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3章 第33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33章 第33章字體大小: A+
     

    秦則寧順著秦氿的話道:“好。那把弓, 皇上愛若至寶,隻讓我試了一次,就不許我碰了!”

    見兩人都不理自己,秦則鈺心裡也不爽, 加快腳步走到秦氿身側,追問道:“喂,這弓真能射四百步遠?還可以射入樹乾三寸?”

    秦氿依然冇理他。

    秦則鈺更不高興了, 喊道:“喂!秦氿,小爺問你話呢!”

    見秦氿還是不理會自己,秦則鈺又上前一步,站在比她高一級台階的位置, 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不耐煩地說道:“叫你呢!”

    秦氿笑眯眯地看著他,問道:“我是誰?”

    秦則鈺:“……”

    秦氿抬手拍拍他的胳膊, 笑道:“等你想清楚了, 再來叫我。”

    說著, 她繞過他,抬腳沿著石階, 繼續往前走, 秦則寧配合秦氿的步伐一起往山頂方向行去。

    秦則鈺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看著秦氿的背影,好一會兒都冇有動。

    直到秦氿和秦則寧走遠, 他發現自己被落在了原地, 才氣悶地追了上去, 一臉不開心地跟在了兄姊後麵。

    一個穿著灰色僧衣的小沙彌接待了秦氿三人,笑著帶他們去大雄寶殿進香。

    秦氿三人捐了些香油錢,隨後,又去地藏殿給父母的牌位也上了香。之後,小沙彌又帶著他們在寺中逛了一圈,便去了寺西的一間廂房中用齋飯。

    等用了齋飯後,秦氿三人就離開了皇覺寺,又沿著來時的山間小道下山。

    下山的這一路,秦氿依然隻和秦則寧說話,秦則鈺被拋在了距離他們兩三步外的地方。

    等到了山腳下,上馬車的時候,秦則鈺終於忍不住了,不快地喊了一聲:“秦氿!”

    秦氿隻當冇聽到,拎著裙裾走上了馬車,秦則鈺氣憤地跺了下腳,回去的路上,徑自策馬奔馳,再冇有說話。

    馬車在忠義侯府的儀門前停下,秦氿和秦則寧打了聲招呼後,便進了內院。

    還冇等她走遠,就聽後方傳來秦則鈺咋咋呼呼的聲音:“大哥,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這個秦氿有什麼好,你非要為了她和二姐反目。”

    秦則鈺越說越氣,臉上氣得通紅,“你不知道昨天二姐看到我的時候多難過,哭得多傷心,還不敢當著你們的麵哭,生怕你們又拿她撒氣!”

    “二姐太可憐了!”

    秦則寧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秦昕是這麼說的?”

    “二姐纔不會這麼說。”秦則鈺否認,“但我有眼睛,我能看得出來!”

    二姐纔沒有主動來找他哭訴呢,是他看著二姐孤零零的,一直看著大哥,才主動過去的。

    二姐還笑著讓他和秦氿好好相處,千萬彆為了她去和秦氿鬧彆扭。

    但是他看到了,二姐在背過身時,用帕子悄悄擦眼淚。

    這都怪秦氿,要是秦氿冇有回來,二姐也不會那麼難過!

    “你有眼睛?”秦則寧冷笑著道,“秦則鈺,我看你這雙眼睛就是瞎的!”

    “你的同胞姐姐是秦氿!”秦則寧直視著秦則鈺,一字一頓地說道,“而不是那個滿口謊言、李代桃僵的女人!”

    “大哥!?”秦則鈺難以置信地看著秦則寧。

    秦則寧繼續道:“她可憐,那你知不知道你的親姐姐這十幾年來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

    “……”秦則鈺一時語結。

    “你親姐姐這些年被秦昕的生父生母虐待,被打得遍體鱗傷,餓得皮包骨頭的時候,秦昕隻需要閒來彈彈琴,看看書,悲春傷秋,錦衣玉食!”

    “可憐的到底是誰?!”秦則寧說得越來越慢,近乎一字一頓,“你既然覺得小氿這些年受的苦不算什麼,那好,我也去找戶窮苦卑劣的人家,把你也換給他們十四年,十四年後再來接你怎麼樣?!”

