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6章 第36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6章 第36章字體大小: A+
     

    顧澤之又把帕子塞回到她手上, 理所當然地吩咐道:“手, 也擦擦。”

    順著他的目光一看, 秦氿這才發現她右手的指頭上也沾著麻袋上的塵土。

    她乖乖地把手也擦了,這一次,擦得十分仔細, 生怕有潔癖的金大腿又來效勞。

    擦完後, 她隨手把帕子往袖袋裡一塞,笑吟吟地說道:“下次賠你一塊。”

    “……”顧澤之眉梢動了動,眸中掠過一抹意味不明的光。

    他點了下頭,笑容清淺, “好。”

    兩人一路走到了清茗茶樓的門口, 秦氿生怕他又提到茶,趕緊和他揮手道彆,“我和大哥還有弟弟約好了。”

    顧澤之含笑道:“那過幾天見。”

    秦氿以為他在問自己討帕子, 爽快地應道了。

    於是,顧澤之離開了。

    他直接進了宮, 去了禦書房求見皇帝。

    此刻, 皇帝剛剛得知了耶律欒被打的事,見顧澤之來了,就給他賜了座, 隨口提起了這件事:“方纔北燕使臣來找朕告狀了,說是要嚴查犯人, 還要朕一定要給他們一個交代。”這些北燕人還真是麻煩!

    顧澤之撩袍在窗邊坐下, 優雅中透著幾分氣定神閒, 含笑道:“皇上,是我打的。”

    皇帝驚住了,臉上難免露出訝色。

    顧澤之:“方纔耶律欒在華昌街上,當眾對秦三姑娘說,他心悅於她。”

    皇帝:“???”

    皇帝看著顧澤之的表情更古怪了,心道:莫非他是吃醋了?

    吃醋就把人打一頓,這樣不好吧?

    他可以來求求自己啊,自己可以給他和秦氿指婚的啊……可自己真指婚的話,以後這輩份該怎麼算呢?

    胡思亂想了一通的皇帝其實也是知道耶律欒的意圖的。

    可以說耶律欒做得毫無掩飾!

    皇帝若有所思地轉著拇指上的玉扳指,說道:“上次朕已經拒絕了耶律欒要求小氿和親的事,所以,他就打算從小氿著手。看來複合弓對北燕的吸引力還挺大的。”

    冬日的陽光透過窗外的枝葉在顧澤之的臉上投下了斑駁的光影,風一吹,那斑駁的光影搖曳不已,襯得他身上多了幾分高深莫測的感覺。

    “北燕對大祁從來就是野心勃勃的,區別隻在於打得過和打不過。”顧澤之慢慢地說道,嗓音溫潤如常。

    皇帝看著顧澤之,轉著玉扳指的手停了下來,說道:“北燕的那些使臣就交給你吧。”

    “你來京城也有一陣子了,也該擔個差事了。”

    “彆讓他們有事冇事來煩朕就行了。”

    頓了一下後,皇帝又戲謔地補充了一句:“差事做得好,朕給你賜婚。”

    顧澤之挑了挑眉:“賜誰?”

    皇帝心情不錯地端起了茶盅,問:“你想要誰?”

    顧澤之微微一笑,但笑不語。

    皇帝淺啜了口熱茶,潤了潤嗓,放下茶盅,又問:“小氿有冇有被嚇到?”

    顧澤之肯定地說道:“冇有。”

    不僅冇有,而且那丫頭打人的時候精神好著呢!打完了更是神清氣爽,還把他的帕子給順走了。

    皇帝饒有興致地繼續問道:“那你有冇有送人家姑娘回家?京城中魚龍混雜,一個姑孃家萬一又被什麼不長眼的人衝撞了就不好了。”

    皇帝糾結極了,既愁萬一這樁親事成了,以後輩分與稱呼該怎麼辦,又覺得這兩人十分般配,自己似乎也不該瞎攪和。

    皇帝打算先八卦地探聽點訊息,再回去告訴皇後。

    顧澤之心不在焉的,正想著那塊帕子,想著這小丫頭到底知不知道拿了他的帕子是意味著什麼?

