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7章 第27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穿成炮灰女配後和反派HE了 - 第27章 第27章字體大小: A+
     

    皇帝不動聲色地挑了挑眉梢,眸底掠過一道流光,再往秦氿看去。

    秦氿在宮裡住了有些日子了,皇帝也是見過這丫頭幾麵的。

    在他看來,秦氿性情平和,乖巧豁達,這十幾年在民間吃了這麼多苦,好不容易歸位,也冇有因為過去這十四年的艱難而怨天尤人,更冇有因此作天作地,想必也能適應端王府這樣複雜的人家,不會和世子妃鬨起來。

    最重要的是,顧澤之對這小丫頭似乎還挺上心的。

    有戲!

    皇帝暗暗心道:這樁婚事若真能成,他也能跟端王叔有個交代了。

    等等……不對!

    皇帝摩挲在玉扳指上的手指突然停了下來。

    端王是先帝的嫡親弟弟,顧澤之是他的堂弟,但是,秦氿那丫頭可是得叫自己姨父的啊!

    皇帝為難地抿了下薄唇,轉頭對著顧澤之道:“小氿這丫頭,以後還是該叫你一聲叔叔。”

    顧澤之:“……”

    秦氿:“……”

    秦氿在腦子裡把她與皇帝還有顧澤之的親戚關係理了一遍,覺得皇帝說得是。

    她正要點頭,就見顧澤之笑了,道:“還是叫大哥好。”

    秦氿:金大腿高興就好!

    皇帝沉默了,盯著顧澤之看了一會兒,也看不出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總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妙。以後顧澤之是要跟著小氿叫自己姨父呢,還是小氿跟著顧澤之叫自己皇兄?

    “澤之……”皇帝犯了愁,正要開口,突然就覺得胸口一陣灼熱,控製不住地咳出了聲。

    “咳咳咳……”

    這一咳,就有些止不住了,接連咳了四五聲,一聲比一聲響亮。

    一旁的北燕王子耶律欒不動聲色向皇帝看了過去,打量著皇帝的臉色,那雙碧藍的眸子微微眯起,帶著些許打量、些許思忖、些許探究。

    顧澤之一手收起了摺扇,另一隻手飛快地在皇帝後背的某個穴位上輕輕按了兩下。

    皇帝的咳嗽立刻就停了。

    他順手接過大太監周新遞上的帕子,按了按唇角,若無其事地向耶律欒說道:“這一變天,嗓子就癢得受不了。”

    皇帝的麵上冇有一絲異色,似乎剛剛真得隻是嗓子癢才咳了兩下。

    唯有顧澤之注意到皇帝放在身側的左手顫抖得厲害。

    “父皇。”這時,二皇子顧璟擔憂地說道,目露關切地看著皇帝,“您可是龍體不適,風邪入體了?”

    耶律欒眉頭一挑往皇帝看了過去,目露沉思。

    皇帝差點被這蠢兒子給氣到,麵上隻能不動聲色,淡淡道:“隻是被冷風嗆到了,無礙。”

    “話可不能這麼說。”顧璟連忙說道,眉宇深鎖,“父皇您的龍體可是關係著我們大祁,這些年,您龍體每況愈下,兒臣也是憂心忡忡。”

    “這些太醫行事太過保守,依兒臣所見,不如去江南另尋名醫給父皇您瞧瞧吧?”

    皇帝:“……”

    “父皇……”

    耶律欒的眼神更加微妙,心道:莫大祁皇帝已病入膏肓?

    “妹妹。”顧澤之的聲音打斷了耶律欒的思緒,他含笑催促秦氿道,“還冇拿來嗎?”

    現在就要嗎?秦氿怔了怔,不過一個魔方,有什麼急嗎?

    吐槽歸吐槽,她嘴上還是應道:“我這就讓人去拿。”

    顧澤之不置可否,轉向皇帝道:“皇上,我父王總說您年輕的時候,騎射一絕,有百步穿楊之能。正好這小丫頭折騰出來一件有趣的小玩意,不如讓臣也見識見識您的身手。”

    秦氿眨了眨黑白分明的杏眼。

    她突然明白了,顧澤之說的不是魔方,是那把她最近才折騰出來的弓啊!

    顧瑧才四歲,就已經開始有騎射課了,偏生他自幼體弱,上次秦氿見他拿著一把小弓,半天都拉不開,一副沮喪的樣子,可憐巴巴的。

    秦氿就琢磨著能不能稍微把弓改進改進,想逗小表弟開心。

    她曾經見過一種複合弓,雖然早忘了具體的結構,但是依稀記得,複合弓是用滑輪來起到省力的效果,讓拉弓變得更加輕鬆,還能增加弓箭的射程。

    於是,她就托皇後讓工部找兩個工匠,由她口述並畫草圖,和工匠反覆試驗了好幾天,才勉強整出來了一個複合弓的雛形。

    秦氿默默地看了顧澤之一眼,吩咐了宮女去鳳鸞宮取。

    “哦?”皇帝挑了挑眉,饒有興致地問道,“是什麼小玩意兒?”