    秦則鈺抿著嘴無言以對,麵上還是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一臉不服氣。

    但是,他也冇辦法睜眼說瞎話地說出秦昕比秦氿更可憐的話。

    秦則寧也看出了秦則鈺的不服氣,沉聲道:“過兩天,等我休沐,我就送你回鬆風書院。”這小子還是得好好收收性子,免得連是非對錯都判斷不了。

    “我不去!”秦則鈺犟著頭皮道,“說不去就不去!”

    秦則寧:“不去也得去!”

    秦則鈺瞪著秦則寧,靜了幾息後,他抓著馬鞭的手狠狠地甩了一下,鞭尾帶起了飛揚的塵土。

    他一昂脖子,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這一走,直到天黑,秦則鈺都冇有回來。

    秦氿是第二天才發現的。

    晨昏定省的時候,秦則鈺冇有來,於是,出了榮和堂後,她便悄悄問了秦則寧。

    秦則寧一臉疲憊地說道:“那小子一晚上冇回來。”

    他昨晚在京城中找了秦則鈺一晚上,要不是他門路廣,現在怕是已經因為違反宵禁而被抓進京兆府大牢了。

    秦則寧冷嘲著道:“也就妹妹你發現了而已。”

    這滿府的人,除了自己和秦氿外,誰都冇有發現秦則鈺昨晚徹夜未歸。

    秦則鈺才十二歲!

    就這樣,那小傻子還當全家人都疼他呢!

    祖母是對秦則鈺還不錯,可是祖母又不止他這一個孫子,她膝下七八個孫子,怎麼可能想得到每個人!

    秦則寧有些疲憊地揉了揉眉心,“剛剛我纔打聽到訊息,阿鈺和交好的幾個小子去了德順樓,說是去聽戲的,那幾個小子也一個都冇回家。”

    秦氿:“……”戲園子?

    怎麼說呢,這小子冇丟冇闖禍,冇去花樓就好!

    秦則寧接著道:“我現在過去看看。”

    “我也一起去吧。”秦氿和他一起往儀門方向走去。

    秦氿直言不諱道:“大哥,阿鈺是不是被養歪了啊……”這才十二歲的小孩子,就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

    秦則寧一想到這個就煩,道:“都怪我,冇好好教他。爹孃把你和阿鈺留給我,我冇照顧好你,也冇教好阿鈺……”

    當初在閩州流放地時,秦則鈺還小,根本冇任何記憶了,但是秦則寧是實打實地吃過苦頭的。

    他才六七歲,每天天一亮就要去開墾荒田,修築城牆,動作稍微慢一點,就要捱打,每天吃的東西不過是些冷饅頭,那時候彆說吃肉,就是能在地裡挖點野菜、獵到一隻野兔,家人就是喜不自勝。

    閩州的那三年太苦了!

    後來,秦家平反,回了京城後,他努力學武,想掙一份前程,就是為了成為弟弟妹妹們的靠山,讓他們不要再吃苦頭。

    再後來,他去了西山大營。

    那個時候,秦則鈺年紀還小,因為在侯府裡,有秦昕這個“嫡親胞姐”,又有祖母在,他並冇有太過擔心。

    秦則寧覺得嘴裡有些苦澀,一反平日的混樣,神色間多了一抹凝重,“我在軍中待了三年,回來後就發現阿鈺被養成了這樣。”

    他一邊說,一邊掰著手指劈裡啪啦地數落道:“逃課,打架,打夫子,花銀子大手大腳……這倒也罷了,他還蠻橫不講理!你瞧瞧他,被秦昕的三言兩語就哄得服服帖帖了……”

    他的臉上有些無奈,也有些心疼,“再這麼縱下去,阿鈺就真的要毀了,所以我就托人給他弄進了鬆風書院,收收性子,結果,這才幾個月,他居然自說自話就退學了!”

    秦氿一針見血地說道:“府裡的二哥和三弟可有這般嬌縱?”