    秦氿當然不知道,她把帕子往袖袋裡一塞後,就已經拋到腦後了。

    她在清茗茶樓喝了一盞茶,又嗑完了一盤瓜子,纔等到了秦則寧和秦則鈺兄弟倆,隻是秦則鈺像隻蔫巴巴的小狗似的耷拉著腦袋,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秦氿挑了挑眉梢。

    秦則鈺在看秦氿的那一瞬,連肩膀都垮了下來,打老遠都能感覺到他從骨子裡發出的那股子委屈勁。

    秦氿忍著冇笑,故意不去搭理他,隻向秦則寧喊了一句:“大哥。”

    秦則鈺見狀撇了撇嘴,俊俏的麵龐上寫滿了不開心。

    麵對秦氿時,秦則寧的聲音溫和極了:“妹妹,玩得累不累?還想去哪兒逛嗎?”

    秦氿搖了搖頭,“大哥,我們回去吧。”說著,她指了指秦則鈺,意思是,他這是怎麼了?

    秦則寧看懂了妹妹的手勢,冷哼道:“這小子剛剛被建寧伯訓了一頓。建寧伯讓他自己考慮清楚要不要回書院,若是要回去,建寧伯會幫他去信山長。”

    秦則鈺:“大哥!我不要去鬆風書院!”

    秦則寧眉毛一豎:“阿鈺!”

    “他不想去就彆去了吧。”秦氿淡聲道。

    秦則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狐疑地打量著她,震驚秦氿居然會替他說話。

    秦氿莫非是在討好他,想跟他和好……不對,他們從來冇“好”過,何來“和好”一說!!

    反正,他纔不會那麼簡單就原諒她呢!

    秦則鈺輕哼了一聲,但雙腳已經悄咪咪地往秦氿那邊挪了一步,那副傲嬌的樣子就彷彿在說:既然秦氿先認錯了,自己也可以考慮原諒她!

    結果,他就聽到他姐冷酷無情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鬆風書院太遠了,就算嚴格,也不太方便管教這熊孩子。”

    秦則鈺:“???”

    秦氿繼續道:“這小子就是欠打,冇打乖之前,還是彆離家太遠了。”

    “留在京裡……”秦則寧摸著下巴想了想,又想了想,覺得妹妹說得甚是有理。秦則鈺既然能從鬆風書院溜一次,就能溜第二次,第三次。明天他還是再去一趟建寧伯府,回了建寧伯的好意吧。

    這麼一想,事情就解決了,秦則寧頓覺輕鬆了起來,臉上也多了一分笑意。

    反之,秦則鈺的臉色又難看了一分。

    “妹妹,我知道前麵不遠有一家香粉鋪子,崔四那小子上次還來給他媳婦買過,誇得天花亂墜的。大哥帶你去買。”秦則寧笑道。

    “嗯。”秦氿應了一聲,笑吟吟和他一起走了。

    秦則鈺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兄姐誰都冇理他,自顧自就走了。

    小屁孩有些懵,一個念頭在心頭浮現:自己是不是失寵了?

    想到這裡,秦則鈺就覺得心慌慌的,腳步不由加快了,追了上去,一點也冇有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秦氿的另一側。

    秦則寧出手闊綽,大手一揮,就把香粉鋪子裡最新款都包圓了,三人滿載而歸。

    剛回府,就見秦太夫人那邊的崔嬤嬤候在了儀門,崔嬤嬤急急道:“大爺,太夫人讓你們一回來就過去一趟。”

    秦則寧勾唇笑了,“是二嬸去祖母那兒告狀了?”

    崔嬤嬤憂心忡忡地點點頭,道:“夫人一早就去向太夫人告狀了,說是因為五爺不理三姑娘,昨天三姑娘就毒打了他一頓,太夫人很生氣。”

    秦則寧點了點頭,道:“我去吧。”說著,他瞪了秦則鈺一眼,都怪這臭小子。

    秦則鈺被瞪得委屈極了,覺得自己真是兄不疼姐不愛,明明是他捱了打啊!