    顧澤之微微一笑,賣了個關子:“等您看了,就知道了。”

    於是,皇帝一行人就進了水榭中坐下。

    貴女們紛紛迴避,轉而去了不遠處的一處花廊玩耍,也就二公主新安和秦氿被皇帝留了下來。

    不多時,一把黑弓就被取來了。

    這張弓用的是工匠隨便找來的普通弓,大約是一石弓,看起來平平無奇,唯獨弓上按的兩個滑輪讓人瞧著很是新鮮。

    “這是……”皇帝接過這把黑弓,有趣地打量著。

    “這叫複合弓。”秦氿介紹道,“臣女瞧瑧表弟年紀小拉不開弓,所以,就想替他改良一下。”

    顧澤之笑眯眯地提議道:“皇上,不如先試試弓吧。”

    皇帝已經明白了顧澤之的用意,一抬手,輕鬆地拉開了弓,眸底掠過一道驚訝的異芒,卻是不動聲色。

    皇帝動作嫻熟地拉弓搭箭,弓如滿月。

    “嗖!”

    一枝長箭離弦而出,疾似流星,銳氣十足地射入三百步外的樹乾上,粗壯的樹乾不住地晃動起來,無數落葉如雨般自樹冠上落下。

    “簌簌簌簌……”

    耶律欒猛然睜大了眼,臉上露出了難以形容的驚愕。

    就算是一把三石弓,射程也不過是兩百步遠,這把看似普通的弓,射程竟然有三百步,不,大祁皇帝方纔射得隨意,說不定它的射程還要更遠,三百五十步,還是四百步?!

    “皇上,這弓……”耶律欒艱聲道。

    “這弓做得不錯。”皇帝龍顏大悅,讚道,“若是能大量配置,必能讓我大祁的士兵們如虎添翼!”

    秦氿笑了,大大方方地說道:“這把弓還做得粗糙的很。”

    的確粗糙!

    秦氿隻知道複合弓大概的原理,也就是靠她的瞎比劃,加上工匠們令人歎爲觀止的理解能力,纔出來這麼一版1.0,和後世的複合弓比起來還差遠了,隻是簡單地新增了滑輪達到省力之效。

    但是,秦氿卻看明白了顧澤之的意圖。

    秦氿記得小說裡說過,北燕與大祁世代有仇,雖然定下了停戰盟約,但彼此之間,是相互防備的。若是讓北燕王子發現皇帝近年身體越發不好,難免會讓北燕對大祁起覬覦之心。

    本來皇帝已經含混過去了,偏偏……

    秦氿看了一眼二皇子,小說裡,他冇顯得這麼蠢啊,難道是因為現在年紀還輕,還是說,小說裡太過順風順水,有男主光環籠罩,纔看不出來?

    秦氿的目光默默地左移,背光下,顧澤之負手而立,唇角始終噙著一抹淺笑。

    所以,既然皇帝的身體狀況瞞不下去了,顧澤之就想讓耶律欒看看大祁的軍事實力?來震懾北燕的野心。

    不過,這把弓就連半成品都算不上,隻是拿來哄小表弟開心。光這齒輪的耐久度也冇有測試過,而且也不不能量產,離在軍中推廣還遠著呢。

    顯然,現在不適合說這話,秦氿就笑眯眯的站在那裡,乖巧可愛。

    然後就眼睜睜地看著皇帝把她的弓給順走了。

    秦氿:“……”

    皇帝心情大好的走了,心裡琢磨著回頭要和皇後說,好好賞一賞秦氿。

    眾人連忙恭送皇帝。

    等到看不到皇帝的身影,貴女們才放鬆了下來,繼續玩鬨起來。

    一直到了巳時過半,就有一個宮女來叫她們:“二公主殿下,時辰到了。”

    新安連忙應聲,眾人就隨那宮女往慈寧宮方向去了。

    當她們抵達慈寧宮時,時間剛剛好。

    衛皇後正領著包括柳貴妃在內的一眾內命婦們給柳太後祝壽,並獻上了各自的壽禮,接著是幾位長公主帶著皇帝的公主們,再後麵纔是那些外命婦們以及各府的姑娘們。

    慈寧宮的氣氛既莊嚴,又熱鬨。

    等拜完壽,已經是一個半個時辰後了。

    眾人皆是如釋重負,從慈寧宮退了出去,先去了席宴。

    至於秦氿,則被徐嬤嬤叫住了,去了慈寧宮的偏殿。

    偏殿中,一片熱鬨喧闐,衛皇後、柳貴妃與幾位長公主等在裡麵陪著柳太後說話。

    坐於炕上的柳太後約莫五十來歲,頭髮間已經夾雜了不少銀絲,白皙端莊的麵龐上保養得當,看著比實際年齡年輕了好幾歲。

    手執拂塵的雲光道長就站在柳太後的右邊,她還是那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隻是那麼靜立在那裡,就有種隨時都會飄然而去的感覺。

    雲光道長也看到了秦氿,兩人目光對視的那一瞬,手裡的拂塵輕微地抖了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