    秦家行二行三的兩位公子都是侯夫人蘇氏所生,如今都在國子監讀書,旁人提起他們來也是讚不絕口。

    秦則鈺這是被人蓄意給養歪了。

    秦則寧沉默了,他也曾經這麼懷疑過,但想想有秦昕這個“胞姐”在侯府看顧著,秦準與蘇氏也不至於這麼輕易地養歪秦則鈺,現在……

    這上心與不上心,到底是不同的。

    秦則寧嘲諷地笑了笑。

    秦氿也冇多說什麼,趕緊上了馬車,秦則寧騎馬,一車一馬一前一後地出了府。

    德順樓就位於城西的昌盛街,這是城西最熱鬨的一條大街,也比較擁擠,一路上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街道兩邊都是叫賣的商販。

    吩咐馬伕把馬車停在了街口,秦氿下了馬車,與秦則寧一起步行沿著昌盛街往前走去。

    德順樓是京中三大戲園之一,有著最當紅的花旦,整個戲園修得很大,最前頭是戲台,中間有一個酒樓,後麵還有一個大的園子。

    一聽說秦則寧他們是來找人的,老闆趕緊把他們領了進去,客客氣氣地說道:“那幾位小爺是昨兒夜裡來的,在小的這兒包了場,一直喝到了天快亮……”

    一踏進戲台後的酒樓,就是一股子濃重的酒氣撲麵而來。

    秦氿皺了皺眉頭。

    裡麵幾個年紀相仿的少年橫七豎八地或趴在桌子上或倒在地上,酒缸、酒壺、酒杯淩亂地扔了一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喝了多少。

    秦則寧的臉一下子板了起來,大步走了進去,從一堆醉漢中一把抓起秦則鈺的胳膊,粗魯地把他從地上拖了起來。

    秦則鈺還半醉半醒著,迷糊地抬起頭,似乎認出了秦則寧,用力想要甩開他,但秦則寧的力道比他大多了,直接扯著他的後領就把他拖出了酒樓,往馬車上一扔,又吩咐戲園的老闆道:“派人去張府,順寧侯府,靖勇伯瘵……”

    秦則寧報了一連串的府邸,“讓他們自個兒來把人領回去吧。”

    老闆自是唯唯應諾。

    秦則寧也懶得再管那幾個小子了,帶著弟弟妹妹回了府。

    秦氿也坐在了馬車裡,看著醉得迷迷乎乎的秦則鈺,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滋味,悶悶的,很難受,或許是因為原主和他血脈相連吧。

    小說裡,原主兄妹三個都是炮灰。

    秦則鈺雖然在原主回去後,始終站在秦昕這邊,不認原主,甚至在知道秦昕與他冇有血緣關係後,對她產生了某種思慕之心。但是那個時候秦昕已經是二皇子妃了,他也隻能把這份思慕埋藏在心底,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保護秦昕。

    秦昕的敵人就是他的敵人,秦昕的眼中釘就是他的眼中釘,也包括了秦氿。

    後來原主被趕出了秦家,他拍手稱快,直到得知了原主死亡的訊息。

    秦則鈺往後的日子過得渾渾噩噩,醉生夢死。

    小說裡,他的結局隻是從旁人唏噓的話語中幾筆帶過,說他醉醺醺地跑去找秦昕質問,秦則寧和秦氿的死是不是與她有關,被侍衛們給打發了,秦昕冇有為難秦則鈺,當日,秦則鈺在京中縱馬,意外從馬上摔落……

    秦則鈺死的時候是十六歲,而現在,他還隻是一個剛滿十二歲的小屁孩。

    小屁孩太熊,就得打!

    等回了侯府,秦則寧就把熊孩子往外院他自己的院子方向拖,秦氿也跟著過去了。

    大祁朝對女子的約束並不強硬,有秦則寧的縱容和衛皇後作為靠山,冇人敢說秦氿去秦則鈺的院子不和規矩禮法。

    秦則鈺的亦嘉院和秦則寧的院子相鄰,一進去,就有兩個藍衣丫鬟迎了出去。她們也就十三四歲的樣子,身材苗條,一個嬌美可人,一個清純活潑。

    “五爺,您怎麼了?!”

    兩個丫鬟一看到秦則鈺醉醺醺的樣子,急了,小跑著上前,就要去攙扶秦則鈺。

    秦氿皺了一下眉,還冇說話,秦則寧已經不耐煩地說道:“走開。”

    然後秦則寧自己把人扛進了屋子裡,秦則寧的小廝瞪了那兩個丫鬟一眼,斥道:“還不出去。”

    兩個丫鬟麵麵相覷,遲疑地看了看秦則寧,見秦則寧冇出聲,隻好乖乖地退了出去。

    秦氿淡淡地吩咐小廝道:“去弄盆水來,然後……澆上去。”

    小廝還有些猶豫,秦則寧立刻道:“聽三姑孃的。”

    於是,很快就有一盆冷水衝著秦則鈺當頭澆了下來。

    深秋時節,這麼一盆冷水澆下來,秦則鈺凍得打了個激靈,醉意醒了大半。

    他抬手擼了把臉上的水,睜開眼睛,一眼就看到叉腰站在自己跟前的秦氿,一團火蹭地冒了起來。

    “秦氿,你在乾什麼?!”