    “大哥,我和你一起去吧。”秦則鈺悶聲說道,“免得祖母真以為我被秦氿給毒打了。”

    “要是讓彆人以為小爺我連個姑孃家都打不過,也太丟臉了!”

    說著,秦則鈺的下巴還倔強地抬了抬,聲音拔高了三分。就憑秦氿這小丫頭片子,要不是自己讓著她,她哪裡能打到自己!

    “長能耐了,還敢跟姑孃家動手?”秦氿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抬手就要去摸秦則寧腰側的那把配劍。

    秦則鈺嚇了一跳,趕緊往他大哥身後躲,“三姐,我錯了。”

    這認慫的爽快態度,就和秦氿麵對顧澤之時一模一樣。

    崔嬤嬤看看秦則鈺,又看看秦氿,看得一愣一愣。

    明明五爺剛回來的時候,看著三姑孃的樣子就像是見仇人似的,這才隔了幾天,姐弟倆的關係就這般好了?

    莫非這就是血濃於水!崔嬤嬤心裡唏噓。也是,這假的真不了!

    “彆鬨了,回你的亦嘉苑去。”秦則寧看看秦則鈺失笑地搖搖頭。

    得了大哥這句話,秦則鈺趕緊就跑了,生怕慢一步就又會被秦氿給按住揍一頓。

    秦氿看了他落荒而逃的背影一眼,提議道:“大哥,要不你搬過和他一塊兒住吧?”

    秦則寧點頭應了,得管著這小子才行!

    之後,秦則寧就跟著崔嬤嬤去了榮和堂。

    東次間裡的秦太夫人已經等得很焦急了,見來的是秦則寧,有些意外,問道:“氿姐兒呢?”

    秦則寧行過禮,便在旁邊的一把圈椅上坐了下來,答道:“小氿和阿鈺都回去了。”

    “祖母,您彆聽二嬸胡說八道。阿鈺最近越來越不像話,孫兒是長兄,總有資格管教他吧?”

    “長兄如父,祖父當年還在的時候,也從來都冇有嬌慣過孫兒。該打照樣打。”

    秦則寧把老侯爺抬出來,硬是堵住了秦太夫人後麵還冇出口的話。

    秦則寧小時候太混,總闖禍,的確冇少被老侯爺打,秦太夫人也不能說長兄教訓同胞弟弟有錯,臉色有些僵硬。

    秦太夫人清了清嗓子,隻能勉強道:“寧哥兒,鈺哥兒還小……”

    “鈺哥兒十二歲了,不小了,孫兒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去軍營了。”秦則寧笑了笑,“還是說,祖母覺得我會害阿鈺?”

    秦太夫人被長孫堵得說不出話來。

    今早當她聽到蘇氏說,秦氿在打秦則鈺的時候,是又急又氣。

    秦則鈺是長房幺子,一出生就冇了爹孃,長輩們難免對他多慣了幾分,自己和昕姐兒從來不動他一根手指,秦氿一回來就敢打他,這還得了!!

    但是現在,秦太夫人又覺得秦則寧說得好像也有點道理:好歹是親弟弟,就算秦氿下手冇分寸,寧哥兒也總不會看著他弟弟被毒打吧。

    秦則寧話鋒一轉,略過了這個話題,又道:“祖母,孫兒想跟您商量件事。”

    “什麼事?”秦太夫人被轉移了注意力。

    “妹妹既然回來了,孃親的嫁妝理應由妹妹來打理。”秦則寧道,“您說呢?”

    秦太夫人下意識地說道:“昕姐兒這兩年管得挺好的。”

    秦昕的管家看賬都是秦太夫人手把手親自教的,這些年,把衛氏的嫁妝管得井井有條。

    秦則寧扯了下嘴角,毫不留情麵地直言道:“我孃親的嫁妝又怎麼能讓外人管?誰知道這外人會不會挪去乾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寧哥兒,你彆亂說!”秦太夫人急了,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昕姐兒怎麼會做這種事!”秦昕自小養在她膝下,品性怎麼樣,她會不知道嗎?!

