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8章 第2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8章 第28章字體大小: A+
     

    雲光道長現在看到秦氿就有些怵,生怕又被懟。

    一次失誤可以當做不慎看走眼,隻要太後還信她就好。

    以後,她看到這位秦三姑娘還是避得遠遠得好。

    她不動聲色地移開了目光,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不止雲光道長在,秦昕也在。

    秦昕就坐在柳太後身旁,笑靨如花,目光看向秦氿時,瞳孔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

    這個秦氿許是因為久處卑賤之處,心有不甘,就像個刺頭似的。

    秦昕深吸一口氣,忍了下來,藏在袖中的右手握成了拳頭。

    “這幅畫畫得可真好!”柳太後專注地看著宮女手中的一幅畫,讚不絕口,“這西王母栩栩如生,靈氣逼人,妙!”

    這幅畫上隱約泛著一層金光,映在柳太後的臉上,給她也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粉。

    見柳太後對這幅畫愛不釋手,秦昕唇角微翹,清麗的麵龐上,帶著幾分得意,幾分自傲。

    就算皇後為了秦氿打她的臉又怎麼樣?!隻要太後還喜歡自己,衛皇後就不敢真把自己趕出宮去。

    秦氿和新安走到了近前,屈膝給柳太後行過禮後,衛皇後就招手把她們叫到了身邊坐下。

    柳貴妃笑嗬嗬地對柳太後說道:“母後,昕姐兒真是有心了。為了這幅畫,她不但翻遍古籍,還走遍了京畿一帶的道觀,這才畫出了這幅瑤池金母。”

    她問衛皇後道,“皇後孃娘,您覺得這幅畫怎麼樣?”

    衛皇後微微一笑,也朝宮女手裡的那幅畫看去,道:“這幅畫確實不錯,畫藝精湛,京中的閨秀怕是無人能出其右。”

    柳太後聽著覺得舒心極了,笑容滿麵地點了點頭:“雲光道長說,這畫有股靈性,還時有靈光閃現。”

    說話間,柳太後看向秦昕的目光又柔和了幾分,心道:雲光道長果然冇有看錯,秦昕是個有福相的,八字又好,所以才能把這幅西王母畫得這般有靈性。

    半個月前,秦家真假千金的事剛爆出來的時候,皇帝就已經把前因後果告訴了柳太後,並且也說了想解除顧璟和秦昕的婚約。當時柳太後還有些意動,畢竟,一個奴婢生的孩子又怎麼配得上天之驕子的皇子,一個是地上塵埃,一個是天上星辰,但是顧璟不願意,求到了她這裡。

    柳太後拗不過顧璟,就去讓雲光道長給秦昕算了一卦。

    雲光道長說,秦昕的八字好,帶天乙貴人吉星,且日柱自坐天月德,不僅己貴,而且夫貴子貴,可謂福緣深厚,乃旺夫旺子之相。

    柳太後想想也是,要不是命好,秦昕又怎麼能逆天改命,從一個奴婢的女兒搖身一變成為侯門千金,而且還將嫁進皇家呢?

    所以,柳太後打消了原本的主意,又讓皇帝替秦家遮掩一二,這真假千金的事就讓秦家自己去處置,隻要給秦昕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世”就行了。

    現在看來,她的決定是對的。

    柳太後越想越覺得是如此,看著秦昕的眼神更和藹也更慈祥了。

    “這畫哀家很是喜歡。”柳太後笑道,“這是哀家今日收到的最好的壽禮。昕姐兒,你真真是心靈手巧。”

    秦昕起身福了福,一臉嬌羞地說道:“多謝柳太後誇獎。”

    能得太後這樣的一聲誇獎,對於全天下的貴女們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榮耀。

    待今日的千秋宴後,這件事傳揚出去,必定可以挽回一下她的名聲了。

    秦昕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秦氿,她想看到秦氿羨慕嫉妒的目光,然而,她失望了,秦氿正樂嗬嗬地和新安說著話,似乎對此毫不在意。

    秦昕的心裡一陣憋悶,目光凝滯在秦氿身上。

    似乎感覺到了秦昕的目光,秦氿終於抬起了頭,淡淡地向她看了一眼。

    她的眼神雲淡風輕,漂亮的杏眸恍如陽光下的湖麵,清澈而閃亮,而秦昕根本就不足以入她的眼。

    “母後,”這時,衛皇後又開口道,“雲光道長法力高超,乃世外高人,難怪有這仙緣可以夢會太上老君,得老君傳道。”

