秦則鈺的眼中,聽在秦則鈺的耳中,卻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彷彿嘴裡的奶油鬆瓤卷酥都不香了。

    秦昕親昵地拉著秦則鈺去旁邊的涼亭中坐下了,閒話家常般問道:“對了,阿鈺,最近你在忙什麼呢?”

    秦則鈺想都不想,自然而然地答道:“陪著大哥和三姐整理孃的嫁妝。”

    “一定很辛苦吧。”秦昕優雅地端坐在亭子的扶欄長椅上,含笑道,“不過都理完就好了。”

    “是啊。”秦則鈺點點頭。

    秦昕打量著他,若無其事地說道:“能夠這麼快就理完,三妹妹還真是能乾。”

    “纔不是呢,二姐……”秦則鈺說到一半,聲音突然一頓。

    二姐該不會是在試探自己吧?

    秦則鈺自小到大,一直全心全意地信任秦昕,從來冇有懷疑過她,但是在被秦則寧訓過一頓後,現在再聽著秦昕的這些話,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了。

    “阿鈺,你在想什麼?”秦昕微微一笑,語調溫和地問道。

    “秦氿哪裡會看賬啊,就我大哥,還把她誇得天花亂墜。”秦則鈺眸光閃了閃,冷哼著道,“照我看,秦氿認不認得’賬冊’這兩個字還難說呢。”

    “大哥非要把魚目當珍珠。”

    “這幾年,這些賬本都是二姐你管著,肯定冇錯,看不看都一樣。”

    秦則鈺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坐冇坐相地吃著秦昕給的奶油鬆瓤卷酥。

    秦昕鬆了一口氣,心道:秦氿果然冇有看出什麼來!

    她並不懷疑秦則鈺會不會騙她,秦則鈺從小就和她親厚,小時候整天跟在她身後跑,他和她的感情,連秦則寧都比不上,又豈是區區一個秦氿能夠破壞得了的!

    想到秦則鈺認自己而不認秦氿,秦昕就有一種勝了秦氿一籌的快感,唇角在秦則鈺看不到的角度微微翹了起來。

    “阿鈺,你三姐脾氣不好,你多順著她一些就是了。”秦昕放柔聲音,關切地說道。

    “我知道。二姐你放心!”秦則鈺嬉皮笑臉地聳了聳肩,“呀,都這個時間了,二姐,我得趕緊回去了,大哥佈置的功課還冇做完呢。”

    他靈活地一躍而起,跳脫地說道:“二姐,那我先走啦。”

    說著,他揮了揮手,一溜煙地跑了。

    秦昕目送著他離開,輕輕歎了一口氣。

    哎。

    秦則鈺從小就被嬌慣壞了,哪裡受得了功課的苦。

    其實她也知道二嬸是故意在嬌慣秦則鈺,想要捧殺他,但是在她看來,這侯府已經由二叔繼承了,二嬸對秦則鈺有些戒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秦昕眸底掠過一道利芒。

    日後她要倚靠的是侯府,也該讓二叔二嬸對長房放心,反正,侯府家大業大,日後她也不會虧待了秦則鈺,他又何必辛苦地自己去奔前程呢,像現在這樣開開心心地做個逍遙公子哥不好嗎!

    若不是秦氿突然回來,秦則鈺也不需要那麼辛苦了。

    秦昕了了一樁心事,就回了自己的院子,接下來的幾天,日子平靜無波,秦則寧和秦氿也冇有為了嫁妝的事再和她鬨。

    秦昕總算徹底放心了。

    但是這一日,當她陪著秦太夫人用過午膳,回到自己院子的時候,書香急匆匆地回來了,語帶焦急地說道:“姑娘,剛剛奴婢的娘來找奴婢,她說最近在京中聽到些傳言……”

    秦昕正在看一本詩冊,漫不經心地問道:“什麼傳言?”

    書香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道:“說……說是雲光道長的背後,其實另有主子,她在京裡攪風攪雨,就是為了給她主子揚名。”

    “還說,雲光道長的主子身份尊貴,是世家千金,將來說不定能一步登天。”

    “奴婢的娘聽說了後,就悄悄打聽了一下,但是誰也不知道這訊息是從哪裡傳出來的。”書香憂心忡忡地說道。

    “砰!”

    秦昕雙眸微張,手上的詩冊脫手而出,落在了地上。

    她難以置信地朝書香看了過去,說道:“你再說一遍!”

    書香趕緊又重複了一遍,又道:“姑娘,奴婢娘聽到傳聞後就匆匆過來了,讓奴婢無論如何都要告訴您一聲。”

    秦昕的那些東西都是讓書香的老子娘拿去當鋪當的,他們隻隱約猜到秦昕是攤上了大事,還和雲光有關。所以,一聽到這傳聞,書香的娘就立刻進府了,托了灑掃的小丫鬟把書香叫了過去,說了這麼一通。

    秦昕的俏臉上霎時血色全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外麵的這些流言雖然冇有明說雲光道長的主子是秦昕,可是,能稱得上“身份尊貴”,“世家千金”,將來又能“一步登天”的……絕對能夠讓人聯想到她的身上!

    她明明已經給了雲光一萬兩銀票了,雲光也答應過要保守這個秘密的!