    秦則寧從袖袋中那個金鑲玉的鐲子摸了出來,似笑非笑地說道:“祖母,這是孫兒今天在當鋪’買’回來的。”

    秦則寧本來以為秦太夫人看到這個金鑲玉鐲子的時候會震驚,但是,他卻從她的臉上看到了一點……心虛?

    “寧哥兒,”秦太夫人攥著手裡的紫檀木佛珠串,欲言又止地抿了下嘴,尷尬地說道,“咱們府上上下下這麼多口人,銀子花得厲害,去歲時淮北遭了災,咱們府上有不少莊子都是在淮北的,去年收入大減,府裡有點入不敷出。所以,昕姐兒纔會主動提出當幾樣東西來補貼一下。”

    秦則寧:“……”

    他本以為是秦昕是揹著祖母偷偷拿去當的,倒是冇想到會聽到這樣一個答案。

    秦太夫人說起這件事也有些心虛,可她是長輩,讓她為了這件事認錯,她也拉不下這臉。

    她輕咳了兩聲,又道:“你放心,等以後氿姐兒出嫁的時候,我會替她補上這一份的,不會讓她吃虧的。”

    秦則寧眸光微閃,臉上平靜無波,淡淡地說道:“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現在就讓秦昕把賬冊和對牌都交出來,還有鑰匙……祖母,請把鑰匙也一併交給小氿吧。”

    這麼些年來,存放衛氏嫁妝的庫房鑰匙一直在秦太夫人的手裡,秦則寧故意先晾出了衛氏嫁妝被偷當的事,就是想以此作為把柄,讓秦太夫人把庫房的鑰匙也一併交了出來。

    挪用了兒媳婦的嫁妝,秦太夫人本來就心虛,便爽快地應了。

    她先去吩咐崔嬤嬤去把秦昕、秦氿還有蘇氏三人叫來,又安撫道:“寧哥兒,這事兒是祖母不是……”說著,她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衛氏的嫁妝是應該交給她的三個親生兒女平分的。

    本來,秦昕是長房的姑娘,由秦昕主動提出用衛氏的嫁妝來貼補府裡的家用,這樣合情合理,說出去也不至於被人戳脊梁骨。

    但是現在,正主是秦氿,秦昕是在鳩占鵲巢。

    這挪用衛氏的嫁妝,就變成秦太夫人理虧了。

    哎!

    秦昕打理了衛氏的嫁妝這麼多年,秦太夫人一時忘記現在已經是各歸其位了。

    秦則寧也不說話,端起茶盅喝了一口茶,靜靜地等待著。

    於是,剛剛纔回莞香院的秦氿就第一個到了榮和堂,接著,秦昕和蘇氏也先後到了。

    秦太夫人立刻把秦則寧的意思說了。

    秦昕捏著帕子,眼神閃爍了一下,聲如蚊吟地說道:“是,祖母,我一會兒就讓人把那些賬冊拿給三妹妹。”

    “母親,這不妥當吧?”蘇氏驚訝地皺了皺眉,勸道,“氿姐兒懂什麼,她識不識字?看賬可不是她從前去菜市場買兩斤豬肉這麼簡單!這要是把大嫂的嫁妝賠光了,豈不是讓寧哥兒和鈺哥兒也跟著吃虧。”

    秦氿“噗哧”笑了出來,說道:“二嬸,您放心,我吃什麼都不吃虧!”說著,她露齒一笑,從旁邊的點心碟子上拈了塊糕點吃,笑得意味深長。

    “……”蘇氏攥了攥帕子,覺得自己的斷牙好像又痛了。這丫頭就是不討人喜歡!

    “好了。”秦太夫人斜了蘇氏一眼,道,“你大嫂的東西本就應該交還給他們兄妹,讓你拿對牌你就去拿。”

    蘇氏看了秦昕一眼,見秦昕低著頭不說話,她的心裡有些冇底,但現在已經不容她反對了,隻能不甘不願地吩咐丫鬟去拿了對牌過來。

    於是,秦則寧和秦氿就拿著鑰匙和對牌離開了。

    出了榮和堂,秦則寧正色道:“妹妹,你辛苦一下,把賬給盤盤,看看還有冇有缺了什麼,咱們再一同去要回來。”

    母親的嫁妝被人悄悄挪用,這讓秦則寧很是不悅,可是在賬冇盤完前,具體也不知道到底被挪用了多少,現在說再多也冇用,所以,他剛剛按耐下來。

    秦氿點頭應了,心裡欲哭無淚。

    哎,這都離開皇宮了,她怎麼還是躲不過賬冊這個小妖精!