    “確是這樣。”柳太後心情甚好,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雲光道長這幾日住在宮裡,又推演出了一張新的丹方,對皇上的龍體極好,哀家正讓雲光道長煉著呢。”

    衛皇後死死地捏住了右手,麵上不動聲色,忍下了。

    說話間,有幾個宮女進來了,換下舊茶,又給眾人都上了新茶。

    柳太後轉頭看向了右側的雲光道長,“雲光道長,你快與皇後好好說說這丹藥,免得皇後總以為哀家想要害皇上。”

    雲光道長輕輕地甩了下銀白的拂塵,對著衛皇後行了個揖禮,侃侃而談道:“皇後孃娘儘可以放心,貧道這丹藥乃用陰陽之火煉製而成,需足足煉製九天方能成丹,服下此丹,可以去除一切陳屙頑疾,滋潤五藏,延年益壽。”

    雲光道長將她的丹藥誇得天花亂墜,彷彿隻要服下此丹藥就能飛昇仙界似的。

    她說得有些口乾,端起茶盅喝起茶來。

    柳太後深信不疑地頻頻點頭,語重心長地對著衛皇後又道:“皇後,哀家是為了皇上好。雲光道長得太上老君點化,她所煉之丹都是仙家之物。你冇看到皇帝近日的精神好多了!”

    另一邊的柳貴妃立刻就笑著附合:“太後孃娘說得是,皇上這幾天確實看起來精神多了。”

    柳太後聽了,甚是舒心,整個人神清氣爽。

    “太後孃娘說得是。”衛皇後淡淡道,唇角含笑。

    在場的幾位長公主不動聲色地在柳太後、衛皇後與柳貴妃三人之間掃視著,誰也冇說話。

    衛皇後攥了攥手裡的帕子,又道:“雲光道長,本宮可否一觀丹方?”

    “那是自然。”雲光道長一派泰然的樣子,從寬大的袖中掏出了一張丹方,恭敬地把它呈給了衛皇後。

    秦氿就坐在衛皇後身邊,抬頭看著雲光道長,微微一笑。

    她笑得眉眼彎彎,甜美無邪。

    可是看在雲光道長眼裡,眼前這個眉目精緻的小姑娘卻彷彿是什麼凶神惡煞似的。

    雲光道長嚥下了口水,拿著拂塵的手細微地抖了一下。

    秦氿掃了衛皇後手上的那份丹方一眼,笑眯眯地問道:“雲光道長,硃砂也能入丹?”

    這要是旁人敢在太後跟前質疑自己的丹方,雲光道長恐怕理都懶得理對方,還不如讓柳太後出麵壓人。

    可是一對上秦氿,她就心裡發怵,客客氣氣地解釋道:“姑娘有所不知,硃砂凝聚天地之靈氣,可以鎮宅、避煞、祈福等等,我們道家煉丹,最重要的一味就是硃砂。”

    雲光道長耐心地說著,神情溫和,態度極好,生怕秦氿一個不爽就懟自己。

    秦氿彎唇笑了笑,“我以前在豫州時,縣裡有個叫程老爺的鄉紳也是通道,時常請道人開壇講道。去年,程老爺從一個遊方道士手裡得了一張丹方,就自己學起了開爐煉丹。可這靈丹哪裡是普通人能隨便煉的。”

    “今年年初,有一個仙風道骨的白眉老道偶然路過縣城,正好在一家道觀中巧遇了程老爺。那老道長隻看了程老爺一眼,就說他時日無多了,把程老爺氣得打了個趔趄。”

    “程老爺才三十有五,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紀,見老道長竟然咒他英年早逝,差點冇跟對方拚命。”

    “當時也有不少香客在,就有香客問了那老道長何出此言,老道長才說,他雖然不認識程老爺,但是能看出程老爺常年服食丹藥,說他吃的丹藥不對。

    “還說,煉丹之道高深莫測,差之毫厘,謬以千裡,不對的丹藥吃著不但無效,反而會傷身,丹毒入體。”

    說著,秦氿臉上的笑容更深了,看著雲光道長補充了一句:“不過,雲光道長煉的丹肯定不一樣。”

    “……”雲光道長動了動眉梢,總覺得秦氿這番話似乎話裡有話,不敢隨便搭理。

    作者有話要說: 從今天開始,連續五天,評論區都有紅包掉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