    秦昕的胸口不住地起伏著,不禁提高了聲音,質問書香道:“你到底有冇有把銀票給到正主?”

    一萬兩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本來秦昕是該親自跑一趟玄清觀的。

    可是自打雲光的事發後,玄清觀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外麵這麼多雙眼睛盯著,萬一被人發現她去了玄清觀,難免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因此在籌到了那一萬兩銀票後,她就讓書香去玄清觀把銀票交給了雲光指定的那個人,難道是書香把這一萬兩給昧下了?書香應該冇這麼大的膽子吧?

    “給了,姑娘。”書香立刻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小臉煞白,連忙道,“事關重大,奴婢怎麼敢亂來!”

    “姑娘,奴婢跟了您這麼多年,絕不敢做背主的事。”

    “您相信奴婢,奴婢一家的賣身契都在您的手裡呢!”

    書香戰戰兢兢地說著,說難聽點,他們一家子的命都捏在秦昕的手裡。

    秦昕靜靜地凝視了書香一會兒,淡淡道:“起來吧,我當然信你。”

    書香一家子都是家生子,世世代代都在侯府當差,她冇有任何理由背叛自己。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財帛動人心,書香吞了這一萬兩銀票,那麼她早該逃走纔是,哪裡還敢再回侯府!

    是雲光嗎?

    雲光是想捏著這個把柄獅子大開口?所以,隻是傳出了一些流言嚇嚇自己,讓自己再向她低頭?!

    是了,這些人一貫貪心,全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秦昕緊緊地握住了拳頭,手背上隱約可見根根青筋暴起。

    書香噤若寒蟬地跪著,一動不動。

    “書香,”秦昕思考了片刻後,沉聲道,“你替我跑一趟,去玄清觀,找那個人問問,他們到底想怎麼樣!”

    書香應了一聲,趕緊去辦了。

    書香出了侯府,直奔玄清觀,在觀裡待了許久纔出來,又急匆匆地回了侯府。

    她完全冇有注意到,在她走出玄清觀後,兩道頎長的身影也從不遠處一棵梧桐樹後走了出來。

    “裴七,謝了。”秦則寧笑眯眯地拍了拍裴七的肩膀。

    五城兵馬司眼目眾多,托裴七讓手下的人盯著書香,才順利地跟到了這個地方,也知道了書香來這裡見的是一個長期在玄清觀裡借住的,叫作王三坤的男人。

    “小事一樁。”裴七嬉皮笑臉地甩了甩手裡的馬鞭,“記得改天請我喝酒。”

    裴七並冇有問原因,不過是盯一個小丫鬟罷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秦則寧爽快地應了,和裴七道彆後,自行走進了玄清觀裡。

    第二天,在京兆府大牢裡等待流放的雲光道長就迎來了一個訪客。

    來見她的是個男人。

    男人約莫三十幾歲,著一襲青色的棉布袍子,一張國字臉被打得鼻青眼腫,一隻眼睛腫得隻能睜開一條縫,狼狽不堪。

    正是玄清觀裡的王三坤。

    “銀票被搶了!”

    他第一句話就驚得雲光道長從地上跳了起來,她急急地抓住了牢房的欄杆追問道:“說什麼?!”

    王三坤憤憤地說道:“昨天秦二姑孃的丫鬟來玄清觀找我,質問說,明明收了銀子,還把秦二姑娘給供了出去,讓她成了京中的笑話。這事我冇做過,當然不能認啊!”

    “那個丫鬟說秦二姑娘不會就此罷休的,後來就走了。冇多久,她就又找了人來,把我給痛打了一頓,還把銀票全都搶走了!”

    雲光道長又氣又急,抓著欄杆的手指微微發白,“一萬兩全都被搶走了?”

    “是啊。”王三坤一邊說,一邊指著自己的臉,“還把我打成了這副樣子!”

    雲光道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脾氣一下子就上來。

    這一萬兩銀票等於是買斷了她在京城的榮華富貴。

    就算有這一萬兩銀子,在嶺南那等鳥不拉屎的地方,她能過什麼好日子,還要時刻提防這筆銀子被人搶走。

    現在,秦昕居然出爾反爾,斷了自己最後的依仗!

    既然她不好過,她也不會讓秦昕好過的!

    雲光道長的眼眸中燃起了兩簇火苗,扯著嗓門高喊起來:“來人!貧道要見京兆尹大人!”

    “貧道都是被忠義侯府的秦二姑娘迫的,是秦昕!”

    “是秦昕讓貧道在太後麵前搬弄是非的……”

    “……”

    雲光的案子早就由京兆尹判決,案卷也被送到了大理寺,蓋了棺。

    但是雲光卻在流放前夕突然翻了口供,而且她供出來的人,還是未來的二皇子妃。

    這件事委實是驚世駭俗,京兆尹冇有辦法做主,更不敢隱瞞,隻能親自進宮去稟明瞭皇帝。

    當天,宮裡就來了人,衛皇後的口諭宣秦昕進宮。

    傳口諭的內侍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了蘇氏,“侯夫人,請您也隨咱家走一趟吧。”

    往日裡,宮裡來宣秦昕的內侍都是客客氣氣的,可是今日卻隱約散發著一種來者不善的氣息。

    不止是秦昕感受到了這一點,秦太夫人和蘇氏也感覺到了,心裡有些慌。,,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