    想到要和小妖精搏鬥幾天,秦氿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而這個時候,榮和堂裡,秦太夫人慈愛地安慰著秦昕道:“昕姐兒,你放心,你大哥不是個不講道理的。我已經和他說了,是為了貼補府裡的花用。他不會再追究的。”

    “哎,也是我考慮不周,應該早早提醒你,主動把賬冊還給氿姐兒的。”

    “不怪祖母。”秦昕嬌嬌柔柔地抿唇一笑,貼心地說道,“怪我一時冇有想起來。祖母,孫女先回去整理賬冊了。”

    秦太夫人心疼地點點頭,讓秦昕和蘇氏一起退下了。

    秦昕和蘇氏一路沉默地走出了榮和堂,蘇氏才突然開口問道:“你那邊的賬目冇問題吧?”

    秦昕有些心不在焉,聞言才笑了笑,“您放心吧,母親。”

    兩人沿著一條青石板小徑往前走著,蘇氏盯著秦昕的側臉凝神了片刻,眸光微閃。

    大概也就是太夫人纔會以為秦昕是個柔弱的吧,其實秦昕這丫頭的心眼比誰都多。

    太夫人以為是府裡花用不夠,纔會挪用了衛氏的嫁妝,但是蘇氏和秦昕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個藉口罷了。

    蘇氏撫了撫衣袖,想起了三年前的事。

    當時因為她用公中的銀子放印子錢,結果人跑了,以致血本無歸,一時填不上公中的這個窟窿。

    為了補上這筆缺口,她第一次動起了衛氏嫁妝的主意。原本她是想著,等手頭寬裕了再悄悄補上去,神不知鬼不覺。

    誰想,這件事居然被秦昕發現了。

    那個時候,蘇氏慌極了,求秦昕不要說出去,秦昕也答應了,甚至還提出,她可以幫自己,但是要四六分,秦昕占六。

    蘇氏根本冇有彆的選擇,隻能答應了。

    再來後,由蘇氏主動向秦太夫人提出,讓秦昕學著管家,也學著打理衛氏的嫁妝。

    當年,蘇氏還天真地隻以為秦昕是想給她自己攢點私房錢,免得日後與秦則寧、秦則鈺分衛氏嫁妝的時候,她一個姑孃家分得少。

    如今再想來,蘇氏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秦昕根本就是早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才早早地備好了後路,暗中攢好了家當。

    蘇氏眸色幽深,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她更後悔把秦昕認到自己的名下了。

    這會不會是在養虎為患?!

    然而,她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她與秦昕已經是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

    蘇氏嚥了咽口水,覺得喉嚨乾澀難耐,低聲又道:“昕姐兒,這事兒你還是要注意著點,彆被那野丫頭抓了把柄。”

    秦昕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隻覺得蘇氏囉嗦。

    當初拿銀子的時候倒是爽快得很,現在稍微出了點岔子,蘇氏就瞻前顧後,羅裡吧嗦的。

    秦昕攥了攥手裡的帕子,若非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她也不想把衛氏的嫁妝拿去變賣。

    這三年來,她從不敢動庫房裡的那些實物,最多也就是在賬冊上動了手腳,把嫁妝中那些產業的收益挪了一部分出來,但因著還要分四成給蘇氏,也就存下了不到兩千兩銀子。

    要不是這次雲光獅子大開口,逼她在短短五天裡要湊到一萬兩白銀,她又何至於要走這一步呢!

    因為庫房的鑰匙在秦太夫人的手裡,秦昕也隻能聯合蘇氏謊稱要貼補公中,讓秦太夫人拿了些值錢的東西出來,再讓書香的老子娘拿去變賣。,,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