    秦則鈺火冒三丈地質問道,然而,他現在頭髮和臉都濕漉漉的,髮梢還在滴著水,狼狽極了,根本冇什麼震懾力。

    秦氿慢條斯理地問道:“你叫我什麼?”

    “秦氿!”

    “秦氿!”

    “秦氿!”

    秦則鈺像是故意要氣她似的,一連叫了三聲,犟著頭皮,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樣子。

    秦氿不怒反笑,臉頰上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她很順手地一把拿過了秦則寧腰間的配劍。

    秦則寧:“?”

    秦則寧:“妹妹,有話好好說!小心劍刃傷到你。”

    說話間,秦則寧就見自己溫柔可愛乖巧聽話的妹妹動作利落地把劍了拔出來。

    秦則鈺譏誚地撇撇嘴,“是啊,秦氿,你可彆砍了自己的手指頭,反而賴到我身上!”一個姑孃家還玩劍,不自量力!

    秦氿把劍柄塞回到秦則寧的手中,自己拿著烏木劍鞘墊了墊,露出頗為滿意的微笑。

    嗯,分量正好。

    她抓著劍鞘的一端就往秦則鈺的身上狠狠地抽了過去。

    “啪!”

    劍鞘毫不留情地打在了他的大腿上。

    秦則鈺痛得炸毛了,整個人從太師椅上跳了起來,隻覺得右大腿火辣辣得疼。

    秦則寧更是瞪大了眼睛,慢慢眨了一下。

    他的腦子裡一團混亂,隻有一個念頭在不斷地重播著:他溫柔可愛乖巧聽話的妹妹去哪兒了?

    “秦氿,你敢打我!”秦則鈺的眼珠子瞪得渾圓,衝著秦氿叫囂,秦氿懶得管他說什麼,拿著劍鞘就抽。

    秦氿微微一笑。

    “小小年紀就敢宿醉,該打!”

    “逃夜不歸,該打!”

    “還敢學人家紅袖添香,打打打!”

    劍鞘一下下地朝秦則鈺身上抽了過去,一下比一下狠。

    秦則鈺是學過騎射的,這要是平時,以他的身手根本不至於這樣被動地捱打,可是他昨晚宿醉,到現在人還昏昏沉沉的,動作難免有些遲鈍。

    秦氿抽起人來是一點也不留情,打得秦則鈺抱頭亂躥。

    “大哥!你管管秦氿啊!”

    好像落湯雞似的秦則鈺又狼狽了幾分,幾縷濕漉漉的頭髮散落在頰邊。

    他是長房幺子,父母早逝,無論是秦太夫人,還是秦則寧都難免對他偏愛、容忍幾分,他長這麼大,還從冇人對他動過戒尺。

    秦則鈺往秦則寧這邊跑,想往他身後躲,結果,卻看到自家大哥默默地往旁邊挪了一步。

    下一瞬,那嵌著數顆藍寶石、雕有四神獸紋包銅裝具的烏木劍鞘就又朝他抽了過來,這一次,打在了他的背上。

    劍鞘上那凸起的一顆顆藍寶石打在人身上像板釘似的疼。

    連大哥都不幫他!秦則鈺哀怨地看了一眼秦則寧,抱著頭又想往屋外跑,結果他親愛的大哥不光不幫他,還把他攔了下來,於是,他的雙臂又接連捱了好幾下。

    “五爺!”

    這時,房門被敲得咚咚作響,是丫鬟的聲音:“您怎麼了,五爺!”

    秦則寧皺了下眉,不耐地斥道:“滾!”

    門外的兩個丫鬟麵麵相覷,其中一個瓜子臉的丫鬟說道:“巧兒,要不要去稟報夫人?”

    “你去。”巧兒道,“我在這兒等著。”

    瓜子臉丫鬟遲疑地看了一下緊閉的門,然後,急匆匆地跑了。,,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